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清明

32.6万浏览    8114参与
圱烨䦈道

二十四节气灵摆.清明

超爱链条上的那个小桂花!

感觉很可爱!

新尝试的配色👌🏻

二十四节气灵摆.清明

超爱链条上的那个小桂花!

感觉很可爱!

新尝试的配色👌🏻

SNOW CHICKEN
丢个稿子,是别人约的,禁止除单...

丢个稿子,是别人约的,禁止除单主之外的人使用

丢个稿子,是别人约的,禁止除单主之外的人使用

不二旅行
河南最值得去的十大景区,你打卡了吗……
河南最值得去的十大景区,你打卡了吗……
拾起橙子

寒雪慕青柳(十四)

诈个尸,都更这么久了,是时候调戏小清明给寒食神君谋点福利了

——————————————————


第二天,寒食就早早来了,其他人已经上课去了。清明回笼觉睡得浅,寒食一开门便醒了,透过床帘缝看寒食进来,轻手轻脚放东西,然后轻撩窗帘看自己醒了没。


“我醒了,”声音的主人拉开窗帘趴在床栏上,一绺长发自作主张地垂到了寒食肩上,睡眼惺忪地看着寒食,懒懒地说道,“你吵醒的”


“再睡会?”寒食伸手摸摸清明的脸,然后拢起他的长发别在耳后。


“ememem不睡,本来这个点没课的话我在兼职。生物钟,就算休假也差不多醒了,吵醒了更睡不着了。”


“那起来吃东西?我给你炖了汤,还做了点心...

诈个尸,都更这么久了,是时候调戏小清明给寒食神君谋点福利了

——————————————————


第二天,寒食就早早来了,其他人已经上课去了。清明回笼觉睡得浅,寒食一开门便醒了,透过床帘缝看寒食进来,轻手轻脚放东西,然后轻撩窗帘看自己醒了没。


“我醒了,”声音的主人拉开窗帘趴在床栏上,一绺长发自作主张地垂到了寒食肩上,睡眼惺忪地看着寒食,懒懒地说道,“你吵醒的”


“再睡会?”寒食伸手摸摸清明的脸,然后拢起他的长发别在耳后。


“ememem不睡,本来这个点没课的话我在兼职。生物钟,就算休假也差不多醒了,吵醒了更睡不着了。”


“那起来吃东西?我给你炖了汤,还做了点心。”


“不要,”清明的手在床边晃来晃去,拖着撒娇意味还不自知的声音不禁让寒食心底有些荡漾,好可爱,“不想起来,”


“你不起来,我看不到你人”


“我脚痛,”声音还是懒懒的,突然清明感到床尾有动静,一看寒食大半个身体已经爬到了床上,“你干什么?”不情愿地坐起来靠在枕头上,给寒食挪了个位置。


坐下的寒食没有说活,调整下自己的位置后轻轻抓起清明的脚放自己腿上,昨天扭到的地方没有多少好转,“会有点痛,你忍一下啊”,敷上药附手上去揉摁。


“嗯,还好,不痛。”看着清明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语气也是这样平和,寒食心里咯噔一下,想起他好像就是这样,又好像不是这样。“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我好像把你当小孩子太久了。”


“……我才比你小多少,怎么就小孩子了?”


“可你比我小是事实,我就是可以当作你小孩子。”


“哼╯^╰给我下去!”说着踹了寒食一下,眼前这人还死皮赖脸地笑,清明干脆真不理了,拿出iPad打算看昨天没看完的电影。


“看什么,我也要看!”被踹了寒食也不恼,力度并不重,寒食便知他的小清明又傲娇了,于是得寸进尺地挤到了清明身边。


“走开,都说了叫你下去,挤死了。”清明嘴上嫌弃着,手上只是在找视频,并没有要阻拦的意思。


“那我们换个方向,靠着墙。”寒食又挪了回去,拍了拍旁边的地方。


清明看他一眼,等手上动作停了才挪过去,和寒食比肩看电影。没头没尾地,须臾过后寒食便觉得无趣,靠在清明的肩上玩他的头发,淡雅的杏花香气萦绕着两人,气氛静谧美好,让寒食感到无比幸福和安逸。不知多久后,寒食的手机突然响了,看一眼屏幕,虽然不愿意但还是接了,“喂…………你再问多少遍都是一样的,我不同意……”


“叔叔打的吗?怎么了?”见寒食一脸难色,清明知道电话里说的不是什么好事。


“唉,你记得高中的时候,来我家住的那两个男生吗?”


“记得,那几天因为他们的关系,你一直住我家。怎么了吗?”


“我爸妈要我和那个小的结婚。为了面子和自己的交情,倒想起家里还有个儿子了。”寒食抱着清明,手安分地放在清明肚子上,信息素的味道让寒食躁动的心思沉淀了下来。可说话的语气却让清明想起刚认识时寒食的模样,冷漠,像极了北极千年不化的寒冰,


“所以你最近一直心浮气躁是因为这个?”


“倒也不是,更多是因为你,你在我心里才是最重要的,”


“…我 我知道了…放开我……看电影,”寒食的头搁在清明肩上,压着清明的长发。情期本就比平日敏感些,说话带来的发丝摩擦更是惹得脖子和锁骨发痒。想到自己以一个什么姿势被寒食抱着,清明不由得脸羞红。


“哦?小清明这么敏感吗?”寒食原本的忧虑被清明的反应一扫而空,甚至开始使坏,

“唔,才没有,是因为…”


“小清明,”嘴唇似碰非碰地擦过清明的耳朵,热气散过耳廓,有些痒,“给我些底气好不好?”“什么……唔”先前安分的手上游划过锁骨,顺着脖子抚上清明的脸,像电影结局一样在清明唇上烙下了一吻。


“因为什么?”看着这张脸比刚才又红了些,寒食憋着笑等着清明的回答,答案已经猜到了几分,但有些话要他亲口说才更有意思。


“因为……”


“小槐树,我们回来了!想我……”是林仙他们回来了,落梦安推门而入,兴奋极了,迎面看见上铺探出头的寒食,脸上还闪过了一丝不悦,气氛一下尬住,“……们食堂的饭菜没?…………哇,这些都是小叔叔你做的吗?”为了缓解尴尬,落梦安把目光转向了别处,然后发现了清明桌上的吃的,“羡慕了,什么时候卿儿也能做东西给我吃就好了。”


“把口水收收,别等下掉我凳子上,”探出头来的清明看见一双双发光的眼睛,“还个呢?想吃什么自己拿。”


“陪对象去了。”


“真的?这应该是寒食做给你的吧?”见寒食把清明扶了下来,林仙的目光在桌子和寒食之间打了个来回。


“让你吃就吃,哪这么多废话!”“也有做给你们的,”


“dei,嗯好吃,寒食你手艺挺好呀,小槐树快尝尝。”


清明捏起块糕点,也不吃就盯着,算了最起码没毒,能吃。看出清明的半信半疑,寒食无奈笑笑,心想大概自家小祖宗对自己的厨艺表示严重怀疑。这也没办法,自己以前在家不怎么弄饭,都是凉粥对付几口,以至于后面清明妈妈看不下去,放假回家就让清明叫自己去家里吃饭。仔细想想在清明印象里自己实在不像一个会做饭的人。


“没毒死吧?”见清明尝过,寒食发问。


“差点吧!”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的厨艺?!”清明干脆的回答让寒食备受打击。


“这个味道好熟悉,我之前看一个博主做过,追卿儿的时候做给他吃过,”落梦安坐在自己位子上翻手机,“我记得那个博主更的东西很杂,什么都有,但不得不说每个视频都很不错。找到了,就是这个。”


“这个呀,当时学烘焙的结课作业,自己设计的,视频只是一时兴起拍的。”寒食笑着说道。


“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个账号是你?”对此,大家很是惊讶,特别是清明。


“初中吧,学了一年多。然后高考结束又报班学了中式的。”听到这话,清明觉得自己被刷新了三观,因为自己一直以为寒食只会煮粥,可后来想想又不奇怪,什么是寒食不会的呢?


——————————————————

诈尸完毕,谢谢浏览,后续敬请期待,顺便给个评论,欢迎催更


Panhel—The River of Judgment

p4是清明

反正那么冷就算看不出要素也打上tag好了

p4是清明

反正那么冷就算看不出要素也打上tag好了

丝绒陨

『偶题』 闲居深巷独安眠,忽-澄澜OuO

[图片]

『偶题』

闲居深巷独安眠,忽觉清明又一年

夜雨洗来新柳色,春风吹尽古城烟

可堪窗下敲诗句,欲向山中听石泉

我有幽怀殊未已,聊凭归鸟寄南天

『偶题』

闲居深巷独安眠,忽觉清明又一年

夜雨洗来新柳色,春风吹尽古城烟

可堪窗下敲诗句,欲向山中听石泉

我有幽怀殊未已,聊凭归鸟寄南天

浅懿
- 问东城春色,正谷雨,牡丹期...

-

问东城春色,正谷雨,牡丹期。

———王恽《木兰花慢》

-

底 @贺狗剩剩 

笔刷 @世界上最文静的女孩子 枯树槎

-

-

问东城春色,正谷雨,牡丹期。

———王恽《木兰花慢》

-

底 @贺狗剩剩 

笔刷 @世界上最文静的女孩子 枯树槎

-

耕者说
清明节吃青团了吗?
清明节吃青团了吗?
撞世

假如清明有猫耳

寒食摸着清明的猫耳。

"你的耳朵真好看。”

清明依旧没有理他,在窗帘后面蜷成一团睡觉。

寒食给清明拿来毯子,又把手伸进被窝里,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干净而冰凉,似乎还带着清明的体温。

寒食也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寒食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和清明贴得那么近,心跳都快狂奔出来了。

怪不得有人说,看到对方的脸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果然是真的。

只是两个人分开睡觉好像也不错,至少不用担心被偷亲。

寒食摸了摸自己的唇,幸好还没有干。

实际上,在寒食伸手进被窝的时候,清明就醒了。

清明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领,发现自己的耳朵已经恢复正常了,心里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件事情应该能过去了...

寒食摸着清明的猫耳。

"你的耳朵真好看。”

清明依旧没有理他,在窗帘后面蜷成一团睡觉。

寒食给清明拿来毯子,又把手伸进被窝里,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干净而冰凉,似乎还带着清明的体温。

寒食也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寒食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和清明贴得那么近,心跳都快狂奔出来了。

怪不得有人说,看到对方的脸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果然是真的。

只是两个人分开睡觉好像也不错,至少不用担心被偷亲。

寒食摸了摸自己的唇,幸好还没有干。

实际上,在寒食伸手进被窝的时候,清明就醒了。

清明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领,发现自己的耳朵已经恢复正常了,心里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件事情应该能过去了吧?

第二天早上,寒食又守着清明吃完了早饭之后才出门。

“那么久不见,今天给你带了点好吃的。”

有些事情要做,比如说晚上偷亲什么的。

撞世

猫耳

不知道为什么,清明头上长出了一对猫耳朵。

寒食看见了十分吃惊!

“真的是有趣呢,清明君~”

这句话也许只会当做玩笑话,但后来成了真。

在某个夜晚,清明躺在床上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化成了妖猫,还粘着尾巴,于是就变成了哆啦A梦。

因为不敢说话,所以他只好在房间里到处乱窜,远远地看见刚刚醒来的寒食,赶紧跑过去蹲在窗前探头探脑。

那双红色的瞳孔很淡漠,却像是有魔力让人沦陷。

或许是本能,也或许是对死亡的恐惧,开始变态的想要和寒食共度余生。

带着猫耳朵的狐狸悄悄走进卧室,因为害怕直接扑倒了寒食的怀里,但好歹脸没摔到地上。

“喵!”

看清楚后,清明慢慢退去,又化作人形站在旁边偷窥。

寒食...

不知道为什么,清明头上长出了一对猫耳朵。

寒食看见了十分吃惊!

“真的是有趣呢,清明君~”

这句话也许只会当做玩笑话,但后来成了真。

在某个夜晚,清明躺在床上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化成了妖猫,还粘着尾巴,于是就变成了哆啦A梦。

因为不敢说话,所以他只好在房间里到处乱窜,远远地看见刚刚醒来的寒食,赶紧跑过去蹲在窗前探头探脑。

那双红色的瞳孔很淡漠,却像是有魔力让人沦陷。

或许是本能,也或许是对死亡的恐惧,开始变态的想要和寒食共度余生。

带着猫耳朵的狐狸悄悄走进卧室,因为害怕直接扑倒了寒食的怀里,但好歹脸没摔到地上。

“喵!”

看清楚后,清明慢慢退去,又化作人形站在旁边偷窥。

寒食似乎被惊醒了,眼睛还没有睁开面色却已经阴沉下来。

“不是说过不要随便进入房间吗?”

那双猫瞳越发淡漠,甚至带着生气的意味。

极为熟悉的感觉萦绕在心头,但现在这种情况实在让人尴尬。

想要逃跑,脚却像是被钉在地上挪不动步。

清明愣住了。

撞世

生病

最近,因为祟气太多,清明生病但没告诉寒食。

眼看着第二天就是清明节了,自己的病还没好。

晚上,清明烧得厉害,昏昏沉沉的,正睡梦之间,被人抱了进去。

“寒食?”

旁边的人把桌上的药喝了,扶着他躺下,盖好被子,手在额头上试了试体温,又摸了摸脉搏,便退开了。

良久,那人才叹了口气,关上房门转身走了。

之前每次自己生病,寒食都会特别照顾自己,自己总是躲着他,不想让他担心。

就这样,默默地躺了好久,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等到天亮,浑身黏糊糊的难受,脑袋昏昏沉沉的,想醒来喝口水,却感觉有人正在摇晃自己。

“清明,。”

生病的苍老声音变得俏皮,眼睛也渐渐睁开。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个温柔的寒...

最近,因为祟气太多,清明生病但没告诉寒食。

眼看着第二天就是清明节了,自己的病还没好。

晚上,清明烧得厉害,昏昏沉沉的,正睡梦之间,被人抱了进去。

“寒食?”

旁边的人把桌上的药喝了,扶着他躺下,盖好被子,手在额头上试了试体温,又摸了摸脉搏,便退开了。

良久,那人才叹了口气,关上房门转身走了。

之前每次自己生病,寒食都会特别照顾自己,自己总是躲着他,不想让他担心。

就这样,默默地躺了好久,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等到天亮,浑身黏糊糊的难受,脑袋昏昏沉沉的,想醒来喝口水,却感觉有人正在摇晃自己。

“清明,。”

生病的苍老声音变得俏皮,眼睛也渐渐睁开。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个温柔的寒食。




后面大家想吧,不想写了。

想好了的话,大家记接上。


撞世

小剧场(新婚之夜)

寒食:撞世小姐写得不错。

清明:哪不错,本神君不能夫人好吧。虽然心里想着道也可以

撞世(我):咦咦咦!口是心非。

清明:你!!

我so:(炸毛了!这样写他不用打我吧?)

寒食摸着炸毛的小猫咪,说:小清明,别生气。

清明的脸瞬间红了。😖

寒食:撞世小姐写得不错。

清明:哪不错,本神君不能夫人好吧。虽然心里想着道也可以

撞世(我):咦咦咦!口是心非。

清明:你!!

我so:(炸毛了!这样写他不用打我吧?)

寒食摸着炸毛的小猫咪,说:小清明,别生气。

清明的脸瞬间红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