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清明

34.6万浏览    8288参与
想死的老涵

  @逝屑薇嘛 说的酸橘子

  

  回礼可以当头像当背景只要不商用都可以用

  @逝屑薇嘛 说的酸橘子

  

  回礼可以当头像当背景只要不商用都可以用

早茶光。

  清明cp注意避雷

  雷到你我负全责啊啊啊〒_〒,明天下午开学垂死挣扎一下😭😭😭

  清明cp注意避雷

  雷到你我负全责啊啊啊〒_〒,明天下午开学垂死挣扎一下😭😭😭

城南寄北.

两心知

历师丧葬组元宵日常主题曲

原曲:这个日常不寻常

出品:杏雨梨云工作室

策划:白毛梨子/圆润

填词:山梦DK/周一木

演唱:

水苏糖(寒食)

小阿苓(清明)

和声编唱:景小楼

混音:景小楼

题字:小阿苓

曲绘:万尔

美工:渊映

PV制作:渊映

音乐监制:景小楼

PV监制:城南寄北


原曲:这个日常不寻常

策划:炊饭

作词:这很淮歌

作曲:炊饭

编曲:M3音乐制作组

制作人:寒漪

原唱:桃子在发芽/水禹

后期:衫衫

美工:白寄云

视频制作:万里千山只影去


感谢本家授权,此歌曲为爱发电不做商用,致敬本家!


元宵节快乐啊!制...

两心知

历师丧葬组元宵日常主题曲

原曲:这个日常不寻常

出品:杏雨梨云工作室

策划:白毛梨子/圆润

填词:山梦DK/周一木

演唱:

水苏糖(寒食)

小阿苓(清明)

和声编唱:景小楼

混音:景小楼

题字:小阿苓

曲绘:万尔

美工:渊映

PV制作:渊映

音乐监制:景小楼

PV监制:城南寄北


原曲:这个日常不寻常

策划:炊饭

作词:这很淮歌

作曲:炊饭

编曲:M3音乐制作组

制作人:寒漪

原唱:桃子在发芽/水禹

后期:衫衫

美工:白寄云

视频制作:万里千山只影去


感谢本家授权,此歌曲为爱发电不做商用,致敬本家!



元宵节快乐啊!制作组的老师们辛苦了!圈子里有这样的神仙真的很酷好吧~_~


太绝了太绝了,眼泪从嘴巴里流出来了,不说了,先去反复观看了( ̄y▽ ̄)~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ask6(ask它来了)

[图片]

@阿鸿づ 


南北朝:今天晚上你小子别睡太亖


[图片]

@南瓜本瓜 


宋:多背就可以了(笑)


清:有


明:板砖可以!


清:……


[图片]

 @正在吃饭 


西楚:屑屑


秦:好


[图片]

@ch_大明洪武 


明:你小子要把全世界的歌都给我们听一遍啊?


清:可以


明:(拿书呼清脸上)


清:……你是人吗


[图片]

@Ferrari雨凌 


清:你相信我不相信


明:……(拿奏折呼清脸上)


清:真的是玩阴的


[...


@阿鸿づ 


南北朝:今天晚上你小子别睡太亖


@南瓜本瓜 


宋:多背就可以了(笑)


清:有


明:板砖可以!


清:……


 @正在吃饭 


西楚:屑屑


秦:好


@ch_大明洪武 


明:你小子要把全世界的歌都给我们听一遍啊?


清:可以



明:(拿书呼清脸上)


清:……你是人吗


@Ferrari雨凌 


清:你相信我不相信


明:……(拿奏折呼清脸上)


清:真的是玩阴的


@ch_大明洪武 


清:你在放《社会主义好》吗?


@我创思你们hhhhh 

 

清:我认为我没有差到要一个兔子来担心,还有我觉得你也不行


明:……太祖和太宗皇帝???你让他们哭??


宋:(僵住)(笑容凝固在脸上)



秦国:汉吗?还行吧?(彩礼都给了毕竟


@丁勾想要钓个鲤鱼 


清:哦(不屑)


明:你今天晚上最好两个眼睛轮流站岗


@啥都不会的屑九灵 


作者:我顿时觉得九年义务教育只让我学会了一个6






我创思你们hhhhh

《关于清为什么叫“清”这件事》

“”是突发奇想的奇怪脑洞hhhhhhhhh


我∶你知道清的国号为什么叫“清”吗?

俺同学∶我不知道

我:嘿嘿嘿,知道清明时节雨纷纷吗

俺同学:知道

我:你看啊,这个“清明时节雨纷纷”,这个“清”呢,是在“明”的前面的

俺同学:so????

我:你看啊,因为“清”字在“明”的前面,所以“清”压制了“明”<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在另一方面>

俺同学:。。。。

我:所以呢,这个名字大大滴好!!

俺同学:9

“”是突发奇想的奇怪脑洞hhhhhhhhh


我∶你知道清的国号为什么叫“清”吗?

俺同学∶我不知道

我:嘿嘿嘿,知道清明时节雨纷纷吗

俺同学:知道

我:你看啊,这个“清明时节雨纷纷”,这个“清”呢,是在“明”的前面的

俺同学:so????

我:你看啊,因为“清”字在“明”的前面,所以“清”压制了“明”<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在另一方面>

俺同学:。。。。

我:所以呢,这个名字大大滴好!!

俺同学:9

想死的老涵

  自家明

  

  反正就是画了一下明上吊死后的勒痕

  自家明

  

  反正就是画了一下明上吊死后的勒痕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ask5(复活)

感谢@南瓜本瓜 提供的脑回路,我满血复活了😭正在码字

[图片]

@五块红包(胡乱开席) 


日:你们不要过来了啊!


(暴揍日本中,请勿打扰)


[图片]

@南瓜本瓜 


明:还行(


作者:首先感谢您把我满血复活,其次@ch_大明洪武 她知道为什么


元:聊几句就一度僵硬


[图片]

清:准确来说呢,我的烟是在刚上来时戒的,其他人也没有参与


[图片]

@啥都不会的屑九灵 


作者:(吐xue倒地)


rain:你别走啊!我也怕这么大的狗!


[图片]

@Ferrari雨凌 ......


感谢@南瓜本瓜 提供的脑回路,我满血复活了😭正在码字

@五块红包(胡乱开席) 


日:你们不要过来了啊!


(暴揍日本中,请勿打扰)


@南瓜本瓜 


明:还行(


作者:首先感谢您把我满血复活,其次@ch_大明洪武 她知道为什么


元:聊几句就一度僵硬


清:准确来说呢,我的烟是在刚上来时戒的,其他人也没有参与


@啥都不会的屑九灵 


作者:(吐xue倒地)


rain:你别走啊!我也怕这么大的狗!


@Ferrari雨凌 


明:……好


@阿鸿づ 


清:怎么又是你?!


明:……


@ch_大明洪武 


明:……


明:……




清:够了啊


明:没有够,继续听(拿奏折敲了清脑袋)


@法兰西鸢尾 


清:好(即答)


明:(拿奏折用力地往清脑袋上敲)


明: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ask4(看我多勤快)

[图片]

@阿鸿づ 


明:你馋…武宗皇帝身子?(不敢置信)


(ps:自家超代一班管自己家皇帝叫x宗皇帝,例如“太宗皇帝”)


明:虽然好像是因为他但是你冷静点(你还是个小孩子


[图片]

@正在吃饭 


西楚:可以


日:阿嚏!谁在说我?


[图片]

@ch_大明洪武 


(可恶没有b站😭)


清:你是真没完了(泪)


明:好的


[图片]

@法兰西鸢尾 


明:想知道吗?(笑)


[图片]

@Ferrari雨凌 


明:……尝试过……


清:(耸肩)只不过没成功喽...


@阿鸿づ 


明:你馋…武宗皇帝身子?(不敢置信)


(ps:自家超代一班管自己家皇帝叫x宗皇帝,例如“太宗皇帝”)


明:虽然好像是因为他但是你冷静点(你还是个小孩子


@正在吃饭 


西楚:可以


日:阿嚏!谁在说我?


@ch_大明洪武 


(可恶没有b站😭)


清:你是真没完了(泪)


明:好的


@法兰西鸢尾 


明:想知道吗?(笑)


@Ferrari雨凌 


明:……尝试过……


清:(耸肩)只不过没成功喽


@唐爷爷火树嫁我 


宋:你真当我好欺负是吧(撸袖子)


@啥都不会的屑九灵 


作者:(摸)


作者:(然后抢走华子)(迅速跑走)


作者:(跑到一半)【首】趣我抢了他的包!



辽:……


金:……


西夏:……











想死的老涵

  大概弄了一下新设定

  有时间再弄清或者其他朝代的

  大概弄了一下新设定

  有时间再弄清或者其他朝代的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ask2

感谢各位!


[图片]

@丁勾想要钓个鲤鱼 


清:事实上我每天都是这么干的,白天是半斤八两,晚上就是你们想的那样了(看了一眼明)


清爷的一句话,等于在明的雷点上疯狂蹦迪


明:/肉眼可见的已经怒了/   满洲鞑子! /瞪了一眼清/


清:(反正是事实)


[图片]

@阿鸿づ 


清娘:小兔子唱得很不错哦 /笑/


清:

[图片]


[图片]

@南瓜本瓜 


明:想过,但其他前辈不允许(耸肩)


周:(笑)真的不情愿。


唐:有,但多半不会取名(...


感谢各位!


@丁勾想要钓个鲤鱼 


清:事实上我每天都是这么干的,白天是半斤八两,晚上就是你们想的那样了(看了一眼明)


清爷的一句话,等于在明的雷点上疯狂蹦迪


明:/肉眼可见的已经怒了/   满洲鞑子! /瞪了一眼清/


清:(反正是事实)


@阿鸿づ 


清娘:小兔子唱得很不错哦 /笑/


清:



@南瓜本瓜 


明:想过,但其他前辈不允许(耸肩)


周:(笑)真的不情愿。


唐:有,但多半不会取名(


汉:有过


@法兰西鸢尾 


劳斯您画的真的好米🌹


宋:不会/笑/


唐:要不要用在武周身上?(不对


@月半浩 


全体祖宗(除清):他没出来过


(私设注意!)


@ch_大明洪武 


所有祖宗:没看法


(作者没看过《三体》😭)



清:没完没了是吧?


明:没错


(放歌环节)


清:


@五块是日共厨 


唐:书背完了吗?作业写完了吗?(把李白and杜甫拉来)


感谢各位










乐可森森

清新脱俗原创散文诗两首【附创作背景+作者自述】欢迎讨论赏析

          《夜雨》

夜 在雨中弥漫

雨 把夜冲散

夜终会在雨歇后止

惊醒鸟之梦

从无拘无束的天空回到烟火人间

此刻

无需撑伞

心上的屋檐将水流婉转

淅沥砸向了青石板


                 《相信一方土地》

你们安心的睡在一方土地里

完成与世界最后的和解

而我......

          《夜雨》

夜 在雨中弥漫

雨 把夜冲散

夜终会在雨歇后止

惊醒鸟之梦

从无拘无束的天空回到烟火人间

此刻

无需撑伞

心上的屋檐将水流婉转

淅沥砸向了青石板


                 《相信一方土地》

你们安心的睡在一方土地里

完成与世界最后的和解

而我们漂浮于烟火之上

假意追寻着生命的真谛

实则把平庸美化

把孤寂换了种说法

一个任务:祭奠,祭奠

或许是恐惧无人保佑的日日夜夜

但,人们相信一方土地

和沉睡其中的灵魂


——作者自述: 《夜雨》创作于一个雨夜,最近刚好用上。

其时我有些烦躁,心绪不安,按了笔就写了这首诗。

开头两句押韵,格式整齐,营造了夜雨婉婉未断绝的氛围。

第三句似乎昭示着人们最美好的事情终在黑暗后到来,给予困境中的人们光、自由与希望。

下句以动衬静,以鸟的惊醒反衬夜的寂静,美好的梦化为泡影,鸟儿也从仙境回到凡尘。

“无须撑伞”表达作者的淡然与内心的释怀、接纳。

结尾,雨仍未歇,不断击刷着作者的心房,令人意犹未尽。

全诗短小精美,表情达意,含蓄婉转,将读者带入雨夜那一刻的遐思。

——《相信一方土地》如诗的内容,创作于清明节假期时。

其时正是人们上坟、踏青日,作者在清明想起已逝的亲人,想起他们沉睡在土地里,而生者碌碌终日,好像了解了所生存着的世界。

后段笔锋一转,在逝去后才生出敬畏,因此祭奠。

意味深长,全诗令人回味无穷。

——我的赏析如上,欢迎大家发表不同的见解,若有不足之处也请指出,我们共同打磨更好的作品!——




我创思你们hhhhh

w老福特新人hhh,是清和明的自设······画的比较丑<自知之明>,,,,,很好词穷了···〖个人比较喜欢清明嘿嘿嘿〗

﹝不要脸地打上了清明

w老福特新人hhh,是清和明的自设······画的比较丑<自知之明>,,,,,很好词穷了···〖个人比较喜欢清明嘿嘿嘿〗

﹝不要脸地打上了清明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ask1!

顺嘴提一句,多提点作者磕的朝代人cp吧😭


[图片]


明:……


兔子:(眼神发光)


明:…/叹气/不许太久


兔子:好!!!


清:?(下次ask不来了)/汗/别拽下来就行


兔子:好的!


清:关于这个,有时候不太好(重音)/看了看明/


明:/瞪了一眼/


清:多久一次?大概每晚,有时候会被迫停止。


明:满洲鞑子!(怒视)


清:他脾气不怎么好,就先说到这里了。


唐:这个问题你得问李白……


宋:好!(可爱?)


[图片]

@月半浩 


全体朝代(除清):/异口同声/ 盛产条约......


顺嘴提一句,多提点作者磕的朝代人cp吧😭



明:……


兔子:(眼神发光)


明:…/叹气/不许太久


兔子:好!!!



清:?(下次ask不来了)/汗/别拽下来就行


兔子:好的!



清:关于这个,有时候不太好(重音)/看了看明/


明:/瞪了一眼/


清:多久一次?大概每晚,有时候会被迫停止。


明:满洲鞑子!(怒视)


清:他脾气不怎么好,就先说到这里了。



唐:这个问题你得问李白……


宋:好!(可爱?)


@月半浩 


全体朝代(除清):/异口同声/ 盛产条约



唐:无一例外,打一顿。


@红鹰在摆烂~🌚👊🏻 


南唐:(即答)词人皇帝


南唐:…我对宋印象很不好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清明小文

打打闹闹


提供内容的神:@南瓜本瓜 


劳斯您是我的神!!!😭🌹🌹🌹


(改了一部分)


------------------------


“又闲不住?”


清走到明面前,慢悠悠又有点皮得说。


“又挑事?”


明学着他的语气回了一句,头也不抬的。


“挑事倒说不上”


见明没有理会他,清又在明生气的边缘疯狂地蹦迪


“又沉迷于撸猫?”


明还是没有理他。


清看见明手上捧着一本书。


“看书?搞兴趣爱好呢?”


“和你无关,又有什么事?”


“没事,就来找你聊天。”


“没事就请离开,这是我的房间...


打打闹闹


提供内容的神:@南瓜本瓜 


劳斯您是我的神!!!😭🌹🌹🌹


(改了一部分)


------------------------


“又闲不住?”


清走到明面前,慢悠悠又有点皮得说。


“又挑事?”


明学着他的语气回了一句,头也不抬的。


“挑事倒说不上”


见明没有理会他,清又在明生气的边缘疯狂地蹦迪


“又沉迷于撸猫?”


明还是没有理他。


清看见明手上捧着一本书。


“看书?搞兴趣爱好呢?”


“和你无关,又有什么事?”


“没事,就来找你聊天。”


“没事就请离开,这是我的房间。”


“难得,你竟然会对我说'请'。”


“你到底走不走?”


明很烦有人没事来找他聊天,尤其是清,此时他难得一见得还算有耐心,毕竟清很多时候有事没事来找他,大多数时候都是挑准了在明有事情的时候来。


换做一般人都习惯了,但明不是,每次清来总是第一时间赶清走。


“这么着急赶我走?上次(手晃了晃)忘了你的后果?”


(详情去看作者的创人清明脑洞《禁止拔花》)


明本来有点不耐烦,清这一句可算跨过了明生气的边缘。


“满洲鞑子!你还好意思提那个!!!”


明站了起来,低声吼道。


“怎么?想重复一次?”


“出去!”


明把手指向了门外,尽力控制着音量。


“知道了”


明没想到,清会这么爽快地答应他。


“只不过一分钟后我回来。”


辊!!!”


清心里清楚,就明这脾气,如果可以估计早打起来了。


明自然明白一分钟后他回来要做什么,为了不重复后果,明强行把他推了出去,然后重重关上了门。


清在外面一脸无所谓,反正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清,明怎么了?”


汉凑巧在客厅,见清被明赶(确切说是推)了出来。


“没事,汉哥,只是和他吵了一架罢了。”


--------------------


彩蛋作者主设,创亖人。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天堂的每一天13

快到日常篇了耶


-----------------------


“这么多天了,从他来到这里开始,你们就闭上了你们那永远合不上的嘴?”


隋不经意间提起了这个。


“吱呜————————”


房门,开了。


朝代们不约而同地看向清房间的位置,门开了一半,但没有人。


谁都明白。


门很快又关上了。


清或许不想出去,这幅样子说不上狼狈,龙角忽隐忽现,身上的伤是好了,但眼睛依旧是那副样子,朝代们刚升天时眼睛的样子。


在此期间,清有过胡思乱想,也想这眼睛什么时候才好,这龙角怎么回事。


“朝代升天后是无法亖第二次的。”


他这样念叨着,同时看...


快到日常篇了耶


-----------------------


“这么多天了,从他来到这里开始,你们就闭上了你们那永远合不上的嘴?”


隋不经意间提起了这个。


“吱呜————————”


房门,开了。


朝代们不约而同地看向清房间的位置,门开了一半,但没有人。


谁都明白。


门很快又关上了。


清或许不想出去,这幅样子说不上狼狈,龙角忽隐忽现,身上的伤是好了,但眼睛依旧是那副样子,朝代们刚升天时眼睛的样子。


在此期间,清有过胡思乱想,也想这眼睛什么时候才好,这龙角怎么回事。


“朝代升天后是无法亖第二次的。”


他这样念叨着,同时看向按在脖子上的刀。


“意识体而已”


清面无表情地盯着手里的刀,眼一闭。


……


“痛是痛了点,但没变化…”


清感觉自己像满血复活了一样,感觉换了个人。


“这龙角,还是收起来吧。”


(ps:朝代们日常不露龙角)


有点烦躁。


清挠了挠自己的头,上天堂这么久,刚上来时一直持续的害怕和胆怯貌似没有了。


清走了出去。


“出来了?”


明看到他,漫不经心地说道。


“都是封建老幽灵了,有那么惊奇吗?”


清看了看他。


“看你这么久没出来,还以为你在房间里生根发芽了。”


“你就那么喜欢和人吵?”


“和你是如此”


“这么久没见,你不见人道歉不罢休的性格还是没变”


“这么久没见?你刚来时那副样子我还记得呢。”


“……”


-----------------


本篇有私心清明向◉‿◉













早茶光。

  清明cp向 注意避雷

  嗑了这么久清明还是第一次发。,,服饰画的很肤浅,全是凭着记忆画的🤔

  清明cp向 注意避雷

  嗑了这么久清明还是第一次发。,,服饰画的很肤浅,全是凭着记忆画的🤔

314

我流设定:如果一些特征是所有人根深蒂固的印象或贯穿于其历史的无法忽视的符号,那么无论意识体怎么改变,这个外表特征都不变。


朝代人的思想其实都是封建的,即使现在有CN做思想教育,但只是言行举止有所收敛,内心深处任然执着于祂们时代的主流思想(必须是、看待事情)。

  

其实清确实不想剪辫子。

我流设定:如果一些特征是所有人根深蒂固的印象或贯穿于其历史的无法忽视的符号,那么无论意识体怎么改变,这个外表特征都不变。


朝代人的思想其实都是封建的,即使现在有CN做思想教育,但只是言行举止有所收敛,内心深处任然执着于祂们时代的主流思想(必须是、看待事情)。

  

其实清确实不想剪辫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