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清河聂氏

5180浏览    150参与
墨染孤舟

穿越魔道:失忆的聂氏大小姐(4)

4.骗


聂觅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后,仔细回想了一遍听到的信息“两日后…下葬?”想到这,她随手一抹眼泪,快步出门朝着寒室而去。


寒室。

青蘅君本也正想去找她,恰巧聂觅来了,便让人进屋来。

“蓝宗主”聂觅对青蘅君行了一礼

聂觅在来的路上便将眼泪擦干了,此刻板着脸,没有一丝情绪外露,除了周身寒气更重了之外,似与平时没有太大区别。

而青蘅君却是细心的发现了她还微微泛红的眼角,却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温声道:“你来的巧,我正想去找你,问问你是否要……”

“我去!”聂觅坚决的声音几乎与青蘅君的问题同时响起。

青蘅君笑了笑,道:“好,路上小心。”

聂觅不语,转身离开时却又道:“我自认不...

4.骗


聂觅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后,仔细回想了一遍听到的信息“两日后…下葬?”想到这,她随手一抹眼泪,快步出门朝着寒室而去。


寒室。

青蘅君本也正想去找她,恰巧聂觅来了,便让人进屋来。

“蓝宗主”聂觅对青蘅君行了一礼

聂觅在来的路上便将眼泪擦干了,此刻板着脸,没有一丝情绪外露,除了周身寒气更重了之外,似与平时没有太大区别。

而青蘅君却是细心的发现了她还微微泛红的眼角,却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温声道:“你来的巧,我正想去找你,问问你是否要……”

“我去!”聂觅坚决的声音几乎与青蘅君的问题同时响起。

青蘅君笑了笑,道:“好,路上小心。”

聂觅不语,转身离开时却又道:“我自认不算坚强,若我撑住了,蓝宗主,您也该试着走岀来了,她的孩子还在等着父亲。”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静室中却久久无人应答。


对于聂觅回到不净世,聂明玦并没有感到惊讶,自己这个妹妹,从小就有自己的主见,比同龄人成熟得多,她若铁了心要回来蓝家那边拦不住的。

兄妹俩面对面站着,两个人都不是话多的人,一时间两个不善言辞的人相顾无言。

聂明玦知道聂觅心里也不好受,便先开口打破僵局,道:“父亲明日下葬。”他不会安慰人,也不知该说些什么,等回过神来时,不知怎么的这句话就巳经脱口而出了。

他心中懊恼不已,自己这不是让妹妹更难受吗?可说出口的话哪能收回,只能语气僵硬的接着道:“我先出去了,你和父亲单独待会吧。”说完便飞快走出门去。

屋中只剩下聂觅一人,女孩径直朝棺木走去,走到棺木边,她轻声道:“父亲,不孝女聂觅回来了。”依然没有动静。

她低下头去,声音闷闷的道:“骗子!我曾说过,你若是失约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这句话就当我骗你的了。你骗我一次,我也骗你一次,我们俩扯平了。所以,你回来好不好?”她扯起一个难看的微笑,最后一句话甚至带上了哭腔。

“父亲,你走了,谁来陪觅儿过生辰,是谁说要看我长大,看我出嫁,还要狠狠揍一顿抢你女儿的那个死小子的?你这个骗子……”说着眼眶不由自主就红了,聂觅缓缓蹲下,抱着双膝,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聂明块在门口,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不久,聂觅走出了,面上神色与进屋时没有一丝变化,周围除了兄妹二人没有别人,聂觅出来的第一句话便是“父亲的死因是什么?”

聂明玦踌躇片刻,还是道:“死因是走火入魔引发的爆体而亡,外界有传闻说是温家动的手。”

‘温家?’聂觅眼中寒意更甚,冷笑一声道:“传闻真实性有待考证,家主死后,族中那群老不死又开始不安分起来,再加上兄长的年纪,要想继任家主之位,不服的人也不会少,也该震慑一二了,不然那群老不死的是真不知道,在聂氏到底是谁说了算!”






一问三不知

祝我们清河的一问三不知生日快乐🎉

终是一坛天子笑,此生不悔入魔道.

祝我们清河的一问三不知生日快乐🎉

终是一坛天子笑,此生不悔入魔道.

一问三不知
一副可任意揉捏的温顺眉目,一身...

一副可任意揉捏的温顺眉目,一身行头品味颇佳,必然花了不少心思在这上面。说他是位玄门仙首,却不如说他是个闲人。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佩着长刀也不似家主。

一副可任意揉捏的温顺眉目,一身行头品味颇佳,必然花了不少心思在这上面。说他是位玄门仙首,却不如说他是个闲人。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佩着长刀也不似家主。

一问三不知

“你们笑我一问三不知,我笑你们也是我手中的一颗棋子”

“你们笑我一问三不知,我笑你们也是我手中的一颗棋子”

墨染孤舟

穿越魔道:失忆的聂氏大小姐(3)

3.崩溃


一个月过去了…二个月过去了……

聂觅面上半点不显,可每当路过山门口和雅室(会客厅)时总会偷偷地瞄两眼,希望能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三个月后,聂老宗主还是没来。

七个月后,就算再迟钝的人,也该察觉出有些不对劲了,更何况聂觅本就天资聪颖。

聂觅自言自语道:“不行!我得回去看看!”


一个时辰后,聂觅一言不发如行尸走肉一般回到了房中,关上房门,倒在床上,将头埋进被子里,眼泪不受控制地往外涌。

“骗子!大骗子!”


一个时辰前,聂觅本想去蓝老先生那请个假回去一趟。

走到寒室附近时,她无意间听到了蓝老先生和青蘅君的声音,似是在议事,聂觅停下脚步,自知不可打扰到二人,打...

3.崩溃


一个月过去了…二个月过去了……

聂觅面上半点不显,可每当路过山门口和雅室(会客厅)时总会偷偷地瞄两眼,希望能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三个月后,聂老宗主还是没来。

七个月后,就算再迟钝的人,也该察觉出有些不对劲了,更何况聂觅本就天资聪颖。

聂觅自言自语道:“不行!我得回去看看!”


一个时辰后,聂觅一言不发如行尸走肉一般回到了房中,关上房门,倒在床上,将头埋进被子里,眼泪不受控制地往外涌。

“骗子!大骗子!”


一个时辰前,聂觅本想去蓝老先生那请个假回去一趟。

走到寒室附近时,她无意间听到了蓝老先生和青蘅君的声音,似是在议事,聂觅停下脚步,自知不可打扰到二人,打算等他们谈完了再去找蓝老先生请假。

忽然,聂觅从听不太清的谈话中模模糊糊地听到了一个“聂”字。

她暗道:‘难道所议之事,与我聂家有关?又或是与父亲有关’想到此处,她又不自觉地走进了些。

悄无声息地走到寒室紧闭着的门边,终于听清了他们的对话。

蓝启仁因着急而略有些高的声音抢先传入聂觅耳中“兄长!她兄长聂明玦说了,先别告诉她!”

青蘅君平静地道:“启仁!无论如何,作为女儿,她有知道的资格!就算是她兄长也不能剥夺!”

蓝启仁又道:“兄长!她才十岁!比湛儿还小一岁!你就不怕她像当初的湛儿一样!”

青衡君沉默片刻,又道:“那个孩子不一样,我相信她能撑住的,瞒着也只会让痛苦累积。而且,我们又瞒得了多久?不管怎样,两日后聂宗主下葬,去与不去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没有人可以为她做决定。”


屋外,聂觅轻轻靠在墙上,紧咬着下唇。她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一滴眼泪悄然无声地顺着脸颊滑下,滴落在地面上。

她仅存的理智告诉她,如果不想被发现就得立即离开这里。

聂觅离开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

一路上,聂觅没有哭也没有说话,如同一个木偶一样,呆呆地走着,不知不觉便已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走进屋中,关上房门。

屋中静的可怕,这里没有别人,也只有在没有人的地方,她才敢将情绪爆发出来。

一头栽倒在床上,将自己裹在被子里,心中的防线彻底崩塌,泪水如决堤般,不受控制的往外涌。

泪水打湿了枕头,打湿了被褥,却无一人知道,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短暂的崩溃。


另一边,青蘅君与蓝启仁谈完后,蓝启仁叹着气无奈地离开,青蘅君走出寒室,思考着一会儿该怎么与聂觅说才合适。

无意间瞥见墙边那滴还未干透的眼泪,停住了脚步,沉默片刻,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走回屋中。

“早说了,瞒不住的。”这事旁人干涉不了,我一个外人就不去打扰她了,让她自己静静吧。

相对虚无主义

是谁,清明的图现在才画完?哦是俺啊。

俺的语文体育老师都会被吓跑,两个版本自由理解自由心证🙏

無cp向但因为个人cp属性所以不可避免地夹带私货。


感谢彩蛋的wxjj间接给了俺这个灵感,在那个特殊的日子送来了奇怪的问候,以至于俺大半夜突然顿悟于是画了这个。

然后才画完【】

是谁,清明的图现在才画完?哦是俺啊。

俺的语文体育老师都会被吓跑,两个版本自由理解自由心证🙏

無cp向但因为个人cp属性所以不可避免地夹带私货。


感谢彩蛋的wxjj间接给了俺这个灵感,在那个特殊的日子送来了奇怪的问候,以至于俺大半夜突然顿悟于是画了这个。

然后才画完【】

梦辰入山河

我承认第一版的太辣眼睛了。

第一张是聂家的。

第二张蓝家

然后3,4,5都是江家,因为我不知道该选哪个版本好了。

然后第六章是金家

最后一张是温家。


 第一版在这里 

我承认第一版的太辣眼睛了。

第一张是聂家的。

第二张蓝家

然后3,4,5都是江家,因为我不知道该选哪个版本好了。

然后第六章是金家

最后一张是温家。



 第一版在这里 

我出场费一分钟八万!

四大菌组?对不起但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大菌组?对不起但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迟依

平行世界的我们都是这样的吗(预告)

#最近想到的脑洞!绝对会完结!是稀有的完结非典型阅读体!

#结尾已经写好啦~想看完结的请放心!随时都可完结!

#咳,是聂·平行世界·无大哥·早慧且不藏拙·善于算计·没复活wwx没求学·自幼当宗主·怀桑看老福特太太们写的原著桑同人,主要是阅读体观影体直播体,会加一些乱入让他们的三观崩一下~

#平行怀桑人设很无脑玛丽苏,但只是个背景,应该只会提到两句

#要引用的部分会去要授权

#应该是短篇

#只有聂氏看,不带别家玩哈,别家粉最好别进,会改一些原著内容(比如wwx没复活之类的)

——

聂...

#最近想到的脑洞!绝对会完结!是稀有的完结非典型阅读体!

#结尾已经写好啦~想看完结的请放心!随时都可完结!

#咳,是聂·平行世界·无大哥·早慧且不藏拙·善于算计·没复活wwx没求学·自幼当宗主·怀桑看老福特太太们写的原著桑同人,主要是阅读体观影体直播体,会加一些乱入让他们的三观崩一下~

#平行怀桑人设很无脑玛丽苏,但只是个背景,应该只会提到两句

#要引用的部分会去要授权

#应该是短篇

#只有聂氏看,不带别家玩哈,别家粉最好别进,会改一些原著内容(比如wwx没复活之类的)

——

聂怀桑:多了个大哥,貌似还死的挺惨,心情复杂。

聂清:我死了,我又死了,心情复杂。

大长老:我挑拨离间了,我叛变了,心情复杂。

(真实的)聂明玦:我人没了,心情复杂。


墨染孤舟

穿越魔道:失忆的聂氏大小姐(2)

2.约定


“慢着!她正在结丹,这阵法应该是她自己步下的,启仁,你现在攻击阵法,一旦她受了影响,轻则结丹失败,重则修为全毁。”

蓝启仁眉头微蹙,道:“十一岁就结丹!世家中,就算是天赋较高的弟子,也要十五岁才结丹,更何况动静还这么大,果然天赋过人!”

青蘅君叹了一口气,道:“天赋太过出众,也未必是什么好事。你别忘了,还有个温家,若是让他们知道了……罢了,去请聂宗主来一趟,今日之事除你我二人与聂宗主外,绝不可告知他人。”


不久后,聂老宗主匆忙抵达云深不知处,径直朝聂觅所在的后山赶去。

后山,阵法中聂觅似有所感一般,羽睫轻颤…丹田中,结丹已至尾声。


“蓝启仁!我闺女怎么了?!”...

2.约定


“慢着!她正在结丹,这阵法应该是她自己步下的,启仁,你现在攻击阵法,一旦她受了影响,轻则结丹失败,重则修为全毁。”

蓝启仁眉头微蹙,道:“十一岁就结丹!世家中,就算是天赋较高的弟子,也要十五岁才结丹,更何况动静还这么大,果然天赋过人!”

青蘅君叹了一口气,道:“天赋太过出众,也未必是什么好事。你别忘了,还有个温家,若是让他们知道了……罢了,去请聂宗主来一趟,今日之事除你我二人与聂宗主外,绝不可告知他人。”


不久后,聂老宗主匆忙抵达云深不知处,径直朝聂觅所在的后山赶去。

后山,阵法中聂觅似有所感一般,羽睫轻颤…丹田中,结丹已至尾声。


“蓝启仁!我闺女怎么了?!”聂老宗主的大嗓门隔着大老远都能听见,他可顾不上什么“云深不知处内不可疾行;云深不知处内不可喧哗。”自家闺女可能出事儿了,谁管那破家规,三千多条!也不嫌多?!

蓝老先生还未来得及回答,后方阵法突然剧烈颤抖起来,随后“轰”的一声化为无数光点消散无踪。

而阵法中央,被众多花草簇拥着的女孩,也缓缓睁开了双眼,纵是周身花团锦簇,可这无数艳丽的花朵却没有在聂觅眼中映入一丝一毫的颜色。十一岁的女孩眼中散发着不属于这个年龄阶段的成熟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女孩身着一袭白色的蓝家校服,身边花团锦簇,宛如九天之上的神明。

‘不愧是我闺女!就是漂亮!’聂老宗主看见自己闺女没事也就放下心来,在心里大夸了一顿自家闺女的盛世美颜,面上却什么也没表现出来。要是聂老宗主有条尾巴,这会儿估计已经翘上天去了。


“聂宗主,可否借一步说话。”青蘅君道。

聂觅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也大概能猜到是什么。

果不其然,聂老宗主回来后便对聂觅叮嘱道:“觅儿,你要记住,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你巳经结丹,就算是哥哥、弟弟也不可以,至少要瞒住三年。爹不可能永远护着你,未来的路得你自己走,但在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之前,绝不可太露锋芒。明白了吗?”

聂觅嘴唇微抿,乖巧道:“知道了,爹爹。”

聂老宗主摸了摸她的头,道:“我们觅儿真懂事!你在云深不知处继续修炼。我们不主动欺负别人,但若别人欺负我们,也不能站着被欺负!我聂家的女儿不弱于这世间男儿,绝不能受了委屈!你好好修炼,爹爹答应你下次有空就来看你,好不好?”

聂觅露出只有在面对朋友和家人时才会出现的微笑道:“嗯!约好了,不能反悔!觅儿会好好修炼的。”

聂老宗主笑道:“好!我们觅儿,最乖了!好了!爹爹要回去了,觅儿也回房去吧。”

聂觅看着聂老宗主下山的背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化为黑点,消失在石阶的尽头。

聂觅迎着夕阳,紧攥着拳头,傻傻的企图留住手中那早已消失的余温。她喃喃道:“约好了!不能反悔的!反悔了!觅儿就再也不理爹爹了!爹爹一定要来看觅儿……”


约好了的…



墨染孤舟

穿越魔道:失忆的聂氏大小姐(1)

1.聂觅


“家主!家主!是一儿一女!”婢女从屋里抱出了两个小奶娃娃。

“抱过来让我看看!”人高马大的聂老宗主此时却像个孩子,完全无视了一旁的男婴,小心地抱起小女婴。

云层之上,一位身着月白色长袍的男子,懒洋洋地侧躺着。一对浅金色的眼,紧紧注视着从婢女怀中被抱到聂老宗主怀中的小女婴。

男子看着正被聂老宗主举高高的某小婴儿,自言自语道『好像不怎么靠谱的样子,可现在再改也来不及了。』

『算了,时间快到了。』他最后看了一眼小女婴『你可要快点长大,还有人在等你呢!』随着语音落下,男子也消失无踪。


我叫聂觅,是一个刚出生没几天的小婴儿。此外,我还是一个穿越者,但是我什么都不记得。名...

1.聂觅


“家主!家主!是一儿一女!”婢女从屋里抱出了两个小奶娃娃。

“抱过来让我看看!”人高马大的聂老宗主此时却像个孩子,完全无视了一旁的男婴,小心地抱起小女婴。

云层之上,一位身着月白色长袍的男子,懒洋洋地侧躺着。一对浅金色的眼,紧紧注视着从婢女怀中被抱到聂老宗主怀中的小女婴。

男子看着正被聂老宗主举高高的某小婴儿,自言自语道『好像不怎么靠谱的样子,可现在再改也来不及了。』

『算了,时间快到了。』他最后看了一眼小女婴『你可要快点长大,还有人在等你呢!』随着语音落下,男子也消失无踪。



我叫聂觅,是一个刚出生没几天的小婴儿。此外,我还是一个穿越者,但是我什么都不记得。名字是我现在的父母取的,而原本的名字…我想不起来了。根据周围人的对话,我已经初步确认了我穿越到了哪里。

通过周围人的对话,我听清了几个关键词“清河聂氏”“不净世”“仙门百家”“刀”。我脑海中自动浮现出了《魔道祖师》这本书,这是我穿越以来唯一想起的信息。并且,这本书中还有许多我没有想起来的内容,所获得的信息零零碎碎,仅够让她大致了解这个世界。

我有一个弟弟,他比我晚出生一盏茶的时间。他叫聂隐(私设)也就是后来的聂怀桑。还有一个长得不怎么友善的大哥,他长我和聂隐五岁,看起来凶巴巴的,虽然人也凶巴巴的。人是不错,刚正不阿、嫉恶如仇,就是不怎么爱动脑子,特别容易冲动。


聂觅和聂隐都不喜练刀,聂隐天赋虽不好但也不差,偏偏喜爱摆弄字画,对修炼之事毫不上心。聂觅却不同,她天赋极佳,剑法、符文、阵法、炼器各种知识都学得极快,灵力修为也不差,主乐修和剑法。是清河聂氏的另类,聂老宗主也劝过这个女儿,可奈何聂觅极其固执,聂老宗主也就放弃了让她转修刀道的想法。

七岁时,聂觅将不净世中所有有用的书籍看了个遍。聂觅八岁时,聂老宗主决心送她去姑苏蓝氏,实在是小祖宗学得太快了,聂氏也没有合适她的上等剑法。所以聂老宗主只能忍痛把自家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倾国倾城,温婉娴淑,清艳脱俗,香肌玉肤,清丽绝俗,温文尔雅,明艳动人,芙蓉如面⋯⋯(此处省略一万字)的乖女儿送到蓝氏去。


三年后,云深不知处某处,聂觅上方,周围灵气不断汇聚,形成一个灵气气旋。以聂觅所在点为中心,顷刻间,百花竞相开放,另人宛如身处仙境一般。

这般大的动静,即使有事先设下的阵法阻拦,也依然会被少数人所察觉。

最先赶到的是青蘅君。青蘅君常年闭关,但说是闭关,倒不如说是自己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而在“惩罚”自己。

聂觅所在之地,与青蘅君闭关之地不远。他赶到后,看了眼被浓郁到肉眼可见的灵气包围的聂觅,了然。随后拦住了刚赶到正准备攻击阵法的蓝启仁,道:“慢着……”




墨染孤舟

穿越魔道:失忆的聂氏大小姐(0)

预告.


云层之上,一双眼睛注视着被婢女抱出来的小婴儿。


『可要早点长大哦!还有许多人在等你呢!』


“我叫聂觅,寻觅的觅……”


“要我说,她对外人天天冷着张脸,简直是女版的蓝忘机……”


‘温家…原本有这个人吗?’


预告.



云层之上,一双眼睛注视着被婢女抱出来的小婴儿。


『可要早点长大哦!还有许多人在等你呢!』


“我叫聂觅,寻觅的觅……”


“要我说,她对外人天天冷着张脸,简直是女版的蓝忘机……”


‘温家…原本有这个人吗?’




千葉
他的軍隊。 —————快速講下...

他的軍隊。


—————快速講下設定——————

左边那个是鸟鸟,对 桑桑养的(?)

必要的时候才化人形,化人的时模样为大约17岁的少年,但是他更喜欢维持鸟的样子,他觉得自己这样很可爱(?

 右边是剧版有出现的宗辉 这边不知道为什么很少人画他 明明是小天使! (这边是私设他没有挂掉,后期帮桑桑完成计画了

他的軍隊。


—————快速講下設定——————

左边那个是鸟鸟,对 桑桑养的(?)

必要的时候才化人形,化人的时模样为大约17岁的少年,但是他更喜欢维持鸟的样子,他觉得自己这样很可爱(?

 右边是剧版有出现的宗辉 这边不知道为什么很少人画他 明明是小天使! (这边是私设他没有挂掉,后期帮桑桑完成计画了

夜阑映雪

【伪历史】探世之镜(二)

※伪历史直播,无生子梗,无飞升梗


※上神只有江澄、蓝曦臣、聂明玦、聂怀桑、洛子轩


※拆轩离,金子轩改名为洛子轩,本合集怼温家、微怼忘羡


※CP:洛昭羽&江晚吟(互攻),忘羡路人化处理

—————————————分割线—————————————

【聂安泽:“众所周知,我们清河聂氏家族绝学是以刀法为主的,这一点跟玄正年间的其他家族不同。因此,清河聂氏历代宗主都是刀法比较出挑,但是我爷爷那一代就不同了,他是以文著称的,以至于……”


说到这里,聂安泽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说出来,但在江映雪的死亡注视下,他还是妥协了。


聂安泽:“以至于……我爷爷的刀法真的是烂的一批...

※伪历史直播,无生子梗,无飞升梗


※上神只有江澄、蓝曦臣、聂明玦、聂怀桑、洛子轩


※拆轩离,金子轩改名为洛子轩,本合集怼温家、微怼忘羡


※CP:洛昭羽&江晚吟(互攻),忘羡路人化处理

—————————————分割线—————————————

【聂安泽:“众所周知,我们清河聂氏家族绝学是以刀法为主的,这一点跟玄正年间的其他家族不同。因此,清河聂氏历代宗主都是刀法比较出挑,但是我爷爷那一代就不同了,他是以文著称的,以至于……”


说到这里,聂安泽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说出来,但在江映雪的死亡注视下,他还是妥协了。


聂安泽:“以至于……我爷爷的刀法真的是烂的一批……”】


〔藏锋V.:……〕


〔隐夜V.:聂兄,你的节操呢?〕


〔自己的后代吐槽自己最为致命,为何有些心疼藏锋上神啊?〕


〔我举双手双脚赞同〕


以文著称?


堂堂一代清河聂氏的宗主,家族绝学竟烂的一批?


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聂明玦的脸黑得不行,身边的温度急剧下降,吓得周围的人远离了n步


不知道为什么,他听了这些描述竟然下意识看向了站在一旁的聂怀桑


聂怀桑:……


大哥,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子看着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看起来很吓人呐!∑(✘Д✘๑)


【江映雪面带微笑的为聂安泽解难:“虽说藏锋前辈的刀法确实让人有亿些头疼,但是前辈的智谋方面却远超于常人呢,毕竟那会儿就连我的爷爷都被前辈给骗了。”


聂安泽赶忙打圆场:“对的对的,玄正年间的清河宗主们可谓是两极分化,要么武力值爆表,要么智商超人类,爷爷就属于后者。”


聂安泽呼了一口气,以为终于能逃离自家爷爷的魔爪,可他的心刚刚平静下来,江映雪就说了一句话


江映雪:“藏锋前辈当时可是把世人耍的团团转,这么一听别提有多威风了,可悲的是当他神魂归位之后,就被他骗的那些同样身为上神的朋友打了一顿,那些朋友当中就有我的爷爷。”】


〔藏锋V.:@紫御 管管你孙女!〕


〔紫御V.:这是你上次坑我的代价〕


〔还有这事儿?为什么历史书上的没有记载?〕


〔楼上的不知道吗?一个月前有人把伪造的历史印进了历史书上,想要美化某四个人物,结果被聆溪上神抓住了。为了能让我们好好学习正确的历史,现任云梦江氏宗主就派遣了雪儿姐姐来讲解,而四大家族则给了她进出主城的权力,要不然放在平时这种情况是不允许的。〕


〔听这么一说,我貌似知道了差点被美化的那四个人是谁了?而且貌似还是我最讨厌的那四个人〕


〔我也感觉是他们四个〕


“篡改历史?!”


“为何要美化人物?”


江映夜并没有快速回复,反而慢悠悠的看向了站在一旁无所事事的魏无羡,收起了当初那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面含嘲讽,满是对面前人的漠然和不屑。


“这当然是想为某个患有急性英雄病的人着想啊,毕竟某位姓魏的‘老佛爷’做出的事情可是震惊了整个玄正年间的人呢。”说着,江映夜像是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哎呀,不对,我怎么把这事忘了?不只是震惊了玄正年间的人,应该是迄今为止那位‘老佛爷’做出的事情在乡间传的依然很广。”


江澄看江映夜态度突然转变,再看了看魏无羡,心中猜到了七八分事实的真相,一脸头疼的把脸埋进了自己的手里。


英雄病?那不就是在说魏无羡吗?不,不应该是英雄病,应该是英雄癌晚期了,为了逞英雄,这家伙能把自己命搭进去。江澄这么想着。


魏无羡显然是发现了江映夜刚才的话意有所指,而且茅头好像还指着自己,当即就黑下了脸,一脸不悦的看着江映夜:“江公子请注意自己的言辞,你好歹也是一位宗族少主,你如此没有礼节你的父亲知道吗?”


“哈哈哈……”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江映夜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可眼睛里却没有半点笑意反而冰川一样冰冷无比,接下来的话充满了浓浓的嘲讽意味“没想到魏公子还知道有礼节这种东西存在呀?那我问你,你区区一个家仆之子,寄人篱下不知安分就算了,你不仅半点没有尽到你身为大弟子的职责,你不务正业就算了,反而还带着别人一起荒废学业。你倒是说说看,除了整天给你的家族闯祸你还会做什么?”


魏无羡:“你!”


江映夜:“你什么你?你以为你是谁?富贵人家的少爷?不过是无父无母却胆大包天的可怜人罢了!说来也真是可笑,区区一个家仆之子竟然能坐上世家公子的排行榜,看来江枫眠这人的脑子也是有问题的呀。”


江枫眠暴怒,竟然敢当着他的面骂魏无羡,简直就是当他不存在:“江映夜!你作为云梦江氏的少主竟辱骂前辈,这成何体统!这是半点没有我江家的风骨!”


江映夜像是才注意到江枫眠一样,随意的撇了他一眼,又回归了一副冷漠的样子


江映夜:“前辈?只不过是一个被革去族谱的人罢了,你又有何等资格在身为少主的我面前说话?”


江枫眠被革去了族谱?!


接二连三的瓜将空间内的人惊的防不胜防,若是之前说魏无羡胆大包天就算了,这又来了个江枫眠被革去族谱的瓜,可当真是消受不起。


【江映雪:“好了好了,别提这些有的没的了,切入正题。”


聂安泽:“聂隐(私设),字怀桑,清河聂氏第六十五任宗主,第六十四任家主聂明玦的弟弟。性格懦弱不务正业,不求上进,但品味颇佳,喜画扇逗鸟。聂明玦死后接手清河聂氏家主,却在主持家务方面一问三不知,经常请求蓝曦臣与金光瑶帮忙,实为藏拙。”】


〔当初的三尊……〕


〔那会儿的三尊本就只剩下蓝曦臣一个人苦苦支撑,大哥和二哥的性格不对头,迟早有一天会分崩离析的,只不过金光瑶的行为加快了这一天的到来而已〕


〔知道是三哥杀了自己的大哥,藏锋前辈也很痛苦吧〕


“聂宗主被那金光瑶杀了?!”


聂明玦脸有些黑,刚刚还在吃江家的瓜,现在这瓜转头都砸到了自己的身上 ,提前得知未来的死讯这事儿,似乎挺奇怪的?


聂明玦:“请各位慎言!聂某如今还没死呢,当着主人的面议论他的生死是否有些不妥?”


聂明玦释放了强大的气场,一脸严肃的盯着众人,下一秒忽然感觉身上有些异样,回头看发现聂怀桑正扯着自己的袖子,露出十分担心的模样,不禁放柔的语气。


聂明玦:“我这不还没死吗?你这么担心做什么?一切都有改变的余地。”


蓝涣也很震惊,和聂明玦结拜还说得过去,必竟他们俩的关系本来就很好,可这多出来的金光瑶是谁?甚至到最后这金光瑶还亲手杀死了聂明玦,最主要的是,这个人姓金。


这么想着,蓝涣向金光善问道:“金宗主,那金光瑶可是兰陵金氏的成员吗?”


面对蓝涣的疑问,金光善的脸上满是一副不知情的样子,答道:“我兰陵金氏没有此人。”


“不对,他就是兰陵金氏的人 ,准确的来说,他是你的私生子。”沉默了许久的江映夜突然开口,把视线转向了金光善“不知金宗主还记得?你曾临幸过一位名叫孟诗的艺妓。”


金夫人一把揪住了金光善的耳朵,对他大吼道:“你有私生子就算了,你竟敢让他冠以金姓?!”


金光善有些头疼,不过也只能尽量安抚面前这个发飙的女人,真是难办。


躲在一旁的孟瑶,发现自己认祖归宗以后十分高兴,对于身旁的孟诗说:“妈妈,我认祖归宗了!”


江映夜看着金夫人,又看了看挨打的金光善,开口劝道:“好了,金夫人,金光善前辈虽然喜沾花惹草,但是也只认了你一个正室呀,虽说有私生子,但他也并没有让私生子骑在嫡系少爷的头上来呀。比起某个人,金光善前辈已经算是个好父亲了。”


说罢,江映夜还瞥了一眼江枫眠


江枫眠:……



玦琴复瑶光
今天来给大家秀一下我的自设~...

今天来给大家秀一下我的自设~

(板绘的第一张画,有点丑,请大家不要介意)

姓名:姓聂名如,字平如

(人话:叫聂如,字聂平如)

性别:女

年龄:未知

身高:未知

所处家族:清河聂氏

家人:哥哥:聂明玦,聂怀桑(私设,不用在意)

父母以及其他亲人:未知

(就先这么说多了吧,也就差不多这么多了)

今天来给大家秀一下我的自设~

(板绘的第一张画,有点丑,请大家不要介意)

姓名:姓聂名如,字平如

(人话:叫聂如,字聂平如)

性别:女

年龄:未知

身高:未知

所处家族:清河聂氏

家人:哥哥:聂明玦,聂怀桑(私设,不用在意)

父母以及其他亲人:未知

(就先这么说多了吧,也就差不多这么多了)

燕岑yc

你以为河北车水马龙,

你可知多年以前它叫清河,一把折扇,玩转仙门百家。


你以为四川人声鼎沸,

你可知多年以前它叫义城,一剑自刎,再无明月清风。


你以为湖北鱼龙混杂,

你可知多年以前它叫云梦,姑苏有双壁,云梦再无双杰。


你只知道苏州老旧无新,

你可知多年以前它叫姑苏,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


你以为枣庄清淡无奇。

你可知多年以前,它叫兰陵,七十二颗桃木钉,不如轮回。


清河聂氏,云梦江氏,姑苏蓝氏,兰陵金氏

故人有他乡,也许他们不止是一个故事。

你以为河北车水马龙,

你可知多年以前它叫清河,一把折扇,玩转仙门百家。


你以为四川人声鼎沸,

你可知多年以前它叫义城,一剑自刎,再无明月清风。


你以为湖北鱼龙混杂,

你可知多年以前它叫云梦,姑苏有双壁,云梦再无双杰。


你只知道苏州老旧无新,

你可知多年以前它叫姑苏,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


你以为枣庄清淡无奇。

你可知多年以前,它叫兰陵,七十二颗桃木钉,不如轮回。


清河聂氏,云梦江氏,姑苏蓝氏,兰陵金氏

故人有他乡,也许他们不止是一个故事。

~自由式$

清河聂氏家谱

嫡系

 宗主聂泽峰        

   ↓   

    儿子

聂明玦 聂怀桑


七长老聂泽星

    ↓

  儿女

聂邢渊 聂婧瑄


旁系

大长老聂泽云

    ↓

  儿子

聂萧玥 聂萧燕


二长老聂泽宇...


嫡系

 宗主聂泽峰        

   ↓   

    儿子

聂明玦 聂怀桑


七长老聂泽星

    ↓

  儿女

聂邢渊 聂婧瑄


旁系

大长老聂泽云

    ↓

  儿子

聂萧玥 聂萧燕


二长老聂泽宇

   ↓

  儿子

聂宗辉 聂宗耀


三长老聂泽磊

    ↓

  儿子 

  聂景云


四长老聂泽涛

    ↓

  儿子

聂言之 聂行之(异卵双胞胎)


五长老聂泽华

   ↓

  儿子

  聂融雪


六长老聂泽鑫

   ↓

   儿子

  聂陵宸


八长老聂泽良

   ↓   

  儿女

聂智达 聂勇达(同卵双胞胎) 聂琦悦



大长老与二长老是亲兄弟,父亲是庶出。跟聂宗主与七长老是一个爷爷的,称聂大太爷。


三长老,五长老与六长老是聂二太爷一支的亲兄弟。


四长老与八长老是亲兄弟,聂三太爷一支的。


长辈排行:老大聂宗主聂泽峰,之后大长老往后排。


小辈排行:聂明玦—聂萧玥—聂宗辉—聂景云—聂宗耀—聂言之 聂行之—聂融雪—聂陵宸—聂萧燕—聂怀桑—聂智达 聂勇达—聂邢渊—聂琦悦—聂婧瑄



清河聂氏家谱完事了,希望大家能看明白。





许清漠

想写文,以阅读体开头展开剧情的那种,有没有不常用的时间线啊,感觉大部分阅读体时间线好像都差不多

想写文,以阅读体开头展开剧情的那种,有没有不常用的时间线啊,感觉大部分阅读体时间线好像都差不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