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渔夫

10.2万浏览    905参与
Momei墨爷

碎碎念

开坑点梗,私信发我也可以,艾特我也可以

[图片]


开坑点梗,私信发我也可以,艾特我也可以


娟子美食
选虾皮时,到底选黄色还是白色,老渔夫教我一招,省钱还实用
选虾皮时,到底选黄色还是白色,老渔夫教我一招,省钱还实用
团团爱长肉
模型制作:渔夫遇到海怪克拉肯,会发生什么事呢?3
模型制作:渔夫遇到海怪克拉肯,会发生什么事呢?3
团团爱长肉
模型制作:渔夫遇到海怪克拉肯,会发生什么事呢?1
模型制作:渔夫遇到海怪克拉肯,会发生什么事呢?1
团团爱长肉
模型制作:渔夫遇到海怪克拉肯,会发生什么事呢?2
模型制作:渔夫遇到海怪克拉肯,会发生什么事呢?2
凯多电影
缅甸拳手VS怪力渔夫。
缅甸拳手VS怪力渔夫。
人间四月.

存在的痕迹

半HE不BE向

主要靠自己理解

全文9k+


余沐阳不知道自己是从何时开始有意识的,但是在他呼吸系统开始正常工作的时候,就被填满了医院消毒水的刺激味。


“真庆幸,我还活着。”他想。


仿佛上一秒,他还在被人堵在墙角打,想着自己可能命止于此。看来是有好心人救了自己。


“你说阳阳这孩子,从小就不爱说话,被人欺负了也不肯给家里说。”余沐阳听出来是母亲的声音。


“女士,我相信这技术可以帮助到他,虽然这项技术在全球范围内使用的不多,但是成功率非常高。”一个陌生的声音,大概是医生了,“而且看他现在的状况,这次手术很成功。”


“手术?我不会现在已经缺胳膊少腿了吧……”余沐...

半HE不BE向

主要靠自己理解

全文9k+


余沐阳不知道自己是从何时开始有意识的,但是在他呼吸系统开始正常工作的时候,就被填满了医院消毒水的刺激味。


“真庆幸,我还活着。”他想。


仿佛上一秒,他还在被人堵在墙角打,想着自己可能命止于此。看来是有好心人救了自己。


“你说阳阳这孩子,从小就不爱说话,被人欺负了也不肯给家里说。”余沐阳听出来是母亲的声音。


“女士,我相信这技术可以帮助到他,虽然这项技术在全球范围内使用的不多,但是成功率非常高。”一个陌生的声音,大概是医生了,“而且看他现在的状况,这次手术很成功。”


“手术?我不会现在已经缺胳膊少腿了吧……”余沐阳想着,一瞬间那些因为截肢而放弃梦想的案例出现在脑中,他动了动手指。


“医生——”自己的父亲也在。


“我看到了,他手指动了,应该快醒了。”


慢慢地,余沐阳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清晰,他渐渐地睁开了眼睛。


“爸,妈。”


“我的天,谢天谢地,阳阳你怎么样了。”


“我——我感觉还可以啊。”余沐阳看自己还肢体健全松了口气,眼前是医院白的让人绝望的天花板,“我为什么会在这?”


“哎呦,多亏了隔壁老黄跟着他儿子,就你叫航哥的那个,出来正好碰着你,把你救下来了。然后又联系了我们,等你出院了得好好谢谢人家……”


余沐阳想了想,好像自己临没有意识前,是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喊着“住手”。


“这样吧,余同学,先跟你说一下你的治疗方案可以吗?”是医生。


“行,那阳阳你先跟医生说,我们先出去了。”


“同学是这样的,我向你家长打听了一下你的性格,也是比较内向的。你父母呢因为这件事也很担心你心理上会有什么阴影,所以我们就在你身上运用一项新的技术。”

“简单来说,就是在你的身体内植入了另一种意识,这意识是可以帮助你,也是可以为你排解烦恼的。因为你是大一的学生,寒假也快结束了,这个意识待在身上是不影响你正常生活的,你可以轻松的控制,而他也可以很好的保护你。他有自己的名字,印在你心口的地方,你可以在心里念他的名字,去启动他。”


心口……余沐阳轻轻扒开了自己的衣服,果然有个像纹身一样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的心口。


「傅韵哲……」他在心里念着那个名字。


「你好,我是傅韵哲。」


真的有回应。


“怎么样,可以听见他的声音吗?”


“我可以听到,但你们都听不到吗……”


“我们是听不到的,如果你能听到那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你身体上伤势不是很严重,大约留院观察几天就好了。如果自己心理上觉得不舒服可以来找我,也可以和你的另一个意识沟通。剩下的关于他的使用方法,他会详细的告诉你。”


“但如果我伤势不重的话,我为什么会昏迷。”


“所以说,应该是别的原因,比如心理问题。”


晚上,余沐阳躺在床上,盯着眼前的墙壁觉得无聊透顶。他试着动了动自己没打吊瓶的那只手,想起来自己已经很多天没有跳舞了。想着想着,脑子里就开始出现了tomboy的音乐,趁着自己病房只有自己一个人,开始慢慢的用手摆起了动作,并且到副歌的时候,把那个f开头的单词在心里骂的很大声。


「余沐阳,你现在输着液还是不要乱动了。」是另一个意识的声音。


「奇怪,不是说我能控制你吗?可我没让你说话啊。」


「控制不是你想的那种控制,而是你可以控制你的身体现在属于你还是属于我。」


「我的身体还能属于你吗?开玩笑真是。」


「如果你遇到难以处理的事情,或者是害怕的事情,你可以选择让我控制你的大脑,我会替你解决这些事情,当你想再自己控制自己的大脑的时候,你也能替换回来。」


「那你平时不在我大脑在哪啊?」


「在你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比如现在我在你心口。」


「烦人。」


余沐阳从小就性格孤僻,什么事情都只跟自己倾诉,现在却安了一个似人非人的东西在自己身上,真造孽。


一个星期后,余沐阳出院,也该准备去学校了。临走前,父母嘱咐了很多,他也都点头答应。


“对了,去学校后不要让别的同学知道你身上的另外一个意识,这件事我只给小池说了,主要是想让他也帮帮你。”


“好,那我走了,拜拜。”


高铁上,余沐阳拿出了手机,打开微信就是自己的室友池忆的消息。


“快快快,tell me有另一个人在身上是个什么感觉,是不是自己可以和自己聊天?”

“你这也太幸福了吧。”

“你真的是世界上最幸运的社恐了。”

“那你身上要是有两个意识,是不是以后我们出去吃饭我只需要付三分之一的钱了?”


“这种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给我干什么,我又没有心理障碍,话说你为什么做这个?”


“谁有心理障碍,你就当我家太有钱了没地方花算了。”


“好嘞余少爷,你比你家隔壁那个黄少爷还少爷。”


唉……无聊……


「无聊你可以找我聊聊天呀。」


「好,那你说说你怎么样才能在我体内消失。」


「只要你心口的名字在,我就一直存在。」


「你等着,我下了高铁就找个纹身店把你名字洗了去。」


「洗了纹身也是有痕迹的,只要你能治好自己的心理疾病,我自然就会消失了。」


「那你是什么,是一个没有任何依据就检验我的机器?」


「不,我是帮助你的。」


「那你能帮我上课吗?」


「除了这个。」


二月,天还泛着微微的冷。余沐阳大学所在的城市在北方,街边还透着些年味未散的气息。校门还是一个月前的那个校门,陈旧地有些时间熬出的意蕴。


他拖着自己的行李箱找到自己的宿舍楼,上次还是大一上学期,还有学长的帮助,这次他看着自己的行李有些愁眉苦脸。


「需不要我帮你,你转换成我可以。」


「用不着谢谢。」


就这样,余沐阳也不知道自己的是怎么提着行李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爬到五楼的,他只知道一打开宿舍门,池忆一脸惊诧地看着自己累得要命的样子。


“余沐阳你不要告诉我你自己一个人把这些东西提上来的。”


“不然呢?”


“你是真的得治一治自己的心理问题了,你真是宁愿把自己累死也不愿意找人帮你。”池忆一脸无语的坐回了自己桌子前。


余沐阳想着刚刚池忆说的话,自己真的需要这个可以帮助自己的意识吗。


“话说你这身上多放一个意识也没什么奇怪的啊。”


“我还是我,我能控制他,就是有点烦人。”



夜深了,余沐阳躺在床上,鼻子里已经是一个月没呼吸过的学校宿舍的气息了。


「傅韵哲?」


「我在,但是这么晚了你不睡觉吗?」


「你不也没睡吗?」


「我不会睡的,但我会安静地等你醒。」


第二天清晨,余沐阳按照定的闹钟起了床,简单洗漱后就出了门。


「你起的好早啊。」


「还好吧,我一直这个点起。」


「你现在要去食堂吗?」


「我在学校不吃早饭的,我要去舞蹈教室练舞,当然今天第一天我需要打扫一下。」


「但是不吃早饭不健康呀。」


「我管舞室的钥匙,只有早晨起来舞室才只有我一个人,而且食堂人太多了。」


「你要学会和别人相处。」

「要好好地爱自己。」


「你能不能说点有新意的,这些我从小到大都听烦了。」


「那你想让我早点离开,就最好这样做。」


虽然说余沐阳一直不喜欢这个管着自己的意识,但是听到他这么说自己心里还是咯噔一下。


「你知道我想让你离开。」


「我知道啊,我是用来给你治病的,可以说是一种药品,没有人会想要一直吃药。」


「那你不会生气吗?」


「不会,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了。」


余沐阳想了想,还是走向从未见过的清晨食堂,他也不知道原因,但绝对不是为了让傅韵哲离开。


就这样,余沐阳也不得不适应了有傅韵哲的生活。其实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糟糕。傅韵哲会叮嘱他要作息规律,要认真学习,要爱自己,要爱别人,要记得微笑,要追逐梦想……


他发现,自己好像并不讨厌傅韵哲。起码他可以包容自己的一切,而自己也确实因为他的存在而越变越好,身边的事情好像也越变越顺利。好像向人寻求帮助确实可以让自己更加轻松,对别人微笑真的能提升自己的幸福感,作息规律也让自己体会到了不一样的感觉。


天气转暖,四月也悄然降临。傍晚时分,行人稀少,刚从舞蹈教室练完舞的余沐阳迎着学校微黄的路灯走向自己的宿舍。


「余沐阳,你跳舞算厉害吗?」


「你觉得呢?」


「我觉得很好看啊,应该挺厉害的。」


「我拿过全国冠军你知道吗?」


「现在我知道了。」


「哎,傅韵哲,我想问你个问题。」


「你说。」


“哟,看看这是谁啊,我以为你还在医院躺着的呢。”


余沐阳抬头,一张邪恶又熟悉的脸出现在一盏坏地奄奄一息的路灯下。


「他是谁?」


「把我打进医院那个,我们学校的人都叫他魏哥。」


「你想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呗。」


「我是不能让你在上医院了,我看他这货色比你强不了多少,硬碰硬吧,欠治的玩意儿。」


「可我……」


「他要敢对你动手,你就用还手啊,把你从小到大看的那些防身视频里学的技巧都给他用上。」

「然后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他动你哪里我就去哪里,我在的地方你不会感觉到疼。总之就是你不要怕他。」


“想什么呢怂货?半天不给老子说话?”


“在学校里我劝你注意点。”余沐阳拿出他遇到傅韵哲前冷到零下的语气说。


“你哪来的胆这么说话?。”说着,魏哥一拳头就上来了。


「不要害怕他,我一直在。」


余沐阳反应很快,躲开了那一拳。接着,他想着傅韵哲告诉他的话,和那些防身技巧,对着魏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而自己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而魏哥也对余沐阳突然这么强硬感到震惊,还没反应过来就连退了几步。余沐阳也是第一感觉原来恶人被惩治的感觉这么爽。


“谁在那打架!”


「是执勤老师。」


「快溜啊!」


余沐阳趁着天黑路灯暗,带上帽子一路跑回宿舍楼。


宿舍里,池忆不在,只有余沐阳一个人。


「想不到你还有这个功能。」


「我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大本事。」


「都是看防身视频看出来的,话说你怎么知道我会看这种视频。」


「谁被打了一次不会专门留意这种视频啊,而且我们共用一双眼睛。当然,你看了,没有我,今天你也够呛用。」


「好吧,被你说中了。嗯……谢谢你了。」


「话说,你跟那个男的什么仇什么怨啊。」


「哈哈哈,你们也这么八卦的吗,走我下楼去买瓶碘伏,边走边说。」


如果时间回到天还透着寒气的时候,亦或是十几年前,那时起,余沐阳身上就带上了冰冷的气息。不爱说话,不爱交流,也不爱笑。他愿意付出所有心血去做的只有跳舞,因为在他看来,只有跳舞的时候他能注入所有的灵魂,只有用跳舞才发泄情绪才看起来不那么矫情。


因此,怪人的标签就自然而然地找上了他,背地里被人的议论也是少不了的。有人对他的冷漠深感做作,有人对他的沉默感到不解。余沐阳都清楚,都知道,但他一言不发。


「可这到底有错吗?这世界上本来有不同性格的人啊。」


「这当然没有错了,那你会因为这样的性格感到难受吗?」


说不难受当然是假的,没有谁坚强到一点不介意的别人的话,但对于余沐阳来说,这种根深蒂固的刻在心里的冷言少语的性格却更难以改变。他渐渐发现,自己似乎天生没有与人相处的天赋。


上了大学,自己毫不犹豫就选择加入了舞社,并且因为自己是每天到的最早走的最晚的人,社长把钥匙交给了他看管。


大一元旦上,因为舞社也千年难遇一个拿过全国冠军的人,余沐阳就在节目里被安排独舞了一段。而他也和互联网上会跳舞的男生一样,获得了大学优先择偶权。当然对于余沐阳来说,这倒不是什么福利,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负担。


除了要应对各种女生的示好外,也要应对那些自己招来的“情敌”,而魏哥就是其中之一,魏哥脾气不好,动手动脚,最不幸的是两个人来自一个城市。当然这一切,也让余沐阳一直后悔自己答应了独舞这个请求。


那天,正月初七,自助舞室也开门了。已经七天没动的余沐阳自然而然地早找老板约好了时间。回来的路上,走到一个拐角,就碰到了迎面而来的魏哥。


“真晦气,居然在这也能碰到你。”


“彼此。”


“不是挺能表现的吗,给爷表现个啊。”


“你最好还是老实点。”余沐阳抬眼,用他最冰冷的态度看着魏哥。


“那就先看你能不能过我这条路了。”


「后来就是你知道的,我被他弄的很惨。其实他没有伤的我很厉害,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失去意识的。」

「所以,这种性格对我还是有影响的,或者像你说的,也会让我很难受。」


「但这次你做的很好啊。」


「可能我本身打架就比较有天赋吧,那当然还是多谢你啊。那你被踢到的时候,会痛吗?」


「嗯……当然不会啊,对了,你刚刚碰到他前想问我什么?」


“您好,结一下账,这一瓶碘伏,谢谢。”


「啊……也没什么,就是想问你离开的时候是怎么离开啊。」


「我啊,就是等到你完全好了以后,我就会消失在你的意识里,然后你心口的我的名字也会消失。」


「那你会去哪?我还能找到你吗?」


「你不会去找我的,因为我走,会把你所有关于我的记忆都带走。」


余沐阳突然停住了脚步,他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有一半的思绪全被傅韵哲占去了,刚刚那一句话,是中文,但是却理解不了。


但是它很重要。他知道。


他记得他看过的一个网剧,里面的其中两个主角谈到关于沙丁鱼和鲶鱼的故事的时候总会停下脚步,原因就是这件事很重要。但对他来说,眼前的事同样重要。


他停下,环顾四周,没有一个人能面对面的交谈。没有人能用温暖的手给他温度,没有人能用深邃的眼眸给他安慰,他有的只有一个意识,一个告诉他自己终会人间蒸发的意识。


「怎么不走了?」


「没事,腿有点酸。」


「让你忘记我也是对你的一个保护。忘记我,你可以更好的远行。」


余沐阳第二天早起到了舞蹈教室,却发现社长早在门口了。


“嗯……小余啊,我想和你商量个事……过几天学校周年庆你愿意自己跳一首吗?”


“但是……”


关于自己因为跳舞带来的麻烦和伤害,他比谁都清楚。


「没有但是啦,当然要答应了,这么好的表现自己的机会。」


「但是我怕会像之前一样……」


「为什么要怕,你昨晚上不是做的很好吗。」


「而且,可能这是我唯一一次看你在舞台上跳舞的机会……」


“好的社长,我愿意。”


夏季渐渐降临,白天越来越清澈,时不时的带着潮湿的阴天也尝尝光顾。


“余沐阳,你感觉还有吗?”某个阴天的早晨,池忆冷不丁地冒出了这一句。


“有什么?”余沐阳被问的一头雾水。


“这……就是阿姨给我说,让我经常问问你你还能不能感觉到你另一个意识,我好给他说你病什么时候好。”


“那我先办一个包月回答有的卡,谢谢。”


“办卡费,跟我一起去吃饭,你付三分之二。”


“真可怜,吃饭都只付一个人的钱。”


“但是我没病。”池忆不甘示弱地怼回去,“你要找了对象不得给我嘚瑟死,行了我出去了。”


池忆离开后,余沐阳来到窗边,看着屋檐下的雨带有频率的落下划过窗口,留下一道转瞬即逝的痕迹。


「好烦啊,一点都不喜欢阴天。」


「为什么呀?」


「因为……因为……」


「那我给你唱首歌吧!」


「你还会唱歌?」


「对啊,你会跳舞,我就会唱歌。」


“阴天 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不过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阴天也要开开心心啊!」


傅韵哲的声音很特别,就像一瓶清凉剂,正值初夏,娓娓道来那段“人生很长,还有风景”的故事。


夏天走向深处,蝉鸣于林,清风于路。学校里的植被都换上了统一的绿色,夏季澄澈的阳光,被树影筛成了斑驳的痕迹。


舞蹈教室里,余沐阳大汗淋漓地坐在了角落,拿出空调遥控器。


「现在开空调会感冒的。」


「那好吧,你可以给我唱首歌吗?」


「当然可以啦!」


“蔚蓝色天空包裹

  一抹蔚蓝色心情

  糖果味汽水唤醒丝丝甜蜜”


「这是什么歌呀?」


「叫summer time,易安音乐社的。」


「易安音乐社?」


「就是那个特别有钱的公司的男团,我特别喜欢里面一个叫王余航的,也很会跳舞,和你一样。」


「那你继续唱吧。」


“you can see,you can feel

  享受这夏日旅行

  白衬衫的痕迹,那是梦的点滴

  no matter how,no matter what

  阳光唤醒我憧憬

  就要抛开烦恼快乐简单做我自己”


后来的一天天,都是在余沐阳的舞蹈和傅韵哲的歌声中度过的。再过去的近20年,余沐阳还从来没切实的听过谁为自己唱歌,唱属于自己的歌,唱只能自己听到的歌。


但他也知道,自己迟早有天会忘记傅韵哲。忘记这段歌声,忘记这段故事,忘记路边灯光的昏暗,忘记微风光顾北方小城的味道,忘记落雨时节的清晨,忘记有个只为自己的人曾经来过。


「你说,你要是是个人会是什么样呢?」


「你希望我是什么样?」


「那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那我一定是一个一米八的帅哥。」


「你可拉倒吧,我都还没有一米八你还一米八 。」


「那你差2cm一米八,我就比一米八多2cm哈哈哈哈」


「你现在在哪?」


「在你左手。」


余沐阳想都没想对着自己右手来的一下。


「哎呦喂,你怎么知道我骗你的。」


余沐阳邪笑一下,你我还不知道?


「你走会留下什么痕迹吗?」


「不会刻意留下吧,但存在就会有痕迹。」


某天上午,阳光照地让人睁不开眼,余沐阳拿手扇风给自己降温。


“挺滋润啊,余沐阳。”


余沐阳抬头,冷笑一声,熟悉的脸出现。


“好久不见啊,小魏。”余沐阳想了想,补了一句“我的手下败将。”


“上次能赢我你还得多谢我,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有点数。”


“那作为感谢,要不我在你村头给你摆两桌?”


「行啊,说话这么犀利。」


“那这次可不一定了。”


「傅韵哲你躲远点。」


然后就是难免的乱战,但这次余沐阳显然没有一点犹豫。对于伤害自己的人,当然不要害怕,不要犹豫,这也是傅韵哲教给他的。


“你们两个住手,谁在校园里打架斗殴!”


「完了,执勤老师。」


「加油吧。」


最后就是免不了的一顿说教,因为这件事两个人互相也没怎么伤着对方,最后就以一人3000字检讨收了尾。


「幸好只是3000字。」


晚上,余沐阳回到宿舍,一边写着检讨一边想着。池忆还没有回来。


「你今天为什么让我躲远一点啊?」


「你又不能跟我一辈子,我总不能永远都依赖着你吧。而且,你是不是真的不怕疼还不一定呢。」


「你怎么不说话了,傅韵哲?」


「啊,没事。谢谢你哈。」


「为什么要谢我?」


「没事没事。那个,你今天练舞也挺累的,你睡吧,我帮你写。」


「你帮我?」


「你切换给我,然后你就明白了,自己找个地方睡就行。你还从来没用过这个功能,明早起来之后你直接切回自己就可以。」


「好的,谢啦,晚安。」


「晚安。」


傅韵哲就这样写着写着,身体里的那个能明显感觉到的意识已经睡熟了。他拿起余沐阳桌子上的一面镜子,照了照自己,笑了笑。


第二天,余沐阳起身,果然一篇完完整整的3000字检讨摆在桌面上,字迹仿的也是自己的。


“余沐阳,你感觉还有吗?”池忆真的很认真的完成任务了。


“有啊,不然你以为这检讨谁写的。话说你为什么问的这么奇怪啊?”


“当然要模糊一点了,要是你真忘了,那我要是问的明显那不成罪人了。”


「你说以后,我这检讨就得自己写了。」


「我相信你肯定行。」


某个傍晚,余沐阳走在路上,夏季天黑的晚,夕阳的余晖还在渲染着天幕,距离校庆的时间也越来越近。


「傅韵哲,我为什么总觉得,我找不到一个爱我的人?」


「找不到?那些爱看你跳舞的女生不算吗?」


「但是,她们不会是能打动心灵的那种爱。」


「嗯……就像是一滴雨珠划过窗口,留下的痕迹转瞬即逝。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像校门口的校训石一样,被雨冲刷出存在的痕迹。」


「存在的痕迹?可是,存在不需要痕迹的证明啊,窗户会记得雨水也曾流过它的表面,时间记得,心也记得。」


余沐阳抿了抿嘴。


「或者说,余沐阳,你觉得我算不算爱你。」


「你……我不知道啊。」


「那我明确的告诉你,我爱你,打动心灵的那种,因为我的一切存在就是为了你,我是离你心口最近的一个意识,你是我存在的全部痕迹。」


「但你会离开啊。」


夏日的晚风总是清凉的格格不入,一阵又一阵,却总是留不住,只能被迫放手,让它流向,消失在夜幕里的远方。


「那你忘了吗,我说过,你要爱你自己。」


校庆悄然来临。


前一个晚上。


余沐阳躺在床上睡不着,他也不明白自己从小到大比赛见过那么多场面,为什么会为了一个校庆而失眠。


「傅韵哲?」


「怎么了?」


「我怎么睡不着觉啊。」


「会不会太紧张了?」


「不能吧……」


「我记得我们两个第一次说话也是在晚上。」


「是啊。」


「傅韵哲,你说,我如果依赖上一个不可能永恒的东西,该怎么办?」


「可是,这世界上本来也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不过好在,爱是神圣的,因为爱所以存在就拥有了意义。」


「可是,我爱的东西,是看不见的,但我知道它在我的心里,流淌在我的血脉里,或者说的严重些,它的支撑着我的生命。」


「余沐阳,你摸着你的心脏,你知道他在跳动,供它跳动的能量来自于你,也只能来自于你。没有谁能支撑着你的呼吸,除了你自己。记得:It is only with the heart that one can see rightly; what is essential is invisible to the eyes.」❶


「可……」


「我的意思是,心在即存在,心脏的跳动,就是存在的痕迹。」


「那……你准备好明天看我表演了吗?」


「我一定好好观赏。」

「我再给你唱首歌吧!」


“也许值得纪念的事情不多

  至少还有这段回忆够深刻

  是否远方的你有同样感受

  成长的坎坷分享的片刻

  当我又再次唱起你写下的歌

  仿佛又回到那时候

  时光的河入海流

  终于我们分头走

  没有哪个港口

  是永远的停留

  脑海之中有一个凤凰花开的路口

  有我最珍惜的朋友

  几度花开花落

  有时快乐有时落寞

  很欣慰生命某段时刻

  曾一起度过”


「我真的不想忘记你。」


「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次日,又是一个阴雨天。余沐阳起身拉开了窗帘,微暗的天幕映入眼帘。阴云笼罩着一座城市,和楼下的小路。


“余沐阳,”是池忆,“今天还有吗?”


余沐阳回头,窗外的风景晕成了远方。


“你这不开玩笑吗,当然有了。”


池忆笑着松了口气,到嘴的话刚要说出口。


“就这点阴雨天校庆就能取消了?再说了,校庆在室内,肯定有啊。好好收拾收拾吧。”


池忆瞬间被噎住了,他看着余沐阳半天说不出话,他不知道此时此刻该不该表达出那声庆祝。


“阴雨天挺没劲的对吧,余沐阳?”


“哪里啊,阴雨天也要开开心心的。好了,我去换身衣服。”


池忆坐在桌边,想起了那个晚归的晚上。他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却看见余沐阳在灯光下奋笔疾书。


“吓死我了,余沐阳你大半夜不睡觉干什么呢?”


“我是傅韵哲。”


“啊,这是第一次见面啊。”


“是的,我在帮他写检讨,他练舞太累了,我让他先去休息了。”


“他写什么检讨?”


“打架被逮着了,也不怪他,我教的。”


“我的天,你这都教了什么救命。”


“我怕他被欺负,就告诉他被人欺负了要反击。”


“其实你教的挺不错的,余沐阳真的改变了挺多的。”


“但是……我,池忆,你也知道我会离开,带走所有的记忆。但我如果不在他身上留下什么,我总觉得遗憾,因为意识也只有一生,而我的一生为他存在。但是,我的一定是离开,他的结局一定是忘记。”


“不好意思了,给你说了这些。”


池忆看着傅韵哲,他的眼里有泪光。


人真的会忘了点燃自己生命的东西吗?


“哎,池忆。”


池忆回忆的思绪被余沐阳拽了回来,“怎么了?”


“我怎么突然发现我心口的地方有一个痕迹,不是伤疤也不是胎记。”


池忆笑了笑,“可能它本来就存在,从来没离开。”


晚上,校庆举办的很盛大,灯光璀璨,人声鼎沸。余沐阳不出意外成为了一个亮眼的存在。他在舞台上尽情的展现着自己20年来的热爱。


在某个瞬间,他看着的耀眼的灯光模糊了人群,他想起来上台前池忆问自己,“你这次跳舞有没有为了谁?”他记得自己的答案是,“为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我自己。


下一秒,机器喷射出彩带,余沐阳笑了笑,眼里满是星河。


夏季渐行渐远,校庆,期末考试,暑假,再开学,已经有了初秋的味道。


“余沐阳,看到没,学生会招新了。”宿舍里,池忆看着手机问余沐阳。


“招什么?”


“挺多的,比如就秘书处那个秘书长,那个姐觉得学生会工作耽误学习,人给退了。”


后来,池忆也介绍了很多,但余沐阳却下定决心准备去试试这个职位。原因?没什么原因,喜欢就去追逐。


秋风拂面,天越来越高。微黄还未蔓上完整的落叶,只是为它镶了一层金边。


“哎呦我天,余沐阳你闷声干大事啊,你竞选上秘书长了?我直接震撼好吗?”池忆发来的消息。


“正常发挥。”


“那今晚晚饭你付三分之二。”


“还三分之二什么,我请了得了。”


学生会开会。


“大家好,我是学生会主席,傅永杰。今天我们有了新成员的加入,希望未来一起加油,散会后新同学都找自己的部长磨合一下。”


学生会主席和那些偶像剧上的一样,颜值高且气质好,眼神清澈,鼻梁高挺,垂下的发丝不知道能勾到多少女生的青春。


“秘书处的同学来找我就可以了。”说着,主席看了余沐阳一眼。


余沐阳盯着他的眼神,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心口突然感觉到了上升的温度。


“傅永杰……”他在纸上写着这个名字。


散会后,傅永杰带余沐阳来到了校外的一家咖啡厅,两个人相互交流着,临走时,两人站起,傅永杰注意到了余沐阳那张夹在笔记本里的纸上写着自己的名字。


“你为什么写我的我的名字啊?”


“因为……”余沐阳想了想,郑重的回答,“因为我怕把你忘记了。”


主席笑了笑,像秋天的糖炒板栗,带着温度带着真实。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嗯……”余沐阳想了想,抬头看着主席,“我问一句题外话吧,主席你多高啊?”


傅永杰显然也没想到余沐阳会问这个问题,“我啊,我一米八二。那我就先走了哈,拜拜,下次见。”


“下次见。”


窗外秋风荡漾,没人看得见它。存在有很多痕迹,笔尖划过白纸,留下一道弯曲的墨水;钉子钉到木板,会留下深深的痕迹;刀片擦到皮肤,会留下浅浅的血迹。似乎一切的一切都有自己的痕迹。它的门槛很低,却又很高。


相念的人不能相见,相爱的人只能相忘。没有什么能记得它的存在,没有什么痕迹能记录他们的永恒。但是,真正重要的东西用心灵才能看得见。光阴辗转,岁月用它温柔的手,将那一段段故事,酿成了埋藏于心口的过去,酿成了存在的痕迹。


余沐阳看到桌子上一部手机,反应过来那是主席的,他拿起,刚想去还,手指接触到屏幕,屏幕亮起,那是一行字,


有朝一日,

生者可以死,

死者可以生,

情不知所起,

一往才深。


❶出自《小王子》

❷出自席瑞

才哥影视解说
渔夫意外捡到一个神秘的怪蛋,不料孵化出可怕的生物,袭击小镇
渔夫意外捡到一个神秘的怪蛋,不料孵化出可怕的生物,袭击小镇
阿门

[渔夫]来日方长

你不过审  福特你大爷的

你不过审  福特你大爷的

甜甜严选服饰穿搭
复古褶皱拼接水桶渔夫帽一帽多带
复古褶皱拼接水桶渔夫帽一帽多带
甜甜严选服饰穿搭
复古褶皱拼接水桶渔夫帽50高倍防晒基础百搭
复古褶皱拼接水桶渔夫帽50高倍防晒基础百搭
错别字大王

参加好朋友的婚礼

单相思be一发完 ooc没逻辑 有点精神出轨 都是假的!!不喜欢也不许骂我


1.

傅韵哲跑了很久很久才终于跑到了教堂。路上堵车,林墨给他狂发微信,“再不来都结束了!”

他无奈从网约车下来狂奔。

他其实有点庆幸没看到余沐阳的婚礼,多少有点心痛的,他想。

拉开门的时候神父正在宣誓,突然被人打扰,神色不悦。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他,林墨都替他尴尬。

傅韵哲只好灰溜溜的坐到角落,“I DO”他悄悄跟池忆一起出声,只有林墨看的到。


2.

余沐阳是傅韵哲的好朋友。这么说有歧义,其实余沐阳不在乎加个最。

傅韵哲有很多朋友,伸手不打笑脸人。傅韵哲很爱...

单相思be一发完 ooc没逻辑 有点精神出轨 都是假的!!不喜欢也不许骂我


1.

傅韵哲跑了很久很久才终于跑到了教堂。路上堵车,林墨给他狂发微信,“再不来都结束了!”

他无奈从网约车下来狂奔。

他其实有点庆幸没看到余沐阳的婚礼,多少有点心痛的,他想。

拉开门的时候神父正在宣誓,突然被人打扰,神色不悦。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他,林墨都替他尴尬。

傅韵哲只好灰溜溜的坐到角落,“I DO”他悄悄跟池忆一起出声,只有林墨看的到。


2.

余沐阳是傅韵哲的好朋友。这么说有歧义,其实余沐阳不在乎加个最。

傅韵哲有很多朋友,伸手不打笑脸人。傅韵哲很爱笑,熟不熟都会满口答应。只有跟余沐阳在一起脾气才会上来,所以说来余沐阳才是真正好脾气的人。

余沐阳说要结婚的时候他并不诧异,都多少年了。余沐阳早恋对象终于修成正果,他当然祝贺。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傅韵哲锤他一拳

余沐阳揉着肩膀已经习惯了傅韵哲的一惊一乍,“怎么告诉你啊,上个月你还在出差没回来。”

傅韵哲一个工作狂第一次有点恨工作了。


3.

余沐阳和池忆跟小时候就认识,后来和池忆早恋了还天天让傅韵哲帮他俩盯梢。

傅韵哲大多数都是电灯泡的人生。

后来因为高二要交接职务认识了林墨

傅韵哲这人自来熟,每次烦了就拉着林墨组四人局。久而久之大家都嘻嘻哈哈打成一片。

高考毕业余沐阳发酒疯神神叨叨,池忆都觉得丢脸。

但是酒鬼最大,想干嘛就能干嘛。

“你是不是喜欢林墨啊!”余沐阳白皙的脸泛红,醉意明显。

“啊对对对。”傅韵哲无意和余沐阳争,顺着他的话头往下说。

“这可不行,傅韵哲你这是单相思!”林墨嚷的很大气,池忆哈哈笑

“林墨你今天不是查寝吗?夜不归宿不会有事吧?”傅韵哲装绿豆对手指

余沐阳的脸有点垮了


4.

余沐阳大三的时候还和池忆吵了一架。

池忆专业对口准备安家安徽,余沐阳想先留在北京。本来都说好了异地,结果池忆擅作主张在北京投了简历

如果余沐阳还是初三他大概会感动的痛哭流涕,可他已经大三了。他觉得毫无意义,他不喜欢默默付出感动自我的人

傅韵哲还要当和事佬,这劝劝那劝劝,之后碰一鼻子灰。

等两人和好他一定要狠狠赚他俩一笔。他翻个白眼,然后让林墨也帮忙劝劝。

“大哥,我忙着考研上岸呢!他俩还不是床头吵架床尾和,都六年了要分早分了,别耽误我行吗”林墨一顿输出直接挂了

“呸,狠心的人。”傅韵哲对着挂断的电话唾弃。

幸好池忆先低了头,余沐阳被傅韵哲敲诈的那顿在他过了实习期发了工资终于请成了。

“你妈,最近怎么样了。”傅韵哲问余沐阳

他俩还是池忆出柜早点,刚大一直接被他爸扫地出门,现在两三年了慢慢也松口了

余沐阳打算有能养活自己的资本再说,这一拖就拖到现在。

“今年先不回家了,明年看看再说。”余沐阳像没事人一样。

“池忆你把牛排给我递一下。”傅韵哲生硬的转了话题


5.

“我听余沐阳说他下个月婚礼?!”林墨打来电话声音好大,傅韵哲急忙把手机拿远了一点。

“哎呀我知道了,前两天出去吃饭听他说了。”傅韵哲还是没睡醒,闭着眼睛回答

“你怎么没点反应啊,是谁暗恋余沐阳这么多年啊!是我吗!”这次林墨彻底把傅韵哲吵起来了,傅韵哲有点心疼好不容易来的休假了。

“那我能怎么办啊,抢婚吗?余沐阳和池忆在一起多少年了,我现在和余沐阳表白真的怕池忆捅死我”傅韵哲说完还打个哈欠,揉了揉眼。

“那你也不伤心吗?看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林墨声音小下来。

“伤心有什么用啊...该伤心的这几年都伤透了。倒是你,和那个又碰到的青梅竹马好上了?你说余沐阳他爸妈要是有你爸妈一半开明,也不会拖到现在了。你要不要假扮我男朋友来一起去婚礼啊”

傅韵哲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林墨听到他提余沐阳爸妈的事就懂了。

他太难过了。


“我可是校草,前男友一大把。那个青梅竹马八字还没一撇呢,装你男朋友也行啊,回来余沐阳再问说啥,分手了?”

“他知道我喜欢女生,他不会问的。”


傅韵哲挂了电话还在想,他们没这么熟了。


6.

余沐阳爸妈到他大学毕业都没能接受自己儿子喜欢一个男人的事实,傅韵哲还天天当热心天使去做功课

效果甚微。

那天他还是路过顺便进家门去当说客,想着大无私精神,还承认了自己性取向。

余沐阳妈妈看了他很久很久才出声问他:“其实你喜欢鲨鱼吧。”

傅韵哲愣了,他还觉得自己装挺好。他也不算同性恋,他单纯喜欢余沐阳,别的男的他也不感兴趣,要不是为了劝解,他才不这么说。

余沐阳妈妈掩面哭泣。

“他喜欢谁是他的权利,但是喜欢一个同性怎么经受别人的指指点点...”这些傅韵哲都听腻了也没当回事。

余沐阳妈妈越说越急,说着说着突然没声了。“阿姨...”

傅韵哲的话停在了口中。

余沐阳妈妈晕倒在了桌子上。


7.

傅韵哲坐在病房外面手都在抖。

他打了120也做了心肺复苏,可终究无力回天。

他太蠢了,余沐阳妈妈最近血压高,心脏不好他也不知道。

余沐阳赶过来的时候傅韵哲根本就不敢看他,他间接害死了余沐阳妈妈。

余沐阳一直在问他,为什么他也出现在那里。他目眦尽裂的质问,傅韵哲发不出口。

他时常在想,最后一根导火索是不是因为自己非要透露自己薛定谔的取向。


他最后也隐瞒了,只说了去当了他俩的说客。他是胆小鬼。


后来傅韵哲就成了工作狂。

他开始有意无意的避免和余沐阳的单独见面,他害怕失望。


余沐阳池忆因为这个事分手了,傅韵哲却感受不到庆幸。

没出一两年余沐阳爸爸也走了,葬礼那天傅韵哲专门请了三天。余沐阳变化很大,从前的软骨头也能像颗松挺拔的站着,他俩已经一年没见了。

但傅韵哲也只是远远的看了余沐阳一眼。


8.

后来的事傅韵哲都是听林墨说的,他听说余沐阳池忆分分合合,听说余沐阳跳槽完 成了上次林墨开会对接的负责人,听说余沐阳现在不爱笑了比原来黑了一点...

他和余沐阳上次聊天记录是过年余沐阳发了一段看着像群发的祝福,他回了一个谢谢。


只到后来出差回来余沐阳给他当年发请帖,他装作熟稔,有点伤心就有点使力,但好兄弟是不问疼不疼的

回家做梦都是小时候的余沐阳,留个寸头丑丑的,揪着因为脾气大没人一起玩的傅韵哲说这样不好。

后来过家家因为只有两个人,傅韵哲被迫当妈妈。他趾高气昂的说就算妈妈也是大魔王!余沐阳说他春心萌动的时候傅韵哲以为他终于开窍要和自己告白了,脑子一团浆糊,还在想余沐阳是什么时候取向成男生了

他就说出池忆的名字了。


开始总想着有机会拆散他俩的,大一的时候也没这想法了。高考都拆不散我能算啥啊,想着余沐阳池忆两人幸幸福福也不错

后来他就退出了,午夜梦回总还是那个缺牙巴

他不觉得遗憾,只是有点委屈


9.

傅韵哲好怕他冲动就蹦出来一句“我反对”

婚礼之后他只能讪笑说他来迟了

在教堂办婚礼是余沐阳的手法,他太需要赢得所谓认同了,就算是虚无的上帝。


余沐阳结婚之后和傅韵哲的关系又好了很多,后来慢慢又开始回归从前。

甚至还和池忆林墨一起出去旅游了一次。


但他是个扫把星。

酒店失火,他们仨一间大床房,傅韵哲沾湿两件自己的衣服披着就打算一起走。

傅韵哲总是对待余沐阳重要的人很慌乱。

跑出去的,总好过等死。


傅韵哲轻度烫伤,林墨池忆倒是没受伤,但傅韵哲的心总是紧绷着。下来的时候消防队都来了,他着急忙慌把林墨手机带下来了。

果然余沐阳打不通电话就打了林墨的,傅韵哲把手机递了过去。

然后傅韵哲就不记得了,他终于敢放下一颗心。他好像晕倒了,好累啊,好累啊


10.

傅韵哲醒来就看林墨去滋哇乱叫护士。

“过度紧张所以晕倒了,醒了就好了,不用叫我。”被护士呲的林墨还忙着谢谢

“池忆没事吧。”傅韵哲出声才感觉到嗓子的干哑。

“他出来就有点头疼,住旁边了。你晕倒真是吓死我了。”林墨第一次这么害怕

“余沐阳在池忆那屋?”傅韵哲本来不想说的,有点羞辱

“来看了你一眼,坐的红眼航班来的,看了你一眼,那时候你还没醒。”林墨反常的没有说余沐阳的不好


傅韵哲看着自己被包成粽子的手,知道的是轻度烫伤,不知道以为手被砍断了呢

“你可别瞎动了!”傅韵哲看着林墨这样笑得前仰后合。


11.

池忆确诊肺癌了。

头疼是因为脑转移。


“太扯了,真的太扯了。”傅韵哲愣了半天才回过神。

傅韵哲很快就请了年假,没事还来陪陪池忆。

他问过余沐阳什么情况,余沐阳说发现就已经是中期了,情况好能撑个四五年。

余沐阳长出了两根白头发,时年26,风华正茂好日子。余沐阳却被拖垮,傅韵哲好恨。他替余沐阳恨上帝,这时候他宁愿相信虚无的存在有个寄托。

他这辈子的眼泪都留在了余沐阳肩膀上,从小到大,余沐阳拍拍后背,不知道谁安慰谁。


池忆剃光头的时候,余沐阳也陪了。

“我跟你说,他小学就这个发型...”傅韵哲侃侃而谈,余沐阳在旁边甩眼刀。

没一会余沐阳上班去了,整个病房就剩他俩人。


傅韵哲看池忆睡着了就在旁边回了会消息,还不都是林墨,刚想举个果盘来被拒了。

“他这么吵”傅韵哲想


“傅韵哲。”原来池忆没睡着。

“嗯?”傅韵哲被吓了一跳。

“我死了之后,你和鲨鱼在一起吧。”池忆语调平稳,都看不出将死之态

他也没给傅韵哲回答的机会,“你喜欢鲨鱼全世界都看出来了,别问我怎么知道。鲨鱼肯定不讨厌你,感情培养就成了...”

池忆的话头头是道,傅韵哲不想再听直接打断:“他不喜欢我这么多年都没培养出来,你死了就出来了?”

“他喜欢你的,傅韵哲,我很佩服你。”


12.

池忆没撑过第四年。

后期他就不做化疗了,按他话说的是反正做不做都疼,还不如把钱用在快乐上。

后来酒店都订在离医院近的地方,余沐阳还把工作辞了。

傅韵哲现在都线上办公,跟池忆爸妈倒是混的挺熟。

葬礼那天放的是池忆最喜欢的蓝调,傅韵哲短短三十年只去过三场葬礼,都关于余沐阳。


年底是余沐阳的三十岁生日,只有傅韵哲林墨一共三个人

余沐阳在池忆死后一切精简,少了很多花里胡哨。


偶尔会在忌日一起去看看池忆,一个活生生的人也变作一块冰冷墓碑。

其实余沐阳眼圈也会红,只是他从来不流泪


余沐阳变成不苟言笑的人,看起来很凶。

傅韵哲也有尝试谈过恋爱,短短三个月就无疾而终。他想可能真的一辈子都栽在余沐阳手里了,还是心甘情愿的。


偶尔余沐阳会顺路接他下班,同事还问他是谁。

“朋友。”傅韵哲看着永远年轻。


13.

林墨和他青梅竹马分分合合800次,连傅韵哲都记住了他名字

“这是干嘛?要和孙亦航结婚了?”傅韵哲看两人正襟危坐就觉得好笑

“我是想劝劝你天涯何处无芳草,咱都快三十五了对吧。”林墨说话很欠打

“我就是没法春心萌动啊,你上次让我去相亲那个张书涵我也相了,这不处仨月还是白玩吗。”


“可是余沐阳从来没爱过你,你还记得那次火灾他打来的电话吗?他没有问你一丝一毫,你为什么不能去找自己的新生活啊。”

林墨大抵是急了,孙亦航一直拉着他才没有失态。

“我知道了,谢谢你林墨。”傅韵哲的话透着几分释然

“你真是贱啊,知道他不爱你还要继续浪费自己的时间。你觉得你很伟大吗?”

林墨开始口不择言,他好想骂醒傅韵哲。


但傅韵哲冥顽不灵,非一日之寒。


14.

“林墨,你是不是说谎了?”

孙亦航倒不在乎林墨种种,他只是奇怪在这种事上,有什么可值得说谎

“谁爱谁真的比自己快乐还重要吗?”

林墨驴头不对马嘴的反问他。


林墨拿到手机,烫人的紧。

他赶紧开了免提,池忆扶着傅韵哲,没过几秒傅韵哲就瘫软无力的倒在池忆身上。

林墨一双眼都关注着傅韵哲,那还有耳朵听余沐阳说什么。

“喂林墨!傅韵哲有没有事!”余沐阳的怒吼把他拉回现实

“他没事。”林墨也对着手机喊

“没事就好...”余沐阳一直小声念叨。

当时林墨关心则乱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只到过了几天他才迟缓的发现余沐阳怎么都没问池忆的事。


为此他还专门在余沐阳到的第二天约他出来了一趟。

他很直白了当的问余沐阳爱傅韵哲吗。

余沐阳也是很久才回应:“喜欢啊,我最爱他了。”


余沐阳和池忆是命定的缘分,是分不开的爱侣,是注定般配

但余沐阳和傅韵哲是注定有缘无分,是无论如何都差一点。


余沐阳和池忆谈恋爱是有点冲动在的,后来相处中一切都对他的胃口,他天生就适合池忆。

傅韵哲是他最重要的人,也很难说出从来没恨过他的话。


但他要对池忆负责,这个世界上,有爱就足够了。

他的余生都要背负着枷锁,在爱的牢笼里被折磨,这是他欠傅韵哲的,也是他欠池忆的。


15.

傅韵哲寿终正寝,在梦里就安详的走了。

因为他此生未结婚,也没有孩子,后事还是林墨领养的大女儿黄幂一手操办。


余沐阳一身老骨头还跟在后面亲力亲为,但啥也不懂的老东西不会太受人待见。

这是他第四次参加葬礼。


回家躺床上就开始做梦。


梦到那场火灾,梦到池忆和傅韵哲是两个房间。

他二话不说踹开了傅韵哲房间的门,里面却是池忆。他头也不回的转身,看到的却是火舌舔舐并吞没

“傅韵哲!”

他好像从一开始就搞错了所有,原来他没有傅韵哲根本不能活。


泪光闪烁中他看见了小傅韵哲。

穿着女装,霸气的让他拿着可乐指环。

“现在准你单膝跪地同我求婚”小傅韵哲不可方物

“你爱我吗?”

声音重叠了几十年的光景,余沐阳再次说出口。



“笨蛋,我怎么会不爱你啊”

亘古神剧
渔夫救了只会说话的王八,不料它竟是千年龟仙,为报恩将女儿嫁他
渔夫救了只会说话的王八,不料它竟是千年龟仙,为报恩将女儿嫁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