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渗透之c菌

28483浏览    22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3-31 14:14
绘梦Aluih

第二弹!!!

这次不只是yygq还带了奇美拉散人cc和岚少!!!

画的好累..!

第二弹!!!

这次不只是yygq还带了奇美拉散人cc和岚少!!!

画的好累..!

兀年

纯黑

卷毛

小绝

闻香

陆夫人

散人

老E

C菌

都是草稿,私心去掉了眼镜…………港真一周内我真不想再画头了…………

纯黑

卷毛

小绝

闻香

陆夫人

散人

老E

C菌

都是草稿,私心去掉了眼镜…………港真一周内我真不想再画头了…………

霁月はしゆうがすきき

用止牌模板画了好多喜欢的b站up主xx

p2是标了id的( xx

会不会出现  十 四 厨 狂 喜   呢(小声

然后再留留

这里是甜品!///// 

这里是咖啡杯!///// 

用止牌模板画了好多喜欢的b站up主xx

p2是标了id的( xx

会不会出现  十 四 厨 狂 喜   呢(小声

然后再留留

这里是甜品!///// 

这里是咖啡杯!///// 

蒸沏小兔-

摸了一下下(……?)

我猜最后我肯定会自己印着玩(? cp向的放后面了 上海zoo➕了一个CC(?

摸了一下下(……?)

我猜最后我肯定会自己印着玩(? cp向的放后面了 上海zoo➕了一个CC(?

羽黯

#5.11#C菌生日快乐!!!

你是最帅的C菌,也是最美的王兰花秀丽!

【C菌是唯一一个能让我弯的人了~】

#5.11#C菌生日快乐!!!

你是最帅的C菌,也是最美的王兰花秀丽!

【C菌是唯一一个能让我弯的人了~】

阡霂然云籽_

开了个吊带袜描图集
大概会在4月里发布
先丢6张破图先【bug巨多注意】

从逆风笑开始就画的熟练了起来✘✘
岚少画崩了5511我明天再改乐

开了个吊带袜描图集
大概会在4月里发布
先丢6张破图先【bug巨多注意】

从逆风笑开始就画的熟练了起来✘✘
岚少画崩了5511我明天再改乐

蓝甜饼🍪

[幻花/末世]阴阳怪气特种队④

生化危机(丧尸)pa,唯一cp幻花,其他cp由心证。

是沙雕末世,上篇以及详细设定戳目录。

请勿上升真人!!


昨天说的大惊喜就是 @百里白 太太给画了图呜呜呜呜!超级好看!我都没词夸了大家快去康!太太您以后画啥我写啥!


 


 


简单介绍下职业,某幻:队长 花少北:突击手 老番茄:侦察兵 蕾丝:狙击手 boy:机枪手


 


 


 


 


 


正文:


 


自从丧尸病毒爆发,两年以来第一次的,他们的队长倒下了。


 


老番茄赤红着双眼,疯...

生化危机(丧尸)pa,唯一cp幻花,其他cp由心证。

是沙雕末世,上篇以及详细设定戳目录。

请勿上升真人!!


昨天说的大惊喜就是 @百里白 太太给画了图呜呜呜呜!超级好看!我都没词夸了大家快去康!太太您以后画啥我写啥!


 


 


简单介绍下职业,某幻:队长 花少北:突击手 老番茄:侦察兵 蕾丝:狙击手 boy:机枪手


 


 


 


 


 


正文:


 


自从丧尸病毒爆发,两年以来第一次的,他们的队长倒下了。


 


老番茄赤红着双眼,疯了一般拎起枪就想从掩体冲出,被蕾丝拦腰死死抱住;中国boy一条弹链打空终于又放倒一只舔舐者,他一脚踹开机枪拔出冲锋枪就向花少北和某幻的方向奔去;花少北……


 


花少北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周遭的喧嚣对他来说似乎通通成为背景音,他只知道站在原地,双眼紧紧盯着躺在围墙下的身影。


 


起来啊,某幻,你怎么不动啊。


 


快点啊,别开玩笑了。


 


你倒是睁眼啊…直到眼泪流到唇边,味觉受到刺激的花少北猛打了一个激灵,才意识到自己浑身都在发抖。一声失了控的呐喊从喉咙中挤出,他就这么形影单只地冲向了正在向某幻围拢的两只舔舐者。


 


“花少北!!”


 


“轰隆隆——”一道破空声传来,正准备发起致命一击的舔舐者突然发出凄厉的惨叫,身上暴起朵朵血花。原本还在死命挣扎的老番茄突然停止了动作,抬起头向上看去——


 


一架战斗机正从硝烟中冲出。它快速盘旋一圈,很快又冲着舔舐者进行了新一轮射击,两头怪物哀嚎声不断,在密集的弹雨下却无力反抗,渐渐僵住了身体,不动了。


 


战斗机滑翔了一会,停在了空地中间的巨型花圃中,成功地把花圃里疯长的野草点燃了。


 


老番茄:“这本来是我预留出来种菜的——”


 


“啊这个…烧干净了肥力更旺嘛。”战斗机舱门打开,走出来一个英姿飒爽的姑娘。她单手解开头盔,冲一行人敬了个礼。


 


“B军事基地,c队向各位报道。”


 


 


“我是c君。”


 


————————————


 


c君的战斗机中有全套的医疗设备,某幻的伤万幸没有伤及内脏,在妥当的固定和包扎下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有点低烧,此刻呼吸均匀,似乎陷入了沉睡。


 


一行人清理出了一栋别墅暂住,此刻都围在一个卧室内,某幻躺在大床中央,其他人完全没有形象地横七竖八歪在床上,看向唯一一个站着的c君。


 


CC:这真的是B军事基地那个传奇特种部队?我真没遇到冒牌货?


 


c君也是曾经B军事基地的一员,隶属c队,可在两年的动荡之下整个小队只剩下她一个人。据c君所说如今B军事基地已经重新建立起来了,正在着手于在各省建立人类据点,她这次来Q市就是来踩点的,没想到遇到了阴阳怪气特种队。


 


这个想法与阴阳怪气不谋而合,几个人自然举双手赞成。正当几个人谈论是先种番茄还是先种玉米的时候,实在跟不上几个人跳跃思维的CC无奈地一转头,看到了一直待在一旁安安静静没有发言的花少北——还有某幻。


 


花少北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干净的毛巾和热水,此刻正在把毛巾敷到某幻的额头上。他眼眉低垂,静静地坐在那里,仿佛与其他人隔绝开来,整个世界只剩下他和某幻两个人。


 


CC:?我好像与这里格格不入。


 


————————————


 


某幻的伤确实不轻,可除了CC,其他人对某幻这次负伤似乎看的很开,准确点说,是拥有迷之自信。花少北虽然忙前忙后大喇叭一直响个不停,可在蕾丝提议出去搜刮物资的时候他响应的最积极,四个人轰隆一下全部挤上车,还试图邀请C君和他们一起。


 


“…某幻不是还没醒吗?这么走真的没问题?”C君觉得三观都受到了颠覆。


 


“没问题没问题!我在床旁边留了字条,他醒了就看到了。”中国boy自信地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其他人也纷纷点头,C君信了。


 


然后在回来之后看着床头柜小卡片上boy那狗爬一样的“某幻!老番茄说你醒不了了我们把你丢在这了哈哈哈刺不刺激!”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


 


虽然boy最后被得知卡片上真实内容的蕾丝削了一顿,虽然最后他们的人类据点真的建立起来了,虽然最后这个据点还成了z国最大的据点之一,C君对这只队伍的担心还是一点都没减少。


 


在很久很久以后,C君和阴阳怪气特种队彻底混熟了之后,坐在据点的最高楼顶欣赏风景时,她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困扰她很久的问题:“说真的,你们当时对某幻就这么自信啊?”


 


几个人对视一眼,随后齐齐爆发出笑声。


 


老番茄抹一把脸,“马哥是断了条胳膊都能完成任务的人,他要是一巴掌就挂了绝对当不上队长。”


 


花少北大嗓门嚷嚷个不停,“他哪敢死?他要死了我们四个准完蛋,到时候地府一见面还不得给他揍成活的!”


 


最后发言的是某幻。“如果我醒了真的有那么一张字条,那肯定是开玩笑。我只要再睡一觉绝对会有免费晚餐送上门是不是啊猩猩哥?”


 


中国boy立刻战术性后仰。全场爆发出大笑,C君满意自己听到的答案,话题立刻热热闹闹地转移走,某幻却并没有立刻参与发言,而是带着微笑视线挨个看过每个队员的脸。


 


平常说话没个正经,关键时刻却靠谱的很。


 


这些人的字典里没有“放弃”这两个字,也不会有“退出”的游戏按钮。


 


C君注意到某幻的眼神,望着吵吵嚷嚷的一群人,心里泛起一丝苦涩,然而更多的却是高兴与释然。在很久以前,自己也拥有一支这样看起来没个正形却格外团结的队伍。


 


或许,这就是团队。


 


这就是阴阳怪气。


 


 


 


 


 


 


TBC


 


 


声明一下本章开头北子哥并不是那种一崩溃就什么也不管拖累队友的人!这个队伍确实一直是大哥在撑着,某幻也是花少北最依赖的人,意外重伤,虽然之后心态调整的好的很但当时肯定会崩溃。


他冲过去的时候,手里最后一颗手榴弹还在的。上章提到过。如果没有CC赶过来,为了某幻他真的会使出同归于尽打法。


花大傻子真是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啊!


 


 


最后,花大杀手提醒您:过除夕,吃水饺,勤洗手,戴口罩,不然把你头崩掉。


扶犬山港
我……lo上忘了放😂😂土下...

我……lo上忘了放😂😂
土下座

C菌我爱你

你天下第一帅

我……lo上忘了放😂😂
土下座

C菌我爱你

你天下第一帅

银弹子

B站up主补完计划!(遥遥无期)
总之先画了三怂 ੭ ᐕ)੭*⁾⁾

B站up主补完计划!(遥遥无期)
总之先画了三怂 ੭ ᐕ)੭*⁾⁾

清蒸枫叶糕

【璃C】昵称

前言:

本文我想让观感好些,而且时间不允许细化,就分了四个片段。

这篇文可能老粉才能看到很多真情,其中也表达了我对她们的喜欢。

很庆幸,这世间有一个C菌,有一个莫璃,有一种感情叫C菌和莫璃。

我永远爱她们。

以上,正文放出。

……

(一)

C菌发微博时,总是会用各种各样的昵称代指一个女子。

什么某人,云医生,那谁谁谁……

喜欢她们的人心知肚明。

打开评论,输入回复,或许毫不客气的戳穿,或许心潮澎湃的附议,也许略有不同,但无论是戳穿者还是附议者,脸上都带着慈祥和蔼的姨母笑。

因为她们实在美好。

“……嘿嘿。”

看着这样或那样的评论,C菌咧嘴一笑,转过身同背后的人儿说道...

前言:

本文我想让观感好些,而且时间不允许细化,就分了四个片段。

这篇文可能老粉才能看到很多真情,其中也表达了我对她们的喜欢。

很庆幸,这世间有一个C菌,有一个莫璃,有一种感情叫C菌和莫璃。

我永远爱她们。

以上,正文放出。


……



(一)

C菌发微博时,总是会用各种各样的昵称代指一个女子。

什么某人,云医生,那谁谁谁……

喜欢她们的人心知肚明。

打开评论,输入回复,或许毫不客气的戳穿,或许心潮澎湃的附议,也许略有不同,但无论是戳穿者还是附议者,脸上都带着慈祥和蔼的姨母笑。

因为她们实在美好。

“……嘿嘿。”

看着这样或那样的评论,C菌咧嘴一笑,转过身同背后的人儿说道:“每次我说那谁谁谁,他们都认得出来耶。而且从第一次说他们就认出来了!牛逼!”

“……”

……到底为什么会认不出来?

莫璃“啪”地把手上的书合起来,下颌抵在书皮上,心想虽然有点麻烦,但今晚要不还是炖个鱼头汤给身旁那个巨巨补补脑子吧。

她是想到就做的人,行动能力极强,可就在她放下书准备起身更换衣服出门时,不远处射来的强烈视线束缚了她的动作。

“……干嘛?”

“你要去哪里?”

C菌趴在沙发靠背上部,望着莫璃,歪了歪头。

“买点鱼,今晚给你炖汤。”

“鱼汤?!好哇好哇!我还要吃福建人!”

“你现在出门,一个小时内给我抓一个福建人回来,没抓到的话你今晚就呆阳台吃风。”

莫璃倚靠在墙边,皮笑肉不笑的望向C菌。

“我在中国还有可能抓到……”

吐吐舌头,目光落在堆在客厅桌子上的奥利奥包装袋,C菌突然想起昨天她们似乎把超市逛了个遍。

“璃璃,昨天买的鱼还没用吧。”

“啊……对哦。”

不用出门,倒也省事了。

忽觉轻松,莫璃舒了一口气,先是从冰箱里取出新鲜的鱼,随后挽起衣袖,握刀开始处理。

咚。

每切一刀,菜板和刀刃齐鸣,发出沉闷的响声。

但这并不代表它们可以掩盖C菌的脚步声。

“……”

眼角余光略微一扫,莫璃挑眉淡笑,收回目光,轻声道:“你现在就像那个‘逐渐靠近’的表情包。”

“你太好看了!我就喜欢看你!”

“你可拉倒吧。”

时不时畅谈,时不时互损,两人沉浸其中,并不觉倦。

(二)

“呼……”

剥除细小的鱼刺是一个麻烦且无聊的过程,在C菌跑去泡咖啡时,保持手上动作,莫璃不自觉开起了小差。

记忆回到她决定出门之前。

那谁谁谁……吗?

仔细想想,她发现自己好像没有给C菌起过任何的专属昵称。

虽然偶尔会在那人犯蠢时叫她SB就是了。

起一个比较好吗?但好像没什么必要?

只稍微纠结了一下,她将鱼头放入锅中,任由热气翻涌。

嘛,之后再说吧。

“哼~♪”

不知何时回来了的C菌捧着一杯咖啡坐在厨房边上。

目之所及,是她的天下。

手指纤长白嫩,腕部从解开的袖口裸露出来,透着惹眼的骨感美。

能吃不胖的村长长……她们是这样说的吧?

她动动鼻尖,将充盈于整个屋子的香气吸入肺腑。

C菌喜欢鱼的鲜香,但要说最爱的,应当是眼前人的温柔香。

“哎莫大厨,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哪句?”

莫璃盖好锅盖,擦干了手过来,接过咖啡喝了一口。

“那个什么白手煮浓汤?”

“……”

莫璃险些把咖啡全部喷到C菌脸上。

“是‘素手做羹汤’,傻子。”

“诶……”

C菌闻言,眼睛睁大了些,一脸的不可思议。

“做什么?就是这句话啊?”

“不……你第一次叫我傻子,有点新鲜。”

“什么鬼……?不懂你。”

“呐呐,再叫一次!”

“……”

莫璃沉默片刻,再喝了一口咖啡,悠然开口。

“SB.”

“……喂!”

(三)

“莫莫!你看这个!”

“等一下,差不多了,你先摆下餐具。”

这是今天的第几个称呼了?

暗自佩服C菌创词能力,莫璃揭开锅盖,取了一块豆腐,横切两刀,竖切三刀,悉数丢进锅内,等了大约两分钟,又将炉火关闭,以余温煨汤。

中午吃的是海底捞,由于两人毫无悬念的吃撑了,因此晚上单单就着汤吃汤料也不错。

“有破绽!”

捧着碗从莫璃身边经过,C菌眼尖,她空出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替身边那人将垂落于两鬓的发丝绾到耳后,随后快步跑路。

“你这个很迷你知道吗?”

莫璃笑了,抬着锅从厨房出来,觉得脸上似乎有些热,大概是炉火熏的。

“你快坐下,来看东西。”

“是是是。”

她们并肩坐下,电脑被推至两人中间。

鱼汤滚热,盛在碗中,轻吹两口,稍凉后,小心啜饮。

喉间温润,回味悠长,是令人满意的结果。

“为什么……要看我们直播的录播?”

“这叫回忆生活!你懂个屁!”

“你懂个屁!”

“噢……错了……”

点开一个个视频,又将点开的视频悉数看完。

桌上放置的东西时有变化,比方说晚餐用的餐具换成了零食和饮料,零食和饮料后来又被热牛奶替代。

对话由多变少,再到相对无言。

“……”

“……”

陷进去了,出不来了。

黑魂3中,衣袂翩跹,自信地提剑同入侵者战斗的满级大神。

悟性极高,在战斗后点出跪拜姿态,诉说崇拜之情的可爱萌新。

【莫大神!】

【嗯嗯。】

风之旅人中,世界无边,足尖画沙,绘出爱意。

温柔女声,态度坚定。

永远守护,决不食言。

【C菌她真的很好。】

【作为一个问心无愧的人,我会一直站在她这边。我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抹黑她的。】

看门狗中,污水侵扰欢乐,直播中突如其来的怒吼,史无前例的心情波动。

【敢骂我莫璃?!滚!】

胡闹厨房中,身残志坚的蹩脚厨师,拿着灭火器喷洒烟花的疯狂厨师,满脑子把对方推下台的,貌合神离的搭档。

【我们别做了哈哈哈哈哈……休业吧……】

【哎呀这个菜有杀虫剂的味道……】

……

回忆交织重叠,一口温牛奶入喉,热了眼眶。

“很晚了,睡觉吧?”

莫璃突然掩唇呵欠,随即偏过头去,快速收拾好东西,起身前去清洗。

桌面上只留下一张干净的餐巾纸。

“……嗯,好。”

C菌拿过纸巾,于心里说了谢谢,她胡乱地抹了一把脸,在莫璃洗好东西后,凑到边上,挥手互道晚安。

咔。

两扇门关上,一天中难得的个人空间。

心绪难平。

细想今日种种,莫璃敛眉沉思片刻,转瞬笑开。

哪里需要什么特殊的昵称。

她是C菌认识的莫璃,她是莫璃认识的C菌。

如此便好。

(四)

【你睡了吗?】

在床上辗转难眠的C菌很快发现了在黑暗中发亮的手机。

【没呢,怎么了?】

【没,我就问问。】

“什么鬼啦。”

即便是这般无厘头的对话,也能让她从中品出几分舒心的暖意。

还是睡觉吧。

盖好被子,强行打出一个告诉身体【我已经累了】的呵欠,她闭上双眼——

叩叩。

“?!”

轻缓的叩门声,只可能来自一个人。

毕竟这个房子里没有什么Lisa。

“啊不用来开门了。”

莫璃靠在门边,头微微仰起,笑意依旧。

“我就想来说——”

“爱过!”

“你闭嘴!”

好不容易酝酿好的气氛一时间又欢乐起来,换做是谁都会很想进去揍C菌一顿。

“咳。”

清了清嗓子,莫璃复而说道。

“晚安,傻子。”

最后两个字的咬字极轻。

“晚安……璃璃。”

幸识。

Sin
突如其来的脑洞。 三个白发红瞳...

突如其来的脑洞。

三个白发红瞳的大可爱!

别问我这个姿势是什么xx

都是2.5次元的天使们!

c菌和mafu已经陆续露全脸了!

羽毛还会远吗!!

答案是会。|;ω;`)

(c菌帅得像男孩子。mafu漂亮得像女孩子这样真的正确嘛xx)

(身高不对x)

(什么时候羽毛也去染个白毛(搓搓手(别想了不可能x

突如其来的脑洞。

三个白发红瞳的大可爱!

别问我这个姿势是什么xx

都是2.5次元的天使们!

c菌和mafu已经陆续露全脸了!

羽毛还会远吗!!

答案是会。|;ω;`)

(c菌帅得像男孩子。mafu漂亮得像女孩子这样真的正确嘛xx)

(身高不对x)

(什么时候羽毛也去染个白毛(搓搓手(别想了不可能x

棱山陵水

[游戏up主x你]无题。

游戏区up主x你

ooc肯定的

因为我又没接触过真人[被打]

散人/优瓦夏/C菌/岚少

[逍遥散人]

    “最强大脑被淘汰了呀...?”

    “都说了不很在意这些事情啦,虽然很遗憾,没事!”

    散人抓抓蓬松的乱发,点开了电脑的开机按钮。你充满疑惑的看着他,他别头看向你,等待电脑开机。

    “嗯?怎么了?”

    “散人不是说了要休息几天吗?”你伸手想去关了他的电脑,被他急急忙忙的推开了。“咳,这个嘛。嗯......

游戏区up主x你

ooc肯定的

因为我又没接触过真人[被打]

散人/优瓦夏/C菌/岚少

[逍遥散人]

    “最强大脑被淘汰了呀...?”

    “都说了不很在意这些事情啦,虽然很遗憾,没事!”

    散人抓抓蓬松的乱发,点开了电脑的开机按钮。你充满疑惑的看着他,他别头看向你,等待电脑开机。

    “嗯?怎么了?”

    “散人不是说了要休息几天吗?”你伸手想去关了他的电脑,被他急急忙忙的推开了。“咳,这个嘛。嗯...一会就好,直播开始要开的。”

    “散人先开了游戏再开直播会很麻烦哦,真的没问题吗?”

    他挂着爽朗的笑容,敲敲键盘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鼠标不知道在点些什么。最后你看到了他在和优瓦夏激情飞昂的打挑战书,你无奈的笑笑。

    “没事,不用开直播间。”

    “那散人不直播啦?我还以为你要直播呢。”你尴尬的笑笑。

    “当然要直播。”他昂头看看站在他旁边的你。

    “这不,有一个看客吗?”










[千本优瓦夏]

    散人又开始和优瓦夏挑战了,优瓦夏平静无比的打了几个字,发出去“我已经好了。”

    你坐在旁边乖巧又可爱,看着常年戴口罩的优瓦夏终于摘下了口罩,呼出几口热气。认真的等待散人宣布开始,Iw他可是信心满满。

    “优瓦夏,一下就过关了呀!真厉害!”他瞥眼看了看你,手指突然摁下了跳跃键,撞在了尖刺上。他低头,调整状态了好一会,才抬头继续闯关。

    最后你在他的手机屏幕的便签上面才发现他打的字—谢谢,你也很厉害。—你对着他笑笑。

    又碰刺上了,他有些烦恼的挠了挠耳朵。

    但你始终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说你也很厉害这句话,所以你在他通关后戳了戳他的肩肉。“所以优瓦夏是什么意思呀?!”

    “你很厉害的...字面意思。”

    他看着你疑惑的神色,继续打起字来。—我能那么快过关都是因为你—










[渗透之C菌]

    “cc——唔,豆腐的dlc打通了没?”你坐在她旁边闪着眼睛看着她,她敲敲桌子无奈叹口气“啊,中间原本可以靠走位绕开的,但是走位失误多扎了一刀。哦,f....”她发出一个字母的音节后迅速把声音收了回来。

    “啊,那还真是有点可惜呀。”

    “但我还是过了,走位后期补回来了!”

    “cc真厉害!话说你有打手雷包的吗?”

    “有啊,但手雷真的不够用也不好用,还不如小刀。”C菌点开了第二个dlc。

    终于通关了第二个dlc。

    她搓搓手给自己鼓起了掌,你看着弹幕刷[CC开心的拍起了肚皮]有些好笑,一直处于沉默状态的你不禁笑出了声。

    “怎么了?”

    “你的粉丝们都好可爱呀。”你小声对着她说。

    “是啊...都很可爱呢。”

    她迅速的的把麦关上。

    “特别是你。”









[泪腺战士]

    你有些生气的看向她,鼓着腮帮子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愣坐在原地。“别生气了啊...”

    “能不生气吗?”你抬头看眼她“又不好好照顾自己,特意让我心疼是吧?”

    “没有,不是...啊,底特律的视频还没录好,你要不看我玩?”她拿起来手柄疯狂拍拍自己旁边的空位示意你坐下,你给她倒了杯热水放到旁边。

    “口干舌燥,多喝热水。”你简洁的给她抛下一句话“到时候别跟我说口渴了,记得准时吃药。”

    “你还真是,我感觉妈妈又回来了。”

    “要跟你盘清楚,不然到时候你又忘记了。”你一脸认真的看着她。“哦,还有呀,为什么卡拉要跳这个结局呀?”

    “有些事情吧,总是要经历的。”

    “就像我们一样。”

橡道长

做了一个C菌的live2D模型,人设参考了C菌的新衣服(很好看,但是很不好画233)不知道怎么弄GIF,就这样吧D

考虑要不要发到facerig的创意工坊

做了一个C菌的live2D模型,人设参考了C菌的新衣服(很好看,但是很不好画233)不知道怎么弄GIF,就这样吧D

考虑要不要发到facerig的创意工坊

姬姬符姬姬
没错,这就是我,有时站c璃有时...

没错,这就是我,有时站c璃有时站璃c

没错,这就是我,有时站c璃有时站璃c

Wayne_少杰
『up主们的霍格沃茨设①』狐狸...

『up主们的霍格沃茨设①』
狐狸cc狮院,谷歌鹰院w
【悄咪咪给狐狸打call】
服装全部私设

『up主们的霍格沃茨设①』
狐狸cc狮院,谷歌鹰院w
【悄咪咪给狐狸打call】
服装全部私设

风子

[c璃]5442英里(等到三年终于见面你们赶紧撒粮吧)

She's the one.

我们认识正好三年了。去年我说,肯定去找她。今年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骂着脏话告诉我什么时候去接机。不枉留学这么多年,我喜欢的女孩,说脏话的口音都是特标准的伦敦腔。

我们认识正好三年了。让那个逗x来找我显然不太现实。所以现在机场的空调快要把我吹成一条咸鱼干。此时的她似乎在干家务活收拾房间添置家具还有做饭。之前Skype聊天时也不是没看过她的房间,似乎一抬脚就能踩到键盘手柄或者衣服。如果她再不收拾的话——那就我来。

她正在靠近我。机械般的把家里收拾了一遍又一遍,打开各种游戏却统统没兴趣,她就像一颗星星拥有无穷强的引力。就像第一次约姑娘的高中小伙子一样,心脏开始不甘地...

She's the one.

我们认识正好三年了。去年我说,肯定去找她。今年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骂着脏话告诉我什么时候去接机。不枉留学这么多年,我喜欢的女孩,说脏话的口音都是特标准的伦敦腔。

我们认识正好三年了。让那个逗x来找我显然不太现实。所以现在机场的空调快要把我吹成一条咸鱼干。此时的她似乎在干家务活收拾房间添置家具还有做饭。之前Skype聊天时也不是没看过她的房间,似乎一抬脚就能踩到键盘手柄或者衣服。如果她再不收拾的话——那就我来。

她正在靠近我。机械般的把家里收拾了一遍又一遍,打开各种游戏却统统没兴趣,她就像一颗星星拥有无穷强的引力。就像第一次约姑娘的高中小伙子一样,心脏开始不甘地跳动,直到最后疯一般地跑去房间。我意识到,自己需要换衣服。

我正在靠近她。飞机上的空气让人昏昏欲睡。我不知道为什么千篇一律的云和天空在她的摄像头里可以那么美。邻座的女人向她的儿子絮絮叨叨着不要看视频了对眼睛不好。小孩转过头,才发现是她的恐怖实况。之前没见她这么勇敢啊。我还以为她看见鬼会直接把键盘丢出去打碎显示器最后跑到大街上。LOL。

再等几个小时。她就来了。我坐在家里,等着任何一个门铃然后扑过去。结果吓到了外卖小哥。从伦敦到洛杉矶,路程真远啊。不知道她有没有钱打的。等一下。我冲出门去。我不是要去接机吗。天哪,我准备好应付一大堆脏话了。

再等几分钟,我就到了。然而我只想睡觉。隔壁的小孩在经过你尖叫的洗礼后估计彻夜不眠。明明马上就能见面,我却开始强烈的想念。想念她说的每一句话,想念她做的每一件事。飞机已经开始滑行。天哪,我突然开始如此剧烈的想念。

5442英里。

我看见了她。拖着行李箱如此突然地出现在视线里。我看见她冲过来,却只能笨拙的张开双臂。

我看见了她,呆立原地然后张开双臂。然后我当然扑了上去。

如果我们都只有一半破碎的心,那这一刻,它们在胸口拼凑完整。

莫璃。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我们就像久病的人,忽然见到了阳光。

——————————————————————————————

啊啊啊c莫太甜了为什么没人写啊啊啊为什么我文笔那么差啊啊啊c菌上了她啊啊啊我要直播我要友尽合集啊啊啊。(开始狼嚎)

之后的事今天抽空写。LOL。

瞳_
从波士顿赶着来伦敦,我也没带什...

从波士顿赶着来伦敦,我也没带什么

那么,我送你一个吻吧


(c璃向,我圈地自萌,不要代入到本人,她们的关系是什么她们说了算,我就是个搞cp的)

从波士顿赶着来伦敦,我也没带什么

那么,我送你一个吻吧


(c璃向,我圈地自萌,不要代入到本人,她们的关系是什么她们说了算,我就是个搞cp的)

la.

传说,半年前本人是想画一个手书的(说白了就是ppt图片合集)

传说,半年前本人是想画一个手书的(说白了就是ppt图片合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