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渡我被身子

38.5万浏览    3962参与
即座敗走Σ(゚ω゚;≡⊃
要命 看了四季的小英雄才确定我...

要命 看了四季的小英雄才确定我本命是渡我

姐姐刺我(?有病)

要命 看了四季的小英雄才确定我本命是渡我

姐姐刺我(?有病)

Aspirin不是药

【沙雕改图】渡我抱弔弔!(๑•̀ㅂ•́)و✧

非cp向  

p2原图    感谢@某胡 提供的脑洞233

【沙雕改图】渡我抱弔弔!(๑•̀ㅂ•́)و✧

非cp向  

p2原图    感谢@某胡 提供的脑洞233

绿谷,我老公!
那个照片……是……小渡我吗?

那个照片……是……小渡我吗?

那个照片……是……小渡我吗?

阿楚是个破写文的

【新年的约会】

☆这是一个很甜的番外

☆时间线在all for one入狱后

★重点!!黑久设定!!


渡我被身子是个爱热闹的人。


这一点不仅体现在她最喜欢往人堆里凑最喜欢起哄,也体现在她对各种节日的热衷上。

比如今天她就很开心地提出了聚会的建议。


“弔!弔!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办一个paty吗?”

“不可以。”

死柄木弔蔫蔫地躺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回答渡我被身子的问题。

“弔,只是一次失误而已,别不开心啦!笑一个啊!”

大概是死柄木弔的颓废令渡我被身子极度不满意,她跑到死柄木弔十二点钟方向,把脸伸到死柄木弔的面前,眼睛对眼睛,自认为很可爱地扮出星星眼。...


☆这是一个很甜的番外

☆时间线在all for one入狱后

★重点!!黑久设定!!



渡我被身子是个爱热闹的人。


这一点不仅体现在她最喜欢往人堆里凑最喜欢起哄,也体现在她对各种节日的热衷上。

比如今天她就很开心地提出了聚会的建议。


“弔!弔!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办一个paty吗?”

“不可以。”

死柄木弔蔫蔫地躺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回答渡我被身子的问题。

“弔,只是一次失误而已,别不开心啦!笑一个啊!”

大概是死柄木弔的颓废令渡我被身子极度不满意,她跑到死柄木弔十二点钟方向,把脸伸到死柄木弔的面前,眼睛对眼睛,自认为很可爱地扮出星星眼。


“蠢货。”


死柄木弔冷漠地闭上了眼睛。


平时的死柄木弔令人难以理解,他的行为举止都充斥着疯狂的意味。

俗话说正常人千篇一律,而疯子却各自有各自的疯法,谁能理解一个疯子的想法

正常来讲,敌联盟等人甚至黑雾对死柄木弔的想法都不太能参破,然而今天的死柄木弔却意外的很好理解。


浑身上下都写满了“烦躁”、“暴郁”、“不安”一类的负面情绪。

就像炸药包上一点火星,好似摇摇晃晃轻易可灭,实则随时可能引爆火药。

——也可以理解,all for one的入狱对死柄木弔的打击巨大,这个二十岁的巨婴依赖甚至依恋他的老师,在此之前,无论死柄木弔失败多少次都有老师为他处理后续,就如同all for one所说的,这些失败就当做是磨刀石。

游戏的失败是为了给人物堆经验攒金币,对于死柄木弔而言,game over只是代表下一场游戏预备开始。

那么老师的入狱就好比销号重新开始,哪个玩家能够接受。

“哎呀,黑雾!他不理我。”渡我被身子嘟嘴,“生气啦?”

“渡我小姐……”黑雾无语。


“怎么了嘛?”

小姑娘理直气壮地反问,骄傲地抬头挺胸,完全没意识到敌联盟里气氛的僵硬,或者说察觉到了,但是由于她不在乎,所以她还是我行我素。

黑雾无奈,眼睛扫过沉默的众人,最后选择无视渡我被身子的行为——反正,渡我也是好意……对吧。

没办法,制得了渡我被身子的人还没回来。


“不要生气啦,弔。”

渡我被身子很不识趣地伏在死柄木弔耳边,叽叽咕咕说了几句,然后很期待地看着死柄木弔。

然而死柄木弔一动不动,安静如鸡。

“真冷漠。”渡我被身子摇头晃脑,拉长声音吐槽。

“算了算了。”渡我被身子叹气,“那我出去了。”

小姑娘贝雷帽往上一搁,口罩一拉,捣拾捣拾就踏着欢快的小步伐出门去了。

俗称,没心没肺。


她走后没多久,deku就从后门进了庭园,白大褂还没来得及脱,身上残留有血腥味,应该是刚刚从手术台上下来。

正规医院的手术当然不会任他来去,正经上班族有上下班时间,地下医生却不受束缚,deku脸嫩——当然岁数也小,现在跟随几个医生学习,很少参与敌联盟的行动,但他是死柄木弔的师弟。


字面意义上的那种。

他是死柄木弔的利刃。


“我知道了。”

deku站在死柄木弔身边,低头看着他,动作站位都神似刚刚那个女孩。

“老师交代我的事情需要时间去做——接下来,弔,好好想想你的不足吧。”

“我们都还需要成长。”

墨绿色的瞳孔空洞木然,他看着死柄木弔面罩缝隙间的猩红眼眸,脑海里无可抑制地想起了曾经另一个红眸的“朋友”。

“嗯。”死柄木弔应道——“那个小鬼和你差不多大吧?汪汪叫的那个。”

“是。”deku抬头接过了马格姐递过来的烟,颔首道谢。

“我要叫他去死。”死柄木弔低沉沉说道。

deku指尖一顿,然后把卷烟夹进耳后,他还没有学会抽烟,没学会不动声色。


“那就去做吧。”

deku无趣地点头,正想找个什么理由离开,恰好,备注“疯狗”的电话打了进来。

——“deku!出来玩吧!我在外面哦!”

“……好。”

说完,deku挂了电话,反正待会那个女人肯定会把地址发过来。

“那我走了。”他换了件外套,抓抓剪得很短的头发,帽兜一拉,挥挥手也走了。


deku对这种破事从不多插手,也懒得说些什么。

难不成还要他安慰死柄木弔?

说实话,deku觉得自己更需要安慰。

在他们把爆豪胜己抓回来的一瞬间,毫无防备的deku和爆豪胜己对上了一眼。

那个瞬间,deku已经可以肯定。

——咔酱,绝对看见他了。


怀着复杂的心情,绿谷出久还是去赴了渡我被身子的约,他从来不食言,但是在看见渡我被身子的瞬间,绿谷出久的心情更加复杂了。

“deku,你的表情好像在说:你也很喜欢我今天的打扮?”

渡我被身子戴着齐肩的黑色假发,穿着规规矩矩的红色和服,甚至连平时疯疯癫癫都笑容都收敛了回去,低眉顺眼挽起绿谷出久的手,笑道。

“哦……哦哦。”绿谷出久想抽回手,如果是平时渡我被身子敢这样做,少不得被绿谷出久无视,但偏偏对着这副乖巧样子的渡我被身子,绿谷出久意外的软和了态度。

“……嗯?”渡我被身子眨巴眨巴眼睛,湿漉漉看着绿谷出久,看着少年面皮烧红,看着少年讪讪尬笑,看着少年扭开了头。

“哈~果然,deku你喜欢这种看起来清纯又可爱的风格吗?是吗是吗?”

渡我被身子眼睛放光,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贴着绿谷出久的耳朵窃笑。

“……去吃饭?”

绿谷出久想了一下在大街上和渡我被身子吵起来的后果,然后黑着脸选择了沉默。

“对对对——我提前订了情侣座哦!”渡我被身子兴奋地踩着木屐,拉着绿谷出久往人群里挤,两个人贴在一起,她的脸红得像打了过量的胭脂。


“真好啊完全没想到deku会答应人家出来玩呢还以为你和弔一样——不喜欢热闹呢~”

“很开心很开心啦我最喜欢dwku渡我选了很好的地方,希望你也喜欢。”

“吖,好挤——那边是在卖糖葫芦吗?!卡哇伊!”


女孩自己叽叽咕咕了很久,扭头看看绿谷出久,犹豫了一下,扯着绿谷出久的袖子,讨好地笑笑:“那个呢……渡我可以叫deku的名字吗?——是为了安全起见!之前的事情——闹得那么大,我们两个人都有被登记在册是吧?”

“……可以。”绿谷出久觉得渡我被身子说得还算有道理,至少比之前那些疯疯癫癫的话有道理。

“那……我是,咎日美子,你好啊~久。”

她红着脸,结结巴巴自我介绍,喊心上人的名字时,沙沙的嗓音都不由得脆甜了几分。


哦,咎日美子。

绿谷出久很明智地过滤掉了那一声显得太过于亲密的“久”。

渡我被身子一向很会演戏,换身衣服,换副笑容,她就可以伪装得天衣无缝。

假如不是绿谷出久亲眼见过渡我被身子的真正面目,他都要信了“咎日美子”的存在。

“老板娘!好久不见啊,今天请和以前一样,只不过要双人份的,谢谢。”渡我被身子拉着绿谷出久进了一家小店,这是一对夫妇开的餐厅,没有菜单,但是回头率极高,服务态度也很热情。

“美子,你来啦?——这位是……美子的朋友吗?”老板娘亲切又热情,满脸“我懂了”的笑容。


哎呀,就说美子怎么会订双人座呢?原来是恋爱了呀。


“嗯,我的同学。”


老板娘觉得自己已经懂了,看到渡我被身子羞涩的笑容后则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哎呀~年轻真好啊。

“请二位上二楼。”

“嗯,辛苦您了!”


渡我被身子拽着僵硬的绿谷出久转身,低声细语:“不可以露馅哦!是你答应渡我出来玩的,不可以扫兴哦。”

“……知道了。”


老板从后厨走出来正好看见他们转身上楼,脸色一变:“老婆,那,那是美子同学吗?”

“是啊。”

“那美子身边的那个怪小子是谁啊!”老板眼睛瞪大,惊讶极了。

那个男生耳后夹着烟,眉角有一条细小的血痕,看上去就阴沉沉的不好相处——一看就是那种不好好上学,逃课打架喝酒抽烟什么坏事都做的不良少年!

咎日美子和他们夫妇认识很久了,他怎么忍心看见这株水灵灵的小白菜被糟蹋了啊!

老板娘对老公的想法了如指掌,啧啧两声,极其不赞同老公的落后思想。

“老公啊,你不可以有偏见的!我看那个孩子就和美子挺合适的,长得白白净净,哪里不好?美子喜欢就很好了。年轻人嘛~”

“可是——!”

“没有可是。”


是的没错,在外人眼里他们两个人就是学习委员和不良少年的奇怪组合。

这一段时间以来,欧尔麦特退隐的消息铺天盖地,绿谷出久回避信息那么久,也是第一次长时间出门,人来人往的声音让他脑仁疼。

绿谷出久已经收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目光了,也不缺老板的评价,他只想好好吃完饭,然后回去休息。


【——】

渡我被身子好像说了什么。


“?”绿谷出久抬头,表示自己刚刚没听清楚。

她甜甜地笑着,说:“晚上八点……我们吃完饭去看烟火祭吧。”

“烟火祭?”绿谷出久皱眉,他完全没有兴趣,无论是“和渡我被身子”还是“烟火祭”。


“会很好看的!而且……难不成现在你就想回去了吗?久~”


渡我被身子哼哼唧唧撒娇,“今天可是新年啊。”


原来今天是新年吗?

绿谷出久心里一跳——他不知道。

他算起来都快一个星期没出门了,锻炼、战斗、实验、学习……这些占据了他的全部生活,甚至连饭都是简单量大的营养餐,怎么可能会注意到新年的到来。


“好好放松一下吧?”

“嗯。”


然后走路一蹦一跳的渡我被身子就和满脸困意的绿谷出久去看了烟火祭——是真的很多人,他们蹲在天台边缘仰望着天空,一个兴奋地不停尖叫,一个面无表情甚至有点想睡觉。


奇怪的组合。


“新年快乐啊,久。”

“哦……新年快乐。”


在烟花落幕的时候,他们互道了贺词。


——该离开了。

绿谷出久蔫巴巴跳下来,被烟花震得麻木的耳膜突然闯入了个清晰的声音。


“啊啊啊啊~半边混蛋啊!装帅是可耻的!可恶!看本大爷的厉害!”

“喂喂喂!爆豪!不要激动啊!”

“轰君快闪开啊!”

“哈哈哈哈!!”


他回头看去时,那一群学生已经打打闹闹走远了。


“怎么了嘛?deku?”

渡我被身子扒下假发,嘴里咬着皮筋,已经在阴影处换下了和服。

“没什么。”

这已经是新的一年了,谁都会有新的开始。

失去的找不回了,也会有新的替代。





我是分割线


啊啊啊啊啊啊啊*尖叫鸡阿楚上线

这个番外真的感觉很无脑甜啦。

但是其实是想写出绿谷出久渐渐融入敌联盟是因为有这么一个神经质小迷妹的存在。

这里的绿谷出久如果有心人看,应该会发现他的话真的很少很少,就像是精疲力尽了,对生活无言以对了,所以才会有之前几章那么不近人情的黑久。

绿谷很累但还是要走下去。

我是这样想的。


说起来我真的不容易啊,接下来要去赶全职同人的新年番外啦!

喜欢这篇文的小可爱点个关注?红心蓝手我也照收不误哦!我超级贪心的!


最后——新年快乐啊啊啊!!


红心拿来!



汨澧

最新EP真的可!有轰的羁绊,与朋友一起的渡我,年轻时候的欧尔麦特!

最新EP真的可!有轰的羁绊,与朋友一起的渡我,年轻时候的欧尔麦特!

某胡

我去,自从这集播完后,这个lofter都要炸了!

我去,自从这集播完后,这个lofter都要炸了!

叫我硝酸根
正在努力学习板绘中 这只渡我是...

正在努力学习板绘中

这只渡我是摸鱼的产物。。。😐

正在努力学习板绘中

这只渡我是摸鱼的产物。。。😐

盐酱

画了个大合集,新的一年感觉自己越来越沙雕了,第二张图会很正经哦相信我!

画了个大合集,新的一年感觉自己越来越沙雕了,第二张图会很正经哦相信我!

再见山桃

Bad Guys(困兽)

▪死柄木弔、渡我被身子个人向,非全员见谅(因为我觉得这两位最 心理扭曲)。

▪人物三观非写手三观。

▪新年安康。大概算……贺文?

————————————————————————


†死柄木弔†


走过广场的大荧幕时恰好是人流量最多的时候。那块不知疲倦的屏幕反复播放着英雄们的光辉事迹,底下来来往往的人们早已习惯了这种喧嚣,只顾低头匆忙地走着。

他甚至从不断跳动的画面中看见了自己的身影。如同丧家之犬般溃逃,一身衣物被划得破破烂烂,灰头土脸就像一个叫花子。与此相反的是对面屹立的英雄,一身战斗服颜色鲜亮,出场便受到不知所谓的民众的崇拜。有时他们还会念上几句象征正义的台词,完...

▪死柄木弔、渡我被身子个人向,非全员见谅(因为我觉得这两位最 心理扭曲)。

▪人物三观非写手三观。

▪新年安康。大概算……贺文?

————————————————————————


†死柄木弔†


走过广场的大荧幕时恰好是人流量最多的时候。那块不知疲倦的屏幕反复播放着英雄们的光辉事迹,底下来来往往的人们早已习惯了这种喧嚣,只顾低头匆忙地走着。

他甚至从不断跳动的画面中看见了自己的身影。如同丧家之犬般溃逃,一身衣物被划得破破烂烂,灰头土脸就像一个叫花子。与此相反的是对面屹立的英雄,一身战斗服颜色鲜亮,出场便受到不知所谓的民众的崇拜。有时他们还会念上几句象征正义的台词,完全不会考虑“败北”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之后的战斗就如同某个电影里的情节一样枯燥无味,英雄们苦苦抵抗,齐心协力击败了邪恶的敌人,保护了无助的市民。

“啊,真是狂妄。”

低低地从齿缝泄出笑声,他戴上兜帽毫无顾忌地穿梭在人群中,任由过长的刘海遮住自己的眼。早已被英雄们娇惯坏的民众并不会意识到身边到底走过一个怎样可怕的罪犯,他们只是两三为伴地闲聊着什么,脸上和眼底都是一派祥和的笑。

心底的破坏欲涌上来,这种和谐的景象除了令他几近呕吐之外并无他用。他的指尖扎进皮肉,刺痛感压迫着神经,将所有的狂虐暂时压制下去——忍一时并非怯懦,而是为了更长久的计划。

人们一个又一个从他身边走过,没有人转头看他一眼,也没有人驻足与他攀谈。这条宽敞的路无意间被灯光分割成了一条条小路,走在上面的人各行其道,悲欢也被切成千万份,溶进不同人的眼泪中。

好像很久以前,他也曾经这样从某些人的身边走过。

“老师,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神’吗?”

那个人仅仅以“神爱世人”四个字作答,附加一个大有意味的笑。死柄木弔当时并不清楚那人真正的想法是什么——而他也知道那个男人一向不是自己能够理解的存在。这个问题在他心中存了好久,最后才模模糊糊得到一个答案。

——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大抵是有神的,而祂从不降下福泽,只是为了审判人类的罪孽而来。

“老师,我不信神。”小小的他反复重复着,“我也不需要他们高高在上审判我的什么——如果要说罪的话,真正有罪的该是弱者吧?”

弱小者连呼吸都为罪行。

他笃信着,所以他不会耻于对弱者下手,所以他只会变得更强。



†渡我被身子†


满身伤痕的人总比平常的人更具有吸引力——这是她多年以来所坚信的。

“因为喜欢呀,是这个世界上最无力的东西了。仅仅是口头的喜欢并不能算真正的‘喜欢’吧?如果不能留住自己喜欢的东西,那样的人实在是太可怜了。”说这话的时候,小姑娘正在打理自己金灿灿的头发,使唤着身后的人帮她梳成一个好看的发型。

无趣的人遍布整个街道,那么多的人坚持着平庸的理想,活着便只是“活着”。而为了不打破这可笑的平静,他们将斯坦因的理念贬低为“疯子的信念”,小心翼翼地将自己掩饰在人形的皮囊下。

“我很喜欢斯坦因大人,所以——”

“我想要杀死斯坦因大人!”

当初说她是个疯子的人们如今成为了同伴,她毫不犹豫地顺着斯坦因的指示投入到黑暗。如果说同龄的女孩子是绽放在春天的话,那么她一定要自喻为她们身边倒着生长的荆棘,狠狠刺穿她们引以为傲的花瓣,再扎伤每个靠近的人。

“只有死掉的东西才会真正属于自己吧?”她扳着手指数一天的收获,“我的喜欢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喜欢,为什么你们都会觉得奇怪呢?”

“我也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人呀!”

那个时候她脚边躺着一个男人,身上是数不清的刀伤。他满脸惊惧,也许是想说“恶魔”一类的话语,可最终还没来得及张口便没了气息。作为凶手的少女只是甩了甩小刀上的血,精心扎好的丸子头已经散开,头发也粘在了一起,发尾滴滴答答在沿途留下红色的路径。她似乎很是困惑,低头看了看被染红的衬衫,抱怨了一句什么,转而哼着歌向角落走去。

“一起来玩游戏吧?游戏输掉的人——要流干身上的血!”

她总是这样说,并且将常人眼中的罪恶当作最普通不过的游戏。有的时候,她会抱着一份寿司店里的大份寿司,满足于这样普普通通的日子。

平凡地活着,平凡地喜欢某一个人——这样的生活真的很幸福啊!

她这样想着。

-SIMplease-

新年快乐 开心开心

渡我真可爱

生姜好 (嫂嫂的人设 动作参考党妹寄明月

一个爆花榴莲王  咔酱真是太·棒·了 (零零的烟花教程找了好久a...

许愿

果然技能不点满就很麻烦...

还有金色的百乐找不到了也很麻烦...

好困啊我真是老了...

好了好了玩了好几天了晚安了

新年快乐 开心开心

渡我真可爱

生姜好 (嫂嫂的人设 动作参考党妹寄明月

一个爆花榴莲王  咔酱真是太·棒·了 (零零的烟花教程找了好久a...

许愿

果然技能不点满就很麻烦...

还有金色的百乐找不到了也很麻烦...

好困啊我真是老了...

好了好了玩了好几天了晚安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