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渡海征司郎

31797浏览    407参与
大野先生的小野崽🔵

情人节快乐,渡海先生(渡海征司郎x你)

又是一年一度的情人节,前一天你乘着晚饭时间‘偷’溜出去,在医院附近到处徘徊甜品店力推的巧克力,趴在玻璃窗柜的你,手指点点橱窗的玻璃,打量着该要哪一款比较好


“唉…究竟哪个才好?”

怎么看也还是挑不出哪款巧克力的你两手空空回到医院,路过一件大型超市,你才灵机一动,打着就算买不到,那就亲自动手做也可以的吧,回忆起自己昔日的亲自下厨,算不上很好但也不会把厨房给炸了


在挑货架上选了两排黑白巧克力放在货物篮子里,顺路走到结账柜前的冷冻仓,把淡奶油,无盐黄油和有机鸡蛋一一顺带进篮子,结好帐拎起袋子离开商场


回到休息室的你,推开门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快步将袋子里的东西光明正大的放到和那几袋...

又是一年一度的情人节,前一天你乘着晚饭时间‘偷’溜出去,在医院附近到处徘徊甜品店力推的巧克力,趴在玻璃窗柜的你,手指点点橱窗的玻璃,打量着该要哪一款比较好


“唉…究竟哪个才好?”

怎么看也还是挑不出哪款巧克力的你两手空空回到医院,路过一件大型超市,你才灵机一动,打着就算买不到,那就亲自动手做也可以的吧,回忆起自己昔日的亲自下厨,算不上很好但也不会把厨房给炸了


在挑货架上选了两排黑白巧克力放在货物篮子里,顺路走到结账柜前的冷冻仓,把淡奶油,无盐黄油和有机鸡蛋一一顺带进篮子,结好帐拎起袋子离开商场


回到休息室的你,推开门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快步将袋子里的东西光明正大的放到和那几袋大米的位置


放好东西坐回到沙发上,拿起手机点开屏幕,在搜索栏里打着’情人节巧克力制作‘的字样,手指往下拨,一系列的制作方法将其实不是很难,但你仍还是对自己的动手能力感到不快,整个人抱着手机蜷缩在沙发角落,看得入迷完全没有听到靠近自己的脚步声


窸窣——

“在看什么?”

淡淡的烟味混淆着柠檬清香兼医用消毒水味一下子扑面而来,被用力的双臂环住缩成一团的你不用想也知道此人是谁


你放下手机,抽出双手环在渡海脖子上,抬头用脸和鼻尖蹭了蹭渡海那张连女人都羡慕的皮滑脸蛋,远看就好像一只正在给主任撒娇的小懒猫

渡海将你整个抱起,自己坐在沙发上后吧怀里的你禁锢在自己身上,只有一张白纸厚度的距离,你和渡海两个人几乎鼻尖相对


你朝渡海的小猫唇上啾了一口,整个人像只树袋熊一样揽着渡海的脖子不放,脸埋到渡海心窝,听着pengpengpeng有力的心跳声


“内,你打算自己亲自下手送巧克力给我?嗯?”

“嗯…诶?诶?”

整个人像是被人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炸起来的你慌张的跳离出渡海身上


“你你你,你怎么知道?啊嘶…痛!”

额头被渡海稍微用力弹了一下


“バカ吗你?我不是瞎的,桌面上的巧克力。”

汉堡指指向那几袋米的位置,顺着渡海的手指看向那处


“fufufufufu…”

起身那袋装有巧克力奶油的袋子放在散落的医学资料的台桌上,把袋里的黑巧克力拿到手中,之后又缩回到渡海身上


撕开包装纸,从中掰开一小块巧克力送到渡海嘴边

“怎么?”

渡海一边说一边自觉张开嘴,微薄的唇瓣将你手指夹住的巧克力含在口中,很自然的将你夹住巧克力的手指一同含住,指夹的巧克力渐渐融化消失,渡海的舌头调皮地滑掠到你的指腹


“你!!松口!”

“阿—”


手指被解放出来时满是渡海的口水,看着自己湿漉漉的手指又瞄了瞄作案者戏谑调侃的笑容,自己觉得脸上快要被火给烧红了


“味道不错,不过,看样子,你也没试过这巧克力的是什么味道的对吧…”

“你…你,别过来!!!唔…!”


话都还没说完,就被渡海压倒在沙发上,猫唇直接盖上了,舌头撬开你的牙齿,甘苦带甜又不腻的猫舌与你的嫩舌相互纠缠,相舞


微紧半握的手被渡海的汉堡包手掌十指相扣,猫舌尖嬉皮勾了勾你的舌头后退出,你慢慢睁开被情欲满布的双眼,浅茶色的猫瞳正好与你相视


叮咚——

为了不让自己在忙碌中忘记情人节这天,一早之前你就在自己手机上提前设定好2月14日零时零点


猫唇男人低哑的气声像催情剂一样不断刺激你,你抽出手,手指轻附在渡海脸上,一条腿抬到渡海的腰际,前后搓摩


“情人节快乐,渡海先生。”

普通人类
世良雅志曾经在午休时间遇见过自...

世良雅志曾经在午休时间遇见过自己像黑猫一样的指导医生,在阳光下难得的柔和。

虽然后来自己被发现之后又被嘲讽了一顿。

世良雅志曾经在午休时间遇见过自己像黑猫一样的指导医生,在阳光下难得的柔和。

虽然后来自己被发现之后又被嘲讽了一顿。

大野先生的小野崽🔵
真的太喜欢渡海💫 接下来写文...

真的太喜欢渡海💫

接下来写文大概都围绕渡海来写(⁎⁍̴̛ᴗ⁍̴̛⁎)

真的太喜欢渡海💫

接下来写文大概都围绕渡海来写(⁎⁍̴̛ᴗ⁍̴̛⁎)

蒼鳶

高円寺與小黑貓 高円寺x渡海

高円寺最近養了一隻貓

正確來說應該是撿到


一如既往的神樂坂,清幽的空氣,暖陽灑下,高円寺牽著大吉要去上班

「汪!」

「大吉怎麼了......啊、等等——」棉花糖再度失控爆衝,大吉拉著高円寺穿到了一個昏暗的巷子裡,那裡陽光照不到,陰陰暗暗,卻有金黃色的光芒在閃耀著,高円寺走近一看,是一隻純黑的小貓咪,看起來是成熟的公貓,體型卻很嬌小

「啊......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 。」高円寺露出善意的笑容,試圖讓小黑貓放下戒心,先把大吉綁在旁邊的水管,避免驚嚇到貓咪

「沒有帶項圈呢......你好,我叫高円寺,是這附近的獸醫,你走丟了嗎?」比太陽還要溫暖的笑容,沉穩的語調讓...


高円寺最近養了一隻貓

正確來說應該是撿到



一如既往的神樂坂,清幽的空氣,暖陽灑下,高円寺牽著大吉要去上班

「汪!」

「大吉怎麼了......啊、等等——」棉花糖再度失控爆衝,大吉拉著高円寺穿到了一個昏暗的巷子裡,那裡陽光照不到,陰陰暗暗,卻有金黃色的光芒在閃耀著,高円寺走近一看,是一隻純黑的小貓咪,看起來是成熟的公貓,體型卻很嬌小

「啊......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 。」高円寺露出善意的笑容,試圖讓小黑貓放下戒心,先把大吉綁在旁邊的水管,避免驚嚇到貓咪

「沒有帶項圈呢......你好,我叫高円寺,是這附近的獸醫,你走丟了嗎?」比太陽還要溫暖的笑容,沉穩的語調讓黑貓抬頭看了一眼


也只是看了一眼,黑貓繼續舔順自己的毛,烏黑的毛皮整潔,甚至有些發亮,看不出來是隻流浪貓,或許是有強烈潔癖的貓咪吧?高円寺想著

高円寺再往裡面走了幾步,蹲下身,讓自己的身體比貓咪還要低,他仔細端詳著,金黃色的眼睛映照出高円寺的身影,貓咪直挺挺地盯著,尾巴左右搖擺,似乎對眼前的男人很感興趣

「我先帶你回去診所好嗎?檢查一下身體,然後喂你吃點東西。」

「喵——」

小黑貓跟在高円寺身後。神樂坂處處充滿坡道,地面的磚石堆砌完美,微風徐徐,是適合動物和人類居住的地方


大家或許只是需要一個像神樂坂一樣的地方吧


一個能夠收留自己的溫暖歸屬,把身上的孤寂拋在一旁,短暫的忘記與短暫的享受,離開後,再次回歸現實

「喵——」

「你喜歡吃鮭魚啊!跟我一樣呢!」高円寺蹲著,溫柔地看著小黑貓吃著碗中的食物,手不自覺地抬起想摸摸牠

「喵!」不料小黑貓早已發覺,警戒心並沒有因為給了食物而卸下,高円寺的手上瞬間劃出了幾條紅印

「抱歉吶......雖然不知道你有沒有主人,不過拉近關係要先取個名字才好,也比較方便。」高円寺看著眼前的小黑貓,小黑貓也看著他,黃澄澄的眼裡,不知看過了多少街景,經歷過了多少冬天


『征司郎』


高円寺的腦海裡出現了這個名字

「......就叫你征司郎吧!可以嗎?征司郎?」

「喵——」

高円寺再次摸摸小黑貓的頭,貓咪順著他寬大且有些粗糙的手,掌心的溫度恰到好處,高円寺的眼裡充滿寵溺,但是看的東西好像不僅限眼前而已,他似乎看得更深


經過一整天的折騰,高円寺並沒有打翻任何一壺茶,對他來說真是可喜可賀,小黑貓征司郎也乖乖地躺在院子裡曬太陽,牠今天聽了三次彩虹橋的故事

高円寺做完最後的整理,準備要離開時,發現褲腳被拉扯著

「征司郎想跟我一起回家嗎?」又露出了笑容

高円寺從不吝嗇給予他人微笑或者是擁抱,畢竟他認為這些都是基本禮儀,並不是為了討好或是得到什麼而做的舉動,只是自然而然,開心就笑,難過就哭


人是因為笑了才開心,而不是因為開心了才笑


「喵——」尾巴晃呀晃的,高円寺將征司郎抱在懷裡,牠雖然看起來小小隻,但是還挺重的,烏黑的毛皮散發出今天早上洗澡時沐浴乳的淡淡香味

高円寺熄了燈,將征司郎揣在懷中,轉身將診所鎖上,並把營業中的牌子翻轉到背面

磨石子街道,在街燈的照耀下反射出微弱的閃爍,一天又平和的過去了

「哇啊——」高円寺嚇得往後退了幾步,懷中的征司郎則是冷淡地望著前方突然出現的人影

神社的怪伯伯又成功嚇到路過的高円寺

「風景瞬息萬變,眼前的才是美好。」

「啊......是的。」

果然今天也聽不懂呢,高円寺笑了笑,隨便糊弄一下


夜黑得靜極了,高円寺簡單洗漱完畢後,看見征司郎乖巧地躺在榻榻米上,沒有關上的拉門敞開著,今天的月亮晶瑩剔透,像征司郎潔淨的雙眼,能夠映照出所有事物

「征司郎你還不睡嗎?不能熬夜哦。」高円寺蹲下身,一手拿著毛巾擦著頭髮,一手撫摸著征司郎滑順的貓毛

「喵——」尾巴晃呀晃,輕輕拍在高円寺的手肘上

高円寺笑了笑,眼角擠出淺淺的細紋,像是把一生的愛和溫柔寄託在眼神裡

「征司郎,如果你是人就好了......」高円寺起身,躺進被窩裡,一天的行程隨著眼皮的闔上落幕

征司郎也起身,穿過未關上的拉門,先抬頭看了看月光,再回頭看了看,高円寺的睡臉被月光照亮,精緻的輪廓分明


「喵——」

征司郎悄悄地離開了這個家,離開了神樂坂,就猶如離開東城大醫院的渡海一樣,悄悄地什麼都沒帶走,卻留下了很多

隔天早晨高円寺怎麼也找不到征司郎,喚牠也不應答,這時他才明白,什麼叫做曇花一現,什麼叫做眼前的美好

高円寺的表情猶如當初收到渡海傳來的簡訊一樣,緊鎖眉頭,心裡只剩下扼腕與後悔



『さよなら 。』

人开彡土立土及
新年快乐!三位医生提醒您出门戴...

新年快乐!三位医生提醒您出门戴口罩做好疫情防护哦😉


在又想放弃又想画完的纠结心情中终于搞出了这么个玩意(

2020年最后一更

害,我的入坑角色都是doctor,绝了

查图片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不同的人穿衣服真的有不同的感觉,渡海医生的气质真的很突出,:把白大褂穿出了可爱(?)的感觉,不愧是我看剧十分钟一眼心动的人

新年快乐!三位医生提醒您出门戴口罩做好疫情防护哦😉


在又想放弃又想画完的纠结心情中终于搞出了这么个玩意(

2020年最后一更

害,我的入坑角色都是doctor,绝了

查图片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不同的人穿衣服真的有不同的感觉,渡海医生的气质真的很突出,:把白大褂穿出了可爱(?)的感觉,不愧是我看剧十分钟一眼心动的人

汉堡肉定食_

(渡二)キャラメルソング(1)

毒舌医生和可爱偶像的恋爱

最近好迷水仙哦


“去东京吧,那里需要你这种优秀的医生。”

这是佐伯对渡海说的最后一句话。渡海恨透了东城大,这里让他的父亲背负着罪名死去,也让他在复仇的日子里几乎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佐伯知道渡海的心思,所以没有挽留他,而是把他推荐到了东京。

东京的医院和东城大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没有了跟屁虫一样的研修医世良,没有和自己默契度满分的猫酱,也没有那个总喜欢推销东西的高阶医生。渡海形单影只惯了,不爱和别人接触建立关系网,整天冷着一张脸,偶尔给搞砸手术的同事救个场,渐渐在外科留下孤傲的名声。

唯一打破平静生活的不安因素,就是渡海这张脸。...


毒舌医生和可爱偶像的恋爱

最近好迷水仙哦





“去东京吧,那里需要你这种优秀的医生。”

这是佐伯对渡海说的最后一句话。渡海恨透了东城大,这里让他的父亲背负着罪名死去,也让他在复仇的日子里几乎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佐伯知道渡海的心思,所以没有挽留他,而是把他推荐到了东京。

东京的医院和东城大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没有了跟屁虫一样的研修医世良,没有和自己默契度满分的猫酱,也没有那个总喜欢推销东西的高阶医生。渡海形单影只惯了,不爱和别人接触建立关系网,整天冷着一张脸,偶尔给搞砸手术的同事救个场,渐渐在外科留下孤傲的名声。

唯一打破平静生活的不安因素,就是渡海这张脸。

 

“诶,征司郎,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很像一个偶像?”

这是在读大学时的渡海听到过最多的问题。那时的他还是个吊儿郎当刚入学的医学生,打算抱着六十分万岁的心态在大学挥霍青春。从东京来的舍友见到他的第一天就惊叹他和自己妹妹喜欢的那个小偶像长相相似,甚至当场找出了那个小偶像的照片,一对比发现两人何止是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从那时起,渡海知道了“另一个自己”的存在,他偶尔会关注一下那个叫二宫和也的人,听说他演了第一部主役电影,听说他和那个小女生传出了绯闻,听说他好像名气越来越大了,听说他得了影帝啊……很奇怪的感觉啊,明明是两个毫不相识的人,却长着一模一样的脸,像是两条平行世界的时间线交错在了一起一样。

 

繁忙的学习生活渐渐占据了他的全部,他开始体会到身为一个医生的责任,尤其是在东城大就职的父亲。他随父亲和那些友人聚餐时总能听到各种对父亲的夸奖,什么“渡海一郎医生是东城大最优秀的医生”,“渡海医生是和死神争夺生命的男人”。父亲总是淡淡地笑一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医生而已。”

后来父亲出事,他忙于调查真相计划复仇,二宫和也这个名字渐渐淡出了他的生活,直到他来到了东京。

市民医院虽然是个不出名的小医院,可这毕竟是在东京,不出几个月几乎整个东京都知道了市民医院有一个脸和顶级偶像二宫和也极度相似的医生。同事都知道渡海的性子所以不打扰他,但其他人就不一定了,看到甚至有电视台的记者在医院门口守着,渡海心里莫名的烦躁,被迫休了假,除非院长通知有需要他的手术,不然就整天待在家里。

“真是邪魔啊,这个二宫和也......”

 

渡海住的是佐伯教授的公寓,地段不错,附近住户不多但该有的设施场所一个不少,这让他乐得清静,听说是佐伯以前经常来东京参加学术会议方便行程买下的,以后准备给自己养老。这老头还挺会享受的嘛,渡海看着装修精致的房间想着。

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后渡海躺在柔软的沙发上昏昏欲睡,却听到门外有些动静,好像是钥匙的声音,半天没有打开门。渡海心中警铃大作,记者找到家门口了?不会吧不是说这栋公寓很多明星在住所以安保很好吗?小偷?什么样的小偷会搞出这么大动静啊?门外的人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样子,反而在门口骂骂咧咧打起了电话,听语气还有些生气。

“竹内凉真你给我找的什么破地方?我现在连门都进不去......”

渡海也有些忍无可忍打开了门想告诉这位迷糊蛋应该是走错楼层了,可看到对方的脸,两个人都愣住了......

AtoneShame

【世渡】烟和圣经

有点意识流,想到哪写到哪,应该还会有。观看愉快。


世良做了很长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躺在他再熟悉不过的手术台上,被穿着蓝色手术服的医生们拿着刀开膛破肚,电刀在他身上嗤嗤作响,刀刃一路割开他的脂肪层,肠子缓缓蠕动出体外,没有人帮他处理,所有人的刀只对那颗有力地鼓动着的心脏感兴趣,为首的主刀医生看了他一眼,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松开了止血钳,然后把刀插到了他的心脏里。


世良满头大汗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天还没亮。梦是记不清的,能记得的只有那份恐惧感,在清醒和梦境之中挣扎着,他也许没看清主刀医生的脸,也许看清了。总之只是个梦而已。


他下意识去看被渡海征司郎...


有点意识流,想到哪写到哪,应该还会有。观看愉快。







世良做了很长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躺在他再熟悉不过的手术台上,被穿着蓝色手术服的医生们拿着刀开膛破肚,电刀在他身上嗤嗤作响,刀刃一路割开他的脂肪层,肠子缓缓蠕动出体外,没有人帮他处理,所有人的刀只对那颗有力地鼓动着的心脏感兴趣,为首的主刀医生看了他一眼,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松开了止血钳,然后把刀插到了他的心脏里。


世良满头大汗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天还没亮。梦是记不清的,能记得的只有那份恐惧感,在清醒和梦境之中挣扎着,他也许没看清主刀医生的脸,也许看清了。总之只是个梦而已。


他下意识去看被渡海征司郎丢掉的,不知道出于何目的被他捡起来供奉在床头的ID卡。


总之只是个梦而已。


渡海征司郎在东城大肆意妄为,仿佛东城大是一个蛹,然而等到终于把蛹撞了个七零八落潇洒地一走了之时,却把影子搬进了世良雅志的心里。


世良读过圣经,在他最软弱无力,救不了任何人的日子里,一度对轻而易举就能起死回生的力量着迷,他在自己心里定下了教条,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在几近疯狂的一个星期里,他甚至让周围的人事物与圣经一一照应。他找到了他的耶律华,他的路加,却为自己心中的耶稣和撒旦而困惑。


在一次值夜班时闯进休息室,猛然看见渡海征司郎颓然半躺在沙发上,赤裸着身体,有一搭没一搭地半挂着白大褂,漂亮流畅的肩颈曲线露在外面,淹没在一层层吐出地烟雾里,仿佛清晨沉默在雾霭里的雕像,身体线条在半路戛然而止,隐藏在可恨的沙发后。


找到了。

不是耶稣,不是撒旦,是真正的圣经。


他愣愣的站在原地,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贪婪的目光一遍遍扫过自己指导医生的身体,想把这副油画一样的场景用多巴胺一下下刻在海马体,谁知道那人突然回头,有预谋地跟他的视线相对,眯着眼笑了笑,微撅着平日里刻薄的嘴唇,把烟圈吹到了他身上。


然后他们接了吻。


世良雅志没抽过烟,也给自己立下了烟酒不沾的铁律,但是他这前半生为渡海征司郎打破的原则太多太多,渡海征司郎的指示就是他的军旗,所以也不差一个烟吻。


太呛太辣,世良在恍惚中想这种感觉跟渡海医生好像没什么区别,渡海许是知道这是研修医第一次碰烟,故意用舌头抵住上颚把烟味往研修医口腔里带,世良感觉气管有点麻,嗓子也发痒的慌,愣是忍住咳嗽的欲望,微苦的烟草味从一个口腔传递到另一个口腔,再在舌头的交缠中从唇角呼出烟雾,那一口烟总算消磨在唇齿之间,他们的吻却没有因此停下,世良很笨拙,却意外的卖力,又吸又啃,直到渡海终于喘不过气才分开,舔舔有点红肿的下唇。


世良还是学生的时候,曾在书上看到过抽烟是一种习惯性的心理和生理依赖。


这下好了,他根本没抽过烟,却犯上了一样的瘾。

AtoneShame

【世渡】切勿沦为恶魔的信徒

可能有下,也可能没有下。

可能有🏎也可能没有🏎。


“连这个都做不好,不如辞职了吧。”

“一切尽在练习中,不拿出点成绩来我怎么放心让你上手术台。”

“花房护士,最近给新人准备一次集训。”


自从世良雅志当了院长之后,东城大的知名度和手术成功率越来越高,吸引的资源也越来越优质,纵然这几年的新人资质已经比过去好了不少,但因为受不了世良院长高强度训练和责备选择调动的新人更多,被骂哭的,气愤的当场站起来却被反问“不想干的话就辞职”的。研修医和护士们通常的饭间话题是世良院长今天又罚了几个人、救场了几场手术。大多数人舍不得还是因为东城大比过去两年上翻几倍的工资,人们说世良雅志...

可能有下,也可能没有下。

可能有🏎也可能没有🏎。





“连这个都做不好,不如辞职了吧。”

“一切尽在练习中,不拿出点成绩来我怎么放心让你上手术台。”

“花房护士,最近给新人准备一次集训。”


自从世良雅志当了院长之后,东城大的知名度和手术成功率越来越高,吸引的资源也越来越优质,纵然这几年的新人资质已经比过去好了不少,但因为受不了世良院长高强度训练和责备选择调动的新人更多,被骂哭的,气愤的当场站起来却被反问“不想干的话就辞职”的。研修医和护士们通常的饭间话题是世良院长今天又罚了几个人、救场了几场手术。大多数人舍不得还是因为东城大比过去两年上翻几倍的工资,人们说世良雅志是天才,只有花房护士长知道每晚休息室的灯不曾熄灭,世良有这么好的手法只是因为他自己所坚信的那句话,包括,那个男人。


世良雅志坐在办公室,认真练习着外科结,他的外科结打的已经非常出色,甚至不用思考只凭肌肉的本能记忆,桌子上窗台上栏杆上和沙发上铺满着练习用的布条,办公桌上堆着CT和平板以便于他随时观察病人情况。说实话——他还在想他,时间非但没有使这种思念淡化,反倒让思念随着岁月的痕迹一层又一层的翻新,以至于手中的外科结一次次不是忘了再绕一圈就是多绕了一圈,他看着第20次被打错的线,胡乱抹了把脸深深地叹口气。


渡海征司郎,他曾经的老师。走了已经有五年之久,他接手这个医院也刚满两年,明天对他来说极其特殊,因为五年前的明天,他足足等了渡海六个小时,从一开始的期待,坚信着渡海医生一定会回来,到最后的焦虑,折磨,与失望。他去查找了那天医院走廊的摄像头,彻夜反复观看了数百遍,渡海征司郎临走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口型是。


“你要做个好医生。”


骗子。

他想。

说好的要一起吃饭的。


世良雅志从此发了疯的练习,倒不是说他以前没有认真练习,只是自那以后的一切行为都染了点不为人知的疯狂与执念,他也曾在深夜里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想着那个小小的影子,在心里亵渎着他心中最为神圣的人,然后又看着满手污渍出神,附带着满腔的罪恶感。


“以前吗?啊,世良院长像是渡海医生的信徒一样。喂,你们可不能当恶魔的信徒啊。”


护士长这么叮嘱过新人。以她对世良的了解,她清楚世良雅志现在的强势作风不过在模仿他心中最为憧憬的一个人,他越变越像他,到最后像是有一个渡海征司郎住在了他心里,一步步指导着他造就今天的东城大,以至于花房护士长经常有个错觉,渡海征司郎也许走了,又也许从来都未曾离开过东城大。


世良雅志是个可耻的变态,在他心中的恶魔走了之后,他没能力追回他,也没那个胆量打电话跟他说回来,他还是那个什么都做不到的研修医,于是他就把自己变成恶魔,把当初的故事一遍一遍又一遍上演。


世良雅志明天有一场棘手的手术,他坐在凌晨三点的办公室里,在一片黑暗中看着患者的检查结果,如果稍有不慎,用不了1分钟,患者将会当场没命,这样的手术他不是没经历过,但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压在心头喘不过气来。


“花房护士,明天请把患者带到第2手术室,谢谢。”





鲜活的心脏就在眼前,一下一下有力的鼓动着,错综复杂的血管晃的他眼花,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久到该习以为常了,久到该毫无反应了,世良看着那颗沐浴在血泊里的心脏,没来由的想干呕。他在发抖,害怕一刀下去就会失掉这场与死神的战斗,再杀死一个病人,这次,他将毫无退路,没有人会救场。


“世良医生。”


护士这么呼唤他了,想唤回他的理智,但他好像又回到了无数次失败的夜晚,回到了还在当研修医的那段时间,一双有力的眼睛盯着他,“你救哪个,不对,是杀掉哪个?”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和挫败感缠绕在心头,拿起止血钳的手抬起又放下,最后狠狠地摔到地上,显示屏不停的闪烁,狂响,刺激着世良雅志的耳朵,鼓膜咚咚作响,无端生出股爆发的电流。


“世良医生!!”


嘈杂四起,在大脑的一声轰鸣中一切又归于平静。


直到一个小个子男人站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刚才那声轰鸣不过是手术室的门开的声音被无限放大。


“世良,就算当了院长,还是这么不中用?”


世良院长被一巴掌推到一边,在场的护士和助手都不知道这突然驾到还那么有胆量推院长的是何方神圣,被直接开除也说不定,至少要被罚不许上手术台,却被他熟练的救场,开刀、缝合,指挥运用全场的医疗资源所震惊。


在场的人只有世良不敢抬头,或者说,根本不需要抬头。那个在他梦里出现了千千万万次的声音,会给他留下的床留下一片狼藉的声音,即使被医用口罩遮挡的模糊不清,即使这五年来没再真真切切地听到过一次,他还是能一下子就认出来。


“渡......”


太久了,久到念不出来他的名字。


汉堡肉定食_
我太喜欢渡海医生了就忍不住写了...

我太喜欢渡海医生了就忍不住写了个脑洞出来👀

大概率不会写下去只是一时手痒


我太喜欢渡海医生了就忍不住写了个脑洞出来👀

大概率不会写下去只是一时手痒


海也

黑色止血鉗–在那之後。

※電視劇結局劇透有

 

※為結局之後的衍生故事

 

 


距上次離開這裡,已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再次踏進熟悉的休息室,渡海發現休息室裡的擺設跟他當初離開時的樣子相去不遠。


依舊還是如此雜亂,醫療相關的資料堆積散落在各處、幾袋大米也還是放在老位子,但床上卻多了個男人的身影。


躺在床上的男子身高約有一米八,大概是橫躺在床上的關係,男子修長的大腿就這樣半露在外,他的身邊還有些許紙張,估計是看資料看到睡著了。


渡海一眼就認出了男子的身分,他就是當初接受他嚴格指導的實習醫生,世良雅志。

不,現...

※電視劇結局劇透有

 

※為結局之後的衍生故事

 

 

 

距上次離開這裡,已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再次踏進熟悉的休息室,渡海發現休息室裡的擺設跟他當初離開時的樣子相去不遠。

 

依舊還是如此雜亂,醫療相關的資料堆積散落在各處、幾袋大米也還是放在老位子,但床上卻多了個男人的身影。

 

躺在床上的男子身高約有一米八,大概是橫躺在床上的關係,男子修長的大腿就這樣半露在外,他的身邊還有些許紙張,估計是看資料看到睡著了。

 

渡海一眼就認出了男子的身分,他就是當初接受他嚴格指導的實習醫生,世良雅志。

不,現在應該是正式醫生了吧。渡海心想。

 

繞過男子擋路的長腿,渡海走到了放置幾袋大米的地方蹲下,打開了已拆封過的那袋。明明是自己的老家寄來的大米,袋子上面卻清楚寫著是要寄給世良雅志的。

 

渡海這才想起,母親曾在某次電話中說過至今仍在寄大米給佐伯教授,連同曾到他老家的世良的份也一起寄過來了。

 

渡海用量杯從袋裡撈出幾杯米,接著放進鍋裡後便開始洗米煮飯。在把鍋子放進電鍋按下煮飯鍵之後,渡海便開始尋找房間裡的食材。

 

***

 

世良做了一個夢。

 

他夢到渡海醫生回來了,而且自己還是擔任他主刀手術時的助手。在手術中渡海醫生的醫療技術仍然是如此的高超流利,自己雖然比起以前進步了很多,但果然還是跟不太上渡海醫生的速度。

「邪魔。」渡海拿著手術刀對他冷語道。

「抱歉。」世良道歉後並下意識地讓開了自己的位置。

 

***

 

「邪魔。」渡海拿著一碗裝滿熱騰騰白飯的碗跟一顆雞蛋,看著擋路的大長腿忍不住出聲抱怨。

「唔……抱歉……。」世良迷迷糊糊地回答,且下意識地將腿收回,整個人就這樣捲成一團睡在床上。

 

渡海看了一眼還在沉睡中的世良後,便逕自走到熟悉的沙發處坐下,然後將雞蛋打進碗裡,就這樣一個人開始吃起了飯。在吃飯的期間,他看到了桌上放的幾條練習打外科結的繩子。

 

這傢伙,到現在還是有好好地在練習啊。渡海心想。

 

***

 

深夜時分,剛做完手術的高階從手術室裡走出來。

今天所開的三場手術都是由他來主刀,即使忙到這個時間點,但只要能拯救患者的性命的話,對高階來說這不算什麼。

 

在邁步走往自己的辦公室途中,高階發現前方不遠處有一抹眼熟的身影。

雖然對方並沒有身穿白大掛且還背對著自己,但那熟悉的鐵灰色長袖衣與黑色褲子,再加上那走路的姿勢……高階一秒想起了某個人。

 

“渡海醫生?”

 

大概是覺得自己累到眼花了,於是高階停下腳步揉了揉眼睛,等他再次睜開眼睛時已看不見前方的人影。

 

是錯覺吧。高階心想。

 

***

 

待渡海走出醫院後,便看見了在噴水池旁等待他的貓田。

將自己身上配掛的貓田的識別證還給本人後,渡海便作勢離開醫院。

「為什麼會想回來一趟?」貓田轉頭叫住了渡海,忍不住把心中的疑問說出口。

「忽然想念起在這裡吃的雞蛋拌飯的滋味了。」渡海只是回了這麼一句,然後就逐漸走遠了。

 

但貓田知道,那並不是真正的答案。

 

此時的休息室裡,跟渡海進來時的擺設並沒有什麼不同,除了煮飯用的電鍋正維持在保溫中的狀態。

而在電鍋的把手處,被放了一條上面打了許多十分漂亮的外科結的繩子。

 

-完-

 

蒼鳶

波多野卓巳x渡海征司郎 困擾

渡海征司郎最近有一個困擾

*

渡海剛被調到尖端醫療中心一個多月,他以為能夠像之前一樣過得我行我素,偶爾欺負一下實習醫生,或是吃個法國料理,再拿些報酬

但一切沒有他想像中這麼簡單

「渡海醫生!你要不要吃甜甜圈!」

「邪魔。」

『再吃甜食就會變得跟你一樣笨了。』渡海心想。但是比內良還蠢的同事不是渡海最近的困擾,他真正的困擾是自己本身

渡海覺得自己最近怪怪的,尤其是看到波多野和別人說話的時候,心裡面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感受,一種酸酸澀澀,心臟被揪著的感覺,總括來說,渡海不喜歡這種感覺,身為心臟外科的他,這種症狀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可能有我不知道的疾病。』

渡海沒有多想,一如既往地過著日...

渡海征司郎最近有一個困擾

*

渡海剛被調到尖端醫療中心一個多月,他以為能夠像之前一樣過得我行我素,偶爾欺負一下實習醫生,或是吃個法國料理,再拿些報酬

但一切沒有他想像中這麼簡單

「渡海醫生!你要不要吃甜甜圈!」

「邪魔。」

『再吃甜食就會變得跟你一樣笨了。』渡海心想。但是比內良還蠢的同事不是渡海最近的困擾,他真正的困擾是自己本身

渡海覺得自己最近怪怪的,尤其是看到波多野和別人說話的時候,心裡面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感受,一種酸酸澀澀,心臟被揪著的感覺,總括來說,渡海不喜歡這種感覺,身為心臟外科的他,這種症狀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可能有我不知道的疾病。』

渡海沒有多想,一如既往地過著日子,但隨著時間推移,這種“症狀”越來越嚴重,連渡海也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感染了什麼疾病

「渡海醫生!你要不要吃草莓大福,我有買你的份哦!」下午三點的午茶時間,只會提早,不會延後。波多野提著精緻紙盒,蹦蹦跳跳地跑到正在抽煙的渡海旁邊坐下,臉上的笑容跟冬日的太陽一樣燦爛,波多野笑眯眯的從盒中拿出了雪白的草莓大福,綿密的紅豆餡,鮮紅的草莓,喜歡甜食的人一定會禁不住誘惑,狠狠地咬上一大口,但是渡海不喜歡甜食

「啊、謝謝。」今天的他有點不對勁,將煙熄滅後,兩手捧住波多野遞過來的大福,左右端詳了一下

「剛做豪的,要趕快粗哦!」波多野一口就吃掉了半個,嘴巴旁邊還殘留了許多白色的糖粉,在渡海眼裡看起來十分滑稽

「呵、你是小孩子嗎?」渡海忍不住地笑了出來,今天的渡海真的不太對勁,心情似乎,太好了?

波多野也察覺到了,平時渡海醫生一定會直接拒絕他,並給他一個白眼,但是今天卻接受了下午茶的邀約,甚至還吐槽了他?渡海醫生可能又拿了誰的一千萬退休金,所以很開心吧?波多野單純的思考只得出這樣的結論

渡海張開嘴,咬了一口大福,但是只吃到紅豆和外皮,鼻子上還沾了點糖粉。紅豆泥不會過於甜膩,口感非常細緻,外皮很有彈力

「蠻好吃的。」渡海舔了一下嘴角,再舔了舔手指。波多野直盯著渡海,他喜歡渡海醫生,非常喜歡,他也從不吝嗇表達感情,但他不清楚渡海醫生是不是也喜歡他,畢竟渡海醫生很少將感情顯露於表情或是言語裡,波多野只能盡力猜想,但猜錯的次數比較多

「小征喜歡嗎?喜歡的話我幫你買!以後一起吃下午茶吧!」波多野笑了笑,眼角旁的細紋浮現,嘴角上揚的幅度是那麼完美,除了嘴巴壞了點外,整體來說是一個好男人

『這樣的男人竟然整天跟我黏在一起,說喜歡也太超過了吧......』

『等等,喜歡?』渡海好似理解了什麼

「波多野,我問你,我最近看到你跟別人說話,或是勾肩搭背,我心裡就會很不舒服,一種被壓抑著的感覺。但是現在跟你獨處,心情又變得很好,甚至有點開心。你說,我是生了什麼病?」

這麼明顯的症狀連波多野都聽懂了

他將手上的糖粉拍乾淨,清了清喉嚨,先是笑了笑,爾後露出專業的醫生表情

「渡海先生,您的病情我大致了解了,我來分析一下。首先您不喜歡我跟別人談話,甚至肢體碰觸,因為您的身體會產生不快的感覺對吧?這是一種初期的症狀,叫做“嫉妒”哦!接著,您說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會感到開心,這就是......」

渡海沒有認真在聽,從嫉妒這個詞出現之後,渡海就想通了,他並沒有生病,他只是不明白這種感情

這種感情我們俗稱為

“戀愛”

大野先生的小野崽🔵

醋(渡海征司郎x你(樱葵))

大概在这几个月我可能、暂时性不会更文

抱歉各位…因为心情缘故吧,最近写文都没什么灵感,糟心的事情一堆接着一堆,我可能需要时间让自己慢慢消化…所以…对不起了各位..

希望大家可以的话,可以等我回来!我向大家保证!我一定会回来!会给大家写更甜更好吃的文的!!

以上。

(文是属于《前序》的番外)

———————————————————


在樱葵受伤被渡海强行关在家的第四天,正好那天是周四


晚上7点,樱葵吃过晚饭,卧坐在沙发上,手机在桌面上充着电


“唉,好无聊啊啊啊啊啊”


渡海还有一个小时才回到家,樱葵拿起身边的遥控器无聊的在电视上随意转台,随手抓起一个枕头,把它当成渡...

大概在这几个月我可能、暂时性不会更文

抱歉各位…因为心情缘故吧,最近写文都没什么灵感,糟心的事情一堆接着一堆,我可能需要时间让自己慢慢消化…所以…对不起了各位..

希望大家可以的话,可以等我回来!我向大家保证!我一定会回来!会给大家写更甜更好吃的文的!!

以上。

(文是属于《前序》的番外)

———————————————————


在樱葵受伤被渡海强行关在家的第四天,正好那天是周四


晚上7点,樱葵吃过晚饭,卧坐在沙发上,手机在桌面上充着电


“唉,好无聊啊啊啊啊啊”


渡海还有一个小时才回到家,樱葵拿起身边的遥控器无聊的在电视上随意转台,随手抓起一个枕头,把它当成渡海的脸,狠狠的揍了几下


“这个渡海征司郎,明明都已经好了,还不放我回去,哼!”


你的手在向枕头突击,眼睛看着电视


“VS嵐…撒今天…”


电视机无意转到富士台正好播放着最新一期的vs岚,你向来几乎对这种综艺节目不感兴趣,但今天…手机在充着电,家里也只有自己一个,更可恶的是,还被那个恶魔王给‘禁锢’在家里!你撇着嘴,数不清自己在心里骂了渡海多少次,又对着空气骂了几句“渡海就一混蛋”之后就开始试着去看这部综艺


不看还好,一看完了;你被这个组合里的五个男人深陷于’泥潭‘之中,尤其是对那个叫二宫和也的男人:见他只有十七岁的少年脸实际上已经是30岁多的年龄,那小小的身板,老喜欢猫着腰,看起来像是个小老头那样;脸上几乎没有任何化妆的痕迹,有着和渡海一样的小猫唇和浅茶色的双瞳;时不时将小拳捶到自己旁边那个肤色接近巧克力色的男人身上,被锤者不仅没有还手,还黏糊糊地对着他笑;在嘉宾镜头底下的他要么就和那个软乎乎的男人说着小话,要么就自己两只撑在坐的阶梯上,两只腿一直摇摇晃晃;当冷场时第一时间就炒热气氛;喜欢隔着好几个人跟那位叫相叶雅纪的男人拌嘴……


“最后的对决是Kicking Sniper!”


嘉宾队踢完之后就轮到arashi队,在准备的那段时间的聊天聊到关于自己的乐园时,二宫和也说他自己的乐园就是在家里,扳起手指一一的数着他家里的电器,之后就说家里有六个wifi,震惊了全场


“我的天…六个wifi……”


“撒,现在分数相差760分,差距拉得相当大,接下来究竟能获得多少分呢小?请准备,arashi对Kicking Sniper~start!”


哔~


最终的对决开始,你也抓紧被自己打得皱巴巴的枕头,眼睛只盯着这次取决于输赢的比赛


吧嗒


“我回来了…”


……


“首先是第一个目标,小峠桑偏右了!二宫桑踢中了,会倒吗?!会倒吗?!倒了!!!Perfect!”


“啊啊啊啊啊啊啊,加油加油!!”


刚回到家的渡海没有听到自己小女人的“欢迎回来”,却听到电视机的上声音和小女人的尖叫,渡海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去沙发上,看到小女人正盯着电视津津入味,连自己回来了都不知道,完全无视自己,而且还听到从她嘴里说出别的男人名字


“sho桑!!啊啊啊啊!!加油加油!”


“接下来是最后一个目标!小峠桑踢中了最上面的两个!接着是二宫桑,用力往正中踢中了!倒下来!!Perfect!!!”


“啊啊啊啊啊啊啊耶!!!赢了!!!!二宫桑真厉害!!”


镜头正拍着你一直激动在叫那个名字的男人身上,渡海冷哼一声,直接拿过遥控器将电视关掉


“啊!为什么…诶?你回来了?”


你正抱怨着电视为什么会主动黑屏的时候,扭头就看见脸色发黑的渡海,男人坐在沙发上,直接强行把抱紧他的怀里,低头朝着你的脖颈间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嘶..疼!”


你尝试去推开渡海,却被抱得更紧,见他没有一丝要松开你的打算,你放弃了挣扎,任由他在自己身上留下他的牙印,可能是真的要咬痛了你,听你一直‘哼哼’小声叫,渡海将咬改换成吮吸,得到满足之后,才松开你一点点;你看着他慢慢抬起头,在灯光的照射下,黑眼圈重重的印在脸上,眼袋稍微有点浮肿,脸色也不怎么好,大概是被工作给累坏了,你抽出一只手,从他的额头开始,由上往下的滑了下去,眉眼,眼睛,鼻子,最后到嘴唇


嘴唇很薄,摸起来有些干裂,也许是工作太忙少喝了点水,为了让他的嘴唇看起来湿润一些,你在他的唇上‘啾’了一口


“今天,也辛苦了,渡海医生…”


“呵..”


不领情的渡海依旧还是冷板着脸,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你马上给他降火


“呐呐,生气了?”


“…”


“诶,我也不是故意的嘛~那个节目太有吸引力,我一时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嘛~这…这…这都是它的错!!”


(节目:这也能怪我???)


渡海抱着你连同起身,往主卧的方向走去,把你轻放在大床上后,整个人压在你身上,双眸中透露着危险的气息


“我看你…是被那个叫二宫桑的男人给迷住了吧..嗯?”


‘完了…’


你想逃也逃不掉,面前的男人就像匹狼那样,等待着时机,随时将你吃进肚子里


叮呤呤…


“我手机…唔……”


放在外面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你打算起身推开渡海就被他拦截,直接封住你的嘴,将你双手紧锢在你的头上


“没我的允许,你哪都不许去。”


知道是谁打过来的渡海直接制止你的动作,强行把你固定在自己身下,又想起你刚刚看电视里的那个男的眼神


啧,真tm不爽


于是…渡海在顾着你的伤情之下,无视了那个一直在响手机,把你压着身下,狠狠讨回自己的‘公道’




另一边,刚回到家的绯山一直拨打着你的手机


“奇怪,才8点多,不可能这么快就睡觉了呀。”见你一直都不接,也没再继续拨打下去,随后就拿起衣服去了洗漱间洗澡

阿暴凸
山田太郎x渡海前面不小心放了一...

山田太郎x渡海
前面不小心放了一张带颜色的表情包 居然被屏蔽了
我不晓得我在画什么玩意
没后续
眼睛要瞎掉了
就这么多了
虽然不晓得你们看不看得懂
反正我自己是爽了

山田太郎x渡海
前面不小心放了一张带颜色的表情包 居然被屏蔽了
我不晓得我在画什么玩意
没后续
眼睛要瞎掉了
就这么多了
虽然不晓得你们看不看得懂
反正我自己是爽了

樱庆

【渡高/渡木】姓氏重叠

是很随便的剧情线,写的时候脑子里乱糟糟的,很难受可是又替他高兴


今天收到了别人的喜糖,心里突然就很难受,就感觉像是弄丢了什么珍之又珍的东西。曾经和一个黄担说过希望他找到一个能够包容他恶魔毒舌属性的人替我们好好守护他,可是这种事真的发生以后我又难过得哭不出来


想到二宫曾经说过,如果结婚的话,不希望太太叫自己Ninomiya桑,不然的话,他就会回答,你也叫Ninomiya桑呀。最开始就是因为这句话粉上的他,还发过推说想成为Ninomiya桑,真的没想到那么突然,听到消息的时候还愣了好久。半个月过去了,那天从身体里离开的那部分好像再也不会回来了...


是很随便的剧情线,写的时候脑子里乱糟糟的,很难受可是又替他高兴


 

今天收到了别人的喜糖,心里突然就很难受,就感觉像是弄丢了什么珍之又珍的东西。曾经和一个黄担说过希望他找到一个能够包容他恶魔毒舌属性的人替我们好好守护他,可是这种事真的发生以后我又难过得哭不出来


 

想到二宫曾经说过,如果结婚的话,不希望太太叫自己Ninomiya桑,不然的话,他就会回答,你也叫Ninomiya桑呀。最开始就是因为这句话粉上的他,还发过推说想成为Ninomiya桑,真的没想到那么突然,听到消息的时候还愣了好久。半个月过去了,那天从身体里离开的那部分好像再也不会回来了


 

また、二宫さん


 

文/サヤ


 



 

高阶再一次被叫回了帝华大,临走时他轻轻地吻了渡海。


 



 

“等我回来。”


 



 

后者没有回应,只是揪住他的衣领,薄薄的唇蜻蜓点水般从高阶下巴上滑过,然后转头走进了大厅。


 



 

高阶看着他的背影,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时间当真是过得很快的,高阶在帝华大被绊住了脚,用了半年左右的光景才得以脱身,顺便又与西崎启介一刀两断,才放心回到了东城大。


 



 

终于可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他心里是这么想的。


 



 

可惜现实给了他狠狠一棒。


 



 

高阶在佐伯外科的走廊上碰到了一位女士,他笑着打了声招呼:


 



 

“木下小姐。”


 



 

她转过身来,“啊”了一声,然后无意识地摸了摸无名指的戒指。


 



 

“是高阶医生啊。”她道,“很久没见你了呢。”


 



 

“去帝华大处理了一点事。”高阶捕捉到了她的小动作,他隐约记得自己离开时这位小姐尚且未婚,“木下小姐戴上戒指了呢,是结婚了吗?”


 



 

“是啊。”一道冷清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高阶不回头也知道是谁。


 



 

渡海绕过他,同协调员站在一起。


 



 

“和我。”


 



 

高阶的眸细微不可查地缩了缩,心里有什么东西啪擦一声碎掉,他努力让自己笑起来,虽然不如平日那般自然,但总归聊胜于无。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恭喜啊,想不到渡海医生也结婚了呢。”


 



 

男人微微勾了勾唇角:“所以高阶医生可要注意称谓了呢。”


 



 

“征司郎……”香织扯了扯渡海的白色大褂,“不用这样的吧……”


 



 

“啊啊,是我失礼了,还请渡海小姐见谅。”高阶道,手在身后不甘地握成拳。


 



 

“我找夫人还有事,就先走了。”渡海懒懒地摆手,与渡海香织十指相扣着离开。


 



 

楼下有男孩向小护士求婚,抱着吉他弹唱着一首歌。


 



 

“今日は私と君が、名字を重ねた日。 ”


 



 

这首歌他听过的。


 



 

今天是你和我,姓氏重叠的一天。


 



 

最终彩虹的那头有了人,世界上又多了一个姓渡海的人。


 



 

你是一篇我永远也做不对的阅读理解。

三字二十六画

渡猫夏日祭约会


认真穿了浴衣化了妆的猫 和傲娇渡海~


还有情侣配色~


造型有参考

图二图一背景色调不一样 其他都一样






9102了!我还在自割渡猫的腿肉!

渡猫夏日祭约会


认真穿了浴衣化了妆的猫 和傲娇渡海~


还有情侣配色~


造型有参考 


图二图一背景色调不一样 其他都一样








9102了!我还在自割渡猫的腿肉!

磁氣苔
【二宫和也】花式踩点/渡海舔颜...

【二宫和也】
花式踩点/渡海舔颜向混剪 交给梦境

终于剪完了w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9380822

我爱征司郎!

【二宫和也】
花式踩点/渡海舔颜向混剪 交给梦境

终于剪完了w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9380822

我爱征司郎!

大野先生的小野崽🔵

小恶魔与恶魔王(?(渡海征司郎x你)

这…是一个随笔( ・᷄ὢ・᷅ )

木有🚗(别打我(˶‾᷄ ⁻̫ ‾᷅˵))

💨💨💨💨💨💨💨💨💨💨💨💨💨💨💨💨💨


“渡海~”


你赤着脚哒哒哒地跑到猫着背正在研究病例的渡海,双手环着他的颈部


“撕…你怎么这么冷啊!”


低沉音被小尖嗓给掩盖,手臂的冰凉传到渡海的皮肤,不禁让他抖擞了一下


放下病例,双手从背后揽过你,把你塞进自己的怀里,顺手拉过沙发旁的毛毯,盖过他和你的身体


“你,是不是笨啊!这么冷的天气,还穿着短袖!而且光赤着...

这…是一个随笔( ・᷄ὢ・᷅ )

木有🚗(别打我(˶‾᷄ ⁻̫ ‾᷅˵))

💨💨💨💨💨💨💨💨💨💨💨💨💨💨💨💨💨


“渡海~”


 

你赤着脚哒哒哒地跑到猫着背正在研究病例的渡海,双手环着他的颈部


 

“撕…你怎么这么冷啊!”


 

低沉音被小尖嗓给掩盖,手臂的冰凉传到渡海的皮肤,不禁让他抖擞了一下


 

放下病例,双手从背后揽过你,把你塞进自己的怀里,顺手拉过沙发旁的毛毯,盖过他和你的身体


 

“你,是不是笨啊!这么冷的天气,还穿着短袖!而且光赤着脚!你真的…要是病了……”


 

“诶诶诶,人称‘手术室恶魔’的渡海先生,对着别人就这么冷漠,对着我就像老妈子一样…”


 

你低着头,手指相戳(?摆着一脸委屈(x,然而脑海里在疯狂旋转着如何关掉打开话匣子开关的渡海


 

一脸‘真的是败了给你’的渡海熟知你小恶魔的心思,


 

“唉,你呀…”


 

渡海伸出一只手托起你的头,微凉中带着一丝丝温暖的掌心附在你的脸上,琥珀色的眼瞳与你相视,把还在想着该怎么关掉开关的你给下了一跳,突然的温情转换让你来了个措手不及


 

“内~”


 

就一句带着撒娇语气,就让披着毛毯以及在渡海温暖怀里的你感到背后一丝寒冷


 

如果说你是小恶魔的话,那么渡海就是小恶魔中的恶魔王


 

“内~我说你~既然身体都这么冷了,要不做一下运动来温暖一下身体好不好~”


 

他的鼻尖与你的鼻尖相互’挑逗着‘,琥珀色的眼瞳一直紧视着你,撒娇语气中隐约夹带着不容许你抵抗的霸道


 

“我…我…我明天早上还有手术要做!就先去睡了!”


 

正准备逃脱渡海魔掌往房间方向跑去的你,就被腰上的手给紧紧地禁锢着,把你压倒在沙发上,强势夺走你的空气


 

“唔…唔…唔…”


 

你推搡着夺走你空气的渡海,却被他扣住双手,知道自己会败给渡海,乖乖的回应着渡海,掠夺者渡海微睁开双眼,看着乖乖缴械的你,嘴上吻你的力度慢慢变轻


 

在你闭着眼享受的时候,没有看到渡海眼里那宠溺般的爱意


.


.


.
 

‘欺负’完你的渡海,抱着累得昏昏欲睡的你去洗漱间清洗干净身体,清洗完后把你裹成团子状,轻放在床上,看着你熟睡的睡颜,眼里的爱意越发越浓,背过身,拿起手机,给世良发了条短信后,放下,转过身来,吻了吻你的发丝,抱着你进入梦乡


‘明天OO的手术我来上,记得提前准备。’

嵐の櫻葉

【世海】酒精牢狱(R)

-我是烂尾小王子。


比自己高了十几公分、像大型犬一样的研修医紧紧着自己,明明应该感到很安心。

-我是烂尾小王子。

 

比自己高了十几公分、像大型犬一样的研修医紧紧着自己,明明应该感到很安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