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渡海猫田

179浏览    6参与
是齐寒不是气焊

劝退夫妇你所不知道的事情

1

猫田其实有些抗拒为爱鼓掌,她觉得目前这种拉拉小手接吻个吻挺好。

2

猫田入籍之后,护士都叫她麻里桑,搞得她怪别扭的。

3

渡海的妈妈自从知道渡海结婚之后就催他啥时候办婚礼,啥时候要孩子。

渡海:“小猫不让我碰啊。”

4

知道渡海猫田的事情之后,佐伯教授和藤原护士长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孩子被拐跑的感觉。

5

渡海猫田同框的场合一定会有粉色泡泡和生人勿近的气场。

6

整个东城大都想不到,“恶魔”渡海会对着老婆撒娇并且笑的次数特别多。

7

据某高阶姓医生说到,结婚后的渡海做手术更快了。(高阶:这一定是错觉)

8

要是碰上他们俩一起值夜班,渡海一定会在休息室搂着猫田睡...

1

猫田其实有些抗拒为爱鼓掌,她觉得目前这种拉拉小手接吻个吻挺好。

2

猫田入籍之后,护士都叫她麻里桑,搞得她怪别扭的。

3

渡海的妈妈自从知道渡海结婚之后就催他啥时候办婚礼,啥时候要孩子。

渡海:“小猫不让我碰啊。”

4

知道渡海猫田的事情之后,佐伯教授和藤原护士长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孩子被拐跑的感觉。

5

渡海猫田同框的场合一定会有粉色泡泡和生人勿近的气场。

6

整个东城大都想不到,“恶魔”渡海会对着老婆撒娇并且笑的次数特别多。

7

据某高阶姓医生说到,结婚后的渡海做手术更快了。(高阶:这一定是错觉)

8

要是碰上他们俩一起值夜班,渡海一定会在休息室搂着猫田睡觉。

9

劝退夫妇不止一次的觉得世良是个千瓦电灯泡。

10

花房护士是劝退夫妇的cp粉头 。

是齐寒不是气焊

【渡海x猫田】和恶魔谈恋爱part4

    “ネコ,起床了。”渡海拿着早餐走进休息室,坐在了猫田床上。床上的那团被子动了几下,猫田的脑袋慢慢露出来:“嗯...渡海帮我请个假。”

    渡海把早餐放在一边,揭掉了猫田额头上的退烧贴,用手背试了下温度,然后在她脑门上轻拍了一下:“还烧着,你今天去就在这休息。早餐我给你放在桌上,趁热吃了。”说完去冰箱里拿了个退烧贴重新贴上。


    “渡海医生,该去查房了。”世良打开休息室的门探进来一个脑袋说。渡海重新给猫田盖好被子,随世良出去了。“啊,花房。你中午有空的话给ネコ送个午餐。”渡海出去的时候正...

    “ネコ,起床了。”渡海拿着早餐走进休息室,坐在了猫田床上。床上的那团被子动了几下,猫田的脑袋慢慢露出来:“嗯...渡海帮我请个假。”

    渡海把早餐放在一边,揭掉了猫田额头上的退烧贴,用手背试了下温度,然后在她脑门上轻拍了一下:“还烧着,你今天去就在这休息。早餐我给你放在桌上,趁热吃了。”说完去冰箱里拿了个退烧贴重新贴上。


    “渡海医生,该去查房了。”世良打开休息室的门探进来一个脑袋说。渡海重新给猫田盖好被子,随世良出去了。“啊,花房。你中午有空的话给ネコ送个午餐。”渡海出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了花房护士,顺便交代了一句。


    花房内心:诶?这真的是渡海医生说话的语气吗?我是不是没睡醒?


    花房内心尽管充满疑问,但还是乖乖应了一个“好。”


 


    渡海和猫田的事情已经过去两周有余,但是热度仍然不减,主要原因就是当事人在上班时间旁若无人秀恩爱虐爆单身狗。


    这事还要从一次连台手术开始。


 


    渡海看着面前的高阶,慢悠悠地抬起头:“干嘛?”语气很是不爽。高阶递给他平板,解释到:“这些是你要做手术的患者,都是今天的。”“手术护士?”“猫田。”渡海接过平板,看了下那些患者的病历,答应下来。


    那些手术花了渡海快三四个小时,这期间几乎没坐下过。在等待下一台手术时,渡海看了眼猫田,有点担心地问到:“还可以吗?”渡海觉得这次手术后半程猫田有点跟不上他的速度了。“我以前又不是没和你连台过,我没事。”


   手术结束之后,渡海直接在手术室外的走廊抱住了猫田。“怎么了?”猫田试着挣扎了几下,渡海却抱的更紧了。渡海在猫田颈窝里闷闷地“嗯。”了声,放开了她。“你今天生理期就别死撑着,回家吧。接下来估计也没什么事了。另外你别挣扎,让我抱会儿。”

    此时,下了另外一台手术的高阶医生听到了全部内容,默默捂住心口暗自神伤:“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回家之后,渡海给猫田倒了杯热水塞进她手里:“你先把这杯喝了,我去煮饭。”


    “你做饭?”猫田有点吃惊地看着渡海。


    “不要以为我只会拿电饭锅煮饭。”


_KASHI_

【渡猫】向阳处的她

#BG向 重度ooc预警

#套用《向阳处的她》影版设定

#渡海视角

#剧情矫情又狗血 


渡海想不起开始时候的动机是什么,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成了这样。

自己最默契的助手、共用同一个休息室的、娇小可爱的猫田护士,被自己冠以亲昵称呼的猫ちゃん,在自己仿佛理所当然一般的表白后,用她那双猫一般眼尾微微上挑的眼睛看着自己,并不说接受或是拒绝,而是在凑上去想要喊她名字时抵住自己,用很平淡的语气说“那就赶紧想起来啊”之后被印上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偶尔会在一场大手术后回到休息室时趁着只有两个人交换一个清清淡淡的吻,但也就...

#BG向 重度ooc预警

#套用《向阳处的她》影版设定

#渡海视角

#剧情矫情又狗血 

 

渡海想不起开始时候的动机是什么,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成了这样。

自己最默契的助手、共用同一个休息室的、娇小可爱的猫田护士,被自己冠以亲昵称呼的猫ちゃん,在自己仿佛理所当然一般的表白后,用她那双猫一般眼尾微微上挑的眼睛看着自己,并不说接受或是拒绝,而是在凑上去想要喊她名字时抵住自己,用很平淡的语气说“那就赶紧想起来啊”之后被印上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偶尔会在一场大手术后回到休息室时趁着只有两个人交换一个清清淡淡的吻,但也就仅止于此。她会一边说着“好困”一边戴上连帽衫的帽子缩在属于自己的小床上迅速陷入睡眠。

 

这样也好吧,渡海一边给电饭煲设定煮饭模式一边想,自己好像是在养一只猫一般,冷冷淡淡却又时不时露出亲昵的一面。但说实话,自己真的有点搞不懂猫ちゃん现在的态度,明明就是和自己很合拍,但却又拒绝着自己更进一步的亲昵。真是奇怪啊。

 

等待煮饭的间隙,渡海侧卧在沙发上翻着平板里病人的资料,但却不知不觉间合上了眼,做了一个断断续续的梦。他梦到自己读小学时在路上遇到的一只身形娇小的黑猫,湿淋淋的趴在由于连续几天的小雨而布满大大小小水洼的路边,舔舐着后腿的伤口。年幼的小渡海将可怜的小猫带回家,温柔的爸妈看到自家孩子抱回来这么一只可怜的小东西,连忙接过那一团冰冷的仿佛没有重量的身体妥当处理好了伤口。小渡海也没想着给这个小家伙取个名字,猫ちゃん、猫ちゃん的就这样叫了。直到爸爸仔细检查过后对渡海宣布小猫康复的第二天,渡海看到猫ちゃん轻松的跃上了自家院子的围墙,眼尾微挑的猫眼看了自己一眼后就转身跳下围墙,再也没有出现过。妈妈一开始还一脸担心的说要去找,但没过多久爸爸在医院那边发生了一起很大的变故,猫ちゃん的事也就被抛之脑后了。

 

迷迷糊糊转醒的渡海恍惚间好像看到一个很熟悉的身影,怀里抱着一只小猫,背对着休息室的窗户站在自己的沙发前,但却由于逆光看不真切那人的长相。渡海努力适应着强光刺入眼睛的不适感,当视力终于恢复的时候,看到猫田正站在窗边收拾窗帘。渡海张了张嘴,却又想不到该问点什么,最后便只是叫了一声“猫ちゃん……?”

猫田理好了窗帘的褶皱,转过头去看渡海:“睡得可真够熟的,刚刚那个小实习生来找过你了,但你一副短时间内不会醒的样子,就让他先回去了。”

渡海翻身走下沙发,揉了揉眉间,“哦,就是突然梦到了一件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会梦到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猫田挑了挑眉,“嗯?”

渡海摇了摇头,走近电饭煲,拿起旁边的瓷碗,将热腾腾的白米饭盛在碗里,“没什么。猫ちゃん,要来一碗吗?”

 

 

 

 

渡海觉得自己最近的梦有点多过头了,而且在频繁的梦到自己读书时候的场景,但不知为什么回忆中有很多模糊不清的地方。在父亲出事后渡海性格大变,虽然之前他也不是什么活泼开朗的孩子,但自从读高中开始便变得孤僻乖张起来,不与班里其他同学做任何交流,上课也总是埋着头在睡。一开始有人想要欺负这个看上去不爱说话的不高的男孩子,但自从渡海冷静的将在自己课桌上涂鸦的元凶揪出来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用非常刻薄的语言羞辱了他一番,最后用恶狼一般的眼神盯着高自己一个头的男生,恶狠狠的说:“没有能力的家伙,死了算了。”从那之后就再也没人敢去惹这个被称作恶魔的男生,老师也拿他没办法,看在他成绩优秀的份上,将他安置在教室最角落的位置,也就任由他做什么,不去管他了。

后来班里好像来了个转校生来着?据说是个没有父母的可怜孩子,被安排到了渡海旁边的座位。那孩子是谁来着?渡海的记忆仿佛在关于那个转校生的地方中断了,想不起她的名字、她的样子,只是记得好像只有她融入了自己的结界里,和自己一起成为了班里的恶魔二人组。

 

就像现在的猫田一样嘛。

 

渡海生出这个想法时着实惊了一下,好像自己抓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但记忆就像是被什么抹去了一样,那些空空如也的部分仿佛就像是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自然的有些太不自然了。在一场接一场的手术空隙中,渡海越来越频繁的去回想这些,但即使是问老妈要来了毕业册,也什么都没能发现。

简直就像属于那个人的存在从这个世界上被抹杀了一样。

到底是谁来着?

 

 

 

 

最近心脏外科由于帝华大与东城大的竞争事件频发,需要渡海亲自去救场的凶险手术也多了起来。猫田现在好像特别的容易困,每次从手术台上下来就要立刻钻回小床补觉。渡海觉得大概是最近手术的强度太大了吧,自己最近也好像格外的嗜睡,而且一睡就会开始做梦,那种很长很长的却有着大片残缺的关于自己读书时候和刚进入东城大时候的梦。残缺的记忆无论怎么回忆都想不出一点蛛丝马迹,翻遍了相册也找不到任何一张好像能和那些空白吻合的脸。潜意识中有个声音在催促他,再不想起来就来不及了。但渡海还是毫无头绪,无能为力的感觉使他越来越焦躁。新分配给他的那个实习生和那个同期的关系和他很好的小护士都来一脸担心的问自己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渡海闭着眼将他们遣散了,心想这对新人搭档说不定未来能成为手术台上非常厉害的搭档,就像当年的自己和……

 

和谁来着?

 

渡海紧闭双眼,试图回想起那个从大学时期就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的搭档,大脑深处的刺痛感刺激着记忆中模糊不清的画面。

 

突然,小护士的惊呼使他不得不重新睁开眼。

“渡海医生,您知道猫田护士去哪里了吗?”

“嗯……?”

“待会猫田护士回来,您最好让她去别的科室做个检查……最近她床位附近的脱发越来越多了,现在这已经到了关乎她身体健康的程度了……”

 

渡海从沙发上翻起身,快步走到猫田的床位旁,翻开堆成了一团的毛毯,枕头和床单上粘着的明显不是一个健康的人会脱发的发量。回想起猫田这段时间过分的嗜睡,渡海心里一惊,弯下腰去触碰那些已经变得毛躁起来的头发,将其捏在自己的指尖。不怎么好的触感通过指尖的神经传递给大脑,莫名的熟悉感与强烈的不安霎时间传导到了全身。尖锐的痛感携着破碎的画面击打着渡海的大脑,这些天来梦里的场面如同爆炸一样一一从渡海眼前闪过。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查不出来?你现在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身体健康的样子!

 

——明明我自己就是医生,却救不了你。

 

——这是什么意思?猫的报恩?

 

——碍事!要赶不及了!

 

——别走———

 

“渡海医生!您怎么了!”年轻的实习医生和小护士慌忙接住一脸痛苦抱着头倒下去的渡海。

 

 

 

 

渡海感觉自己像是被抛入了时间的洪流,自己出生以来的记忆迅速从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涌入,将自己围的水泄不通、无法呼吸。温柔唠叨的妈妈、医术高明的爸爸、妈妈刚端上桌的老家产的大米、遗失在围墙另一面的黑猫、爸爸低着头对全家道歉的夜晚、自己第一次站在手术台上用刀片划破皮肤的触感、爸爸去世时逐渐凉下来的体温……

 

不对,还不够。自己遗失了的记忆不在这里面。


去哪里了?

 

快点想起来啊!明明是对于自己来说那么重要的人。

 

如果不找回来的话,肯定会再一次……

 

 

 

 

阳光透过眼皮,渡海不安的挤了两下眼。朦朦胧胧中好像又看到了那个逆光面向着自己的身影。渡海努力撑起眼皮,看到猫田正在墙角弯着腰设定电饭煲的模式。怔怔的看着那个忙碌着的娇小背影,渡海突然生出一种如果再不好好看着她就再也看不到了的感觉。

电饭煲发出开始工作的提示音,猫田转过头,看到渡海一言不发的盯着自己,首先开了口:“终于醒了啊。感觉怎么样?好像是低血糖晕过去的样子,可真是把那两个小孩吓坏了。”

渡海清了清嗓子:“ねこ,你有去检查过身体了吗?”

猫田愣了一下,苦涩的笑了笑,低下头,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叹了一句:“已经是极限了,真的来不及了。”

渡海一怔,“什么?”

猫田摇了摇头:“没什么,我没事。倒是你,医术再高明也不能这样连轴转吧,你又不是那个什么手术机器人。”

渡海迅速的从沙发上翻身起来,将猫田困在自己与墙壁直接,咬着牙逼近猫田的脸:“你那个样子怎么像是没有事的样子?!我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猫田抬起头,将手环在渡海的脖子上,堵住了渡海的质问。一吻结束,猫田微微喘着气,语气中带着一丝颤抖,“不要问了,征司郎。那些事情如果不是你自己回忆起来就没有意义,那样的话之后你也会忘记的。所以就这样好了,我记得就足够了。”语罢,稍一用力,将渡海推倒在了旁边堆满毛毯与资料的沙发上,再次吻了下去。

 

 

 

 

渡海再次醒来时,休息室里已经恢复了整齐。猫田的床位上空空如也,连人带床单、毛毯全都消失不见了,昨天的事仿佛就像一场梦一样,了无痕迹。渡海突然一个激灵,点开平板翻起了之前自己与猫田共同负责的病人的资料,上面的负责护士一栏清一色的填着“花房美和”。渡海狠狠咬了咬牙,迅速起身套上白大褂,刚推开门就看到一脸吃惊的世良,“啊,渡海医生,刚刚美和说您负责的那位……”“邪魔だ!”一把推开了堵在门口的实习生,跑出休息室,堵住正坐在办公室里准备资料的花房:“猫田呢?你见到她了吗?”花房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不停喘气的渡海,“猫田……是谁啊?是渡海医生的朋友吗?要不要去广播那边问问?”

渡海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吓得花房一震,“可恶,还是晚了!”便转头拔腿跑了出去。

“渡海医生……怎么了?”世良一边扶着办公室的门框一边喘气。

“不知道啊……”花房也一脸的懵。

 

 

 

 

渡海跑出了东城大,任凭风将自己的白大褂吹的猎猎飞扬,最后在自己家的老房子前停下了脚,果然看到一个正背对着自己的娇小身影。

 

 

 

 

“猫田!”



-END-


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你!

第一次挫兮兮的发文给了渡猫x

小学生文笔记录一下脑洞

矫情又狗血的青春日式轻小说作者本人了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