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3045浏览    4020参与
纳米隔热材料
存个最近比较满意的,怕哪天删了...

存个最近比较满意的,怕哪天删了,就迫害美丽设定。是别人的,所以不能拿图。(反正这么渣没人拿)

存个最近比较满意的,怕哪天删了,就迫害美丽设定。是别人的,所以不能拿图。(反正这么渣没人拿)

我希望集欧气于一身
一个右手画的,一个左手画的 左...

一个右手画的,一个左手画的

左手画的时候快笑死了画不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右手画的,一个左手画的

左手画的时候快笑死了画不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凝霄是只渣
哒·不好好穿衣服...

哒·不好好穿衣服·宰(我就是只渣😭😭😭)是黑时和白西装😭

哒·不好好穿衣服·宰(我就是只渣😭😭😭)是黑时和白西装😭

霜满天

一个蔡师兄……我太菜了

一个蔡师兄……我太菜了

井乌龙

wuli钻石忙内灿啊!!!!

妈妈爱你!💎

嘿嘿嘿,终于狠下心画了dino,但我好渣好废,我不行了

背景是参照的图2,被选到哥哥队的boo太惨了,这段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好喜欢无所顾及dino的喊麦啊,帅!

)¬º¶°)¬💎


wuli钻石忙内灿啊!!!!

妈妈爱你!💎

嘿嘿嘿,终于狠下心画了dino,但我好渣好废,我不行了

背景是参照的图2,被选到哥哥队的boo太惨了,这段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好喜欢无所顾及dino的喊麦啊,帅!

)¬º¶°)¬💎


霜满天

【侠明】醉酒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少侠深夜找蔡居诚买醉结果被心上人发现了的悲惨遭遇。

亲友说这是她的一个梦想,我决定亲手毁灭她的梦想

ooc归我,内含微量邱蔡。

自割腿肉不好吃


少侠现在想喝酒。

于是他从金顶上跳了下来,跑去了点香阁。蔡居诚迅速收起桌子上胡乱摆放着的信,不耐烦地告诉他这里只有不知春没有酒让他快滚,然后被他东翻翻西搜搜找到了蔡居诚的私藏。蔡居诚眼神一横就要把他打出去,危急时刻少侠诚恳地来了一句“师兄,我加钱。”

蔡居诚给他拿了杯子,然后一甩袖子自己走到另一边去了。

少侠没用杯子,打开封口直接对嘴猛灌。

这酒喝起来没滋没味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蔡居诚从点香阁小厮那里抢的...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少侠深夜找蔡居诚买醉结果被心上人发现了的悲惨遭遇。

亲友说这是她的一个梦想,我决定亲手毁灭她的梦想

ooc归我,内含微量邱蔡。

自割腿肉不好吃


少侠现在想喝酒。

于是他从金顶上跳了下来,跑去了点香阁。蔡居诚迅速收起桌子上胡乱摆放着的信,不耐烦地告诉他这里只有不知春没有酒让他快滚,然后被他东翻翻西搜搜找到了蔡居诚的私藏。蔡居诚眼神一横就要把他打出去,危急时刻少侠诚恳地来了一句“师兄,我加钱。”

蔡居诚给他拿了杯子,然后一甩袖子自己走到另一边去了。

少侠没用杯子,打开封口直接对嘴猛灌。

这酒喝起来没滋没味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蔡居诚从点香阁小厮那里抢的。但是酒入口的那一刻,他隐约感受到了那日陪方思明喝酒时方思明的心情。想到方思明,少侠烦躁地灌了一大口。

“因为她足够干净。她是第一个看到我的时候没有嫌弃、惧怕和谄媚的人。”那人如泉水般清冷的嗓音回荡在耳边,少侠突然觉得嘴里的酒有些发苦。

身处江湖的人,谁能像绿萝一般干净?纵使是医者仁心的云梦,手上也免不了沾着人命。少侠又开了一坛,想借酒消愁,然而借酒消愁愁更愁。

门外一声轻响,邱居新不知怎么的冷着脸带着糖葫芦来了。蔡居诚看见他立刻翻了脸,骂骂咧咧地就要关门,邱居新一侧身闪进了门,两个人在屋内僵持了起来。

“你又来看我笑话了?”蔡居诚暴躁道。

邱居新愣了一下,看了眼自己手里的糖葫芦,摇了摇头:“不是。”然后他看向面色不虞的蔡居诚,“看你。”

少侠打了个酒嗝,邱居新立刻注意到了他。他看了看蔡居诚,又看了看少侠:“……告辞。”

少侠总觉得自己此时不做点什么,以后去武当可能存在危险,于是他晕晕乎乎站起来,把邱居新摁到了蔡居诚身旁,在蔡居诚爆发之前逃出了房间。

晕晕乎乎的少侠在金陵转悠了起来。本打算再去琴可情那里坐坐,转而又想起放河灯时她灯上的那副银发少年的画像,少侠又莫名生起气来,决定不去见她。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喝醉了,就决定先回家醒醒酒。他想着画像上那个少年,晃晃悠悠地却往河边走,喝醉后走路不太受自己控制,少侠不小心撞到了人。那人没开口,轻轻扶住了他。少侠一抬头,发现画像上那个人此时正站在他面前。然后少侠做出了令他羞耻了一生的举动——他伸手抱紧了方思明。方思明似乎已经站了很久,少侠不经意触碰到的他的手有些凉。

“我还有事,没功夫搭理醉鬼。”方思明冷淡地说。

少侠装死,依然抱着方思明一动不动。方思明皱着眉看了他半晌,最后还是轻轻拍了拍抱住他的人:“松开,我还有事。”

少侠不知道听懂了没有,迷迷瞪瞪地松了手,方思明沉默了一会儿,带着醉酒的少侠回到了点香阁里。方思明径直走向花魁方莹的房间,门一推就开——里面并没有人。他把已经快要挂到他身上的少侠放到了床上,准备走时少侠一个鲤鱼打挺又抱住了他。方思明的耐心被消耗尽了,正当他准备把少侠直接放倒的时候,他听到少侠喃喃自语:“蔡居诚……你的酒真难喝。”方思明眉头皱了起来,冷冷地甩开少侠走了。

一炷香后方思明又推开门走了进来。快要睡着的少侠听到声音睁开眼睛,看见困扰他梦境许久的那个人端了碗不知道什么东西要给他嘴里灌。

“干什么?”他迷迷糊糊问道。

“让你清醒的面对你那个正和自己师兄缠绵的心上人。”方思明回答。少侠觉得很困惑,他的心上人明明此刻正在眼前,难道世界上有两个方思明,一个在这里,另一个正在和别人缠绵?

于是他问方思明:“那你怎么还在这里?”

方思明顿了顿:“刚好碰到而已。”接着把那碗递给他,“自己喝。”

少侠不依不饶:“你不是说我的心上人正在和自己师兄缠绵吗?”说着他抓住了方思明的手,“可你不是在这儿吗?”

方思明一僵。

少侠又开始生气,他嘟嘟囔囔说方思明骗人,然后又抱住了方思明。方思明把碗放到一边(少侠最后也没有接碗),摸了摸少侠的头:“老实点。”然后他轻轻拨开少侠的手,想走出去吹吹风——今晚的事让他有点慌张。但是少侠没给他这个机会,少侠又拽住了他的手。

喝醉酒的人真的很麻烦。方思明想。

少侠比之前清醒了点,他捉着方思明的手,认真的说:“思明,我的心上人是你。”

方思明迎着月光看向少侠,觉得这个平时有些莽撞的家伙突然有几分可爱, 他抽了抽手,没成功就放弃了,过了一会儿,他不自然地“嗯”了一声。

“我知道了。”

——第二天。

当少侠头痛欲裂地醒来的时候,他是迷茫的。

当他想起自己昨晚把邱居新和蔡居诚摁到一起去的时候,他是惊慌的。

当他想起自己是如何缠着方思明不放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可能得去跳个金顶。

而后他看到方思明走过来的时候,他成功的结巴了。

“思明兄……你还没没没没走呀?”

方思明倒是淡定的很:“有个人抱着我不肯撒开,挣开就闹。”

少侠面红耳赤的憋了半天,最后下定决心开口:“思明兄,虽然我昨晚有点醉,但是我真的喜欢你!”

方思明轻轻握了握他的手:“嗯,我知道。”

“我也喜欢你。”

小九爱德云

李鹤东✖️你 离婚吧

勿上升  除了名字真的 都是假的 上升正主就打死


“阿珂 我想跟你谈谈...”

“....好啊 明天吧 刚好你有时间”

“你可以不用迁就我 我...”

“没事 习惯了 你忙 就这样挂了吧”


你挂了电话之后就自己一个人在沙发上发呆 想了想 你们确实需要好好谈了也应该谈谈离婚这件事了  你和李鹤东结婚2年了 没有公开 除了他们师兄弟知道相声演员李鹤东结婚了 其他的没有人知道 两年了你们两个...

勿上升  除了名字真的 都是假的 上升正主就打死



“阿珂 我想跟你谈谈...”

“....好啊 明天吧 刚好你有时间”

“你可以不用迁就我 我...”

“没事 习惯了 你忙 就这样挂了吧”


你挂了电话之后就自己一个人在沙发上发呆 想了想 你们确实需要好好谈了也应该谈谈离婚这件事了  你和李鹤东结婚2年了 没有公开 除了他们师兄弟知道相声演员李鹤东结婚了 其他的没有人知道 两年了你们两个感情一直属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你上班 他也上班 你休息了 他还在上班 商演 忙的不着家 

昨天你偷偷买票去看他的时候 他在后门和一个小姑娘有说有笑 还时不时摸摸头 然后不知道那个女孩说了什么 李鹤东“噗嗤”笑了 那个笑 是和你在一起从来没有出现的 

你的手逐渐的冰凉 最后李鹤东进后台之前 拦腰搂住那个女孩 来了一个热吻 

这一幕给你看的 不知道有多讽刺

 “嗬”原来什么都是会变的啊 你拍下照片 转身离去 等待剧场开演 你并没有回家 而是去打印了了照片 就是刚刚拍的 

等到师爷他们俩上来的时候 你带着口罩去上礼物了 照片给了李鹤东转身就走了 相声也没有看 李鹤东看到了照片着实有点慌  一场相声下来 一身汗 整得谢爷摸不着头脑

你回到家就开始收拾东西 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 再瞅瞅家里还有没有自己的东西 然后拟了一份离婚协议书放在了茶几上 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我们的渣东回来之后 发现了鞋架的鞋子 没有你的了 急了 跑进卧室 打开衣柜发现也没有你的衣服了 李鹤东才明白 自己好像真的太不是人了 来到客厅才发现 那个放在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 然后看完之后就狂撕那张纸 

自己坐在沙发上冷静了一会  就给你打电话 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转眼到了周一 你们约好咖啡馆

你提前了十分钟到 但是你发现他到的比你还早 他看见你就立马起身

“阿珂 你来了”

“签字了吗?”

“阿珂 我们好好谈谈 能不能不离婚 .....”

“不能 我可委屈不了我自己 您是李鹤东 公众人物 你所谓的爱啊 感情啊 我付出了 但是我没有收到回报 反而还被绿了呵呵 ”

“.....”

“别沉默 敢作敢当 我都看到了 那小姑娘长得不错 哦对了 离婚协议书 我想就你这臭脾气 也应该撕掉了 喏新的 我看着你签字 ”你从包里掏出新的一份协议书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非离不可吗?”

“对 非离不可 ”

“好 我答应你 ”

李鹤东chua chua的把字签了 你看到了他签字心里反而更难受了 两年的感情啊 就这样没了 

签完之后 你把协议书收起来 放进包里 起身就走 走之前还留一句话“抽个时间 民政局见 把离婚证办了”

“.......好”

你离开了 走出咖啡店门口 仰起头看着天空 深吸一口气 然后缓缓吐出 

没有回头 毅然决然的走了 

其实把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留在身边 跟一个木偶没什么两样 他不喜欢你 心也不在你这儿 所以就别花心思放在不该放的地儿



本文太水了 等我再想想别的 说实话 我不会虐文 🤭齁甜的可还行

这里是小九 啾咪

栗子

【原创】进入下雨天了?

嘛……半夜发文,实在是精神涣散,没有什么好bb的辽……

嗯……之前欠着的一篇今天写上了再加上今天的这篇,应该都齐了叭?

前排提醒:小学生文笔,人物有些不明。

如果不介意的话,就请看下去吧↓

(论趴着睡一晚的危害性以及早起时吃点垫肚子的重要性。)

——————————————————

与昨晚相对应,早上的天色几乎全白。


“今天……估计要下雨…哈啊——”尽管趴了一晚上的脑子昏昏沉沉,被雷声叫醒后、第一件事任是关注窗外的天气。


才撑着桌子站起身,细密的雨就落了下来,侧耳倾听,这声音不像幻想。晃晃悠悠打开窗上的锁,把那两片长期遮风挡雨的玻璃板左右移位。借...

嘛……半夜发文,实在是精神涣散,没有什么好bb的辽……

嗯……之前欠着的一篇今天写上了再加上今天的这篇,应该都齐了叭?

前排提醒:小学生文笔,人物有些不明。

如果不介意的话,就请看下去吧↓

(论趴着睡一晚的危害性以及早起时吃点垫肚子的重要性。)

——————————————————

与昨晚相对应,早上的天色几乎全白。

 

“今天……估计要下雨…哈啊——”尽管趴了一晚上的脑子昏昏沉沉,被雷声叫醒后、第一件事任是关注窗外的天气。

 

才撑着桌子站起身,细密的雨就落了下来,侧耳倾听,这声音不像幻想。晃晃悠悠打开窗上的锁,把那两片长期遮风挡雨的玻璃板左右移位。借着小楼的深色外墙终于让人能够看清雨势大小。

 

“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将撑着桌子的手放下,随着两秒钟的意识缓冲,整个人不受控制地跌进了座椅里。

 

视线变得非常模糊,像是高度近视的人突然摘下了眼镜;双腿跟不存在似的软绵无力;两条胳膊顺着身体两侧垂着……以及、脑袋似乎被一晚上的压力挤瘪一半的难受感觉,径直袭向还没完全清醒的身体,让当事人就这么瘫了将近一分钟才缓过劲来。

 

“阿…嚏!”突如其来的一个喷嚏暂时性赶走了所有的瞌睡虫。

 

恢复意识后的第一件事,在书桌上找到了昨晚还未来得及打开的葫芦形小瓷瓶。打开瓶塞,从中拿出了只有半粒米大小的、黑乎乎的小药丸,径直丢入中心。

 

吃了点清凉的“零食”,精神上缓和了不少。收拾一下就该开始新的一天了。

江月重九·.)
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古早到画的太...

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古早到画的太烂忘记画的是哪一对的不知道什么东西orz

我为什么这么菜

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古早到画的太烂忘记画的是哪一对的不知道什么东西orz

我为什么这么菜

两串串串

那什么……有个毒脑洞,大飞的绿兔子头像和丞哥的蓝色晴天娃娃,借用这个梗画的拟人头像,画很渣很渣很渣正在练习,贡献脑洞。

那什么……有个毒脑洞,大飞的绿兔子头像和丞哥的蓝色晴天娃娃,借用这个梗画的拟人头像,画很渣很渣很渣正在练习,贡献脑洞。

Champagne

春日:《南歌子》《鹦鹉曲·园父》

【又是画工稀烂不会细化的一天】

画世界ID:-Champagne-

春日:《南歌子》《鹦鹉曲·园父》

【又是画工稀烂不会细化的一天】

画世界ID:-Champagne-

浅花渐欲迷人眼
画完啦! 是爱丽丝宁宁uu 树...

画完啦!

是爱丽丝宁宁uu

树是根据教程糊的!

画完啦!

是爱丽丝宁宁uu

树是根据教程糊的!

栗子

【原创】突如其来的雨

栗子的碎碎念:

(有点长,可以先看文再上滑回看解释)

嘛、昨天还有一篇没写,我还以为今晚是昨晚呢……不过昨晚睡得也是够晚了,导致今天下午我几乎直接睡过去。英语的催眠效果太强了,一节网课一节学校老师的网课,我全程睡觉,太难了。(你还好意思说)

嗯~总之这一篇写的算是比之前的要长了不少,不过只能算是因为栗子我正在听《全球高考》的广播剧,正好到一处特别悲伤的地方,结果外面就突然开始哗啦啦地下雨,正好有点写东西的意图,就开始写了。一开始还好,但是写到后面听着剧就没法专心写了,于是我就切了首歌放着。不过本篇里面写到的外面的雨声比歌里间奏的雨声还要小是真的,我当时真的好失望的说,还以为雨能很大,结果...

栗子的碎碎念:

(有点长,可以先看文再上滑回看解释)

嘛、昨天还有一篇没写,我还以为今晚是昨晚呢……不过昨晚睡得也是够晚了,导致今天下午我几乎直接睡过去。英语的催眠效果太强了,一节网课一节学校老师的网课,我全程睡觉,太难了。(你还好意思说)

嗯~总之这一篇写的算是比之前的要长了不少,不过只能算是因为栗子我正在听《全球高考》的广播剧,正好到一处特别悲伤的地方,结果外面就突然开始哗啦啦地下雨,正好有点写东西的意图,就开始写了。一开始还好,但是写到后面听着剧就没法专心写了,于是我就切了首歌放着。不过本篇里面写到的外面的雨声比歌里间奏的雨声还要小是真的,我当时真的好失望的说,还以为雨能很大,结果下了会就没了,然后过了会又下了会,又没了,可扫兴了……

[看到这里的各位,栗子在此推首歌,叫《顶层世界》,是一首片尾曲,在猫耳fm和b站上都有,在深夜下雨时感觉真的与外界环境特别配,尤其是中间两段雨声,特别赞!我以前因为一次晚上的大暴雨突发奇想开始写一些同人,之后每次想要听雨声找状态都放这首歌]

嘛,后面对于春天要的抱怨,是出自本人的,毕竟到了春夏天,天气又热,又有各种蚊虫,感觉很烦,栗子更加喜欢冬天些。

里面三个人的反应其实都是本人身上的hhh,最后的头晕是因为写到这里的时候正好本人晕了一下(害),所以通通、都写上去了。

小声bb一声,打那个持续五秒的雷后,栗子老爸突然快走进了栗子房间警告栗子说下大雨了,然而他不知道我还在嫌雨小(泥垢了

最后前排预警:小学生文笔,人物未交代清楚,看内容可能会有点懵……嘛、就当日常看就好了,没啥剧情的说。

如果不介意的话就请往下看吧↓

(记、突然下雨时各位的表现)

———————————————————

或许是有人在听着悲伤的剧,感动了上天,也可能是恰逢乌云们聚在一起商讨要去往何处,正好聚在了一起。

 

不知道什么原因,天气就是这么多变,像人的心情,阴晴不定。刚刚还是一如既往的黑天,后一秒下起了大雨。

 

窗外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房间里还清醒的人都不约而同竖起了耳朵,细细聆听着雨水。它们敲打在窗户上、弹跳于铁架间,跳脱出来肆意玩耍。

 

时间一到,该刷牙的刷牙,该睡觉的睡觉。整栋楼里除了24小时保持照明的地方,其他全部熄了灯。除了一间书桌前就是窗户的房间,那里还保留着台灯的光。

 

“1、2、3、4……5。”书桌前坐着的人数着打雷的数量。这一声雷不仅响,还特别久,足足持续了5秒还不止。

 

榻榻米上,靠着窗边躺着的人在拿雨声和歌曲间奏中的雨声对比。末了,失望地摇摇头,闭上眼、沉入梦乡。

 

依旧是漆黑的房间,只不过这个房间里的人躺的是加宽过的大床。这人刚闭上眼睛,只不过满脸的愁容与前者不太相符,一副深夜失眠的表现,“哈啊……春天就要来了……”

 

“9、10……唔!”熬夜总归不太好,尤其是在深夜保持兴奋。猛的一阵头晕袭来,那人连糖都没来得及掏,上身径直倒了下去,趴在了书桌上。临去找周公下棋之际,左手握紧了一个冰凉的白色小瓷瓶。

 

把脸枕在胳膊上后,手指似乎摸到了一旁的电源插座,为了防止梦中无意识触电,手指当机立断摁下了电源键。

 

这下好了,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房间里的灯光也悉数关闭,可以安心睡晚觉、做个好梦了,晚安。

竹鼠233
还是20r单,我超能咕的

还是20r单,我超能咕的

还是20r单,我超能咕的

诏狱第一磕学家

占tag致歉

请问有姐妹推荐渣男和渣女的故事么?

请问有姐妹推荐渣男和渣女的故事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