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24005浏览    4233参与
半格清(住读随缘更新
上色版。 人设改天再说吧……...

上色版。

人设改天再说吧……

明明已经一二卷大纲都写好了,甚至结局都定了,但就是不想码文。

男的。

上色版。

人设改天再说吧……

明明已经一二卷大纲都写好了,甚至结局都定了,但就是不想码文。

男的。

只会蹭线的笑然
发发最近画的闺女

发发最近画的闺女

发发最近画的闺女

只会蹭线的笑然

官图临摹

照着明信片画的

p2是连线都懒得勾的草图

为什么明信片里没有官图帕帕/哭


官图临摹

照着明信片画的

p2是连线都懒得勾的草图

为什么明信片里没有官图帕帕/哭


爲有一_

家人们……如果你爸出轨了怎么办

家人们……如果你爸出轨了怎么办

奶油拌云朵*

【文轩】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作者小声bb:ooc预警!一发完!各方面都很渣的我随便铲的粮,各位观众姥爷看个热闹就行!不喜欢的点叉叉哈!跪谢!  


————————拉线————————


        此刻,电影《念念不忘》的拍摄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

  电影工作的整个过程都备受粉丝关注,这不仅因为导演班子经验老道,更是由于这部电影的男主是近几月爆红的实力派新生演员刘耀文,男二更是刚刚获得金啦啦奖,拥有二十年艺龄,粉丝数量雄厚...

  

      作者小声bb:ooc预警!一发完!各方面都很渣的我随便铲的粮,各位观众姥爷看个热闹就行!不喜欢的点叉叉哈!跪谢!  


————————拉线————————


        此刻,电影《念念不忘》的拍摄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

  电影工作的整个过程都备受粉丝关注,这不仅因为导演班子经验老道,更是由于这部电影的男主是近几月爆红的实力派新生演员刘耀文,男二更是刚刚获得金啦啦奖,拥有二十年艺龄,粉丝数量雄厚的宋亚轩。

  虽然女主也是当代小花,可在如今网络小成本剧爆火的时代中,这种“强强联手”的对手戏码还是实属少见,再加上本身电影的剧本也是极其精彩,这不得不让众多粉丝及网友总是观望这一切的娱乐风向。

  而《念念不忘》的记者招待会便在今天举行。

  “宋先生,请问您对男主由刘耀文这一新生演员扮演的事情怎么看待!”

  “宋先生,请问您会对刘耀文产生敌意吗!毕竟这是您苦苦追求的位置之一!”

  “宋先生!您有什么话想对刘耀文及他的粉丝说的吗!”

  ……

  真是……这些记者问来问去都在问一个问题,宋亚轩在心里吐槽道。

  作为一名回回饰演男主并收货众多好评的老派演员来讲,这一次主角之位竟然被一个后辈抢走,对宋亚轩来说实属是个不小的打击。

  他之前不是没和刘耀文接触过,早在半年前的一个戏班子里,他就能隐约感觉到刘耀文的演绎才能,一开始他还是打从心底欣赏这个后辈的,可是万万没想到——

  才过了半年,这家伙的风头就压过了自己。

  这个姓刘的小崽子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宋亚轩默默暗自不爽道。

  可即便心里有多不开心,他都不能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现出来,此刻的他只能拿出“职业假笑”去应付眼前的土豆坨子们:

  “与这种实力强劲的后辈一起进步实属是我的荣幸,我本就应该多多关照新人,再在原有的基础上提高自己的实力,这才是一个作为前辈来讲该做的。”

  镜头前的宋亚轩举止投足间尽显稳重成熟,可偏偏脸蛋又富有少年朝气,他乌黑微卷的秀发衬得皮肤更加白皙,薄唇红润,体态修长,一身黑色西装禁欲端重,一股干净气质从他的身上油然而生。

  此刻的他任凭记者把话筒堵鼻孔里,也可以做到不动声色。

  这就是老派演员的实力啊!!!

  记者一看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又全都变得老实了起来,开始反问一些特别虚假的花边新闻和电影的主要流程,相比于刚才,宋亚轩这边变得安静了许多。

  宋亚轩在面对这一情景很是满意,可反观刘耀文,他却在很耐心地解释记者所向他投来的无理问题,在感觉到宋亚轩的目光后,还朝这边轻笑了一下。

  瞬间,宋亚轩一阵心颤。

  说真的,这个后辈欠打是真的欠打,可长得也是真帅。

  刘耀文的眼眸就如嵌入雪地的黑曜石一般璀璨闪耀,他睫似燕尾,气势凌人,整张面容尽显明艳风华,一看就是十分攻气的长相。

  虽然宋亚轩知晓自己的底子也很能打,但演艺圈好看的人那么多,能长到他审美点上的人可真不多。

  其余的时间,宋亚轩都在认真地偷听刘耀文的采访,对于自己的采访却应付了事。

  在记者向刘耀文问出“面对宋亚轩你不会感觉到压力吗”这一问题时,宋亚轩本以为他会给出一个十分官方的回答,可他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刘耀文竟会淡定说道:

  “我十分仰慕宋先生,为此我感觉到的并不是压力,而是幸福。”

  此话一出,记者们又立马眼前一亮,再次用将话筒怼人鼻孔的气势向文轩二人狂抛问题。

  场面瞬间变得一度混乱,就连宋亚轩本人也有点遭不住,他只得默默走到刘耀文身边,一边强笑着含糊回答记者问题,一边在寻找机会,打算拉起刘耀文的袖子赶紧跑到休息室。

  “走走!”宋亚轩在刘耀文的耳边轻声说道。

  温热的气息在耳边萦绕,惹得刘耀文微微瞪大了双眼,他心中顿时泛起层层涟漪,兴奋之余,他即兴编了个理由,就反扣住宋亚轩的手小跑进了休息室。

  “注意点注意点!”走廊里,宋亚轩立马卸下了伪装,脸上红晕涌起,身子一直不断地向后挣扎,在这时还不忘向刘耀文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快停下来!”

  “什么意思?”刘耀文故作面无表情地反问道。

  “就是!”话刚到嘴边,就被宋亚轩硬生生咽了下去,“喜欢”二字他实在说不出口,太难为情了。

  况且也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刘耀文注意到了后面人的异样,嘴角轻起,用低沉的声音再一次耐着性子地问道:“嗯?怎么没话了?”

  不知不觉,三言两语的功夫就到了休息室的门前,宋亚轩顿感不妙,刚想抽身逃走,却被刘耀文生生按倒在门上。

  他用十分深情的眼神低头凝望着宋亚轩,二人距离极近,气氛也在彼时正佳,令宋亚轩感觉自身无处安放,凌乱不堪。

  “宋亚轩,我喜欢你。”刘耀文直截了当地在宋亚轩耳边轻声道,“我之前就跟你告白过吧,你也没有讨厌我的意思,为什么还不答应我?”

  “你先起开。”宋亚轩硬着头皮,皱眉抬眸与刘耀文强行对视,眼神还故意露出几分凌厉的气势,似是威胁。

  话毕,他还用手默默推了推刘耀文,却不知刘耀文偏偏吃极了他这一套,于是宋亚轩便换来了对方更加近距离的压迫。

  这个场景与进组第一天的突发情况如初一撤,让宋亚轩除了思绪有些混乱外,也勾起了他部分记忆,不禁令人浮想联翩,也五味杂陈。

  其实进组第一天二人就有场对手戏是类似的场景,原定的剧本是刘耀文饰演的男主将宋亚轩按倒在地上,用十分针锋相对的语气说出“我们走着瞧”,可刘耀文却偏偏在关键时刻总是更改台词,用只有二人可听的声音在宋亚轩耳边轻声道:“宋亚轩,我喜欢你。”

  第一次听到这话的宋亚轩还感觉非常意外,导致一不留神就被压了戏,就这样一场戏来来回回拍了好几次,好在后期会加上配音,不然就真完了。

  拍摄期间,宋亚轩次次都是被刘耀文按倒在地板上,用极小的声音在耳边说着:

  “宋亚轩,我喜欢你。”

  之后宋亚轩虽然也从刘耀文的眼神中感受到了诚意,但他始终不愿相信会有人喜欢自己,更何况还是个男生。

  他并不是一位惧怕世俗偏见的人,他只是觉得这句“喜欢”太荒唐,不可信。

  毕竟自身的真实性格强势又傲气,与荧幕前的人设可谓是大相径庭,刘耀文也是为数不多知晓自己性格的人之一,而且二人顶多算面熟,根本还没到谈情说爱的地步。

  所以他很不能理解刘耀文喜欢自己的心情。

  想到这里,宋亚轩的内心又多出了几分窘迫,本来就涨红的面颊既而从脸部转到脖颈,耳后,宛如从天边缓缓升起的暖阳照亮世间。

  这一切都被刘耀文看在眼里,见对方不再推辞,他目光闪动些许,慢慢张开唇齿,距离眼前人的耳朵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小宋!小刘!你们在吗!”

  屋外导演的声音打破了这宁静又燥热的气氛,刘耀文扫兴地撇撇嘴,瞬间收回了方才凌气逼人的气场,而宋亚轩也趁此机会,将刘耀文一推,装出一副处事不惊的样子,慢慢打开了房门,对导演笑道:

  “今天的片子不是已经拍完了吗?导演还有什么嘱咐的?”

  “啊?没有没有!”导演有点被宋亚轩的反应惊到了,不过他也只是默默瞧了几眼屋内,并没有多想,继续说道,“我今天早上不是跟你俩交代过吗?招待会完了之后还有圈内的酒局要参加,这不过来邀一下你们嘛!”

  话毕,他又笑着搭上宋亚轩的肩膀,说道:“小刘是个新人,对于圈内的潜规则还不是很熟悉,你作为资深的前辈,多带带他,省得受欺负……毕竟现在还有很多人关注他今后的发展。”

  宋亚轩心中知晓这是关乎于刘耀文演绎生涯的大事,不得怠慢,于是他肯定地点了点头,对导演说道:“您放心吧,我一定会认认真真地带好他。”

  现在演艺圈竞争的早已不只是业务能力,还存在对于演员的长相,吸引力,艺术素养等方面的考察,这还仅仅是面对实力演员所提出的要求,在底层,更是存在其他混乱不堪,名利相争的混沌现象,这并不是当初的宋亚轩想看到的。

  可为了坚持自己一直热爱的演员梦,他不得不在这样的环境中默默实现着洁身自好,即便他有着自己的一套处事原则,可在某些特殊时期,他也只能暂且放下脸面,不与其相争。

  他本人是经历了许多艰难险阻,才在如今变化巨大的演艺圈中站稳脚跟的,他可不想让刘耀文再走一段段弯路。

  抛去二人的交情不讲,刘耀文的天赋实属惊到了宋亚轩,这是一枚翡翠原石,是属于这个圈子的珍宝,不能仅仅因为外在因素而就此泯灭。

  他必须要守护好刘耀文的这一宝藏。

  夜晚的餐桌上,业内人士各自都在畅谈理想,把酒言欢,而宋亚轩和刘耀文仅仅是坐在一个隐蔽的角落之中,神色自若地喝着椰汁。

  其实宋亚轩在来之前就已经吃了很多零食来垫肚子,这种纷纷扰扰的酒局他并不喜欢,以至于自己点的椰汁也只是勉强抿了几口。

  刘耀文的目光从始至终一直都在宋亚轩身上,片刻不离,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女主便带着啤酒直径走了过来,热情说道:“两位大佬别总闷在角落里不说话啊,轩哥也带着耀文去认识认识其他人呗。”

  “嗯,一会儿去。”话毕,宋亚轩立即将手中的椰汁一饮而尽,起身对刘耀文说道,“走,给你介绍几位有影响力的演员和编剧。”

  “不去。”刘耀文还坐在原地,直截了当地回道。

  “为什么?”宋亚轩见其不愿,也默默地坐回了原来的位子,颇有疑惑地回道,“认识一下对你也只有好处,脾气别总这么倔。”

  话毕,出于内心对于后辈的仁爱,宋亚轩不经意地抬起手腕点了一下刘耀文的额头。

  顷刻间,时光凝滞,岁月无声。

  “你……”刘耀文轻愣了一下,额头上还留有丝丝酥麻的触感,惊讶之余,他微微张口道。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宋亚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的举止显得十分亲昵,脸“唰”得一下就红了,赶紧用手扶额,故作镇定地解释道,“我只是想让你意识到这件事情而已。”

  “没事,我光认识你就足够了。”刘耀文淡定地回道,“不用去特地认识其他人。”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坚定与无畏,似乎一切都可以来得理所当然,轻而易举。

  “你行事能不能别那么武断?”宋亚轩见其不明白自己的用意,不禁有些气火攻心,“如果我不答应你,你不就白白浪费了自己这一身好行头?”

  “你还年轻,不要那么轻易地就给自己打上那么危险的标签,你可以为了亲人,朋友……甚至是你自己。”

  “那个人不必非要是我。”

  “不是我也没关系吧。”

  话音一落,二人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宋亚轩一直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紧盯着刘耀文,他知道自己语言有些过激,不过也可以趁此机会,让面前这个后辈对自己彻底死心。

  可他一看到刘耀文的反应,便对自己方才的举动后悔了。

  明明平时都是不把情绪显露出来的大冰块,在二人独处的时候也只会戏弄自己,可这时的他,表情却尽显失落,眼框泛红,双手也放在腿上止不住地颤抖。

  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在死死地忍着情绪不外泄出去。

  宋亚轩从未见过这样的刘耀文,此时的他恍若一条被人抛弃的废犬,那么可怜,又那么无助。

  “……我先出去一下。”刘耀文此时不愿再与宋亚轩待在一起,他直接了当地越过了对方,径直地朝门口走去。

  他路过留下的微风,也渐渐带走了宋亚轩内心余下的温暖。

  也就在这时,宋亚轩才意识到,自己竟会对刘耀文倍感内疚与心疼,原来眼前人,早已在这几月的朝夕相处中,不知不觉走进了自己的心房。

  毕竟在这漫长的人生中,从未有人爱他爱得如此深沉。

  “等一下!”宋亚轩生怕刘耀文走远,他赶紧匆匆忙忙地跟导演打了声招呼,奔跑着离开了酒店。

  “真是……这人怎么跑得那么快。”宋亚轩正在附近马不停蹄地寻找刘耀文,眼见实在找不到了,他不禁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赶忙叫了辆出租车,往刘耀文的家赶去。

  以前这家伙在自己身边团团转时,曾不止一次邀请他前往家中坐一坐。

  可没想到,竟是这等荒唐事,成为了宋亚轩前往刘耀文家里的原因。

  居民楼附近的隐蔽性很好,宋亚轩很快便跑到了刘耀文家门口,顺着猫眼望去,可见里面还是一片漆黑,这让宋亚轩不禁心忧起来:“难道还没回来吗……”

  咚咚咚——

  还没等他自己反应过来,宋亚轩已然敲响了刘耀文的房门,本以为没人会应,但刘耀文低沉沙哑的声音竟从房中传来:“谁?”

  见他平安无事,宋亚轩心底的大石终于落下,他赶紧向前一步,朝屋内喊道:“耀文是我,我是宋亚轩。”

  过了许久,屋内人也没有给他开门的意思。

  毕竟话是自己说的,祸是自己惹的,宋亚轩在原地叹了口气,他能感觉到刘耀文跟他只有一门之隔,他缓缓地将额头贴上房门,语重心长地说道:

  “抱歉,我刚刚……不是那个意思。”

  “我跟你着急只是因为我不敢轻易相信你对我的心意,可在你走之后,我都想明白了。”

  “所以你能不能开门,我想当面对你说这四个字。”

  话毕,宋亚轩这才慢慢远离门扉,他深吸一口气,心想被拒绝也罢,嫌弃也罢,传达到了就好,他便已无憾。

  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门后突然伸出一只大手,将宋亚轩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拉进了房间。

  黑暗中,刘耀文将宋亚轩强抵在门上,二人在激烈拥吻,唇齿交缠。

  彼此的呼吸烫热而又急促,他们都好似渴望了对方许久,就连亲热缠绵也显得格外焦躁,喉咙不停地翻滚,吞咽,舌尖甚至都有血丝析出,可谁也都察觉不到,谁也没有停下。

  气息愈急,脸庞愈红,宋亚轩的后背已经有些微微颤抖,可他情愿主动,抛弃那些琐碎繁华,此时唇舌湿润,情意绵绵,便以足够。

  刘耀文也在此刻死灰复燃,心生怜爱。

  他爱极了眼前人,恨不得将他永远地据为己有,可心底偏偏又都是满溢出的,想赠与他的柔情与蜜意,渐渐地,这些情感化作粼粼春水,缕缕金光,绕指柔间。

  过了许久,刘耀文终于松开了宋亚轩早已红湿的嘴唇,瓣间还参杂着几根缠绵的银丝,显得格外暧昧,又格外热烈。

  他又将宋亚轩慢慢搂在怀中,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只想要你,好吗?”

  “答应我,好吗?”

  因为身处黑暗,导致宋亚轩很难看清对方的面容,颈间缓缓滴落下的几滴热泪,将宋亚轩的心烫得厉害,他赶紧回拥住了刘耀文,温柔安慰道:“好,我答应你。”

  “不是无奈,也不是怜悯,是和你一样的感情。”

  此时月光也顺着阳台的窗户照耀进来,屋内幽光闪烁,寂静无声,却也无比庄重,无比温柔。

  月亮一直遥望着这个充满着人间烟火的家,眼波婉转,眉间舒展,笑如初棠,温如夜风。

  天上月是枕边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枕边人是你,心上人是你,必须是你,也只能是你。

  二人相拥许久,半晌过后,刘耀文才收敛好了激动的情绪,再次试探性地问着宋亚轩:“真的不走了?”

  而宋亚轩也毫不犹豫地回道:“真的。”

  屋内,不只是谁先脱掉了彼此的衣衫,二人在幽夜里耳鬓厮磨,柔情万千。

  与你共度的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悲伤而又美好,希望余生可以与你一起携手前行,永不分开。

  ……

  早上。

  刘耀文从床上起身,慢慢睁开朦胧的睡眼,一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他的眼神顿时清明,赶紧朝身边看去。

  宋亚轩正蜷在身旁睡得正香,眼睛因为床笫之事显得有些红肿,可此情此景却让刘耀文的心间微微一颤,令其情不自禁地低头轻吻了心上人的脸庞。

  吻毕,他又觉得哪里不够,于是刘耀文将颈间的项链摘下,佩戴到了宋亚轩的脖颈之上,眼中瞬间充满无限笑意,他轻轻给宋亚轩塞好被子,慢慢走向浴室。

  其实他原本就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活在这世上,什么都可以轻易得到,导致他的心中总是空虚寂寞,无情无欲。

  可自从遇见了宋亚轩后,他的世界便从此绚丽多彩起来。

  初见时那无意的惊鸿一瞥,就令他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沼泽之中,再与其进行一次次的互动交心,刘耀文便在内心笃信:

  宋亚轩确实是一名十分惊才艳艳的演员。

  即便他的性格强势了一点,傲气了一点,不过这也正是他的可爱之处,毕竟这一切都出于他对自身事业的热爱,与负责。

  他的存在很美,美到不可思议。

  他也让自己的人生变得充满了希望与曙光,所以他愿意倾尽自己的所有,去追求心中的爱人。

  可能也是因为上天对他关怀备至,令其不到半年,便与之重逢。

  这一次,他绝不会放手,也绝不会后悔。

  所以他对宋亚轩的感情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蓄谋已久。

  他们的世界也在这半年间渐渐地向彼此重叠,天空中交汇出奇迹的五彩,凡尘也不再显得空虚寂寞,林间有鹿,海中见鲸,一切荒芜都在瞬间成为了梦中期待的童话。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全篇完——

半格清(住读随缘更新
勾线血色版程幼安。 下周发人设...

勾线血色版程幼安。

下周发人设+涂色版。

勾线血色版程幼安。

下周发人设+涂色版。

半格清(住读随缘更新
云上城。 我知道是在乱画……(...

云上城。

我知道是在乱画……(捂脸

当然也有靠液体的流动性(。

云上城。

我知道是在乱画……(捂脸

当然也有靠液体的流动性(。

半格清(住读随缘更新
辛无难 主角。 大女主? 辛无...

辛无难

主角。


大女主?

辛无难:……你说谁娘们呢?骂骂咧咧.jpg

但是给钱也不是不可以哦(忽然羞涩.jpg


辛无难

主角。


大女主?

辛无难:……你说谁娘们呢?骂骂咧咧.jpg

但是给钱也不是不可以哦(忽然羞涩.jpg


半格清(住读随缘更新

程幼安

[图片]

并非主角。

浓墨重彩的反派……吗?

也不错啊。


并非主角。

浓墨重彩的反派……吗?

也不错啊。


半格清(住读随缘更新
【祭礼】 青年的他持握十字架却...

【祭礼】

青年的他持握十字架却并非持握信仰,放下刀剑亦非放下武器。


没加特效的原图果然比较丑……

伊莱恩的教皇装。

头发完全被放下了呢。

【祭礼】

青年的他持握十字架却并非持握信仰,放下刀剑亦非放下武器。


没加特效的原图果然比较丑……

伊莱恩的教皇装。

头发完全被放下了呢。

半格清(住读随缘更新
人 类 群 星 闪 耀 时 黄...

人  类  群  星  闪  耀   时


黄  王  的  呼  唤


整点诡东西。

高情商:你看你这个不可名状画得多好

低情商:真的不是随便泼了点水粉上去开始乱搞吗?

我承认,我一开始只是想画个美丽星空,但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遂成克系(。

这就是多年不碰水粉的代价吗……?

人  类  群  星  闪  耀   时


黄  王  的  呼  唤


整点诡东西。

高情商:你看你这个不可名状画得多好

低情商:真的不是随便泼了点水粉上去开始乱搞吗?

我承认,我一开始只是想画个美丽星空,但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遂成克系(。

这就是多年不碰水粉的代价吗……?

HeT

一则关于自己的小故事

我有一个故事想要分享,不知道是否会有人愿意听。

我因为一本小说,进了一个读者群,认识了几个人,一个是我的前男友(其实也不算我俩在一起的时候很短)在这里我称呼他为L,一个是让我对他心思不纯的“朋友”Y,一个是我的现任男友X。

我跟L在一起的时候算是玩笑,似乎是因为群友起哄才在一起的,在一起没多久我们就分手了,网恋嘛,总是不长久的,分手后我们以朋友的身份继续相处,大概是以朋友的身份在一起玩久了,慢慢的就生出了一些暧昧的情愫,也可能是习惯了跟他的相处,在去年的情人节前夕,我突然发觉我好像有点喜欢他了,然后我再情人节的那天以玩笑的形式向他表白了(那个时候他有一个网恋女友是他玩某T语音的认识的)然后...

我有一个故事想要分享,不知道是否会有人愿意听。

我因为一本小说,进了一个读者群,认识了几个人,一个是我的前男友(其实也不算我俩在一起的时候很短)在这里我称呼他为L,一个是让我对他心思不纯的“朋友”Y,一个是我的现任男友X。

我跟L在一起的时候算是玩笑,似乎是因为群友起哄才在一起的,在一起没多久我们就分手了,网恋嘛,总是不长久的,分手后我们以朋友的身份继续相处,大概是以朋友的身份在一起玩久了,慢慢的就生出了一些暧昧的情愫,也可能是习惯了跟他的相处,在去年的情人节前夕,我突然发觉我好像有点喜欢他了,然后我再情人节的那天以玩笑的形式向他表白了(那个时候他有一个网恋女友是他玩某T语音的认识的)然后我以第三者的名义插足了他们,也不算插足吧,他在我表白后跟他的那个女朋友分了手,然后转头问我要不要在一起,我拒绝了,因为我觉得我好像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喜欢他,而他也是想玩玩罢了,他并不喜欢我,就这样我们再也没有了联系。

我以为经历了L的事情,我不会再重蹈覆辙了,直到我这几天发觉我对Y的心思不纯之后,我的心理防线崩断了。

跟L断了之后,我开始喜欢了玩游戏,但是我玩什么游戏都很菜,属于又菜又爱玩的那种,Y也很爱玩游戏,而且玩得还不错,因为是群友的原因,他玩游戏的时候也会带我一起,因为玩游戏,我慢慢的和Y熟络了起来,每天工作结束后,我就找Y带我玩游戏,就这样他陪我玩了一年多的游戏(刺激战场)期间我也认识了几个他的朋友,都不熟只是一起玩游戏,慢慢的我习惯了什么事都依赖他,甚至是没他我根本打不了游戏(把把落地成盒)之前一直不觉得自己对他的心思不纯,甚至之前还总跟他开玩笑,过年跟他回家之类的。直到前几天打游戏一个路人点醒了我,那个路人问我是不是喜欢Y,当时我脱口而出就是否认,现在仔细想想,我对他的感情早就不对了,我无法确定我只是习惯了他,还是真的喜欢他。我不敢让他知道我对他心思,我怕到最后也是和L一个结局,而且我清楚的知道一点Y不喜欢我,他只拿我当朋友。

这所以的一切我的现男友X他全部都知道,L的事情是他教我认清了现实,Y的事情他也帮我仔细捋清楚,他告诉我最好的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就是找个人谈恋爱,我说我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谈恋爱时,他向我引荐了他自己,或许是我太想钻牛角尖了,在昨天晚上我顺理成章的和他在一起了,但是我并不喜欢他。

你们说我是不是太渣了,我觉得这样对他对我自己都不公平,我在答应和他在一起后就后悔了。真心觉得对不住他,虽然他在网恋的时候也没少被骗,但是我还觉得我对不住他,我跨不过我心里的那道坎,我想提分手,但是那样会显得太草率了,真的头疼。

很感谢陌生的你能看完全文。

HeT
我自己都我觉得自己挺渣的,为了...

我自己都我觉得自己挺渣的,为了跟一个人保持所谓距离,同另一个我自己不喜欢的人谈恋爱,真是渣到了极致☹️

我自己都我觉得自己挺渣的,为了跟一个人保持所谓距离,同另一个我自己不喜欢的人谈恋爱,真是渣到了极致☹️

泛侈

三个人的高中

  高中时,有一个男生,他坐在我后面,刚开始的时候,我跟他聊天,问他问题,他很聪明,是我们班的物理课代表,就几个星期的时间,我们关系越来越好……

  之后,班主任调座位,把我跟他分开了,换座位那天,他向老师大声嚷嚷能不能不要换座位,老师没同意,我离他隔了整整一个教室,我搬座位的时候,开玩笑的对他说:

  “没了你我咋办啊,我作业都没人帮了。”

  “你下课记得来找我啊……”

  他应了,搬到他身边的是另一个女生。

  每个课间有十分钟,他不会每次过来,但是只要他...


  高中时,有一个男生,他坐在我后面,刚开始的时候,我跟他聊天,问他问题,他很聪明,是我们班的物理课代表,就几个星期的时间,我们关系越来越好……

  之后,班主任调座位,把我跟他分开了,换座位那天,他向老师大声嚷嚷能不能不要换座位,老师没同意,我离他隔了整整一个教室,我搬座位的时候,开玩笑的对他说:

  “没了你我咋办啊,我作业都没人帮了。”

  “你下课记得来找我啊……”

  他应了,搬到他身边的是另一个女生。

  每个课间有十分钟,他不会每次过来,但是只要他一写完一门作业,他就会跑过来问我要不要,或者到晚自习的时候我过去。

  我们都很喜欢打王者,一起聊聊游戏,想双排,但可惜他是微信我是QQ,想帮他借号,结果他是苹果,我借来的只有安卓,实在没办法了就先放下了。

  还有一次晚自习的时候,他过来给我化学作业,我在和闺蜜聊天,他看我没时间理他,就想走了,我一看这哪行,冲到他背后,把他手里的化学作业抽走,又冲回了我闺蜜旁边。

  我前面那个女生憋着笑跑过来,我好奇的问她,她告诉我:

  “你跟xxx好甜啊你刚抽他作业他还笑....”

  我心里一动,却跟她说:

  “别瞎说....”

  后来,那个坐在他身边的女生从单方面跟他聊天,再到两人的欢笑,我心里很不舒服,但我没有说,因为我没立场,我不是他女朋友,只是他同学,我的面子也不允许...

  但是他依然会过来,会给我作业,跟我聊天..

  然后,做了将近一个月的位置终于挪了,我坐在他那边,中间却隔着那个女生。我也只是更加近距离的看着他们欢笑。

  有一次放学,他跑过来跟我说,今天晚上再帮他借借王者的号,想跟我双排。

  但我听到那个女生跟他说晚上找她聊天,我故意试探他:

  “你不是晚上要跟xxx聊天嘛?”

  他一脸不在乎说:

  “她就那样,都是尬聊”

  我很开心。

  但是后来他的行为依然让我寒心。

  他跟那个女生聊的越来越投入,上课的时候都能听到他们悄悄聊天的声音。

  但他对我也很好,跟以前一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朋友来跟我说,都觉得他有点海....

  我知道。

  我有次故意还他作业的时候很用力,当天晚上他就跑过来问我是不是生气了,我说是的,他问我原因,我让他自己琢磨,我说不出口。

  他真的认真琢磨,甚至都搬出了心理书,我哭笑不得,就问他你知道我哪里生气了吗?

  他说他大概知道了,然后给我了一张纸,上面满满的字,他跟我说这是道歉信,他字很丑,我辨认了半天,上面全都是心理术语什么什么的,看完我也不知道看了啥,但这着实让我气消了大半。

  笑骂道:“你这个直男...”

  他没变,还是没变...

  我不知道他是没懂还是懂了不变,总之我真的...真的很难过...

  后来,我在外面认识了个男生,是补习班上的,他对我比较有好感吧,上了几节课吧,就跟我表白了,我那会很想气他,便答应了那个男生,我们换了情头,开了情侣空间,我故意发动态公开。

  果然,他跑过来问我,我说外面的你不认识,然后他发给我一个他的人澜五杀的视屏,然后跟我说,你肯定不会看了吧。

  我看了,看了很多遍,我心想,只要你有那个意思,我立刻和外面那个男生分手,但他没有...

  后来,他在学校里依然会给我作业,但我总感觉他冷淡了,我想逼他,赌一把。我对他也变得冷了些,我希望这能让他说出我想听到的几个字...

  他没有,那个女生跟他聊的越来越好了...

  他不主动给我作业了……

  有个周末,我看到他换情头了,我心里凉了大半,立马去看那个女生的QQ,一对....是一对的情头,我心瞬间凉透了……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发了条嘲讽那个女生的动态,我没说名字,只是英文缩写

   烦xxx

  然后我把他两截了屏发到班级群里,假装满不在乎的呼吁同学来吃瓜...

  我上头了,一时冲动,恢复冷静的时候已经全发出去了……

  那个男生来找上我了……

  “你什么意思?你发这个目的是什么?”

  我假装不在意:“同学吃个瓜不行吗?”

  “您自己也谈恋爱,要吃瓜您自己去吃”

  “这下您满意了?”

  “记住,别让我看到你对她不好的话”

 “我没兴趣了解”

  

  我真的...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那瞬间我红了眼眶,我自认为对感情看的很透,之前的恋爱经历从没让我失态过,他成功了……

  我讨厌他,我甚至恨他,他让我第一次感受到爱的痛苦...

  你如果刚开始就没想着跟我怎么样,就不要对我好,像对女朋友一样,不要在让我对你沦陷之后去对另一个女生也这样,我无法忍受这落差感...

  女生真的很容易满足,她只是想要一个特例,你对她的特殊....

啾鸠玖

我的渣男哥哥

单纯有感而发,写多少不一定(bushi)

勿上升蒸煮!勿上升蒸煮!勿上升蒸煮!


大家好,我叫尚华年,1998年3月8日生人,我有一个比我大十岁整的哥哥,他叫尚九熙,是个渣男!

他的糟糠妻,我的第一任嫂子,叫何九华,是我哥按照我们尚家的习俗,亲自八抬大轿娶回来的。我爸妈本来不是很同意,但看我哥那架势,也就放任了。也许...这就是我出生的原因?

何九华是一个很漂亮的男人,正经时间看他还挺正常的,但一回到家,能有多懒就有多懒,趴在沙发上就跟没骨头的狐狸一样。用我哥的话说,何九华趴在那里软绵绵的瞟他一眼,别说腿,骨头都软了,就那个地方梆硬梆硬的。

呸!臭流氓!我还是个孩子呢!

我哥...

单纯有感而发,写多少不一定(bushi)

勿上升蒸煮!勿上升蒸煮!勿上升蒸煮!



大家好,我叫尚华年,1998年3月8日生人,我有一个比我大十岁整的哥哥,他叫尚九熙,是个渣男!

他的糟糠妻,我的第一任嫂子,叫何九华,是我哥按照我们尚家的习俗,亲自八抬大轿娶回来的。我爸妈本来不是很同意,但看我哥那架势,也就放任了。也许...这就是我出生的原因?

何九华是一个很漂亮的男人,正经时间看他还挺正常的,但一回到家,能有多懒就有多懒,趴在沙发上就跟没骨头的狐狸一样。用我哥的话说,何九华趴在那里软绵绵的瞟他一眼,别说腿,骨头都软了,就那个地方梆硬梆硬的。

呸!臭流氓!我还是个孩子呢!

我哥和我嫂子很恩爱,起码在他们离婚前我都是那么觉得的。那时候,我哥老喜欢和我说他们的过去,比如说,初遇的时候。

只能说是非常欠揍了。

“你不知道啊,当年我和你嫂子,只能说是相当的缘分了。”比较是亲哥,还是有很多习惯很相似的,比如说一些说话习惯。

“你哥我大学四年,一直有人邀请,但我只同意了那一次的主持人,刚好你嫂子就作为优秀毕业生回校给人洗脑。就我报完幕下台他上台那一瞬间,你嫂子就对我一见钟情了。

”半哄半骗的要到了我的联系方式,天天学弟长学弟短的,回校也不去播音主持那边看看,就往金融和美院跑,弄得全校都知道他在追我。你想想不到啊,你嫂子现在整天懒洋洋的,追我的时候可勤快了。而且那叫个骚啊,套路一个接一个的,差点你哥都要被套路了。“

有一说一,我还真想象不到。

我哥在这叭叭,我嫂子那边送了个眼神过来,”差点?“我哥一哆嗦,屁颠屁颠的就跑去给我嫂子捏肩揉腰,”当时没有,现在这不是被你套牢了嘛。“

咦~好腻歪,这就是成年男人之间的世界嘛?我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要那么对我?是因为我的过分美丽嘛!

我一点对我哥这套说辞十分怀疑,甚至去问过我嫂子。肯能是我当时年纪小,我嫂子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就算懂了也不会记住,所以那一次他的说的特别真诚,就像...一直在等人问,但是就没人去问他,把他憋得不行了一样。

”你哥年轻那会,还没现在那么帅,但那股子青涩,看的就让人很眼热。就你哥说我对他一见钟情那一段,也不能说是假的,就是有点夸张,那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小学弟长得真有味道,跟张我心尖上了一样。

“那他联系方式确实是半哄半骗,但他要不愿意我也拿不到啊,尚九熙那时候耳根都红透了,还以为自己很高冷很镇定。那时候吧,他也只是一个很对我胃口的小学弟,直到有一次啊,我去找他的时候他班同学告诉我说九熙去街舞社训练了,我就想去看看。

”我是真没想到,尚九熙平日里看起来冷冷清清的,背地里一心想跳爵士,我推门进去的时候,他露着半截腰,扭着屁股下蹲。我当时就觉得,这小孩怎么那么会扭啊。那腰白的,一看就知道肯定又软又好摸,那身爵士服在他身上,该有的不该有的都有了。看得我...cao!“

我嫂子捂着脸,脖子都红了一片。

他好激动,我好害怕。我听我嫂子那么说,也想看我哥跳爵士了,但我不敢说,可能以为我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吧。

”从那之后,我就开始很认真的追九熙了。结果...人是到手了,但不是我告的白,而且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至于是哪里不太一样,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只能说嫂子辛苦了。

我嫂子说着,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和善“地对我说,”年年问我的,我都告诉年年了,今天的谈话使我们之间的秘密,九熙不会知道的对吗?“

我很没出息的点了点头,眨眼间我嫂子又成了那副懒洋洋软绵绵的样子。我耸耸肩,生活不易,华年叹气。


点个红心再走哦~

只会蹭线的笑然

是山海系列的帕帕,在学校画的

我还特意画了服饰到学校的,在家想不起来画/汗颜

p2原图

哪有原图能私发给孩子吗馋死了wwwwwwww


是山海系列的帕帕,在学校画的

我还特意画了服饰到学校的,在家想不起来画/汗颜

p2原图

哪有原图能私发给孩子吗馋死了wwwwwwww


只会蹭线的笑然

草稿懒得退了

p2相册(这张好靓hhhhh)

草稿懒得退了

p2相册(这张好靓hh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