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渣婶

677浏览    9参与
请多爱爱我

笼中鸟(八)

安定起身向众人简单的行了个礼,跟着审神者回到了书房。

知道内幕的人觉得安定这次凶多吉少,而其余的人都面面相觑。

最后烛台切光忠起身道:“好了,时间不早了,诸位回去吧,我和小俱利留下收拾。”

一期微微颔首道:“多谢。”随后将弟弟们送回住处。

其余的人也都逐渐道谢离开,不一会儿空旷的房间只剩零零散散几个人。

三日月看了一眼鹤丸,后者立刻领会到,二人便一并走出了房间。

月色如水,银色的光辉流泻在庭院中,两道身影沐浴着月光轻巧的跃上屋顶。

三日月抬头看着夜空,群星闪烁,似宝石镶嵌在黑蓝色的幕布上,璀璨又夺目。

他微微偏过头对一旁发愣的鹤丸说:“来,今晚陪我这个老爷爷赏月。”

看着鹤丸...

安定起身向众人简单的行了个礼,跟着审神者回到了书房。

知道内幕的人觉得安定这次凶多吉少,而其余的人都面面相觑。

最后烛台切光忠起身道:“好了,时间不早了,诸位回去吧,我和小俱利留下收拾。”

一期微微颔首道:“多谢。”随后将弟弟们送回住处。

其余的人也都逐渐道谢离开,不一会儿空旷的房间只剩零零散散几个人。

三日月看了一眼鹤丸,后者立刻领会到,二人便一并走出了房间。

月色如水,银色的光辉流泻在庭院中,两道身影沐浴着月光轻巧的跃上屋顶。

三日月抬头看着夜空,群星闪烁,似宝石镶嵌在黑蓝色的幕布上,璀璨又夺目。

他微微偏过头对一旁发愣的鹤丸说:“来,今晚陪我这个老爷爷赏月。”

看着鹤丸欲言又止的样子,三日月故作惊讶道:“该不会鹤丸殿以为,老爷爷我要带你去偷听审神者和大和守安定的谈话吧?”

还真被说中了!鹤丸表情一僵。

不过三日月并没有细究下去,他笑眯眯的坐下并示意鹤丸一起。

鹤丸反应倒是快,没有拒绝,他仰望着夜空道:“今天晚上的夜空还真美啊!”

“是啊是啊。”

三日月依旧看着鹤丸,只不过眼神已经变了,那是一种看着猎物的眼神。





开始搞事啦!剧情不自觉的往三日鹤发展【叹气】

请多爱爱我

笼中鸟(七)

看着话题逐渐陷入僵局,鹤丸轻咳一声,审神者立刻就不理安定,她转向鹤丸问道:“上午没受伤吧?需要手入吗?”

鹤丸成功转移了话题但又不得不和审神者对话,他语气带了一丝不耐烦,想趁早结束:“多谢,没受伤,有劳费心了。”

被自己近侍感谢了,审神者倒有些受宠若惊,声音变得娇滴滴的,像忘记了早上自己被甩开的尴尬,她又黏黏糊糊的去拉鹤丸的手。

不出预料,还是被冷漠的拒绝了。

看了看窗外的夜色,不远处的药研藤四郎犹豫了一下,还是沉声提醒道:“大将,时间不早了,处理完事务后早些歇息。”随后,许多短刀们也都叽叽喳喳的说着主人早点休息的话。

审神者面无表情的皱了下眉头,压迫的气息席卷而来:“什么时候那么多...

看着话题逐渐陷入僵局,鹤丸轻咳一声,审神者立刻就不理安定,她转向鹤丸问道:“上午没受伤吧?需要手入吗?”

鹤丸成功转移了话题但又不得不和审神者对话,他语气带了一丝不耐烦,想趁早结束:“多谢,没受伤,有劳费心了。”

被自己近侍感谢了,审神者倒有些受宠若惊,声音变得娇滴滴的,像忘记了早上自己被甩开的尴尬,她又黏黏糊糊的去拉鹤丸的手。

不出预料,还是被冷漠的拒绝了。

看了看窗外的夜色,不远处的药研藤四郎犹豫了一下,还是沉声提醒道:“大将,时间不早了,处理完事务后早些歇息。”随后,许多短刀们也都叽叽喳喳的说着主人早点休息的话。

审神者面无表情的皱了下眉头,压迫的气息席卷而来:“什么时候那么多话了!”

瞬间鸦雀无声,短刀们闭紧嘴,瑟瑟发抖的看着审神者。一期眯了眯眼,手不自觉的搭在了本体上。

一声轻笑在这个僵硬的气氛中突兀响起,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全部集中在三日月身上。

对方安静的坐着,浅浅夜风吹拂头上的金色流苏,使其微微晃动,他不急不慢道:“药研所言极是,主上还是早些休息为好。”

见状,审神者也不好说些什么了,她起身将衣服掸平,走到门口时忽然回头道:“大和守安定你跟我过来。”

语气平淡,听不出任何感情。

虽不愿承认,一股不详的预感笼罩心头。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

我,我被单手数的过来的粉丝私信表扬了!天呐噜!不论大小号,这是我被私信的第一次!值得纪念!

根据那位小可爱的需要,写我准备另写一篇关于和谐本丸的赏花趣事(借鉴牡丹饼梗),会细写审神者的。

以上,勿厌

请多爱爱我

笼中鸟(六)

刀剑都是好战的,可能是气话,但被这样说大多人的表情不怎么好。

三日月闻言眯了眯眼睛,眼底弯弯的新月隐去,嘴角虽挂着优雅的微笑,但看向安定的眼神已经变了,他语气淡了下来,说道:“大和守安定,若您想要有所作为我定不会像鹤丸那样阻拦。”

无缘无故被提起的鹤丸一愣,第一反应是觉得三日月不太正常,不过想想这个本丸的审神者都是这样对待刀剑的,似乎也没什么。

有时候鹤丸都觉得自己你平时更加易怒,性格更加冲动,负面情绪在不断影响自己,但又控制不住。

“哼!”安定的一声冷哼把他的思绪拉回来,鹤丸抬起头看了看周围无一人回应。

三日月低头慢慢品茶,浑身充满了平安时代的贵气,不和谐的小插曲就如同没有发生一般...

刀剑都是好战的,可能是气话,但被这样说大多人的表情不怎么好。

三日月闻言眯了眯眼睛,眼底弯弯的新月隐去,嘴角虽挂着优雅的微笑,但看向安定的眼神已经变了,他语气淡了下来,说道:“大和守安定,若您想要有所作为我定不会像鹤丸那样阻拦。”

无缘无故被提起的鹤丸一愣,第一反应是觉得三日月不太正常,不过想想这个本丸的审神者都是这样对待刀剑的,似乎也没什么。

有时候鹤丸都觉得自己你平时更加易怒,性格更加冲动,负面情绪在不断影响自己,但又控制不住。

“哼!”安定的一声冷哼把他的思绪拉回来,鹤丸抬起头看了看周围无一人回应。

三日月低头慢慢品茶,浑身充满了平安时代的贵气,不和谐的小插曲就如同没有发生一般。

总之,这次的“刺杀审神者会议”不欢而散。

虽然上午安定偷袭鹤丸的事情和平解决,两人都未受伤,众人极力封锁消息,但还是走漏了一点风声,让审神者知晓了。

晚餐期间,每个人都默默吃饭,生怕惹祸上身。

审神者优雅的吃完最后一口饭,擦了擦嘴角,声音含笑道:“今天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不打算给我说说吗?大和守安定!”最后一句语调中充满了危险。

其他人都不禁为名字的主人擦一把汗,相反本人倒是淡定的多。

安定放下餐具,抬眸盯着审神者道:“不知尊敬的主人您说的是什么事情呢?”虽然话中都加了敬语,可听起来却不怎么舒服。

审神者一向是对讨厌的刀剑没什么好脾气,她一拍桌子怒道:“不听话的狗只会到处乱咬人!你觉得你有什么活下去的价值?”

“怎么,难不成您想杀人灭口?像清光那样?”安定似笑非笑道。

“你在威胁我?”

“不敢不敢!”

......



—————————————————————————

严重OOC了

每个人都是个话唠

请多爱爱我

笼中鸟(五)

鹤丸顿了顿,他看见安定的脸上露出了纠结的神情,再接再厉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把这件事告诉大家,我相信很多人都已经忍不了审神者了,关于刺杀这件事我觉得应该一切从长计议。”

安定谨慎的看着他,眼中多了一分动摇,但又似乎不相信他真的会这么好心。

鹤丸见状微微叹了口气,摆摆手说:“不用着急,你可以考虑一下,明天给我答复。”

“不用了,我同意!”

出乎意料啊!鹤丸一挑眉,随即呼了一口气,正想说话时身后就想起了许多匆乱的脚步声,似乎是有一大群人向这儿跑来。

鹤丸扭头望去,是五虎退带着一期一振等大半个本丸的人来了。估计小家伙是怕自己吃亏,叫自己的哥哥来帮忙,没想到一下惊动了大半本丸,鹤丸想到...

鹤丸顿了顿,他看见安定的脸上露出了纠结的神情,再接再厉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把这件事告诉大家,我相信很多人都已经忍不了审神者了,关于刺杀这件事我觉得应该一切从长计议。”

安定谨慎的看着他,眼中多了一分动摇,但又似乎不相信他真的会这么好心。

鹤丸见状微微叹了口气,摆摆手说:“不用着急,你可以考虑一下,明天给我答复。”

“不用了,我同意!”

出乎意料啊!鹤丸一挑眉,随即呼了一口气,正想说话时身后就想起了许多匆乱的脚步声,似乎是有一大群人向这儿跑来。

鹤丸扭头望去,是五虎退带着一期一振等大半个本丸的人来了。估计小家伙是怕自己吃亏,叫自己的哥哥来帮忙,没想到一下惊动了大半本丸,鹤丸想到这儿弯了弯眼。

这件事在他们来之前已经基本解决,所以一期也没多说问什么,他只是郑重的向鹤丸道谢,惹得鹤丸浑身不自在。

来的刀除了五虎退,其余的都是打刀和太刀,在将五虎退支开之后,安定轻轻的点点头。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了,鹤丸简要的说明了一下清光断刀的事实,随后附和安定表明了刺杀审神者的态度。

意料之中,所有人一片安静。

“我们作为附丧神,主人作为审神者,我们应效命于她,虽说主人的行为确实是亵渎神明,但现如今要弑主恐怕还有心理障碍。何况据我所知,弑主的刀剑必定会遭到反噬,所以在没有下定决定之前大家还是慎重考虑。”三日月宗近打破了沉静,可说出的话却模棱两可。

安定沉不住气,略带轻蔑的说:“这件事不能再拖了,多在她身边呆一天就越危险,谁都琢磨不透她内心到底在想什么,若大家怕了,请自便!号称天下五剑之首的三日月也不过如此。”

请多爱爱我

笼中鸟(三)

可能因为经历的问题,鹤丸并不是一个感情细腻的人,他没有像别的刀剑那样考虑太多。他看着五虎退低垂的脑袋,觉得对方是因为刚刚的5事情而后怕。

承载着太多情感的金色眸子静静的注视着五虎退,突然像变魔术一般右手凭空出现一串丸子。他将丸子递给五虎退道:“好啦,都过去了,别多想了。唔,吃吧,我可是忍痛割爱给你的!”说完做出了一个心痛的表情。

五虎退笑了,笑得很腼腆,他有些犹豫道:“这,这个丸子是大人给...给您的,我...”

“没事儿,你偷偷吃,这事咱们都不说出去不就没人知道了吗?何况五虎退受了伤,吃点丸子恢复的会快一些,这样你就不会给你的一期哥添麻烦了,不是吗?”

“嗯...谢,谢谢鹤丸哥哥.....

可能因为经历的问题,鹤丸并不是一个感情细腻的人,他没有像别的刀剑那样考虑太多。他看着五虎退低垂的脑袋,觉得对方是因为刚刚的5事情而后怕。

承载着太多情感的金色眸子静静的注视着五虎退,突然像变魔术一般右手凭空出现一串丸子。他将丸子递给五虎退道:“好啦,都过去了,别多想了。唔,吃吧,我可是忍痛割爱给你的!”说完做出了一个心痛的表情。

五虎退笑了,笑得很腼腆,他有些犹豫道:“这,这个丸子是大人给...给您的,我...”

“没事儿,你偷偷吃,这事咱们都不说出去不就没人知道了吗?何况五虎退受了伤,吃点丸子恢复的会快一些,这样你就不会给你的一期哥添麻烦了,不是吗?”

“嗯...谢,谢谢鹤丸哥哥...”

听到答应声,鹤丸呼了一口气,他又揉了揉对方的头发,心中意外的感觉手感不错。


两人慢走着穿过长廊,身旁的风景美如画,灿烂的阳光照在身上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一道蓝色身影从他们身后闪出,双手握着的打刀经过光的折射看起来阴森森的。他一个跃起,朝鹤丸身后砍去。

“铛!”两把刀撞击在一起擦出了耀眼的火花。

在刚刚那一瞬间,鹤丸将身边的五虎退推到了一边,随后迅速拔出刀,转身接住这一攻击。

“大和守安定!你疯了吗!”鹤丸憋着眉头,声音中充满了压不下去的怒气。

安定轻轻的摇摇头,笑道:“疯了?哈哈哈,我是疯了!我是被你们逼疯的!”

温文儒雅,略有害羞腼腆,很会顾及别人感受,也会讲些俏皮话,这是当时鹤丸来到本丸见到安定的第一评价。

可如今再看看现在的安定呢?全身充满戾气,黑气在他的身边翻腾,似蓝宝石的眼睛里有浑浊的东西在流转,整个人像一个坏掉的玩偶。

还没来得及让鹤丸再想,一刀又向他劈来,靠近的安定表情阴冷,他恨恨的问道:“为什么每次你要拦着我去杀了那个人渣?”

“你根本打不过她!何况所有人还有把柄在她那。认清现实!”鹤丸一侧身,躲过这刀,不过他并没打算提刀还击。

听到鹤丸的话安定微微一愣,随即将刀插回刀鞘,恍然间鹤丸好像看见了他一瞬即逝的苦笑,谁也没说话,空气安静下来。

“你知道清光断了...”安定突然说道。



———————————————————————————

最近累成狗了,自己虽是个新手,但依然在一天里做了4个将近五分钟的MMD视频,我真六批!

除此之外,我发现我也是个奇葩,大号除了没有大般若和爷爷其他都有,小号除了爷爷就没锻出四花以上……哎……

请多爱爱我

笼中鸟(二)

名叫鹤丸的白色附丧神,脸上对审神者的威胁无动于衷,金色的眼睛写满了冷漠。

面对对方的无理,审神者完全不是一个态度,她略带讨好的抓住对方的胳膊,道:“鹤丸,你看!我的手臂都被那只畜生抓破了,流血了!会不会不好看了?好疼……呜......”

而鹤丸充耳不闻审神者的撒娇,不动声色的拉开了她的手,微微往后退了一小步,淡淡的说道:“主上,请注意您的言辞举动!”

“我从来都不注意这些!”审神者的音调突然提高,随后又软绵绵的降下来道:“为什么?明明是我把你锻出来的,你为什么...为什么不关心我?”

“主上,您若想找一个关心您、能为您分担责任的人,长谷部倒是一个最佳人选!我自愧不如!”鹤丸的语调依旧没...

名叫鹤丸的白色附丧神,脸上对审神者的威胁无动于衷,金色的眼睛写满了冷漠。

面对对方的无理,审神者完全不是一个态度,她略带讨好的抓住对方的胳膊,道:“鹤丸,你看!我的手臂都被那只畜生抓破了,流血了!会不会不好看了?好疼……呜......”

而鹤丸充耳不闻审神者的撒娇,不动声色的拉开了她的手,微微往后退了一小步,淡淡的说道:“主上,请注意您的言辞举动!”

“我从来都不注意这些!”审神者的音调突然提高,随后又软绵绵的降下来道:“为什么?明明是我把你锻出来的,你为什么...为什么不关心我?”

“主上,您若想找一个关心您、能为您分担责任的人,长谷部倒是一个最佳人选!我自愧不如!”鹤丸的语调依旧没有变化。

“你!”审神者气得一甩袖子,头也不回的往锻刀室走去。

望着审神者渐行渐远的背影,鹤丸像恢复了原来的性格,突然笑出了声。

他蹲下身,与五虎退平视,抬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轻声问道:“刚刚她没伤着你吧?”

“嗯...”五虎退点点头,微微颤抖的身子,略有压抑的语调,让人同情心泛滥。

鹤丸叹了口气,安慰道:“没事儿,别怕了,忍一下就过去了。嗯...我带你找一期去!”

忍?忍多久?  鹤丸不知道。

他来这个本丸不算早,他不知道在他没来之前有多少短刀受过伤害,而这次五虎退的事有他插手,审神者也不打算过多追究。那如果当时正好没了保护,他相信那个所谓的审神者会做出更加惨绝人寰的事情!

比如,碎刀!

他虽没亲眼见到,但根据这个审神者的态度,她根本就不在乎随手就可获得的短刀,她管理这个本丸就似儿戏一般。

他眼神暗了暗,摇了摇头,重新打起精神,牵着五虎退的手去寻找小家伙的哥哥。


他們都是籠中之鳥,不得渴望掙脫枷鎖,飛向自由的天空


请多爱爱我

笼中鸟(一)

斷翅的籠中鳥,食之無味,寢之難安,了無生

趣!

多麼渴望掙脫枷鎖與束縛,自由翱翔於天際!然而夢想終究遙不可及!

似這深邃的黑夜,烏雲掩蓋了星輝的光芒,繁華落盡,寂寞而沈寂。

沈淪中,等不到破曉的黎明的曙光....


又是一个新的早晨,审神者早早的醒来,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随手穿好衣服,突然想到了什么,快步走出门。

在过拐角处时速度非但没减下来,反而加快了不少,结果就是和正在低头抱着老虎慢慢走的五虎退撞了个满怀。

“谁这么不长眼!”审神者皱着眉头,语气中充满了厌恶。

“对...对不起!我没,我没看见大人,对不起!”五虎退明显吓了一跳,白净的小脸变得更加苍白,双手不自觉地...

斷翅的籠中鳥,食之無味,寢之難安,了無生

趣!

多麼渴望掙脫枷鎖與束縛,自由翱翔於天際!然而夢想終究遙不可及!

似這深邃的黑夜,烏雲掩蓋了星輝的光芒,繁華落盡,寂寞而沈寂。

沈淪中,等不到破曉的黎明的曙光....



又是一个新的早晨,审神者早早的醒来,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随手穿好衣服,突然想到了什么,快步走出门。

在过拐角处时速度非但没减下来,反而加快了不少,结果就是和正在低头抱着老虎慢慢走的五虎退撞了个满怀。

“谁这么不长眼!”审神者皱着眉头,语气中充满了厌恶。

“对...对不起!我没,我没看见大人,对不起!”五虎退明显吓了一跳,白净的小脸变得更加苍白,双手不自觉地抱紧了怀中的老虎,一直磕磕绊绊的低头道歉。

审神者冷哼一声,显然没接受道歉,像第一次见到他一样,上下不断打量对方。“过来!”她冷声命令道。

纵是心中有千万个不情愿和害怕,五虎退还是乖乖地走过去。“把老虎给我看看!”又是一句命令。

五虎退把头低得更低了,既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吭声。而审神者可没什么耐心,她拉着脸道:“同样的话我不喜欢说第二遍!违抗我的代价你是知道的!”

五虎退似乎想到了什么,无声的颤抖了一下,最终将老虎缓缓地递给她。

接到老虎的审神者一脸满意,挠了挠老虎的下巴,随后不屑的瞥了一眼五虎退。

不过老虎似乎很不喜欢这个审神者,它难受的在对方怀里扭着,很想挣脱。

审神者见了,脸色瞬间冷下来,她右手紧抱着老虎,左手轻轻的在它的颈部上来回抚摸——这是个严厉的警告!

一旁的五虎退抿着嘴敢怒不敢言,犹豫了一会儿,他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大,大了,您轻一点,它...它怕疼...”

审神者一挑眉头像在惊讶他的勇气,随后她开始慢慢收紧在老虎颈部抚摸的左手。

进入肺中的氧气越来越少,老虎开始在她的怀里拼命挣扎,无意中锋利的爪子挠在审神者白嫩的肌肤上,三道微微渗血的血痕格外显眼。

趁着她发愣时,老虎猛的一蹬从审神者的怀中越出,蹿到了五虎退的怀里。

爱谁厌谁一目了然,何况这个审神者不仅自尊心极高而且还特别爱美,怎能容忍如此之举?

她拿出随身所带符箓,正准备点燃时,余光看见一道白色的身影从房檐上一跃下。她眼睛一转,迅速将符箓匿于宽大的衣袖里。

做完这一切,她转过头对来人说:“鹤丸,你现在是我的近侍,五虎退故意伤害主人和你保护不好主人,你说该怎么罚啊?”

蓝色的D

渣婶与暗黑本丸1

女主渣属性,为了让渣女主能够在暗黑本丸活下去,作者给女主的外挂是武力值MAX,不喜勿扰。

渣文练手,雷到的小天使千万别勉强自己


庭川染是一个暗黑本丸的审神者,今天刚上任的。
幸福的本丸大多是相似的,不幸的本丸各有各的理由。
这座本丸的前主人除了让刀剑重伤出阵以致碎刀以及种种残暴的恶行之外,还强行开了寝当番……
一言难尽
庭川染想过把这些刀剑全部刀解然后再由她锻出新的刀来……毕竟有作者亲妈加持的武力值MAX的外挂,也不难做到,但如果真的这样做了了,那这篇文大概会被人挂出来骂吧←_←
诶……庭川染闭着眼,换了个姿势优雅的坐在庭院里的樱花树下,颇为苦恼的叹了口气:“你们啊真是些磨人的小刀精,我...

女主渣属性,为了让渣女主能够在暗黑本丸活下去,作者给女主的外挂是武力值MAX,不喜勿扰。

渣文练手,雷到的小天使千万别勉强自己


庭川染是一个暗黑本丸的审神者,今天刚上任的。
幸福的本丸大多是相似的,不幸的本丸各有各的理由。
这座本丸的前主人除了让刀剑重伤出阵以致碎刀以及种种残暴的恶行之外,还强行开了寝当番……
一言难尽
庭川染想过把这些刀剑全部刀解然后再由她锻出新的刀来……毕竟有作者亲妈加持的武力值MAX的外挂,也不难做到,但如果真的这样做了了,那这篇文大概会被人挂出来骂吧←_←
诶……庭川染闭着眼,换了个姿势优雅的坐在庭院里的樱花树下,颇为苦恼的叹了口气:“你们啊真是些磨人的小刀精,我该拿你们怎么办~”
距离她不远的是重伤无法行动的稀有太刀,在十几分钟前的开门杀中,审神者与这些俊美的刀剑付丧神进行了短暂的交流,最后结果也很明显,审神者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这座暗黑本丸中仅存的战斗力。
#作者亲妈#
“既已如此,审神者大人又何必再折辱我等。”说话的青年身上的军装已经大部分破损,露出的白衬衫也破破烂烂,唯一没怎么变化的还是他水蓝色的发丝,糟糕的是,这样使他看起来很可口。
字面意思。
因为作者的恶趣味,所以属性中又多了一条眼盲的女主微微一笑:“自然是因为我还没有尽兴,难道还有第二个理由让我不刀解你们?”
呵——真抱歉,我们的女主是个渣,不会用温柔去治愈暗堕刀剑付丧神的心灵←_←
不知道该青年想到了什么地方,他的脸色白了白。
该说真不愧是乙女向的游戏么←_←,刀剑付丧神重伤的时候大部分会有爆衣(?)的设定,这个设定也真是让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
作为双目失明的代偿,庭川染的感知非常强,强到她能隐约读到心音。
也就是说,大概是侦查MAX的地步?可能还包括推图不迷路什么的。
#就是这么叼炸天#
也因此,庭川染大概能猜出这些刀剑付丧神的想法。
呵,她可不管这些付丧神的悲惨经历,作者亲妈再爱她也不会让她干掉这些刀子精。想杀她,那就让他们重伤着好了。
庭川染很小心眼的想着。
微风拂过,庭院的樱花开的繁盛,粉色的花瓣四处纷飞,这种美景改变了她的想法——
刀男都重伤不能行动了的话,谁来打扫卫生。
总觉得,如果她来扫地洗衣做饭的话,渣女主的逼格都没了呢←_←
所谓渣女主,大概就是欺负起人来毫无愧疚感甚至还美滋滋的女主吧?
庭川染伸手接住空中飘零的花瓣,洁白的手指如同优美的玉兰花轻轻拢住粉嫩的花瓣,她眉目如画,神情温柔带着悲天悯人的慈悲:“我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这里的一切皆在我掌握之下,你们懂吗?”
这座本丸的刀剑不多,短刀极少,存在的刀剑都拥有着美丽的外表。
庭川染知道短刀和那些外表不够美丽的刀剑都去了哪里,上一个审神者能够这么做的原因仅仅是她是本丸之主。
最后也死在了美人的身上,可见身为上位者切勿色令智昏。
庭川染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一振重伤欲碎的粟田口太刀,注入灵力,几乎是立竿见影的,这振太刀瞬间恢复了曾经的优雅华美,随后,她重重的将它插入地面, 朝它灌入灵力。
磅礴浩瀚的灵力涤荡了整座本丸,肉眼可见的波动在空气中陡然绽放,樱花的花瓣短暂的停滞了一瞬,随后,所有的重伤刀剑立刻恢复完好。
这年头,强大的灵力大概是所有奇幻小说女主的标配了吧?
#所以本文的女主也有这个外挂#
#没办法,作者爱女主#



















在下不柴

L'Appel du Vide 01

*扫雷*

暗堕有

OOC有

审神者的某些行为可能会引起反感

=============================================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blickt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正在凝视你。...


*扫雷*

暗堕有

OOC有

审神者的某些行为可能会引起反感

=============================================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blickt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正在凝视你。

                                        ——尼采

“以上,就是对本次出阵的总结。“

“那么,你的意思是,有‘人’在背后指挥溯行军?”审神者看着第一部队长坚定的眼神,轻声问道。

“从他们这次针对我方每把刀剑作出的特别调整来看,应该是得到了对付丧神非常熟悉的‘人’的协助。”鹤丸国永平静地回答,虽然谨慎地选用了“应该”,但是语气却非常肯定。

"是么,“审神者严肃的表情没有维持多久,马上换上了温和的笑脸,”不管是怎么回事,鹤先去修养吧。我和狐之助商讨过后会再通知你的。“

审神者凝视着鹤丸的背影,阴影遮住了她的脸。

“是你么。”她自言自语,轻飘飘的声音被一阵风吹散,好像她并没有开过口。

 

 

“哟,回来了呀!”鹤丸朝门口冲去,一把揽住大俱利加罗的脖子,“大俱利,旅途中有没有遇到惊喜啊,不说来听听吗?”

大俱利伽罗把鹤丸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臂扯下来,“我可讲不出什么有趣的东西。”

“哦~”鹤丸扫兴地挥挥手,走向手入室。

 

 

“鹤~丸~先~生~”

鹤丸正坐在莺丸的房间里,慰问受伤队员,突然听见狐之助的呼叫。

”狐之助请不要突然这么大声叫我啊!真是吓到了吓到了。“鹤丸推开房门,慵懒地倚在门框上,无奈地看向狐之助。

“鹤丸先生,有紧急任务!”狐之助略带歉意地望着鹤丸。

鹤丸闻言,挑了挑眉毛。

"明日卯时,请率领一六人小队,前往厚樫山。监测到一处灵力异常波动,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灵力不属于溯行军,也不属于检非违使,它…它更接近付丧神!“

鹤丸瞪大了双眼,怔了怔,“有点吓到了呢。”一滴冷汗顺着发梢滑落。

“另外,本次出阵只是前往该地侦察,打探对方的来路,请尽量小心!”

"嗯,交给我你就放一百个心吧!“鹤丸拍拍狐之助,匆忙走了出去。

 

 

"包丁藤四郎、药研藤四郎、今剑、后藤藤四郎、五虎退,请与我一同前往厚樫山,稍后我会向你们详细讲解任务。“鹤丸来到短刀们正在玩耍的庭院里,点了几个印象中侦察能力高的付丧神。

“鹤丸阁下认为这样妥当吗?由您一人带弟弟们前往厚樫山。”果然一期一振立即皱起了眉头,疑惑地望向鹤丸。

“嗯,你就放心吧!并不是与溯行军战斗,只是去侦察一块地方。弟弟们拥有如此令人羡慕地侦察能力,不派上用场岂不是很可惜?”鹤丸轻松地拍了拍一期一振的肩膀。

这位经常和他一同前往厚樫山战斗的同伴,正是从那里被带回来的呢。鹤丸最初从歌仙那里听说这个消息时,也着实惊讶了一把。结果更令人惊喜的是,之后他又从那里带回了很多同伴,伊达家的两位、左文字家的江雪、三条家的石切丸…每一次他把这些惊喜带回来的时候,审神者都是一副“这没什么好惊讶的”的无奈表情,可每次送行时,她明明都是满怀期待。主人还真是个不坦率的人啊,鹤丸这样想着。

 

 

“小心,鹤丸!”眼看鹤丸就要一脚踩空,药研赶紧拽住鹤丸的兜帽,拖住他。

“啊呀呀,吓到了吓到了。”鹤丸忙缩回了脚,“果然天没亮时的视力还是无法和短刀相提并论啊。”

"那么,主人所说的深潭,就是这里了吗?”五虎退来到潭边,向下望去。

”都先退后!“到底鹤丸还是一把经验丰富的刀,感觉到了未知的危险,警觉了起来。

全员戒备了一段时间之后,鹤丸好奇地向前跨了一步,“我先去看看情况。”

不知是月光被挡住了还是洞口太深,底下模糊一片。鹤丸抓了一块石头,平举手臂,然后松开五指,任它自由落体。良久,终于传来一声清脆的“噗通”。鹤丸探出脑袋,望向洞里。他看见水面上映着一个模糊的面孔,他凑近了去看,眼前的景色突然清晰:那张脸像极了他,稍微的不同就是没有反光的头发和那双赤红的眼瞳。他看见水里的“他”朝他嗤笑了一下,然后,水面上有了别的画面…

“真不中用,多少次了?还没有找到他!你是路上都看稀奇去了吗?”

“什么?又是绿色刀装!我要它有什么用?”

“我需要小判,你给我带回来了吗?”

"去吧,一定要把他带回来哦~“

“这又是谁?为什么其他本丸都找到他了,就你没有?“

“这么脆弱?还不如碎了算了,反正也没什么用。”

……

「她在给谁说话?她怎么能这么说?不,她不会这样,她不是这样的人!」

 

“鹤丸先生!”药研再一次拉住了快要坠落的鹤丸。

“你在干什么啊,怎么会是一副想要跳下去的样子?”药研仍拽着鹤丸,疑惑地问。

「对呀,我怎么会想跳下去,主人怎么会变成那样,一定是我出现幻觉了。」鹤丸再次看向洞口,那里早已恢复了原状,一潭死水反射出微弱的冷光。

“我在想,面对深渊时最直观的感悟应该就是‘千万不能掉下去‘吧。”鹤丸笑了笑,理了理衣襟。

“回去吧,我已经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了。”

 

============================================

题目为法语,意为虚空的召唤。传说人站在高处向下望时会产生想要跳下去的冲动,也就是说虚空有吸引人自杀的能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