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渣稷

20浏览    1参与
吾慕

秦凤

第一次写昭白


人物OOC预警,巨OOC预警


(一)


秦王独自拥有一片虚空。


宇宙洪荒,日月繁星同耀,高山大川敞露这黄土岩石,寸草不生,只有一只凤鸟,是虚空里的唯一生灵。


凤鸟拖着巨大的黑色双翼,羽毛擦过灼烫的太阳与温柔的月亮,凤翼下的狂风吹得星辰瑟瑟发抖。如果有哪颗星星不幸被凤鸟的羽毛碰到,就会坠落。化作雪白的火焰划过夜幕,燃烧成灰烬,化星为尘。


“为什么会被点燃?”白起受不了嬴稷在他耳边呵气,受不了嬴稷的撩拨,...

第一次写昭白


人物OOC预警,巨OOC预警



 

 

 

(一)

 

秦王独自拥有一片虚空。

 

 

宇宙洪荒,日月繁星同耀,高山大川敞露这黄土岩石,寸草不生,只有一只凤鸟,是虚空里的唯一生灵。

 

 

凤鸟拖着巨大的黑色双翼,羽毛擦过灼烫的太阳与温柔的月亮,凤翼下的狂风吹得星辰瑟瑟发抖。如果有哪颗星星不幸被凤鸟的羽毛碰到,就会坠落。化作雪白的火焰划过夜幕,燃烧成灰烬,化星为尘。

 

 

“为什么会被点燃?”白起受不了嬴稷在他耳边呵气,受不了嬴稷的撩拨,才会提出孩童一般的疑问,借此来转移嬴稷的注意力。

 

 

嬴稷喜欢白起发红的眼眶。震慑六国的杀神,平素冷硬如秦剑,可直插大秦敌人的胸膛。现在却匍匐在嬴稷身下,或热烈相迎,或委屈难耐。

 

 

“因为它的羽毛是黑色的火焰,万物触之即死。”嬴稷用气声咬着白起的耳朵说话,声音又狠又苏,像是狼要撕咬猎物前的兽呜,“这可是秦王才知道的,我告诉你了。”

 

 

嬴稷下身激烈的顶弄着,逼得白起咬紧牙关,才把呻吟关在喉咙里,却不料咬紧牙关的同时,下面也夹得更紧。

 

 

这明显刺激了嬴稷,嬴稷抱住白起,在白起嘴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与此同时灼热的液体在白起体内炸开,就像满天被凤翼触到的繁星,冒着璀璨夺目的白色火光,燃烧坠落在白起体内,烫得白起微微颤抖。

 

 

白起失了神,软倒在嬴稷怀里。嬴稷黑色大袖衣袍铺在塌上,看起来像是嬴稷长出了凤鸟的黑翼,拥抱着白起。

 

 

白起对嬴稷很纵容。纵容嬴稷不知何起的情丝,纵容嬴稷狂热的欲望,纵容嬴稷年少虚妄的臆想。

 

白起顺着嬴稷的梦,继续猜想,“凤鸟那么大,岂不是每颗星星都得被它烧光?”

 

 

“怎么会。”嬴稷低下头去轻吻怀中人眼边的生理泪水,柔声道,“明日你出征,我送你。”

 

 

“臣会回来的。”

 

 

嬴稷放下了“寡人”的称谓,白起依旧是“臣”自称。嬴稷有些不满,但他不能弄太狠,白起还得带兵,沙场上刀剑无眼,要是精神不济受伤了怎么办?嬴稷不高兴的抿着唇,手却依然搂住白起。

 

 

嬴稷长了一张特别无辜的脸,笑起来尤为疏朗俊俏,白起见过嬴稷的笑,从此便舍不得嬴稷受任何委屈。却不知这个弱点被嬴稷抓得死死的。

 

 

白起献上一个吻,果然改了称谓。“我是你的,我会回来。”

 

 

嬴稷把脸埋在白起颈窝,他不急,他可以等白起凯旋归来,再连本带利的讨回来。左右白起会纵容。

 

 

 

 

(二)

 

 

是什么开始纵容嬴稷的?

 

 

白起想,是燕赵雪地瘦弱少年的微笑,还是嬴稷继位时,少年端坐车里,帘幕低垂,人海茫茫中,白起与嬴稷不经意的眼神交汇……

 

 

白起觉得,都不是。

 

 

白起是从秦国底层军队爬上来的,从刀风血雨里爬出来的人。

 

 

白起见过武王举鼎绝膑而亡后,秦国混乱的局面。武王的死炸开了秦国看似平和的假面,公子开始为王位阴谋暗算,臣子为了一己之私开始明争暗斗。白起听从嬴疾老将军的之命,与魏冉一起去接远在燕国的质子。

 

 

燕国寒冷的北风拍打着单薄的木门,瘦弱的少年听说先王嬴荡的死讯,低垂着头,声音细得反复下一秒就会被北风吹散。

 

 

“荡哥哥他是个好人。”

 

 

毫无意义的一句蠢话。芈王妃为了调节尴尬,抓住嬴稷的手,纠正道,“你荡哥哥是个好人,却不是一个好王。”芈王妃皱起秀丽的眉毛,说出一个政客该有的话,“身为秦王,他居然跑去周王畿举鼎。”

 

 

政客只论大局利弊,赤子只言人心冷暖。

 

 

白起手上沾过血,正因为沾过血,白起才希望有人能真正为死者哀悼。不然,死也死了,生者还无动于衷,费尽心思从枯骨里榨尽最后一点价值。那与野外啃食同类尸骨的野狗有什么区别?

 

 

白起凝目庆幸也皱眉叹息,北方蛮荒之地,居然还有一个赤子之心的人,但可悲的是,白起不知道这赤子之心能存在多久。

 

 

白起是个行动能力很强的人,既然不知道赤子之心能存多久,那就去护住这颗心。

 

 

所以季君之乱,白起用绳索锁住公子壮的咽喉,腰间长剑出窍,剑刃割破公子壮脆弱的咽喉,湿热的血液喷了白起一脸。

 

 

但白起来不及擦拭,嬴稷马上就要在这里举行继位大典,内侍们把乱党尸首拖走,来不及擦洗掉地上的血迹,鲜红的地毯铺开,掩盖刚才血腥的屠杀。

 

 

空气里还漂浮着血腥气,白起听见继位的乐声。来不及出去了,白起躲了起来。

 

 

文武百官鱼贯而入,嬴稷踩着鲜红的地毯,鲜血透过地毯,沾上嬴稷的鞋底,看起就像是踏过尸山血海加冕为王。

 

 

嬴稷年少时并不强壮,相反有些瘦弱,沉重的王冠压的嬴稷脖子都不舒服,冕旒随着嬴稷每走一步都碰撞着,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白起都怀疑嬴稷根本看不清脚下的地,然而翠珠冕旒后面的眼睛扫过群臣,最终落在大殿无人的隐秘暗处,那正是藏着白起的地方。

 

 

嬴稷勾勾唇,冲白起发出一个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的笑容。

 

 

大典结束后,白起已经在暗处躲藏太久,几乎化作了大殿上一根无声无息的木头。嬴稷见人都走了,从王座上下来,走向白起隐藏的暗处。

 

 

嬴稷伸出手,“出来吧。”

 

 

白起试着动了下,结果脚一软直接扑向嬴稷。嬴稷被扑的一晃荡,到退一步才站稳。冕旒珠子摇摆不停,打在白起脸上,像是北方夹冰的雨,又冷又疼。

 

 

嬴稷嫌垂旒麻烦,抓了一把旒珠,才没晃着打人了。

 

 

白起十分窘迫,立即跪下,“王上。”

 

 

嬴稷拉着白起的手,扶起白起,“白大哥。”顺带用漆黑的袖子在白起脸上抹了抹,算是帮白起擦去血迹。

 

 

嬴稷像是自言自语一般,“我不想看见血。”

 

 

白起知道,几日前嬴稷杀了芈琰,同一天,魏太后也无故暴毙。

 

 

白起尽力想保住嬴稷。然而为了秦国,赤子之心必须变,白起低下头,“臣会做到的。”

 

 

嬴稷原本擦血的手转了方向,抚上了白起宽阔上后背,少年像是找到了发泄口,抱住白起,王冠歪了也不愿去扶。

 

 

“王族的血是冷的,说的话是假的,做的事不可渎。”嬴稷趴在白起胸膛上,“可我不愿。”

 

 

白起的眉头悲哀的沉下来,“臣知道。”

 

 

 

嬴稷说这话时的模样白起还记得。嬴稷的五官仿佛是有天生缺陷,适合笑,不适合哭。就算要哭也不会红了眼,而是从眼角里涌出泪水,像带了面具的人在哭一样。所以常被人误会秦王无心。

 

 

秦王有心,最起码白起笃信。

 

 

 

 

(三)

 

 

 

嬴稷攥紧了手的无字空诏,他向来对白起的心思了如指掌。这封空招原是他给白起的,现在白起走了,空诏兜兜转转又回到嬴稷这里。

 

 

长平之战,白起杀赵军四十五万,泱泱强赵,举户无丁。密探告诉嬴稷,回到咸阳后白起每夜都在看,恨不得从诏书上能盯出一个字来。

 

 

嬴稷的脚有些软,最终留下一句话倒了下去。“武安君白起死罪,赐其寡人之剑,命其自尽。”

 

 

 

 

 

“武安君。”

 

 

不差人通报就能进入武安君卧室的,除了秦王嬴稷再无别人。看见书案前还是那个人,嬴稷没来由的高兴,他绕到白起身后,搂住白起。

 

 

这是秦王和武安君的秘密,每逢出征或凯旋,秦王都会去武安君府上。美名其曰彻夜长谈,了解秦军状况。

 

 

嬴稷扫了一眼案上的无字空诏,选择性无视,

“寡人听说你这几日旧伤又发了,过来看看你。”嬴稷不再是当年的少年,碰见不喜欢的事不会再直接指出,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弯弯道道能把人绕死。

 

 

曾经床第间,嬴稷对白起君臣相称是一种情趣,而现在却已经成了常态。

 

 

白起低着头,“臣无碍。”

 

 

“无碍就好。”嬴稷耍起无赖来,他抽掉白起手中的诏书,“原来在武安君眼中,寡人居然长得还不如一张绢。”

 

 

嬴稷知道,白起选择背负坑杀的恶名,一切为了秦王嬴稷。哪怕从一开始就知道,嬴稷此刻也是高兴的。

 

 

嬴稷的嘴唇吻上他的将军的额头。嬴稷的吻极富技巧,蜻蜓点水一般轻柔,却像在干枯草原上,一个吻就是一颗火种,烈火燎原,焚魂烧魄。

 

嬴稷的手善于玩弄人心权术,也善于为将军解衣卸甲,除冠散发。嬴稷把白起压在塌上,怕白起磕到伤处,还用手小心翼翼的护住白起的腰。

 

 

啪嗒。

 

 

天空突然下起暴雨,雨珠敲打在瓦片上。嬴稷睁开眼看真的他的大将军,白起眼里一片冰冷。

 

 

嬴稷停了下来。

 

 

嬴稷抚开白起脸上的乱发,“你还在怨寡人阻你攻赵,把你召回咸阳?”

 

 

白起道:“臣不敢。”

 

 

不敢?嬴稷的手点过白起胸膛上的伤痕,白起身体新伤旧伤嬴稷都记得清楚,但嬴稷现在只想把白起的胸膛剖开看看,到底这个人怎么了。

 

 

嬴稷道:“哦。那你是怨寡人一纸空招,叫你独自背了骂名?”

 

 

白起闭了闭眼,“臣只是没想到,有一天,臣也会被王上试探。”

 

 

嬴稷觉得好笑,“武安君,并不是每颗星星都会被凤鸟烧成灰烬,最起码,凤鸟最喜欢的那颗星星不会。”

 

 

嬴稷想起什么,眉毛挑起来,这是嬴稷不高兴的预兆,“但如果那颗星星……”

 

 

“臣无罪。”白起垂此下眼睛,眼角红通通的,像是有血泪要溢出来,补上一句,“臣知罪。”

 

 

白起就是白起,会永远纵容。嬴稷连声调都扬起来,“知错就好。”

 

 

白起眼角突然滑下一滴泪,像是闪着燃烧的星火。星火沾上了白起,烧得白起整个人的轮廓上模糊。

 

 

化星为尘。

 

 

嬴稷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凤鸣,天地失色,日语同辉,一只巨大凤鸟从天际腾越而起,黑色羽毛像极了秦王黑色的衣裳,凤鸟的翅膀遮天盖日,昂首长鸣。

 

 

凤鸟飞过来,嬴稷看见凤鸟羽翼上黑色的火焰点燃满天的星辰,化作无数璀璨的白光划过长夜,落在白起身上,火势越烧越大。

 

 

不许烧他 !

 

他是寡人的武安君,是秦国的宝贝 !

 

他是我的啊 !

 

 

嬴稷醒了,他在朝堂上晕倒,吓得朝臣半死。嬴稷没心思去听医师上絮叨和后宫女人的啜泣。

 

他抬头望着塌边的凤鸟。秦尚黑,崇凤鸟,嬴氏是凤鸟的后代。嬴稷看了看自己黑色的衣袖,所谓凤鸟,不就是他自己么。

 



求小红心   小蓝手  评论  推荐  一条龙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