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温成

5041浏览    38参与
晚风棉棉in

这是她成为官家的娘子后,第一次拒绝官家的拥抱

这是她成为官家的娘子后,第一次拒绝官家的拥抱

晚风棉棉in

祯成的爱

妼晗给官家的是全部的真心和满心的奔赴,

为他生儿育女,陪他漫漫长路.


官家给妼晗的是后宫独一份的宠爱,

宠着她的小脾气,护着她的孩子气.

[图片]

[图片]


妼晗给官家的是全部的真心和满心的奔赴,

为他生儿育女,陪他漫漫长路.


官家给妼晗的是后宫独一份的宠爱,

宠着她的小脾气,护着她的孩子气.


晚风棉棉in

说好了陪他一辈子,你还是食言了

说好了陪他一辈子,你还是食言了

晚风棉棉in

前朝后宫皆知,官家独宠张娘子

前朝后宫皆知,官家独宠张娘子

晚风棉棉in

温成二字,是他道不尽的思念

温成二字,是他道不尽的思念

晚风棉棉in

《祯成》——磕点

#祯成#


“我竟是今日才想明白,官家的私情与国事便是想分也分不开。”


“妼晗是个简单而烈性的孩子,许多旁的事情她不懂,朕也不想让她懂。”


“你啊就是一个小孩子,一个任性顽皮的小孩子,我也不想让你变成女人的样子,不管是聪明贤惠的,还是庸俗愚蠢的。”


管家宠了这么多年的女孩,终究还是长大了。


他一直在特意守护着妼晗的鲜活和任性,

敲打贾婆婆,惩罚逾制献冠子的人和管事,

他都特意避开妼晗,

凡是涉及到心机方面的事情,他从不让她知晓。


他一直特意护着她,

不想让她懂的事,她终究还是懂了。

 所以他后面才会露出“震惊和哀伤”的眼神。


官家视角......

#祯成#


“我竟是今日才想明白,官家的私情与国事便是想分也分不开。”


“妼晗是个简单而烈性的孩子,许多旁的事情她不懂,朕也不想让她懂。”


“你啊就是一个小孩子,一个任性顽皮的小孩子,我也不想让你变成女人的样子,不管是聪明贤惠的,还是庸俗愚蠢的。”


管家宠了这么多年的女孩,终究还是长大了。


他一直在特意守护着妼晗的鲜活和任性,

敲打贾婆婆,惩罚逾制献冠子的人和管事,

他都特意避开妼晗,

凡是涉及到心机方面的事情,他从不让她知晓。


他一直特意护着她,

不想让她懂的事,她终究还是懂了。

 所以他后面才会露出“震惊和哀伤”的眼神。


官家视角:

这个小姑娘啊!

他爱了许多年,也宠了许多年,

最后消逝在他的怀里。

不知道在官家剩下的这九年里,

午夜梦回,有没有特别想念他的小姑娘,

有没有后悔让她等的太久 。


永远为祯成的爱情流泪。



晚风棉棉in

《祯成》——磕点

#祯成#

孩子没了之后,

官家坐在妼晗的床边,等她醒来,

她醒后,官家摸她的头。

这个镜头哭死我了,

小张说“那天我醒来,看到官家看着我的样子,眼里又是心疼,又是害怕,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好起来,不能让官家像我一样伤心。”


孩子没了之后,

在这世上唯一能留住她的,就是对官家的爱。


她,能依靠的,想牵挂的,只是官家。 ​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祯成#

孩子没了之后,

官家坐在妼晗的床边,等她醒来,

她醒后,官家摸她的头。

这个镜头哭死我了,

小张说“那天我醒来,看到官家看着我的样子,眼里又是心疼,又是害怕,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好起来,不能让官家像我一样伤心。”


孩子没了之后,

在这世上唯一能留住她的,就是对官家的爱。


她,能依靠的,想牵挂的,只是官家。 ​


晚风棉棉in

护你安好,伴你左右

妼晗真的好爱官家

护你安好,伴你左右

妼晗真的好爱官家

晚风棉棉in

《舍身护你》

#祯成#

我真的好爱这里!


不知前路,不知艰险,不知是否是谋逆,

只想在你身边,以身为你挡贼寇,

护你安好,伴你左右。


祯成的爱情,又狠狠哭了

[图片]


#祯成#

我真的好爱这里!


不知前路,不知艰险,不知是否是谋逆,

只想在你身边,以身为你挡贼寇,

护你安好,伴你左右。


祯成的爱情,又狠狠哭了


晚风棉棉in

后来啊,他想去温成庙看她都被谏官知道而不被允许

后来啊,他想去温成庙看她都被谏官知道而不被允许

晚风棉棉in

《话别》

《话别》

赵祯 × 张妼晗

妼晗去世前,与官家的最后一面

纯属私设,官家视角。

文笔不好请见谅。

_________________


  今是正月初八,无比平常的日子。


  早上从宁华殿起身时,妼晗还睡着。自从我生辰之日她淋雨之后,身子一直不好。我知道此事后贬了她身边的宫人,并嘱咐太医用最好的药调理。昨夜里还闹梦魇,我哄了她好久她才接着睡着,所以我没忍心叫醒她,自己一个人轻手轻脚的下床。到门外,怀吉看见我准备行礼,我赶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会意,我便嘱咐他准备梳洗,然后上朝。妼晗的管事婆婆过来了,我吩...

《话别》

赵祯 × 张妼晗

妼晗去世前,与官家的最后一面

纯属私设,官家视角。

文笔不好请见谅。

_________________


  今是正月初八,无比平常的日子。


  早上从宁华殿起身时,妼晗还睡着。自从我生辰之日她淋雨之后,身子一直不好。我知道此事后贬了她身边的宫人,并嘱咐太医用最好的药调理。昨夜里还闹梦魇,我哄了她好久她才接着睡着,所以我没忍心叫醒她,自己一个人轻手轻脚的下床。到门外,怀吉看见我准备行礼,我赶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会意,我便嘱咐他准备梳洗,然后上朝。妼晗的管事婆婆过来了,我吩咐她“娘子还睡着,切不可扰她。” 杨婆婆赶忙满脸带笑恭恭敬敬的答道“是,官家放心,奴绝不打扰娘子。”


  下朝后,我照例在福宁殿看折子,想着妼晗起身了没?吃早饭了吗?她现在在做什么?一会去陪她用午饭。突然间怀吉跑进来急忙说“官家,张娘子晨起后吐了血,宁华殿派人来请您过去。”听到后我急忙动身跑到宁华殿,一进殿门,我看到的是什么情景呢?妼晗在床上躺着,脸色苍白。殿内太医宫女忙做一团,我走到妼晗床前急忙问道“妼晗,你怎么样?”妼晗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官家,我没事。”我摸了摸她的额头,转头问道“你们怎么照顾娘子的!”太医急忙说道“官家恕罪,张娘子的身体已经油尽灯枯,撑不住了。” 听完此话,我的心顿时一疼,像被千千万万的针扎一般。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老天要把她从我身边夺走,我痛极也怒极,站起来一脚踢上旁边的凳子。“朕养着你们,难不成养了一群废物嘛!娘子若有任何闪失,朕要你们提头来见。”满宫的宫人从未见过我如此震怒,所有人吓的立刻跪下。太医害怕又无奈“官家,您就是现在赐死臣,臣也无能为力啊!”我明白我救不回妼晗了,这个陪伴了我15年的小姑娘,我留不住她了。


     忽然间我感觉到有人在扯我的衣角,是妼晗。我听见她说“官家,我想最后和你单独说会话。”随后我摆了摆手,他们都出去了。我把妼晗扶起,让她靠在我的怀里,抱着她,仿佛在抱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我的眼泪掉在和妼晗相握的手上,我对她说“妼晗,你不能丢下我。”她转过头,一只手捧起我的脸说“官家,对不起,我不能再陪着你了,我要先去找玥玥,瑶瑶和幼悟了。”妼晗倒是没有哭,她还在苦笑“可是,官家,我真的好舍不得你。”


    妼晗从枕下拿出一枚玉佩,她说道“官家,当初,我带着这个去找你,可你偏偏带着皇后出宫了,我就很生气,拿那些金银珠宝故意来气你。这个才是我给你的生辰礼物,这个上面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当时还是一个小孩子,我最爱的小白兔死了,只有你安慰我,我呀!就一直记得你,找了你好久好久。后来再次见你,我就对婆婆说我要做你一辈子最喜欢的女人,官家,妼晗有做到嘛?”我听着她的话,她的声音,紧紧抱着她,我知道,这个我爱了这么多年,宠了这么多年的小姑娘,要离开我了。“妼晗,这辈子,在我心中最重要的人是你,最爱的人是你,你是我在世间唯一的例外。禾儿对我来说是亲人,皇后对我来说是君臣规矩体面,只有你是不一样的,我想宠着你,把世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你要什么,我给什么,你要贵妃,我应你;你要宣徽使,我给你;你不想让王拱辰夫妇出京,我也答应你。妼晗,你难道不懂吗?”妼晗听到官家的告白,心里又甜又苦,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当然知道了,官家是我在这宫里唯一的依靠与牵挂,官家已经把能给的都给我了。”我把妼晗抱的更紧了,手抚上她的额角,心疼不已。“可是,官家,我还是想对你说,妼晗此生遇见你,陪你一生,从未后悔。”妼晗的把玉佩系在我的腰间,感动,心疼,不甘,围绕在我的心上。“官家,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好不好,我们不做皇帝和宠妃了,我们只做一对平凡的夫妻,生儿育女,携手一生,相伴白头。这辈子没能陪你到白头,官家,我下辈子补给你。”我吻上她的额头“好,我答应你,下辈子我来继续守着你。”我把她扶起,我看着她的眼睛,她的鼻梁,她的脸庞,她也回望着我,她哭了。“官家,妼晗走了之后你千万不要忘记妼晗,要一直想着妼晗好不好。”我正要说话,她又道“算了算了,还是忘记吧,这样官家就不会伤心了。”这个傻姑娘啊!


    “妼晗,我会一直记得你,记得你的笑,你的泪,你的嚣张跋扈,爱恨分明。还会记得我们的玥玥,瑶瑶和幼悟。妼晗,你永远在我心里,谁也夺不走。”


    “好,官家,迟一点,我们天上见____”

妼晗的头载在我的肩膀上,似乎有千斤重,又像羽毛一样轻,“妼晗,妼晗,妼晗。”我咆哮着哭出来,我把她抱的更紧,似要把她镶进我的骨血里。外面的宫人应声跪下,他们也都知道了,张贵妃,走了。

       

      我知道,这个世上我唯一深爱的人,不在了。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搂着我的脖颈叽叽喳喳了。再也不会有人对我说“我要让官家记得我最好看的样子。”“遇见官家这件事,便是我这15年里最值得记住的事。”再也不会有人煮一碗面等我一天了。


       深夜,我依旧抱着她,嘴里嘀嘀咕咕的讲着我们的故事。皇后,嫔妃,百官,宫人,在外面跪了一夜。第二天,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我对她说“妼晗,你等着我,等我把祖宗家业打点好,有了能接下去的那个人,我就来陪你。”我最后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把她放回到床上,为她盖好被子,我出了门,众人抬头,惊讶的望着我,我只是说“辍朝七日,颁旨:张妼晗追封为温成皇后,所有丧礼仪制按皇后规格办,朕百年后,亦只与她合葬。”群臣不满声渐起,可我已管不了这么多,我不想留有任何遗憾,妼晗是我的妻


     我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间就走到了初相识的地方,我仿佛又看见了那个拿着树枝的小姑娘。

                                                   

                                                          恰似喜欢in

                                                2022年3月16号夜

晚风棉棉in

妼晗从这一刻才明白,官家是天下人的官家,不属于她一个人,官家已经把能给的都给她了

妼晗从这一刻才明白,官家是天下人的官家,不属于她一个人,官家已经把能给的都给她了

寻找天鹅的路德维希
我也嗑cp来着,就是比较少或者...

我也嗑cp来着,就是比较少或者冷门


先解锁个祯成

我也嗑cp来着,就是比较少或者冷门


先解锁个祯成

画楼和桂堂

【祯成】清平乐·村居(五)

体弱温和小秀才&霸道娇俏小村花

用爱发电,私设如山

本文双方改了原来名字,赵贞娘=张妼晗,张必之=赵祯,有伏笔,非性转

也算是在不同的人生中弥补剧里两人遗憾


  一夜过去,天光大亮。


  或许是前一夜在雪中哭喊的时间过长,贞娘醒来的时候还有些恍惚,之后的舞蹈和绣花也心不在焉。贾婆婆看着她微肿的双眼,自是以为她是对死去的小白兔念念不忘。


  “贞娘别伤心了,若是喜欢小白兔,等这批绣品卖出去,咱们再买一只怎么样?”婆婆问道,“或者其他的东西?你喜欢就行,可千万别伤了眼睛。”...

体弱温和小秀才&霸道娇俏小村花

用爱发电,私设如山

本文双方改了原来名字,赵贞娘=张妼晗,张必之=赵祯,有伏笔,非性转

也算是在不同的人生中弥补剧里两人遗憾




  一夜过去,天光大亮。

  

  或许是前一夜在雪中哭喊的时间过长,贞娘醒来的时候还有些恍惚,之后的舞蹈和绣花也心不在焉。贾婆婆看着她微肿的双眼,自是以为她是对死去的小白兔念念不忘。


  “贞娘别伤心了,若是喜欢小白兔,等这批绣品卖出去,咱们再买一只怎么样?”婆婆问道,“或者其他的东西?你喜欢就行,可千万别伤了眼睛。”


  贞娘回应了婆婆的好意,心中迷迷糊糊地想到,我喜欢的好像是个人,这个能买回来吗?


  不过,他真的是隔壁的张大郎吗?还是月上客、画中仙?会像露水与星光一样,只存在于夜晚与清晨,而在朝阳升起之后就会消失吗?


  那样的话,我还能找到他吗?


  想到这里,贞娘更加坐立不安。于她而言,曾经珍视的人或物都渐渐离开,她渴望被拥抱理解的温暖,但更恐惧于这份温暖的可能消失。她必须一遍遍地确认,自己想要的人还在身边,即使在这样的心态下,她可能会疯狂,会受伤。


  下午的时候,婆婆去镇上买东西。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贞娘就像是灵敏的小猫,迫不及待地窜出门,在隔壁的门前敲啊敲——仅仅是趴在墙上偷看是不能满足这份患得患失下的迫切了。


  贞娘不知道自己敲了多久,也不知道在里面没有响应后自己等了多久。只记得阳光将行人的影子微微拉长的时候,那仙人回到了人世间。


  张必之从镇上回来时,意外看见了自家门口那小小的一团,望之可怜。他试着喊了一声贞娘,就见那小团子像遇见雨露的枯萎鲜花一样迅速舒展开来,带着惊喜的笑容,向自己奔来。


  “你怎么才回来?我都以为你不回来了……”贞娘双手环抱他的腰身,眼尾红红,声音里有些惶恐又有些尘埃落定的安心。


  张必之温柔地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小脑袋,少女软软的发带穿过他的指尖,带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柔情,他说:“这是我的家,我不会不回来的,你不要担心啊。”


  话毕,只觉得自己被抱得更紧了,好像小姑娘更加害怕自己的离开了。只是他不懂,她更害怕的是他和他的温柔一并消失。


  “来,看看这个,喜欢吗?”艰难安抚好小姑娘,将她拉到角落,张必之从怀中拿出被完好包装的东西。


  贞娘擦了擦眼泪,小心翼翼地接过,打开一看,是一条精致的锦帕,在它的一角,绣着一轮圆月和一只捣药的小白兔。


  “喜欢吗?”少年问道,“你的小白兔不见了,我就想送给你不会消失的小白兔,这样你就不会伤心了。”


  “在月亮上,不会有伤害它的老鼠,它会永远开开心心地活着。”——只希望你也不会再遇到伤心的事物,永远开开心心地活着。这是他未尽的话语。


  贞娘将绣帕叠好,珍而重之地放入怀中,直视张必之的眼睛,少女眼中夺人心魄的光芒让他一瞬间不敢直视,又不舍逃离。


  “我以后一定会去找你的。”他听到了她的声音,固执又霸道,“你既然今天给了我小白兔,那么以后也不许不理我。”


  “不会的,我希望你不再伤心难过,只要你高兴,随时来找我。”明明是第二次交谈,却更像是故人归来,连带着这有些骄纵无礼的话语,在他听来也是倍觉亲切。


  “那我先回去了,不然婆婆会说我的。”得到了确切的答案,贞娘才注意到即将西沉的金乌,她挥挥手,刚抬起回程的脚步,确又突然回头,再次拥抱了必之,之后高昂着小斗鸡一样的头颅,蹦蹦跳跳地跑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贞娘又掏着绣帕,在心底不断重复:


  不管他是不是月上的仙人,今朝替他的小白兔下了凡,那我就不会让他离开了。




好久不见(及其羞愧,捂脸逃走)

不知道还有多少朋友会看了,这去年的cp

啊啊啊啊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一年都没什么登陆lofter

学业还是很忙,生活依旧继续

希望脑洞中的世界是幸福快乐的

爱你们~

东攸惢

夜雨微凉

致:吾妻

妼晗……我近日,时常梦见你

梦见,你逗瑶瑶笑、你在迩瑛殿等我下朝、你第一次跳舞给我看……

我好高兴啊,妼晗

你不知道,你初走的那几年,我夜夜盼着能在梦中再见你一面

可……你是怨我的吧?怪我的吧?

所以才不肯入梦来

对不起啊,妼晗

我说好要护你一辈子的,却害得你那么难过

玥儿、瑶瑶和幼悟,也都与你,在天上团聚了吧

你记得告诉她们,爹爹真的很爱她们

同样的,我也是真的,很爱你啊

我梦见你了。梦醒了。

那我是不是,该去找你了

除了徽柔

在这个世上,我已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等宗实可以撑起这千里河山了

我就去陪你

妼晗,不是你错了,是我错了

你对我是一片真...

致:吾妻

妼晗……我近日,时常梦见你

梦见,你逗瑶瑶笑、你在迩瑛殿等我下朝、你第一次跳舞给我看……

我好高兴啊,妼晗

你不知道,你初走的那几年,我夜夜盼着能在梦中再见你一面

可……你是怨我的吧?怪我的吧?

所以才不肯入梦来

对不起啊,妼晗

我说好要护你一辈子的,却害得你那么难过

玥儿、瑶瑶和幼悟,也都与你,在天上团聚了吧

你记得告诉她们,爹爹真的很爱她们

同样的,我也是真的,很爱你啊

我梦见你了。梦醒了。

那我是不是,该去找你了

除了徽柔

在这个世上,我已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等宗实可以撑起这千里河山了

我就去陪你

妼晗,不是你错了,是我错了

你对我是一片真心

是我顾忌太多,不够勇敢坚定

我实在,是失败透顶啊

我自认做帝王比不得太祖太宗圣明

石介的《庆历圣德颂》于我而言,更像是讽刺

我倾尽一生之力,也没能做到他描写的太平盛世

我做不到

我少年继位时,也曾意气风发

初遇你时,我也是个猖狂妄为的帝王

后来年岁见长,才发现人之力终有穷尽

我带给朝堂的只是平衡,带给百姓的也唯有平宁而已

为人君,这一生我做得遗憾颇多

你也晓得庆历新政时,范仲淹等人被我贬黜时,我的无奈吧

为人夫,我更是不够称职

妼晗,我知道的

我一直都知道的

你其实,并不是多稀罕后位

你,只是想做我的妻而已

旁人都说你娇纵妖异

他们不懂,你只是喜欢我而已

而我,也只是,想像寻常人家的夫君宠自家娘子一样地宠着你

与你在一起时,我不是官家

我只是赵祯

可我却没有办法完全摆脱官家这个身份

我从小就被当做大宋的储君而培养,除了官家,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所以我,并没有办法一切顺着自己的心意而活

没有办法,挽回你

为人父,是我最为痛心之处

徽柔,我最宝贝的徽柔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子

难道当初,不认她嫁给曹评,真的是我错了吗?

可是你也知道的,那个曹评,空有其表,浮浪不经

我害怕啊

这样的人,我真的能把徽柔交给他吗

徽柔是这世上,我最亲的人

是我的骨血,我的命

我怕徽柔太爱曹评,作践了自己

我更怕曹评把我呵护了近二十年的女儿摔了,碰了

那日我撞见他俩私会,是真的想把曹评杀了

他怎么敢!

竟敢勾引我的徽柔

我……我最后把徽柔嫁进了李家

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为了光耀生母门楣

可我没有!我并没有这样想啊!

徽柔这样说时

我的心,疼得像是要死掉

我只不过是希望,徽柔的婆家也能像我疼她一样,把她捧在手心里

为人子,我没有尽到本分

与生母死生未见

我想补偿她

可也定不是用徽柔啊

徽柔……她是我一半的命啊

妼晗,妼晗,要是你还在多好

有好多话,好多事

我只想和你一个人说

你说,若是一切重来一遍,结局会不会不同

哦,对了

我让你当皇后了

温成皇后,温成,你喜欢吗?

持恭淑慎曰温,礼教夙贤曰成

不管别人眼里的你有多任性跋扈

在我心里,你配得上这二字

我的妼晗,是这世上顶温柔的姑娘,当配得上一切美好的事物

所以啊妼晗,只要是你想要

不管是什么,不管合不合礼

我都给

待到百年之后,我还要,带你去见列祖列宗的呢

我会在他们面前,堂堂正正地执起你的手,告诉所有人

你是我的妻

若他们一定要郭氏、曹皇后

那便让他们去要吧

反正我已不怕了,不在乎了

你只是我的妻,我此生挚爱

唯一的妻

你怎么舍得,说走就走了呢

你怎么那么狠心,竟是连入我的梦里来都不肯久留

至少,起码

再让我好好地看你一眼

再听听你的声音

我老了,不大清醒了

你一走,就是十几载

我多怕哪天,突然就把你忘了

再怎么努力,都记不起你的样子了

我每天都在拼命画,画你的模样,就像很多年前你画我一样

不是说好要陪我一辈子的吗,怎么,留我一个人

你见我这样日日思念你,不会不忍心吗

悠悠生死别经年

你走后,我方知最苦是相思

曾有一老道入宫,说是能做法让人忘了愁绪苦闷之事

那些人,他们,皇后

都觉得我该把你忘了

可那人是你啊

即便让我尝尽世间最苦最毒的一切,我也不能把你忘了

我哪里舍得

近日,我又开始饮酒了

你别唠叨,我只是太想你了

又实在闷得慌

自从你走了,徽柔出降了

除了禾儿与茂则,我也没有什么贴心人了

可是那些关于想你的话,我哪儿能和他们讲啊

到时候不过是

徒惹得多几个人陪我心酸掉泪罢了

你啊,你啊

告诉你个秘密好了

我已经准备去后与你同葬

那些老臣和皇后的脸色,我都已经可以猜到了哈哈哈

妼晗,你再等一会儿

我想,我很快就可以

去见你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