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温狼藏

2浏览    1参与
Blurring

【温狼藏】Los Vino

Relationship-千雪孤鸣/藏镜人,神蛊温皇/藏镜人

Summary-90年代的大学男孩们与交际舞。

Note-是threesome,或者看成单纯的EG粮食也行,突发起来的兴起随笔,ooc在我,灵感来自于Los Vino -Otros Aires。

————————————————————

罗碧半点儿也想不通自己究竟是怎么答应了千雪孤鸣学跳舞的——还是学国标舞,而这个提议居然连温皇这个常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人都投了赞成票。

“一哒哒,二哒哒……”

现在宿舍里那个公用的小电视里放着不知道千雪哪儿借来的国标舞录像带——据他所言还是他小叔特别从首都带回来的探戈教学,画面不是很清晰...

Relationship-千雪孤鸣/藏镜人,神蛊温皇/藏镜人

Summary-90年代的大学男孩们与交际舞。

Note-是threesome,或者看成单纯的EG粮食也行,突发起来的兴起随笔,ooc在我,灵感来自于Los Vino -Otros Aires。

————————————————————

罗碧半点儿也想不通自己究竟是怎么答应了千雪孤鸣学跳舞的——还是学国标舞,而这个提议居然连温皇这个常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人都投了赞成票。

“一哒哒,二哒哒……”

现在宿舍里那个公用的小电视里放着不知道千雪哪儿借来的国标舞录像带——据他所言还是他小叔特别从首都带回来的探戈教学,画面不是很清晰,但是还是看的见两条人形的色块儿在屏幕上纠缠。

温皇早早就表示自己会跳,端着切好的西瓜,拿着蒲扇,到宿舍另一端的风扇边儿坐着贪凉去了。

而罗碧的手被千雪孤鸣强按着搭在他的脖子上,美其名曰,“藏仔啊,我要先学会了男步才好教你和温仔啊,就委屈一下你了。”

两个人面对面肩抱肩,几乎是脸贴着脸,呼吸都融化到一块儿去。千雪额头上落下一滴汗,几乎把他和罗碧的脸粘到一块儿去。

再者,又是夏天,千雪孤鸣只穿着T恤,罗碧的手掌心都能感到自薄薄的一层布料下穿来的湿漉漉的汗意。

摆好了姿势,千雪还扭着头一个劲儿瞅那小小一方电视屏,罗碧觉得自己额头上青筋一跳一跳的,不知道是因为太热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要跳就快点。”

“耶,好友不要急,看的仔细点好学啊。”温皇一脸不嫌事大。

千雪下脚不知轻重,录像带里也看不清楚脚法,说的什么左脚并向右脚,只是照葫芦画瓢的一通乱做,几次险险踩到了罗碧的脚。

罗碧更是无法。如果是千雪看着男步还可以照猫画虎瞎学一通,而他看着女步确实半点儿也模仿不了,只能顺着千雪孤鸣的动作走。

两个大男人大夏天的黏在一块儿学贴身舞,不一会儿就都湿漉漉的了。毛孔里释放出来的水汽混杂在空中,流动在两人鼻息间,肢体间的空气也都沉重而粘稠了。

千雪从小就是多汗的体质,宽松的T恤全被汗湿,粘在了后背上,露出一层肉色。罗碧要好些,他本身就只穿了件黑色的背心,后腰心隐隐渗出汗渍。罗碧已经分不清自己后肩那块濡湿是来自于千雪的掌心还是他自己。

罗碧几乎是整个人都被千雪大力拽的贴在他身上,两个介于男人与男孩的胸脯贴在一起,心跳也几乎同步,仿佛胸膛上那层皮肉都薄了、透了。千雪不规范的舞姿导致交叉在他双腿之间、那条来自于千雪孤鸣的腿更是硌得慌。

探戈的舞步大开大合,罗碧的下体几乎被胯下千雪孤鸣那条不安分的进进出出的腿摩擦出形状。他的腿也在交错的舞步中蹭过千雪的胯部,很显然这个毛毛躁躁的男孩比他好不了多少。罗碧使徒用力量控制住舞蹈中的主权,但这种力量的较量,只让两个人越贴越近,越贴越用力。

小小的屏幕里两条人影到了一个极为高难度的动作——女方需要勾住男方的脖子向后下腰,然后在起身,飞旋而出,转圈。

罗碧几乎是被千雪孤鸣大力拉成这个姿势的。当千雪埋下头看着罗碧的眼睛时,额头上的汗珠正好落下来,砸在罗碧的脸颊上。就在他想要起身离开这脚步间的战场时,猝不及防间罗碧被顶在后腰的膝盖用力给顶了出去。

千雪孤鸣真的没什么力度控制可言,罗碧整个人几乎是被惯性带到了宿舍的另一头。神蛊温皇不知什么时候站起来了,西瓜早就被吃完了只剩绿皮儿。

“三哒哒,四哒哒……”

温皇说他会跳国标不是假的,反而真的不能再真,和他平常挂在嘴边的“以诚待人”没半点儿出入。

他顺手接过了罗碧的手与肩,几乎只在瞬间,便架出了那个千雪钻研了有小十几分钟的姿势。然后神蛊温皇挑着眼睛,看着被舞步强行带的矮了他半个头的罗碧。

罗碧看着温皇那副子似笑非笑得表情几乎就要当场发作,把国标跳成互殴。说做就做,行动果断是罗碧一贯的作风,直接一脚踩下去,也不管神蛊温皇脚上只穿着露趾的拖鞋。

“好友啊,麦再踩我了。”温皇刻意低下头去,对着罗碧耳朵吹气。

两人贴的极近,再者温皇一直待在暗处偷凉,身上清清爽爽,一点不黏糊,掌心清凉,整个人几乎就是个冰块。也不知道这个衬衫扎在裤带里的人怎么受的住的。

罗碧刚被千雪折腾的够呛,发梢都挂着汗滴。但就算有现成的冰块——神蛊温皇摆着在这儿,他也不愿意去靠,手肘支着拉开两个人的距离。

“滚。”罗碧没给他好脸色。

“心机温仔啊!你快看看这步怎么跳哦?”千雪孤鸣趴在电视前盯着那像素块的人影看的入迷,半点不知道宿舍另半边发生的事。

神蛊温皇回头往千雪那里看了一眼,“千雪。”

千雪应声转过头来看着温皇和罗碧两人,趴趴跑到温皇之前坐的风扇前的位置,抢了温皇的蒲扇一边扇风,一边向温皇取经学习。

神蛊温皇向前一步,弓步将膝关节卡在罗碧两腿之间,又接着退一步,按住罗碧的肩膀让他也屈膝弓步。罗碧又是一脚对准了温皇露在外面的脚趾踩下去。

神蛊温皇吃痛轻轻倒抽气一下,但是也不恼,继续跟着录像带里喊的节奏,又是拽着罗碧拧在一起。如果说千雪跳舞是完全毫无章法可言,那温皇的舞步算得上可圈可点;千雪完全是用蛮力来拉动罗碧的肢体,而温皇不然,他用巧力,带着罗碧的肢体一起行动。

整个宿舍几乎都是温皇的舞台,他拉着罗碧从阴影里跳到光下,然后再自明亮的阳光下,转回暗处。每个脚步都稳稳的踏在拍子上。

“哈,好友,注意了。”温皇的头勾的很厉害,两个人的鼻尖都撞在一起,说话时罗碧几乎可以感受到对方嘴唇的动作。

罗碧只感觉重心向后移,他的上半身向后倒去,弧度比千雪让他后倒时还大,紧接着一只扶起他小腿的手让他感到极度的不安与一阵恶寒。

罗碧毫不留情的一脚踹了出去,他自己也重心不稳,上半身向后倒去。神蛊温皇避开了,但是赶来接住罗碧的千雪孤鸣绊倒了他,他也向前倒去。

千雪孤鸣算是来的及时,虽没有接住罗碧,但也勉强用肩膀替罗碧垫了个背。温皇摔在罗碧旁边,一只手从他的胸口横过,半个肩膀压在罗碧肩膀。

三个男孩就这样倒成一堆,汗水、鼻息与肌肤相杂糅在一团,浑浊而粘稠,让空气都游的慢了,黏住了午后从指针间流走的时间。细小的颗粒在空中飞起,光落进屋子,却照不全每个角落。

千雪的眼睛在阳光里亮晶晶的,温皇的阴影里嘴角上扬,而罗碧正躺在光与影分开的那条线上。

千雪噗呲一声笑了,把自己被压痛的半边肩膀从罗碧身下移开,开始揉着自己被摔疼的后脑勺。

罗碧把身上的神蛊温皇推开,也坐起来。而那个被推开的温皇只是借力换了个姿势继续趴着。

国标舞的事情最后在这个下午,被放置的不了了之了。谁也没有学会到底该怎么去跳舞,也没人再提起这个主意,因为它总会被不了了之。

电视里的录像带还在打着节拍。

“一哒哒,二哒哒,三哒哒,四哒哒——”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