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温睿

262浏览    4参与
洛西亚
『星梦偶像计划2022年主CP...

『星梦偶像计划2022年主CP绘画接龙 第6棒-温郁』

『星梦偶像计划2022年主CP绘画接龙 第6棒-温郁』

Joking秦择

看发色识人系列√

大概是街头拽哥的设定,配件不足所以发型按照自己的喜好换了别的)

看发色识人系列√

大概是街头拽哥的设定,配件不足所以发型按照自己的喜好换了别的)

平海上的月亮和流星

【温睿×金郁弦】童话结尾

·原作向,4500+

·翻了翻lof这对好像没什么粮,只找到一篇写他俩be的,官配这么甜给我he!!

·BGM《童话》,最近在听roza翻的童话,看了一眼歌词,发现很符合这一对,写了


“忘了有多久

再没听到你

对我说你 最爱的故事”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们和之前突然就不一样了,温睿想。


他喜欢金郁弦,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她。第一次见面就觉得她精致的像个洋娃娃,在别人骂自己胖的时候她又挡在自己面前为他撑腰。


也许那个时候,就是他开始喜欢上金郁弦的时候。


她很迟钝,这么多年了,竟然一直认为...

·原作向,4500+

·翻了翻lof这对好像没什么粮,只找到一篇写他俩be的,官配这么甜给我he!!

·BGM《童话》,最近在听roza翻的童话,看了一眼歌词,发现很符合这一对,写了




“忘了有多久

再没听到你

对我说你 最爱的故事”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们和之前突然就不一样了,温睿想。


他喜欢金郁弦,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她。第一次见面就觉得她精致的像个洋娃娃,在别人骂自己胖的时候她又挡在自己面前为他撑腰。


也许那个时候,就是他开始喜欢上金郁弦的时候。


她很迟钝,这么多年了,竟然一直认为自己喜欢的是顾星海,温睿心里闷闷的但又说不出来,他不敢一下子撞破两人之间的屏障,或者说他撞了也没有用。


自从郁弦去超新星开始,他们就隔的越来越远,而他喜欢她的事,他也从来没有开过口。


就像很多孩子都不想长大一样,温睿也不想。直觉告诉他长大就会失去些什么,而且是他最重视,最舍不得的东西。


在他生日前几天,他去找郁弦,却被拦在了门外。


他当时气的要死,但后来想起,也是,他跟他最爱的女孩之间,仅仅是朋友关系。他是温国豪的儿子,他什么都可能缺唯独缺不了钱,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当时他走的时候,看到郁弦在窗口笑着跟他挥手。


自己在笑吗,他记不清了,但他突然就笑不出来,明明他努力靠近郁弦,可他好像被越推越远。


我们有多久没有像小时候一样,挤在一个位置上听你唱歌了。



  

“我想了很久

我开始慌了

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




温睿很害怕,害怕有一天无论自己怎么往前跑都抓不住金郁弦的影子,他想了很久很久,可是他不知道他是哪一步错了。


“如果说我想让她做我女朋友,我想娶她呢!”他曾经歇斯底里的讲出所有想法。


然后他爸迎头泼了他一盆冷水,他说,你还是去留学吧。


温睿没有办法,他不可能反抗温国豪的决定,他能做的,只是在出国之前,过完他的生日会。


他还能在生日会上,再看一眼他的女孩。




今天她也很美,虽然温睿认识金郁弦很久了,但是看到她盛装打扮的样子,还是红了脸。


他眼里最美的花,已经开了。


他听到有人恭维他们郎才女貌,明知是客套,可温睿的心里还有些窃喜,真希望有一天自己真的能与她并肩。


也许酒能壮人胆这句话是有用的,温睿喝了些酒,看到金郁弦他一时分不清自己是醉了还是在做梦。




  

“你哭着对我说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





他吻了她。


然后毫无疑问的被拒绝了。


温睿还感觉脸上有些疼,但这都不重要了,即使这是他意料之中的结局,但真当面对它的时候还是会心痛。


真的好痛啊,心里一揪一揪的。


金郁弦一直是他眼中的小公主,温睿小时候觉得自己会是王子,因为王子和公主是会一直在一起的,可是他想错了。


他还活在很久很久以前自己编织的童话故事里,坚信着无论发生什么他们都会在一起。


可是他的公主一直在向前,是啊,自己不应该束缚住她的,现在像个累赘一样的,不也是自己吗。


我不是王子,更不是你的王子。


郁弦,你要一直向前,走的远一点,再远一点,最好走到我看不到你的地方,让我只能看见你的背影,这样我的心痛,也许,也许就能少一点。


是的,我早该知道我们都长大了,早该知道童话是骗人的,可我……怎么就一直认不清呢。


他在机场给她比了半颗心,然后他们就一人奔向赛场,一人去向国外。

  




“也许你不会懂

从你说爱我以后

我的天空 星星都亮了”




实话实说金郁弦在温睿向她表白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拒绝了温睿,说什么“不希望我得冠军”这种话啊,她回到家趴在床上抱着枕头发呆,什么配不配的上……这种事,根本就不存在。


温睿的表白她确实没想到,她还一直傻傻的认为温睿喜欢的是星海。


金郁弦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天哪!那星海当时的行为就可以解释了,她早就看出来温睿喜欢的不是她而是自己……金郁弦闷闷的抱紧枕头挡住脸,太尴尬了。


但是听到那句“不希望你得冠军”只顾着生气了,金郁弦平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等她缓过来了反倒害羞起来了。


她这些年一直在找星海的消息,在学校的时候也是个恋爱绝缘体,游离于八卦之外,连温睿都没有注意到,根本不可能注意到其他人啊。


温睿啊,刚遇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小胖墩,自己当时正义感爆棚见不得别人用长相攻击人,冲出去就挡在他面前,后来他们就一直黏在一起。


这么说还有几分青梅竹马的味道……天哪我是白痴吗,金郁弦在床上滚来滚去,整个人都团进了被子里。


后来温睿突然说他要减肥,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但是她觉得莫名其妙,但有心总是好的也就顺势鼓励他。再然后温睿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拼命减肥,最后还真的成功了。


仔细想想温睿这家伙的长相也不差嘛,哎,看了自家哥的脸这么多年,实在是对帅哥免疫了。


温睿那家伙总喜欢戴个墨镜耍酷,大部分时间都不酷,而是像个二愣子,但想想他在晚会上的打扮也……还行,就还行,金郁弦想,刚刚还对我动手动脚,我才不会夸这家伙。




我喜欢温睿吗?

金郁弦有时候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但一直都没个答案。


之前没注意到,现在知道了自己又条件反射的想逃避,不敢回答。


直到她看到《孤单北半球》的选曲,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首歌,她想唱给温睿听。


在她选到这首歌之前,在五首歌里最有感触的歌词也是这首的,唱着唱着,脑海中浮现出的身影也是他。


金郁弦用了拍拍脸,试图把奇怪的想法从脑内赶走,现在还在比赛,怎么可以想这些有的没的。


晚上她躺在宿舍床上的时候,脑海里还是不自觉的浮现出歌词,“别怕我们在地球的两端,看我的问候骑着魔毯,飞用光速飞到你面前……”她很轻很轻的哼起调子。


突然很想见到这家伙,不过才不是什么异地恋,她现在可是单身贵族,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绕来绕去,金郁弦就在自己哼的调子里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好梦,跟她在梦里梦到的一样,她如愿选到了这首歌。


这是天意,也许我命中注定我要唱这首歌,金郁弦笑了笑,跑向“异地恋组”。


那我就把这首歌唱给你听,你可要听好了。



  

排练的时候没有这么顺利,但当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时,金郁弦突然安心了,“你可要听好了。”她说。


表演的道具是她提的意见,上场坐在道具床上的时候,金郁弦觉得床软的出奇,不像是棉花,倒像是泡沫,她站在舞台上,却好像是乘在魔毯上到了地球的另一边。


她感觉有人在拉着她的手,不是秦寒,像是另一个人熟悉的温度。


是你吗——


你,听到了吗,金郁弦在台上踩着舞步旋转,甜美的声音通过话筒响在会场的每一个角落,这是送给你的礼物。


也许算是生日礼物的赠品吧。


但是就没想好送你什么当生日礼物,还是星海跟我说心意到了就好。金郁弦闭上眼睛,那么,你感受到我的心意了吗。


她用手挡在脸上作出瞭望北极星的动作,我看到,十字星身边有北极星作伴。


“我会耐心的等,随时欢迎你靠岸——”她笑着唱下去。


谢谢你,等我这么多年。


是时候靠岸了。




“我愿变成童话里 你爱的那个天使

张开双手 变成翅膀守护你”




明明已经发誓在背后看她就好了,只要再远远看着就应该知足了。


好不容易立下的决心,因为一通电话就瓦解了。


小时候的温睿不知道自己的原则是什么,他认知中的原则就是金郁弦。


“唱给我听的吗。”温睿这里因为时差现在是凌晨,他刚才还困的要死,换个人来电话他估计都会气的把电话摔了,但是偏偏是金郁弦,所以他接了,在他好不容易睁开眼看到来电人的备注时他就秒接电话。


他放下手机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开着空调,温度应该是刚刚好的,可他却觉得热,一下把被子掀了,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发呆。


明明刚才还好困,现在却完全睡不着。


在温睿闭上眼睛又第三次睁开的时候,他终于放弃了。


“我可以认为……其实你,并没有讨厌我吗……”他喃喃着。


到底是我的告白太突然吓到了你,还是说我只是自作多情。


温睿想,这个哲学问题至少会让他再失眠三天,他放弃了,打开了自己存下来的金郁弦曾经的比赛视频,开始看不知道第几遍。


如果我做不了王子的话,我愿意做你的天使,一辈子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守护你。


你不需要看见我,因为我只要能继续看着你就知足了。


只有一点点的私心,真的只有一点点,温睿想,如果,只是说如果再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不拒绝我的靠近,我就站的稍微近一点。


作为一个普通朋友的身份,在离你最近的台下看着你发光。




“你要相信 相信我们会象童话故事里

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但是金郁弦显然没给他这个机会。


温睿从国外回来的时候金郁弦全副武装的跑去接机。


虽然在大夏天的看到有个人带着帽子围巾口罩背着包穿着高领风衣和长裤是一件非常玄妙的事,但温睿还是凭他的金郁弦雷达认出了她,他向她走过去,“你怎么来了,也没跟我说一声。”


“就突然想来了,”带着口罩和围巾,金郁弦的说话声闷闷的,“走吧。”


她伸手拉住温睿的手,温睿看到她刚刚插在兜里的手甚至戴着露指手套,“我订了你喜欢的餐厅。”


终于挨到餐厅的包间,金郁弦火速换装,把外面的伪装全扒下来,里面穿着日常的短袖衬衫和裙裤。


“热吗?”


“当然了,但是被认出来更要命,再被认出来一次就要死了。”金郁弦瘫在座位上。


“不说这个了,你终于回国了,这回我请客,想吃什么随便点。”金郁弦笑着把菜单塞在他手上。


“现在不都扫码点菜吗?”


“我特意去问的,这家店还是有纸质菜单的,”金郁弦向他笑,“我们之前来也是用菜单的,不是吗?”


“嗯。”温睿有些不敢看她,说起来这家餐厅也不是他有多么爱吃,只是金郁弦喜欢这家,他就说自己也喜欢。


温睿想了想金郁弦的口味,把她要吃的都点了,又点了些其他的就喊来服务员。


“就我们两个人吗?”


“当然啊,不然我还能喊谁。”


“……我以为你会把顾星海也喊上。”温睿想到小时候,金郁弦更喜欢跟顾星海黏在一起,顾星海在的时候她很少找自己玩,自己好不容易能一直和郁弦呆在一起还是因为顾星海搬家了。


就算她搬走了,郁弦也一直在想她,自己……自己又算什么呢。


这种时候怎么可能叫星海来啊!金郁弦表面镇定实则心里一团乱麻,虽然她确实有想过把星海和叶莺拉到隔壁包间吃饭,好在她撑不住的时候支个招。


然后顾星海就用一种你敢给我喂狗粮我就自杀的眼神看她,并且把她一脚踹去机场。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温睿终于犹豫着开口,其实这顿饭气氛不算好,两个人虽然很久没见了但是温睿在顾虑自己贸然提起那次没有结果的告白会适得其反,而金郁弦在表白的边缘反复挣扎,就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上次的表白……”温睿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是我考虑不周,惹你生气了,以后……不会有这样的事了。”


突,突然提这个?!金郁弦原本就没剩下多少的节奏完全乱了,她手忙脚乱的把掉下去的筷子捡起来,“哦这个,这个,没事。”


她看见温睿向她抱歉的笑笑,笑的很温柔,但她的直觉告诉她,现在不开口的话之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金郁弦你不能再怂了!她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最后她眼一闭心一狠,“我生气不是因为这件事。”


“而是因为你说的话!”


“什么叫‘不希望我拿冠军’,说什么越离越远,什么配不上的都是傻话!喜欢就是喜欢,跟配不上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我,我……”


直接表白也太,太羞耻了,根本说不出口啊!


“我唱的《孤单北半球》你,你听了吗?”


“当然听了。”


呼,金郁弦吸一口气平静心情,“我当时想跟你说,这首歌是唱给你的。”


“我再给你唱一遍吧。”


她开口的时候有些紧张,但唱着唱着就放松了,好像又回到了当时的场景,她唱“太平洋的潮水跟着地球来回旋转,我会耐心地等,随时欢迎你靠岸”。


唱到这里的时候她突然停下了。


“世界再大两颗真心就能互相取暖,”她看着温睿的眼睛念出了这句歌词,“你现在,还欢迎我靠岸吗?”


温睿愣在那里,直到金郁弦站起来抱住他的时候他才有些动作。


他很慢,很慢的用自己的手环住金郁弦的肩膀,很轻很轻的拍了两下,像是稍微用了些力,她就会消失一样。


“我在做梦吗。”


“没有。”


“可我感觉我没醒。”


“你知道我喜欢童话故事对吧,”金郁弦抱紧了他。


“嗯。”


“在童话故事里,像我们这样的人大多会有个好结局的。”


“嗯。”


“所以……所以你要相信,我们的故事,就是童话故事。”




“一起写我们的结局。”




童话故事的结尾会是怎么样的?


金郁弦拉住温睿的手,温睿与她十指相扣。


会是两个人一起写下的。








·我又双叒叕爆字数了,可恨,我就想写个两千字的短篇结果写着写着快五千了

·有引用很多《孤单北半球》的歌词,这一场甜到我了,但写这篇主要是心血来潮,原作向我觉得很难所以我很少写

·目前集齐了龙星和温郁两对官配,再集齐一个白莺……好像也不会发生什么

·最后,温郁真的好冷

希绪弗斯不姓希
画点。他们是真的呜呜。快快结婚...

画点。他们是真的呜呜。快快结婚阿!

画点。他们是真的呜呜。快快结婚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