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温迪

688.4万浏览    25688参与
阿溏今天摸鱼了吗

半次元好多人希望我出个教程,所以我出了……(草)

画的是温迪,鼓捣这个教程耗费了我两个晚上!两个晚上!气得我搞完教程就搞温迪(草?)

所以最后一张会被屏蔽吗(什么人呐)

半次元好多人希望我出个教程,所以我出了……(草)

画的是温迪,鼓捣这个教程耗费了我两个晚上!两个晚上!气得我搞完教程就搞温迪(草?)

所以最后一张会被屏蔽吗(什么人呐)

蓝精灵_color

微风与少年

温迪最近心情不错,而且是特别明显的,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于是逢人就问:“你觉不觉得我最近开心了不少?” 

我说:“有吗?我觉得你一直都是这样的。” 

虽然没得到赞同的回答,但他显然没有多意外。 

又拨弄起琴弦来,弹奏着曲调悠扬的音乐,像只自在的蝴蝶,从不在乎是否有人欣赏,在哪里都是舞台。

曲毕,温迪看向远方的天空,漫入夜色,浸入月光。 

方才醒悟,我陪他坐了一整天了呀... 难得他今天没有喝酒,是兴致太高,还是又没钱了呢? 

温迪开口道:“是吗?我倒觉得我心情好了不少。” 

“哦?突然的心情好,连酒都喝不下去了...

温迪最近心情不错,而且是特别明显的,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于是逢人就问:“你觉不觉得我最近开心了不少?” 

我说:“有吗?我觉得你一直都是这样的。” 

虽然没得到赞同的回答,但他显然没有多意外。 

又拨弄起琴弦来,弹奏着曲调悠扬的音乐,像只自在的蝴蝶,从不在乎是否有人欣赏,在哪里都是舞台。

曲毕,温迪看向远方的天空,漫入夜色,浸入月光。 

方才醒悟,我陪他坐了一整天了呀... 难得他今天没有喝酒,是兴致太高,还是又没钱了呢? 

温迪开口道:“是吗?我倒觉得我心情好了不少。” 

“哦?突然的心情好,连酒都喝不下去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笑了笑,如少年般的活泼姿态,尾音带些欢快的轻扬感:“那倒没有,只是觉得,有什么好事离我不远了,我怕喝了酒以后,这难得的兴致一觉醒来就忘了,以后就再难如此愉快了呀。” 

一喝起酒就再难劝阻,死活拖不走,也难得他能忍得住。 

那天夜里,我陪他在风起地坐了很久,坐到很晚,听他将微风与少年的故事再讲了一遍。 

正义的反抗者,带领受旧贵族压迫的民众,撕开风墙,推翻暴君的统治,却最终没能亲眼见证新蒙德的产生。 

“旅行者,我好像,听见他的歌声了。”

那晚,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醒来却发现这个混蛋诗人将我一个人仍在风起地,自己却不知所踪了。 

我的头隐隐作痛,依稀记得与温迪喝了一晚上苹果汁充酒,听他讲了很多故事。 

然后... 

不等我回忆完,头顶传来一阵疼痛感,一堆红苹果以流水之势从我头顶上滚落。 

“呀,旅行者你醒啦,没想到回来晚了呢,快尝尝我亲手为你摘的苹果。”

温迪笑容满面地将臂中苹果尽数洒下。 

我仇视地看着他,他一脸无辜的歪着头看着我。 

我轻叹一声,随手抓起一个苹果重重地咬了一口:算了,跟一个卖唱的没什么好生气的,而且, 

味道意外的还不错。

 “好吃吧?” 我点了点头。

 “我就说嘛,不过,还没洗过。” ?!

胃中升上来一阵呕吐感,刚想吐出去,一只手将我的嘴严严实实堵住了,怎么也扯不开。 

“别浪费呀,旅行者,这可是我辛辛苦苦帮你摘来的。”温迪小人得志地笑着说。 

直到我硬生生将其吞下去,他才肯松手。

 “你这混蛋诗人……”

 温迪看了我一眼,突然捂着嘴憋笑。

 “笑什么?”

 “没事没事,旅行者,你快去河边洗一下苹果吧。” 

虽满头问号,但还是老老实实地捡起一地的苹果,到河边盘腿坐了下来。 无意间看见河边的自己,五指印像涂了印泥一般深深的按在我的脸上。 “温迪!” 

“哈哈哈哈哈哈,旅行者,冷静,冷静呀!” 

折腾了半天,我疲乏地躺在草地上,他曲着腿坐在我旁边。

“旅行者。” 

“什么?” 

“我梦见他了。” 

知道他肯定有一肚子话要说,我便静静地听着。  



 --温迪-- 

太阳冒出一角,我面对他坐着,他帮我梳着头发,编着辫子。 

我问他:“不去和外面的人交朋友吗?现在的蒙德已经很不一样了,让大家认识你吧。” 

“算了,在大家心里,我不应该这时候出现,而且,不是有你吗?你应该交了很多好朋友,经历了很多事吧。”少年的嗓音舒缓平和。 

是很熟悉的声音呢,总能使我平静下来。 

“是啊,看见蒙德在一位异国旅行者的帮助下,再一次度过劫难,说起来,他和你也有点像呢。还有,看见蒙德的大家都自由自在的,真想吟诗一首。” 

我油然而生一股歉意:“抱歉啊,擅自就用了你的容貌,你不会生气吧?”

 “我要是真的生气了,你觉得我会像现在这样站在你面前吗? 

“我还等着,你代我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呢。”少年温柔地笑着,像盛开的塞西莉亚。

我心中过意不去,走到门口,转过身,就像几千年前他所做的那样,向他伸出了手,对他说:“来,只有我怎么够,和我一起,看看新的蒙德,看看蒙德的大家,大家,肯定都想听你的歌声。” 

他先是呆滞了一会,然后笑了,我看不出这个笑容的意味,很复杂,却并没有要过来的意思。 

我们相视一刻,却没有动作,他好像正被一层厚厚的壁垒阻隔着,正把我们分割两地,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 

眼前的人笑容淡淡的,他的衣着相比屋内的布设也显得色调平淡,屋内因为阳光未及,略显晦暗,即使我一直看着他,却感觉一眨眼就容易找不到了。 

我莫名感到不安,脑中蹦出许多复杂思绪,促使我抓住他。

扑向他,紧紧地抱着他,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 

我不明白,在不安什么,害怕什么。

 “怎么了?”他的手轻轻摸了摸我的头。 

“没事……让我抱一下,一下就好。”

他没有再出声,只是默许了我的行为。 

只有脖子上的温度与细细地呼吸声告诉我,他还在呢。 

心中的不安慢慢沉淀下去。 

就这样抱着吧,一整天都没问题的。 

…… 

阳光慢慢来到窗前,将屋中点亮。

 “温迪。”静默之中,他突然出了声。 

“……在。”犹豫中,我还是应了他。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要去多久?” 

“不知道。” 

“还会再见吗?” 

“会的,或许,明天太阳一出来,你就能看见我了。” 

“我等你。” 

他轻轻地笑了一声。 这是最后一次听见他的声音。   



--旅行者--

我安静地听着,看不出他现在想着什么,因为他从来都是一副笑着的模样。

讲完后,静默许久。 

他的笑容却淡下去了,低着头。

强忍着,但最终没能做到。 

或许是因为他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我错觉风神是不会落泪的。 

“在那个梦里,明明,很轻易地接受了他就在我身边的事实,甚至我醒来的时候都已经自然而然地认为他会在我旁边,

我还能听见他的声音,还能感受到他的温度…… 

过去几千年那场战争只是个梦而已。 梦,都是相反的吧。

直到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他,才想起来他已经不在了。 

我忍不住回想,忍不住相信他说的话, 却又不敢等待太阳出来,我宁愿太阳永远不要出来,这样,我会一直,一直相信,他马上就会回来了……”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他,只能当个聆听者,听他诉说着平常绝对不会说的话。

过了很久,他才终于抬起头,看向我,说道:“难为你,听我说了这么多,不过,也谢谢你。”

他的眼睛仍泛着红,瞳孔的青色多了一层朦胧的泪光,但,还是很漂亮。

“没事,偶尔发泄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他伸个懒腰,躺了下去:“无论如何,都很感谢你。”

此时,一只晶蝶携着光点飞来。

不轻不重地碰了一下温迪的脸颊,又飞走了。

正诧异着,像是得到了指引,温迪再次伸出了手,

向着天空,朝着太阳,那是晶蝶远去的方向。

“我就知道……我一定会再次见到你的。”


一只那喵

あのね、空が青いのってどうやって伝えればいいんだろうね,


夜の雲が高いのってどうすれば君もわかるんだろう,


言って,


あのね、私実はわかってるの,


もう君が逝ったこと。 


——《言って。 》


成熟的风少人要学会自己给自己发糖顺便把自己捅穿🙏

有机会想做成手书(逃)

あのね、空が青いのってどうやって伝えればいいんだろうね,


夜の雲が高いのってどうすれば君もわかるんだろう,


言って,





あのね、私実はわかってるの,


もう君が逝ったこと。 




——《言って。 》


成熟的风少人要学会自己给自己发糖顺便把自己捅穿🙏

有机会想做成手书(逃)

别鹤离鸾

白首

夜间——

“迪卢克,我不许你离开我。”温迪看着已经老去的迪卢克,泪怎么也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不哭,我不走。”迪卢克擦拭着他的泪,像曾经一样轻声哄他。

“睡吧,我不走。”

温迪擦了擦泪痕,在他身边躺下。

过了许久,他感觉到迪卢克起身,他要离开了,温迪知道。

看着昔日的爱人依旧年轻,骄傲如迪卢克老爷,他一定很厌弃现在老去的自己吧。

温迪咬着唇没发出任何声音。

迪卢克熟练的为温迪编好辫子,随后轻轻的吻了吻。

“对不起。”


迪卢克还是不声不响的离开了他的神明,其实温迪什么都清楚。


这一世,我只能陪你到这了,巴巴托斯。

愿来世,以诗为介,以酒为媒。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

夜间——

“迪卢克,我不许你离开我。”温迪看着已经老去的迪卢克,泪怎么也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不哭,我不走。”迪卢克擦拭着他的泪,像曾经一样轻声哄他。

“睡吧,我不走。”

温迪擦了擦泪痕,在他身边躺下。

过了许久,他感觉到迪卢克起身,他要离开了,温迪知道。

看着昔日的爱人依旧年轻,骄傲如迪卢克老爷,他一定很厌弃现在老去的自己吧。

温迪咬着唇没发出任何声音。

迪卢克熟练的为温迪编好辫子,随后轻轻的吻了吻。

“对不起。”


迪卢克还是不声不响的离开了他的神明,其实温迪什么都清楚。


这一世,我只能陪你到这了,巴巴托斯。

愿来世,以诗为介,以酒为媒。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魂是柳绵吹欲碎,绕天涯。

Camellia japonica L.

【帝诗】白头之约,书向鸿笺

碎碎念:

1.一些我流帝诗,可能有奇怪的理解;


2.背景是现在的提瓦特大陆;


3.可能存在刀具,也可能没有?


以上没问题,OK?


仲夏之夜,银白的月光细腻温和地抚摸着每一寸大地。萤火虫围绕着荷花起舞,编织着幸福的故事。


一个身影漫不经心地在池塘边坐下,把玩着手中特殊的石珀,闭目养神,感受着划过湖面的微风,倾听着它指挥的协奏曲。


“老爷子,老爷子!”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他呼吸一滞,下意识地将石珀收入袖口,才缓缓寻着声音望去。...


碎碎念:

1.一些我流帝诗,可能有奇怪的理解;


2.背景是现在的提瓦特大陆;


3.可能存在刀具,也可能没有?



以上没问题,OK?














仲夏之夜,银白的月光细腻温和地抚摸着每一寸大地。萤火虫围绕着荷花起舞,编织着幸福的故事。

 

一个身影漫不经心地在池塘边坐下,把玩着手中特殊的石珀,闭目养神,感受着划过湖面的微风,倾听着它指挥的协奏曲。

 

 

 

“老爷子,老爷子!”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他呼吸一滞,下意识地将石珀收入袖口,才缓缓寻着声音望去。

 

眸子里装着故乡的苍穹之人,站在那里,手里还抱着几个莲蓬,身着璃月的衣裳,歪着头看着这边。

 

“温迪。”钟离轻声唤道,尽力将语气中的欣喜压至平静,便向温迪走去。

 

“嗯?怎么了?”温迪一脸问号,他听出来钟离语调里的不对劲,“我去摘了几个莲蓬,你就打瞌睡了,是不是今天太累了?”

 

“无事,是微风吹得太舒服了。”钟离如实说道。

 

一语双关。

 

温迪笑意盈盈,将莲蓬递给钟离,调皮道:“那你帮我剥莲子,我去池塘边玩一会~”

 

“你啊。”钟离看着已经在卷衣摆的人,摇了摇头,由他去,“好,注意安全。”

 

温迪一弯腰,一伸腿,晶莹的水珠像听从指挥的音符,连成一条弧线,微风轻轻将其托起,带来水的清香。

 

“哈哈哈,老爷子,啊——”温迪光着腿,晃着小脚丫,张开了嘴。

 

钟离会意,将手中剥好的莲子,放入温迪的嘴中,末了还被小舌头碰了一下手指,温迪一脸无辜,还眨巴眨巴大眼睛,眸中写满了“我还要”。

 

高他一头的人不由得伸出了手,轻抚上了温迪肉嘟嘟的脸颊,弯下身来,封上了娇嫩的唇。

 

此花此叶常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

 

 

“老爷子,老爷子!”

 

急促的声音响起,钟离在书里回过神,看到人一身泥土,抱着几棵竹笋,有些惊讶。

 

连忙上前叫人把竹笋放下,边递毛巾,边问:“怎么突然挖起来这个?”

 

“昨天晚上你说想吃腌笃鲜,我今天起来就去挖啦。”温迪享受着钟离给自己擦去脸上的泥土,还蹭了蹭人的脖颈,淡淡的檀香令人安心。

 

“可现下是秋日。”钟离愣了一下,待温迪把竹笋抱进厨房,摸了摸方才被蹭的地方,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诶?秋天的竹笋不能做吗?”温迪探出一个脑袋来,“应该也可以吧?”

 

“腌笃鲜一般用春笋和冬笋,”钟离跟着进厨房,“秋笋也可以,味道可能会不一样。”

 

“想吃~”

 

“好。”

 

钟离将鲜竹笋洗净,再从小冰柜里拿出鲜肉和火腿,温迪看见火腿眼睛都亮了,钟离直言:“蒙德的火腿。”

 

随后教温迪如何切成腌笃鲜适合的小块,但是温迪不知怎么总是切的大小不一,钟离从背后抱住温迪,手抓着温迪的手,引导他一刀一刀地切。

 

或许是被温迪引导的——其中真意,两人心知肚明。

 

兴来无远近,欲去惜芳菲。

 

 

“老爷子,老爷子!”

 

温迪掀了一下被子,一股冷气瞬间占领了床褥,钟离一激灵,抱紧了怀里的温度,抬了抬眼皮。

 

小小的人正蹭他的胸膛,又指了指窗外,小拳头哒哒哒地落在胸口,不痛不痒。

 

“下雪了?”钟离起身给已经光脚跳下床的人披了一件厚毛衣,又督促人不要跑到毛毯外,要穿鞋。

 

“对呀!”温迪趴到床边,看着飞舞的雪花,“出去玩出去玩!”

 

“啪——”一个雪球砸过来,脸上凉凉的钟离,掂了掂手里团的雪球重量,一个反击,温迪灵巧地躲了过去。

 

“老爷子,堂堂武神~”温迪做了个鬼脸,又团起了一个雪球,“瞄准还不够我的弓准?”

 

“……”钟离捏着雪球,突然觉得不香了。

 

于是一扔雪球,负手而立,一脚踢出,雪球直奔温迪而去。

 

“哎,你别生气呀~”温迪悠哉悠哉得后退一步,雪球正好在脚边炸裂,“弓兵很脆的。”

 

完全看不出任何脆意。

 

钟离倒也没有反击,只是看了看天边,道:“天色已晚,今夜去万民堂吃吧。”

 

“香菱当班!”温迪一动手,风将他送到了钟离身旁。

 

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把油纸伞的钟离,稳稳地接住了温迪,将他圈入了伞下。

 

温迪自然地牵上了钟离的手,钟离也暗暗地握紧了。

 

云容冱雪,暮色添寒,楼台共临眺。

 

 

“老爷子……”

 

温迪喃喃了一句,钟离握紧了他的手,一言不发。

 

这是第几天了?

 

窗外淅淅沥沥的春雨,浸润了大地,万物争先恐后地生长,给世间带来了活泼的气息。而窗内滴滴答答的钟声,似催命鼓点,一声一声叩击在人心口。

 

“……唔……”温迪努力地睁开眼睛,却不似从前那般清明,“老爷子……我……”

 

“别说了……”求求你。

 

床上之人是那么的虚弱,仿佛一阵风就能带走他。

 

和煦的春风透过窗户拂过,带着一阵雨水,有些冰凉的环境,让人不由自主地害怕。

 

丝丝白发随风而起,钟离伸出手想要去触碰,一低头发现自己依旧年轻的手,一时间顿住了手。

 

“老爷子……我们,走到白发苍髯了……可以放下了。”

 

不等钟离回答,床上之人随风而去,只留下冰冷的风在胡乱排打着窗户,在为温迪送行。

 

“……放下了。”钟离低头喃喃道。

 

如何放得下?

 

 梧桐半死清霜后,白头鸳鸯失伴飞。

 



钟离是被树间的风吹醒的,他展开手,掌心安然地躺着一枚特殊的石珀——里面封存着一片带有风元素的羽毛。

 

“谢谢。”

 

他向北境说了一句话,将石珀放进心口附近的口袋,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恢复一如既往的普遍理性,向往生堂走去。

 

 

 

 

——不远处——

 

“吓死我了,差点被发现。”

 

“小伊姐姐,你不是已经被发现了吗?还躲到我们之间干什么?”

 

千风不解的看着隐入风里的她。

 

“诶嘿?”

 

“不许学他!回答问题!”

 

她自然知晓,梦境最后的小错误,就是没把钟离也变成老年——不可能白头,也不能白头。

 

神明很少入梦,能让武神摩拉克斯甘愿入梦,怕是谁都想知晓。

 

但是,最后的小错误,是她有意还是无意,这就不做解释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故事讲一半留一半。”

 

“哎哟,这叫留白,让你们自己想。”

 

她挥了挥手,千风围绕着她转圈,不一会就消散了。

 

——是错误,还是提醒,全看人如何理解。

 

——梦境固然是梦境,却也折射现实。

 

——所以,即便入梦,职责依旧在。

 

如果可以,还是会想触碰,触碰遗憾,触碰那个在选择路口的自己。

一个孤独的腰
老婆嘿嘿❤❤老婆😘😘 艹为...

老婆嘿嘿❤❤老婆😘😘            

艹为什么这么糊

老婆嘿嘿❤❤老婆😘😘            

艹为什么这么糊

清川澹

世间每一缕诞生之初都是细微却自由的吧。蒙德的风起于青萍之末,吹过每一寸草尖和每一片树叶,穿过满地血与火的疮痍,穿过无数挣扎着迎向自由的痛苦却勇敢的心。

诞生伊始最自由洁净的精灵啊,你到底经历了多少失去,见证了多少欲望,接受了多少次无能为力与事与愿违,才能像今天这样不动声色地坦坦荡荡,将触目惊心的过往、必须要完成的事轻轻化在风轻云淡的玩笑里呢。

世间每一缕诞生之初都是细微却自由的吧。蒙德的风起于青萍之末,吹过每一寸草尖和每一片树叶,穿过满地血与火的疮痍,穿过无数挣扎着迎向自由的痛苦却勇敢的心。

诞生伊始最自由洁净的精灵啊,你到底经历了多少失去,见证了多少欲望,接受了多少次无能为力与事与愿违,才能像今天这样不动声色地坦坦荡荡,将触目惊心的过往、必须要完成的事轻轻化在风轻云淡的玩笑里呢。

阿咩利卡
做完了温迪的传说任务!坐在自己...

做完了温迪的传说任务!坐在自己雕像掌心的温迪好可爱啊(⸝⸝•‧̫•⸝⸝)

做完了温迪的传说任务!坐在自己雕像掌心的温迪好可爱啊(⸝⸝•‧̫•⸝⸝)

倾
蹲了一个多月的快乐风男终于出宣...

蹲了一个多月的快乐风男终于出宣啦!

蹲了一个多月的快乐风男终于出宣啦!

杨可石荏
放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的温...

放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的温迪

_(´ཀ`」 ∠)__ 


放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的温迪

_(´ཀ`」 ∠)__ 


林鬼

这只风精灵,快把你帽子戴上!

(30r一只不包邮限三只,反正没人想买三只都不用做,乐)

(企鹅皮蛋940049017,昵称也是林鬼,真有兴趣可以戳戳我)

这只风精灵,快把你帽子戴上!

(30r一只不包邮限三只,反正没人想买三只都不用做,乐)

(企鹅皮蛋940049017,昵称也是林鬼,真有兴趣可以戳戳我)

风色

「帝诗」cp故事4

#全文5k字

#帝君生日梗啦对不起拖到现在

#1是生日正文,2是日常脑洞


1

十二月三十一号,一年的末尾。

璃月港大街上依旧繁华,人来人往。街边有些人家已经提前挂上红灯与福结,等待着海灯节的到来。

一位吟游诗人脚步飞快,有些匆忙。他手上拎着包装精美的礼盒,怀里抱着一坛看上去有些年头的老酒。他看上去心情不错,哼着不知名的带有浓浓蒙德乡间风味的小调,顺着岩石的气息一路寻找,最终在拐弯处停下脚步。那深里有一家店,门前毫无人气。他抬头看了看门匾,上面写着——「往生堂」

吟游诗人眯眼观察片刻,而后腰间神之眼一亮,一个巨大风场于瞬间形成。他展开风之翼,顺风而行,敲上二楼的窗户。他...

#全文5k字

#帝君生日梗啦对不起拖到现在

#1是生日正文,2是日常脑洞




1

十二月三十一号,一年的末尾。

璃月港大街上依旧繁华,人来人往。街边有些人家已经提前挂上红灯与福结,等待着海灯节的到来。

一位吟游诗人脚步飞快,有些匆忙。他手上拎着包装精美的礼盒,怀里抱着一坛看上去有些年头的老酒。他看上去心情不错,哼着不知名的带有浓浓蒙德乡间风味的小调,顺着岩石的气息一路寻找,最终在拐弯处停下脚步。那深里有一家店,门前毫无人气。他抬头看了看门匾,上面写着——「往生堂」

吟游诗人眯眼观察片刻,而后腰间神之眼一亮,一个巨大风场于瞬间形成。他展开风之翼,顺风而行,敲上二楼的窗户。他又把脸贴在窗户上,观察屋内情形,他看见他要找的人好像在和一位棕色头发的男子笑言交谈。

那是…?

往生堂主胡桃听到动静后扒着门框探出头来,冲他提醒上一句。

“喂——那边的吟游诗人,虽然钟离先生好像和我提起过你,但是——现在似乎有人正在找他!”

结合进来甚至流传至蒙德城内的那些传闻,他心下似乎有了定论。


来自至冬的武人不知何时弄来了往生堂客卿钟离先生的生辰,意图为他庆生。钟离听闻此事,正欲婉言相拒,却在开口之时察觉到了一缕微风的动静,不由得一怔,顿住话头。

随后窗边传来声响,一张熟悉的脸贴在上面看着他。

钟离:……

啊…是他的作风。

一丝岩元素力凝结,将窗拉开。温迪一时未察,身子还压在窗上,顺着力道撞到了钟离的怀里,钟离手中茶水险些溅出。哪怕稳如岩王帝君摩拉克斯,也时时在巴巴托斯这里惨遭滑铁卢,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温迪抬起头来,吐了吐舌头:“…诶嘿?”

钟离面无表情:“何事?”

糕点清甜的气味飘散,来源于怀中温热的身躯,钟离忽然有些想吃点甜的东西了。

好在,温迪及时爬起来,将那礼盒在他眼前晃了晃,语气有些得意:

“生日快乐呀老爷子——这是苹果派!我亲手烤的哦,要不要尝尝?在蒙德,过生日的话会吃蛋糕的。不过甜点还真是复杂,我一整天也就烤出来一个,呃嗯…这样能看的,不过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嘛!”

苹果派被切开,金黄的内馅散发出诱人的甜香,外层酥皮掉下散落在盘内,是制作者掌握正好火候精心烤制而成。顶层则放了一片爱心形状的苹果片,刀功其实并不精湛,切出来的爱心看上去有些歪七扭八,但却透露着一丝丝可爱,旁边甚至还摆了两朵新鲜的塞西莉亚花。摆盘如此精致,让人联想到他的特色料理,…真·风神杂烩菜。

原来那甜味是这样来的么,钟离不动声色这样想着。入口是浓郁苹果香气,但酸中带的甜…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钟离抬眼看向温迪,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这或许并不是我口味的问题?”

温迪吐了吐舌头,朝他摆摆手,瞥向一旁另一个并未怎么出声的人,顾左右而言他。“哎呀老爷子,你这儿还有人哦。我先走啦先走啦,去别的地方逛逛,相信你能找到我的吧!”


云上居所。

钟离上来时发现温迪坐在案台前板凳上,正百无聊赖晃着腿翻看卷轴。瞥见他来才站起身蹦一蹦,讶然道:“呀,怎么这么快。”

温迪似乎记得他并未来这里太久,一本书甚至还没翻上两页…就好像是,前脚踩后跟追出来一般。思及近日旅行者在璃月搞出的那些大动作,以及神秘的往生堂客卿与愚人众执行官的关系传闻。顿了顿,他又试探性开口,目光带着一丝好奇与探究。“蒙德城内最近有流言呀…说你与那个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嘛?”

钟离闻言挑了挑眉,垂首望向他。琥珀眸子蕴出一丝笑,语气认真,目光坦然。“什么时候你也会听这类空穴来风的坊间传闻与八卦了。关系么…我未曾与他有过更多瓜葛。你我难得有闲情,不如同游璃月港。年关将近,那里很是热闹。”

听得这么一句话,温迪回想起他来璃月港时,瞥见街头巷尾挂着的霄灯,以及那热闹的气氛,于是也就并未在此话题上有过多纠结,很快便敲定此次旅程第一站。

“旅行者在蒙德和我闲聊时,说璃月有一家店叫万民堂,那有个孩子做饭很有想法…我很好奇!”

温迪揪揪钟离的袖口,晃了晃。钟离听后略一思索,香菱么…也好,是该让他试试璃月菜系发展至今又有怎样的变革。


而到了万民堂,温迪对着些以绝云椒椒为原料做的菜,抬眼望向钟离的目光有些迟疑。

“哈…老爷子,你没有在拿我寻开心吧?”

钟离正色道:“绝云椒椒味辛辣,却也是上好的药材,有祛除寒气之效。蒙德近来多寒天,吃点这个,对身体也好。”

温迪将信将疑吃下一口,而后被辣得眸中泛起水光,以控诉的目光看向钟离。钟离偏过头,没去看他,但温迪清楚明白,这人——分明就是笑了。

钟离笑完将一杯温茶递过给他,说茶叶也可缓解辣意,让他不至于这般难耐。温迪急忙接过一饮而尽,而后被那水温激得更痛,只得嘶嘶抽气。眯眼扇风吸气之时,温迪同时也瞧见,那人眼角弯起还残存着一丝笑意。谁说摩拉克斯不能扳回一城?真是可喜可贺呀。

不过好在钟离熟练掌握将账单递给往生堂这一项技能,二人还是能尝到那些从旅行者嘴中听来的新奇菜式。让人并不惊讶的是,温迪会喜欢那一道史莱姆滑蘑菇。

而下一站呢?钟离提出,要带温迪去赌石摊瞧瞧。温迪听此,瞥了他一眼笑说契约之神也作弊呀,钟离不置可否。

钟离将他带到石头摊前,却没去赌石,而是要了一颗成色上佳的石珀。那石珀确实漂亮,晶莹剔透,是纯澈的澄黄,内里岩纹清晰。若硬要说像什么的话…那便是像面前人的眼。不同的是,石珀不过是一块珍贵的矿石,远没有那人看着自己的眼里的柔和与温度。

他对温迪说:“…你知道石珀的别名是什么吗?”

温迪确实不知,这一问话就问倒了号称自己知识渊博的吟游诗人,他摇了摇头后只听钟离轻笑一声。

“「石之心」”

而后钟离指掌覆上石珀轻轻一捏,周遭元素力涌动。那石珀随他心而动,雕成一朵塞西莉亚花,又递给了温迪。

“但现在是「浪子的真情」”

温迪忽然想起他的风花节。

谁也没有见过风,更别说我和你。

谁也没有见过爱情,直到有花送向自己。

因一朵石珀花,温迪生出些许好奇心,提起想去花摊看看。他想起千年之前,摩拉克斯曾送过他一束琉璃百合,不知现在还在不在。

钟离自然知道他想要看的是哪一种,那野生琉璃百合之珍贵,即便是摩拉克斯想要寻来一束也费了不少功夫。但那琉璃百合,很衬他。

钟离沉思了许久,抬手攥住温迪的腕子,垂眸望向他,试探道。

“你需要唱一首歌来试试…琉璃百合愿听喜讯与音乐。野生的琉璃百合,或许会因你的歌声而破土发芽。”

“咦,蒙德的歌也可以吗?它们会不会不喜欢。”

“你总说自己说最好的吟游诗人,不应有此顾虑,或许它们会喜欢你的。”

温迪本有些怀疑,尤其是听完旅行者在璃月一行的描述后。但出于对千年挚友的信任,还是闭眼抚上琴弦哼起那传唱于每个蒙德人心中的风之歌。随后一株绿色的芽破土而生,长出如琉璃般晶莹剔透的花,含苞待放的花在钟离指尖触上的那一刻盛开。

“以事实证明而论,它们很喜欢你。”


在璃月港游玩的时间过的似乎要比平时更快,天幕很快黯然下来,两人便在天衡山头坐着眺望璃月港。

温迪看向灯火通明的城市,眼底倒映的是点点火光。他忽然侧头看向有些出神的钟离,垂下眸子。

“我说,…你偶尔会不会也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他这般一提,钟离倒是开始认真回想。

他一直觉得,巍峨的磐岩,会在原地一动不动。

前三千年的太阳升月亮落,究竟是什么样,他似乎有些记不太清。日复一日的相同,如镰刀一般在石头上轻轻的磨。

但,但风来之后…旧的风景,似乎有了新的颜色。

初见之时,他还没有现在这般稳重。听闻风神千里迢迢赶来璃月,以为是这位同僚有了什么无法独自解决的问题。他在石门处等了许久,却等来一只风精灵醉醺醺晃着酒气从空中落下,又递给他一瓶酒,问他要不要尝尝来自蒙德的美酒。

实在荒唐。

即便他已经刻意掩盖心里淡淡的不满,还是下意识拧起了眉头。好在那时风精灵醉了酒…并没有察觉。

然后呢?…然后便是巴巴托斯时常来访璃月,又向他抛出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风也不是无时无刻都在,他会为了抵挡磨损,陷入沉睡。于是自己便又要日复一日继续看着璃月,守护着璃月。但这一次,他不再觉得时间的流逝对他来说无感。

风在时,他偶尔会觉得过于喧嚣。风不在时,时间又如此难熬。他从未见过如此跳脱的人,每一句话都无法预料,每一个关注点都令人意外,让人很难不注意到他。总说区区穿堂风,何以引山洪。风说磐岩不解风情,但是谁又吹动谁的心。

浅淡的喜欢如同白云苍狗一般,顷刻变换。而深爱如长风,陪伴于左右。

但风真的察觉到磐岩身旁萦绕着的情感了吗?

回忆定格在了千年前的一个晚上,同样是天衡山,同样坐着他们俩,手边放着佳酿。那时候巴巴托斯已经喝的很醉了,晕乎乎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他又要耍酒疯,于是在百般制止之下最后还是允许耍酒疯的那个人得偿所愿亲上自己的脸,而后安静的缩回怀中安睡。可是自己真的制止了吗,还是为自己对他非分之想掩盖的一层遮羞布呢。

而千年后的这个晚上,温迪与钟离又在这里。零时到了,跨年的钟声阵阵回响。光芒怦然绽放,烟花映在温迪含笑看过来的眼底。

“「钟离」的生日已经过去啦,那么,「摩拉克斯」,生日快乐。”

还有风献上的,一个带着酒气的吻。

好在,双方心思不管确定与否,他们总有漫长岁月去验证,因为风总会回来。

哪怕石头一动不动。

哪怕永久一动不动。


2

在云上居所的第二天,温迪还是如以前一样,抛出许多稀奇古怪的问题给钟离。

例如:“老爷子,为什么你们璃月人都那么爱画…那个叫什么,眼影么?”

钟离不明就里望过去,回问温迪。

“都…?有谁画了么。”

于是温迪掰着指头细数。

“那可就多啦。比如说,老爷子你,比如说魈,还有云堇?有三个哦。”

“我很好奇,我也想画。老爷子,你来帮我画一个吧?”

“嗯?…你也想画么。也可,来吧。”

钟离执起平日用来画眼妆的笔,指尖捻上温迪下巴,将其微微抬起。鎏金色眸子垂下,眼神专注,目光有一丝难以品味出来的温柔。窗外天气正好,金灿光线闯进屋内,倒是浮起一丝躁动因子在。

温迪下意识望那双眸子看去,而后钟离的指腹忽然摩挲了一下那寸娇嫩肌肤。温迪便自乱了阵脚,连忙摆手结结巴巴道。

“哈、哈哈,算啦算啦,不画了…!”


就算是这么说,不过温迪也并没有长多少记性,消停不过片刻,目光扫到角落,又看中放着的那把绿枪。钟离送走温迪还不过多时,又被他凑到身边揪着袖子嚷嚷着要学习枪法,美其名曰多学习也不是坏事。钟离被他磨得没法,只好无奈道。

“…这把枪,魈那孩子还挺宝贝的,小心点用吧。”

“想必你也从旅行者那里听到了我在蒙德干下的丰功伟绩了吧?相信我,它在我手上会没事的,至少看起来会没事…”

钟离:…

思及那把可怜的天空之琴,钟离并不觉得和璞鸢落到温迪手上会有什么好下场。

钟离:“我还是看着你罢。”

钟离只拿了一杆简单的黑缨枪,手把手教温迪如何踢枪与扔枪。奈何温迪初衷不过是想再目睹一把他耍枪风姿,于学习上毫无兴趣。温热手掌覆上,更是全部学习心思都消散了个干净。由于实在笨拙,钟离干脆让他坐去一旁看着他学。钟离舞完一套,察觉温迪坐在一旁摸鱼欣赏,不由心生好笑。

“不学了?”

“太难啦——用个弓就已经很累了好不好?”

“我还记得,上一次与你清剿魔物,不过是护盾几秒未续上,就听见你说…”

“哎呀,别盯着我打呀。”

“哦?没想到你还记得。”

“诶嘿?”


温迪时而想一出是一出,学枪之后钟离本以为他能够暂且消停,倒是未曾想温迪又凑到他耳边神神秘秘问他。

“诶诶,老爷子,你知道么,蒙德城近日来新兴起一种见面礼来着…之前来时顾及你身边有人,没有试试。那么现在要不要来尝试一下?”

见面礼? …也罢,都可以随他,终归不会是什么太过分的事。

钟离不过刚刚一点头,温迪酒近了他身,踮脚捧着他的脸,指尖撩起发丝轻轻落上一吻。

“诶嘿,这真的是见面礼哦。”

而钟离只在起初的怔愣过后,做出了让温迪意想不到的举动。温迪本想亲完后全身而退,却被一大掌托住后脑而无处遁逃,钟离又俯身下来深深看了他一眼,进行回礼一记。

“以礼节性而言,或许不该就此结束。”

哪怕是自由无羁如风神巴巴托斯,也会因石头偶尔的主动而讶然始料未及。亲吻过的地方,温热嘴唇的触感还犹存。红晕自那里而泛起,又如涟漪般晕开。再开口时,底气不知为何未有先前那般足。

“你犯规呀,摩拉克斯,先前如此迟疑,亲吻在璃月是有什么特殊含义么?”

“是有特殊含义,待到日后再说与你听。”

叶疏

自制风精灵羊毛毡!是做给朋友的生日礼物,温迪厨收到了会流泪!

因为是第一次做羊毛毡,有很多浮毛,图案也有点变形,但是我还是挺满意的XD

自制风精灵羊毛毡!是做给朋友的生日礼物,温迪厨收到了会流泪!

因为是第一次做羊毛毡,有很多浮毛,图案也有点变形,但是我还是挺满意的XD

yuyuyu

一点还没有画完的条,提前发出来,主要是想问一下大家,

是图一的笔刷好一点,还是图二的笔刷好一点?

大家帮忙挑一下,哪个看的顺眼一点?

接下来还有几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

一点还没有画完的条,提前发出来,主要是想问一下大家,

是图一的笔刷好一点,还是图二的笔刷好一点?

大家帮忙挑一下,哪个看的顺眼一点?

接下来还有几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

啊湳www
搞了个草稿 终于放寒假了有时间...

搞了个草稿


终于放寒假了有时间画自己的图了哎【emo中】

搞了个草稿





终于放寒假了有时间画自己的图了哎【emo中】

学无止境
魈和温迪! 风系小男孩就是yy...

魈和温迪!

风系小男孩就是yyds!


(终于抽到魈啦呜呜猛女落泪    温迪你啥时候复刻啊呜呜)

魈和温迪!

风系小男孩就是yyds!



(终于抽到魈啦呜呜猛女落泪    温迪你啥时候复刻啊呜呜)

千层柠檬糕

【原神乙女】和他围同一条围巾

散兵/魈/阿贝多/温迪


撞梗致歉


第二人称视角


ooc


散兵


这几天外面格外的冷,幸好家里有暖气。不过每天出去做任务的时候都会冻的瑟瑟发抖,于是你给自己准备了围巾手套什么的裹紧自己。


你打算叫散兵一起出去吃个饭。本来他不想早起,听到你叫他他只能一边嘴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一边穿衣服。


“不戴条围巾什么的吗?”


“烦死啦我又不怕冷。”散兵为了表现出自己根本不怕冷这一点,衣服都故意少穿一件,还在你面前晃来晃去,直到你说,“好了我知道你不怕冷了快走!”


刚一开门就是一阵冷风,你哆嗦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散兵,他同样望向你,匆忙...

散兵/魈/阿贝多/温迪


撞梗致歉


第二人称视角


ooc








散兵


这几天外面格外的冷,幸好家里有暖气。不过每天出去做任务的时候都会冻的瑟瑟发抖,于是你给自己准备了围巾手套什么的裹紧自己。


你打算叫散兵一起出去吃个饭。本来他不想早起,听到你叫他他只能一边嘴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一边穿衣服。


“不戴条围巾什么的吗?”


“烦死啦我又不怕冷。”散兵为了表现出自己根本不怕冷这一点,衣服都故意少穿一件,还在你面前晃来晃去,直到你说,“好了我知道你不怕冷了快走!”


刚一开门就是一阵冷风,你哆嗦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散兵,他同样望向你,匆忙挪开了视线。


街上的人很多,你下意识就想牵他的手,摸到了却更是一阵寒颤,“你手怎么这么冷啊?”


“胡说,我本来就不是人,一直都是这个温度,没有感觉。”他别扭地撒开你的手,直接环在了胸口。


真是好面子呢。你扯开你的围巾,在他开口问出“你干什么”之前围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样大家就都不会冷啦,对吧?”


因为戴一条围巾的原因,他和你拉近了距离,你甚至能感觉的到他发烫的脸颊。


他的手又重新握住了你的手,“这次就勉为其难…给你取暖。”


(论国崩有多不坦率)










你打算和魈一起去逛街,不过魈每天都忙着降魔除业障,回来的时间也都很晚,不知道他有没有空闲。


“魈,你明天要不要和我出去逛逛?”


他刚洗完澡,还在擦头发的手顿了顿。


“怎么突然要出去逛街?”


“明天就是我们世界的情人节了,我想和魈仙人一起过。”你揪紧了被子,按照魈的性格,拒绝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听到是情人节,魈自然也明白其中含义,虽然你们已经确定了关系,他还是会觉得有一瞬的不真实。单纯的心跳加速,单纯的红了耳朵,单纯的…被你发现了。


“好。”


你开心地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大口。


早上你还是被魈叫醒的,早起起不来迷迷糊糊的人最喜欢撒娇,你攀上他的肩膀说再睡一会儿。


“可是你说好的出去逛街。”少年环抱着你,细嗅着你发间的香味,哄道。


你立刻清醒了一下,从他身上起来,说去换衣服了。


魈看着有些空荡的怀里,有一些不习惯。与其说不习惯,更不如说有些留恋。


看着换完衣服兴奋地跑过来的你,他笑了笑,紧接着脖子上就被围了一条围巾。他看着和他围着一条围巾的你,愣了一下,“这是…”


“想和魈仙人贴贴!”你坐在他的腿上,浅吻了吻他的唇。


“也好。”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拒绝,环着你腰的手臂微微收紧,“有了这个,你就不会离开我了。”









阿贝多


雪山真的好冷啊啊啊。你坐在阿贝多的实验室里想道,为什么这里还是寒冷的户外啊。


“是冷了吗?”看你一直搓手,阿贝多走上前来询问你。


“也就…一点点冷?”话音刚落,你又打了一个喷嚏,尴尬地嘿嘿笑着。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给你拿了一条围巾来。阿贝多的围巾又柔软又温暖,就像他一样。看着他忙碌的你甚至会不自觉地把他当做男妈妈。


“阿贝多老师,”你走上前去,抓住他的手,他正在翻看一本资料书,“我还是冷。”


阿贝多转过身,挑了挑眉,握住你的手,“可是你的手告诉我你现在很温暖。”


“我…”谎言被拆穿了的你自知理亏,“那就…不打扰阿贝多老师了?”


“没事。只要是你就不会是打扰。”阿贝多陪着你走到椅子前,坐了上去,示意你坐在他腿上。


他将围巾往外绕了两圈,围在了自己脖子上。


“还冷吗?”


“不…不冷了。”你抱住他,靠在他的肩膀上,有些遗憾地说,“但是没有星星看了。”


“嗯?”阿贝多原本想闭眼休息,听完你的话他似乎立刻就明白了。


“那今天晚上就允许你咬。”









温迪


今天温迪又双又叕醉醺醺地回来了,脖子上还围着一条不知道哪里来的围巾,七扭八歪的。


你想把他的围巾拿下来,为了阻止你他抓住了你乱动的手,“不要,我冷…”


“已经到家了,有暖气。”


虽然喝醉了,但是温迪的力气依旧很大。你拗不过他,只能任由他戴着围巾,脸憋的通红在那边一边弹琴一边哼唱。


哼唱的声音和弹琴的声音突然一并停了,你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却醉醺醺地跑过来抱住你,捧住你的脸惊喜地说道,“啊…是我珍藏的宝贝啊…”


合着他回来这么半天,都没认出来你是谁。


“我是谁?”


听到你的问题,他歪头看向你。


“唔…让我仔细看看…”他突然凑近你,呼吸的热气和酒气洒在你的脸上,虽然很想骂他不正经,但是他的眼神又异常认真。


“认不出来就算…唔…”刚开口就被他强制静音,被迫和他唇齿相依,他一边脱下一半的围巾,环上了你的脖子。


“是老婆…”他松开你,嘿嘿地笑着,“这条围巾,也是给老婆织的…”


从来没听到过他叫你老婆,你瞬间红了脸,谁能想到这个吟游诗人每天在酒馆里趁你不在的时候就大肆炫耀你是他的老婆呢。


两个人今天晚上就一起热死吧,输给他了…


bulubulu
愿风神忽悠你~

愿风神忽悠你~

愿风神忽悠你~

Mico
学院偶像温迪!

学院偶像温迪!

学院偶像温迪!

一只叫阿巴的小熊

开始迫害温迪(hhh

完成稿在彩蛋里,发出去的图片可以改图哦

开始迫害温迪(hhh

完成稿在彩蛋里,发出去的图片可以改图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