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港姬

168浏览    13参与
慕容·港圈养老·缤缈

处处吻填词 

打了一堆tag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泪)

处处吻填词 

打了一堆tag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泪)

躬倘.

清者芷清(水姐×芷珊)

我来跟大家说对不起呜呜呜

这篇同人文我本来是想剪视频的,所以剧情设置毕竟老套,内容可以从反黑里面直接剪,但是我又不太会剪(离谱),就想着把它写成文吸引会剪辑的太太剪出来,之前是在去补习班的路上写的,但是后来弄伤了腿就停更了,后来又要考试什么的。姐妹们的留言我都有看!我觉得很感动,毕竟我真的这个是胡乱拉郎的东西,然后还是有很多人支持我的。但是我现在忙着升高中,所以真的没有时间去更了,而且这个我刚到现在发现,由于这是一个很完整的故事,要写的话,可能还要长时间的。因为我现在按照我的设想,现在可能才写了一半不到。而且我之前发了一下我前面写的东西,我的文笔真的是过于稚嫩了。明明都是今年的作品,看的我恍...

我来跟大家说对不起呜呜呜

这篇同人文我本来是想剪视频的,所以剧情设置毕竟老套,内容可以从反黑里面直接剪,但是我又不太会剪(离谱),就想着把它写成文吸引会剪辑的太太剪出来,之前是在去补习班的路上写的,但是后来弄伤了腿就停更了,后来又要考试什么的。姐妹们的留言我都有看!我觉得很感动,毕竟我真的这个是胡乱拉郎的东西,然后还是有很多人支持我的。但是我现在忙着升高中,所以真的没有时间去更了,而且这个我刚到现在发现,由于这是一个很完整的故事,要写的话,可能还要长时间的。因为我现在按照我的设想,现在可能才写了一半不到。而且我之前发了一下我前面写的东西,我的文笔真的是过于稚嫩了。明明都是今年的作品,看的我恍若隔世(呜呜呜)。其实我的老福特很久之前就卸掉了,因为要备战考试。然后是不相瞒,我现在把老福特下回来,只是为了看文罢了。所以很抱歉地告诉大家,这篇文目前就到这里了。但是我会把这篇文我的思路放出来,起码让大家获得一个结局吧。再次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鞠躬)


全文梗概:

四联帮女帮主姚清水叱咤江湖多年,一直没有对象,她觉得帮派里的人太污浊,她想找个善良的,没有江湖背景的人。帮派里的晨爷是两朝元老,帮助她上位,但是其实总想获得更多权利,于是鼓励儿子和姚清水结婚。晨爷的儿子叫铁头,本来就一直追求她。虽然水姐跟帮派的人联姻会巩固地位,可她觉得铁头不过是个小混混,不符合她的择偶标准。晨爷还有个女儿叫芷珊,是小学老师,为人善良又温和。但在水姐看来,就是软软的蠢蛋,被人欺负都不会反抗,简直丢了四联帮的脸。铁头每次表白不成都会找芷珊诉苦,还叫芷珊去水姐那里说好话。芷珊虽然感激水姐对自己一家的照顾,但总是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事,耐不住铁头软磨硬泡,就去水姐家坐着看书,顺便给她做点吃的,水姐尽管觉得芷珊很烦,但想到两个人都在躲避铁头,便默许了,况且芷珊做的甜品也蛮好吃的。芷珊基本上一周去一次水姐家,虽然她两不怎么聊天。就是一个看书一个处理帮派事务。后来新招的小弟蒋世龙吸引了水姐的注意力,蒋世龙是芷珊的在外国读书时最好的朋友,这次到香港打工,刚好进了四联帮。他人生地不熟总会收到欺负,而且他也跟芷珊一样性格很善良,芷珊老是跑去帮他,去水姐家也少了。水姐知道了就想着试探一下蒋世龙,在自己的车上勾引他,但蒋世龙吓跑了,水姐对他很有兴趣,把他掉到自己身边。后来水姐被仇家寻仇,差点被埋,蒋世龙及时赶到救了水姐,水姐觉得他很符合自己的择偶标准,加之蒋世龙跟她表白,于是他做了自己男朋友。但蒋世龙其实一点都不乐意,其实他是同性恋,有一个恋人叫高远,是一个警察。蒋世龙进入四联帮就是为了帮高远的警队处理四联帮,这样高远就可以升职和他结婚。芷珊以为水姐逼良为娼,十分心疼蒋世龙,疏远了水姐。蒋世龙暗中在四联帮内搞破坏,离间另一个当家丧钟和水姐,还破坏四联帮的人脉和系统,导致帮派内互相嫁祸。在权力斗争中,晨爷为了自保,选择投靠丧钟,之后又病倒了。铁头是不可靠的,所以芷珊被暂时任命代替晨爷的职位。芷珊认为调查更重要,于是选择和水姐一起调查。在调查过程中水姐发现芷珊帮了自己很多忙,她平时看来的温柔细心也派上用场,芷珊也发现水姐其实很仗义。水姐再一次受伤,芷珊每天都跑到医院看她。(这里写一堆甜甜日常,比如什么要交project了没手吃东西所以你要喂我什么的)结果一段时间的调查,蒋世龙的阴谋被揭穿,被逐出了四联帮。芷珊接受不了昔日的好友竟然会在背后给自己捅刀,决定外出支教散心。她离开后水姐每天都不舒服,吃不到芷珊的甜品,在处理公事时也没有人陪在身边看书。芷珊来到新环境也不适应,放学很晚,回到家连口热水都没有,她想起一起每次去水姐家永远都有一杯温度刚好的水,无论她什么时候到(一堆回忆)。两个人才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对方。最后芷珊经过几年在外支教后回到四联帮,她的性格也变了很多,没有以前那么软了。她发现四联帮在水姐的领导下开始做正行生意,最后两人在一起了。水姐真的找到了符合她择偶标准的人,晨爷也如愿和水姐联姻。

躬倘.

清者芷清(反黑同人文,水姐×芷珊)

(9)

“咩事啊?”芷珊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发红的脸问道。

“四联帮​嘅走私货被警方发现了!”水姐怒气冲冲得抓起手提包:“等我返嚟,我先去处理一下。”

芷珊默默地看着水姐远去的背影,她知道水姐不喜欢捞偏门,可还是处处维护四联帮那帮人。想着水姐叫自己等​她,芷珊调整一下坐姿,拿起书开始阅读。

水姐​一路狂飙,来到了放货的仓库,一个女警马上上前截住她。

“哦,系Madam 顾啊。”水姐上下扫了她两眼,轻笑​一声。 顾欣怡并没有因为水姐的态度而生气,反而有些得意的说:“水姐,今日几靓喔,唔知啲货系唔系四联帮嘅咧?走私嘅货哦,查出来都几大件事嘅喔!依咖麻烦你配合我嚟录个口供...

(9)

“咩事啊?”芷珊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发红的脸问道。

“四联帮​嘅走私货被警方发现了!”水姐怒气冲冲得抓起手提包:“等我返嚟,我先去处理一下。”

芷珊默默地看着水姐远去的背影,她知道水姐不喜欢捞偏门,可还是处处维护四联帮那帮人。想着水姐叫自己等​她,芷珊调整一下坐姿,拿起书开始阅读。

水姐​一路狂飙,来到了放货的仓库,一个女警马上上前截住她。

“哦,系Madam 顾啊。”水姐上下扫了她两眼,轻笑​一声。 顾欣怡并没有因为水姐的态度而生气,反而有些得意的说:“水姐,今日几靓喔,唔知啲货系唔系四联帮嘅咧?走私嘅货哦,查出来都几大件事嘅喔!依咖麻烦你配合我嚟录个口供啊!”

晚上七点钟到的警察局,问来问去足足问了两个多小时,水姐暗暗恼怒。

问嘅都系咩啊?完全浪费我嘅时间。宜件事摆明就系有内鬼,宜班差人肯定插了针入四联帮,宜家越冲动越对四联帮不利。

想到这,水姐又耐下性子配合警方问话,一连又问了快一个小时才让她离开。警方的最后一句话是:“从今日起,蒋氏四联集团嘅生意暂停,并且请水姐你随时配合警方嘅调查。”

出了警察局,水姐一看表发现已经快十一点了。“死啦,我头先叫苏芷珊等我,佢唔会真系等我啊嘛?”水姐急忙驱车回餐厅。

路上她给芷珊发了一条信息:“你返左屋企没啊。”

“叮咚”,芷珊秒回:“我喺度等你。”

“傻妹嚟嘅!”水姐看了一眼信息,低声骂了一句,双眼却不由自主地红了。

好耐无人咁坚定嘅话等我喇。

饭店附近的路不允许停车,水姐急忙把车停好,快步跑向饭店。

她本来可以发信息叫芷珊自己回家的,但是她没有这么做,她忽然间很想见到芷珊。

有一点点起风了,水姐转过路口,看到路灯下芷珊被包裹在香港一片霓虹之中,发丝微微被风吹起。奇怪,明明两个人之间隔了怎么远,那些发丝却好像有拂到自己的心上。

芷珊正在低头看书,忽然好像得到感应一样抬头,见到水姐以后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转而跑了上前:“你无事啊嘛?”

芷珊眼里的担忧全被水姐看在眼里,心头出了发酸却还有一丝丝雀跃:佢第一句话就系关心我。

神使鬼差地,她伸手抱住芷珊:“我无事,但是生意停左,四联帮有内鬼。”

芷珊一开始有些发愣,听了这话以后反而抱紧了水姐:“我帮你查!”水姐闻到她头发上的清香。

呢味,好似系……佢第一次嚟我办公室嘅时候,我身上喷嘅香水?



——————————————————————

先在这里跟各位曾经看过我的这个系列的文的姐妹说抱歉啊,虽然人不是很多。之前断更是因为我出了点事故,所以住了几天院,出院了就一直在赶作业。我可以说在座的各位我大部分都要喊声哥哥姐姐,本来想着开学了就不更了,毕竟6月份就要中考(我真是小妹妹啊(?)但是想着之前的补习班还没上完,路途上还是有蛮多时间了,还是更完吧,不然就等到我中考完了。。。而且那个时候应该不会再写这篇了,会开耽美同人新坑,所以,不想让大家失望,也不想留下遗憾!接下来还有几篇吧,大家多多支持!

躬倘.

关于今明两天停更一事

sorry本人受伤在住院。。。。所以停两天。。。出院就继续更

sorry本人受伤在住院。。。。所以停两天。。。出院就继续更

躬倘.

清者芷清(水姐×芷珊,反黑同人文)

(8)

​芷珊是五点多到的,太阳还没下山,天边残留一抹夕阳,水姐坐在窗边,托着下巴。旺角的人很多,水姐却一眼就看见了芷珊。

水姐看见她穿着米白色的大衣,还是戴着​那副粗黑框眼镜,看着她手上拿着一本书,急匆匆地走过马路,走进店面,和自己对上了眼神。

水姐分明看到芷珊眼中的光。

“水姐。”

“坐啦,饮啖水。”

芷珊捧起被子,眼神忍不住上上下下瞄水姐:今日嘅风格同以往唔同丫,不过真系好睇。芷珊觉得水姐身上的学生气质​被完全凸显了。

两个人就这么默默地对坐,忽然同时开口。

“你无嘢啊嘛。”

“无嘢,放心。具体情况我开大会会讲。”

芷珊“嗯”了一声,觉得水姐可能不喜欢谈这件事。忽然想...

(8)

​芷珊是五点多到的,太阳还没下山,天边残留一抹夕阳,水姐坐在窗边,托着下巴。旺角的人很多,水姐却一眼就看见了芷珊。

水姐看见她穿着米白色的大衣,还是戴着​那副粗黑框眼镜,看着她手上拿着一本书,急匆匆地走过马路,走进店面,和自己对上了眼神。

水姐分明看到芷珊眼中的光。

“水姐。”

“坐啦,饮啖水。”

芷珊捧起被子,眼神忍不住上上下下瞄水姐:今日嘅风格同以往唔同丫,不过真系好睇。芷珊觉得水姐身上的学生气质​被完全凸显了。

两个人就这么默默地对坐,忽然同时开口。

“你无嘢啊嘛。”

“无嘢,放心。具体情况我开大会会讲。”

芷珊“嗯”了一声,觉得水姐可能不喜欢谈这件事。忽然想起另一件很重要的事:“你系唔系中意蒋世龙。”“你系唔系中意蒋世龙。”

两个人都吃了一惊,再次异口同声:“你点解会这样讲?”

“你先讲。”水姐示意。

“世龙话,你中意佢,强迫佢做左你男朋友……”芷珊犹豫了一下,又继续说:“水姐,世龙其实唔中意你,你唔好强迫佢啦,同佢分手啦。”

水姐开始只是静静地听,后面的表情变得惊讶和愤怒,最后怒极反笑:“佢同我喺埋一齐唔假,但我唔中意佢。佢做得我男朋友都是因为佢救过我,佢主动同我表白,我又见佢能力唔错先应承噶。苏芷珊,你同我识左我咁多年,你唔会以为我系啲逼良为娼嘅人啦?”

水姐双手撑桌,站起身逼近芷珊:“你唔会系听左蒋世龙乱讲,所以先疏远我吧?”

芷珊其实听到一半就没有认真听了,但出于礼貌没有马上打断:“你刚刚说他救了你,就是你被绑架这件事吗?”

“系。蒋世龙还讲,你中意佢,唔知系唔系真嘅?”水姐坐下,双手抱胸,向芷珊挑了挑眉。

“唔是啊,我只是当佢系朋友。”芷珊急忙否认,见水姐一直盯着自己,忽然想起第一次去水姐办公室的时候,也不知道干什么,突然脱口而出:“我已经有中意嘅人了!”

话说出口自己都被惊讶了,水姐全身一僵,莫名觉得喉头一酸:“系边个!”

芷珊抬头和水姐对上了眼神,觉得水姐今天真的好漂亮啊。然后神使鬼差地,轻轻地说:“你。”

于此同时,水姐的电话铃声响起,盖过了那个“你”字。“啊?你讲咩哇?我接个电话先。”

芷珊急忙回神:自己在干嘛?怎么说喜欢的人是水姐?

刚想好好探究一下自己的心里活动,只听见水姐发怒的声音:“咩啊?点解会这样?”


今天又是一点点……因为昨天散完瞳,今天还有点糊,今天来点小甜饼

​我发现我的粤语打字能力好了很多,之前可能要翻译的对话,现在基本上可以自己写了,因为我会说不会打……

躬倘.

清者芷清(水姐×芷珊,反黑同人文)

(7)

已经凌晨一点了,水姐刚刚放下水杯,就看到手机提示收到两条信息。

她拿起来,看到芷珊的,只有短短五个字​。水姐思考了一下,回复:“苏老师咁夜仲唔训丫,不如迟啲出嚟聊下”

“好。”​只有一个字的回复。

水姐正想确认时间,秘书走了进来​:“水姐,今日嗰场交易……”“嗯,我会去嘅。”

芷珊收到信息:我今日晏昼有啲事,夜晚一齐食晚饭啦。

“好。”​

水姐简单的睡了一觉,接着去了饭店。

在她推开包厢门的那一刹那,顾荣章翘着二郎腿在喝酒,见她进来就放下了腿。

“水姐来左啦,坐。”

水姐把包一放,身后的小弟帮她拉开了椅子。

“顾个总,我要嗰啲货,唔知可以攞咗无。”

“水姐,呢层...

(7)

已经凌晨一点了,水姐刚刚放下水杯,就看到手机提示收到两条信息。

她拿起来,看到芷珊的,只有短短五个字​。水姐思考了一下,回复:“苏老师咁夜仲唔训丫,不如迟啲出嚟聊下”

“好。”​只有一个字的回复。

水姐正想确认时间,秘书走了进来​:“水姐,今日嗰场交易……”“嗯,我会去嘅。”

芷珊收到信息:我今日晏昼有啲事,夜晚一齐食晚饭啦。

“好。”​

水姐简单的睡了一觉,接着去了饭店。

在她推开包厢门的那一刹那,顾荣章翘着二郎腿在喝酒,见她进来就放下了腿。

“水姐来左啦,坐。”

水姐把包一放,身后的小弟帮她拉开了椅子。

“顾个总,我要嗰啲货,唔知可以攞咗无。”

“水姐,呢层你就放心啦,噉啲货喺美国“进口”嘅,保证系真货。”顾荣章笑了笑。

水姐却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哦,顾总份人我知,你咁讲,我都放心。得,你将地址畀我,我自然会派人去罗。钱吖嘛,你迟啲就会收到嘅。”

顾荣章脸上的笑意更胜:“哦,好,多谢水姐啦!”可人还是坐在椅子上不动。

水姐拿起包站起身:“顾个总,我一阵间仲有事,就先失陪喇。”

呢个姚清水唔想捞偏门,想行正行呢件事业内都多多少少知道啲,估唔到佢咁冇礼貌。顾荣章想。

如果唔系一时搵唔到偏门嘅代替,搞到帮中嘅兄弟受委屈,我绝对唔会再捞偏门,我要多学,揾到最啱我哋,最赚钱生意。水姐暗暗发誓。

水姐先回了夜场,然后交代了去拿货的事。蒋世龙凑过来问要不要他跟着去当监工,水姐只是冷淡地叫他留在夜场照看生意。

她现在想赶紧回家。

水姐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洗了个澡,她刚刚和顾荣章应酬,又回了夜场,身上沾了不少酒味。苏芷珊不喜欢闻酒味。

洗完澡她就开始翻衣柜,她也不知道自己干嘛,就找出了一条好久以前的,自己刚刚进四联帮时的裙子。不同于平常的低胸装,这件明显清纯很多。有点芷珊像平时打扮的风格。

哇,好彩著到上,款都冇out。

水姐换好衣服出去,门口等待的小弟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也掩不住眼中的惊讶。并且开始小声交流。

小弟甲:“喂,水姐做乜?受咗乜嘢刺激?”

小弟乙:“我点知,不过几好睇嘅,估唔到水姐都几啱呢清纯嘅打扮。”

水姐到了饭店,芷珊还没到,水姐给她倒好一杯热水。



我对不起大家,今天的事太多了呜呜呜

过两天我就有空了,会更很多的

我的cp主线终于回来了,接下来都会甜甜的(๑• . •๑)

躬倘.

清者芷清(水姐×芷珊,反黑同人文)

(6)

​芷珊刚刚跑出家门,却看到蒋世龙站在门口。芷珊连忙跑了过去。

“你同水姐喺埋一齐呀?点解我唔知?你之前唔系话唔中意佢呀?”

“是佢强迫我的!”蒋世龙焦急地说,“佢话我如果唔同佢喺一齐,佢就将我赶出香港,我冇办法啦。”

芷珊忍不住皱眉:“噉你……”

蒋世龙反而笑了起来,双手搭住芷珊的​肩:“芷珊,起码而家有人笠住我,冇事嘅。”

“你明明睇落就唔开心啊。佢居然强迫你,我真系冇谂到佢系噉嘅人!”​

蒋世龙正打算再说些诋毁水姐的话,铁头冷不丁​冲出来:“蒋世龙!你条扑街!搞我水水!”一边说还一边抬起了拳头👊。

蒋世龙正想反击,发现自己没有带小弟,如果和铁头纠缠可能会两败俱伤,...

(6)

​芷珊刚刚跑出家门,却看到蒋世龙站在门口。芷珊连忙跑了过去。

“你同水姐喺埋一齐呀?点解我唔知?你之前唔系话唔中意佢呀?”

“是佢强迫我的!”蒋世龙焦急地说,“佢话我如果唔同佢喺一齐,佢就将我赶出香港,我冇办法啦。”

芷珊忍不住皱眉:“噉你……”

蒋世龙反而笑了起来,双手搭住芷珊的​肩:“芷珊,起码而家有人笠住我,冇事嘅。”

“你明明睇落就唔开心啊。佢居然强迫你,我真系冇谂到佢系噉嘅人!”​

蒋世龙正打算再说些诋毁水姐的话,铁头冷不丁​冲出来:“蒋世龙!你条扑街!搞我水水!”一边说还一边抬起了拳头👊。

蒋世龙正想反击,发现自己没有带小弟,如果和铁头纠缠可能会两败俱伤,干脆撒腿就跑。

“哼,算佢走得快!真系嘅,噉就走咗,都唔打,唔知水水钟意佢边!”​铁头不满地说。

……

医院里。

“水姐​,蒋生返嚟嘞。”秘书轻声说。

“问左芷珊未啊​。”水姐似乎有些着急。刚刚她打算继续去苏家问问芷珊为什么不来找她,却被蒋世龙拉住,叫了一群小弟送她去医院,说什么自己不放心之内的,明明就没什么事。蒋世龙还自告奋勇帮她去问。​

蒋世龙温柔地将水姐扶起来,在她身后垫了一个枕头让她靠在,才缓缓开口:“水姐,芷珊就系好钟意我啦,佢系唔想见到我地两个人恩恩爱爱,啱啱我去搵佢,睇下佢好似又嬲又伤心​。仲一直喺哭。佢系个好女仔,不过我中意嘅系你呀!”

“得了,你出去啦。”​水姐忽然觉得蒋世龙很不顺眼,就打发他出去。自己听到芷珊哭了,不由得心软,可一想到她是为了蒋世龙哭,自己又不高兴了。

奇怪,自己明明不喜欢蒋世龙,为什么还会有吃醋的感觉?

“哦,等下,咁我畀标参嘅嘢……”不知道有没有吓到她,水姐默默想。

“水姐,我准备讲嘅时候芷珊阿哥就冲出嚟,想打我,我就走咗,冇嚟得切讲。”蒋世龙停住脚步,无奈地说。

水姐脱口而出:“你唔系福兴帮人呀,连呢个烂仔都打唔过?”水姐心里很埋怨蒋世龙,怎么这个这么重要的信息也没有告诉苏芷珊那个女人,她很想知道芷珊的反应。

“得了,出去啦。”水姐拿起手机,没有看蒋世龙一眼。

如果她抬头看一眼,会看到蒋世龙一脸的无所谓和,还带着一丝丝得逞的笑。

水姐点开短信:“啱啱我喺前往苏家嘅路嗰阵撞到一班黑衣人,佢哋标参咗我,估系寻仇嘅,听日四联帮开个大会,我会细讲。”然后按了群发。

芷珊好不容易把铁头拉回家里,说了很多安慰的话,才让他安静一下。这时,两人的手机又一次响起。两人看了手机都愣了一下,相互对视一眼,开始同时给水姐发信息。

铁头:水水~你冇嘢吖嘛,我都话蒋世龙嗰个人唔保护好嘅,做我女朋友啦!我一定会保护好你,我而家嚟揾你……(省略n字)

芷珊:你冇事啊嘛?


待会发一篇去年写的,我没有发过的文手挑战(挑战了个寂寞哈哈)带点变态/病态那种大家支持一下!(与本文内容无关)


呃呃呃,大家能不能评论一下这个人设的蒋世龙,有一个圈里的姐妹说他的人设很可爱,我明明写的是反派(?)​╭(°A°`)╮

躬倘.

清者芷清(水姐×芷珊,反黑同人文)

(5)

​水姐直接开车去了苏家,一路上都狠踩着油门,速度仅仅压着限速。

快到芷珊家了,水姐正感叹这一块连着小山环境幽静,忽然前面路边跳出来一个人,硬生生把她的车逼停了。

“你个扑街!发癫啊​!”水姐心情本来就不好,有人挡路更是生气,忍不住破口大骂。

那人却没有解释。这时,路两边陆陆续续跳出更多的人,都穿着黑衣服,戴着口罩。

水姐见状不对,马上锁了车门车窗,那几十个大汉却马上冲上来,在尝试打开车门未果后,用手中的铁棍打碎了窗玻璃,一下把水姐拽了出来。

“你哋想点呀?我系四联帮​嘅坐管姚清水!你系边个嘅人?”

那群没有说话,给水姐嘴里塞上布条以后,用麻绳捆住她的手臂,押着她来到一个大...

(5)

​水姐直接开车去了苏家,一路上都狠踩着油门,速度仅仅压着限速。

快到芷珊家了,水姐正感叹这一块连着小山环境幽静,忽然前面路边跳出来一个人,硬生生把她的车逼停了。

“你个扑街!发癫啊​!”水姐心情本来就不好,有人挡路更是生气,忍不住破口大骂。

那人却没有解释。这时,路两边陆陆续续跳出更多的人,都穿着黑衣服,戴着口罩。

水姐见状不对,马上锁了车门车窗,那几十个大汉却马上冲上来,在尝试打开车门未果后,用手中的铁棍打碎了窗玻璃,一下把水姐拽了出来。

“你哋想点呀?我系四联帮​嘅坐管姚清水!你系边个嘅人?”

那群没有说话,给水姐嘴里塞上布条以后,用麻绳捆住她的手臂,押着她来到一个大坑前,将她推了下去。​

水姐一下就跌落坑中​,脚好像扭到了。“你哋究竟要做咩呀?”水姐嘴被布条堵住,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那群人开始​向下铲土。水姐一惊,活埋?

正当水姐在大力挣扎时,她听到了蒋世龙的声音。

“水姐!”然后水姐只看到有打斗的影子,还有狼狈逃走的声音,接着蒋世龙就跳下坑来,公主抱着水姐,将她带出坑,又亲自给她解开绳子,扯下布条。

“世龙,你点解会喺呢度?”​水姐急忙问到。

“水姐,我见你出去又冇带细佬,我担心你,就带住呢班人追嚟嘞。你车开得太快,我哋都冇跟上,但呢条路系去苏家嘅,我哋就顺着路嚟咗,结果发现你畀标参。水姐,好彩你冇事。”​

水姐点了点头:“得​,返去好哋哋查下啦。”说完站了起来,拍拍土准备离开。”

蒋世龙却一把扯住她的手臂。水姐惊讶地回头,却被蒋世龙一把抱住。

水姐正想挣脱,却听见蒋世龙在她耳边温柔地说:“水姐,当我见你第一面,我已经钟意上咗你,做我女朋友啦,我以后日日跟你,保护你。”​

水姐挣脱他的怀抱:“你话你对我一见钟情,噉我哋第一次见面,你又咩表现?”​蒋世龙有些委屈地说:“因为芷珊钟意我,你又佢好朋友,我惊我哋喺埋一齐会打击到佢,所以我先走。但系而家我真系发现,我要一个身份去保护你,名正言顺嘅保护你!应承我啦!”​”​

水姐莫名有点生气,苏芷珊果然中意蒋世龙!她略略一思索,发现蒋世龙好像除了“非江湖人士”一条外,其他都符合自己择偶标准,而且能力不错,况且苏芷珊……想到她就来气!

“好,我应承你​。”水姐大声说到,声音有种赌气的感觉,她拿出手机给四联帮成员群发信息:“我同蒋世龙而家系男女朋友关系,如果冇好紧急嘅事,我唔喺,帮中嘅嘢就可以搵佢。。”

……

苏家里,芷珊正握着手机犹豫不决,她感觉自己心跳得很快,她总是觉得水姐出事了。她想发个信息问一问,但又不想跟那个逼良为娼的女人聊天。

“哎呀,我应该点丫,我点解会想关心佢呀?”她有些懊恼地倒在床上。

手机传来短信的声音,心烦意乱的她看都没看。

她拿手盖住脸,脑海里闪过无数和水姐相处的过往,就这样,安静地回忆……直到,她听见客厅有摔手机的声音,还伴随着铁头一声很大声的:“食屎啦你!”​接着铁头就冲进她的房间,把她从床上扯了起来:“妹头,你睇下你个好朋友蒋世龙做好事!佢同水水喺埋一齐喇!!!”

芷珊一愣,随即问到:“你点知!”​“佢sent message给我啊!”铁头大喊,又颓废地坐在床上。

芷珊拿起手机打算问水姐,却看到水姐群发的那条信息​。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几遍,打算回复,字打到一半却停住了。

她其实想发“你唔好同蒋世龙喺埋一齐好唔好”​,但是她发现自己没有理由说这句话。世龙不喜欢水姐,可他还是做了决定,说明他想通了,而且水姐喜欢世龙,这是个好结局。

嗯,咁谂就好啦。但苏芷珊发现自己还是开心不起来。她觉得自己很奇怪,自己明明不喜欢蒋世龙,只是拿他当朋友,那就不存在吃醋的问题,那为什么自己还是那么失落呢?

她决定自己去找蒋世龙问清楚。于是她果断从床上下地,抛弃了悲伤的铁头,离开了苏家。

“水水啊~呜呜呜”铁头猛男落泪。​


今天更多一点啦(ฅ>ω<*ฅ)

蒋世龙🍵实锤(?不是)

躬倘.

清者芷清(水姐×芷珊,反黑同人文)

(4)

水姐看着蒋世龙急忙远去的背影:​呢个男人有D意思。

“​去同晨爷打声招呼,佢以后跟我。”

……

第二天蒋世龙就来上班了,面对水姐,他没有表示出过多尴尬,依然彬彬有礼,服从水姐的安排接手了文件整理这个工作,并且很快上手。

毕竟是美国福兴帮来的,业务能力确实不错。半年后,水姐觉得蒋世龙确实是个能做事的,就把他升为自己的秘书。

这半年来,芷珊减少了见水姐的次数​,都发信息说自己给蒋世龙帮忙,水姐这下把蒋世龙调到身边,芷珊也恢复了来夜场找水姐的频率。

三个人同时在办公室里,一个看文件,一个整理文件,一个看书,时不时还一起聊聊天。​

​“水姐对蒋世龙的映象越来越好,世龙也经常温柔...

(4)

水姐看着蒋世龙急忙远去的背影:​呢个男人有D意思。

“​去同晨爷打声招呼,佢以后跟我。”

……

第二天蒋世龙就来上班了,面对水姐,他没有表示出过多尴尬,依然彬彬有礼,服从水姐的安排接手了文件整理这个工作,并且很快上手。

毕竟是美国福兴帮来的,业务能力确实不错。半年后,水姐觉得蒋世龙确实是个能做事的,就把他升为自己的秘书。

这半年来,芷珊减少了见水姐的次数​,都发信息说自己给蒋世龙帮忙,水姐这下把蒋世龙调到身边,芷珊也恢复了来夜场找水姐的频率。

三个人同时在办公室里,一个看文件,一个整理文件,一个看书,时不时还一起聊聊天。​

​“水姐对蒋世龙的映象越来越好,世龙也经常温柔的看着水姐,还贴心地帮她做很多事。”芷珊心里想。

“世龙​,你系不系中意水姐啊。”某天芷珊和蒋世龙一齐离开水姐的夜场,芷珊忍不住开口。

蒋世龙闻言停下了脚步,芷珊居然看到他脸色黑了。

“芷珊,我好似冇同你讲过,我点解会返香港,系因为福兴帮换咗大佬,我畀人逐出咗帮派。我而家冇乜人​笠喇。”蒋世龙说着说着,眼里还有泪花。

“我知,你系我最好嘅朋友,你会帮我。可水姐先系四联帮嘅坐理丫,佢钟意我,之前重沟我,我当时吓到走咗,佢就留我喺身边,虽然再冇讲乜,不过我都觉得佢有不轨之图。其实我唔中意佢,冇办法,我就只能够讨好佢。芷珊,你唔好话水姐,唔好为左我同佢嘈交。”蒋世龙还抓住她的手央求。

芷珊听了很震惊,呢啲系咩,逼良为娼?​

她之前还对水姐​的印象有改观,觉得她跟其他的江湖人士不一样。现在看来,她还是有那种江湖习气在,用身份地位强迫他人。

芷珊暗暗下决心,以后要减少跟水姐的交往。​

从那天起,无论铁头怎么纠缠水姐,芷珊都没有来,每次发信息找一堆无聊的理由。水姐疑惑:“佢点解唔肯见自己呢?”​

水姐扶着额头再次思考​,却没什么头绪。蒋世龙端着一杯热茶过来。

“你摆喺度啦,将桌面上嘅文件执好。”水姐不耐烦地走出办公室。

在她背后,蒋世龙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今天的文有点少……下午去团建了手机又没电所以写不了很多……sorrysorry,这个文我是构思得比较详细的,会有帮派内斗那种,所以不会那么快更完,现在看得有疑惑的姐妹也不要担心因为有一个隐藏支线(惊我是不是有些剧透?),我会填坑的!但一定会在农历新年前搞完(ฅ>ω<*ฅ)]

躬倘.

清者芷清(水姐×芷珊,反黑同人文)

(3)

铁头大概隔两三天就会来纠缠水姐,水姐自然是不见了,铁头便回家央求芷珊去找水姐,芷珊架不住请求就会去找水姐,两个人就这样见了不少面,也渐渐熟络了。

“水姐。”

“来啦,坐啦,饮杯水。​”

……

“水姐。”

“今日有咩呀。”

“奶油草莓蛋糕。”

“得,放喺枱面啦,水喺桌面。”

……

“水姐……”

“闻到啦,系​芝士蛋糕嘅味道。”

“嗯。”

“嗰本书你寻日系睇到246页,水喺桌面。​”

……​

水姐已经习惯了芷珊的存在,觉得她陪自己办公​自己的效率都高了好多;芷珊也喜欢来水姐办公室,又安静又舒服,而且不管她什么时候到,水姐留给她的水永远都是热的。

有时候看书看...

(3)

铁头大概隔两三天就会来纠缠水姐,水姐自然是不见了,铁头便回家央求芷珊去找水姐,芷珊架不住请求就会去找水姐,两个人就这样见了不少面,也渐渐熟络了。

“水姐。”

“来啦,坐啦,饮杯水。​”

……

“水姐。”

“今日有咩呀。”

“奶油草莓蛋糕。”

“得,放喺枱面啦,水喺桌面。”

……

“水姐……”

“闻到啦,系​芝士蛋糕嘅味道。”

“嗯。”

“嗰本书你寻日系睇到246页,水喺桌面。​”

……​

水姐已经习惯了芷珊的存在,觉得她陪自己办公​自己的效率都高了好多;芷珊也喜欢来水姐办公室,又安静又舒服,而且不管她什么时候到,水姐留给她的水永远都是热的。

有时候看书看累了,芷珊会悄悄看水姐工作,她工作很认真,看文件的时候手上的笔都没停过,眉头时不时会皱起来,然后撑着头认真思考。她不像丧钟那样只会打打杀杀,她会沉着冷静的思考。想到丧钟,芷珊有些生气:丧钟就系一个莽夫,就成日喺暗地度虾阿爸,仲成日谂住自己做坐馆。

芷珊看水姐看书的样子,会莫名觉得她身上其实有一股书卷气。芷珊不知道水姐的过去,她好像也找不到理由去问她或者自己的父亲。

……

今天铁头又来骚扰水姐了,水姐回到夜场后,文件也看不进去,一直在看手表,:“点解仲未听到苏芷珊嘅脚步声?”​

正打算给她发信息,“叮咚”的信息提示音响起,水姐抓过手机一看​,就是芷珊的信息:“

水姐,今日我喺外国读书时嘅最好嘅朋友入咗四联帮做嘢,我要帮佢惯下环境,今日就唔嚟喇。”

哦?四联帮新成员?水姐招手换来了秘书。

半个小时后。“水姐,呢个人叫蒋世龙,​同苏小姐喺美国读书嗰阵识,两个人关系好好,一直都有联系。蒋世龙喺美国嘅福兴帮留过,系个大佬嘅心腹之一,屋企经济都好好。”

“哦?福兴帮,蒋世龙​……帮我叫佢出嚟,今晚11啲上我架车。苏芷珊唔系好一向唔中意帮派人士咩,我又要睇下可以吸引苏芷珊嘅,系一个咩嘅男人。”水姐面无表情的吩咐完,又继续看文件了。

秘书无端觉得水姐好像生气了,空气中好像……飘着醋味?​

秘书想,可能系隔篱饭店老板醋放多咗,要同佢讲一下先得。……

11点到了

“____水姐,我是蒋世龙,你想见我?”

水姐摇下车窗,看到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五官很立体,粤语说得很好。很高,腿特别长,她笑了一下:“上车啦。”

“蒋世龙,你喺福兴帮做过,屋企都几有钱。”接下来一个小时,水姐问了蒋世龙很多问题,关于帮派管理,风险投资等,蒋世龙的回答让他很满意,不卑不亢,不说虚话,有些建议不错。而且他没有那种江湖人士常有的恶习,像吸毒赌博之内。“唔怪之得苏芷珊睇啱佢。”

水姐发现该聊的都聊了。“唔怪之得苏芷珊睇啱佢。

水姐想发现,该问的都问了。“男人重有一个最大嘅恶习,就系咸湿,不如我测试下佢。”

蒋世龙发现这个传闻中很有手段​的女坐管突然暧昧地靠近他,在他耳边轻喘一口气,眼神妩媚的看着他:“你咁优秀,唔知有冇女朋友呢~”

水姐对自己很有信心,她想,要是蒋世龙进了圈套,就把他打出四联帮,并且自己要好好劝慰一下苏芷珊那个蠢女人,她没想到蒋世龙​猛的往后一缩,说了一句“多谢水姐,水姐我仲有事”就急急忙忙的跑了下车,下车时还差点扑街,好不狼狈。

(哈哈,蒋世龙你凭什么得到一众美女的喜欢,我这篇文就要把你虐得林志华都不认得你!!!)​

(对不起!我远在石家庄的超级好的朋友小区终于解封了,她今天才从学校回来,刚刚跟她打电话所以拖更,虽然这个主题冷得没什么人看可拖更还是不好的)

躬倘.

清者芷清(水姐×芷珊,反黑同人文)

(2)

芷珊本来就不太会拒绝人​,见爸爸也出声表态,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咬了咬嘴唇,拿出刚刚做的曲奇饼干出了门。

芷珊第一次来水姐的夜场,阿哥说水姐下班后都会去夜场继续处理事务。里面很吵,灯光一明一暗的闪烁,男男女女都聚在一起喝酒(疫情期间,不要聚集!)芷珊心里有些害怕,在询问一个服务生后快步找到水姐的办公室。

“水姐。”轻扣门的声音里伴随着一个软软的女声,水姐将自己的注意力从文件中​抽离,抬头看到一个打扮清爽的女孩子,一头直发,戴着一个粗黑框眼镜,身上穿着简单的卫衣和牛仔裤。

如果水姐平时在路边看到这样打扮的女生,她一般都会感慨她们的简单和那种清爽的学生气质,可是……老窦同阿哥都系江湖...

(2)

芷珊本来就不太会拒绝人​,见爸爸也出声表态,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咬了咬嘴唇,拿出刚刚做的曲奇饼干出了门。

芷珊第一次来水姐的夜场,阿哥说水姐下班后都会去夜场继续处理事务。里面很吵,灯光一明一暗的闪烁,男男女女都聚在一起喝酒(疫情期间,不要聚集!)芷珊心里有些害怕,在询问一个服务生后快步找到水姐的办公室。

“水姐。”轻扣门的声音里伴随着一个软软的女声,水姐将自己的注意力从文件中​抽离,抬头看到一个打扮清爽的女孩子,一头直发,戴着一个粗黑框眼镜,身上穿着简单的卫衣和牛仔裤。

如果水姐平时在路边看到这样打扮的女生,她一般都会感慨她们的简单和那种清爽的学生气质,可是……老窦同阿哥都系江湖人士,养出嚟嘅女​话晒都系我哋帮内嘅大小姐,性格咁软,第日管理自己嘅手下咪即系唔服众,传到出去,真系丢我哋四联帮的假。

又想到铁头刚刚纠缠自己,转头人家妹妹就来了,怕不是那个烂仔叫自己的妹妹来说好话?这般想,说出来的语气也不怎么好:“芷珊啊?有咩事呀?如果冇咩事嘅话就返屋企啦,我重有好多嘢要处理喔。芷珊愣了愣,脱口而出:“sorry啊,我打扰到你了。”说完有点红了眼眶。正准备走​,水姐看到她的睫毛微微颤动,像只受委屈的兔子,心里不觉得一软,想叫住她。看她手上好似拎着个袋子,便找到出声的理由:“你系咪有乜嘢要畀我呀。”

芷珊正在心里埋怨自己,不仅没有把饼干送出去,回到家还要被哥哥唠叨,突然听到水姐喊自己,惊喜的回头,把小饼干认真的放在水姐桌面上。

水姐看到芷珊笑得一脸灿烂的回头,是那种带一点羞涩的笑。啧,平时冇认真睇呢个女人,而家睇都几可爱嘅。

“咳,呢啲系咩啊,”水姐拨了一下袋子,微微抬头,“饼干?”

“系。”芷珊有些怯怯,她觉得水姐这个女人确实是有能力当坐管的,这么被她看一眼心里有点害怕啊,不过,也会有情色交易吧……芷珊悄悄看了看水姐,紧身低胸裙,她穿得挺好看的。

呢个女人返去都会畀个烂仔阿哥黐住,不如畀佢喺呢度一阵间啦!。这个念头一出来,她自己都有些惊讶,她居然怜香惜玉一个她不太喜欢的女人。算了,就当系做好事啦。

水姐短暂思考了一下,干脆把话挑明:“我知,系铁头叫你嚟嘅。过门都系客,饮杯水吧。”她起身倒了一杯水,向芷珊走去。

见水姐靠过来,芷珊情不自禁地向后退,水姐心里发笑,这个女人干嘛。于是她就一直逼近,离芷珊越来越近。

芷珊后面已经是沙发了,水姐直接将她推在沙发上。“你做咩喔~”芷珊有些不满的抬头,看见水姐好看的脸凑了过来,手也搭在沙发上,一副要靠下了的样子,而自己整个人被她逼得靠在沙发上。

“呵,咁细胆,以后有人虾你点算呀?,”水姐笑了笑,把水递给芷珊,“饮水啦。”说罢,笑着撑起身,走到办公桌坐回了座位。

芷珊望着水姐的背影,莫名有些恍惚,很快,便意识到自己好像失态了。她闻到水姐身上有一种淡淡的香味,并不如她想象的那么浓烈,还夹杂着酒精的味道,芷珊想,一定系自己唔太钟意酒精嘅味道。

为了尽快稳定思绪,她赶紧喝了一口水,是热的。水的热气扑到脸上,感觉脸上有红晕浮出。

芷珊很快把水喝完,有些手足无措的的放下水,看到茶几上放着很多经济、投资、企业管理的书,都是挺专业的那种。芷珊突然想起之前爸爸有讲过水姐一直想做正行生意,不打算再打打杀杀,看了她不是说说而已。芷珊一向不太喜欢父兄捞偏门,看到这些书,对水姐的影响改观了不少。

两个人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共处一室几个小时,水姐抬头,看到芷珊看书看得还挺入迷,轻笑不愧是学霸,看看时间不早了,就起身叫马仔送芷珊回家。

(阅读提示,本文的语言和心里活动是粤语)

(港姬文,帮派女坐管霸气​大姐攻×帮派局外人温柔老师受,he )

躬倘.

清者芷清(反黑路人甲超级延后同人)

(1)

“水姐。”秘书轻扣了门​。

“​入嚟。”

“水姐,蒋家大小姐下个礼拜摆酒,她派请柬请你去婚礼。”

“ 得了,请柬放​喺桌面。”

背对着秘书的女人转过来,一头浓密的长发,斜斜的放在一边肩膀,妆容明艳,眼线末尾微微上翘,眼波流转,一身紧身的低胸裙,纤细修长的腿交叠。

水姐抬起眼看了看她,秘书有些怯怯,马上放下请柬走了。

水姐望着她离开的背影,随手拿起那封请柬​。“呵,想不到堂堂千霞大小姐,也有结婚的一天。”她想起当初跟蒋千霞说过:“我姚清水叱吒江湖咁多年,一直冇拍拖,系我觉得帮派入面嘅人太污浊,我想揾个驯品嘅,冇江湖背景嘅人做我伴侣。”嗨,揾咩男人呢,先将四联帮嘅嘢...

(1)

“水姐。”秘书轻扣了门​。

“​入嚟。”

“水姐,蒋家大小姐下个礼拜摆酒,她派请柬请你去婚礼。”

“ 得了,请柬放​喺桌面。”

背对着秘书的女人转过来,一头浓密的长发,斜斜的放在一边肩膀,妆容明艳,眼线末尾微微上翘,眼波流转,一身紧身的低胸裙,纤细修长的腿交叠。

水姐抬起眼看了看她,秘书有些怯怯,马上放下请柬走了。

水姐望着她离开的背影,随手拿起那封请柬​。“呵,想不到堂堂千霞大小姐,也有结婚的一天。”她想起当初跟蒋千霞说过:“我姚清水叱吒江湖咁多年,一直冇拍拖,系我觉得帮派入面嘅人太污浊,我想揾个驯品嘅,冇江湖背景嘅人做我伴侣。”嗨,揾咩男人呢,先将四联帮嘅嘢搞完再讲啦。

……

一天的工作结束,水姐​拿起包准备离开四联帮,门口一阵一阵的欢呼声,其中夹杂着一个男人的声音:“ 水水,今日系我哋识嘅两周年纪念日。喺度,我要为你送上一首歌……”水姐忍不住皱眉,是个人都知道这是铁头的声音。这个铁头,是四联帮内老臣晨爷的儿子,这个晨爷对水姐有大恩,当年亲自保她上位,成为四联帮内第一个女坐馆。

“真系烦,一个烂仔,成天粘住我。”水姐正准备叫手下的马仔将铁头赶出去​,想到明天四联帮内要开大会,一定会见到晨爷,今天这样暴力的赶他儿子,明天见面怕是不好看。“真系麻烦,走后门啦。”水姐领着几个小弟从后门离开。

……“妹头,水水唔肯见我啊,你帮我去同佢讲句好话啦!”苏家大宅里,铁头跟他的妹妹诉苦。

“阿哥​啊,你才放出来几天就去找水姐,我系个老师,从来都唔参加帮派嘅事务,我同水姐唔淰,我去做咩吖”芷珊不满的轻扶眼镜。“哎呀,妹头,你个人性格咁软,你去同水水倾下计,佢唔会话你咩嘢喔。”

“我……”“芷珊,你去下啦,”一旁的晨爷出声,“横掂铁头中意阿水,你帮佢追到阿水,我哋屋企喺帮派嘅地位都会提高嘅,一家便宜两家着,去啦。”​

(阅读提示,人物语言心理部分用了粤语​)

春水不夏流

“南风吻脸轻轻,飘过来花香浓。”

“南风吻脸轻轻,飘过来花香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