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游木真

65.6万浏览    8029参与
阿柴柴柴柴柴柴
困困游困 因为睡觉所以没画眼镜...

困困游困 因为睡觉所以没画眼镜🤤

困困游困 因为睡觉所以没画眼镜🤤

顾逸
小真这张就是不管我怎么咕都很好...

小真这张就是不管我怎么咕都很好看的内种

小真这张就是不管我怎么咕都很好看的内种

押切ki
出出闲置谷,本来都退坑了,结果...

出出闲置谷,本来都退坑了,结果又收到了一些,每个都不超35r,可以来问价格,一块走256包邮!目前都还没有人来问

出出闲置谷,本来都退坑了,结果又收到了一些,每个都不超35r,可以来问价格,一块走256包邮!目前都还没有人来问

Yuuki Makoto
难得的周末,妈妈说她想吃厚蛋烧...

难得的周末,妈妈说她想吃厚蛋烧,但是家里没有鸡蛋了,我就只能出去买。买鸡蛋的顺便,给自己买了一点小零食。我边走路边享受着,反正离饭点还有一段时间。到家门口准备进去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腿痒痒的,低头一看是一只小猫。它对着我发出让人很怜爱的叫声……

等等,为什么盯上了我啊?是因为它肚子饿,看上了我手里的鸡蛋吗?还是它求我收养吗?很抱歉,小猫。虽然我很心疼你……但是……我妈妈害怕猫,而我也不能很好的当你的主人。我就试图把猫引出来,并且模仿猫的叫声,它小心翼翼地跟着我。我看见一条小巷子躲了起来,等待着小猫离开的时机。直到有个小女孩牵着她爸爸的手说要逗猫,我才松了一口气,匆匆忙忙地跑回家。

难得的周末,妈妈说她想吃厚蛋烧,但是家里没有鸡蛋了,我就只能出去买。买鸡蛋的顺便,给自己买了一点小零食。我边走路边享受着,反正离饭点还有一段时间。到家门口准备进去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腿痒痒的,低头一看是一只小猫。它对着我发出让人很怜爱的叫声……

等等,为什么盯上了我啊?是因为它肚子饿,看上了我手里的鸡蛋吗?还是它求我收养吗?很抱歉,小猫。虽然我很心疼你……但是……我妈妈害怕猫,而我也不能很好的当你的主人。我就试图把猫引出来,并且模仿猫的叫声,它小心翼翼地跟着我。我看见一条小巷子躲了起来,等待着小猫离开的时机。直到有个小女孩牵着她爸爸的手说要逗猫,我才松了一口气,匆匆忙忙地跑回家。

谷子E
好沙雕,写不下去了遂发() 本...

好沙雕,写不下去了遂发()

本意想写北斗星的但这一段算cb贴贴所以没打tag()

好沙雕,写不下去了遂发()

本意想写北斗星的但这一段算cb贴贴所以没打tag()

想泡可可粉喝
之前三箱时画的小真,本来还想画...

之前三箱时画的小真,本来还想画点桃源乡再一起放的,但是不太有时间摸就先放上来了,很喜欢gamer时自信帅气的小真,所以试着画了一下!

之前三箱时画的小真,本来还想画点桃源乡再一起放的,但是不太有时间摸就先放上来了,很喜欢gamer时自信帅气的小真,所以试着画了一下!

异桐_

「十三夜」之月 02

 *请在确认过《前奏》及tag后再进行阅读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了。”

“哈?失忆?这又是什么俗套的狗血电视剧情节?真是超~烦的!……既然这样,那就别管他了!”电话那头的泉气急败坏地喊着,半顷,他又无奈地叹了口气,“……等我把节目组那边的事情安排好,我再回去一趟吧。那家伙说过不会骗我了,所以如果是我去找他的话,就能知道所谓「失忆」到底是真是假了吧。”

司沉默了一下,看见凛月对他使的眼色,又开口道:“还有一件事,濑名前辈,我们想知道当天在现场具体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是...

 *请在确认过《前奏》及tag后再进行阅读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了。”

“哈?失忆?这又是什么俗套的狗血电视剧情节?真是超~烦的!……既然这样,那就别管他了!”电话那头的泉气急败坏地喊着,半顷,他又无奈地叹了口气,“……等我把节目组那边的事情安排好,我再回去一趟吧。那家伙说过不会骗我了,所以如果是我去找他的话,就能知道所谓「失忆」到底是真是假了吧。”

司沉默了一下,看见凛月对他使的眼色,又开口道:“还有一件事,濑名前辈,我们想知道当天在现场具体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是发生了什么accident吗?雷欧前辈应该不会毫无理由地就暂停工作吧?”

“……就是因为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我才生气啊。”泉的声音里也带上了些疑惑,“我们来到现场,和主持人、工作人员、其他嘉宾打招呼,一切都很顺利,雷欧君看上去对节目形式还很感兴趣,但转眼他就不见了……连句话也没留下。我问了其他工作人员,他们也只看见他离开,没有人说雷欧君是遇上了什么事……”

三人面面相觑,电话那头也沉默了下来。思路在此中断。半晌,泉的声音通过话筒慢悠悠地传过来。“总之,你们如果遇上雷欧君的话,就试着问问他吧。问不出来或者他避着你们也没关系,别让那家伙惹出事来就行,就当他是擅自给自己批了假吧。我过几天就会回去一趟,到时候我再把他抓回去。无论如何这档节目我都一定会把他拉回来参加……就这样。”

电话被切断了。司放下手机,看向两位前辈。“濑名前辈这么说了……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

凛月抱着沙发上的靠垫,看上去有些昏昏欲睡。他揉揉眼睛,慢悠悠地站起来,一边说道:“照阿濑说的办呗。呼啊~我要在回星奏馆的路上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到小月了,晚安~……”

“凛月前辈!”司无奈地喊道。凛月已经走到了共享空间门口,背对他懒懒地挥了个手,毫不留恋地离开了。“嘛嘛,小司司你也不要着急。”岚安慰道。“泉既然这么说了,应该也不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我们不了解雷欧君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先在一旁观察情况也是好的呀。而且你还有学校里的事情要忙,泉应该也是考虑到这点才让我们不用这么在意吧?你可不要浪费他的一番苦心,为了雷欧君反而耽误了别的事哦。”

“……确实如此。鸣上前辈说得对。”

“呵呵~你能想清楚那就再好不过了。我倒是有点担心泉,一个人在那边,还要处理雷欧君留下的那些烂摊子,一定很辛苦吧……”

岚看着窗外,好像想越过星空看到佛罗伦萨刚刚撂下电话的那人。司仍有些不甘心,在一旁小声嘟哝着:“我也是考虑到濑名前辈的辛苦,才希望能够帮他抓住雷欧前辈。如果做好时间管理的话,这并不会影响我的其他工作。前辈们总是这样小看我,我也是有考虑过这些问题的啊……”他忍俊不禁,转身轻轻拍了拍司的头,打断了他的自言自语。“要一起回去吗,小司司?”

对着那双温柔的紫色,司突然说不出什么,只能将那一点点不甘压回心里。他站起来,将手机塞进口袋,低声应道:“……好的,鸣上前辈。”





“……呐,昴流,我们这是在往哪里走啊?”

“嗯?当然是带月永前辈你回到你自己的房间啦。因为月永前辈失忆了,所以我想你应该不记得回自己房间的路,所以就由我带你回去——我以为你拉住我就是为了这个,不是吗?”

“诶,不要啊!”雷欧几乎跳了起来。“我不要回自己的房间!昴流你不是答应我要收留我吗?带我去你的房间嘛——求你了!”

“嗯……为什么不肯回自己的房间啊?”昴流被雷欧拽住,只好停下脚步。“睡在别的房间,被莲巳前辈发现了是要被说教的吧?而且我房间里也没有多余的床,夏目和仁兔前辈人也很好,还是睡在自己的房间比较安心吧?”

“啊,就是那个!那个什么夏的!”

“夏目?”

“嗯,没错,就是这个名字!”雷欧的表情一下认真起来。他左右看看,凑到昴流耳边小声说道:“我总觉得叫这个名字的人很可能半夜把我丢出房间!”

“为什么?”

“被刚才那些想抓我的人收买了……之类的。”

雷欧说话时的气息扫过昴流的耳垂,他反射性地缩了缩脖子,不适应地把雷欧推到一边。“月永前辈为什么要这样压低声音讲话?我不太喜欢被不熟的人靠近……”

“因为我觉得夏目有可能在哪里偷听……啊,什么叫「不熟的人」啊!原来昴流一直都是这么看我的吗?当成「不熟的人」?不要这样疏远我啊,我会寂寞得死掉的——!”

“——流君和骑士大人,你们两个在走廊上吵吵闹闹的干什么e?”

“哇~夏目!好久不见!”昴流不管跳到他身后的雷欧,自顾自凑到夏目面前。“月永前辈失忆了,我正在带他回房间。不过他好像对夏目你误会很深啊~?发生了什么事吗?”

“失忆i?……原来如此,所以刚刚偷偷讲我坏话的就是骑士大人啊a。”夏目挑眉,越过昴流看向他身后躲躲闪闪的雷欧。“失忆了却还对我留下了这样的印象,真是让我有些伤心啊a。我明明没有对骑士大人做过什么事i。”

“但是夏目本来就是喜欢把事情搅乱的人嘛~如果阿司他们能给出合适的报酬的话,感觉月永前辈被交出去的可能性还挺大的。嗯,突然能理解月永前辈的心情了呢。”

“流君对我原来也有这样的误会吗a?听你这么说我也很伤心哦o……不过,你说得倒也没错o。如果我真的那么做的话,一定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不愿意掺和「Knights」的内部纠纷n……所以我就不问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e。”夏目耸耸肩,越过两人走向房间。“我倒是对流君你是如何跟骑士大人凑在一起这件事比较感兴趣u。据我所知,你们两和各自队里的另外四个人相比,几乎可以说是陌生人了吧a?”

“我只是路过当时混乱的现场而已,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月永前辈缠上了。”昴流拉着雷欧跟上了夏目,“我也不清楚他们「Knights」发生了什么事,回过神来就被拜托照顾月永前辈了,阿司还千叮万嘱让我看好他,可是我跟月永前辈根本就不熟,被这么拜托总感觉好奇怪啊~?果然还是交给作为舍友的夏目比较好!”

“……嘘u。”夏目在门口停住,对昴流与雷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仁~哥前辈今天工作很辛苦,早早就睡下了e。我们还是小声一点,不要打扰到他了e。”

昴流下意识地点点头,还没反应过来,夏目不知何时已经打开门锁,侧身进房,再顺手将他俩关在门外。昴流刚想敲门喊他,却一瞬间想起夏目刚才的话而犹豫了一下,错过了阻止门关上的时机。无法确认仁兔前辈正在休息这个说法是真是假,但他们只能选择安静地被关在门口。昴流很是不服地对着门缝小声嘀咕:“呜呜……被夏目耍了!这下怎么办啊,要是被莲巳前辈抓住了……”

门缝里冒出一张纸片。昴流眨眨眼睛,抽出纸条,夏目的字迹写道:「帮你们瞒住莲巳前辈也不是不行」。

“啊,夏目,你还在是吧!为什么不肯让月永前辈进房间啊!”昴流趴在门缝上小声抱怨道。半晌,又有一张纸条冒了出来。「太麻烦了 他们抓骑士大人的时候会打扰到我的实验」。

“好吧,真有夏目的风格啊……”昴流叹了口气,看向不知何时躲到走廊那一侧的雷欧,“我们走吧,月永前辈。”

“去哪?”雷欧警惕地问道。

“去我的房间,如果月永前辈觉得打地铺也没问题的话……”

“没问题!哇哈哈,开心得我都想作曲了!曲名就叫《让昴流收留我大作战终于成功之歌》……嗯~应该是怎么样的旋律来着?想不起来了……真可惜啊。”雷欧的声音停滞了片刻,很快又变得高昂起来。“喂昴流~不要走得那么快啊。你的舍友是谁来着?跟我讲讲吧?”







“一、二、三,一、二、三,一、二、三……”

重复的节拍合着重复的曲调,雷欧看上去有些昏昏欲睡。当然,这也有昨晚打地铺没睡好的原因……他打了个呵欠,在袖口发现了一根暖棕色的毛发。应该是昨晚大吉留下的吧,他想。他正握着一支笔在一摊纸上涂涂画画,但不是在作曲——这段时间他暂时不想作曲。并不是没有灵感,只是单纯的不愿意。

“但是这首练习曲我已经听腻了啊——呐昴流,你就不能换一首吗?”雷欧朝着训练室中间的那人抱怨道。

“不行不行,有个动作我一直没有找到感觉……如果这一步做好了的话一定能让小北大吃一惊的~谁让他上次嘲笑我的演技,下回组合练习时我一定要用这个动作嘲笑回去!月永前辈你也来一起训练嘛,两个人总比一个人效率高啊~”

“诶~可是在我看来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啊!”雷欧托着脸回答道。今天上午开始,他就跟着昴流来到了这个训练室,而昴流也不带停歇地连续练了几个小时,中途不过只停下几次喝水擦汗,没几分钟就再次投入训练了。这对他来说是难以想象的——枯燥的重复训练!像台机器一样!在这样的环境中什么样的灵感都会不复存在的!虽然他如今没有创作的冲动,但灵感对他来说依然是不可或缺的存在。灵感之于雷欧就如水之于奏汰,他需要活在充满灵感的世界里。可他居然在这对他来说宛如工厂一样的训练室里呆了几个小时!起初他不过是为了躲开司他们,但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开始目不转睛地盯着昴流了。奇怪的是,昴流只是在重复同样的舞步,他却看得津津有味。他突然有些理解那些粉丝们的心情了——明明每场演唱会都有重复的曲目,但仍会为之热血沸腾的感觉。他并没有觉得热血沸腾,但看着昴流训练让他的心中响起了一些欢快的旋律。如果能谱下来就好了,但他抬起笔,乐谱又被他涂成了涂鸦。

“一、二、三,一、二、三,一、二、三……”

跨步跳、转身、再次跳跃……汗水在跳动中沿脸颊落下,挂在下颔;或是流到指尖,在手臂挥动时被甩开;或是挂在发梢,随动作一同跳跃闪烁……一段舞步结束,昴流终于停下,拿起放在一边的水壶。雷欧却没有好好坐在座椅上。他绕过几把椅子,终于看见了仰躺在地上的雷欧。他身上盖着几张已经被涂鸦过的纸,自言自语道:“啊啊~我有点理解鸣的那句话了,努力的男孩子……能够给天才作曲家月永雷欧带来inspiration!哇哈哈☆”

“月永前辈~?你在干什么呢?”

雷欧盖在纸下的身体突然不动了。“没什么!”他喊了一声,抓起手边的一张纸盖在了自己的脸上。昴流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他将水壶放在一旁,蹲在雷欧身边。“我可是听到了哦~?刚刚说的‘鸣’,是指阿岚吧?前辈没有失忆,对吧?”

“什么‘阿岚’,我可不认识!”雷欧仍嘴硬着否认道。

“诶~可是我还听到前辈昨天半夜说了‘一定是被朱樱~他们吓得失眠了’之类的梦话,大吉用特别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呢?”

“唔唔……打扰它睡觉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呐呐,你就承认嘛,月永前辈~?我不会跟阿岚他们说啦,我只是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月永前辈你才会突然不想工作了……”昴流戳了戳盖在雷欧身上的纸,“虽然我听说月永前辈是个很不靠谱的人,但对待工作还是不一样的吧?听三毛缟前辈说你和他关系很好来着?可惜前辈这两天出外景了。对着三毛缟前辈,前辈会坦诚一点吗?我去打听一下前辈什么时候回来吧……”

“……不用了。”雷欧抓掉脸上的纸,表情别扭地看向了昴流。“不是什么大事……但妈妈知道了,会很担心我的。”

昴流没说话,但那双蓝眼睛盯着他一眨一眨,仿佛不问出些什么就不会放过他。雷欧斟酌了一下是现在从昴流面前逃开,改为面对被司他们的追逐,还是坦白一些,以换取自己暂时的容身之地。他与昴流并没有熟悉到能对自己的过去畅所欲言的程度,但一旦放弃这里,转而去面对司他们的话,也就等同于要去面对泉了。这是迟早的事……但现在他还没有逃够。幸好妈妈不在,雷欧心里小声嘀咕道。他可无法反抗斑的蛮力。

那么,现在只有一个选择了……雷欧从草稿纸中钻出来叹了口气,“为什么你要这么在意我的事情呢?”

“明明是月永前辈先缠上我的,怎么像是我主动来对前辈的事刨根问底了啊……嗯,我只是希望大家能快快乐乐地参加工作。毕竟如果我们不快乐的话,收看节目的观众也无法好好享受吧?”昴流歪了歪脑袋,“我其实一直想和月永前辈交朋友哦。我们「Trickstar」明明和「Knights」一起举办了很多场演唱会,可我还不太熟悉你呢。但我一直有听说,月永前辈的人气很高,还很会作曲。你们的演唱会我也都看过,前辈的演出也很精彩啊~♪”他看着雷欧开心地笑了笑,像是验证他那句「一直想和月永前辈交朋友」。“所以,当我听说前辈你突然暂停工作飞回来的时候,我还蛮吃惊的……因为我一直相信,前辈是个对工作很认真的人,不然也不会被那么多人喜欢了,是吧?”

“我问前辈这些也不是想劝你回去……”雷欧一直没有回应,昴流起身将水壶拿起喝了两口,“前辈最终还是会回到工作现场的吧?只是因为什么事心里过不去……我猜是这样的。「BIGBANG」的时候我也有过这种感觉,所以可以理解。前辈实在不愿意说,我就继续训练了。因为我是不太会察觉自己的负面情绪的类型,所以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比较希望阿绪他们能来和我聊聊。但是每个人的想法也不一样吧?阿峯估计就是不想让我粘着他的类型……我不太擅长处理这样的问题啊~如果我刚才的追问让前辈感觉不舒服的话,对不起啦!”

自顾自地丢下一长串话,昴流放下水壶,又向训练室中间跑去。雷欧原地愣了两秒,突然跳起来笑了:“喂,昴流!我来跟你讲讲吧?想要交朋友首先就该互相了解对吧?我也有很多问题想问你呢。我们就从现在开始吧,来成为好朋友吧,昴流!”




————tbc————




总之就是漫画精
跟猫过不去了属于是 回礼是原图...

跟猫过不去了属于是

回礼是原图duck不必

跟猫过不去了属于是

回礼是原图duck不必

小桃枝
七月七月!可惜我A级卡粉了T...

七月七月!可惜我A级卡粉了T T

七月七月!可惜我A级卡粉了T 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