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游记

62.5万浏览    15万参与
瀑布
安德莉凯利

镰仓红叶季   旧一条惠观山庄


另一个桂离宫?


江户时代后後陽成天皇的第九子九宫,过继到了一条家,成了当时关白一条内基的养子,改名兼遐・昭良。惠观,则是这位九宫辞任关白后的法号。惠观的伯父智仁親王,建造了滋养后世无数建筑大师的京都桂离宫,惠观的兄长後水尾天皇则营造了洛北胜景修学院离宫。江户时代的茶屋(数寄屋)建筑,在宽永年间迎来了它最辉煌的年代。


旧一条惠观山庄是一条惠观在京都的别业,1959移筑到镰仓,1987年又移筑到现在位置。为什么要这么折腾,内情不明,只知道移筑委实是个大工程,担当该工程的建筑公司甚至还专门出了一本书,市面上高价...

镰仓红叶季   旧一条惠观山庄


另一个桂离宫?


江户时代后後陽成天皇的第九子九宫,过继到了一条家,成了当时关白一条内基的养子,改名兼遐・昭良。惠观,则是这位九宫辞任关白后的法号。惠观的伯父智仁親王,建造了滋养后世无数建筑大师的京都桂离宫,惠观的兄长後水尾天皇则营造了洛北胜景修学院离宫。江户时代的茶屋(数寄屋)建筑,在宽永年间迎来了它最辉煌的年代。


旧一条惠观山庄是一条惠观在京都的别业,1959移筑到镰仓,1987年又移筑到现在位置。为什么要这么折腾,内情不明,只知道移筑委实是个大工程,担当该工程的建筑公司甚至还专门出了一本书,市面上高价都求购不得。好像岛民对移筑、修缮的过程都很着迷,不但事无巨细地记录、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拍照,甚至还会开放工事现场供游客参观,中间不忘做各种科普物料,的确感受到了匠人精神的风采。

光看山庄的规模,我从心底浮出一个疑问:关白(血统上还是天皇亲兄弟)的别墅,就这?后来发现自己肤浅了,旧一条惠观山庄只是曾经的西賀茂山荘的一小部分。

西賀茂山荘有多大?

论敷地面积,桂离宫2万坪,西賀茂山荘有3万坪,据说最盛时山庄中心还有一片森林:醍醐の森。不过此时,山荘的主人已经从一条家变成了醍醐家。山荘内还曾建有蹴鞠場(足球场)、春日社、仮御座所(霊元天皇驾幸)、葦の池(带马头以及可以住宿的船)、马场、花坛、茶园,无论规模还是设施,毫不逊色于亲王行宫。

醍醐家到明治时代,家主还拥有侯爵的爵位,结果二战的时候冲在前线,战后作为战犯直接被突突,西賀茂山荘也在时代的风云中消散,成为京都市北区西賀茂南川上町的一个传说。后人只能从移筑镰仓的茶室来一窥宽永年代曾与桂离宫并肩的传奇建筑的一隅。

旧一条惠观山庄在红叶季最出圈的照片莫过于手水钵的渐变枫叶造型,石蟹的位置还年年不同,有单个大只伏于中央的,也有小蟹两三只踞于边上的。老法师们长枪短跑能拍上个把钟头,似乎一点点光线的变化都能产生新的美点。

杨梅亭则是小憩最佳地,靠近落地窗那一排bar台位称得上炙手可热:岩山与滑川的野趣、東屋茶亭的秀美、秋枫渐进式的艳色,每一种都让你体会到一个新的视角、新的切入点,同时接受新的震撼。

一个小建议:一条恵観山荘建筑内部参观需要提前预约,一年内开放日期很有限(通常一个月三次,每次50分钟),有机会务必提前安排,不要像本人,到了现场才发现主建筑根本进不去Orzzzzz

小松鼠普洱
小普洱动物园游记!
小普洱动物园游记!
Skye酱耶
远离纽约闹市的山林小木屋游记
远离纽约闹市的山林小木屋游记
黄绛

独鹿八记·其五·翠霞岭记

溪水源于林中,自石罅冲漱倒挂,跌流山下。路逾河源,势渐陡峭,浓荫布于上,天光隐隐,唯忽微丝缕透入。羊肠回转,循之登脊,林木渐稀。山脊倾斜延展,远端遥接西溟,近处高拱云山。

逾山脊,连绵草甸之原,斜阳暖照之地,白蘑谷也。绿堤下延,密林生于幽谷。每逢空山雨后,其间多生菌子,伞白而亭立落叶之间,故得此名也。至于极午晴净之时,则暖日融融,普照天地之间,愁情结绪,自一挥而散矣。

栈道参差,迂回铺展;四时寂寞,光阴流转。高峰直入云天,风挟雾气,吹动连绵。嶙峋石上,多生怪柏;砯壑崖间,流漱飞泉。云上苍巅处,居高面下者,紫云峰也;峰顶丛杂中,翼然矗立者,紫云亭也。

拾阶而登,身浮天地之外,兜转巨岩之中,...

溪水源于林中,自石罅冲漱倒挂,跌流山下。路逾河源,势渐陡峭,浓荫布于上,天光隐隐,唯忽微丝缕透入。羊肠回转,循之登脊,林木渐稀。山脊倾斜延展,远端遥接西溟,近处高拱云山。

逾山脊,连绵草甸之原,斜阳暖照之地,白蘑谷也。绿堤下延,密林生于幽谷。每逢空山雨后,其间多生菌子,伞白而亭立落叶之间,故得此名也。至于极午晴净之时,则暖日融融,普照天地之间,愁情结绪,自一挥而散矣。

栈道参差,迂回铺展;四时寂寞,光阴流转。高峰直入云天,风挟雾气,吹动连绵。嶙峋石上,多生怪柏;砯壑崖间,流漱飞泉。云上苍巅处,居高面下者,紫云峰也;峰顶丛杂中,翼然矗立者,紫云亭也。

拾阶而登,身浮天地之外,兜转巨岩之中,终而至于亭下。亭西木柱之间,旧匾斑斑,书四字曰:“危亭望极”。寒风猎猎,白汽幻聚,变化万千。独鹿江似浩浩白练,空垂大地。白日穿云破雾,尽洒流光,天色同辉。倏尔云开雾散,浩翰天地,尽行铺展。四方乃明,迷途未远。

久坐于亭,寒风浩荡,渐不能禁。乃入于林中,循路行于峰脊。势柔缓而绵长,极目无端,或起或伏,或曲或展,皆无定数。山脊平长,临风露之泽,背紫云之阴,林木繁茂,无限幽暗。时闻露水滴落,和风拂叶,有哗然之声。石阶曲行于林,难见天日。唯势稍昂处,林木渐稀,可得一寸天光。山道漫长,木叶萧萧;林深苔滑,迷雾昭昭;峰丛暗晦,霜露飘摇。此乃翠霞岭之主脉也。及朝霞贲红之时,则金辉灿烂,云山苍翠;及斜日西堕之夕,则东山西霞,明暗中分。盖此乃翠霞岭名之由来也。

复前行,山势逾伏,路途平缓。山脊前延,远衔数峰,纵贯西北。路遇道岔,左有小径沿余脉而下。山麓明湖粼粼、古木云集之地,关塘也。

黄绛

独鹿八记·其四·独鹿山庄记

船近北岸,连山群岚渐次分明。独鹿江北之岸亦遍生杨柳、荻芦等,数野渡隐于其间。余寻一渡口,将舟泊下,遂登岸。此渡为石铺就,未见有渡口之名,盖无甚典故以借用焉。待些时日,余亦可拟定此渡之名,然当下命名似不妥也,余遂循路而去。

过杨柳之林,乃大片草场,小径穿行其间。草场彼界乃是山丘之所在,山丘之后遍布群山,翠霞岭也。山丘之侧,树木环绕者,朱墙小院,独鹿山庄也。

余穿林逾径,沿阶登上,不觉山庄之门在前。门漆朱红,墙头飞檐,侧有一石山,缝口之处,泉水泻出,倒挂石崖之间,奔腾而下,隐于茂林之中。入门中,乃照壁一面,转过壁去,乃一门。门上书“独鹿山庄”四字,两旁各一句旧诗,写道是:

无酒倾独鹿,有望在...

船近北岸,连山群岚渐次分明。独鹿江北之岸亦遍生杨柳、荻芦等,数野渡隐于其间。余寻一渡口,将舟泊下,遂登岸。此渡为石铺就,未见有渡口之名,盖无甚典故以借用焉。待些时日,余亦可拟定此渡之名,然当下命名似不妥也,余遂循路而去。

过杨柳之林,乃大片草场,小径穿行其间。草场彼界乃是山丘之所在,山丘之后遍布群山,翠霞岭也。山丘之侧,树木环绕者,朱墙小院,独鹿山庄也。

余穿林逾径,沿阶登上,不觉山庄之门在前。门漆朱红,墙头飞檐,侧有一石山,缝口之处,泉水泻出,倒挂石崖之间,奔腾而下,隐于茂林之中。入门中,乃照壁一面,转过壁去,乃一门。门上书“独鹿山庄”四字,两旁各一句旧诗,写道是:

无酒倾独鹿,有望在山庄。

入门中,谈笑声扑面。此间乃山林野客常来之地,山庄多供鲜蔌、米酒等,价廉而物美。如有兴意,亦可小酌二分。山客皆呼余同座相叙,余亦未曾揖让,入座而谈。论今论古,说人说物,由天及地,从有到无,无事不可谈,无言不可叙。阳春白雪,固然高远深刻;下里巴人,亦非等闲之辞。野蔌鲜凉,米酒清冽,暑热皆消之门外。及日中已过、炎天稍减之时,余方辞去。留碎银几分,付与山庄主人。

山庄之后,曲径通幽,渐至深林。路亦渐陡峭,凌驾于青石之上。登阶十数,有桥跨溪而过。路边深门院落,乃是翠霞山寺。极寂极静,雀不敢啼,似闻禅音流荡于深林之间。无语无风,亦无人声。唯有清溪,潺湲不绝。

黄绛

独鹿八记·其三·独鹿洲记

独鹿江似浩渺天河,汇千里之春水,成碧绿之波纹。江岸浩瀚无边,极远处江阳一线隐现,而略有群山溪麓者,极浅极淡,如在画图之中。近岸处皆菱荇交错,崖岸不甚分明,及河干之上则遍植柳林,正千万丝绦垂下,随风而涌动。近水边有一圆木小台,使众木联排成片而聚于其周者,秋湘渡也。此渡系不加人力穿凿,隐于江畔小湾之侧,有石阶而下,人即可登上小台,临于水边。台边轻系小舟,侧立一面石,石上刻有“秋湘渡”三字,并七言诗二句,曰:

暂得浮云饮君醉,何事秋湘别落江。

余登船而解绳,荡桨悠悠,小舟遂离渡口,浮于清江之上。天高云淡,四面皆旷远,唯余岸上之弱柳扶风,吾不禁醉于其间。少焉,船近江间一小洲。洲上蘅芷汀兰,皆临水而...

独鹿江似浩渺天河,汇千里之春水,成碧绿之波纹。江岸浩瀚无边,极远处江阳一线隐现,而略有群山溪麓者,极浅极淡,如在画图之中。近岸处皆菱荇交错,崖岸不甚分明,及河干之上则遍植柳林,正千万丝绦垂下,随风而涌动。近水边有一圆木小台,使众木联排成片而聚于其周者,秋湘渡也。此渡系不加人力穿凿,隐于江畔小湾之侧,有石阶而下,人即可登上小台,临于水边。台边轻系小舟,侧立一面石,石上刻有“秋湘渡”三字,并七言诗二句,曰:

暂得浮云饮君醉,何事秋湘别落江。

余登船而解绳,荡桨悠悠,小舟遂离渡口,浮于清江之上。天高云淡,四面皆旷远,唯余岸上之弱柳扶风,吾不禁醉于其间。少焉,船近江间一小洲。洲上蘅芷汀兰,皆临水而生,及洲中则有奇木丛杂者,独鹿洲也。此洲方圆数十丈,幽深而不可测。环洲者,芦荻繁茂,江水入洲为沼,舟无处泊,而人无处立也。洲虽狭小,却有密林生于其上,枝干欹斜,冠叶茂然而繁阴。时有鸟雀成群,忽忽然汇集于佳木之上,忽忽然又四散而去。水极清碧,近看闲鱼翔于下,远看树影婆娑破碎于波痕之间。余收桨而止,卧于舟中,听茂林寂语,看天边飞云,知夏日闲适,感暖阳氤氲。轻舟摇曳,从流飘荡,不觉已离洲而下。遂起身,遥看独鹿洲如绿茵之岛,卧于山水空灵之间。此情此景,亦有茫然之神韵,随江随日,飘逸挥洒,余已沉寂其中矣。

黄绛

独鹿八记·其二·雪落亭记

路出院门,曲折萦绕,林木杂然可见。遥望天涯一线,远有浅淡群岚者,独鹿江也。复行十步,至一岔道,旁有箭标。前为独鹿江畔,左为雪落亭,右为杨柳岸。余遂起身左行,未及三步,见一松板立于道旁,板上篆文,乃一小诗曰:

不解天涯路,如看紫云开。

归来无处诉,去人空感怀。

诗调平平,然却是藏头之文。读罢,不免嗟伤叹惋。复前行,林木繁茂,泉水伶仃。路途见数小桥,跨潺潺流水,隐于青石之间。丛林之后,乃小山一座,曲径盘旋而上,道旁皆怪石相拥。山少土,多石堆砌,少草木,然有奇松异柏自石缝而出,周有茂林环绕。自曲径登,行于松阴之下,遂至其巅。山巅者,高不过数丈,有一小亭立于石峦之间,是为雪落亭也。

亭上挂匾,...

路出院门,曲折萦绕,林木杂然可见。遥望天涯一线,远有浅淡群岚者,独鹿江也。复行十步,至一岔道,旁有箭标。前为独鹿江畔,左为雪落亭,右为杨柳岸。余遂起身左行,未及三步,见一松板立于道旁,板上篆文,乃一小诗曰:

不解天涯路,如看紫云开。

归来无处诉,去人空感怀。

诗调平平,然却是藏头之文。读罢,不免嗟伤叹惋。复前行,林木繁茂,泉水伶仃。路途见数小桥,跨潺潺流水,隐于青石之间。丛林之后,乃小山一座,曲径盘旋而上,道旁皆怪石相拥。山少土,多石堆砌,少草木,然有奇松异柏自石缝而出,周有茂林环绕。自曲径登,行于松阴之下,遂至其巅。山巅者,高不过数丈,有一小亭立于石峦之间,是为雪落亭也。

亭上挂匾,有三墨字曰“雪落亭”,阶边两柱,书联一副,曰:

尽日沧桑意,空寒雪落林。

坐亭上,有暗风徐来,一片深林动叶之声。间或有乌鹊相啼,振翅而飞,惊动林木。群鸟不啼之时,林中寂静出奇。坐片刻,寒意攀然而上,虽身在仲夏,却似有冰雪森然之气。盖此为雪落亭其名之由来者也。

亭北山下低地,茂林丛生,幽暗寒凉,名为雪落林。余缘曲径随溪流而行,度层层林木,遂出此寒林。日影已高,如九天金河倾泻,一草一露皆焕然。向北而望,江水已近在咫尺矣。

黄绛

独鹿八记·其一·独鹿洲书斋记

余未知此何年何月何日也。斜倚窗棂,如明开之玉镜。清晨碌碌,甚无滋味,乃抚案而起。风声汩汩,月斜窗纸。细听,乃木叶萧萧之声。案上清光,微白如霜。少焉,似有东天既白之意。室中渐亮,狭然可见。

余之书斋,原名曰秋水斋。因北有江水名独鹿江者,中有一洲,名独鹿洲,余乃更其名曰独鹿洲书斋。斋中狭小,正堂上挂字迹,以书斋名。因经年已久,纸黄而蜷然,唯字迹尚可见。斋中梁柱皆以松木,不施漆涂,然因昼夜磨和,柱皆光亮,松香不散。由旧门而入,东边一室,乃余居之卧房。墙角挤一床台,旧被新被胡乱堆放。东面窗下,乃是小案一张,文房四宝、香炉、盆兰遍置。其余之地,除一极宽极高之书架以外,亦遍垒群书,以致出入困难。规整数次...

余未知此何年何月何日也。斜倚窗棂,如明开之玉镜。清晨碌碌,甚无滋味,乃抚案而起。风声汩汩,月斜窗纸。细听,乃木叶萧萧之声。案上清光,微白如霜。少焉,似有东天既白之意。室中渐亮,狭然可见。

余之书斋,原名曰秋水斋。因北有江水名独鹿江者,中有一洲,名独鹿洲,余乃更其名曰独鹿洲书斋。斋中狭小,正堂上挂字迹,以书斋名。因经年已久,纸黄而蜷然,唯字迹尚可见。斋中梁柱皆以松木,不施漆涂,然因昼夜磨和,柱皆光亮,松香不散。由旧门而入,东边一室,乃余居之卧房。墙角挤一床台,旧被新被胡乱堆放。东面窗下,乃是小案一张,文房四宝、香炉、盆兰遍置。其余之地,除一极宽极高之书架以外,亦遍垒群书,以致出入困难。规整数次,亦难妥善安排,余遂以为趣,自书“出入平安”四字挂于门上。西面一室,乃厨事等其余杂事之地,余从未留心,以致东西糟杂,壁上铜钩一挂十数物,锅碗胡叠乱放。

室后一门,连通院落。院中曲径,径旁植数细小之树。今日虽仍小,却已不细矣。坡下小田,有溪流贯之,易植蔬蔌。余尝随意而耕,间或采之,味极鲜腴。

寂寞院墙,大段衰颓,荒林杂木生于其间,唯院门尚矗立不倒。门下路途向北而去,可至独鹿江畔。今日得闲,余兴意盎然。见日出东方,天地明亮,乃收装行囊,循路望北,欲一睹江林之奇景为快矣。

瀑布
古藤新枝
瀑布
㣺

WILDPOD Glamping|网红帐篷酒店|视频


这帐篷的设计实在很浪漫,太适合情侣一起来入住。每一件小摆件都很好看,我尤其喜欢他们家的羽毛吊灯。不过我们第一天来tofino的时候,雨下得很大,风也很大,雨噼里啪啦地打在帐篷上,就像打鼓一样。没想到到了夜里,就是拍完这视频的后一秒,就直接停电了,笑死了,幸好没多久电就回来了。

WILDPOD Glamping|网红帐篷酒店|视频


这帐篷的设计实在很浪漫,太适合情侣一起来入住。每一件小摆件都很好看,我尤其喜欢他们家的羽毛吊灯。不过我们第一天来tofino的时候,雨下得很大,风也很大,雨噼里啪啦地打在帐篷上,就像打鼓一样。没想到到了夜里,就是拍完这视频的后一秒,就直接停电了,笑死了,幸好没多久电就回来了。

㣺

WILDPOD Glamping|网红帐篷酒店(上)


174 West St, Tofino, BC V0R 2Z0

WILDPOD Glamping|网红帐篷酒店(上)


174 West St, Tofino, BC V0R 2Z0

㣺

WILDPOD Glamping|网红帐篷酒店(下)


174 West St, Tofino, BC V0R 2Z0

WILDPOD Glamping|网红帐篷酒店(下)


174 West St, Tofino, BC V0R 2Z0

北煊°肆瑾
From:Canon R6 +...

From:Canon R6 + RF24-105/F4L USM

From:Canon R6 + RF24-105/F4L USM

七号岩芯

洛阳.记忆

这个夏天的记忆应该属于洛阳

➡️途经包大人故里开封府内一游

独一份的“铁面无私”深入人心

➡️接着西南而去

与神都邂逅  与石窟相逢

➡️牡丹国度里寻不到那朵白牡丹

但他的家乡会留下我来时的足迹

➡️龙门石窟中见证古时匠人智慧

夜幕初上时灯光下的石窟光华闪耀

➡️博物馆里河洛文明精致文化生活

河洛遗珍溯古及今珠联璧合

➡️早餐来一份牛肉汤配饼丝

于街头小市间寻味人间烟火气

归期之日一场猝不及防的大雨倾盆

让这段回忆更加刻骨铭心

这个夏天的记忆应该属于洛阳

➡️途经包大人故里开封府内一游

独一份的“铁面无私”深入人心

➡️接着西南而去

与神都邂逅  与石窟相逢

➡️牡丹国度里寻不到那朵白牡丹

但他的家乡会留下我来时的足迹

➡️龙门石窟中见证古时匠人智慧

夜幕初上时灯光下的石窟光华闪耀

➡️博物馆里河洛文明精致文化生活

河洛遗珍溯古及今珠联璧合

➡️早餐来一份牛肉汤配饼丝

于街头小市间寻味人间烟火气

归期之日一场猝不及防的大雨倾盆

让这段回忆更加刻骨铭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