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游记

64.7万浏览    15.1万参与
丁海笑
拉萨的咖啡馆。一对男女在互加微...

拉萨的咖啡馆。一对男女在互加微信,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聊起在大理共同认识的朋友,聊自己的故乡,聊咖啡、胶片与摄影,中途进来陌生的客人、社区的管理员、要帮咖啡师拍照的游客,但好像整个世界都与他们无关。

拉萨的咖啡馆。一对男女在互加微信,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聊起在大理共同认识的朋友,聊自己的故乡,聊咖啡、胶片与摄影,中途进来陌生的客人、社区的管理员、要帮咖啡师拍照的游客,但好像整个世界都与他们无关。

shuaiphoto
Bournemouth 夕云初...

Bournemouth

夕云初起

黑云压境

山雨欲来

染苍染黄


Bournemouth

夕云初起

黑云压境

山雨欲来

染苍染黄



素一的旅行笔记

在圣彼得堡住了一周,每天早晨9点左右出门,背着器材脚架,白天在𣵀瓦河两岸溜达,晩上在广场、桥头、路边席地而坐,围观各种街头艺术,夜里12点左右回民宿,每天2万步起步,平均3万步,最多4万步,那是疯魔的一周。

圣彼得堡是一座充满了艺术气息的城市,各处教堂画廊博物馆、食肆酒窖咖啡馆,就连涅瓦大街上匆匆又匆匆的行人,都带着艺术气息扑面而来,

傍晚开始,街头各种演出舞蹈比比皆是,规模和热闹程度完全可以和我们这里媲美,不同于我们这里的广场舞,他们舞种丰富,年龄跨度大,年轻人多,美女多,他们或狂野或浪漫或时尚或古典

封面照片里,我猜他们是一对老夫妻,全程默契娴熟,一副老夫老妻式的寡淡表情,相信他们......

在圣彼得堡住了一周,每天早晨9点左右出门,背着器材脚架,白天在𣵀瓦河两岸溜达,晩上在广场、桥头、路边席地而坐,围观各种街头艺术,夜里12点左右回民宿,每天2万步起步,平均3万步,最多4万步,那是疯魔的一周。

圣彼得堡是一座充满了艺术气息的城市,各处教堂画廊博物馆、食肆酒窖咖啡馆,就连涅瓦大街上匆匆又匆匆的行人,都带着艺术气息扑面而来,

傍晚开始,街头各种演出舞蹈比比皆是,规模和热闹程度完全可以和我们这里媲美,不同于我们这里的广场舞,他们舞种丰富,年龄跨度大,年轻人多,美女多,他们或狂野或浪漫或时尚或古典

封面照片里,我猜他们是一对老夫妻,全程默契娴熟,一副老夫老妻式的寡淡表情,相信他们已经在一起跳了一辈子的舞,当最后高潮部分托举时,两人的表情突然像盛开的两朵花,这厚重的浪漫让人猝不及防。

 

我陶醉于奢华璀璨的马林剧院里上演的芭蕾舞天鹅湖,更痴迷于公园街头的热情奔放或缠绵悱恻的舞动,蠢蠢欲动的想加入他们载歌载舞,圣彼得堡的角角落落都流淌着艺术的血


rainynight

河畔

我站在红绿灯后,穿过来往车流遥望那河水,听见水声震耳。那里有清凉林荫,有悠扬音乐。

“不如再向前走一些吧。”我说。

红绿灯由红转绿,车流停止,我们快步过街。水声和音乐声变大了,我们来到了河边,不远处有一个中水处理站,水从略高的地方流下,顺着人工的河道下落转为一小道瀑布。

几年前,这里曾只是排污水的河沟,两岸的设施修的很糟。改造后,河岸上有了座椅、行道,植上几排青树,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来这里了。

市里的疫情迫使公共场所关停,人们需要一个新的公共空间——这里。

沿着河道前行,可以看见小孩在摇着泡泡水,哗啦甩过小棒,一串泡泡涌出来,飘到湛蓝的天空和碧绿的河水之上,然后乍然爆裂,星星的泡沫化为...

我站在红绿灯后,穿过来往车流遥望那河水,听见水声震耳。那里有清凉林荫,有悠扬音乐。

“不如再向前走一些吧。”我说。

红绿灯由红转绿,车流停止,我们快步过街。水声和音乐声变大了,我们来到了河边,不远处有一个中水处理站,水从略高的地方流下,顺着人工的河道下落转为一小道瀑布。

几年前,这里曾只是排污水的河沟,两岸的设施修的很糟。改造后,河岸上有了座椅、行道,植上几排青树,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来这里了。

市里的疫情迫使公共场所关停,人们需要一个新的公共空间——这里。

沿着河道前行,可以看见小孩在摇着泡泡水,哗啦甩过小棒,一串泡泡涌出来,飘到湛蓝的天空和碧绿的河水之上,然后乍然爆裂,星星的泡沫化为虚无。

人们需要这样的一个地方,傍晚的时候太阳要换班休息,大妈要跳广场舞,大爷要放风筝要下棋,年轻的父母要带孩子出来玩,恋爱中的人们要依偎着在路灯下散步,小孩要吹泡泡,就算已经预先知道它们会爆裂,化为虚无。

“行了老刘,就到这儿吧。”

“小心着点内线!”

“哟,您来了!”

一个一米宽的红色大风筝被举到了起来,拖着长线向前走,二十几米外,另一个人托着圆形的金属线轴。

人们开始停下正在做的事情,将目光转移到此处。他们把线拉到栏杆,这一侧,为行人让路,然后用胳膊支在栏杆上,望天,斜看夕阳。

天气很好,傍晚的落日夹在远处两栋居民楼之间,缓慢浸入立交桥后的河水中,彼时他们在等风,等一个好的时机,一切总会变好的,只是需要把握住机会,希望的泡泡会破裂,但还好我们手中还有泡泡水。


㣺

Bowen Island|3|Artisan Eats Café & Fine Foods餐厅


餐厅外的风景宜人,食物也不错!


539 Artisan Ln, Bowen Island, BC V0N 1G0

Bowen Island|3|Artisan Eats Café & Fine Foods餐厅


餐厅外的风景宜人,食物也不错!


539 Artisan Ln, Bowen Island, BC V0N 1G0

㣺

Bowen Island|2|逛公园Crippen Regional Park


430 Bowen Island Trunk Rd #2, Bowen Island, BC V0N 1G0

Bowen Island|2|逛公园Crippen Regional Park


430 Bowen Island Trunk Rd #2, Bowen Island, BC V0N 1G0

🍀 四叶草🍀

等待

       时间到了秋天学校就要组织秋游了,不去满足一下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还真对不起自己。这次我们要秋游的地方就是旅顺伟大而又庄严的地方。


        乘着大巴车欣赏着沿途的风景,导游也在解说着星旅顺的各种各样的景点,感觉时间十分漫长,毕竟风景是需要人等待的。于是我便睡了一觉,一睁眼就来到了旅顺。


        不过这次旅游并没有原来旅游那样的愉快......

       时间到了秋天学校就要组织秋游了,不去满足一下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还真对不起自己。这次我们要秋游的地方就是旅顺伟大而又庄严的地方。


        乘着大巴车欣赏着沿途的风景,导游也在解说着星旅顺的各种各样的景点,感觉时间十分漫长,毕竟风景是需要人等待的。于是我便睡了一觉,一睁眼就来到了旅顺。


        不过这次旅游并没有原来旅游那样的愉快,因为这里是祖先曾拼死守护的土地。


        我们第一个所参观的景点。便是一场特殊的演出,他所演出的是旅顺的那些历史,令人头皮发麻的演出,不过直到他们的出现,便出现了胜利的曙光,解放。旅顺的人民等待了多长时间?


       接着我们又乘坐的大巴车到了白玉山山底,不是我说从底下往上看我觉得他已经插入了云端。当我们气喘吁吁的爬上山顶,老师看到我们这副样子打趣到,这才多远你们就累成这样了?有些同学还表示不服气,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这才多远他们走的路有多长?


        我们终于爬到了白玉塔的塔下,导游给我们解说白玉塔并不是中国人所建始建于1907年6月,1909年11月竣工。1945年旅顺口解放后称为“白玉塔”,1952年,“纳骨祠”拆除,1985年,白玉塔作为“日俄战争遗址和帝国主义侵华物证”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并依山更名“白玉山塔”。


        也不知道是我的原因,还是怎么了日俄战争遗址帝国主义侵华物证我脑子嗡了一声,原来的中国似乎是被人人践踏的。原来在中国为了这一刻等待了多长时间?


       秋游回去的路上,我并没有和她们一起讨论刚才的所闻所踪,觉得心情有些沉重。


        中国是个弱小的国家,弱小到被那些国家随便践踏。中国是个强大的国家,强大到几十年,从无到有的发展,两弹一星的制造。


       他们等了多少年才等到了今天,那些老者们,那些前辈们,那些革命的先烈们。他们等到了今天是我们坐着享福,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


        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学习,不为国家出一份力。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学习,看看那原来的中国。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学习,看看那些为了我们失去生命的先烈们。他们等待了多长时间?






………………分界线………………………………


那个舍,明天作者地生结业。

来几个红心评论冲冲分可以吗?

(இωஇ)(இωஇ)(இωஇ)(இωஇ)(இωஇ)




这里是爱你们的四叶草♡(*´∀`*)人(*´∀`*)♡




O O(≧▽≦)O O(≧▽≦)O O(≧▽≦)O O




shuaiphoto

风吹街角晦还明


一定要带上笑容

漫步在阳光下

是微风

是夕阳

是心跳

是无可替代

在这慵懒的小时光里

享受片刻宁静

风吹街角晦还明


一定要带上笑容

漫步在阳光下

是微风

是夕阳

是心跳

是无可替代

在这慵懒的小时光里

享受片刻宁静

缓之

几乎是一夜未眠,天亮时分决定出门走走。此时不过凌晨四五点钟,天空泛起了鱼肚白。


边走边拍,路旁是蓊郁的草木。


再拍一张,地里修葺的橙色花田。


“登东皋以舒啸”,这是独属于中国诗人的浪漫。恰逢日出,驻足盘桓片刻。


归途中发现一片从未涉足的区域:一条曲径通幽的小径。


一棵红色的树。


人类的朋友。

几乎是一夜未眠,天亮时分决定出门走走。此时不过凌晨四五点钟,天空泛起了鱼肚白。


边走边拍,路旁是蓊郁的草木。


再拍一张,地里修葺的橙色花田。


“登东皋以舒啸”,这是独属于中国诗人的浪漫。恰逢日出,驻足盘桓片刻。


归途中发现一片从未涉足的区域:一条曲径通幽的小径。


一棵红色的树。


人类的朋友。

蓝蓝深海
Alleghe 多洛米蒂不太出...

Alleghe

多洛米蒂不太出名的一个小镇,却意外的让人喜欢

Alleghe

多洛米蒂不太出名的一个小镇,却意外的让人喜欢

shuaiphoto

斑驳陆离


并不是很刺眼的阳光照在茂盛树叶上,树叶绿油油的。

微风吹动着树叶,沙沙作响。

初夏的阳光是暖的,厚重的暧,日光透过交错的绿叶,在墙上投射出斑驳的影子。

这是我期待的夏天的光景,如此的简单,如此的惬意,故事在不经意间演绎。


斑驳陆离


并不是很刺眼的阳光照在茂盛树叶上,树叶绿油油的。

微风吹动着树叶,沙沙作响。

初夏的阳光是暖的,厚重的暧,日光透过交错的绿叶,在墙上投射出斑驳的影子。

这是我期待的夏天的光景,如此的简单,如此的惬意,故事在不经意间演绎。


轨迹十连

11

白戈无趣的摆弄着地上的石子,距离中午还有两个时辰,现在做饭自然是过早。虽然张熊来去如风,要想回来也得花些时间。

“你是如何看出他是熊妖之子的?“

白戈呆在门口的阴凉处,和书灵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方才他行走之时我尝了一口他的妖气,他本人虽不自知,但当他在山地行走之时会有意无意的散发妖气,所以我才能知晓他是半妖之子。“

白戈点了点头,没想到书灵竟然有如此能力,用起来应该十分方便。

“那么无论何人,你只需尝一口对方的气,便能知晓此人为何种族?”

“这倒是不好说,听说有些门派会烹食妖兽增强自身,这些人体内灵气混杂,只是单纯让我去尝一口便断定对方的种族还是有些困难。”
燥热的空气让白戈口干......

白戈无趣的摆弄着地上的石子,距离中午还有两个时辰,现在做饭自然是过早。虽然张熊来去如风,要想回来也得花些时间。

“你是如何看出他是熊妖之子的?“

白戈呆在门口的阴凉处,和书灵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方才他行走之时我尝了一口他的妖气,他本人虽不自知,但当他在山地行走之时会有意无意的散发妖气,所以我才能知晓他是半妖之子。“

白戈点了点头,没想到书灵竟然有如此能力,用起来应该十分方便。

“那么无论何人,你只需尝一口对方的气,便能知晓此人为何种族?”

“这倒是不好说,听说有些门派会烹食妖兽增强自身,这些人体内灵气混杂,只是单纯让我去尝一口便断定对方的种族还是有些困难。”
燥热的空气让白戈口干舌燥的,似乎张熊还需些时间准备,他决定去院子里的水井旁打些井水缓解一下。

进了院子看到李叔依旧坐在北屋门口,似乎是睡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既是如此,白戈也不好打水,怕那声音惊扰了对方休息。现在的李叔需要对休息多吃饭,只有这样才能将身体恢复。白戈无奈的摇摇头,只得作罢又回了门口休息。

张熊乃是半妖,而且还是熊妖。这点在他那异于常人的体格上有着十分明显的体现,但是明明是半熊妖却披了张熊皮,让人感觉有些讽刺。想来寺庙里的那些金刚应该都是人,而非混血,所以体格虽然高大威猛却依旧没有张熊这般出格。

“你说这张熊是璞玉,那么如何才能让这璞玉变为宝玉?”

“璞玉,璞玉,自然被匠人雕刻成何种形状都有可能。但是从现在的角度来看,张熊需从最基本的引气入体开始,再好的璞玉若是匠人的技法粗糙,最后也只能是一块石头,不会变成精美的器具。”

白戈点了点头,这点他倒是认同的,如若当时没有和师傅走而是固执己见的去修仙。也许到今天为止自己也只是个没什么特别的修士,但是现在,他是个非常会做菜的画家,或者说是非常会画画的厨子。

怎么感觉更惨了一些?“

白戈摇了摇头,自己在师门这几年所听,所见,所闻已经超过了大多数修仙者了。只是自己的特长与他人不同罢了,虽然这种不同在现在这种时候十分明显。

终于,白戈看到了远处激起的尘埃,张熊大步流星向着李木头家的院子前跑来。

不等张熊跑到近前,白戈就已经能够看清对方带的是什么样子的装备。

一柄巨弓,那弓比起张熊还高出了半个头。整体乌黑,看样子像是用钢铁锻造而成。弓弦也不似平常弓弦。白戈判断那应该不是普通的牛筋,那弓弦在太阳下闪着光,只可能是金属所制,这是一把筒体金属所制的长弓!

“山中多金玉。“
白戈嘀咕了一声,这记载看来确是没错,想必如果想要在那里看到这样的长弓,也只可能是金属矿藏的产地了。

不只是弓,在张熊的腰间还别着一把大刀,同样是通体乌黑,好似一块黑铁。

“我说,这样的弓,一箭下去那猎物还能完整么?“
”我想除了妖兽,这弓应当能射穿所有的东西了。“

书灵的话音未落,张熊已经到了白戈身前了。

“这弓箭不够了,我临时做了些,耽搁了。“
白戈看向了张熊身侧的箭筒,那里面的每支箭都有两三根手指那么粗,但是这些都是削尖了的木棒,并没有箭头。

“公子咱们现在就出发。“
张熊说完也不等白戈同意,直接一手拎起画箱,另一只手把白戈放在了肩膀之上。

这天气也是炎热,张熊跑了两趟身上已经开始出汗。这样那原本的气味直冲如鼻腔,向着头顶进发。

白戈有些后悔,刚才自己应该想办法防止现在的情况。自己却把这些时间用在了和书灵聊天,这结果也只能说是自找的。

似乎是因为汗水的挥发,张熊身上的熊皮开始散发出更加奇特的味道。那种味道不好描述,更类似于野兽身上的气味,但是如果妖白戈来描述。

臭味,直冲头顶的臭味。

但是白戈忍住了,他忍住了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昏厥过去。他觉得自己要是昏过去就彻底的完了,按这张熊的性格没准会把自己再扛回里木头的家中。要自己再受一遍这种罪,白戈是绝对不干的。

不过这次倒是没有之前山路的颠簸,整体十分的顺畅,张熊似乎跑的比之前还要快上许多。白戈接着张熊跑起来时周围的风来进行呼吸,具体方法其实就是再空气新鲜时猛吸一口,然后憋气知道自己憋不住为止。

“书灵,有什么临时闭气法么?能够速成的那种。“
”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
书灵要比白戈轻松许多,他就那样直接躺在了张熊的肩上,享受这趟风驰电掣的旅行。白戈下定了决心,自己一定要研究一下如何才能让书灵闻到气味。

正这样想着,书灵突然站了起来。

白戈心中一惊,这书灵还会读我心神?
很可惜状况并不是白戈想的那样简单,张熊在书灵起身的瞬间也做出了动作。他左手提箱,右手从腰间拔出了大刀。那乌黑的大刀挡在了张熊的身前,就好似一面盾牌。紧接着就是一阵叮叮当当的撞击声,像是石块击打在刀身之上。

“猿猴。“
书灵呢喃着。

“是那拦路的猿猴?“
白戈问着,很可惜张熊没有给他回答。

张熊用大刀护住自己的头部,双脚蹬地,快速的后撤到了一处巨石边。

“公子,你且在这里呆着,等我将这几只闹事的猴子变成下酒菜。“

张熊尽量温柔的把白戈扔到了地上,白戈在地上翻滚了一圈,赶忙躲在了巨石之后。现在不是怪罪他人下手轻重的时候,保命才是要紧的事宜。

“这可真是不太平。“
白戈无奈的摇头,从巨石后探出了脑袋,他有个想法,若是这张熊有些功夫可以雇来作为保镖,不过一切都要等时间结束之后再说。


shuaiphoto

那片海的浪不会停


零碎的岛屿

终究会找到

属于你的那片海


那片海的浪不会停


零碎的岛屿

终究会找到

属于你的那片海

 



远 瑰

布达佩斯之恋

01. 红酒与小电影


夏天的时候,在德国与瑞士边境,白天在博登湖乘船游荡,夜晚和朋友一起窝在地毯上喝酒看老电影,就是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刻看完了布达佩斯之恋。


故事发生在二战时期的一家匈牙利餐厅,餐厅的女主人拥有令人倾慕的容颜,她的眼中倾倒一整个多瑙河的蓝。


在这家号称永不歇业的餐厅里,善良的犹太老板,忧郁的钢琴师,他们都爱她。这一段畸形而无解的三角恋渗透在布达佩斯的每一座桥梁的缝隙中,光与影都是见证。而悲剧发生在德国侵占布达佩斯之后,一位觊觎她美貌多年的德国人,借着战争,强奸并谋杀了她的两段爱情。...


 

01. 红酒与小电影

 

夏天的时候,在德国与瑞士边境,白天在博登湖乘船游荡,夜晚和朋友一起窝在地毯上喝酒看老电影,就是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刻看完了布达佩斯之恋。

 

故事发生在二战时期的一家匈牙利餐厅,餐厅的女主人拥有令人倾慕的容颜,她的眼中倾倒一整个多瑙河的蓝。

 

在这家号称永不歇业的餐厅里,善良的犹太老板,忧郁的钢琴师,他们都爱她。这一段畸形而无解的三角恋渗透在布达佩斯的每一座桥梁的缝隙中,光与影都是见证。而悲剧发生在德国侵占布达佩斯之后,一位觊觎她美貌多年的德国人,借着战争,强奸并谋杀了她的两段爱情。

 

电影又名忧郁的星期天,里面那首同名匈牙利钢琴曲,曾经令无数人为之自戕。而镜头的暗淡景致里,这样沉郁悠长的曲调无辜流淌在多瑙河上,如光阴留痕,旧爱重现。

 

一场盛大而寂静的复仇之后,电影接近尾声,我手中红酒亦见底,在昏沉睡去之前,依稀于梦中抵达布达佩斯重叠的夜桥。终于在半年后的某一个冬日,定下了一张廉价机票,带少量行李,途径柏林转至匈牙利,去往布达佩斯。



 

02.渡河夜车与链子桥

 

到达布达佩斯的午后,先去民宿办理Check in.

 

公寓右手边,一栋古旧的手动电梯,小小一户,只够容下两人。需要自己合上木质手拉门,摁下楼层数,在叮叮当当的金属拉扯和碰撞的声音停歇下来以后,再伸手推开木质门,然后用黄铜钥匙拧开对面的门。

 

民宿舒适温馨,干净整洁,暖气熏染的床品上依稀能闻到洗衣液的薰衣草香,托盘里装着给房客留下的巧克力,阳台下流淌车水马龙的布达佩斯,眺望远处,可以看到一座通体银白的摩天轮,镶嵌在混沌不明的一片车水马龙之中。

 

简单休整后就往多瑙河边走,沿途路过商业街,彼时圣诞氛围未消,街上仍然挂满晶莹的星星链条,圣诞市场里飘来熟悉的热红酒的味道,是浓浓的肉桂混着苹果香,这味道令人沉醉,但我无意为之停留。

 

临近河边,看到垂柳,轻烟般流坠一丝绿意,远处便是多瑙河岸。

 

船只,远帆,雾霭中凝固的码头上停靠着白色的飞鸟。

 

多瑙河,蜿蜒流转,贯穿数座精致桥宇,浩荡烟波蔓延至天际,形成如同印象派油画一般质地浓醇的暧昧画布,描绘对岸的恢弘楼宇,不知为何,令我想到布达拉宫。

 

大抵世间壮美之物总有共通之处,无论东西。

 



03.渔人堡上她的蕾丝衣角

 

午后四点,沿着斜斜的街道上山,去往渔人堡。沿途经过居民区,看到低矮的房屋被涂上深浅不一的黄,枯叶一般,层层叠叠地堆砌在上坡路上。

 

爬过半山,夕阳初现,一整个布达佩斯的城,浸润在红茶色的光线里,多瑙河的对岸,国会大厦静默而肃然,却梦幻得不似真实所有。

 

渔人堡的广场上驯鹰人面前的小提琴盒已洒满玲琅钱币,经过他与他的鹰,听到猛禽的嘶鸣,骤然想起历史书上不起眼的一页,成吉思汗的后代,铁骑踏足东欧,屠城三十座,其中便有这座宁静无辜的城。

 

我的视线投过那鹰的羽翼,看向它在夕阳下抖落的灰尘,不知这些现世的吉光片羽,是否会带着历史的叹息,落入多瑙河无言的水中。

 

步行数十步,有一家茜茜公主常去的咖啡店,店面不大,柜台陈列小巧精致的甜点,落座后,点一小客奶油蛋糕,配大吉岭红茶,然后窝进沙发,看窗外人来人往,邻桌的女生在写明信片,一笔一画,脸上是虔诚而郑重的神情。

 

待出门,夜色深如墨坠,群星隐匿,下山路上,有老人在拉小提琴,音色拙朴,弓音颤抖,铺垫梦旅人的归途。

 



04. 纽约咖啡馆的弦乐四重奏

 

清晨有雨,从地铁站走出来,未打伞,走得从容不迫,像是要去赴一个不必与谁见面的约。

 

纽约咖啡馆人满为患却又秩序井然,这矛盾的环境被随处可见的天鹅绒布料包裹,被身着燕尾西服的服务员托盘中的咖啡香气消解。

 

待到落座,点一杯昂贵的卡布奇诺,等待的时候凝神拍摄桌面上装饰用的蓝风铃,咖啡上桌,小酌一口,并未尝出与价位相符的特别。

 

大概产品的溢价应诉诸于华丽空洞的装潢和一些无谓的炒作,我有些失望地放下咖啡杯,转而却听到乐声,大堂尽头,是小提琴与大提琴的二重奏,钢琴声徐徐引入,角落里戴着口罩的管弦乐队,郑重而专注地演奏着舒曼的梦幻曲,疫情之下,音乐是流淌的箴言。


那一刻,咖啡不好喝,似乎也能够原谅了。



 

05.多瑙河咏叹调

 

走过布达佩斯很多座桥,最喜欢自由桥。

 

通体锈绿的桥,在光影和雨雾里像是一座巨型青铜器,横跨多瑙河,连接布达与佩斯,黄色的有轨电车缓缓驶过对岸,群山静默,灯火阑珊,车身亮起细碎的星星灯,突然就变作宫崎骏动画里的巴士,隐入神秘之地。

 

那一刻突然很想念重庆的洪崖洞,大学的时候,和爱的人在那里流连忘返,后来天南海北,长久地失散于人海,这么多年,日日通讯,仍相爱,近乎刻入骨髓。

 

我走了这么远的路,无论到哪里,总会思念他。

 

夜航多瑙河,白色的邮轮,二层露天,河面上冬夜的风刮脸,把长发卷到天上,视线被发丝遮挡。

 

想他的时候,总会看看月亮,皓月当空,千银一朔,天涯共此时,此时他也许会在睡梦中见我,不知在他梦里我是何模样,这么多年过去,承蒙他爱护,满世界横冲直撞一场,我虽不算毫发无伤,却也长成更坚韧勇敢的模样,不再是那个稚嫩倔强的小姑娘。

 

船尾余波荡漾,月色的倒影随波逐流,碎裂成布达佩斯的灵与魄,闪耀着消逝了。

 

电影的最后,那位借助战争赢得风光体面的德国人,再度光临了布达佩斯那家永不歇业的餐厅,于高朋满座中,他满足地吹灭了自己的生日蜡烛,尔后,死在了那首著名的钢琴曲之下。

 

后厨传来悠扬的哼唱,洗碗池前满头白发的老妇人正在清洗刀叉,时隔多年,她终于平静地,完成了只属于她的复仇。

 

她的眼里,装着一整个多瑙河的蓝。





壹|多瑙河与链子桥

 

贰|今世的恋人

 

叁|黄色的有轨电车

 

肆|街道

 

伍|纽约咖啡馆

 

陆|布达佩斯











 

山水灵岩
满州里 内蒙

满州里 内蒙

满州里 内蒙

山水灵岩
满州里 内蒙

满州里 内蒙

满州里 内蒙

Enuolin的角落
锦城巫阳

广元遗迹探访锦囊(一)筹笔驿碑具体位置

继续搬运草稿箱存货。

要命的是,本来很开心地发现哇我居然写了这么多东西,结果点开一看就是个开头,甚至只有标题(哭哭……先把写得还算完整的部分草草发一下。


这是一个一个很短小但或许对出行有用的系列。


写这篇是因为筹笔驿碑的位置和某两种最常用导航地图有偏差,遗址定位在山上,而碑就在还没到地图定位的嘉陵江边,016县道旁的一个高压电下边。

自驾导航可以直接把目的地定在地图上的遗址处,过去只有这一条路,留心路过一个叫军师庙村的地方,过军师庙村往前没多远的一个过弯左手边就能看到“筹笔驿 三国遗址”碑和一个市级文保碑了。不太醒目容易错过,没隔几十米的县道边还有一个非常醒目的“嘉陵...

继续搬运草稿箱存货。

要命的是,本来很开心地发现哇我居然写了这么多东西,结果点开一看就是个开头,甚至只有标题(哭哭……先把写得还算完整的部分草草发一下。


这是一个一个很短小但或许对出行有用的系列。


写这篇是因为筹笔驿碑的位置和某两种最常用导航地图有偏差,遗址定位在山上,而碑就在还没到地图定位的嘉陵江边,016县道旁的一个高压电下边。

自驾导航可以直接把目的地定在地图上的遗址处,过去只有这一条路,留心路过一个叫军师庙村的地方,过军师庙村往前没多远的一个过弯左手边就能看到“筹笔驿 三国遗址”碑和一个市级文保碑了。不太醒目容易错过,没隔几十米的县道边还有一个非常醒目的“嘉陵江战斗烈士纪念碑”,比筹笔驿碑先经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当时的车就停在纪念碑边上然后走过去的。

因为都在朝天,所以行程上可以去完明月峡之后就穿过朝天城区过去。一路上沿着嘉陵江过清风峡,风景非常美。愿意走小路的话,这条路和嘉陵江以及对岸的宝成铁路并行可以直通阳平关。

建议避开雨季出行,县道016雨季落石塌方比较多,严重时会拦路让返回。我夏天去的,一路都是落石和清理路面的工作人员。


当时忘记定位了,不过根据文字描述和下图能找到哒

比例尺大约1:500米 比较大了

标注的地名都有故事/附会/传说,据说曾经还是有庙的

爬上山坡坡拍的渣图,对面是铁路

下图为从明月峡出来刚进入朝天城区的时代广场。还有一种“筹笔驿即朝天驿的争议”,指的就是这附近的小中坝一带,也是过明月峡之后穿朝天城区的必经之路。

文中另一篇引文说昭欢县(今朝天)是丞相为了告慰昭烈帝而设置命名,不过昭欢县却是建安二十二年设置的呜呜白感动了

朝天城区的军师街


除开筹笔驿,更有意义的还在于丞相为缩短北进汉中的距离而开辟了从明月峡过来的这一段金牛道嘉陵江道段,便不用再绕白水关道进军了。因此从明月峡过来这一路都是他们的足迹呀~


最后,沿途的宝成铁路可以让本傻子不吃饭看一天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