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游记

62.6万浏览    15万参与
傲骨雄心

陕西之旅——延安王家坪革命旧址(上)

    随后我们乘车前往另一红色旅游景区—王家坪,这里主要参观中共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司令部旧址以及紧邻的延安革命纪念馆。其中延安革命纪念馆门前的大广场,几乎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单位和党员群众在这里举行各种党建活动。


陕西之旅——延安王家坪革命旧址(上)

    随后我们乘车前往另一红色旅游景区—王家坪,这里主要参观中共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司令部旧址以及紧邻的延安革命纪念馆。其中延安革命纪念馆门前的大广场,几乎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单位和党员群众在这里举行各种党建活动。


㣺

Ucluelet|Lighthouse Loop 尤克卢利特灯塔|视频


Ucluelet|Lighthouse Loop 尤克卢利特灯塔|视频


㣺

Ucluelet|Lighthouse Loop 尤克卢利特灯塔

这个城市的环境还是设施都比tofino要好,尤其是路面和酒店,所以如果要去tofino玩的人,其实可以选择临近的城市Ucluelet。坐在灯塔附近的长椅,看着远处海水拍打岩石,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1002 Peninsula Rd, Ucluelet, BC V0R 3A0


Ucluelet|Lighthouse Loop 尤克卢利特灯塔

这个城市的环境还是设施都比tofino要好,尤其是路面和酒店,所以如果要去tofino玩的人,其实可以选择临近的城市Ucluelet。坐在灯塔附近的长椅,看着远处海水拍打岩石,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1002 Peninsula Rd, Ucluelet, BC V0R 3A0


Sodalime Ene

梦里江南三大景(三):历山览胜

人家说的好,“你要是觉得自己还没老,那你就去蹦迪吧;你要是觉得自己好能行,那你就去爬山吧!”

我是没蹦过迪,我蹦一会儿就心跳加速不上气,让我慢慢来一点点登高,我能做到——但我也得让我自己心服口服。


2021.9.22

中秋节放假刚刚结束,结果碰巧遇着周三。周三——关于我们这个学期的含义,那就是又一天假期。恰巧昨日刚下了雨,润洗过的山石和树林遇着晴空朗日,当是一幅绝景。况且,三大景里只剩一个千佛山我没去逛过。吃过午饭,就和刘子一道出了校门,往千佛山进发了。

出门之前,我就怕下午的太阳毒,到了山顶日照只能更强——伞这一方面算是准备好了。

从济南站北广场那里下来,我是个爱水的人,稍微走...

人家说的好,“你要是觉得自己还没老,那你就去蹦迪吧;你要是觉得自己好能行,那你就去爬山吧!”

我是没蹦过迪,我蹦一会儿就心跳加速不上气,让我慢慢来一点点登高,我能做到——但我也得让我自己心服口服。


2021.9.22

中秋节放假刚刚结束,结果碰巧遇着周三。周三——关于我们这个学期的含义,那就是又一天假期。恰巧昨日刚下了雨,润洗过的山石和树林遇着晴空朗日,当是一幅绝景。况且,三大景里只剩一个千佛山我没去逛过。吃过午饭,就和刘子一道出了校门,往千佛山进发了。

出门之前,我就怕下午的太阳毒,到了山顶日照只能更强——伞这一方面算是准备好了。

从济南站北广场那里下来,我是个爱水的人,稍微走了一点远路,往工商河边上的区政府车站那里去了。然后我就坐了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公交车——我们在区政府门口坐了辆K85路,预备着上泉城公园东门去。结果这个K85路,实在是辆神奇的公交车,他大路不走就喜欢往小巷里面钻,什么制锦市小区那种单行道,车开进去路就堵死了,也只给他立一个公交站牌,属实给我看懵了…我心想,这样的破路也能开车???而且我不知道车辆是不是为了适应穿越复杂巷道的要求,而导致车辆全程没有提速,反正这辆车坐下来,就给我一种老牛拉破车的感觉。我喜欢欣赏窗外风景,尚且不觉得无聊,但之于刘子就很痛苦了…

从泉城公园东门,沿着经十一路一直往东走一小段就到了千佛山脚下。花了15¥买了门票进去,结果距离上山主干路还有好远,我们就在各种奇妙的砖石搭建的地板和密林中间,转了一圈又一圈,差不多能有十五分钟,绕过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石台和庙宇,才差不多到了上山主干道。

青郁郁的上山路呀,尽是来往的人,和随着我们来往而来往的佛像们。我本是想给那些佛像来点照片的,刘子总觉得那佛像总和那宗教搭边,没有这方面的信仰,不好去拍这些…

唔,我倒是不反对他的说法。我也怕他不信教就ptsd,也只能劝劝他:“没事的,本质上,它们就是雕像罢了。”

“那这里真有一千多个佛吗?”他对着半山腰那些石柱书去,微微一点,就有三四十座佛像或者饱经风霜的佛头——那就大概是有了。

“千是个虚指啦!”我笑着看看他,他也笑着看看我,知道我一定会回答他这方面的问题。

千佛山的标志之一就是那主干道上的卧佛了…我也不想了解他是谁,我只把这里当作是圣山一般的存在就好——我有我自己所相信的东西呀,我也是个神神叨叨的人啊,我不信教,却也怀着某种莫名的虔诚呢…但让我去拜佛,那我是不干的——我顶多在文庙拜拜孔子。

我没想到,过了半山腰的小平台,爬山之旅才刚刚开始。十来米宽的上山路,瞬间就生了石头扶手,宽度骤减至两米左右。石头扶手光滑得很,毫无疑问,那是无数登山者历战而摩挲的印记。

我看了一眼地图,离着山顶真的已经不远了,我也相信没有一会我就能上去——然而我还是太天真,那在头顶无限延伸着的路,不免让我怀疑人生。那砖石铺就的钢铁长城就在头顶,压迫着我的肺、气管、我的每一根神经…

“快跟上,我赌5块钱,你坐下了就站不起来了。”

我扶着扶手,往向头顶刘子的位置,他正缓慢买着健步,攒足了力量一点点登上去。他说的对——千佛山的山路上,十米左右就有一张小桌子和几张小石凳,倘若我真坐下了,我一定是爬不起来的。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克服自己的心,我总是害怕自己爬得太快,我的心脏会受不了。不过这一次,我真的不一样——我换了好几口气,终于上了山顶前的最后一块小平台。


啊,是历山院!那些红色的庙宇和楼殿,竟在这些青翠的掩映之中如此和谐。进了院门,济南城的景色,就已然在你的眼前了。

我在那驻足了好一会儿…啊,也许这就是许多人描写的历山秋眺吧…可我全然感受不到呀!?是我太累了吗?还是说我来错了地方?那种“当你爬上山去,然后掉回头来,陡然望见盆一样的大明湖,躺在万家烟火的济南城里,如带的黄河,绕在苍茫无际的时,你的心便会激动起来,激动得无以复加…”的赞叹,我怎看不见呢?

我仔细看了看,是啊,什么趵突泉、大明湖…那些真的都已然在我脚下了!黄河…?我问了这里的工作人员,也问不出个所以然,他们只说看不见…也许过去能看得见?这怕是只有问黄河了吧…

来千佛山,不得不体验一把下山的滑道,从山顶一路滑到山脚下。然后最不巧的事情出现了——刘子去了会儿厕所,等他出来,卖票的下班了…

绝望,我的腿又酸又疼,濒临抽筋。

“行吧,那咱就继续向上攀!…不好吗?咱们就来这一次就够了,我们就不留遗憾了吧!”

我不是很情愿,但还是跟着刘子一道向上爬去,通向山顶的那段坡路,相比之前更陡了,那台阶也只有一脚宽了。闷头冲了好一会,好家伙,那“历山飞瀑”竟在眼前了。


嗯…反正我是看不见飞瀑在哪里,那就交给文学想象吧。我就这么一边想象,一边又上了一段台阶。

哇——瞬间!就在瞬间,一直围绕着你的层峦叠翠,也突然就在你的脚下了。再也没有一方平整的山路了,目之所及,尽是崎岖的山体本貌和造物的奇迹。一切都刚刚好——太阳也正好准备向着地平线那里西坠,抬眼望去,太阳便正好卡在那林木之中。我站在那通山的石坡上,已然察觉到我的感知力,在飞速丢失…


“还等啥?最后一段路了!”

最后…最后一段路!那是真正的“山顶”,那是真正的山路,石头的罅隙之间盘生着枯树,那真的需要你伏下身子,手脚并用。我拽着陡峭山路上的单侧栏杆,抓着我所有的勇气与决心,迈上了山顶前的最后一步…

不,我没话可说了。我能做的只有一个接着一个的深呼吸,一次接着一次的远眺——我已然描绘不出的景色,跨越了生死两茫茫。


后来呢…后来我们从比较平缓的下山路出去了,毕竟我和刘子都到了极限,不敢再挑战原路返回了。

如果说,览趵突泉是自然的拨动我的感知,那爬千佛山就是我去挑战自然,我也能做一回征服者。爬山赏景的独特体验,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况且,那已然超越了我语言所能描述的范围。请永远相信你自己,艰难的旅程,让你有无限的可能。

古藤新枝
孩子眼中的世界

古体诗——海滩游记

                            《海 . 出游有感》 (其一)

                 ...

                            《海 . 出游有感》 (其一)

                                            小牛

                                   万里蓝镜白沙虾,

                                   深涛卷沫暗飞沙。

                                   白鸥翔世乐无惫,

                                   彩影悠悠水石堆。

                                   千里麾盖庇贤士,

                                   湖海晴空共一色。

                                   曾时海空难回首,

                                   何惧忧今生无穷。

                                                                  2020.10    9岁



孩子眼中的世界

古体诗——海滩游记

                          《海 . 出游有感》(其二)

                    ...

                          《海 . 出游有感》(其二)

                                         小  牛

                                 碧 海 净 无 瑕,

                                 惊 涛 预 破 岸。

                                 远 似 白 帆 影,

                                 近 知 海 鸥 临。

                                                              2020.10   9岁




傲骨雄心

古北水镇赏秋色(一)

      因疫情缘故,今年难以出去外地秋游,九月下旬,我们两老利用周末自驾前往北京怀柔的古北水镇,欣赏秋色正浓的水镇风光。下午抵达景区办好酒店入住手续,赶紧趁着尚有一些阳光进入水镇游览拍照。


古北水镇赏秋色(一)

      因疫情缘故,今年难以出去外地秋游,九月下旬,我们两老利用周末自驾前往北京怀柔的古北水镇,欣赏秋色正浓的水镇风光。下午抵达景区办好酒店入住手续,赶紧趁着尚有一些阳光进入水镇游览拍照。


㣺

Cox Bay Beach|Tofino|海滩

第二天的tofino虽然是阴天多云,但是也掩盖不了这海滩的美。想说在这海边坐一坐,却下起了小雨,只好继续前往邻近的城市尤克卢利特(Ucluelet)看灯塔。

Cox Bay Beach|Tofino|海滩

第二天的tofino虽然是阴天多云,但是也掩盖不了这海滩的美。想说在这海边坐一坐,却下起了小雨,只好继续前往邻近的城市尤克卢利特(Ucluelet)看灯塔。

瀑布
Sodalime Ene

梦里江南三大景(二)趵突腾空

我只去过一回趵突泉。


2021.1.8

昨天7号,刚考完英语,很多人就已经上了回家的火车,归心如此,唯有我不——我要留下来,去我想去的地方。

我不知道我当时在激动什么,我7号就收拾好所有行李,准备8号一早就拖着箱子入住市区的酒店。结果倒好,我订了一个六点钟的闹钟,心里却总念着闹钟什么时候响,彻夜都没睡好——我实在说不上那是种什么感觉。

冷,冷,冷!真的冷!冬天跑早操都起不来的你大概能明白我当时的感觉——将近五六十斤的行李从3楼往下拖呀!所幸有的是早起赶车的人,成片叮隆咣啷的声响真的会让人以为是拆迁队上工了。

一点一点,黑着天从宿舍右边的坡路把箱子推到门口,出了校门才算刚刚开始——...

我只去过一回趵突泉。


2021.1.8

昨天7号,刚考完英语,很多人就已经上了回家的火车,归心如此,唯有我不——我要留下来,去我想去的地方。

我不知道我当时在激动什么,我7号就收拾好所有行李,准备8号一早就拖着箱子入住市区的酒店。结果倒好,我订了一个六点钟的闹钟,心里却总念着闹钟什么时候响,彻夜都没睡好——我实在说不上那是种什么感觉。

冷,冷,冷!真的冷!冬天跑早操都起不来的你大概能明白我当时的感觉——将近五六十斤的行李从3楼往下拖呀!所幸有的是早起赶车的人,成片叮隆咣啷的声响真的会让人以为是拆迁队上工了。

一点一点,黑着天从宿舍右边的坡路把箱子推到门口,出了校门才算刚刚开始——我不可能拖着行李走两公里去坐地铁吧!差不多在寒风里等了将近十五分钟,一辆小小的k24亮着红灯从黎明前的最后一点黑暗中钻出来。

我“嘿!”地把箱子往上一搬,司机“哈!”地伸出测温枪,我慌忙地伸手测温,又忙不迭地掏出手机,扶稳箱子,乱作一团之后才终于付好了钱,车也到站了——k24是辆小的不能再小的巴士,小到出口和入口都是同一个!就凭我这身材都足够塞半个门,更别提我还拽着一个五十斤的箱子呢!

我在众人的催促和骂骂咧咧中艰难地下了车,上课地铁——那时候还没有2号线呢!我买了最早的进城火车,从西站坐到了总站,又拽着箱子上了B18路去了山师,待到我真的躺倒在酒店软乎乎的床上,那已经是将近十点了…

真想好好睡一觉,可是一天还没开始就要睡到结束,于我可是不干的。虽然这么一大套下来,我已经疲劳得不得了,但我还是坚持着,向着那个人人称道的趵突泉去了…


20¥门票于我来说不痛不痒,一进公园就是满院子的柳树——那柳树枝条奇特极了,褐的柳枝上却缀着淡黄绿色的嫩芽——哦,我都冻得不得了,但柳树已然准备生长了,生命的不可思议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吧…

没逛几步,我便发觉那流水之上便飘着白雾,回想起那恒温18°C的泉水,如今摸上去定是暖和极了。


我绕着里面大大小小的景物转了一圈,什么“百泉广场”,与李清照相关的漱玉泉…我没有钱请专门的导游解说,但来趵突泉公园玩的人络绎不绝,比比皆是,蹭了一会儿免费的导游讲解,也差不多移步换景到了趵突泉边上

石砌的围栏中间,上面是泉城的朗日晴空,下面是清透激荡着的碧流,而那泉水仍不肯停歇,喷涌翻滚,激荡起生命的旋律——它引着你向它蒸润的风暴里去,仿佛那其中有宁静隐藏!

从趵突泉北门出去的路上,我还是对这18°C恒温的泉水很感兴趣。我来到一条小路上,刚一踏足就被这里的景象震惊——矮矮的石砖浅浅的宽缝里流淌着泉水,整条街都覆盖着绕水的地砖,放眼望去,待你的视线迷离时,脚下正流淌的当是砖块了。

在那小路旁还恰好有一汪水——这得让我跪下来,把袖子挽的高些,探进那其中,温热的感觉便瞬间从我手的尖端扩散开来——怕什么呢?自然也知道冬天冷,早就给我们留好了炉火。


攀过北门口那段岩水交错的区域,便出了公园门了。今日所见,似有所获,这些景象未曾在我的过往里出现——你不遇见点什么,你就会低估自己的想象力。更为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善于探索和接纳的心。人类是自然的造物,就应当在自然中奔跑呼吸,并且始终相信自己还有无限探索的可能。

在泉边祈祷,愿我今生都不会因为生命的寒冰而冻结——我终于明白,我抖落了一身霜寒,我的心越来越暖…

古藤新枝
老猪59
寇施

祁连山中学

文/窛施


山,过了一重山,又是一重山。没有葳蕤森然,也没有蔚然成林,都是清一色的黄土。可在青空与低矮的翠草间,也不索然无味,倒也不乏看点。


今天是来听莫言先生讲座的,是我第一次来这里----张义镇。


车不知行了多久,我有些疲乏,可依然会被这西北特有的盛景所吸引。车窗外的世界正是应上叶梦得那句“付与孤光千里,不遣微云点缀,为我洗长空”,豁达而大气。车进了镇子,就有了人烟。女人们将亮色头巾围在头上,各忙着手底下的活,或烧水、或生火。偶尔碰到些孩童,总会盯着我们的车----目不转睛。这时我总会笑着回应,不管他们是否看见车厢里的我。


车到十一中门口停下,我们都迫不及待地下来。一...

文/窛施


山,过了一重山,又是一重山。没有葳蕤森然,也没有蔚然成林,都是清一色的黄土。可在青空与低矮的翠草间,也不索然无味,倒也不乏看点。


今天是来听莫言先生讲座的,是我第一次来这里----张义镇。


车不知行了多久,我有些疲乏,可依然会被这西北特有的盛景所吸引。车窗外的世界正是应上叶梦得那句“付与孤光千里,不遣微云点缀,为我洗长空”,豁达而大气。车进了镇子,就有了人烟。女人们将亮色头巾围在头上,各忙着手底下的活,或烧水、或生火。偶尔碰到些孩童,总会盯着我们的车----目不转睛。这时我总会笑着回应,不管他们是否看见车厢里的我。


车到十一中门口停下,我们都迫不及待地下来。一瞬间空气的清甜将我包裹,地上有些昨日雨后的小水洼,不同于简单的“空山新雨后”,这里有黄土的味道----是家乡。


引路的老师带我们走进校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颗参天国槐,它抖了抖初秋的阳光,光便顺着它层层叠叠的枝叶滑下来,落在我脚边干净的水泥地上。


上午十点的好风光让整个若大的校园多了些梦幻的色彩,使那白砌的少年宫在碧里青空里更加耸然;使那雀跃的光斑漏出绿色的茂密更加灵动欢愉;使那早行的大雁在浅浅的云海里落下剪影;使那书声朗朗给这还顾的大山增添希望。


这里,是国家重点扶贫地带,不同于想像中的破败贫苦,这里是希望的小镇。


许是这简单的清新太容易让人沉溺其中,所以那土黄的山总在教学楼的空隙里冒出头。可这并不显突兀,反倒给这娇柔秋色立了脊梁,成了特有的奇异壮丽----它是这片净土最忠诚的守门人。


学校是绿油油的,再往上是土黄的山,山的上面是一望无垠的祁连积雪,在长空中闪烁。好一所“祁连山中学”!


午饭是在学校食堂吃的,我们几个城里的学生和领导们一起去了二楼,吃的是最朴实而具有特色的臊子面。十一中的老师很热情,笑着招呼我们,像是招待远道而来的贵客,我们也应着鞠躬回礼。餐后,今日的旅程到此结束,我们上了大巴车返程。


这里是山区----绮丽的山区,雄伟的山区。我是多么爱这片纯净的圣土啊,它能给我无限的想象。可孩子们羞赧澄澈的目光与洗得有些掉色的校服深深刺痛着我----我必须走出大山,走出这里,然后带着他们奔向好生活。这是我的使命,是和“祁连山中学”惊鸿一瞥的约定。因为她是张义,是凉州,是家乡----她只能是最好。


山,过了一重山,又是一重山。我迷迷糊糊地阖上眼,再睁眼时就回到了高楼鳞次栉比的城市。

 


古藤新枝
呆头鹅本鹅

游孝陵有感

      余前日往钟山,次日读张岱所著《陶庵梦忆》,开篇即为《钟山》,感慨万千,特此抒怀。
     至金陵已二月有余,因学来此。忆儿时至,只得窥见钟山一隅,观今国父之陵样貌。因时幼,未知此地亦有高祖。及至九月,方才知晓。 余前至钟山,因其在校对,特为游,无他感,唯喜于草木鸟兽,碧林森森。而今至钟山,乃近有怀于明史故,特览孝陵,未至他处。
      时值深秋,至梅花湖。远见水杉林,木皆高壮,随风轻摇,皆为赤色。与朋惊...

      余前日往钟山,次日读张岱所著《陶庵梦忆》,开篇即为《钟山》,感慨万千,特此抒怀。
     至金陵已二月有余,因学来此。忆儿时至,只得窥见钟山一隅,观今国父之陵样貌。因时幼,未知此地亦有高祖。及至九月,方才知晓。 余前至钟山,因其在校对,特为游,无他感,唯喜于草木鸟兽,碧林森森。而今至钟山,乃近有怀于明史故,特览孝陵,未至他处。
      时值深秋,至梅花湖。远见水杉林,木皆高壮,随风轻摇,皆为赤色。与朋惊叹不已。只见湖中一屿,上一孤木,下有一野鸭戏水,怡然自得。忽有白鹭划过,俄顷隐于林。

     待余进孝陵,方闻孙权墓亦在此地。昨日读《梦忆》,载高祖言“孙权亦是好汉子,给他留门”,不由一笑,感高祖之豪迈,如心之所欲也。
      至神道,旁木皆碧,《梦忆》未述之。
      复前行,则见孝陵之宫,如书中载“所见者门三,飨殿一,寝殿一,后山苍莽而已。”至于岱所留暖阁,余不知为何处,但觉吾所至之处,于岱时不得与人入。复读《梦忆》所述“黄龙幔幔之”,“褥以黄锦孔雀翎,织正面龙”,“稍咳,內侍辄叱曰:‘莫惊驾。’”及所载祭祀之物。看今殿内之萧瑟,宫方修,孩童坐于神龟之上,客高声谈。不由感王朝光阴之变,无一人可敌,后世万年之况,无一人可料。“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不觉疑:“若高祖知此,当作何感?”但觉其不怒耳。
        《梦忆》中载民怨王应华伤地脉,泄龙气,使明亡。可余叹应华抗清,败后隐而未曾出,亦应有故国之思。而崇祯励精图治,明亡于此,只慨其生不逢时。实为憾也。若曰其心仍有所锢,吾识浅,亦非可论也。
      但见“孝陵玉石二百八十二年,今岁清明,乃岁不得一盂麦饭,思之猿咽。”感张岱亡国之悲耳。
      




      

㣺

SoBo|Tofino|海鲜餐厅


第二天起来先是天晴,没多久就开始阴天了。在酒店附近找到一间海鲜餐厅,从早经营下午5点。第一次尝试炸的生蚝,感觉中规中矩,但是生的生蚝,味道特别清甜可口,还有他们家的蛤蜊汤也很好喝!


311 Neill St, Tofino, BC V0R 2Z0

SoBo|Tofino|海鲜餐厅


第二天起来先是天晴,没多久就开始阴天了。在酒店附近找到一间海鲜餐厅,从早经营下午5点。第一次尝试炸的生蚝,感觉中规中矩,但是生的生蚝,味道特别清甜可口,还有他们家的蛤蜊汤也很好喝!


311 Neill St, Tofino, BC V0R 2Z0

瀑布
瀑布
瀑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