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4145浏览    4592参与
guoke-email
笭箵兜斗,随水漂流。一舟一楫,...

笭箵兜斗,随水漂流。一舟一楫,三尺天地。

渔网恢恢,朝空夕实。风雨无阻,三餐于此。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黑白

笭箵兜斗,随水漂流。一舟一楫,三尺天地。

渔网恢恢,朝空夕实。风雨无阻,三餐于此。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黑白

牛战士甲号机
  讲的是学校的小湖有天夜里有...

  讲的是学校的小湖有天夜里有一处异样的光,一个人在拿着探照灯找东西,很刺眼。

往常都是月洒在湖面上散射着阴柔的光,探照灯像是插曲将夜晚的平静打破,也将我内心泥泞混沌的自我暴露,愤愤不已。

  讲的是学校的小湖有天夜里有一处异样的光,一个人在拿着探照灯找东西,很刺眼。

往常都是月洒在湖面上散射着阴柔的光,探照灯像是插曲将夜晚的平静打破,也将我内心泥泞混沌的自我暴露,愤愤不已。

guoke-email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东江湖黎明绿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东江湖黎明绿

guoke-email
熬夜,是没有勇气结束这一天。赖...

熬夜,是没有勇气结束这一天。赖床,是没有勇气开始这一天。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东江湖黎明倒影


熬夜,是没有勇气结束这一天。赖床,是没有勇气开始这一天。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东江湖黎明倒影


guoke-email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东江湖黎明倒影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东江湖黎明倒影

楚淮槿(结业考版)

病春秋

前言一定要看!!!不喜勿入


前言


第一幕大臣劝谏:放弃楚州就等于放弃淮河防线,这是万万不能的。宋人言楚州乃为“南朝司命”,也是南宋抵挡金兵的命根子,楚州若失则苏杭危矣。


第二幕温湖会面:青衣人是江楠桴(温),白衣少年是江晚菰(湖)。北宋时期淮隐藏身份和淮商们行走经商时认识了同样隐藏身份的温。


第三幕领命出城:秦楮是武锋军出身,后隐藏身份在淮身边成为暗卫死士存在。


第四幕辞别:淮口中的兄长指淮系文明意识体——王昱,藏蓝衣衫的男子是燕赵地灵——王燕青。都是聪明人说话自然轻松,普通老者淮又怎么会拜托他照拂盐和宿,他从一开始就看穿了王燕青的真实身份,当然也有王燕青并没......

前言一定要看!!!不喜勿入



前言


第一幕大臣劝谏:放弃楚州就等于放弃淮河防线,这是万万不能的。宋人言楚州乃为“南朝司命”,也是南宋抵挡金兵的命根子,楚州若失则苏杭危矣。


第二幕温湖会面:青衣人是江楠桴(温),白衣少年是江晚菰(湖)。北宋时期淮隐藏身份和淮商们行走经商时认识了同样隐藏身份的温。


第三幕领命出城:秦楮是武锋军出身,后隐藏身份在淮身边成为暗卫死士存在。


第四幕辞别:淮口中的兄长指淮系文明意识体——王昱,藏蓝衣衫的男子是燕赵地灵——王燕青。都是聪明人说话自然轻松,普通老者淮又怎么会拜托他照拂盐和宿,他从一开始就看穿了王燕青的真实身份,当然也有王燕青并没刻意隐藏的原因。至于地灵,是和淮系文明等意识体诞生于同一时期的存在(约7000年前)。


第五幕最终决断:“朕绍膺骏命”是宋朝皇帝圣旨前的惯用语(“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是明太祖朱元璋时始用的)。最后自焚而亡也是他为自己选择的死亡方式,他一直是个温柔沉静的存在,像一潭死水似的哪怕投进一颗石子都不会泛起什么涟漪的样子,最后称得上惨烈的死亡方式就更像是对那些映象的对照,打破了大部分城灵对他固有的印象——表面恭静守礼,实则内里落拓不羁。他不想就这样等着死亡的降临,所以他为自己选择了死亡方式。至于玉佩,那是他曾经作为楚的国都时芈灵均送的,他一直戴着,不曾离身。在以“州”分称华夏大地之风流行时,他既不是楚文化起源之处,也不是最正宗的楚地,却独享于“楚”之名600年,这是他与楚的缘分。他代他看着世间,却最终没守住这最后的缘分留恋。




1、


“淮乱相仍,遣帅必毙,乃为凶地,现撤其州治,升下辖宝应县为宝应州。”


大殿之上,江麟安一袭明黄长袍,立在龙椅之上的皇帝身侧,面无表情的看着殿下站立的文武百官,缓缓开口宣读圣旨。


声音不大,但在空旷的大殿之中,仍是如惊雷炸响,清晰可闻。


殿内百官的脸色皆变,有人更是惊呼出声:“官家,这万万使不得啊!”


“官家!此事万不能做啊!若是如此,我大宋百年江山社稷危矣!”


“请官家三思!”


百官纷纷出言劝谏,甚至直接跪在殿中,恳请皇帝收回旨意。


只是,面对百官劝谏,皇帝却是置若罔闻,起身离去。


“散朝!”


“恭送官家,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臣躬身行礼,恭敬的目送那一抹明黄身影消失在视线尽头,望着那道渐渐远去的身影,都是神色凝重的叹息一声,各自打道回府。


江麟安一路走出大庆殿,来到垂拱殿之中,看着案几后的皇帝,眸中也浮现出几分复杂之色。


“官家此举太过冒险了!”


他心中想说的话实在太多,但最终也没有开口,而是沉声开口劝解道。


皇帝抬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淡漠出声:“朕意已决,不必再提了。”


“官家……”


“朕知道汝是想为昔日旧友求情,朕亦知汝此举无错,但这次决定,汝无权干涉。”


“汝之旧友,赤忱之心,是朕辜负。”


江麟安见状,便也知道无力再劝,深吸一口气,不再言语,转身欲退出垂拱殿,只是刚走两步,却又停住脚步,转身问道:“官家,当真要如此吗?”


“当真。”



2、


当日退朝,旨意随即发往楚州,宝应县。


而就在此时,杭州城内,一座小宅院之中。


“主子,官家下令撤了楚州治所,由宝应县辖原楚州郡县。”


书房之内,青衫男子坐于窗前,看着外面黑云压城般的黯然天色,听着手下的禀告,眉间闪过一抹冷意。


“那些大臣果然还是没能耐啊,不愧是士族出身,不堪一击。”


他嘲讽一笑,眸光落在案角的燃烧着跳动的烛火上,眼神阴恻。


“江麟安呢?他也没说什么吗?”


“回禀主子,今日旨意便是由江大人宣读的,恐是早已知晓此事。”


青衫男子点点头,唇边漾起几分笑意,却未达眼底,两指捻起案上的书信递与下属,继续道:“既如此,你先下去吧,记得将这封信带给苏已云。”


青衫男子说完,便是让下属离去,自己则坐回桌前,端起茶盏品了一口,轻笑道:“苏已云,你这些年也算得上是克复守礼,只可惜……终究抵不过小人谗言。”


“你我相识一场,我便报信与你,如何选择……在你。”


青衣人自语一句,旋即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将袖中字条放在烛灯之上,瞬间被点燃,化作飞灰。


而就在他准备起身,离开书房之际,突然听到院中屋瓦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他眼皮微挑,眸中露出几许诧异和玩味,起身走向门口,推开木制雕花房门。


院中空荡荡的一片,并无任何人影,但他的目光却始终盯着院中一棵粗壮枯树,冷声开口。


“藏头缩尾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枯枝上方,一名白衣青年拨开枝叶,目光平静的落在院中那青衫男子身上,唇角琴起一丝浅淡弧度,淡笑道:“你倒是比以前机警多了。”说罢,翻身跃下枝桠,落在院中青衣男子身前。


白衣青年长相清俊,一身白衫,腰间系着块古朴墨玉,一头墨发随意束起,身形高挺,一张精致的容颜上挂着淡淡笑意,让人看着很是舒服。


“是啊,比起以前的蠢笨无用,如今机敏些总不至于来日被人算计了去。”青衣男子随意瞥了白衣青年一眼,轻嗤出声。


两人都是极聪慧之人,一个从未掩饰,一个隐藏极好。


“你找我来,不单是纯叙旧的吧?”


“自然不是。”青年闻言,也不恼怒,只是笑吟吟道:“来听个墙角,顺道讨杯茶吃

罢了。”


“你……”青衣男子被噎的哑口无言,无语望天。


白衣青年也不管青衣男子如何,自顾自的在庭院之中闲逛起来,似乎一点也不怕被人察觉,直到将整个庭院逛了一圈才停下来,望着青年道:“这里不错,景色秀丽,是个修养心性的好去处。”


“能在寸土寸金的都城之中寻一块如此幽雅之地,你还真是大手笔,不愧是富贾之家。”


“我可受不起你的赞誉,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了,门在左手边,自己麻溜滚远点。”


青衫男子冷哼一声,抬手朝院外虚引。


“那好,咱们就此别过,勿送。”


说罢,白衣青年也不待青衣男子反应过来,纵身跃入夜幕之中,眨眼之间便消失不见。


“这家伙,还真是……来去无踪。”


青衣男子摇头一笑,自语出声,也懒得追究白衣青年为何会出现在这儿,径自返回书房。



3、


且不提当夜两人谈话之后远在扬州城的苏维絜得知此事后如何辗转难眠。


此时楚州,山阳城内,苏已云一身素白长衣,手中攥着一封密信,面上神色晦暗难测,心绪不宁,久久没有动作。


良久,他才缓缓开口,声音低哑:“来人……”


“先生。”


一名奴仆快步进入书房,恭敬的喊了一声,垂首立在苏已云面前,听候吩咐。


苏已云抬头瞧了眼这名奴仆,沉默片刻,忽然道:“你去召集这府中所有奴仆侍卫,今晚,出城。”


“是!”


那名奴仆颔首应诺,便急匆匆的退了下去。


苏已云看了一眼那名奴仆消失在视野中的身影,眸光变幻莫测,将手中密信在烛火下焚成灰烬,起身站在堂下的回廊处。


夜凉如水,月色皎洁如洗,洒下一层银辉,将整个楚州城笼罩其中,端的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似梦非梦。


不过须臾功夫,整个府邸便被灯火照亮,所有奴仆侍卫尽数被叫醒,迅速集结到堂下,等候苏已云差遣。


苏已云一身素白长袍,面容清隽,虽然清瘦了不少,但却愈加显得风姿绰约,风采绝伦。


他端坐在黄花梨透雕鸾凤椅上,俯瞰众人,眼神清明锐利,犹如鹰隼,令人不敢逼视。


一双凤眸扫视全场,沉声开口道:“今夜出城,不必问缘由,只需跟随秦楮即可。”


“遵命!”


一众人齐刷刷行了一礼,随后便纷纷转身离开,各自准备出城,无人多问。


苏已云站在台阶上,望着这一切,面色凝重,心绪百转千回,久久未曾回神。



4、


三日后,楚州。


一众使者奉旨抵达楚州,另一批则转道去往了宝应,宣读圣旨。


苏府,庭院深深,一片寂寥。


苏已云负手而立,背对着老者,一袭白衣随风摆动,身后是满院绿竹,映衬着月色,美的惊心动魄,令人叹惋。


“苏大人,您真的要放弃这次机会吗?”


一位老者缓声开口,声音苍劲浑厚,透着一股沧桑的威严,语气中却满是惋惜。


苏已云转过身,目光落在那人身上,轻声道:“我早已想通,这一日早晚会来。不论怎样,我都不会反的,让辛苦过活的百姓再去承受战乱之灾,我如何忍心。”


“苏大人真是个忠君爱民之人,可惜……唉……”老者摇摇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忠君爱民又如何,还不是要牺牲一部分子民?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做什么忠君爱国之士,只求自保即可,只求先生照拂我那一双幼弟。”


“苏大人是如何认出老朽身份?”老者眉梢微挑,略带疑惑的看着苏已云。


“因为,这是个秘密。”


苏已云微微勾唇,眼底划过一抹笑意,似乎想起某段温暖的时光。


老者,或者说是名藏蓝衣衫的男子,脸上浮现出一丝恍悟。


“既然如此,那汝就替苏大人办妥这件事情,但请苏大人放心。”


“有劳辛苦。”


苏已云拱手道谢,目送那名蓝衣青年离开后,眼底闪过一丝异色,喃喃道:“你说,当年兄长将我之安危系于你身时,是否已经预料到今日?”


说罢,苏已云轻轻吐了口气,脸上露出几分缅怀之色。


“可我终究不能离开,我的子民,他们都需要我,我不能辜负他们!”


他知道青年定然会替他照料苏容宣与苏纤鳐,哪怕只是全须全尾的将两人送至扬州城,他也已经满足了。


这一日夜,月华如水,星光璀璨。


他会死。


但那又如何?


只要幼弟能够平平安安,哪怕只剩下两人,哪怕没有他,又有何妨?


楚州,是他的责任。


苏已云微微垂眸,遮住眼底所有情绪,唇角噙起一抹温柔宠溺的浅笑,似有若无。



5、


翌日。


从临安出发的使节终于抵达苏府,此时,正值午时,但整个府邸却是空寂无声,唯有苏已云一人着素白长衫,静立府门之前,遥遥望着,迎接天子使节的到来。


也迎接最后的宣判。


府门前,接旨一应香案俱全。


奉旨的使节看着苏已云如此模样一时也是惊疑不定,心下更是忐忑。


“臣设此座,待圣命久矣。”


苏已云忽然开口,声音低沉清冷,宛如寒潭深泉。


随后直直跪下,扣首。


额头触在冰冷的青石砖上,登时红了一片,一阵痛意传来,可却比不得心里的万分之一。


“苏大人……”


使者心中大骇,连忙走向前欲扶苏已云,但苏已云却不欲理会,只是执拗的跪在原地,身姿却如青松般笔挺。


使节见此,也不再多言,只从身旁随行人员手中取过那道明黄圣旨,亲自展开,朗声宣读。


“朕绍膺骏命:……淮乱相仍,遣帅必毙,乃为凶地,现撤其州治,升下辖宝应县为宝应州,辖原属六县……”


宣读至此,苏已云脸上露出一丝释然,随后缓缓闭上眼睛,一滴泪悄无声息落下,滑过眼眶,最后融入青石砖的缝隙之中。


宣读完毕,那名使节将圣旨呈给苏已云:“苏大人,您收好吧。”


“谢主隆恩。”


苏已云再次叩拜,面色淡漠,仿佛对方所言的并不关他的事。


使者闻言微怔,旋即便不再言语,恭敬退去,转身走向车撵。


一阵哒哒的马蹄声远去,车驾扬长而去,留下一地寂寞的枯枝败叶。


一切都结束了。


从淮乱不止时,他便明白,他该被舍弃了。


这样也好,他活的够久了,也倦了。


苏已云攥着圣旨,缓缓起身,抬步朝府内走去,身影消瘦落寞的很,却挺拔。


他回了府内一间小小的抱厦,将圣旨收进柜中的暗格之中,然后便将房门掩上,独自坐在临窗的罗汉床边。


半晌,才从袖中摸出一枚玉佩,细细摩挲,眼中的神色晦涩难懂,最后归于平静,似乎只是在看别人的故事。


旋即起身,将灯油洒满整间抱厦,举着红烛点燃了四周的帷幔,随后松手,红烛掉落在地上和其他火焰连成一片,任由火舌卷上衣摆苏已云依旧毫无动作,静静站着直至火焰将他吞噬殆尽。


一瞬间,整间屋内都笼罩在一层血色的火光之中,房梁在大火灼烧下断裂,掩住最后一丝光亮。


芈灵均,我终究不能顺你的意,终究还是没撑住。我去找你了,这次,换我爱你。 







guoke-email
自由的精神,即是对其是否正确不...

自由的精神,即是对其是否正确不很有把握的精神;
自由的精神,即是尽力去理解别人的见解的精神;
自由的精神,即是将别人的利益与自己的利益不带偏见一并考虑的精神……

                 —— 勒尼德·汉德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黑白

自由的精神,即是对其是否正确不很有把握的精神;
自由的精神,即是尽力去理解别人的见解的精神;
自由的精神,即是将别人的利益与自己的利益不带偏见一并考虑的精神……

                 —— 勒尼德·汉德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黑白

guoke-email
尽力做一个好人吧,因为这世上已...

尽力做一个好人吧,因为这世上已经不缺坏人了……


(西藏 纳木错)


相关作品:西藏纳木错经幡

尽力做一个好人吧,因为这世上已经不缺坏人了……


(西藏 纳木错)


相关作品:西藏纳木错经幡

穆岩扉静
  《湖区的日出》(1915)...

  《湖区的日出》(1915)詹姆斯·汉密尔顿·海在一系列主题上运用了复杂的色调方法。这幅画明显受到了日本的影响,并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进入了英国现代艺术。

  《湖区的日出》(1915)詹姆斯·汉密尔顿·海在一系列主题上运用了复杂的色调方法。这幅画明显受到了日本的影响,并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进入了英国现代艺术。

guoke-email
云里烟村雨里滩,看之容易作之难...

云里烟村雨里滩,看之容易作之难……

                           —— (宋)李唐《题画》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

云里烟村雨里滩,看之容易作之难……

                           —— (宋)李唐《题画》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

guoke-email
如果有人不喜欢你,别介意,不是...

如果有人不喜欢你,别介意,不是每个人的品位都很高……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倒影

如果有人不喜欢你,别介意,不是每个人的品位都很高……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倒影

我是多哥呀

  D-12

湖与蓝的平行世界,那时还没有yq。

#治愈系风景 #风和自由#保持热爱奔赴山海 #茶卡盐湖天空之镜 #青海湖

  D-12

湖与蓝的平行世界,那时还没有yq。

#治愈系风景 #风和自由#保持热爱奔赴山海 #茶卡盐湖天空之镜 #青海湖

我是多哥呀

  D-11

向湖风许愿,于山海相见。

  D-11

向湖风许愿,于山海相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