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汤圆

52805浏览    1893参与
千桦crickjk

六一快乐(之前忘发了)

群聊•小朋友扎堆乐


少主:@全体成员 六一快乐!给你们的零食已经都放在家园里了。


冰糖葫芦:少主六一快乐!这是冰糖给你折的纸风车!还有用糖葫芦雕的风车糖葫芦!


青团:少主六一快乐!青团给你扎了小蝴蝶哦!


春卷:少主六一快乐!春卷去后山采了些花,已经放在少主房间了,还有一些小手工。


蜜汁叉烧:少主姐姐六一快乐!叉烧仔让猪兜唛把礼物驼过去了,少主姐姐收到了没有呀!


汤圆:少主六一快乐!汤圆不知道要送什么,少主一直送我最喜欢的羊绒围巾,我就跟春卷学织围巾了,有点丑…


元宵:汤圆哥哥,围巾很好看的,不丑!


元宵:少主六一快乐!我帮你...

群聊•小朋友扎堆乐


少主:@全体成员 六一快乐!给你们的零食已经都放在家园里了。


冰糖葫芦:少主六一快乐!这是冰糖给你折的纸风车!还有用糖葫芦雕的风车糖葫芦!


青团:少主六一快乐!青团给你扎了小蝴蝶哦!


春卷:少主六一快乐!春卷去后山采了些花,已经放在少主房间了,还有一些小手工。


蜜汁叉烧:少主姐姐六一快乐!叉烧仔让猪兜唛把礼物驼过去了,少主姐姐收到了没有呀!


汤圆:少主六一快乐!汤圆不知道要送什么,少主一直送我最喜欢的羊绒围巾,我就跟春卷学织围巾了,有点丑…

 

元宵:汤圆哥哥,围巾很好看的,不丑!


元宵:少主六一快乐!我帮你改造了一下那些蝴蝶结,以后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从头上拿下来直接扔到敌人身上,它就会爆炸,而且它还会进行识别,不会伤害你的。


月饼:少主六一快乐!月饼给你准备了月饼,啊,是月宫兔子们特别做的月饼哦,不是我这个月饼啦!


年糕:少主姐姐六一快乐呀!年糕给少主姐姐准备了好多好多礼物!少主姐姐你在哪里呀!


蟹黄汤包(语音):咳咳,六一快乐,礼物放你房间外边了,自己拿去…


诗礼银杏:六一快乐,为师给你准备了三书五经,明日我便抽查背诵。


少主:我在家园,你们快点来家园拿礼物吧!六一快乐呀孩子们!小杏还有蟹黄你们俩终于说话了!

琼

食物语乙女向

与猫有关(下)


汤圆/玉麟香腰


汤圆ver.

“少。。少主姐姐,为什么。。这几天都不来找我。。 ”

“ 猫。。猫猫? ”

“ 摸起来。。好软。。 ”

“ 唔。。姐姐不要因为猫猫就不理汤圆好不好。。”

“ 我的脸也。。也可以给姐姐揉的!”


玉麟香腰ver. 

“ 怎么了,少主?”

“ 捡到一只猫?”

“ 嗯,很可爱。”

“ 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变成猫时的模样,更可爱。”


与猫有关(下)


汤圆/玉麟香腰







汤圆ver.

“少。。少主姐姐,为什么。。这几天都不来找我。。 ”

“ 猫。。猫猫? ”

“ 摸起来。。好软。。 ”

“ 唔。。姐姐不要因为猫猫就不理汤圆好不好。。”

“ 我的脸也。。也可以给姐姐揉的!”




玉麟香腰ver. 

“ 怎么了,少主?”

“ 捡到一只猫?”

“ 嗯,很可爱。”

“ 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变成猫时的模样,更可爱。”


岛屿晨铃
啊啊与同学合作的画(左边的是我...

啊啊与同学合作的画(左边的是我画的.啊啊好菜)是青团和汤圆啊QAQ

啊啊与同学合作的画(左边的是我画的.啊啊好菜)是青团和汤圆啊QAQ

诗梦
儿童节画画空桑的小朋友们 放一...

儿童节画画空桑的小朋友们

放一下画完的部分线稿督促自己|・ω・`)

整幅图包括了目前空桑总共12个小朋友,勾线时被服装细节疯狂折磨(亲妈们真是太强了)

没有意外这个月可以画完

儿童节画画空桑的小朋友们

放一下画完的部分线稿督促自己|・ω・`)

整幅图包括了目前空桑总共12个小朋友,勾线时被服装细节疯狂折磨(亲妈们真是太强了)

没有意外这个月可以画完

红狐不妖
儿童节当然要一些可爱的食物 六...

儿童节当然要一些可爱的食物

六一快乐(◍˃̶ᗜ˂̶◍)✩ ~

儿童节当然要一些可爱的食物

六一快乐(◍˃̶ᗜ˂̶◍)✩ ~

htaukaa

撇撇
-兄弟
-我觉得每只食魂战损都必须像青团那样才对

撇撇
-兄弟
-我觉得每只食魂战损都必须像青团那样才对

少年晴
旧图,别喷,苏二宝是之前lD...

旧图,别喷,苏二宝是之前lD

提前声明,俺不会指绘,出了头像,全都是手绘

旧图,别喷,苏二宝是之前lD

提前声明,俺不会指绘,出了头像,全都是手绘

知南山

给你们看看我家汤圆刚刚睡醒的憨批样子

(´・ω・`)

给你们看看我家汤圆刚刚睡醒的憨批样子

(´・ω・`)

曹

无意间想到的玩意

来自汤圆的自述:各位好,我这种人经常会说自己胖了,但是我更想听到你们说“哎呦,你哪里胖了,你腿那么细!”而不是“你好像真胖了,是该减肥了。”那我可能心态直接炸了,所以我以后要是再在你们面前说自己胖了,你们就可劲了夸,谢谢配合,爱你们!!!


我写了个啥(一脸疑惑)


来自汤圆的自述:各位好,我这种人经常会说自己胖了,但是我更想听到你们说“哎呦,你哪里胖了,你腿那么细!”而不是“你好像真胖了,是该减肥了。”那我可能心态直接炸了,所以我以后要是再在你们面前说自己胖了,你们就可劲了夸,谢谢配合,爱你们!!!



我写了个啥(一脸疑惑)



HOG-Youth

。。。你说我这还差十几天就可以强娶成功了,您这就等不及自己过来了???回去!你快给我回池子里去!!!!【话说回来,汤圆真的好可爱!!!!】

。。。你说我这还差十几天就可以强娶成功了,您这就等不及自己过来了???回去!你快给我回池子里去!!!!【话说回来,汤圆真的好可爱!!!!】

穎也
想咬一口 一口就好(x

想咬一口 一口就好(x

想咬一口 一口就好(x

漓烟染墨

余湘X汤圆

  换了个笔名,以后的头像名字都不会换了哈

  非常抱歉没做到双更,不过明后两天 一天一车🌚

@娣井莲季 dbq只有这么短😶


“诶?小汤圆今天怎么没来吃早饭呢?”少主一边解决着鹄羹准备的几十碗米饭,模糊不清的问。

“唔,青团好像连早上都没有看见呢。”

“少,少主!”虾饺和春卷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跑了进来,“汤,汤圆他,他不仅变小了,还变成了女孩子!”

“噗——”少主一个没忍住,呛了口水,“女,女孩子?!”

“呜,呜呜呜,少主哥哥,我,我一醒来就这样了……”

“不过没关系呀,让虾饺哥哥来给你打扮吧~”

“等...

  换了个笔名,以后的头像名字都不会换了哈

  非常抱歉没做到双更,不过明后两天 一天一车🌚

@娣井莲季 dbq只有这么短😶



“诶?小汤圆今天怎么没来吃早饭呢?”少主一边解决着鹄羹准备的几十碗米饭,模糊不清的问。

“唔,青团好像连早上都没有看见呢。”

“少,少主!”虾饺和春卷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跑了进来,“汤,汤圆他,他不仅变小了,还变成了女孩子!”

“噗——”少主一个没忍住,呛了口水,“女,女孩子?!”

“呜,呜呜呜,少主哥哥,我,我一醒来就这样了……”

“不过没关系呀,让虾饺哥哥来给你打扮吧~”

“等等!虾饺!算了算了……”少主扶额,继续解决着他堆成山的米饭去了。

 

“啊啊啊,汤圆你好可爱呢!”虾饺把他珍藏多年的小裙子都拿了出来,还在汤圆过长的头发上绑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

汤圆本来生的就白,现在被虾饺套上了一件红白相间的Lolita,像个瓷娃娃一样。

“呜呜呜,我,我想要变回来。”汤圆抽抽鼻子,低着头说。

“那个,汤圆啊,我觉得这效果只有一天,一天之后就能变回男孩子啦,所以今天就穿着虾饺哥哥的裙子嘛。”

“好,好吧……不,不要捏我的脸!”

 

“诶呀,小汤圆在不在啊~”

“余湘哥哥!可,可以不要进来吗?”

鱼香肉丝站在汤圆他们几个小孩子的门口,特意等到其他人都出去才来探望汤圆,“小汤圆是出什么事了吗?可以和哥哥说啊~”(啧,这波浪线)

“……”汤圆索性不说话了,只是沉默着。

“那,小汤圆我进来啦。”

“等,等等!”汤圆连忙想找东西披在自己身上,遮住裙子。

“啊呀,这不是虾饺的裙子吗?”

“别,别看……”汤圆揪住裙角。

余湘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从鼻子里流了出来,用手擦了擦,亲了亲汤圆软软的小脸,把他抱起来放在腿上。(……余湘你诱拐儿童)

“很可爱啊。”余湘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话一点都不违心。

“真,真的吗?”

“当然啦!我空桑第一食魂的爱……朋……”余湘顿了顿,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汤圆,“总之就是很好看啊!”

“余,余湘哥哥喜欢就好,我,我怕哥哥会讨厌我……”

“啊啊啊怎么会呢,我最喜欢小汤圆了啊。”

“那,那就好。啊啊啊啊……”汤圆伴随着烟雾回到了男孩子的身体,“我,我变回来了。”

“哎呀,不愧是汤圆,男孩子女孩子都一样可爱呢。”

 

  “青团?你怎么不进去?”

  “唔,青团觉得晚一点再进会更好啊。”

 

  啧,好短,越写越短了


预告:周一松酥(醉酒梗)

            周二品扬(毛笔play)

彦虞

【食物语】退游前奏曲—良品篇

          因为所有的上色工具都落在学校了,所以目前上不了色,买一套又太,浪费了(小声)其实还是主要因为我学校有两套彩铅都很新。

          将就着看看叭,我对这个游戏真的是又爱又恨。准备是把出了的81个食魂都画完,这样也能不后悔的退游了叭。...


【食物语】退游前奏曲—良品篇

          因为所有的上色工具都落在学校了,所以目前上不了色,买一套又太,浪费了(小声)其实还是主要因为我学校有两套彩铅都很新。

          将就着看看叭,我对这个游戏真的是又爱又恨。准备是把出了的81个食魂都画完,这样也能不后悔的退游了叭。

          应该要画很久,毕竟食物语是真的原著逼死同人(bushi)画的时候也考虑了很多,画的也不是很好,大家看看就好,为的也是让我不对菜男人有遗憾叭,唉。

         看得上我这个养老少主的少主们可以加我好友,应该还有几个空位,ID:AQ1凛子愚。

       随缘更新叭,就算要退游也要认真画好菜男人啊。

          附加一张少主的私设凑九张(我才不是因为强迫症呢)

桉奕天天咕咕咕

当少主去叫食魂起床(八篇集合)

tag太多,漏了子推燕和孟婆汤,不好意思。

文笔不是很好,见谅。

祝食用愉快(๑•̀ㅂ•́)و✧


[佛跳墙]

早上。

“美人……起床了。”清亮的少年音带着些浅浅的羞涩,尾音却又染上丝丝笑意。伊焕仿着佛跳墙平时的样子,趴在他身上。


金色长发的人只穿了白色里衣,朦朦胧胧间地,睁开一双美丽的异色瞳,看到面前的少年。


“少……少主?”佛跳墙脸上浮起浅浅的红晕,又很快消散。


他坐起身子,背靠着床头。衣衫随着他的动作,露出了大片肌肤。他看着双手撑在他身旁,脸上带着坏笑的少年。


“少主今天起得可真早,福某还未起少主便先起了。还得麻烦少主叫福某起来。”佛跳墙笑得清...

tag太多,漏了子推燕和孟婆汤,不好意思。

文笔不是很好,见谅。

祝食用愉快(๑•̀ㅂ•́)و✧




[佛跳墙]

早上。

“美人……起床了。”清亮的少年音带着些浅浅的羞涩,尾音却又染上丝丝笑意。伊焕仿着佛跳墙平时的样子,趴在他身上。


金色长发的人只穿了白色里衣,朦朦胧胧间地,睁开一双美丽的异色瞳,看到面前的少年。


“少……少主?”佛跳墙脸上浮起浅浅的红晕,又很快消散。


他坐起身子,背靠着床头。衣衫随着他的动作,露出了大片肌肤。他看着双手撑在他身旁,脸上带着坏笑的少年。


“少主今天起得可真早,福某还未起少主便先起了。还得麻烦少主叫福某起来。”佛跳墙笑得清浅,手指轻抚着伊焕的脸颊。


“……!!!”为什么和我想得不一样!


伊焕的脸瞬间涨红了,手忙脚乱地从他身上要爬起来,手一滑,又摔了回去,倒在佛跳墙的胸膛上。


“唔……”佛跳墙发出一声闷哼,脸上却是一派愉悦之色。


“少主这是?”佛跳墙笑得如沐春风,不解地看着伊焕埋在他胸前的发顶。


为什么这张床的床单面料这么滑啊啊啊啊!伊焕在心底咆哮着。抬起头,露出尴尬的笑容。


“福公,你继续睡吧,哈哈……就当我没来过……”伊焕恨不得给自己来一巴掌,这么蠢的事要是传出去他还要不要脸了。


佛跳墙听了,脸色瞬间黯然了许多。“少主是厌了福某了吗,怎的就不愿让人知道,你来过我房间还叫我起床呢……”


伊焕慌了,“不是不是,只是……”啊啊啊啊……真的好丢人啊……但是……


“福公别难过,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伊焕急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呵呵。”佛跳墙低笑,眼中的愉悦几乎凝为实质。


“少主不必忧心我,不过是福某在开玩笑罢了。”佛跳墙笑着揉了揉伊焕的头。


“啊?哦……”伊焕有些懵,点点头,直勾勾地看着佛跳墙起身,脱下睡袍要换衣裳……


等等,脱衣?


“我先出去!”伊焕的脸再度红了起来,脚底抹油,溜出了房间,只留下佛跳墙一人在房内低笑。







[鹄羹]

“鹄羹,鹄羹……起来了……”伊焕轻轻地推了推鹄羹的肩。


无意识地将脸凑的很近,能看到鹄羹根根分明的,长长的睫毛,眼尾金色的眼饰,小巧的鼻梁,微张的唇……


大概是被呼出的气弄得很痒,身下人的睫毛突地颤了颤。


伊焕一慌,直起身子,不知所措地看着鹄羹的脸。


还在鹄羹只是睫毛动了动,并没有睁开眼。


应该没醒。呼……伊焕松了一口气,没来由的庆幸,还有一丝不好意思。在别人睡着的时候盯着人的脸看这种事,真的太像个痴汉了……


喂!你不是来叫人家起床的吗?想啥呢你!


伊焕默默吐槽了一下自己,决定换个姿势,佛跳墙爬床的姿势还是不太合适……


“唔!”

不知道膝盖压到什么东西,向后一滑。


伊焕:……

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头直接埋进鹄羹胸前的被子里,伊焕的心情很复杂。


后背突然被一只手臂搂着,伊焕一惊,抬起头,看到鹄羹温柔的笑脸,眼睛弯弯的。


“少主,是我今天起得太晚了么?你是来叫我起床的对吗……”鹄羹手肘支起上身,微微揉了揉眼睛,带着浅浅的迷糊。


“嗯……”伊焕看了看鹄羹,尴尬的溜下床,眼神飘忽,余光中看到一处白,耳朵一红。


“你快起来吧。”伊焕转身就跑。


“嗯……?”鹄羹不解地微微歪头,低头看了看,脸腾的一红,急忙拢好衣领,下床去穿衣了。






[锅包肉]


伊焕纠结地抓着头发。


伊焕站在锅包肉的房门前,表情是扭曲的。


少主纠结,

少主害怕。


同手同脚的在原地渡了几回步,决定进去。


……少主面对现实。


伊焕在心里祈祷着锅包肉已经起床了,又或者待会儿他轻一点,还是不要把他吵醒……


当他轻手轻脚地推开门时,看到房间里空无一人。


伊焕松了一口气。


等等……

这个时候锅包肉肯定是没醒的,会不会在后面的房间……?


锅包肉的房间分为两个部分,一个用于办公,一个用于休息,是以前伊焕闲来无事为他设计的,美名其曰关心。实际上就是想试试设计房间最后设计出个半成品还把房间整得乱七八糟不符合房子建筑最后只能这么搞


伊焕一步步蹭到门前,轻轻打开门。当场愣在那。


这这这……!

伊焕瞪大眼睛,脸上一阵泛红。


锅包肉站在镜子前,正在换衣服。规规矩矩,把全身上下都遮得严严实实的睡衣被换下,肩头暴露在空气中,锁骨让人想扑上去那啥……咳咳请自行脑补反正我想啃


“少主?”锅包肉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微微偏头,余光中看到门口呆愣着的伊焕,转过身……


伊焕反应迅速地转过头,一阵气血上涌,忍住流鼻血的冲动,转身就跑。


今天早上是怎么回事!!!!一个二个不好好穿衣服!!!


少主:我受到了这个年纪不该受到的诱惑。/流鼻血ing






[子推燕]

伊焕气喘吁吁地在森林里到处跑。


子推燕真的好难找啊……伊焕一脸悲催。为了找子推燕,几乎耗尽了他的灵力,瞬移这玩意他用了不知道多少次,都快搜遍整个森林的树洞了。


伊焕看了看时间,现在是5:10。


按子推燕的作息,一般的话,休息不会太长时间的。一般伊焕是七点起的,今天为了实现约定,特地把自己的生物钟调前了三个小时。


“哎……”


伊焕叹了口气,走着走着,来到一处温泉。


本来伊焕是打算转身就走的,而后,他听到里面细细的水声。

这个时候有食魂在这里泡温泉?


伊焕疑惑了一瞬,决定进去,都是男的有啥好害羞的。


他在里面找到了他一直寻找的食魂。


“子推燕?子推燕?”伊焕轻轻搭着子推燕的肩膀,微微摇晃着。看着翅膀靠着石壁,已经睡着的某食魂,有些无奈。


墨蓝色的长发打湿大半,贴在子推燕的脖子上。脸被热气蒸的红通通的,让眉宇间金色的花纹更加耀眼了些。算不上强壮的身体在翅膀的包裹下,显得更为纤细,他仅穿了一件白色里衣,紧贴在他身上。


“子推燕?子推燕?”伊焕轻轻摇晃着子推燕的身体,指尖无意触到翅根处。


子推燕微微皱眉,缓缓睁开眼睛。


他看了看四周,神色黯然了些,“为何我还未消亡呢……”


伊焕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知道他是这幅性子,心疼中也不免有些不悦。“为何要消亡呢,你若是消亡了,有多少人会伤心,你知道吗?”


“少、少主。”子推燕这才觉察到对方放在自己肩上的手,面颊原本退下去的红色又冒了出来。


“你,为何在这?”子推燕垂着眸子,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


“我来唤你起床,却没想到你这么难找,找遍了整个森林才找到你。”少年气鼓鼓地说。


“……嗯。”子推燕把自己往水里沉了沉。


“鸟儿不都不喜欢翅膀沾上水么。”伊焕小心翼翼地把子推燕拉上岸。


“若是没有这双翅膀,也就不会那么引人注意了吧。”子推燕答非所问,看着自己的翅膀,眉宇间是化不开的忧愁。


伊焕踮起脚,揉了揉子推燕的脑袋。


“没关系的,你有翅膀也很好啊,是你。”伊焕笑了笑,笑得阳光。


子推燕缓缓眨了眨眼。


“好啦,快去换衣服吧,食魂虽然不易生病,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啊。”


伊焕用刚恢复的灵力瞬移离开了这里。


子推燕低着头,小小地对着空气说了声,“嗯,好。”






[汤圆+青团+冰糖葫芦+臭鳜鱼]

伊焕轻手轻脚地打开冰糖葫芦的房门。


他本来是准备先去汤圆的房间的,那孩子比较乖巧,起来之后不会闹,乖乖软软的,很安静。


但是他又突然想起来好像昨天晚上小汤圆,小青团和小臭鳜鱼一起去了冰糖葫芦的房间里玩,两个人的房间刚好又在同一层,便先去冰糖葫芦的房间里了。


“嘎……”房门被轻轻打开。


伊焕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前,看着冰糖葫芦睡得东倒西歪,其他三个孩子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他倒好,一个人占了五分之二的床。


伊焕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冰糖葫芦,青团,小鳜鱼,小汤圆,起来啦。”声音低低的,怕吓到他们似的。


几个孩子毫无反应,冰糖葫芦翻了个身,压在小鳜鱼的身上。


小鳜鱼皱皱眉。


“起来啦……”伊焕笑得温柔,轻轻推了几个孩子几下。


小汤圆先醒,睁着朦朦胧胧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带着一丝懵懂。


“少、少主……”开口便是软软的语调,让伊焕心头一软。


小鳜鱼睁开眼睛后,看到伊焕愣了一会儿,惊喜的笑绽放在脸上。


“少主!你,你怎么来了?”小鳜鱼脸上泛红,惊喜地坐起身,不小心把冰糖葫芦的腿掀了下去,冰糖葫芦翻了个身。


“哎!”冰糖葫芦从床上翻了下来,伊焕眼疾手快地接住他,又把他抱回床上。


冰糖葫芦被抱上床后,无知无觉地,又翻了个身,继续睡。


“……噗。”伊焕笑得眼睫弯弯,像是冰雪初融一般的清新淡雅。蓝色眼眸中流露出的温柔和宠溺让人心头一颤。


“小葫芦,起来啦。”轻轻捏了捏冰糖葫芦的脸,语气温柔。


伊焕也不忘看看青团,揉揉他的脑袋,把他抱起来坐好。

“青团,起来啦。”


“你们都该起床了哦。”


小鳜鱼小心翼翼地蹭过来,眼底尽是渴望,“少、少主……我,我……”小脸通红,一双纯粹的大眼睛望着他。


伊焕笑了笑。

“好。”


角落里的汤圆有些失落地低着头,两只小手指对着手。


“唔!”汤圆睁大眼睛。


伊焕左手一个,右手一个。


“不会忘了你的。”

伊焕用脸蹭了蹭两个小孩子的脸,触感极好,伊焕满足地眯上眼,意识到有些不像平时的他,抿抿嘴,眼底闪过一丝不自然。


把孩子们放下。


“少主少主!你要带我们出去玩吗?”冰糖葫芦一脸兴高采烈,精神抖擞地站在床上,如果是在地上,估计非跳起来不可。


伊焕笑着摇摇头。


“我只是来叫你们起床的。”摸摸四个孩子的头,笑意清浅。

“啊……”四个孩子拖着长长的尾音。


“不过,今天的工作如果很早就处理完了,还是可以的哦。快穿衣服,起床吧。”伊焕笑着,退了出去。







[孟婆汤]

“嘎——”

门被打开,清晨的一缕微光趁机偷溜了进来。


床上的人整个裹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只有发顶和几缕不听话的头发溜到被子外。


“呵呵。”伊焕低声笑了笑。他把手中提着的篮子轻轻放在桌上,安安静静地走到床边。


“阿情,醒醒,该起来了。”伊焕把被子掀开一些,看清床上人的脸。


“唔……不……”无情眼睛睁开一条缝,迷迷糊糊地抢回被子,盖到头上,翻个身,不想起床。


“该起来了哦。”伊焕无奈地笑笑,又把被子掀开。


“嗯……阿曼……让我再睡一会儿……”无情轻轻拽着他的袖子,懵懂地冲着他撒娇,希望能多睡一会儿。


“……咳。”伊焕虽然经常看他撒娇,现下这么一看,还是忍不住耳朵一红。


“该起床了……”伊焕轻轻晃他的肩膀。

“不嘛……”最后的语气词说得极低,几乎听不见,但伊焕还是听到了。


他蹲下来,凑到无情耳边,“起来啦,我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甜羹,再不起来就要凉了噢。”


“嗯……?”无情勉勉强强睁开眼睛,双手紧抓着被子的上沿,漂亮的红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伊焕。


“真的……没骗我……?”

伊焕无奈的笑着,“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好了,起来吧。”


伊焕回到桌子旁边,把篮子里的甜羹拿了出来,用勺子微微搅了搅,回头看了看还躺在床上揉眼睛的人。


“快去洗漱一下吧。我先走了。”伊焕将勺子放下,退出房间时,将房门轻轻关上。






[鸡茸金丝笋]

“小笋,该起来了。”

伊焕推开门,进了鸡茸金丝笋的房间。


床上干干净净,被子都没摊开过,明显没人在这睡过。

“……?!”伊焕懵了。


在房间里转了大半天,仔仔细细地搜来搜去,连个魂影都没有。

“怎么回事?小笋去哪里了?”伊焕揉揉太阳穴,突然想起一个地方,除了房间,鸡茸金丝笋就只能在那了。


伊焕细心的把被子整理好,出门,将门关好,直奔他心中所想的地方。


“小笋?”伊焕走到鸡茸金丝笋的设计办公室前,轻轻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声音。


伊焕推开门,偌大的设计桌上,整整齐齐摞满了设计图纸。


定睛一看,一缕金色的呆毛从一摞图纸后面探出,伊焕绕到设计桌后面。


鸡茸金丝笋趴在设计桌上,头发略有些凌乱,眼底隐隐带着乌青,睡得正香。


伊焕默默地叹气。他能肯定这家伙昨天一整天待在这里没有出去过。


“睡觉怎么也不盖一层毯子什么的。”伊焕决定还是不叫他起来了,他熟练地从鸡茸金丝笋的柜子中取出毯子,盖在他身上。


“唔……?”鸡茸金丝笋的脸皱了皱,缓缓睁开眼睛。

“仆从,你怎么在这?”他揉揉眼睛,眼睛泛红,看了看伊焕。


“啊,现在是什么时候?我怎么睡着了……灵感设计还没完成呢……”鸡茸金丝笋转过头,小小地打了一个哈欠。


马上又拿起笔,继续绘图。


疲态还留在脸上,马上又工作,这怎么行?


“你现在去睡觉。”伊焕皱皱眉,直接把人拉起来,要让他去休息。

“不行!本少爷的作品还没完成!仆从你放开我!”鸡茸金丝笋使劲挣扎着。


伊焕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看他使劲挣扎又挣脱不开的样子,内心毫无波澜。


“你需要休息。”伊焕冷静地说。

“啊喂,哪有仆从管主人的!你放开!”鸡茸金丝笋一脸气愤,依然挣脱不开。


“你确定不去睡觉?嗯?”伊焕的表情愈发冷淡。

“我,我……我不去!哎呀,仆从你放开我!”鸡茸金丝笋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甩开伊焕的手。


“好。”伊焕点点头,转身就走。


“哎,哎?”鸡茸金丝笋一脸懵地站在那,看着伊焕越走越远。“我……哎呀!”气愤地跺脚,转身回了自己的工作室。


“谁?”鸡茸金丝笋没画几下,有人敲门。

伊焕自己走进来,手里抱着被褥,铺在设计室专门准备的床上。


设计室是有床的,鸡茸金丝笋却老嫌弃这个床占位置,还是伊焕一定要求他才放下这张床的,但他平时也不用,也就不铺上床垫这些东西了。


“你干什么?”鸡茸金丝笋看着他。


伊焕转身,把他的外衣脱()了。


“!你干什么!”鸡茸金丝笋一脸惊慌失措。伊焕不顾他的挣扎,直接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


“你!”鸡茸金丝笋睁大眼睛。


伊焕给他盖好被子,设下灵力禁止把他固定在床上。


“你需要休息,知道吗,食魂的身体好也不是这么用的。”伊焕一脸正经地说。


鸡茸金丝笋:“……”


他一言难尽地看着伊焕,又开始挣扎,“放开我啊啊啊……”


“你休息够五个小时就会放开你啦。”伊焕笑了笑,“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根本没睡多久,好好休息,知道吗?嗯?”


转身走出房间。


鸡茸金丝笋气的腮帮都鼓了起来,冲着伊焕的背影大喊,“仆从我不会放过你的!!!”


伊焕微微笑了笑,关上房门。




小笋:……你把我按床上就为了让我睡觉。

少主一脸单纯:不然呢?

小笋:……我***



少主是个正经人๑乛◡乛๑





[诗礼银杏]

伊焕来到诗礼银杏的房门前。

这是最后一个目标了,叫完诗礼银杏他的许诺就算完成了。


伊焕松了一口气,轻轻推开门。

诗礼银杏穿着雪白的中衣,背对着他,沉默地坐在镜子前。


“已经起来了吗?”伊焕看着诗礼银杏的背影。

诗礼银杏没有理他。


“……小杏?”伊焕上前,疑惑地戳了戳诗礼银杏的肩。

诗礼银杏转过头,一脸的复杂,纠结和烦躁。


诗礼银杏的手中,攥着一枚银杏形发卡,桌子上还有一大堆。

此刻那枚银杏形发卡上缠着几缕长长的头发,这些头发的另一端长在诗礼银杏头上。

桌子上也有几缕头发,看样子是不小心扯断的。


诗礼银杏的眼睛有些发红,眼里带着似有若无的委屈,左眼下的鲜艳的泪痣,更衬得这人一张正太脸又可爱又可怜巴巴的,直勾勾地看着伊焕,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有多想让人把他抱在怀里哄一哄。


伊焕的耳朵,不争气地红了。

“咳,小杏,我帮你吧。”伊焕躲开诗礼银杏的目光,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别称呼为师为小杏。不合礼数。”诗礼银杏收回目光,脸微红,嘴上这么说,还是乖乖端坐在镜子前。


伊焕轻柔地解开诗礼银杏的头发,把他扎的扎的歪歪扭扭的头发散开,把诗礼银杏的头发从发卡中解救出来。


很快,伊焕就把诗礼银杏的头发弄好了。


“……多谢。”诗礼银杏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和身后的人,突然感觉有些不自在。


伊焕笑了笑,“客气什么,好了,赶快穿衣服吧。”

伊焕笑眯眯地冲他挥了挥手,退出了房门。


诗礼银杏坐在镜子前,呆愣愣地看着自己,突然反应过来,低头一看,自己穿的是中衣。


中衣。


中衣……


脸突然红了。


这般衣冠不整的模样,竟叫自己的学生看了去。诗礼银杏慌慌张张地换上衣服,紧咬着下唇。


目光中尽是复杂的情绪。



四天弄完八篇我真棒(你每篇写的那么少还好意思

我可以拥有你们的评论嘛?/疯狂明示

尘媣媣

汤圆写的黑色,

保存就可以看到啦

汤圆写的黑色,

保存就可以看到啦

赭枫

是小食魂们给少主们的信!

来自新马阿官

是小食魂们给少主们的信!

来自新马阿官

桉奕天天咕咕咕

当少主去叫食魂起床(第五篇)

男少主,名叫伊焕

很可能ooc

是萌新,对于很多事不太了解。如果有什么不恰当的地方,请各位大佬帮忙指出来,谢谢吖!(ฅ>ω<*ฅ)

521最后一篇,快乐。

这一篇会比较温馨,毕竟是我最喜欢的汤圆小团子~临时决定我喜欢的几个孩子一起吧。

想看八篇集合的走这里→八篇集合 


[汤圆+青团+冰糖葫芦+臭鳜鱼]

伊焕轻手轻脚地打开冰糖葫芦的房门。


他本来是准备先去汤圆的房间的,那孩子比较乖巧,起来之后不会闹,乖乖软软的,很安静。


但是他又突然想起来好像昨天晚上小汤圆,小青团和小臭鳜鱼一起去了冰糖葫芦的房间里玩,两个人的房间刚好又在同一层,便先去冰糖...

男少主,名叫伊焕

很可能ooc

是萌新,对于很多事不太了解。如果有什么不恰当的地方,请各位大佬帮忙指出来,谢谢吖!(ฅ>ω<*ฅ)

521最后一篇,快乐。

这一篇会比较温馨,毕竟是我最喜欢的汤圆小团子~临时决定我喜欢的几个孩子一起吧。

想看八篇集合的走这里→八篇集合 



[汤圆+青团+冰糖葫芦+臭鳜鱼]

伊焕轻手轻脚地打开冰糖葫芦的房门。


他本来是准备先去汤圆的房间的,那孩子比较乖巧,起来之后不会闹,乖乖软软的,很安静。


但是他又突然想起来好像昨天晚上小汤圆,小青团和小臭鳜鱼一起去了冰糖葫芦的房间里玩,两个人的房间刚好又在同一层,便先去冰糖葫芦的房间里了。


“嘎……”房门被轻轻打开。


伊焕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前,看着冰糖葫芦睡得东倒西歪,其他三个孩子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他倒好,一个人占了五分之二的床。


伊焕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冰糖葫芦,青团,小鳜鱼,小汤圆,起来啦。”声音低低的,怕吓到他们似的。


几个孩子毫无反应,冰糖葫芦翻了个身,压在小鳜鱼的身上。


小鳜鱼皱皱眉。


“起来啦……”伊焕笑得温柔,轻轻推了几个孩子几下。


小汤圆先醒,睁着朦朦胧胧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带着一丝懵懂。


“少、少主……”开口便是软软的语调,让伊焕心头一软。


小鳜鱼睁开眼睛后,看到伊焕愣了一会儿,惊喜的笑绽放在脸上。


“少主!你,你怎么来了?”小鳜鱼脸上泛红,惊喜地坐起身,不小心把冰糖葫芦的腿掀了下去,冰糖葫芦翻了个身。


“哎!”冰糖葫芦从床上翻了下来,伊焕眼疾手快地接住他,又把他抱回床上。


冰糖葫芦被抱上床后,无知无觉地,又翻了个身,继续睡。


“……噗。”伊焕笑得眼睫弯弯,像是冰雪初融一般的清新淡雅。蓝色眼眸中流露出的温柔和宠溺让人心头一颤。


“小葫芦,起来啦。”轻轻捏了捏冰糖葫芦的脸,语气温柔。


伊焕也不忘看看青团,揉揉他的脑袋,把他抱起来坐好。

“青团,起来啦。”


“你们都该起床了哦。”


小鳜鱼小心翼翼地蹭过来,眼底尽是渴望,“少、少主……我,我……”小脸通红,一双纯粹的大眼睛望着他。


伊焕笑了笑。

“好。”


角落里的汤圆有些失落地低着头,两只小手指对着手。


“唔!”汤圆睁大眼睛。


伊焕左手一个,右手一个。


“不会忘了你的。”

伊焕用脸蹭了蹭两个小孩子的脸,触感极好,伊焕满足地眯上眼,意识到有些不像平时的他,抿抿嘴,眼底闪过一丝不自然。


把孩子们放下。


“少主少主!你要带我们出去玩吗?”冰糖葫芦一脸兴高采烈,精神抖擞地站在床上,如果是在地上,估计非跳起来不可。


伊焕笑着摇摇头。


“我只是来叫你们起床的。”摸摸四个孩子的头,笑意清浅。

“啊……”四个孩子拖着长长的尾音。


“不过,今天的工作如果很早就处理完了,还是可以的哦。快穿衣服,起床吧。”伊焕笑着,退了出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