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湿莲

19073浏览    298参与
recurring dream

嗯…一个毫无剧情的来自第四季的激情短打


爱死飞汤了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好磕

pbS606是谁家cp美美HE相亲相爱我不说🤭

嗯…一个毫无剧情的来自第四季的激情短打


爱死飞汤了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好磕

pbS606是谁家cp美美HE相亲相爱我不说🤭

recurring dream

观前tips:

Reggie是用了汤甜在传奇里的名字

Tom是Cillian在酒会里的

这个视频里这俩大概关系是搭档之类的


观前tips:

Reggie是用了汤甜在传奇里的名字

Tom是Cillian在酒会里的

这个视频里这俩大概关系是搭档之类的


recurring dream

好了我要开始犹豫了

本来在心中飞汤Top1的,现在感觉EF好磕程度不亚于飞汤😏

好了我要开始犹豫了

本来在心中飞汤Top1的,现在感觉EF好磕程度不亚于飞汤😏

recurring dream

【飞汤】It wouldn't work, anyway.

原作者Fred_ster

一篇翻译,改动还是挺多的 

—————————————————————————


  

阿尔菲感觉自己就像那个时代的囚徒,被时钟的声音折磨着,时钟提醒他汤米不在那里。他真的很想不在乎,拿走他的东西,开车回到面包店,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自从几小时前他的脑袋发出汤米不在的第一个警告后,这个暴躁的犹太人已经至少一百次准备离开了。他每次都说再过五分钟,希望是最后一个五分钟。但是他们从来没有,阿尔菲很快发现,他比他自己想象的更有耐心。


一个小时后,房间变得足够暗,灯和阿尔菲的雪茄成为里面唯一可见的东西,因为正忙于思考血腥的恐怖场景,阿尔菲甚至没有想过在几...

原作者Fred_ster

一篇翻译,改动还是挺多的 

—————————————————————————


  

阿尔菲感觉自己就像那个时代的囚徒,被时钟的声音折磨着,时钟提醒他汤米不在那里。他真的很想不在乎,拿走他的东西,开车回到面包店,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自从几小时前他的脑袋发出汤米不在的第一个警告后,这个暴躁的犹太人已经至少一百次准备离开了。他每次都说再过五分钟,希望是最后一个五分钟。但是他们从来没有,阿尔菲很快发现,他比他自己想象的更有耐心。


一个小时后,房间变得足够暗,灯和阿尔菲的雪茄成为里面唯一可见的东西,因为正忙于思考血腥的恐怖场景,阿尔菲甚至没有想过在几乎燃灭的火上放些蜡烛或木头。然后,在他能处理任何事情之前,门外的声音命令他的目光迅速移向那里,半秒钟后,他甚至没有费心隐藏从肢体动作中散发出来的焦虑,到仍旧确信自己会用脸上最严肃的表情来掩盖愠怒。在他已经准备好诅咒的话,握紧拳头时,阿尔菲·所罗门斯从未如此想要打败某人,甚至连一个该死的德国人都没有,但话说回来,他也从未如此关心过某人。他故意避免对自己思想中的这个词语选择感到疑惑。现在不是就 “关心” 这个词是否正确展开辩论的时候。


阿尔菲站在那里,等着那个人门打开,露出他那该死的天知道的苍白、瘦弱、恼人的脸。阿尔菲很想按照计划狠狠揍这个“姗姗来迟”的生意伙伴,他就在他面前,但是当他脑海中的场景正准备在现实上演时,汤米这样非常反常而脆弱的形象让阿尔菲慌忙地忘记了当时的等待和诅咒的话,甚至不记得那该死的 “לעזאזל”的英文是什么。


汤米就在那里,他身体的一边靠在门框上,另一边弯着腰,那只颤抖的手还拿着开门的钥匙,夜晚的黑暗遮住了他伤痕累累的脸,使他对血腥味无能为力,汤米的白衬衫上的殷红逐渐放大。为了减轻自己实在难忍的疼痛,汤米试图将最后的力量放在一个摇摇晃晃的步子中,这使他陷入了阿尔菲的怀抱


“Fucking Hell!Tommy!”


当汤米倒在他身上时,阿尔菲还是抱住了他。他的大脑迅速地告诉自己在不愿直面的情况下该怎么做: 他的右脚关上了门,而他的双臂紧挨着汤米的身体,阿尔菲的手已经浸满了血液。他把Tommy拖进客厅,然后放在沙发上,他在火上加了些柴,在柴火的缓慢照射下,汤米痛苦的表情变得更加生动




“你他妈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尔菲皱着眉头,用还算是责备的语气问道。当他在沙发前的火边弯腰时,他声音中的紧迫感比他希望的更多。




“我很好。”




汤米闭着眼睛低声说道,阿尔菲实际上可以看到汤米专注于不让自己的痛苦被他注意到,当汤米把手放在额头上,试图从他身体的几个不疼痛的部位得到些许好受,他就能感觉到,多么混蛋又要面子的吉普赛人,阿尔菲心里暗暗骂道。




“对,你看起来确实'很好'”


“那是讽刺吗?”


“是啊,这是他妈的谎言,伙计,你看起来像魔鬼一样。”




如果没有深色的血渗到沙发上,疼痛蔓延到全身,汤米可能就可以保持微笑了。当阿尔菲说那些愚蠢的话时,可能会让大多数人怀疑他是不是只是在取笑别人。大多数人,但不是汤米。他好久没被人这么关心过了,哪怕是这样的“责骂”。




“为什么我还没把你杀了,阿尔菲?”



汤米问道,向上抬了一下充满红血丝的眼睛,看着面有愠色却对他无可奈何的阿尔菲,他舒适的沙发好像让他疼痛的身体好受了一些,也让汤米开始感觉到每一个瘀伤的位置。


“我猜这和魅力有关。或者胡子。或者 --“


“你从来没有厌倦说话吗,阿尔菲?”


汤米问道,他发现阿尔菲就在眼前,用一种他很少看到的关切的眼神看着他。




“不想听那就他妈滚开。你打算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萨比尼赢了。”


“Fucking Christ”阿尔菲转过头,小声骂了一句


“我猜他已经准备夺回他在伦敦的统治了”




话虽如此,汤米觉得他聚集了足够多的力气试图坐起来,在阿尔菲专注的注视下,他屏住呼吸几秒钟后,成功做到了


阿尔菲站起来,叹了口气,抚摸着他的胡子,好像某种犹太法术,他低头看着汤米。


“对。你应该关闭伊甸园,让他们的旧归属感闪耀在他们粗俗的眼睛里是不好的。”


“我是说,你还在伦敦做这种狗屎生意?”


“嗯,是啊”


“Tommy…”


阿尔菲花了大约三秒钟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当他听到那个男人说他已经考虑过伦敦生意的问题时,知道他的健康状况愈来愈差,阿尔菲眼眶周围的肌肉动了动,复杂的表情在他的脸上蔓延开来。


阿尔菲猜伟大骄傲的谢尔比永远不可能向后退一步,即使他正在他妈的流血。但是作为生意伙伴,阿尔菲知道让汤米放弃哪怕一点生意还不如一枪杀了他,当然,他从心底里也瞧不起那种为了活命轻易放弃生意的烂人。再说了,就算是求死,也得要有一个“honorable reason”。



于是他转移了话题


“汤米,多久了?”


“Mh?”


“你花了多久才决定在你的‘谢尔比城堡’里流血比在办公室流血更好?”


“差不多… 两小时?”




虽然是玩笑,意识到汤米失血比他最初想象的要多,阿尔菲立刻把目光转向了他,注意到他的皮肤在汗水下变得更加苍白,这让他的身体在火光照耀下闪闪发光。那个剃刀党现在躺在沙发上,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留给了那个不值得信任的生意伙伴。他的头向后仰着,躺在沙发上,衬衫完全粘在身上,浑身湿透,汗水和血液从他身上的几乎每个角落流出。阿尔菲用手握住他的下巴,另一只手把他拉起来,防止他睡着。




“汤米,看着我!Eh,醒醒,孩子”




阿尔菲一边说,一边开始给他脱衣服,让他能更看得清楚血淋淋的伤口。与手杖,酒瓶和珠宝朝夕相处的大手解开一颗颗扣子,汤米的身体离他很近,几乎是贴紧,传递过来的滚烫的温度让阿尔菲有些紧张。




“汤米,我需要你保持清醒,好吗?喂,听到了吗?你他妈的别睡觉,你这个滚蛋!”


“天啊,你比埃斯梅还大声”


“你他妈的是让我和你那个吉普赛人家庭平起平坐了吗?




阿尔菲的手用他能做到最小的力气剥去了汤米的外套和衬衫,一个很深的伤口裸露在干燥的空气中,还有肋骨上被殴打的紫青色瘀伤。他沮丧地叹了口气,然后站起来一边去拿一些水和一块布,一边回答神志不清说胡话的汤米的问题。




“还以为你喜欢艾达。”


“太政治化了。”


阿尔菲回答道,手里拿着他需要的一切回到汤米身边。然后继续清理伤口。


“继续说,孩子。”


“那迈克尔呢?”


“什么,你的小蹩脚版本?”


“波莉?”


“别逼我”




阿尔菲看着汤米,想找到任何可以帮助他停止去思考即将到来的死亡,但威士忌和鸦片应该都不行。



他为什么这么在乎他,对阿尔菲这个人来说仍然是个谜。那时,他已经和汤米有这种生意上的关系两周了,他花了那段时间几乎每天从谢尔比家的豪宅往返于伦敦,不知道为什么他每天晚上都会上车回到那个混蛋身边,知道汤米在等他,他都感觉很好



即使他从来没有真正说过,阿尔菲只是知道,他每天晚上都能从汤米的眼睛看到一些与自己那么相像的东西,野心,手段,背叛,也许还有…


他们坐在一起很长时间,不厌其烦地谈论无聊的生意


汤米一直在等他回来


他知道,在某个时候,他们需要讨论他们感情的本质,他只是认为那不是正确的时机,或者也许,他已经知道了,不想冒着看到整个梦在他眼前破碎的风险大声说出来。


阿尔菲知道,这些生意和他的家庭让他继续回到那个偌大的房子里,他希望汤米能给他另一部分灵魂。阿尔菲把手放在汤米滚烫的脸颊上,移过他的头,这样他就可以面对他,他看到疼痛和疲惫交织在他蓝色的眼睛里。


“对,你需要一张床。”


“我需要一杯威士忌。”


阿尔菲笑着摇了摇头,但并不感到惊讶,这个人似乎是世界上最不可预测的人,能想出有史以来最意想不到的,通常也是这样荒谬的答案。


“是的,我当然会愿意给你崩溃的身体增加更多痛苦?不如更简单一些,我直接把你丢到卡姆顿街道上让你的脑袋被车压碎怎么样,甜心?”


“好吧,那我自己去拿”


阿尔菲弯下腰把一个昏昏欲睡的汤米抱在怀里,几乎没有任何挣扎,主要是因为汤米很轻。


“不幸的是,这儿了没有威士忌了,现在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关心,不是吗?”


“是吗,阿尔菲?”


“是啊甜心,上床睡觉就是第一件。”


“把我放下,阿尔菲。”


“不会发生的,伙计。我保证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件事,好吗?”


“Fuck off”



recurring dream

  某汤姓士兵暗恋隔壁军花莲很久,一次偶然被注意到,后来各种挑拨(居然还送花和戒指🧐),直球表白之后,走进了他的卧室门…


可以当做抖兵和Farrier前传?🤔


  某汤姓士兵暗恋隔壁军花莲很久,一次偶然被注意到,后来各种挑拨(居然还送花和戒指🧐),直球表白之后,走进了他的卧室门…


可以当做抖兵和Farrier前传?🤔



recurring dream
——Let's break b...

——Let's break bread together——

回到最初的起点    

  

第一次合作的试探,一封不为人知的旧情书

  

        后来再次翻开许多商业生意往来的文件,寻到这泛黄的纸上的寥寥几字

  几乎从不俗套地回忆往事的人,还是会回头看向那个最喜欢说风凉话,却会在一切尘埃落定时意识到他状态不对而问候他的那个唯一的老友

   

(是老情人啦) 

  

   

  

“你他妈从哪里找来的东西啊”

“早知道当时就应该在面包店就把你毙了...

——Let's break bread together——

回到最初的起点    

  

第一次合作的试探,一封不为人知的旧情书

  

        后来再次翻开许多商业生意往来的文件,寻到这泛黄的纸上的寥寥几字

  几乎从不俗套地回忆往事的人,还是会回头看向那个最喜欢说风凉话,却会在一切尘埃落定时意识到他状态不对而问候他的那个唯一的老友

   

(是老情人啦) 

  

   

  

“你他妈从哪里找来的东西啊”

“早知道当时就应该在面包店就把你毙了”

“要不是看你像个刚被操完还没钱的可怜妓女”


    

“可你还是会的” 

  

  

recurring dream
那下一次再见面 如果不是因为任...

那下一次再见面

如果不是因为任务

你还会这样奋不顾身地去救我吗

  

  

  再相遇的话,我希望是不再暴雨的沙滩

那下一次再见面

如果不是因为任务

你还会这样奋不顾身地去救我吗

  

  

  再相遇的话,我希望是不再暴雨的沙滩

recurring dream

提一嘴真的好喜欢硬塞时期的颜

提一嘴真的好喜欢硬塞时期的颜

recurring dream

盗梦时期湿莲的每一场造型都很好看(可以说是我心中采访巅峰)莲的浅蓝色衬衫+棕色卷毛,还有湿的黑西装和背头小啾啾,这对简直性张力拉满,和电影里Eames和Fischer高度匹配🤤


并且俩人穿得好配🥺真的不是什么商量好的吗

  

  

还有那些肢体动作对视啥的,盗梦小情侣别太明显了…汤哈真的是直勾勾地盯着,要么就是没事就转个头往Cillian那边瞄一眼,看了很多和别人的采访真的都没有

Cillian作为采访meme图本人在这里都没怎么发呆(bushi) 

  

  

还有拍膝盖和手臂是什么小把戏真的磕疯

  

  

而且图左3  聊Eames......

盗梦时期湿莲的每一场造型都很好看(可以说是我心中采访巅峰)莲的浅蓝色衬衫+棕色卷毛,还有湿的黑西装和背头小啾啾,这对简直性张力拉满,和电影里Eames和Fischer高度匹配🤤



并且俩人穿得好配🥺真的不是什么商量好的吗

  

  

还有那些肢体动作对视啥的,盗梦小情侣别太明显了…汤哈真的是直勾勾地盯着,要么就是没事就转个头往Cillian那边瞄一眼,看了很多和别人的采访真的都没有

Cillian作为采访meme图本人在这里都没怎么发呆(bushi) 

  

  

还有拍膝盖和手臂是什么小把戏真的磕疯

  

  

而且图左3  聊Eames扮成金发sexy女郎偷(勾引)Fischer的钱包

Cillian刚开始说自己不知道是他,然后汤哈在哪里说“你会知道的”,你们俩很有意思啊😏没看过盗梦的听了你们说的还以为那个金发女郎是汤哈本人演的呢🧐



P4那个自然的向左边靠是怎么回事啊啊啊


  

Inception时期父母爱情萌芽没错了~


VICTIMIZED_LP ⃒⃘⃤

【菲米】Together——Part. 25 Something

——是谁在等我回家?——

写在前面:

⚓︎ 本文共5628字,阅读愉快🥰

⚓︎ 来了来了!这章会是比较混乱的一章,Tommy会有一段艰难的时间,但相信他可以挺过去的uwu


以下正文:

        Tommy努力抬起身子,然后努力站起来,最后努力地向禁闭室门口走去。

        他拿起地上的碗,毫不犹豫地朝自己脸上泼去。碗里是冰水,他仅剩的理智让他一次次地把送进禁闭室的冰水泼到脸上,来刺激自己......

——是谁在等我回家?——

写在前面:

⚓︎ 本文共5628字,阅读愉快🥰

⚓︎ 来了来了!这章会是比较混乱的一章,Tommy会有一段艰难的时间,但相信他可以挺过去的uwu


以下正文:

        Tommy努力抬起身子,然后努力站起来,最后努力地向禁闭室门口走去。

        他拿起地上的碗,毫不犹豫地朝自己脸上泼去。碗里是冰水,他仅剩的理智让他一次次地把送进禁闭室的冰水泼到脸上,来刺激自己保持清醒。

        为什么要保持清醒呢?

        Tommy不知道。

        但他听见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说道:“你会活着回来,我可以看到。”

        活下去。

        Tommy在哪里呢?有时他在禁闭室里,和脖颈处的灼烧感斗争,努力适应愈来愈沉重的刑器;有时他在荒野上,和Arthur还有John在一起,唱着《In The Bleak Midwinter》,等着敌军来杀死他们;有时他坐在曾经工厂的办公室里,面前摆着两个小瓶,小瓶里装着鸦片类的心理药物……更多时候是在隧道里,他拼命用钝了的鹤嘴锄凿着土,绝望地给自己挖出路。

        哪一个才是真的呢?当然是禁闭室,因为只有在禁闭室里,Tommy才能感觉到钻心剜骨般的疼痛。

        活下去,但为什么?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家族,是的,他对家族负有责任,这的确是个很有分量的理由,但这不够。有什么东西,很重要很重要,是这个该死的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它支撑着雪兔活下去,可惜雪兔想不到。

        去他妈的。

        Tommy抬手抹掉了眼睛上的水珠,走到角落里坐下,无神地盯着地上的痕迹。

        地面没有灰尘,Tommy刚进来时就发现了这点,只有暗红色的斑块和划痕。   

        多渗人啊,可惜Tommy在战场上见过更渗人的,这里的压根算不上什么。

                -----------------------------

        在昏睡期间Tommy做了很多梦,大多都令他费解,醒来时却又忘了个精光,只有三个依稀有些印象。

        第一个梦发生在酒吧,所有人都在狂欢,似乎是在庆祝酒吧开业。但Tommy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在前厅狂欢,而是在人群最沸腾的时候悄悄离开去了后厅。后厅里空无一人,他随手拉开一张椅子坐下,点燃了一根香烟,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封来自美国的信件端详。

        这他妈是个糟糕的主意,你怎么知道那只猞猁不是为了生意而玩弄你?

        只是这次的感觉不太一样,Tommy能感觉到心里有什么东西,曾经被战火浇灭了,如今却又被点燃了,被猞猁点燃了。

        既然如此,陪猞猁玩玩又何妨?反正他也是个将死之人了。

        Tommy Shelby是一个赌徒,一个敢拿自己当赌注的疯狂的赌徒。

        香烟烧完了半根后,Tommy打开了信封。

        “Datura stramonium. Boletus magnificus. Papaver somniferum. Psilocybe. 

        “任何龙族商铺都会卖给你,别忘了找他们要薄荷和咒语。很高兴你已经向前看了,祝你好运。”

        “曼陀罗,牛肝菌,罂粟,裸盖菇,你想要做什么呢,Tommy?”

        Tommy一惊,而不速之客已经拉开了他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下了。“怎么?你的酒吧不欢迎没被邀请的猞猁吗?”猞猁佯装惊讶地说道。

        “随意,Mr. Solomons。”Tommy把信折好放回信封。

        “你知道就算是,嗯,龙族的小把戏,也只对女人和你自己有用吧?”

        “你是来谈生意的吗,Mr. Solomons?”

        “当然不是!这是一个派对,Tommy!”猞猁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有些过于灿烂了。Tommy捻灭烟头,用打火机点燃了信封。

        这个美好和平的梦境和信封一起在火焰之中粉碎,Tommy叹了口气,如此美好的梦,真不像他做出来的。

                -----------------------------

        第二个梦更加奇怪,不过这回没有猞猁,他也不在酒吧。他拉开车门上车,若有若无的薄荷味萦绕在他的鼻前,却没有让他清醒半分。Tommy上了车却没启动它,只是抓着方向盘,盯着方向盘的中心。这时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词:“背叛”。

        但等他冷静一些之后,“背叛”又被另一个取代了。

        “教训”,是的,这是一个教训。猞猁曾警告过他很多次,什么“Tommy,不要忘了你是谁”,还有“有时候想想放在过去你会怎么做”之类的,可惜Tommy完全没把这些话放在心上。Tommy承认自己有些骄傲,就像只还没长满羽毛就急着到处炫耀的孔雀。不过他离羽翼丰满的那一天不远了,向伦敦的扩张很成功,而家族生意也是蒸蒸日上,于是他忽略了很多他本不该忽略的细节。

        而猞猁,猞猁只是给他个教训罢了。就算猞猁不出手,该死的意大利人总有一天也会下手的。

        想到这里,Tommy将钥匙插入锁孔,发动了汽车。猞猁给他的“教训”不仅仅是个教训,还牵扯出了很多问题,而这些问题必须由他亲自解决。

        奇怪的梦,对吧?但这也不是Tommy会做的梦。

                -----------------------------

        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

                -----------------------------

        第三个梦就更不像他做的了。在这个梦里Tommy又在酒吧,和一只猞猁妖坐在包间里。猞猁滴酒未沾,他却喝了不少。酒一喝多脑子就不太清醒了,Tommy头脑一热和猞猁打了个赌,和猞猁合作,能拿走猞猁35%的生意,或者守住65%的生意。这可真过分,就算同床共枕了三四次,而且每次的体验都出乎意料的美好,也不意味着猞猁已经和他亲密到了这种程度吧。如果不是酒精,Tommy绝对不会如此冒失。

        猞猁一定会把他说得当成玩笑,然后拒绝他。然后他会拍一拍猞猁的背,承认这只是一个蠢得不能再蠢的玩笑。

        然而猞猁纵容了他,把他的“玩笑”当成严肃的赌约,甚至下了注。

        猞猁还从他手里拿走了酒杯。

        他记得当时猞猁笑得很温柔,温柔的与他的身份完全不相符,温柔的让Tommy想永远留住这份温柔。

        但是,再怎么温柔也都是梦里的,梦境总是不堪一击,随便一点刺激就碎了,而风会残忍地把碎片卷走,什么痕迹都不留下。

        这个梦是最美好的,也是最残忍的。醒来时Tommy依旧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脖子火烧火燎般的疼。猞猁消失了,Tommy觉得冷,内心空荡荡的,但猞猁的笑容刻在了他的脑海里,支撑着他同疼痛与寒冷斗争。

                -----------------------------

        多美好的梦啊,在现实的衬托下,显得更 美好了。

        Tommy似乎醒来了,又似乎没有,他在原地转圈圈,不知所措……

        “Tommy!”

        Tommy猛的一颤,惊醒过来。他依旧在禁闭室,脖子依旧火烧火燎般的疼。

        没有人叫他,那只是梦里的声音。Tommy蜷缩起来,把自己蜷成一个球,本能地以这种拙劣的方式保护自己。

        现在过去几天了?Tommy看着被狭小铁窗分隔开的白光变短又变长,再完全消失,却完全无法判断已经过去了几天。

        Tommy站起来,他指尖上的伤口凝固了,血和尘土混在一起,他也懒得去管,他只是挪到了光照不到的角落,继续蜷缩起来。

        活下去,活下去……

        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找个理由。Tommy有什么理由活下去?

        他有生意,生意算什么理由?生意算不上是理由。那就家族吧,他的家族需要他,他对Shelby家负有责任,现在的世界太乱了,比世界大战之后的世界还要乱,甚至比“1984”时的世界还要乱,苏部想要奴役所有的妖精,而妖精政府又是群贪生怕死的小人,没有人能帮他的家人,只有他能当Shelby家的挡箭牌,如果他死了,就在没人能救得了他的家人们了。

        但这……这不够啊,就算Shelby中少了个Tommy Shelby,还有Polly和Micheal,他们可以维持住家族。

        “你会活着回来,我可以看到。”

        Tommy又听见了那个声音,它似乎来自于Tommy心里的某一块隐蔽之地。Tommy把这句话默念了好几遍,细细咀嚼每一个字母,把它顺着念,倒着念,可就是想不起来这个声音属于谁。

        天又暗了下来,Tommy举起手张开五指,借着微光查看自己的指尖——依旧是一片血肉模糊。他在期待什么呢?难不成这伤还能快速愈合不成?

        Tommy觉得头顶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他下意识地伸手摸去,摸到了两只毛茸茸的东西。

        这是……什么啊?为什么Tommy要顶着这样奇怪的两片东西?

        Tommy拽了拽它们,但它们似乎粘在了他的头顶,一旦用劲,便觉得头疼。多次拉扯无果,Tommy索性放过了这两片可怜的家伙,继续盯着对面的墙发呆。

        墙上布满了乱七八糟的抓痕,有些看起来还挺新鲜。Tommy眯起眼睛,越来越昏暗的灯光让他只能看到一片模糊,但还是能够隐约看到一些。

        他又抬起了手,张开五指——他会是抓痕的制造者之一吗?

        “喂,妖精!还活着吗?”

        Tommy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一抖,禁闭室门下的窗口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吱呀声,随后一个雪白的信封被丢了进来,正好飘到了他的手边。

        Tommy小心翼翼地将它捧起来,他指尖上的血粘在了信封上,毁掉了这纯正的一尘不染的雪白。

        没有拆信刀,Tommy只好徒手扯开信封。这是封长信,寄信者足足写满了两张纸。

        谁会给他写这么长的信啊?

        Tommy试着擦了擦信纸上的血迹,结果却越擦越多。Tommy借着微光凑近了眯起眼仔细看了看——红色的痕迹并没有遮住字迹。既然血迹不影响阅读,那就不管它了吧。

        “我对你的来信感到惊喜,Tommy,至少你的来信里不只有‘你好’和‘Mr. Solomons’。”

        Tommy突然觉得身体发烫,周围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吗?Tommy环顾四周,并没有东西被点燃。于是他扯了扯领口,继续读下去——

        “嗯,你的梦听起来真有趣。我不知道这在吉普赛人眼里意味着什么,但椋鸟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乌鸦陪养出的红隼杀不死它,它就会杀死红隼和乌鸦,然后啄出红隼的蓝眼珠子。相信我,伙计,那些该死的下流玩意儿就好这口。蜥蜴应该知道如果自己被椋鸟圈养,自己迟早也会断掉脖子的吧?它一定知道,蜥蜴是种聪明的动物。

        “躲在黑暗中的影子,它们有威胁性吗?希望在你梦中的红隼有提防着它们,免得还没来得及直面椋鸟,就掉了脑袋……”

        “啪嗒”一声,纸上多了一滴泪珠。Tommy这才意识到自己读信的声音颤抖得有多么厉害,眼前又是多么的模糊。他抬手想要抹掉眼泪,却有更多的眼泪涌了出来,滴在信纸上,和墨水血迹混合在一起。

        “如果你想听的话,我也做了很多梦。我梦见了一只羊,被打得很惨,昂着脑袋让狼和它合作,去对付一只狮子。那只羊,伙计,长得可真好看,但对狼来说它只是只羊。不过后来狼改了主意,它要这只羊成为独属于它的羊。

        “我想你猜到了结局,伙计,自私的狼把羊据为己有,还和羊打赌,有意给它设下圈套,虽然狼只想挫挫羊的锐气,但狼没控制住自己,把羊害得很惨。”

        Tommy感觉指尖一阵剧痛,刚刚他已经发不出声音了,所以只是默读,但指尖的疼痛让他不得不再次停下来。

        他对着光看了看,只是磨破了表皮,清洗干净,过个两天就好了,没什么好在意的。

        “我最近总是泡多了一杯茶,明明只有我一个人。那杯茶就放在我对面,就那样凉了,还挺可惜的。

        “没准狼爱上羊之后也会给羊泡茶,因为羊让它按捺住了愤怒和撕咬一切的欲望,用一杯茶来感谢羊再好不过了。不过现在,羊离家在外,接收不到狼的谢意。

        “真难分辨狼对羊的感情,不是吗?最清楚的就是羊和狼自己了。

        “祝你监狱生活愉快,伙计,祝你好运。”

        “Yours, Alfie… Solomons… 2016.5.21. ”

                -----------------------------

        苏部靠邪恶的咒语奴役龙族工匠,替他们打造了控制其他物种的项圈。而项圈的可怕之处并不在于它能给受害者带来多大的痛苦,而在于它能吃掉你的灵魂。而当龙族否认自己是龙族,妖精否认自己是妖精的时候,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只不过是一具皮囊罢了。

        这也是为什么带上项圈后的妖精再无法化形。虽说妖精不像龙族那样掌握魔法,但妖精形态的切换本身就是一种魔法。如果妖精忘记了自己是妖精,再加上项圈本身对魔法的抑制作用,“化形”便是不可能的了。

        苏部并没有放过那批龙族工匠,龙族工匠们成了自己打造的项圈的牺牲品,最终不堪项圈的折磨而曝尸荒野。

        但工匠们不是傻子,就算被奴役也不会任人类摆布。他们首先给项圈安了锁,只要有钥匙,便可以解开它;其次,他们在项圈上下了另一个诅咒,就算没有钥匙,只要把自己的魔法发挥到极致,就能冲破项圈重获自由。

        不论哪一样,都很难达成。受害者往往在达到其中一样之前,就已经被他们自己杀死了。

        灵魂是个坚强却也脆弱的东西。它可以支撑一个人活下去,同样也会轻而易举的崩塌。项圈就像一只火蚁,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蚕食掉困兽的灵魂,让灵魂痛不欲生,不堪重负,最后彻底崩塌。

        所幸当一个人有了信仰之后,他的灵魂就像加了层保护罩,项圈想要蚕食,可要花上好一番功夫了。

                -----------------------------

        Tommy叠好信纸塞回信封,又把信封小心翼翼地塞到胸前的口袋里,紧紧地贴在心脏之上。

        狱卒又送进来了几碗冰水,雪兔不清楚他为什么这样做,但他懒得纠结这么多了。他忍着疼痛,用送进来的水清洗干净了手指,又洗掉了脸上和脖子上的血污。项圈仍在发挥它的作用,Tommy的脖子就像被火焰灼烧一般又酸又痛,不亚于之前被敲碎了脑袋时的疼痛。

        幻觉而已,项圈造成不了实质性的伤害。

        Tommy一边尝试着说服自己,一边将最后一碗冰水一饮而尽。

        关键是雪兔找到了那个东西,那个让他活下去的理由。

        他靠在墙壁上,闭上了眼,努力适应大半部分灵魂被压制的身体。至少他仍然可以立起他的耳朵,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不是吗?

        他开始重新思考“大监狱”的种种。Tommy并不是粗心的妖精,但他却没有注意到狱卒手里的项圈,他拿着项圈多久了?就算项圈不显眼,也不至于完全没有注意到吧?那么究竟是什么让他失去了警惕心?

        一阵风从小铁窗穿进了禁闭室。没想到5月份的风还是这般凛冽,吹得Tommy猛地一哆嗦。雪兔蜷起双腿,把膝盖抵在胸口,仔细回想了一下“大监狱”里的生活——伙食很不错,放风时间似乎比其他监狱要长,所有要求都能得到满足,除了拉架,狱卒从来都没和囚犯动过手,除了他,似乎没有人被关过禁闭,还有那个对他表示同情的狱卒……

        对于监狱来说,这里的条件会不会太好了?

        这里可是监狱啊,又不是什么度假村。

        这里的禁闭室甚至有窗子,哪个监狱的“禁闭室”会有该死的窗子?!

        Tommy打了个喷嚏。为什么他现在才想到这些?明明这么反常,这么显而易见,为什么他到现在才发现?!

        小窗又打开了,这回狱卒送来了餐盘。

        都是些很普通的食物,你可以在伦敦街头找到其中的任意一种。

        可这他妈的不是伦敦街头。

        Tommy盯着地上的餐盘看了一会儿,猛地跳起来,抓起餐盘跳到铁窗前,把餐盘里的东西统统倒了出去。

        这些吃的不正常!Tommy跌坐到地上,努力调整急促的呼吸。美好宽松的“监狱生活”再加上被加了料的食物,磨平了Tommy——不,不只是Tommy,而是所有囚犯的斗志。

        原来这才是“大监狱”的恐怖之处。若不是这两天Tommy无暇顾及吃饭而完全没吃送进来的食物的话,他可能永远都注意不到这一点。

        Tommy想了想,又拿起餐盘在地上敲打摩擦。在禁闭室外听来,就像是被关禁闭的人已经疯癫,像个野兽一般对着“美食”狼吞虎咽了吧。Tommy把餐盘丢了出去,有意让它撞上了禁闭室的门,然后他就坐回了那个角落,仔细留意着门外的动静。

        果然,在餐盘撞上门的十秒钟后,狱卒的手从小门那儿伸了进来,拿走了餐盘。“哟,吃完了?”雪兔听见门外的人类惊呼道,“还以为是个多能的种嘞,结果还是这么个软骨头!”

        Tommy放平了耳朵。

        狱卒迈着欢快的步子离开了。Tommy松了口气,又拿出了胸前的信封,取出了里面的信纸,细细咀嚼里面的每一个字母。

        原来真的有人在等我回家。

        Tommy抬起头,他仿佛看见猞猁正坐在他面前,微笑着同他侃侃而谈。他伸手去碰,猞猁却消失了,只剩悬浮在微光之中的尘埃。

        Alfie,Alfie,Alfie……

        也许的确有东西被点燃了,不过那东西不在周围,而是在Tommy心里。Tommy心里的某样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被残留在信纸上的Alfie的余温给点燃了,小小的火苗燃得正旺,几乎让Tommy忘记了身上的寒冷。

        Alfie,Alfie,等我回家。

        TbC. 


写在后面:

感谢你看到这里!下次更新会尽快的!不拖呜呜呜咕咕太久了QAQ依旧欢迎所有的友好讨论和评论🥺🥺


▾ 发布地址:谢尔比家大马场但被马颠了下来

VICTIMIZED_LP ⃒⃘⃤

【菲米】Together——Part. 24 Letter

——不要说出你看到的东西——

写在前面:

⚓︎ 本文共1175字uwu

⚓︎ 正经说吧,咕咕了多少天!?(叉腰)别急着走还有一篇🥺🥺


以下正文:

        “东西送到了吗?”

        “送到了。”

        “那豹子打开了吗?”...


——不要说出你看到的东西——

写在前面:

⚓︎ 本文共1175字uwu

⚓︎ 正经说吧,咕咕了多少天!?(叉腰)别急着走还有一篇🥺🥺


以下正文:

        “东西送到了吗?”

        “送到了。”

        “那豹子打开了吗?”

        “没有。他看出了问题。”

        “啧……意料之中……龙族的魔法都瞒不过,看来这个Shelby跟其他一样都不是好捏的软柿子。”

        “……”

        “另一个Shelby的信呢?”

        “送到了。”

        “嗯。送信的,干掉了吗?”

        “没有。”

        “嗯,暂时留她一命。麻醉了吗?”

        “是的。”

        “那只兔子给猞猁写了什么?”

        “乌鸦、红隼、蜥蜴和椋鸟。”

        “什么?”

        “乌鸦、红隼、蜥蜴和椋鸟。”

        “你亲自看的吗?”

        “是的。”

        “他们没有‘互相问候’吗?”

        “有。”

        “有提到‘大监狱’吗?”

        “有。Mr. Shelby有提到他成功进去了,但还没有和线人见面。”

        “很好。”

        “是否要我去监视Mr. Shelby?”

        “嗯?为什么?”

        “他还没和线人碰头。”

        “……不需要,那条老蛇不是待见人的种,没见到很正常……那边的人收到了这封信吗?”

        “没有。”

        “……哼,那群蠢货以为自己可以躲开D·P·A的眼睛和那两只妖精私下联络?真是够蠢了。”

        “……”

        “直接把它寄给Solomons。”

        “是。”

        “……等等!不要直接寄,先寄给那群冒牌货,还是让那个……那是个什么?獾妖吗?对,等她醒了还是让她去寄。既然这么想要情报,就直接寄给他们好了。”

        “直接寄?”

        “对,对,就是他妈的直接寄!乌鸦红隼什么的又不是什么有用的信息!那只兔子写了什么?一个蠢梦?谁他妈关心他做了什么梦!”

        “是。”

        “还有,我告诉过你‘无条件服从命令’,你他妈是想造反吗?”

        “不是。”

        “你要知道你什么东西在我手里。”

        “……我知道。”

        “很好,现在把信寄给D·P·A,然后给我买杯咖啡,那老鬣狗准备的咖啡真他妈难喝。”

        “……是。”

                -----------------------------

        “Mr. Shelby寄信了!”

        “真的吗?这么快!”

        “Walter呢?”

        “你就这么想那只大狮子?黑斑羚不是一样吗!快打开看看。”

        “Mr. Shelby在上面盖了个手印,打开的话会被Mr. Solomons发现的。”

        “手印?我看看……这个爪印……这不是猫爪吗?”

        “你也说过Mr. Shelby是混血妖精。”

        “可他……算了,这不重要。你说得对,如果爪印不能重合的话,Mr. Solomons可以看出来……联系得到Miss. Burgess吗?我们可能需要她的魔法。”

        “所以要我拆吗?”

        “嗯……拆吧。”

        “……我今天……呃!这也太难拆了吧……我今天早上听说苏部转了几个重刑犯去‘大监狱’,都是性侵犯,有几个还是同性恋。”

        “Mr. Shelby和苏部谈条件,苏部当然不会放过他。”

        “说真的,为什么不让连环杀手之类的什么人去呢?”

        “你还不懂吗?这些性侵犯比那些该死的连环杀手还要恶毒!他们毁了别人的一生,还不给别人一个痛快,这不是很可怕吗?”

        “……”

        “哦,Landon,唉……连我都不在意那件事了,没什么好纠结的。”

        “我很抱歉……”

        “……你能这么想我已经很感谢了……嘿,快给我看看信里都写了什么!”

        “哦,对……”

        “让我看看……寒暄,寒暄……乌鸦……红隼蜥蜴椋鸟……混养的马匹……天啊……”

        “什么?”

        “嘿,要我说White那个蠢蛋根本读不懂这封信——没准儿他让他的奴隶读了,不过他的奴隶多半也是读不懂的。哈!他还以为全世界人都跟他一样蠢,看不出来被动过手脚的东西吧!毕竟奴役了一个龙族,这个蠢货就再懒得亲自思考问题了!”

        “什么啊?”

        “等会儿慢慢跟你解释。Mr. Shelby是一只非常聪明的妖精。赶紧把Miss. Burgess请来,然后把完好无损的信寄给Mr. Solomons!”

        TbC. 


写在后面:

感谢你看到这里!这只是一个短小的过渡章,一会儿再更下一篇qwq咕咕了好久呜呜呜我面壁qaq


▾ 地址:谢尔比家大马场


recurring dream

一定是一段很美好的日子吧

初恋约会地(bushi)

  

听起来就是BE幽灵船会被怀念的那种样子

  但谁让湿莲那么争气售后12年呢~


  


觉得这地和Margate海滩有的一拼 

Margate:那我算什么!   

一定是一段很美好的日子吧

初恋约会地(bushi)

  

听起来就是BE幽灵船会被怀念的那种样子

  但谁让湿莲那么争气售后12年呢~


  


觉得这地和Margate海滩有的一拼 

Margate:那我算什么!   

recurring dream

阿飞叹气:You silly boy

这傻孩子让你别和那些俄国人做生意,不听,看被骗财骗色了吧🤬


Gold哥:你有点过分了😥还人身攻击我头发没惹…

内心活动:早知道不和削笔做生意了还被他老情人无缘无故训一顿 

  

淘米:(P5表情)我就看戏   

      

有一篇凹3上的挺有意思,是Alfie吃醋艾博拉玛的续写,推下

这篇文最后飞说的那句话真的好喜欢(主要是很赞同)  

篇名:Light on a broken glass 

作者:darkandstormyslash       

阿飞叹气:You silly boy

这傻孩子让你别和那些俄国人做生意,不听,看被骗财骗色了吧🤬


Gold哥:你有点过分了😥还人身攻击我头发没惹…

内心活动:早知道不和削笔做生意了还被他老情人无缘无故训一顿 

  

淘米:(P5表情)我就看戏   

      

有一篇凹3上的挺有意思,是Alfie吃醋艾博拉玛的续写,推下

这篇文最后飞说的那句话真的好喜欢(主要是很赞同)  

篇名:Light on a broken glass 

作者:darkandstormyslash       

recurring dream

实际喜欢Cyril喜欢得不行…

见狗思人是吧淘米

你有没有后悔当时说了“不会”


“Least you're still talking to me.”

这不是真的西皮那什么是真的???🥺

实际喜欢Cyril喜欢得不行…

见狗思人是吧淘米

你有没有后悔当时说了“不会”


“Least you're still talking to me.”

这不是真的西皮那什么是真的???🥺

recurring dream
是笃定他一定会来的是吗 想起了...

是笃定他一定会来的是吗


想起了一篇文

“而最後的最後,他終究還是那個能在他面前毫不猶豫就隨意點起煙來的唯一,不但把他的手臂压到發麻,還在他開始碎念抱怨起來的時候挑釁的把煙全吐到他臉上。”


不管是白围巾,金边眼镜还是金酒,飞汤的小细节总是让人磕死

图源pbS506

是笃定他一定会来的是吗


想起了一篇文

“而最後的最後,他終究還是那個能在他面前毫不猶豫就隨意點起煙來的唯一,不但把他的手臂压到發麻,還在他開始碎念抱怨起來的時候挑釁的把煙全吐到他臉上。”



不管是白围巾,金边眼镜还是金酒,飞汤的小细节总是让人磕死

图源pbS506

recurring dream

汤和莲是真的在哪个AU里都匹配度完美

汤和莲是真的在哪个AU里都匹配度完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