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源凯

161.1万浏览    10916参与
墨秋-

【源凯】你所不知道的事-03

*没什么CP味


*小俊主场,全在上班


*大家新年快乐,都健健康康


——军训。


王俊凯就没有想过,大学军训结束后,自己竟然还有要面对它的一天。


八月中下旬的天气还是很热,班主任还必须早起去监督学生列队,和学生们同进同出。


这学校到底有什么毛病?王俊凯在心里疯狂吐槽。硕大的操场上只有边缘角落里有几棵树,投下一簇丧气巴巴的阴影,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所有班级的班主任都扎堆儿挤在一起,谁都不想沾上一点儿毒辣的阳光。几个女老师一起撑着遮阳伞,叽叽喳喳地争论着到底是安耐晒还是理肤泉好用。


王俊凯听了一会,断定这是超...

*没什么CP味


*小俊主场,全在上班


*大家新年快乐,都健健康康



——军训。

 

王俊凯就没有想过,大学军训结束后,自己竟然还有要面对它的一天。

 

八月中下旬的天气还是很热,班主任还必须早起去监督学生列队,和学生们同进同出。

 

这学校到底有什么毛病?王俊凯在心里疯狂吐槽。硕大的操场上只有边缘角落里有几棵树,投下一簇丧气巴巴的阴影,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所有班级的班主任都扎堆儿挤在一起,谁都不想沾上一点儿毒辣的阳光。几个女老师一起撑着遮阳伞,叽叽喳喳地争论着到底是安耐晒还是理肤泉好用。

 

王俊凯听了一会,断定这是超出自己知识范围的东西,默默地挪开几步。男老师不是很多,好几个年纪也都不小了,上衣扎进裤子里,腰间挂着的钥匙随着他们活动腰腿的动作叮当作响。他硬着头皮和这些讲话都会有烟味冒出来的前辈们尬聊了几句国际局势和股票,很快又被心加入的人挤出了谈话。

 

这种感觉着实有点尴尬,他低头看了看手机,王源正躺在宿舍毫不留情地嘲笑他的悲惨境遇,大概是闲得正无聊。

 

-王老师,你今天不用看早读吗?

 

-不用啊[微笑]

 

-……

 

-不备课吗

 

-不用啊[微笑]

 

-……滚吧。

 

打着字就有汗流到眼睛里,刺得眼球又酸又疼。王俊凯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餐巾纸,准备擦擦满头的汗。身上穿的短袖T恤也已经湿透了,黏黏糊糊地粘在身上,难受的要命。

 

“你好,可以借我一张餐巾纸吗?谢谢。”

 

王俊凯一扭头,看见一个个子小小的女老师正冲他笑。

 

他点点头,递过一张纸巾去。他实在是不太知道该怎么和女孩子打交道,也就无从挑起话题,只在心里默默地想她怎么没有加入探讨防晒霜的队伍。

 

“你也是新来的吧?”女生擦完脸,拨了一拨汗湿的长发,露出泛红的、圆圆的脸蛋来,“我之前在面试的时候见过你,你是教什么的?”

 

既然在面试的时候见过,那想必就是同期了。王俊凯点点头,说了自己的名字和任教学科,感觉自己像是刚上大学第一天,在同班同学面前进行自我介绍。

 

“我叫桑果,就是吃的那个桑果。”女生笑起来,“教物理的。”

 

“哦……”他继续点头,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在对方似乎挺健谈,并没有在意他是否搭话,自顾自地从这阵子的工作经历说到了自己的大学,看起来应该是个被新环境憋坏了的话痨。

 

王俊凯有一搭没一搭地听,偶尔礼貌回应两句,感觉至少比自己一个人干站在那里玩手机来的好一点。过了一会桑果停下来,用胳膊肘耸耸他:“那个小姑娘是你们班的吗?”

 

“嗯?”

 

他闻声抬起头,顺着桑果的视线看过去,果然有个女学生往这边来了。王俊凯一下紧张起来,这女孩他有印象,叫李慧琪,确实是自己班里的。现在不是解散休息的时间,往老师这里跑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老师好,”女孩子紧张地咬着嘴唇,眼神飘来飘去,脸颊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累的,红扑扑。“我……我想请一下假。”

 

“哪里不舒服?”

 

“就……”李慧琪嗫喏着说,声音小得像蚊子哼,“生理期……”

 

王俊凯愣了一秒,脸呼啦一下红了。他没太关注过女孩子这方面,小时候生理卫生课睡过去之前依稀记得老师在讲台上说女生这时候不应该剧烈运动,不然后果会很不好。

 

“那、那你回寝室去休息吧。”

 

女生小声地道了谢,迈着小碎步一溜烟跑远了。王俊凯看着她的背影,开始反思自己刚刚的表现是不是太慌张了一点。

 

这样不太好,他想。显得太生涩是制不住学生的,尤其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然而这只是一段小插曲,王俊凯下午又处理了两个这样的女生。好不容易熬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他抹一抹头上的汗,正在回复王源问他要不要帮忙从食堂带一份饭的消息,手机就响了。

 

他接起来。

 

“喂,是王老师是吧?王俊凯老师?”

 

“嗯,是我。请问——”

 

“张妍是你们班的吧?”

 

对面一句话就让他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这才上班没几天,焦头烂额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哪个跟这班熊孩子都脱不了关系。

 

“是的……”王俊凯咽了口唾沫,觉得连夕阳温和的余晖都隐隐地发起烫来。

 

“是这样,下午我们巡逻保安发现她要翻墙出校门,就送到我们这里来了。她说是你准假的,是吗?”

 

“是,但是——”

 

“你到训导处来,行知楼三楼302。”

 

那边说完,啪地撂了电话。王俊凯此刻一颗心已经沉到了胃里,什么都吃不下去了。慌慌张张地换了个方向,又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连行知楼都不知道在哪里。现在回拨刚刚的号码触霉头显然不怎么明智,王俊凯挠挠头,只好发微信找自己的室友。

 

-行知楼在哪里啊?

 

-?

 

-你现在在哪里

 

王源消息回得飞快,也没多问他前因后果。

 

-二操场那边

 

-那你往教学楼走,那边不是有五排楼吗,最里面那栋就是行知楼

 

-谢了

 

王俊凯想拔腿就跑,下一秒又想起自己已经是个老师了,现在正是晚饭的点,满学校都吵吵嚷嚷地走满了学生,怎么想都应该稳重点儿。何况进训导处的时候自己跑得气喘吁吁慌里慌忙的,恐怕那边的老师会以为来了第二个需要挨训的学生。

 

这学校该死的大。王俊凯加快脚步,花了十分钟才走过去。他站在行知楼302门口,稳了稳自己七上八下的心脏,才敲门进去。

 

“哦,是王老师是吧,你好你好。”不知道是不是刚刚打电话的人这会不在,在办公室里接待他的男老师倒是一片和颜悦色,“我姓曹。”

 

“曹老师你好,我们班的张妍——”

 

“啊,你是他们八二班班主任啊。”曹老师把他拉到门外叹了口气,“很难对付吧,这帮小兔崽子。”

 

“你也别有太大压力,有事情就往训导处这边送嘛。”

 

“那这次——”

 

“没事儿。谁会信他们的话。”这老大叔可能是烟瘾犯了,在学校里又不好抽烟,就拿了支烟叼上,也不点,“王老师,你刚来可能不知道,现在小孩子跟你们那时候不一样啦,精着呢。”

 

王俊凯本来是想问学生处分,但是曹老师没给他插嘴的机会,念叨了几句之后领着王俊凯进门开处分单去了。他龙飞凤舞地写完了单子,末了潇洒地一签自己的大名,然后把纸和笔一起递给年轻老师;“来来来,班主任签名签旁边那一栏就行了。”

 

其实听见“处分”二字王俊凯本能的还是有点怵,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如今成了在单子上签字的人,心情忍不住有点复杂。

 

“行了,领走吧。王老师回去你再说说她。”曹老师拿出一串钥匙,打开办公室里的另一扇门,说话口气都立刻变了个人,“下次被逮到试试!”

 

王俊凯被对方自如的演技吓了一跳,看到这是另一间稍小的房间,里面只有几把椅子和一小扇窗户,感觉是个禁闭室。张妍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听到开门的声音就往门口望来,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恨恨地瞪着这些可恶的大人。

 

他一时间有点想说你们这么关着她合适吗,但是这话明显不适合问出口,于是只是沉着脸,对小姑娘说了句过来。

 

其实他现在也很生气,之前的不安全都化作怒火涌到头顶。可是他不能心态爆炸,只能默默做了几个深呼吸,稳住自己的情绪。

 

张妍跟在他身后离开训导处,一路上撇着头一句话也不说,神情像极了准备去刑场英勇就义。王俊凯看在眼里又有点好笑,虽然说一个个都是小刺头,但是年纪终归摆在这里,脸上很难藏住情绪。

 

他进了办公室,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随手摸了颗水果糖递给小女孩。

 

“说吧,为什么说谎?”

 

 

——TBC——


布丁椰果又又拼
我们小岛的排名怎么还没上去!松...

我们小岛的排名怎么还没上去!松宝宝感到无奈!

我们小岛的排名怎么还没上去!松宝宝感到无奈!

布丁椰果又又拼

181208华表奖上的两位帅哥!

181208华表奖上的两位帅哥!

布丁椰果又又拼

王俊凯王源听了要跟我断绝母子关系🙊

王俊凯王源听了要跟我断绝母子关系🙊

荷蓝绿
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凯源甜甜甜

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凯源甜甜甜

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凯源甜甜甜

18岁

拜年

        亲爱的们,大家过年好呀!!!祝大家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万事顺意,心想事成!!!么么哒😘

        亲爱的们,大家过年好呀!!!祝大家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万事顺意,心想事成!!!么么哒😘

荷蓝绿
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

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

图cr.

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

图cr.

麦田

木嘉舒的独家日记节选

圈内人超级独家日记,

带你磕最前线的糖!


·【2019年1月18日】


晴天☀  


我日,狗公司又不经过我的同意乱给我接综艺!!艹老子不想动好吗!还我假期!!!


md综艺还是和王俊凯王源一起录,是想我死吗?我会被他们两个的粉丝撕到怀疑人生啊啊啊!


狗屁黑红也是红!!周加琳你没有心!!


·【2019年2月13日】


晴天☀


明天就要录节目了,一想到要见王俊凯王源还是有点慌,希望明天一切顺利,为了自己的安全还是少一点和他们两个接触好了,不不不,应该这样说,少一点和男的接触。


到底是为什么,我像那么饥渴...

圈内人超级独家日记,

带你磕最前线的糖!


·【2019年1月18日】


晴天☀  


我日,狗公司又不经过我的同意乱给我接综艺!!艹老子不想动好吗!还我假期!!!


md综艺还是和王俊凯王源一起录,是想我死吗?我会被他们两个的粉丝撕到怀疑人生啊啊啊!


狗屁黑红也是红!!周加琳你没有心!!


·【2019年2月13日】


晴天☀


明天就要录节目了,一想到要见王俊凯王源还是有点慌,希望明天一切顺利,为了自己的安全还是少一点和他们两个接触好了,不不不,应该这样说,少一点和男的接触。


到底是为什么,我像那么饥渴的女人吗?见到男的就要扑上去,我才二十几岁,我好累……


·【2019年2月14日】


晴天☀


王俊凯王源人还是很好的,也没有嫌弃我这个“吸血鬼”绯闻女友,唉都怪狗公司,乱炒绯闻,害得我一见到他们两个就心虚。


不过为什么我感觉王俊凯王源这两个人怎么奇怪,今天录制的时候,我总有一种隐隐约约在吃狗粮的感觉。


难道因为今天是情人节,我一单身狗看谁都觉得暧昧??好像这两句话,也没有啥逻辑……


奇怪,难道直男都是这么gay   gay的吗?听说他们两cp很火,今晚睡前去了解一下。


·【2019年2月15日】


🌙


现在是15日凌晨3点,我睡不着了,凯源是真的吧!!!他们两是真的在谈恋爱吧!!!


太上头了!!他们两个是真爱吧!!!


好甜啊,从小一起长大什么的,呜呜呜呜我就是喜欢竹马,竹马万岁呜呜呜呜……


不行了不行了,明天还要继续录制,我得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明天!现场!磕糖!我是什么幸运鹅竟然能和凯源一起录节目!


以及睡前列清单(明天记得做):


1.建小号,去凯源签到;


2.了解上岛是什么意思;


3.B站补糖(B站嗑死我了呜呜呜);


4.注册LOFTER账号;


……


麦田

《木嘉舒:我当绯闻女友的那些年》

————为你揭秘娱乐圈之凯源是真的!
王俊凯王源倾情作序(bushi

内含圈内第一情侣的感情日常
带你吃最前线的狗粮!!
嗑最甜的糖!!

·本书更有木嘉舒珍藏日记番外!

————为你揭秘娱乐圈之凯源是真的!
王俊凯王源倾情作序(bushi

内含圈内第一情侣的感情日常
带你吃最前线的狗粮!!
嗑最甜的糖!!

·本书更有木嘉舒珍藏日记番外!

山泽尔尔

渡我 | 三

  秋千荡得高,木架子在高处被风吹得颤颤巍巍的,王俊凯感觉自己的双腿都麻木了,王源还在一边兴高采烈的。

  王俊凯昏昏沉沉的,攥着王源的手不敢放,手心里的手掌柔软细腻,硬生生让他攥得汗津津的,好像是什么让人紧张的事情。

  王源十来岁的孩子好像什么都不怕,还在秋千上跟他讲完了不知哪里听来的鲛人的故事,鲛人落泪成珠真想看看。

  “哥哥你为什么不说话!”王源转过头,半张脸贴在王俊凯的胸口,说话时喷出的热气都扑在了他的脖子上。

  王俊凯觉得别扭十分,侧着头不理会,皱着眉又红了脸。

  一直到御宴结束,这后宫十几个公主郡主王俊凯一个都没认清,倒是王源的一双耳朵总在眼前晃荡。

  算了,...

  秋千荡得高,木架子在高处被风吹得颤颤巍巍的,王俊凯感觉自己的双腿都麻木了,王源还在一边兴高采烈的。

  王俊凯昏昏沉沉的,攥着王源的手不敢放,手心里的手掌柔软细腻,硬生生让他攥得汗津津的,好像是什么让人紧张的事情。

  王源十来岁的孩子好像什么都不怕,还在秋千上跟他讲完了不知哪里听来的鲛人的故事,鲛人落泪成珠真想看看。

  “哥哥你为什么不说话!”王源转过头,半张脸贴在王俊凯的胸口,说话时喷出的热气都扑在了他的脖子上。

  王俊凯觉得别扭十分,侧着头不理会,皱着眉又红了脸。

  一直到御宴结束,这后宫十几个公主郡主王俊凯一个都没认清,倒是王源的一双耳朵总在眼前晃荡。

  算了,王俊凯暗自想,姜啸只说需记清重华殿的人,王源也算是重华殿的。

  日头渐渐毒辣,皇帝体衰早早离场,太子领着王源告退,两人感情甚笃,刚离了桌就开始一路打闹。

  叶毓看得感慨,又用惋惜的目光打量王俊凯。

  

  盛夏时节,姜啸在念慈宫里拳拳保证,世子在入冬之前必定能开口说话。

  叶毓听了,带着霍羽佳要去东安寺祈福。

  霍羽佳入宫大半年,已然成了念慈宫的得力亲信,加上用武了得,叶毓出宫都爱带着她。

  出宫的马车布置得温馨,厚软的羊绒毯铺满了整个车厢,霍羽佳在一侧给她慢火煎着茶。

  “娘娘此番用心,我替王爷谢过娘娘。”霍羽佳给叶毓端上一盏茶。

  叶毓轻轻地呷一口茶,脸色淡淡:“我没孩子,将来世子身子骨要是好了,是我仰仗你们世子。”

  霍羽佳听完,不露声色地皱了皱眉,才说:“娘娘言重了。”

  车夫拉紧缰绳,马蹄在地上卷起一阵细尘,向宫门外驶去。

  一台步撵在念慈宫门口停下,穿戴昳丽的女子款款地走了下来。

  碎步跟着步撵的公公提高了声音喊到:“二公主驾到——”

  

  东安寺常年弥漫着烛火的香气,皇室的人偶尔在这里避暑,马车悄无声息地停在寺门外。

  叶毓搭着霍羽佳的手,一步步踏着石阶往寺里走。

  还没走到正殿,就看见皇后身边的侍女碧溪陪着太子和一个男孩在香炉边玩耍,王明甫脸上薄薄一层汗,冲着另一个小一些的男孩笑得很傻。

  叶毓走近了才想起,小一些的男孩是新任太子傅的侄子王源,拍了拍霍羽佳的手,轻轻说:“这是你们平州的老乡啊……”

  霍羽佳走上前福礼,说:“给太子请安。”说完看着王源,不知该怎么称呼。

  太子十二三岁,不在意地点了点头,又跑到一边玩闹去了。

  王源脸圆,宛如一个白软的团子仰头看着霍羽佳,好久才说:“这个姐姐我见过!”

  “你哪儿见过我?”霍羽佳被逗笑,“寒食节御宴上么!”

  王源笑着说:“下雪的姐姐!有一把伞!还有个哥哥!”话音刚落,霍羽佳就变了脸色。

  叶毓脸上仍然淡淡的,温和地问:“哪个哥哥呀?”

  碧溪挽着裙子上前拦王源,“贵妃娘娘恕罪,源公子童言无忌。”

  “荡秋千的哥哥!”王源笑着回答,露出两颗门牙,“哥哥长得好看!”

  霍羽佳松了口气,瞥了一样叶毓,见她脸色如常,才放下心来。

  

  二公主是先皇后的独女,先皇后去后便独居宫中很少与旁人走动。

  念慈宫的侍女虽然觉得古怪,还是将王初柔迎了进去。

  王俊凯正坐在梨花木书桌前读着书,见到她赶紧站了起来。

  “世子别拘礼!”王初柔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张标致的鹅蛋脸,“你我之间不用这些。”

  王俊凯难得露出了笑,示意她上座。

  “进宫大半年了,一直没来看你,堂姐对不住你。”王初柔道。

  侍女奉上茶,站在一旁低着头,轻摇着凉扇。

  王俊凯朝她轻轻摇了摇头。

  王初柔喝了口茶,才提高了声音,说:“俊凯你过了年也十四了吧?”

  王俊凯配合地点了点头。

  “等十四了,父皇要赏你外边的院子,总让霍姑娘照顾不方便,我到时候给你要几个顺手的小厮。”王初柔捏着盛茶的瓷杯,像是不经意地说,“你们都先退下吧,我和世子有些拉心的话要说。”

  晃动的扇子戛然而停,侍女们脚步轻轻,退了出去。

  

  “姜啸查了,当时太医院根本没有送药给我父王的记录。”王俊凯说着,沉下了脸。

  王初柔犹豫了一会,问:“那药材又是谁赏赐的?”

  “我怀疑是皇后。”王俊凯没有迟疑,口气笃定。

  “她没道理这么做啊?”王初柔陷入了思考,“你是怎么发现的?”

  王俊凯用指尖点了点桌子,脸色凝重:“皇后身边那个侍女,我之前在平州见过。”

  “什么!”王初柔吃惊,“你在哪里见到她?”

  “我趴在别院的墙头看见的,她跟着南下的护卫一起来赐药。”王俊凯叹气,“怪我大意,没想到这药有问题。”

  王初柔面上不忍,安慰道:“别这么说,你当时才十岁。”

  “不说这个,你给我准备的小厮是什么来头?”

  “也是飞虹队的,可比到时候父皇给你配的那些府兵强上一百倍。”王初柔解释。

  王俊凯露出一个揶揄的笑,说:“你和陈子由,怎么样了?”

  话音未落,王初柔就飞红了脸,含糊地说:“什么怎么样?”

  王俊凯笑开,不再追问。

  手握京城重兵的飞虹队将军陈子由钟情王初柔,这事早些年就传到了平州,但几次求皇帝赐婚,都被皇后以各种缘由回绝了,一来二去,二公主的年纪也拖过了二十。

  “总之,你若是有什么地方需要我,随时让人来找我。”王初柔估量着时辰,最后给王俊凯留下一句话。

  

  九月的夜里带着潮湿的冷,子时未过,重华殿正殿的屋檐上就闪过了人影。

  王俊凯一身黑色夜行装扮,脸上蒙了一块布,只留一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在外边,一边确定着书房所在的位置,一边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重华殿设了两处书房,一处供太子读书识字用,一处只有皇后叶怜南能进。

  王俊凯借着月光比划着两处书房的大小,从靴筒里拔出了匕首,决定先去小一些的书房探探。

  手里的匕首在铜制的锁芯处挑了两下,锁咔一声打开,王俊凯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合上了门。

  书房里漆黑一片,王俊凯凭着感觉摸索到一处高几,绕到了书桌背后。

  门口有巡逻的护卫走过,一阵整齐的脚步声过后,王俊凯从袖兜里摸出火折子打亮。

  小小的火苗照亮了一方小天体,王俊凯借势看向书桌,只见书桌前坐着个小孩,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他,正是王源。

  王源脸上还有几道睡痕,像是懵了。

  王俊凯也吓得一个激灵,见王源张开嘴,又急急忙忙地丢了火折子探过手,一只手捂住王源的嘴,另一只手半抱半挟地抓住他。

  “啊唔……”王源被吓得脸色发白,刚要呼救又被堵上了嘴。

  火折子在手背上弹了一下落在地上,将灭未灭。

  王俊凯一阵刺痛,腾出只手撤下脸上的黑布,虚着声音说:“别喊,是我!”说完,又屏着气观察屋外的情况。

  王源在微弱的光里认出他,葡萄一般的眼睛里褪去了恐慌,身子也不再挣扎。

  书房外安静如常,一股湿滑的感觉从指缝间传来,王俊凯皱了皱眉反应过来,语气不善地问:“你用舌头舔我做什么?”

  王源眨了眨眼睛,眼角弯弯的,笑意荡了开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