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源天使

13003浏览    189参与
好名字会让朋友更好记住你

浅浅gency,ooc致歉

第一次做饭,可能不太香()

不会起题目*抓狂

980字左右


时针飞速转动,齐格勒博士仍坐在那里,不分昼夜的,不停书写着。不知不觉中,眼角的皱纹散开,双眼愈发混沌了。每晚结束工作,她摘下眼镜,端着咖啡,注视着女武神战服。千万思绪涌上心头,一丝愁苦,又是一丝欢乐。

基地不再是曾经的样子。这是没有战争的时代,但老一辈守望先锋特工接连地向世界告别。齐格勒博士认为自己也应该踏出基地,去赞叹生命的不朽,去享受世界的美好。纵使特工们再三挽留,齐格勒博士还是拉着行李箱,开始自己的旅途。

从为孩子们矫正眼睛,到医院工作,为医生们提出建议并进行鼓励,再到去海...

浅浅gency,ooc致歉

第一次做饭,可能不太香()

不会起题目*抓狂

980字左右





时针飞速转动,齐格勒博士仍坐在那里,不分昼夜的,不停书写着。不知不觉中,眼角的皱纹散开,双眼愈发混沌了。每晚结束工作,她摘下眼镜,端着咖啡,注视着女武神战服。千万思绪涌上心头,一丝愁苦,又是一丝欢乐。

基地不再是曾经的样子。这是没有战争的时代,但老一辈守望先锋特工接连地向世界告别。齐格勒博士认为自己也应该踏出基地,去赞叹生命的不朽,去享受世界的美好。纵使特工们再三挽留,齐格勒博士还是拉着行李箱,开始自己的旅途。

从为孩子们矫正眼睛,到医院工作,为医生们提出建议并进行鼓励,再到去海边拯救搁浅的鲸鱼……“这很难不让我回忆过往。”齐格勒博士笑了笑。

“安吉拉?”那是一个上午,海浪轻轻拍打岸边,鸟儿飞翔,鱼儿畅游。突然间的一声混杂电子音效的问候,将齐格勒博士拉回到自己三十余岁的生活。穿梭在风暴咆哮、天地无光的战场,却有着阳光积极的生活。每天在训练场上望着他的背影,为他骄傲,也为自己骄傲。“看来神龙的故事永远不会结束哦!”每一天的生活都是平凡的,每一刻的努力都是伟大的。每一次检查之后,他会说“谢谢”,即使任务紧急,他也不会忘记鞠躬。现在,转过身来,静静地看着他。如今的他还是那副少年模样,眼神中却透出更多的成熟和稳健。安静许久,眼泪猛地流淌着,却只能说出两个字,“源氏……”紧紧地抱住他,源氏也缓慢地抱住安吉拉,似乎还是二十年前的样子。生命啊,写下太多语言无法表达的传奇。

接下来的十余年,源氏都陪在齐格勒博士身边。虽然齐格勒博士经常劝源氏用他的方式拯救更多的生命,不必留在自己身边,但他都会笑着摇摇头。时光渐渐占据齐格勒博士的生命,坐在病床上,却仍写着学术论文。源氏靠在床边,看她专注的目光,看她入睡,看她的勤劳。“安吉拉……”“没关系的,源氏。不要忘了,英雄不朽。”“嗯……”

最终,安吉拉的额头上,落下源氏的吻。一年的时间,源氏完成安吉拉最后交给他的任务,将自己的学术研究分享给每一位曾与自己合作的医生与特工,源氏明白,每一份手稿都是安吉拉的努力,每一个字符都是安吉拉的拼搏,他会不顾一切完成这个任务。看着更多人穿上医生的工作服,更多人投入到医学专业,他似乎看到了那个为自己检查的女孩,眼里永远纯净的女孩。但是,他们是不一样的,他眼中的那个安吉拉齐格勒,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女孩。她未曾告别,她也不会消逝,她是不朽的英雄,正如她所言:


Helden sterben nicht !

来杯Nana牌酸奶
  最近和玩源很6的朋友开黑,...

  最近和玩源很6的朋友开黑,第一次体验被对面切有人保的感觉🆘

  

  画不出来就这样吧,有缘再画

  最近和玩源很6的朋友开黑,第一次体验被对面切有人保的感觉🆘

  

  画不出来就这样吧,有缘再画

阿栀

  还没画完()好累 先传

  还没画完()好累 先传

哟一yoi
  【稿件展示】多伦多捍卫者队...

  【稿件展示】多伦多捍卫者队的源氏天使情头

  【稿件展示】多伦多捍卫者队的源氏天使情头

桜天隠
五个月没画gency了,时间好...

五个月没画gency了,时间好快啊

这次是七夕贺图虽然有点晚。

取的是在藤架下听牛郎织女悄悄话的典故,光听多没意思,边吃边听~

五个月没画gency了,时间好快啊

这次是七夕贺图虽然有点晚。

取的是在藤架下听牛郎织女悄悄话的典故,光听多没意思,边吃边听~

东吴法师陆伯言

看到这张参考图就忍不住磕了!可恶啊!

描图有

看到这张参考图就忍不住磕了!可恶啊!

描图有

乐也西见
源天使是真的🥺 是我截的同一...

源天使是真的🥺

是我截的同一局里的语音对话,那局打的时候真的磕死我了x

源天使是真的🥺

是我截的同一局里的语音对话,那局打的时候真的磕死我了x

这是一个小号

【gency】骑士

骑士

gency ooc,很ooc,童话au

有一天,王国来了一名来自东方的旅者,他说自己是一名骑士。

“东方是哪里?”安吉拉公主问自己的骑士长,她是一名优秀且知识渊博的女性,是整个王国都尊重的存在。

“东方是一个神奇的国度。”骑士长对小公主微笑,黑色瞳孔倒映出小公主的模样,眼瞳中像是承载了阳光与大海。

“那里的人们拥有神奇的力量,可以驾驭神奇的生物,春天时整个世界都会被染上一片粉红。微风吹过,人们便在花雨中生活。”

“在那么美的地方长大,他一定是一位很温柔的人吧。”小公主露出了向往的神色,“可是家乡那么美,他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呢?”

她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我也不清...

骑士

gency ooc,很ooc,童话au

有一天,王国来了一名来自东方的旅者,他说自己是一名骑士。

“东方是哪里?”安吉拉公主问自己的骑士长,她是一名优秀且知识渊博的女性,是整个王国都尊重的存在。

“东方是一个神奇的国度。”骑士长对小公主微笑,黑色瞳孔倒映出小公主的模样,眼瞳中像是承载了阳光与大海。

“那里的人们拥有神奇的力量,可以驾驭神奇的生物,春天时整个世界都会被染上一片粉红。微风吹过,人们便在花雨中生活。”

“在那么美的地方长大,他一定是一位很温柔的人吧。”小公主露出了向往的神色,“可是家乡那么美,他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呢?”

她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我也不清楚。”骑士长摇头,“或许你应该去问问他才能知道。”

小公主对东方充满了好奇,安娜的描述让她对那个梦幻般的地方产生了极其美好的印象。花瓣洋洋洒洒飘落,人们脚踩着花瓣行走,是不是就像走在云朵上一样浪漫?

安吉拉更想去见那位骑士了。

公主不能随便见一名骑士,尤其是外乡来的骑士,但她并不是什么乖孩子。安吉拉趁着侍卫换班的时候偷偷溜走,她从出生就在城堡里,早就对这里了如指掌。

安吉拉披着袍子来到街上,她听托比昂爷爷说漏了嘴,这个东方来的骑士总在这附近逗留,来这里一定能找到他。

在连续寻找了两趟之后,安吉拉忽然在人群中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身影。他长相英俊,眉眼却并不似王国中的人一样深邃,一头绿发桀骜地竖在脑袋上,浓密上扬的粗眉毛更为他增添了几分英气。

“就是他了!”小公主看着人群中的男人,抬脚追了上去。

她跟着男人七扭八歪拐走进了一间酒吧,男人在吧台处要了一杯酒,与旁边的人一起说笑,看来是这里的常客。

安吉拉想上去搭话,但前面的环境并不符合她平时所接受的礼仪教育,犹豫再三之后她还是想等男人走出来之后再问。

或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炙热,男人忽然回头,超她的方向看过来。小公主下意识裹紧自己的斗篷,退后了两步。

“稍等,我有一位小客人。”男人对周围的人比了一个手势后朝安吉拉走来。安吉拉有些无措,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发现,但想了想又觉得自己是公主,为什么要怕一位骑士。她觉得自己不能输了公主的气势,于是挺直后背,面对走到自己面前的男人。

“有什么事吗?美丽的女士?”男人熟练地对她行礼,动作熟悉自然,就像是做了千百次一样。他的尾句轻轻上挑,明明会很轻佻,可从他口中吐出后就只剩了优雅。安吉拉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脸红。她清了清喉咙,用公主的气势接受了这个礼。

“你是东方来的骑士吧。”安吉拉问道。

“是的,公主殿下。”男人压低声音,笑容不减。

“你怎么!”安吉拉吓了一跳,随即又想起自己是偷偷溜出来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们去那里说怎么样?”男人做了个请的手势指向酒吧中的一个隐蔽角落,他用身体挡住安吉拉,将她引向那里,并用身体给她开路。

“是一位合格的绅士。”安吉拉想着,坐在男人拉开的椅子上。

“所以公主殿下为什么来找我?”男人坐在了她对面。

“在这之前你应该回答我的问题。”安吉拉希望自己的气势足一点。

“只有这个国家的公主才拥有黄金般的秀发和蓝宝石一样的双眼。”男人微笑,“所以,我想您是公主。”

“你的洞察力不错。”安吉拉模仿着骑士长安娜的语气,让自己显得成熟,但胸膛中翻滚的好奇心已经无法抑制,它们在安吉拉心口泛着泡泡,让她假装正经的表情带上了迫不及待。

“骑士,告诉我你的名字。”她再次清了清喉咙

“我叫岛田源氏,公主殿下。”源氏垂下眼,微微低头,表现出对公主的尊敬。被骑士环绕长大的安吉拉对他的举动十分满意。

“看来无论是什么国家,骑士的品德都是相通的。”她这么想着,期待地看着源氏。

“所以能给我讲讲你的国家吗?”

刚刚还假装大人的小公主原形毕露,源氏哑然失笑,随后又露出温和的神情。他为小公主讲述了一个她想听到的世界。

那里四周被海洋包裹,漫天飞舞着粉红色樱花,有人鱼和巨鲸在海中高歌。

“好美的地方啊,如果能去看看就好了。”安吉拉想象着源氏所说的画面,满脸都是向往之情。

“如果那里像你说的那么美,为什么你要背井离乡,来到这里呢?”安吉拉有些不解。

“这是龙神的意愿。”源氏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黯淡了下来,但马上又恢复之前的柔和。“神龙让我来到这里寻找更好的自己。”

“可是我觉得你已经够好了啊。”安吉拉用手拄着脸颊看着源氏。

“您是这么认为的吗?”岛田源氏的笑容露出了一点痞气。

“那是因为您是公主殿下啊。”

到最后安吉拉也没弄清源氏来这里的理由,神龙什么的听起来就不太可信。她在源氏的护送下回了城堡,趁着晚餐还没开始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东方来的骑士啊……”安吉拉在窗边眺望城堡外,脑中思考着和源氏之前的对话。“到底什么是寻找更好的自己?成为更好的骑士吗?”

“可他已经是一位合格的骑士了啊。”

安吉拉想不明白,她关上窗,将源氏的事情抛在脑后等待晚餐开始。

王国并没有什么新鲜事,一位东方来的骑士在这里已经成了大新闻,再加上安吉拉本来就对他很关注,他做的每件事都巨细无遗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岛田源氏今天去花街逛了一整天!”

“岛田源氏每天都去酒吧酗酒!”

“岛田源氏在赌场输光了自己全部的家产!他被头牌从风俗店里赶了出来!”

无数负面消息从大街小巷汇聚到王城,从此大家都知道,这个城市到来的东方骑士是一个失格骑士,大家都他的好奇心都变了成了鄙夷,连街头的流浪汉听到他的名字都会笑着往地上吐口水。

“他不是骑士!他是骑士中的耻辱!”

人们这么说着,嘲笑着岛田源氏,继续自己的生活。源氏对这些鄙夷充耳不闻,继续自己的生活。

他稳如泰山,小公主反而坐不住了。上次她见到了源氏,那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一个真正的骑士,他怎么会像街坊上流传的那样,是一个花天酒地的失格骑士呢?

于是在一天傍晚,安吉拉再次溜出了城堡,想要找源氏问清楚,想要证明他不像大家说的一样过分。

晚上的街市灯火通明,俨然是小公主没有接触过的另一个世界,陪酒女在街上揽客,酒吧中传来吵闹声,烟酒气息从哪些亮着灯光的店铺中弥漫出来,把街道都变得一片雾蒙蒙。安吉拉吞咽了一口口水,拉紧自己的斗篷。安娜骑士长曾经提醒过她,夜晚的王国和白天完全不同,夜晚是觉醒的欲望,而欲望会伴随着危险。孤身一人的小公主浑身紧绷,尽量忽略掉身上那些好奇或不怀好意的视线,深刻理解了骑士长的话。

在她生出退意,准备离开的时候,熟悉的人影搂着美丽暴露的陪酒女从酒店里走出,浑身都是脂粉和酒精的刺鼻气味。他和小公主打了照面陌生的浪荡源氏让安吉拉愣住,下意识转头就走。源氏把钞票塞到陪酒女怀里,赶忙追过去。

“公主殿下,这么晚出来很危险,我送您回去吧!”

源氏快步拦在安吉拉身边,挡住周围投来的视线。

“你不是个骑士。小公主抬起头,满脸都是被欺骗的失望。源氏在家人脸上无数次见到这种表情。他移开视线,挠了挠自己的那头绿毛。

”抱歉啊,公主殿下,我确实不是你心目中的骑士,让你失望了?”

“如果!如果你根本不想做个骑士,为什么还要做骑士!”安吉拉满心失望,扭过身不再理会源氏。源氏困扰地看了看周围,随后叹了口气。

“先不考虑我是不是个骑士这个问题吧,现在太晚了街上不安全,我送您回城堡。

公主沉默不语,东方来的骑士愁眉苦脸,但他还是把小公主安全送回了城堡中。

从此安吉拉再也不打听源氏的消息。

时间慢慢过去,东方来的失格骑士已经不是什么新鲜消息,大街小巷又有了新的传言。东方来的骑士还在这里,吊儿郎当,但没有人再去在意。他好像成了这里的一份子。安吉拉也渐渐长大,变成了亭亭玉立的淑女,她的美貌远近闻名。

在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深山中的巨龙来到了王国,掳走了公主。彼时安娜骑士长出了一个任务,莱因哈特老骑士也和她一起去了。城中没有实力强劲的骑士能够将公主带回来,国王心急如焚,愁白了头发。

被巨龙掳走的安吉拉反而没那么慌张,她保持安静,不轻举妄动,很快让龙将她丢弃在了一边。安吉拉偶尔会在巨龙的巢穴中看着远方的森林。森林没有尽头,看不到的地方有她的家乡。她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源氏,这个来自东方的骑士跨海而来,海洋比森林还要广袤,他会不会想家?

如果他的家乡真的如所有人形容的那般,粉红花瓣从天而降,神明盘旋于云层之上,那他为什么还要离开那个地方。他也会悲伤吗?

安吉拉忽然为自己小时候的幼稚行为感到抱歉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公主在巨龙的巢穴中探索出去的路,与其寄希望于别人,不如自己奋斗出一条生路。然而她的可疑行为被巨龙发现了,无慈悲的龙带着她飞向更远的地方,山的尽头是一片海。

安吉拉不愿意被巨龙摆布,她剧烈挣扎,用磨得锋利的石块切割巨龙的脚爪。巨龙吃疼,松开了自己的爪子,安吉拉不受控制地下坠,她觉得自己像一滴水,很快就要彻底溶于身下的海水里。

身后忽然想起龙吟,绿色东方龙缠绕着一柄武士刀,源氏不知从何处出现,一刀切断了巨龙的双角。他用刀子控制巨龙接住安吉拉,又在巨龙撞上山崖之前抱着她跳到安全的地方。

安吉拉以为来救自己的会是骑士长安娜,或是任何一名城中的准骑士。她做梦也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源氏。

看着惊讶到说不出话来的公主,源氏笑了,海风乱他的绿色短发。

“公主,您曾经问我为什么要做一名骑士。”他露出自己那招牌式的帅气笑容。

“骑士的品德是什么,谦卑,诚实,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灵性。我是拥有它们才成为一名骑士吗?”源氏摇了摇头,“不,正因为我还没有拥有它们,所以我才成为一名骑士。”

这个回答让安吉拉愣住,随后露出温和的笑容。

“你早就是一位真正的骑士了。”

“感谢您的赞誉,我的公主。”源氏亲吻了安吉拉的手背。

安娜骑士长和莱因哈特终于赶回了王国,但在他们出发之前,有另一名骑士将公主平安带了回来,他就是人们眼中那位失格骑士。

国王大为震惊,下令赏赐他黄金和封地,让他成为一名王国骑士。但当国王召见的时候,这位东方来的骑士已经不见了踪影。听码头边的人说,这位东方人乘着一条绿色东方龙,向着大海尽头的方向离开了。

渊离

【gency】 黄粱

-ooc,非常的ooc

———————————

源氏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他们还在基地的时候。

“源氏,醒醒。”

听见有人叫了自己,他便睁开双眼,看清楚人后,他迷茫:“怎么了?齐格勒博士。是需要做实验了吗?”

齐格勒笑了笑,拿着资料的手对他晃了晃:“没有,我只是想起今天还没有维护你的手臂。”

天色已全然黑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诺大的实验室只有齐格勒的桌前亮着一盏台灯,暖色调的光线撒在她的头发上,更添一份柔和,不像平日那样严肃。源氏看着她只觉得平静。

“对,明天还有任务,谢谢提醒。”他走到她的身边坐下,准备蹭蹭她的灯光维护自己的手臂。

不知多久外面下起了小雨,轻声拍打着窗户,...

-ooc,非常的ooc

———————————

源氏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他们还在基地的时候。

“源氏,醒醒。”

听见有人叫了自己,他便睁开双眼,看清楚人后,他迷茫:“怎么了?齐格勒博士。是需要做实验了吗?”

齐格勒笑了笑,拿着资料的手对他晃了晃:“没有,我只是想起今天还没有维护你的手臂。”

天色已全然黑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诺大的实验室只有齐格勒的桌前亮着一盏台灯,暖色调的光线撒在她的头发上,更添一份柔和,不像平日那样严肃。源氏看着她只觉得平静。

“对,明天还有任务,谢谢提醒。”他走到她的身边坐下,准备蹭蹭她的灯光维护自己的手臂。

不知多久外面下起了小雨,轻声拍打着窗户,耳边是纸张滑动的声音,她就这样坐在他的身边,这样的场景似乎以前经历过很多次了。

他端起自己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咖啡特有的醇香让他愣了一下。

“怎么了?”察觉到身边人异样的齐格勒转头看向他。

“没事,只是觉得很久没喝过你煮的咖啡了。”

源氏抬头看向医生,她撑着头看着他笑的样子让他觉得恍惚。

“还没结束吗?”

“什么?”

医生突然而来的疑问让源氏心里一紧,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外面的雨变大了起来,不停地砸向窗户,让玻璃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医生站起来伸了伸腰,随后将台灯转向他,无奈道:“你知道的,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安吉拉!”源氏看向往外走的医生,没有来的慌乱,“你要去哪儿?”

他听见她的一声叹息和一声轻骂,“傻子。”

“等等!”源氏立刻站起身追了过去,想拉住她的衣袖时,他醒了过来。


外面雷声滚滚,源氏只觉得头痛——医生在觉得压力大时才会喝的白兰地,他几乎每日都依靠这个入眠。

脑子里一片混乱,却在他头脑中拼凑出一句话:

明天,是她的祭日了啊。


(end)


———扯个犊子———

-想起去年6月的时候,我梦见了以前的人,但我们都在遗忘彼此

-最近沉迷魔兽,昨天望望复健,结果脑壳被打爆了,这游戏怎么还这么难啊!!!!


桜天隠
圣诞快乐! (划拉完这个感觉肩...

圣诞快乐!

(划拉完这个感觉肩膀和脖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圣诞快乐!

(划拉完这个感觉肩膀和脖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桜天隠

感恩节摸鱼,同好们节日快乐哟

p2和p3是差分

感恩节摸鱼,同好们节日快乐哟

p2和p3是差分

桜天隠
中秋整活,小伙伴们双节快乐哟~

中秋整活,小伙伴们双节快乐哟~

中秋整活,小伙伴们双节快乐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