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源禅

71517浏览    311参与
龙栖

【源禅/拉玛禅】搞点修罗场

“那真是......很露骨。”

哈娜用胳膊肘怼了怼雾子,而后者一脸茫然地把最后一口甜甜圈塞进了嘴里。她顺着女孩暗示的方向看过去,正撞上拉玛刹站在禅雅塔身后,抚摸他腰间软金属线管的画面。

“哦——”她拖长了尾音。

“如果智械也会有依恋情结,那么拉玛刹就有依恋情结。”卢西奥感叹道,他又补充了一句,“但源氏肯定有。”

猎空爆发出巨大的连串笑声,“老天!我认识源氏已经很久了,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副模样!”

“我也没有。”雾子后知后觉地加入了话题。“他现在看起来像一只淋了雨的小麻雀。”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是直率还是刻薄。”哈娜咯咯笑着嗔怪雾子,没有真的抱怨的意思。“但你说得没错,源氏现在的确......

“那真是......很露骨。”

哈娜用胳膊肘怼了怼雾子,而后者一脸茫然地把最后一口甜甜圈塞进了嘴里。她顺着女孩暗示的方向看过去,正撞上拉玛刹站在禅雅塔身后,抚摸他腰间软金属线管的画面。

“哦——”她拖长了尾音。

“如果智械也会有依恋情结,那么拉玛刹就有依恋情结。”卢西奥感叹道,他又补充了一句,“但源氏肯定有。”

猎空爆发出巨大的连串笑声,“老天!我认识源氏已经很久了,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副模样!”

“我也没有。”雾子后知后觉地加入了话题。“他现在看起来像一只淋了雨的小麻雀。”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是直率还是刻薄。”哈娜咯咯笑着嗔怪雾子,没有真的抱怨的意思。“但你说得没错,源氏现在的确像。”她又探头望了望另一边的情况,拉玛刹依旧和禅雅塔形影不离,而落在一旁的源氏看起来下一秒就会拔刀。

奉劝他不要。所有人都这样想到。拉玛刹可是个硬茬儿,不说他那根超强的机械法杖,光是动动拳头他就足够捶死源氏两次!

有幸见过拉玛刹开启暴君模式的成员还不多,但它的赫赫威名已经传遍了整个守望先锋基地。

「凡是靠近他的敌人,不论飞禽走兽都逃不出他的封锁范围」——这话是索杰恩说的,而众所周知索杰恩从不夸张!

“源氏对禅雅塔的独占欲是不是太过了?我是说,拉玛刹是禅雅塔的智械朋友,徒弟没理由干涉师傅的交友情况。”雾子问。

“那要看你怎么定义拉玛刹宣称的「兄弟」。”路过的巴蒂斯特双手比出了‘引号’动作,他显然是听到了队友们没太遮掩的八卦讨论。而在感情分析方面,前黑爪特种兵自诩经验丰富。

“晚上一起坐着数星星那种?”卢西奥揶揄。

“愿意分担彼此的负担和痛苦那种?”猎空快乐地补刀。

“会充满醋意和敌意地把源氏叫做「禅雅塔的人类宠物」那种。”DVA盖棺定论,“天!我现在觉得源氏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你们可真是一群损友。”巴蒂如是评价道。不过他也觉得源氏希望渺茫。

这叫什么来着?

——天降竹马,在罗曼蒂克故事里,没有人能够战胜这样的角色。

雾子露出一个狐狸般的微笑,她迅速掏出手机给源氏发了一条消息:

『源氏,你赢不过拉玛刹。』

她专注地盯着房间另一端的童年玩伴兼兄长,源氏脑侧的信号接收灯亮了亮。他变换了一下支撑身体重心的腿,又换了回来——明显的情绪不稳定表征。

很快,雾子就收到了源氏的回信。

一个怒火中烧(也可能是恼羞成怒)的emoji表情。


---


“你的加入让我甚为愉悦,兄弟。”禅雅塔欣然说,他关怀拉玛刹的情绪,为他的同胞如今感受到的痛苦而遗憾。

“此后我会着手处理你的愤怒,引导你重回宁静。对此我已累积一定经验,从源氏身上。”

“你和人类走得太近了,兄弟。”拉玛刹尖锐地指出。

“智械与人类并非敌对,我的同胞。我心仍属于智瞳。而人类,亦是很好的老师。”禅雅塔平静地说,“我还需纠正你,我不走路。”

智械晃了晃身体,他稳稳地飘在半空中。

“你的冷幽默一如既往,禅雅塔。”拉玛刹身上的紫色光芒闪了闪,“我相信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说服彼此,现在我更愿享受我们之间共同的欢愉。”

“不可能!”

“我很乐意。”

源氏的反对甚至先于禅雅塔的同意说出口。他向前跨出半步,试图把禅雅塔护在身后。尽管面具完完全全遮住了他的面孔,但在智械眼里,他愠怒的情绪已足够明显。

“你的人类宠物太吵了,兄弟。”拉玛刹不满地说。

“我的徒弟。”禅雅塔更正道,“如果你愿意,源氏,你也可以加入我们。”

“什、什么?!”

“他做不到。”

这一次轮到了拉玛刹和源氏同时发声,忍者仍旧更快一筹。他的信息接受灯不停地转动着,似乎思考得很急促。

“不,源氏可以做到。他并非全然的人类,我的徒弟有一半的身体与我们一致。”禅雅塔平静地说,再一次向徒弟发出邀请,“你来吗,源氏?”

源氏藏在面罩下的脸涨红了。

“我-我能......”他坑坑巴巴地说,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走到这一步。这...这是在太超过了!“我可以做到吗?”忍者忐忑地问。

“数星星对你而言是难以完成的事情?”禅雅塔无辜而困惑,他歪了歪头,宽慰道。“或许你的脑内中枢无法如真正的智械一般精准计算星辰的数量。但计数并非目的,感受宁静才是。”

“噢-数星星!我当然—我可以做到。”源氏讪讪地说,平静在他身上早已无踪影。

“人类就喜欢假设。”拉玛刹嗡嗡地嘲讽,源氏更尴尬了。“我的兄弟可怜你,但我不会。”

“这句话也适用于你,拉玛刹。 ”源氏还以颜色,坚持跟在禅雅塔身后。

数星星的确让人和智械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平静,然而这短暂的和平在禅雅塔喊停的时候也烟消云散了。

“你应该去休息了,源氏。静修并不能替代人类的睡眠。”禅雅塔温和地说。

“是,师傅。”源氏恭敬地鞠躬,转身将龙刃放在了床边,完成必要的入睡准备。

“你让他睡在你的房间里,兄弟?你毫无警惕和对人类过于友善的态度让我愤怒!”拉玛刹的音量提高了,他的权杖指向源氏,紫色的能量团危险地跳动着。

“不是所有人类,兄弟。源氏是我的徒弟,我们共享房间时并不互扰。”禅雅塔解释,“我只需要充能桩即可,源氏则使用房间内的其他陈设。”

忍者一脚跨进了床褥,用行动理直气壮地证明自己对房间的使用权力。

“师傅关心我,”他尽量维持平静的腔调,“我们睡在一起,他可以随时指导我的修行。”

“得寸进尺的人类宠物。”拉玛刹威胁道,“你贪婪地享受了禅雅塔的怜悯——”

“事实上,兄弟。我同样关心你。”禅雅塔触碰上了拉玛刹举起的臂膀,他无疑是在阻止这场龃龉,如果有必要,他会用超凡圣体同时抵消拉玛刹的暴君模式和源氏的龙刃出鞘。“我为你准备了新的充能桩。”

他一定是做了些什么,或许是智械之间的意识传输?源氏不明白,但在短暂的几秒停顿后,拉玛刹头脸上的紫色光电闪烁了一下,黯淡了下去。

“我同意。”归零者领袖停止了暴君化,“这一次我听从你的劝诫,兄弟。但这个人类,他需要保持安静。”

“如果师傅期望的话,我会的。”源氏心不在焉地回应,他迫切想知道禅雅塔究竟对拉玛刹说了什么。为此源氏不惜直勾勾地盯着禅雅塔看。

禅雅塔会明白他的意思,即使源氏的目光没有热能感应,但智械贤者已很擅长分辨人类的表情。而源氏知道禅雅塔面对他唯一的徒弟时,一般不会选择谎言和隐瞒。

“你有困惑,源氏?”

“是的,师傅。我想知道你对拉玛刹说了什么,如果您可以告知的话。”

“如果你需要得知真相才能恢复平静,”禅雅塔顶着那张波澜无惊的脸和温和平缓的腔调,很难让人意识到他实际上是一名可以杀戮与揶揄的智械。

“我告诉我的兄弟,受喜爱的宠物有资格睡在主人的房间里。”

源氏哽咽了一下,他劝诫自己禅雅塔是不会享受恶趣味的。

或许......?





黑爪员工

#源禅#无差《流水账记录的一件小事》

  “准备好了吗,源氏。”禅雅塔看向反复进房换衣服的源氏,有些不解的关心着:“我从未见你对衣物这么认真的选择,是因为紧张了吗。”

  

“不,老师,我不紧张。”源氏脱下蓝色游牧民服装,在行李箱里翻了翻,换了一套几乎差不多的白色衣物又转过身来:“老师,你觉得是穿白色好还是蓝色好?”

  

禅雅塔有点迟疑,他从不花什么心思在穿着上,这方面他没有太多主意,只是凭着感觉说道:“你穿白色很好看。”

  

“嗯……白色吗?”源氏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下:“哼哼,的确很有死亡的感觉呢,这就预示着今天就是半藏的葬礼吗……真不愧是老师!”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禅雅塔慢慢飘到源氏的行李箱前...

  “准备好了吗,源氏。”禅雅塔看向反复进房换衣服的源氏,有些不解的关心着:“我从未见你对衣物这么认真的选择,是因为紧张了吗。”

  

“不,老师,我不紧张。”源氏脱下蓝色游牧民服装,在行李箱里翻了翻,换了一套几乎差不多的白色衣物又转过身来:“老师,你觉得是穿白色好还是蓝色好?”

  

禅雅塔有点迟疑,他从不花什么心思在穿着上,这方面他没有太多主意,只是凭着感觉说道:“你穿白色很好看。”

  

“嗯……白色吗?”源氏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下:“哼哼,的确很有死亡的感觉呢,这就预示着今天就是半藏的葬礼吗……真不愧是老师!”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禅雅塔慢慢飘到源氏的行李箱前,看着里面乱七八糟的各种暗器弹药和一套蓝色的游牧民服装,想起来好像确实在修行的时候没有给源氏置办过衣服,导致源氏基本只有两种衣服,或者不穿衣服:“上次和你哥哥见面,你并没有穿这些。”

  

源氏有些尴尬,他不好意思和禅雅塔说,当天见过哥哥回来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基本是在哥哥面前果奔了一晚上。

  

“不穿衣服会不好意思是因为你的内心还留有人性,源氏,并且我看见了你对待长辈所展现出的的礼教和尊重。”足够了解源氏的智械僧侣一语道破了源氏的内心,可源氏本人却不这么认为:“可对于半藏,我并没有……”

  

源氏看着禅雅塔的脸,突然没有了下文,他曾说过,他已经原谅了半藏,但这份原谅并不包括他对半藏还抱有着当初对兄长的那种敬爱了。

  

“我知道。”禅雅塔突然将双腿放下,站到了源氏的面前,拍了拍他冰冷的机械手臂:“带着怨恨分离,带着释然重逢,难免会有些尴尬,所以这次我会陪你去,你不要慌乱。”

  

说着源氏感受到了一道神圣的光芒正在对他输送着能量。

  

“谐之珠会让你看上去更有精神,在见你哥哥之前,我会一直为你提供能量。之前一直教导你如何去感受宁静,而现在,你只需感受谐之珠即可。”禅雅塔慢慢的比出一个peace的手势,他察觉源氏的肩膀正在慢慢放松,轻声道:“看你穿这身白衣,仿佛能透过它看到你的新生,你穿着很好看,就像一只尼泊尔的白鸽。”

  

源氏呆呆的望着禅雅塔,听着这慢悠悠的机械声,他觉得老师的话语是那么迷人,他是惯会甜言蜜语的人,却觉得禅雅塔发自内心的朴实话语,比那些甜蜜腻歪的情话来的要动人心弦的多。

  

“老师……”源氏的声音也柔和下来:“老师,我可以拥抱一下您吗?”

  

“囧?”

  

“我现在很想拥抱您,老师。”源氏没等禅雅塔回应,伸出手臂,轻轻环住了禅雅塔的肩膀:“谢谢老师,您的话语让我充满力量。”

  

禅雅塔任由他抱着,他有些不擅长拥抱,只是象征性的把手搭在源氏的背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走吧,你的哥哥可能已经到了。”

  

“好的老师。”

  

源氏放开圈住禅雅塔的手,正准备退后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可腰间的垂挂可能是在拥抱的过程中不小心勾住了禅雅塔的腰带,源氏一个后退,连带着把禅雅塔拉向前,二人倒了一个趔趄,禅雅塔直接把源氏扑倒在了地上。

  

“!!?”

  

—————分割线—————

  

“……|||”半藏看着来赴约的师徒二人不由的抽了抽眼角。

  

“你好,愿你获得平静。”禅雅塔很友好的向半藏打着招呼。

  

“……谢谢,不过我希望你是真的希望我能获得平静。”半藏看向穿了一身黑不拉几的忍者服还带着鬼面的源氏,只觉得平静不能。

  

源氏不想说话,刚才在屋子里被老师扑倒,撞碎了一排老师的花盆,衣服和箱子里都沾满了碎叶和泥土,所以才没办法的从壁橱深处找出了这身旧衣服。

  

但他就是不想解释,他觉得半藏会笑话他站不稳。

  

“这是你们国家的特色服饰,我想你不会介意的。”禅雅塔从容不迫的替源氏解围:“我们走吧,约会地点就在前面不远。”

  

源氏突然听到约会两个字,顿时有些不高兴:“师父,这是‘叙旧’,不是约会。”

  

“我原认为没有什么区别,”禅雅塔看向半藏:“请你不要介意,源氏只是有点机体发热,他很期待与你的谈话,并不是在生气,希望你也能心平气和的对待我这位出色的弟子。”

  

半藏有点惊讶,真的是这位看上去好好先生般的智械僧侣收服了源氏吗?看着这个穿着纯白T恤、周身散发着和平气场的智械,半藏突然感到了安心。

  

“让你费心了。”半藏友好的伸出手,对禅雅塔放下了刚才的戒备:“我是岛田半藏。”

  

“泰哈撒·禅雅塔。这真是一次令人高兴的会见,走吧,我来引路。”禅雅塔轻轻地笑了,他自发地飘到前面,给两位变变扭扭的岛田先生带路。

  

“好,那就麻……”半藏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转身走在前面的禅雅塔穿的白色T恤上,用极其狂野的书法写了几个鲜红的大字——破天毁地灭世界!

  

“……”

  

半藏突然有点慌,两个中二病,他要怎么办才好!?

  

END

  

  

作者有话说:

  故事时间线在双龙CG之后,因为源氏和半藏见了一面后,禅雅塔认为二人可以进一步修复关系,就建议源氏联系半藏到尼泊尔来叙叙旧,大概是这么个设定。

  文章只是当时脑中的一个片段,大概成文于18年前后,最近不是要关国服了嘛,就在压箱底的文件夹里找出了这篇超迷你源禅,估计打这个tag也没人搜得到哈哈。

  愿你,获得平静。✌🏻囧✌🏻

  

赞
就是实在忍不了可爱的东西,狂草...

就是实在忍不了可爱的东西,狂草一番,贤者时间了

就是实在忍不了可爱的东西,狂草一番,贤者时间了

外敷西瓜霜
就算海枯石烂我也依旧喜欢源禅…...

就算海枯石烂我也依旧喜欢源禅……

就算海枯石烂我也依旧喜欢源禅……

厌世。
【我喜欢源禅跟我天天辱骂源氏冲...

【我喜欢源禅跟我天天辱骂源氏冲突吗.jpg】

【我喜欢源禅跟我天天辱骂源氏冲突吗.jpg】

空前絕後最強贅沢病

禅老师cue到日本的金缮工艺,四舍五入源禅发官糖!在介绍金缮的时候,塞特娅修复雕像的时候,禅老师会不会想到那个最出色的弟子呢🥺虽然也不知道这时间线上源禅相遇了没(。

禅老师cue到日本的金缮工艺,四舍五入源禅发官糖!在介绍金缮的时候,塞特娅修复雕像的时候,禅老师会不会想到那个最出色的弟子呢🥺虽然也不知道这时间线上源禅相遇了没(。

山棠禅

万圣节🎃

机器人真的好难画 守望2能给禅老师一个人脸吗呜呜呜😭(是我太菜)

万圣节🎃

机器人真的好难画 守望2能给禅老师一个人脸吗呜呜呜😭(是我太菜)

山棠禅
我是看明白了,源禅tag是真的...

我是看明白了,源禅tag是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是看明白了,源禅tag是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了🙃

山棠禅

😊我爽了

师父要是肉身就可以开车了 淦,机器怎么开啊

😊我爽了

师父要是肉身就可以开车了 淦,机器怎么开啊

我想吃汉堡。

【源禅】智械的下半身幸福

CP:岛田源氏 X 禅雅塔

警告:角色OOC+小学生文笔+作者私设有


在开滴的边缘试探中....


   齐格勒直接在自己办公室里睡着了,昨天一些繁琐的整理工作让她压根没机会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当她揉着眼睛起来时,时钟上的指针还停留在深夜。但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外头敲响了门。

   “门没锁,直接进来吧。”

   她端着咖啡转过身,不意外的看到了源氏站在房间门口。“源氏,这么晚了还没睡吗?”她又满上了一杯咖啡,招呼他坐下。“大半夜的你不会就只是来找我喝咖啡的吧?”...


CP:岛田源氏 X 禅雅塔

警告:角色OOC+小学生文笔+作者私设有


在开滴的边缘试探中....


   齐格勒直接在自己办公室里睡着了,昨天一些繁琐的整理工作让她压根没机会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当她揉着眼睛起来时,时钟上的指针还停留在深夜。但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外头敲响了门。

   “门没锁,直接进来吧。”

   她端着咖啡转过身,不意外的看到了源氏站在房间门口。“源氏,这么晚了还没睡吗?”她又满上了一杯咖啡,招呼他坐下。“大半夜的你不会就只是来找我喝咖啡的吧?”

   这个时间源氏自然是没打算喝一杯咖啡就走的,事实上他站在门口一脸踌躇,没有被机械面罩遮住的脸不难看出他的神情。“不...只是关于我的身体有些问题想询问一下你。”

  “是因为奥古迪姆吗?”她忍不住猜测着,“要知道你受的伤是其他人都没办法承受的,光是控制这幅机体就花了很长一段时间,但你总能突破自己,也许下一次与铁拳的战斗会取得胜利。”

   这话多少有点安慰到源氏了,但这并不是他来这的原因。他转过身将门关上,在齐格勒疑惑的神情中坐了下来。“其实是关于我的身体。”他少有的露出了怀疑的表情,“齐格勒医生,我的小源氏还在吗?”

   “咔嚓。”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齐格勒竟然捏碎了手中的杯柄,“哦!”她小声的叫了起来,第一反应就是蹲下来去捡地上的陶瓷碎片。但显然她还没完全消化完刚才源氏说的那些话。

   “抱歉,源氏,我刚才可能是走神了。你能再说一遍吗?”

   “我想问下我的小源氏还在....”

   “啊我听到了,原来刚才并没有听错呢。”齐格勒接过源氏递过来的碎片,然后转身扔进垃圾桶里。“源氏...”她重重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看着他。“源氏,这是你自己的身体,所以情况你应该比我还清楚才对。”

   “是因为禅雅塔吗?”她隐约记起前几天源氏特地叫来了所有人,大声的宣布了禅雅塔接受他表白的好事。只不过那时她的注意力不在这欢乐的气氛中,所以才不确定的问着。

   源氏没说话,但自身散发出的柔和气息让人不难看出他对这段感情的认真。回想他和禅雅塔从相识到互相陪伴,虽说是师徒关系但源氏早就对他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感。当源氏意识到这段感情的萌发时,他便展现出强烈的攻击性,当然他指的是追求禅雅塔这一回事。 

   “真不敢相信你竟然花了两年时间才追求到禅雅塔的,你真的是他们说的那种花花公子吗?”

   “师傅和其他人才不是一样的。”

   “你每次都这么说。”猎空又来找源氏训练了,只不过这次两人的话题已经从如何向禅雅塔表白变成了源氏下面到底有没有小源氏。“所以安吉拉答应你的请求了吗?”

   “并没有...”一想到当时那场面源氏就觉得脑壳疼。既然下半身已经不在了,但为了禅雅塔下半身(?)的幸福,于是源氏提议用机械组装一个。但齐格勒却强烈反对自己的医学知识用在这方面上,并毫不客气的用手掌招呼了一下源氏的脑袋。

   “哈哈哈哈哈!!”

   “你能别笑了吗...”源氏郁闷的不行,但猎空显然把这当成一个笑话了,躺在地上笑得很开心。“好吧好吧我不笑了。”她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提出一个办法:“为什么不去找托比昂,或者布里吉塔?”

   源氏一个惊坐起,不把这当是猎空的嘲讽反而认真仔细的考虑了起来。“喂喂喂...”猎空在一旁说道:“你不会是真的在考虑这回事吧!托比昂他不是最讨厌改造人了吗!”

   托比昂对智械的态度的确不友善,但源氏考虑了几天后还是决定去找他问一问。为此他还准备了一套完美的说辞,当然还有友人提议的托比昂喜欢的机械部件。 

   当他站在托比昂面前讲述这事时,托比昂还正在敲打着新武器,哐当的击打声几乎快把源氏说话的声音给盖了过去。源氏有些尴尬,说完了自己想说的也没见托比昂有什么反应。但内心他又对自己刚才的那番说辞感到自豪,他是真心爱着禅雅塔的,但又纠结自己对师傅的爱是否会让他感觉到压力。

   智械对于情感的表达总是有别于人类,源氏突然想起了他刚开始追求禅雅塔时闹出的一系列笑话。直到现在都还有人把这个当作茶后闲话。源氏有些无奈,盯着托比昂不说话。

   托比昂将手中锤子往桌上一放,说道:“没想到你小子也有这一天。”

    “这事听起来挺有意思的,行吧我答应下来了。三天之后过来拿东西吧。”

   “嗯?真的吗!真是太感谢了!”源氏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一开始他还以为会吃个闭门羹,没想到托比昂竟然答应了他的请求。只不过这三天后来拿东西倒是让源氏想了有一会儿,看样子托比昂自己想做出什么东西要给他。

   于是在三天后,源氏刚推开房门,就被门外一个铁盒子给顶住了去路。似乎是托比昂的东西做好了。源氏期待的抱着铁盒回到了房间里。

   这一看就是出自托比昂之手,方方正正的金属盒子上还印有托比昂敲打时留下的痕迹,表面摸上去有些脏,源氏想了好一会儿也没弄明白这盒子里会装着什么玩意。

   这样想着,他伸手摸向了这铁盒上唯一路在外头的锁扣。这看着粗糙的金属扣没想到意外的结实,源氏愣是弄了好长一段时间也没把这个盒子打开。

   难不成要他用龙刃开盒子吗?源氏干脆盘腿坐在地上苦恼的想着。他这边还在纠结着盒子的事情,完全没注意到有人走进了房间。

    今天的会议源氏没参加,作为他的师傅自然是应该去了解一下实情。当禅雅塔走到源氏的门口前,轻轻一推房门就开了。于是就发生了下面这样的场景:看到师傅出现源氏立马站起来行了礼,不想撞到了地上的铁盒发出咚的一声响,盖子竟然就这么弹开了。

   禅雅塔和源氏顺着声音一同看过去,谁也想不到,铁盒里面装着的竟然是完美比例下的金属丁丁。

   “......”

   源氏看着禅雅塔。

   “......”

   禅雅塔回望着源氏。

   两人突然默契的都不讲话,大概是因为谁先说话了谁就是尴尬的那一方了。源氏觉得自己的身体在疯狂的冒汗,而非肉体的那部分则是嘎吱作响。他该解释吗,但这场面又该怎么解释。一个忍者躲在里面的房间里拿金属丁丁自我安慰?

   不对他明明是上面那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师傅!请听我解释!”源氏慌了,但这金属丁丁显然是来搞事情的。盖子被弹开后似乎是触发了什么开关,旁边放着的喇叭开始响起托比昂的声音。

   【喂喂?这东西怎么弄来着?....啊,等下这是在录了吗?....喂喂喂?能听见吗?”】

   【源氏,之前你拜托我做的东西我已经完成了。总之使用说明什么都在盒子里,不过这玩意你自己也有一个应该知道怎么用。】

   当场自杀和原地自杀并没有什么差别,源氏在心里痛苦的想着。至少从目前来看,心爱的师傅就站在眼前,他的脚边还放着一个金属丁丁。源氏觉得自己已经社会性死亡了。

   “嗯....源氏你想试一试吗?”

   什么!?源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他猛地看向一旁的禅雅塔,发现他对这东西也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不不不,源氏你在想些什么呢!师傅他才不是这样的人!

   “这是金属丁丁吧。”

    师傅果然是博学多才!不不不源氏你这不是典型的双标了吗!忍者在心里低吼着,全然没有心平气和的样子。他看向禅雅塔,不自觉地跪坐了下来。“师傅,你愿意听弟子的解释吗?”

   “那是当然。”禅雅塔也坐了下来。

   “我想抱你,师傅。”来了,终于还是要面对这一刻。源氏有些紧张,他的机能检测器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闪着红色的光告诉他心率的加快。但这不正是他身为人类的证明吗。作为人类最原始的情感之一,也正是他现在想对禅雅塔倾诉的。

   “我想抱你。”他又重复了一遍,“这完全处于我人类自私欲望的表现,我想抱着你,亲吻你的脸,抚摸你的身体,我们躺在床上哪怕是出游时破旧的木屋.....”源氏说着:“我想以爱你的前提下抱你。”

   “可以哦。”

   “诶?!真的吗!”源氏咂舌,没想到禅雅塔答应得如此之快,“那...那我们试试这个?”他犹豫地看着自己的师傅,但显然对方的注意力都被这个金属丁丁吸引走了。

   “你觉得这个应该放在哪里?”

   “嗯....难道是直接粘上去的吗?”源氏能想到的最糟糕的做法也就是拿着这玩意开始搞事情,但怎么想都觉得那样的场面太美好他不敢看。禅雅塔倒是兴趣满满,这有一部分是因为他在制作出厂的时候是完全没考虑到性别体态这玩意的,虽说按照机械设定来说他是一位男性僧侣,但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他更偏向于无性别。所以在看到这东西时才会少有的露出了不一样的表情。

   “既然他是一个东西,那么一定会有开关之类的按钮吧。”

   “嗯...我看看....”源氏有些手忙脚乱,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变成了一团浆糊,在濒临爆炸的阶段。然而金属丁丁的再一次变化更是直接戳爆了他仅剩下的理智。

    只听见源氏摸上了一个看起来应该是开关一样的按钮,啪嗒一声往下按去。只听见物品内部似乎是什么机关被启动,接着整个金属丁丁开始以奇怪的方式在源氏的手里抖动着。

   【丁丁程序,正在启动。】

   .......

   .......

   “这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画面!!!!”源氏愤愤扔下手中的金属丁丁,已是而立之年的他依然没办法控制住眼角的泪水,任由他奔跑时从脸颊滑落。

     源氏的恋爱之路,好像也没那么远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