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滑板

11.8万浏览    5615参与
鳥定边境_
近日滑板后感:为什么别人的腿都...

近日滑板后感:为什么别人的腿都那么好

近日滑板后感:为什么别人的腿都那么好

SkaterSS_
Game of skate是一项以交流为主的滑板竞技游戏
Game of skate是一项以交流为主的滑板竞技游戏
婩翊

求同好

有没有喜欢crimaster犯罪大师,滑板,画画的

我好寂寞!!!!!!!

(不会打tag,瞎打的🙏🏻)

有没有喜欢crimaster犯罪大师,滑板,画画的

我好寂寞!!!!!!!

(不会打tag,瞎打的🙏🏻)

幻梦之乡

滑板进行时day4

今天,我这么多天来终于滑滑板了!

自从我发了“好想滑滑板”的朋友圈后,就再也没碰过滑板了,天知道我有多想滑!人菜瘾还大就是我。

恰好昨天,我在去晚自习的路上,看见社长和副社长他们在阳光厅那边,拿着滑板坐着休息。我就和他们打个招呼,并且问他们为什么最近都没有在滑板群里面接龙滑滑板,他说平时其实都在滑,但是因为期末到了,所以就没有设置接龙,如果想要滑的话可以私信找他。我说我其实挺想滑的。

然后今天下午吃完饭后,他就私信问我要来滑滑板吗?于是我就换了条裤子,带上水果捞和水杯,就去了阳光厅。

因为我是初学者嘛,基本功也不是很扎实,属于基础比较薄弱的那种。所以说很久没有滑后,一开始上脚就会很生疏......

今天,我这么多天来终于滑滑板了!

自从我发了“好想滑滑板”的朋友圈后,就再也没碰过滑板了,天知道我有多想滑!人菜瘾还大就是我。

恰好昨天,我在去晚自习的路上,看见社长和副社长他们在阳光厅那边,拿着滑板坐着休息。我就和他们打个招呼,并且问他们为什么最近都没有在滑板群里面接龙滑滑板,他说平时其实都在滑,但是因为期末到了,所以就没有设置接龙,如果想要滑的话可以私信找他。我说我其实挺想滑的。

然后今天下午吃完饭后,他就私信问我要来滑滑板吗?于是我就换了条裤子,带上水果捞和水杯,就去了阳光厅。

因为我是初学者嘛,基本功也不是很扎实,属于基础比较薄弱的那种。所以说很久没有滑后,一开始上脚就会很生疏,有点紧张,不太适应,就也很慢。但是等滑了一段时间之后,就慢慢适应了。我就慢慢地变得熟练起来且大胆了,速度也可以加上去了。

加上我用的是社长的板的,所以特别软特别滑,脚轻轻一蹬,就可以速度很快。但因为每个人一块板,所以之后社长也要自己练,我呢就借另一个男生的板(是一个转专业成功了的特教学生,也会bbox来着)。

我当时想的是,既然滑行差不多了,那就巩固一下之前练的动作点板、荡板这些吧!于是我就叫之前教我这些动作的副社长,过来帮我看着指导一下。

一开始都非常顺,于是他就松开教,站在我旁边,数着“321”,我自己点板。连着几次都很顺的结果就是——“扑通”一下整个人往后倒一个完美的摔倒。

这个画面我现在回想起来又好笑又尴尬,但是我当时就只是沉浸在震惊和害怕当中,甚至连疼痛都没有太深刻的印象了。我就记得,当时我是右手臂和手掌撑着的,右边的屁股摔得很痛,整个人都处于一个非常麻木且呆滞的状态,浑然不知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会突然倒到地上……

就在一脸蒙逼的时候,一起滑滑板的几个人都围了过来,问我“你没事吧”,副社长和社长扶我起来,我在地上稍微停了一会儿,才缓慢地起来(屁股好痛啊啊啊)说:“我没事。”

当时社长还怪副社长没看好我,其实这也不怪副社。是我自己摔了,他一直在旁边看着我,而且也是我自己想要学的。太猝不及防了都没反应过来。

马上就看手咋样,有点红肿刺痛。但是是之后慢慢显现出来的。

社长告诉我,他腿上都是伤,都是滑滑板受的伤。他穿着长裤我看不到,但是脑补一下还是觉得唉……我说:“如果能够有进步,摔倒了也没关系。”

之后我就一直坐在那休息没有滑了。社长、lyy和另外一个新来的浅色头发男生就都在说自己曾经受过的伤,手骨折二次,脚骨折一次,骑自行车整个人后空翻下巴都是血,被幼儿园钩子戳到眼皮,室友耳朵被雨伞刺得全是血,同学走楼梯晕了,醒来的时候下班啊都是血肉模糊……我这一听,瞬间感觉自己的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啊!皮肉伤而已。(社长说这些其实是说给我听的,心里受到了很大的安慰)之后我去厕所那边用冷水冲洗,另一个女生过来看我,我问是他们让你来的吗?她说是她自己来的,看我好久没回来就看看我怎么样。我也很感动来着。

回去路上,副社长和lyy起初都滑滑板,然后社长就说走回去吧,他们也就下来了。虽然我没说什么,但是我内心知道是为了等我(我没有滑板只能走)。临告别时,他跟我说:“晚上回寝室后再看看手怎么样了,我寝室有药。如果要的话跟我说。”我表示应该问题不大的,但还是表示会和他联系。包括在阳光厅那里社长反复几次要求我打开双手掌心对比,之后天黑了打开手电筒照着看,都挺让我感动的。

曾经的我很害怕摔倒受伤,因为不止一次看见他们摔倒的样子,感觉很痛。但是总要自己经历一次的嘛,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是不是愿意承担风险坚持做这事儿。

所以其实我现在不害怕了,受伤也不算什么大不了,何况只是皮肉小伤不足挂齿。(虽然但是也会痛)

之后就很忙碌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继续玩滑板,希望我可以下周五的时候再来玩玩吧!



Sk8傲傲
艾特你朋友一起来滑雪
艾特你朋友一起来滑雪
SkaterSS_
“杏山区”宣传视频
“杏山区”宣传视频
Sk8傲傲
❤️板❤️鞋❤️感觉
❤️板❤️鞋❤️感觉
Sk8傲傲
宝我今天去滑板了,滑的什么板?宝我爱你没有天花板
宝我今天去滑板了,滑的什么板?宝我爱你没有天花板
Sk8傲傲
“刚刚跟大爷下棋 他把我帅吃了 怎么办 我帅死了”
“刚刚跟大爷下棋 他把我帅吃了 怎么办 我帅死了”
星婉

有没有一起玩滑板的

有没有一起玩滑板的

Ollie Family

第二章 神秘人

大功率的射灯,照得人头皮发烫,一如初夏时,洛杉矶街头的白色太阳。


粘糕站在高高的折叠人字梯上,为一家刚刚翻新装修完的商场,绘制超大幅的外墙墙绘。


纯白柔软的须发在太阳下闪着银光,长毛的耳朵向后耷拉,他的T恤上沾染了各色的颜料,手心全是汗,握着的刷子有些打滑。


“喂,要不要一起去里面喝一杯!”


粘糕低下头,看见Alan正仰头朝着自己挥手。


Alan是商场的安保人员之一,这个时间点客流量很少,他经常会半下午去商场里面吹空调,喝一杯冰饮。


“太热了,你晚点画也可以,没人会在意的,年轻人。”Alan......

大功率的射灯,照得人头皮发烫,一如初夏时,洛杉矶街头的白色太阳。

 

粘糕站在高高的折叠人字梯上,为一家刚刚翻新装修完的商场,绘制超大幅的外墙墙绘。

 

纯白柔软的须发在太阳下闪着银光,长毛的耳朵向后耷拉,他的T恤上沾染了各色的颜料,手心全是汗,握着的刷子有些打滑。

 

“喂,要不要一起去里面喝一杯!”

 

粘糕低下头,看见Alan正仰头朝着自己挥手。

 

Alan是商场的安保人员之一,这个时间点客流量很少,他经常会半下午去商场里面吹空调,喝一杯冰饮。

 

“太热了,你晚点画也可以,没人会在意的,年轻人。”Alan将安保制服的领带拉得松一些。

 

粘糕抿了抿干裂的嘴唇,还是摇头:“没关系,就快完成了,晚点我还有别的工作。”

 

 “好吧,Ollie星球的年轻人,也一样精力旺盛,做什么事都着急。”Alan耸肩,不再搭理粘糕,朝着商场入口走去。

 

没错,粘糕来自Ollie星球,是一位羊驼族的Ollie星人。

 

Ollie星人有着标志性的“X”形眼睛,与人类外貌体型相似,但也保留了部分种族特征——北方熊族的耳朵,南方羊驼族蓬松的须发,鹿族的鹿角……不止是外貌,相应的,一些种族习性也保留了下来,这在他们心里,是种族能力的传承。

 

这些年,随着科技的发展,星球之间的来往日渐密切。蓝星和Ollie星球有着频繁的贸易往来合作,数十年的持续建交下,人类早已对Ollie星人的样貌习以为常。

 

人类经常前往Ollie星球旅游,在蓝星上居住的Ollie星人,也越来越多。粘糕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不在了。于是幼时的粘糕,就跟着祖父祖母从Ollie星球来到蓝星生活。

 

蓝星的人类,对Ollie星人友好而包容。祖父祖母在加州开了一家珠宝店,因为许多宝石都是Ollie星球特产,所以非常受人类欢迎,生意也很好。

 

尽管粘糕性格孤僻,有些沉默寡言,没有交到什么朋友,但祖父和祖母的关爱,填满了粘糕心中的空缺。他在蓝星度过了相对平静的青春期, 并且考上了艺术设计学院。

 

直到,复活节那天,祖父意外车祸去世。

 

其实,粘糕也不想着急的。原本他以为,很多事情可以慢慢来。比如说,毕业和祖父一起去环球旅行。

 

如今他毕业了,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原来,一直以为会永远在一起的家人,也会忽然之间失去。粘糕的心中,仿佛被破开一个大洞。

 

丙烯颜料混合着喷漆,在日光的烤灼下,散发出浓烈的刺激性气味,难闻刺鼻。

 

粘糕双眼通红,喉咙一阵发紧。



 

“STOP!”

 

磁性的烟嗓,因为大叫而破音。

 

粘糕回过神来,就看见从商场的台阶上,跳下来一个黑发的男人,正急匆匆追着前方的一面滑板。

 

滑板经过斜坡的加速,转眼就到了粘糕的眼前,即将穿过梯架,冲向身后车来车往的街道。

 

就在滑板穿过梯架的一瞬间,粘糕从梯架上一跃而下,双脚恰好落在滑板上。他稳稳地站住,紧接着,后脚利落踩住板尾,“咯吱”一声,滑板猛然急刹,停了下来。

 

握着刷子的粘糕,跳下滑板,在靛蓝的颜料滴落之前,将刷子扔进了颜料桶里。

 

黑发男人冲过来,一把将滑板搂在怀里,发现滑板完好无损,顿时冲着粘糕眉开眼笑:“小伙子,你滑板水平不错啊!”

 

 “……”

 

男人扯了扯自己的天然卷头发: “看你踩滑板的动作干净利落,是个熟手吧。”

 

“……不熟。”

 

粘糕只看了他一眼,移开目光,又弯腰拎起了颜料桶。

 

“你有听说吗?三个月后,加州将会有一场地下滑板大奖赛,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男人将滑板放在地上,坐了上去,一边说话,一边用屁股左右滑动滑板,看起来十分悠闲惬意。

 

很显然,粘糕冷淡的态度,他一点都没在意。

 

见粘糕没反应,他又补充:“对了,奖金是30万美元,你在这里画三个月,也挣不了这么多啊。”

 

原本不想搭理他的粘糕,身形明显一滞。

 

祖父去世以后,宝石原料商忽然拒绝供货,紧接着,不知道什么原因,整条Ollie星球通往蓝星的宝石运输渠道,都临时关闭。很多订单一时无法完成,为了赔付客户,祖母掏空了家底。

 

然而珠宝店的竞争对手,还是很快分走了客户。失去了灵魂设计师,也没有Ollie星球的宝石原料,珠宝店生意日下,渐渐无力运转,祖母不得不选择关店。

 

家里因此欠了很多外债,一直居住的房子也被拿去拍卖。为了还债,祖母甚至当掉了心爱的宝石——那是祖父去世那天,准备送给她的结婚纪念日礼物。

 

从那以后,祖母搬去了远在郊外的乡村居住,而粘糕为了帮助祖母还掉剩下的债务,一直在努力挣钱,每天打三份工,连前几天的毕业典礼,都没有参加。

 

这样忘我的工作,究竟是为了还债,还是为了不去想念祖父,粘糕也不知道。

 

好在,在他的努力下,债务已经基本还清。他现在也毕业了,很快就可以找到一份薪水还不错的工作,他可以把祖母的宝石赎回来,重新开一家店,陪祖母安度晚年。

 

想到这里,粘糕摇头拒绝:“我真的不太会玩滑板,你找别人吧。”

 

“如果说,我教你呢。”男人站了起来,看向粘糕,深褐色的瞳孔里,一片斑斓的光。

 

“……”

 

许多知名的PRO滑手,都是在街头和比赛中,被经纪人发掘,通过参加国际比赛和商业代言赚钱。滑手签约的经纪公司,甚至能分到一半的利润。

 

一开始被搭讪,粘糕以为这个男人是一位经纪人,但现在看似乎又不像。

 

粘糕皱起眉头:“我并不想学。”

 

“我费恩说要教人玩滑板,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不想学。”名叫费恩的男人,叹了口气,伸了个懒腰,从兜里掏出一张折好的海报。

 

他“唰”地一下,将海报抖开,递到粘糕面前。

 

一个穿着比基尼的性感美女,映入粘糕眼帘,距离脸不到5厘米。

 

“……”

 

见粘糕整个人后仰,甚至将脸转向别处,费恩疑惑地看了一眼手里的海报:“哦不好意思,拿错了,你等下。”

 

“……”

 

费恩又小心翼翼将海报折了起来,从另外一边的裤兜里,掏出一张随意揉成一团的纸。

 

他慢条斯理地展开,递给粘糕。

 

接过海报,粘糕一时有些愣住,他X型的眼睛,一瞬间放大。

 

粘糕最先看见的,不是“西海岸滑板大奖赛”几个大字,也不是烫金加粗的30万奖金,而是奖品栏里,那颗蓝色的宝石。

 

那是祖母当掉的宝石,是他想赚钱赎回来的宝石,如今居然出现在一个滑板比赛上,变成一个人人争夺的战利品。

 

它本来应该,静静躺在祖母的手里,由祖母温暖的双手,一点点暖热。

 

“怎么,对这块宝石感兴趣?小道消息,蝰蛇队的队长奎,也对这块宝石很感兴趣,一旦到了他的手里,就再也别想拿到,还没人能从奎手里掏出来东西。”费恩放下滑板,踩了上去,颇随意地跳了个ollie。

 

粘糕皱起眉头,他懂费恩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说,如果现在不将宝石赢回来,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可是,自从那件事以后,他已经好几年不玩滑板了。离滑板大奖赛只剩下三个月,就算他运动神经再发达,又怎样才能赢过专业滑手,获得冠军呢。

 

更何况,西海岸滑板大奖赛,并不是传统正规的滑板比赛,而是一个由神秘地下组织举办的赛事。为了赢得比赛,获取丰厚的奖品,滑手们往往无所不用其极,他们的滑板水平不见得顶级,但每一个人,都充满危险性,每年因此受伤的滑手不在少数。

 

但是,那块宝石,是祖父想要对祖母传达的爱。既然祖父不在了,那么这份爱,就应该由他去找回来。即使祖母不会因为一块宝石,就从悲伤中走出来,但他想要给祖母这份慰藉,哪怕是一点点。

 

因为,这个世界上,他只有祖母了。

 

对风险利弊的权衡,都在一瞬间化作坚定的决心。

 

眼前叫费恩的男人,随意做出来的ollie,就那么的精准完美 ,好似漫不经心的散步,却每一步都踩在节拍之上。虽然不清楚他的实力,但粘糕直觉,这个人滑板水平很高。如果他想靠自己获得利益,给他也没关系。

 

粘糕定定看向费恩:“……如果我获得冠军,钱可以都给你,我只要宝石。”

 

费恩歪着头,朝粘糕咧嘴一笑:“成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