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滑板

12.2万浏览    5910参与
蓝木

希望大家在穷极无聊的世界上多一点点快乐。

希望大家在穷极无聊的世界上多一点点快乐。

Cigarettes_
  开启一项新运动!

  开启一项新运动!

  开启一项新运动!

一只咕咕子

最近几天在宿舍捡了一个上一届留下的滑板,试着滑了下结果第一天就摔了一跤,一星期了才好。。。然后又有点想玩手指滑板了。买了个玩具板,然后挂上配件做了个钥匙扣,随便玩玩。后面可能继续玩滑板,也可能买个专业手指滑板玩。就酱。

最近几天在宿舍捡了一个上一届留下的滑板,试着滑了下结果第一天就摔了一跤,一星期了才好。。。然后又有点想玩手指滑板了。买了个玩具板,然后挂上配件做了个钥匙扣,随便玩玩。后面可能继续玩滑板,也可能买个专业手指滑板玩。就酱。

时间小虫
滑板:你再吹会儿,我都听不下去了,你个人玩吧
滑板:你再吹会儿,我都听不下去了,你个人玩吧
小二说科普
这款电动履带滑板,能在各种路面上行驶!
这款电动履带滑板,能在各种路面上行驶!
亿囍很爱笑
不要尝试去挑战女友的底线
不要尝试去挑战女友的底线
Ollie Family

第5章 猜测

觥筹交错下暗流涌动,各怀心事地人们,在轻快的钢琴曲下,释放了蹦紧的神经,放松地舞动着身体。


作为上上届北部赛区的滑板冠军,以及这一次滑板工厂争夺赛的代表选手,许多人来找阿板寒暄聊天。


丢下阿板独自承担客套的人际交流,菜花拉着粘糕,从人群里溜了出去,吃吃喝喝也很开心。


“咦?”端着一盏香草冰淇淋的菜花,坐在吊椅上有些疑惑地发出声音。


粘糕转过头来问:“怎么了?”


“泰戈叔叔他……怎么有些怪怪的?”菜花靠近粘糕,小声嘀咕:“不过也说不上哪里怪,可能是太多年没见过了吧。”


粘糕顺着菜花的视线看...

觥筹交错下暗流涌动,各怀心事地人们,在轻快的钢琴曲下,释放了蹦紧的神经,放松地舞动着身体。

 

作为上上届北部赛区的滑板冠军,以及这一次滑板工厂争夺赛的代表选手,许多人来找阿板寒暄聊天。

 

丢下阿板独自承担客套的人际交流,菜花拉着粘糕,从人群里溜了出去,吃吃喝喝也很开心。

 

“咦?”端着一盏香草冰淇淋的菜花,坐在吊椅上有些疑惑地发出声音。

 

粘糕转过头来问:“怎么了?”

 

“泰戈叔叔他……怎么有些怪怪的?”菜花靠近粘糕,小声嘀咕:“不过也说不上哪里怪,可能是太多年没见过了吧。”

 

粘糕顺着菜花的视线看去,只见泰戈一个人坐在角落的皮质沙发上,安静地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手中端着一杯鸡尾酒,已经见了底。

 

是喝醉了么?

 

粘糕问旁边的侍者,要了一杯一模一样的鸡尾酒。

 

鸡尾酒白里透着一丝青绿,煞是好看,他正准备抿一口,就把菜花夺了过去:“香味很特别,这是香草口味的吗?让我喝一口。”

 

一瞬间,粘糕愣在当场,他好像抓住了某个细节。

 

“菜菜,你对泰戈这个人了解多少?”粘糕忽然发问。

 

“嗯?不是很熟呀,但是他帮了我和阿板,嗯,我本来想和他打个招呼,但是……”菜花有些犹豫。

 

粘糕接着说:“但是他好像根本不记得救过你。”

 

“是的,是的,就是这种感觉。”菜花猛点头。

 

粘糕沉思了片刻:“我记得你来的路上说他对香草过敏?”

 

“是啊,他当时喝了一杯加了香草的利口酒,整个人通红,跟火烧似的。”说到这里,菜花也有些反应了过来:“这杯鸡尾酒里面,也有香草来着……”

 

粘糕点了点头。

 

菜花藏不住心事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的慌张,但她在粘糕的眼神示意下,又重新镇定了下来:“我去找阿板。”

 

“哥,我想吃烤秋刀鱼,你快来帮我~”菜花撒着娇,从一堆滑手中,将阿板拉了出来。

 

三个人站在烧烤架面前,面色自如地烤着秋刀鱼。

 

“现在医疗进步,过敏源被他剔除了也不一定,这不能证明他不对劲。”阿板嘴上这么说,但心下也多了几分怀疑,其实他一开始就察觉到异常,只是因为对方是他的恩人,所以并没有怀疑过。

 

粘糕也总算揪出了这件事最奇怪的一点。

 

“可是,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他既然知道你退役的原因,当初也愿意帮助你们离开Ollie星球,又为什么会将你重新拉回滑板界权利争夺的中心呢?”

 

阿板眼神一沉,难道泰戈当初帮他,只是为了有朝一日用得上自己吗?

 

“他不是这种人。”阿板摇摇头。

 

“那么,还有一种可能……”粘糕无声地说了几个字,但阿板和菜花都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个人不是泰戈。

 

猜测的种子一旦埋下,便会在心中生根发芽。

 

“那真正的泰戈叔叔呢?会不会已经……”菜花轻咬了一下嘴唇,做出了决定:“不行,我一定要去确认一下。”

 

阿板拉住了她的手腕,有些欲言又止:“我去吧。”

 

“你太容易引起关注了,换句话说,他会对你更加警惕。”粘糕摇头。

 

菜花看着阿板:“放心吧,再说了,泰戈叔叔从前对我挺好的……”

 

说完,菜花拿起两串烤好的秋刀鱼,朝坐在花园角落里的泰戈走了过去。

 

“泰戈叔叔!”菜花举起秋刀鱼:“吃秋刀鱼吗?我和哥哥刚烤好的~”

 

泰戈抬眼看了菜花一眼,没有伸手接。 

 

“你不记得我了吗?”菜花笑嘻嘻地说:“我是阿板的妹妹菜花呀,你带我去过你家,叔叔你忘啦!”

 

“怎么会忘——菜花长这么大了。”泰戈接过秋刀鱼,笑着说。

 

站在远处的粘糕,默默看着菜花和泰戈聊天,侧头对旁边的阿板说:“别紧张,菜菜比你想象地还要……嗯,社牛。”

 

匆匆结束了宴会的行程,三个人一齐从江边别墅出来,回到了阿板暂住的公寓。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菜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接过阿板递过来的矿泉水,猛喝了两口:“他……他不是真的泰戈。”

 

粘糕和阿板面面相觑:“你发现了什么?”

 

“我没有去过他的家里,泰戈叔叔是独身主义者,很少有人知道他的住处。当年搭救我们,也只是把我和阿板安排在一座酒店公寓里,当然这也可能是他记错了,于是我又故意说, 还记得当年他送给我的那块长板吗?我把我们的合照做成了砂纸,贴在长板上贴了一整张,他居然也没有反驳我……”

 

“……你这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谁都知道专业的长板不必全部贴满砂纸,太粘脚了。”阿板立即反驳起来。

 

菜花翻了个白眼:“你没抓住重点,重点是,他根本没有送过我长板,因为那会你不准我玩!”

 

粘糕挑眉一笑:“所以你这是挖了两个坑?”

 

菜花点头:“没错,就算他忘了有没有送过我长板,那作为一个滑板工厂的股东之一,滑板俱乐部的大老板,也总该知道,长板不需要整面贴砂纸吧,毕竟这对于板仔来说,是非常基础的常识,除非……”

 

“除非他根本不是泰戈。”粘糕接着说。

 

“你们说,这会不会是泰戈叔叔自己的安排呢,找一个替身保镖什么的?”菜花抓了抓头发,这是电视剧里会有的剧情。

 

粘糕点头,也不是没有可能,也许一切都是泰戈自己的安排。

 

阿板摇摇头:“他不会这样做的,我了解他。”

 

说完,阿板找了个角落,缓缓坐在地板上,垂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菜花和粘糕面面相觑,半晌,菜花才开口:“阿板,我知道泰戈叔叔是你的朋友,你别着急,我们一定找到真正的泰戈叔叔问个清楚。”

 

“我一定要找到真正的泰戈,至少我要知道,我还的到底是谁的人情。不过,这件事比你想象中复杂,我们不知道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事情,如果假的泰戈知道了我们在怀疑他,在找真正的泰戈,一定会对我们不利,我不能让你有危险。”

 

阿板抬起头来,当机立断地说:“我不能让你掺和这个事情,你明天和粘糕回蓝星,这件事就交给我一个人解决。”

 

“我不!”菜菜想也没想,直接拒绝。

 

“我也不想走。”粘糕躺倒在沙发上。

 

“你们!”阿板咬咬牙,面对耍赖皮的两个人毫无办法。

 

粘糕打开手机,查了一下比赛的时间表:“如果我们找到真正的泰戈,说不定你就不用去参加那场凶险的比赛了,这样,我去收集假泰戈的证据,找一找真正的泰戈的踪迹。”

 

“那我负责收集泰戈叔叔最近一年官方露出的消息,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菜花举手。

 

“那我呢?”阿板用手指指着自己。

 

粘糕坐直身体:“你什么都不要做。离比赛开始还有不到两天,这几天阿板你继续训练,全身心为比赛做准备,不要暴露马脚,引起假泰戈的怀疑,让他以为,一切都在按他的计划进行。”

 

阿板沉默了一会,也知道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于是只好点头:“你们一切小心。”

 

这一夜,三个人都没有睡着,在各自的房间里忙活。

 

菜花搜遍了近一年所有关于岩烧俱乐部和泰戈的新闻,将疑点一一圈出来,传送给粘糕。

 

接到隔壁房间菜花发来的文件时,粘糕正在思考如何找到真正的泰戈,他打开文件一看,菜花的疑点集中在两个月前的一条新闻。

 

这是一条小道新闻#岩烧俱乐部种子选手意外车祸,滑板工厂赛提前出局?#

 

下面有一条评论引起了粘糕的注意。

 

“这里是内部工作人员,其实以前泰戈老板对滑手很好的,这一次居然对出车祸的月轮滑手不闻不问,讲真让人寒心,不过内部消息,他已经打算招募别的滑手参赛了,你们不信到时候看吧。”

 

月轮,是和Xeme俱乐部的桥,西风俱乐部的茶轴以及Iris俱乐部的砂雪,同级别的地下滑手,原来粘糕还在奇怪,为什么岩烧俱乐部不用自己的滑手,而要找上阿板,原来是因为月轮出了车祸。

 

不过这未免有些过于蹊跷了。

奇趣探索实验室
老外滑板挑战圆环滑道,接触顶点堪比特效,牛顿都忍不住叫好
老外滑板挑战圆环滑道,接触顶点堪比特效,牛顿都忍不住叫好
sneak8ter

  This is a pair of Vans shoes belongs to a Chinese skater who has already skated for many times. Here is the size of his shoes and probably the size ......

  This is a pair of Vans shoes belongs to a Chinese skater who has already skated for many times. Here is the size of his shoes and probably the size of his feet.

阳光农村妇女

什么叫绝望 (不喜划走

没时间画画 玩滑板 主要自己比例不熟 不想练 就喜欢瞎摸 摸完又嫌丑 

感觉玩滑板很牛b 但又觉得没时间练

可恶 竟然没有时间吗

😭

没时间画画 玩滑板 主要自己比例不熟 不想练 就喜欢瞎摸 摸完又嫌丑 

感觉玩滑板很牛b 但又觉得没时间练

可恶 竟然没有时间吗

😭

秦唐

    赶路,旅程终有目的地

    但我希望我一直在路上

    我爱夏叶

  

  

  

  

  

  其实就是一次看日出的活动,但是尚且青涩的我们怀揣着热情,踩着滑板,滑行17公里。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没有技巧,全靠感情吧。饼说其实主要是过程,反正一整个晚上都是用来赶路的。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第二天大概率是多云,但是没有人抱怨。只是最后还是给了我们一个惊喜。

  

    赶路,旅程终有目的地

    但我希望我一直在路上

    我爱夏叶

  

  

  

  

  

  其实就是一次看日出的活动,但是尚且青涩的我们怀揣着热情,踩着滑板,滑行17公里。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没有技巧,全靠感情吧。饼说其实主要是过程,反正一整个晚上都是用来赶路的。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第二天大概率是多云,但是没有人抱怨。只是最后还是给了我们一个惊喜。

  

博林
我玩滑板,你玩我呢
我玩滑板,你玩我呢
小陈
我玩滑板,你玩我呢
我玩滑板,你玩我呢
懒人
滑板:你再吹会儿,我都听不下去了,你个人玩吧
滑板:你再吹会儿,我都听不下去了,你个人玩吧
板片工厂
滑板:一下子就摔到了你的心巴上🛹_Marie
滑板:一下子就摔到了你的心巴上🛹_Marie
楼宇云
我玩滑板,你玩我呢
我玩滑板,你玩我呢
阿航动漫
倒霉熊去拿滑板和雪仗 结果把屋子里弄的乱七八糟的
倒霉熊去拿滑板和雪仗 结果把屋子里弄的乱七八糟的
五星动漫
大熊想抢回会飞的滑板 费劲心思 他能做到吗
大熊想抢回会飞的滑板 费劲心思 他能做到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