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满月

12995浏览    1053参与
耀月🌕

藏在心里的喜欢(2)

『校园暗恋』

刘耀文&满月(你)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即将到来


前一天,热心的家长们送来了水果和饮料

“满月,你下课带两个男生去门口搬一下咱班的东西”你们班主任给你说

作为体委的刘耀文一马当先,跑到你旁边

“姐,我要去,再叫上严浩翔就够了”

“行吧”


下课,你们就去了

明明是夏天,今天却很冷,刮着大风,还没有太阳

你只穿了件短袖和外套,路上冷的缩了起来

刘耀文发现了,跑到你前面

“姐,你在我后面,我给你挡风”

他用他180+的身高和宽宽的肩膀给你挡风

又走了一会儿,刘耀文看见你还是很冷,就问你

“姐,要不我把我...

『校园暗恋』

刘耀文&满月(你)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即将到来


前一天,热心的家长们送来了水果和饮料

“满月,你下课带两个男生去门口搬一下咱班的东西”你们班主任给你说

作为体委的刘耀文一马当先,跑到你旁边

“姐,我要去,再叫上严浩翔就够了”

“行吧”


下课,你们就去了

明明是夏天,今天却很冷,刮着大风,还没有太阳

你只穿了件短袖和外套,路上冷的缩了起来

刘耀文发现了,跑到你前面

“姐,你在我后面,我给你挡风”

他用他180+的身高和宽宽的肩膀给你挡风

又走了一会儿,刘耀文看见你还是很冷,就问你

“姐,要不我把我外套给你吧”

一旁的严浩翔发声了

“咳咳咳,能不能注意一下还有一个人呢”

(此时好香已经知道了吻文暗恋你)

“不用了不用了你自己穿着吧”你赶紧说

到了门卫室,你们在找要搬的东西,刘耀文给外套脱了下来,趁你不注意,披到了你身上,什么也没说,你要还给他,他却跑了


下午,又要去门口搬东西,这次人去的比较多

天气还是很冷,还下雨了,别人直接冒雨向门口跑去

你跟刘耀文刚到教学楼底下,他看见下雨了,第一时间将外套脱了下来,丢给你

“盖头上”

说完,不等你回答就跑进了雨里

你怕把他的衣服弄脏,就抱着衣服跟了上去

你到的时候他们已经把东西搬完了,你凑上去想帮点忙,结果严浩翔说

“班长,你抱好刘耀文的衣服就行了”

你害羞地不再说话了


之后就回班了(啥也别问,问就是我不知道咋写了😭)


未完待续……

下集讲运动会那天的事,可能下周末更

❤️❤️❤️❤️❤️❤️❤️❤️❤️❤️❤️❤️❤️❤️❤️❤️❤️

耀月🌕

藏在心里的喜欢(1)

『校园暗恋』

刘耀文&满月(你)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你,满月,进了初中,凭借着自己的优异的成绩和能力成为了一班之长


众所周知,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两个人相遇的几率只有百分之零点零几,这种事情在你身上发生了。对方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刘耀文


七下的时候,你们坐了前后桌,渐渐的开始聊天,聊的越来越多,那天突然知道了你们两人同年同月同日生,于是,你们天天在争谁比谁大


月考前,刘耀文信誓旦旦地对你说

“这次小四科我绝对有一科能超过你”

“如果没有呢”

“你说”

“嗯……那你叫我姐”

“行”


命运的安排,还是你这个学霸赢了,他兑现承诺,你成了他...

『校园暗恋』

刘耀文&满月(你)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你,满月,进了初中,凭借着自己的优异的成绩和能力成为了一班之长


众所周知,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两个人相遇的几率只有百分之零点零几,这种事情在你身上发生了。对方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刘耀文


七下的时候,你们坐了前后桌,渐渐的开始聊天,聊的越来越多,那天突然知道了你们两人同年同月同日生,于是,你们天天在争谁比谁大


月考前,刘耀文信誓旦旦地对你说

“这次小四科我绝对有一科能超过你”

“如果没有呢”

“你说”

“嗯……那你叫我姐”

“行”


命运的安排,还是你这个学霸赢了,他兑现承诺,你成了他姐,你多了个弟


之后,刘耀文天天黏在在你身边

“姐~这题怎么写啊~”

“姐~我去给你接水吧~”

“姐姐~”


你渐渐习惯了有了刘耀文这个弟弟



未完待续……





贰孃

“你可以我们永远相信刘耀文。”

“你可以我们永远相信刘耀文。”

耀月🌕

藏在心里的喜欢(预告)

『校园暗恋』

刘耀文&满月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根据本人自身经历改编)


男一:刘耀文

女一:满月

男二:男一的好兄弟严浩翔

女二:女一的闺蜜盐汽水


故事简介:他们都是初中生,一个班的,刘耀文是体委,满月是班长。刘耀文和满月同年同月同日生,认了姐弟关系。刘耀文暗恋满月,全班同学都知道,满月却一直觉得是个谣言,直到刘耀文暗恋了一年后,在满月的追问下表了白……


第一次写文请多指教😘


选吻文和好香只是比较偏他们俩,另外五个也很爱!

评论区没有主场,但是坚决抵制粉丝吵架行为!!!


本人住校学生党,周末假期更❤️


『校园暗恋』

刘耀文&满月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根据本人自身经历改编)


男一:刘耀文

女一:满月

男二:男一的好兄弟严浩翔

女二:女一的闺蜜盐汽水


故事简介:他们都是初中生,一个班的,刘耀文是体委,满月是班长。刘耀文和满月同年同月同日生,认了姐弟关系。刘耀文暗恋满月,全班同学都知道,满月却一直觉得是个谣言,直到刘耀文暗恋了一年后,在满月的追问下表了白……


第一次写文请多指教😘


选吻文和好香只是比较偏他们俩,另外五个也很爱!

评论区没有主场,但是坚决抵制粉丝吵架行为!!!


本人住校学生党,周末假期更❤️


W-wen^

浅浅看一下我的宝贝儿砸吧~

浅浅看一下我的宝贝儿砸吧~

随风

文x你

文×你

— 别上升正主—

—自己看着开心好吧—

—可投稿 算是幼儿园文笔—


刘耀文是流量明星(20)你叫满月是他的初恋你们也就在一起了 公司也知道你和刘耀文是cp 但要求你们避嫌!。(在一起4年了)。

今天是刘耀文粉丝突破5000万(编的)的庆祝日子 公司找了一个高档的餐厅请吃饭  但今天刘耀文看你的眼神比平常不一般 因为这种眼神看着你怪怪的 你在车上就一直看微∥博评论来打破这种尴尬 这辆车只有你和刘耀文坐(公司安排)

 到了餐厅 公司要求刘耀文要...

文×你

— 别上升正主—

—自己看着开心好吧—

—可投稿 算是幼儿园文笔—


刘耀文是流量明星(20)你叫满月是他的初恋你们也就在一起了 公司也知道你和刘耀文是cp 但要求你们避嫌!。(在一起4年了)。

今天是刘耀文粉丝突破5000万(编的)的庆祝日子 公司找了一个高档的餐厅请吃饭  但今天刘耀文看你的眼神比平常不一般 因为这种眼神看着你怪怪的 你在车上就一直看微∥博评论来打破这种尴尬 这辆车只有你和刘耀文坐(公司安排)

 到了餐厅 公司要求刘耀文要喝∥酒 其实你是蛮不想让刘耀文喝的 喝了之后晚上就会发生…… 但毕竟是公司的安排你也不能反驳(刘耀文内心贼高兴)

 吃饭的过程就省略……

  回到家 你看见刘耀文脸通红 心里就已经做好准备了

 刘耀文把你抱到卧/室把门反/锁上 

对着你说“月月 你身上好香∽ 可以吗” “嗯……你要轻”

刘耀文揽着你的yao 把你抱在墙上 把手抬在头上不给你逃跑的机会 说着慢慢wen上去 

“唔……”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

你已经开始有点喘不开了 拍打着刘耀文后背 刘耀文好像明白了你的意思 更用力wen了


夜里房间里发出叫声


完了。🌚欢迎投稿

W-wen^

快去听我儿砸的新歌!!😻😻真的非常好听啊虽然但是我觉得是写给轩轩听的🤔

快去听我儿砸的新歌!!😻😻真的非常好听啊虽然但是我觉得是写给轩轩听的🤔

踩齐哥的猪儿🐺🌕(冲95粉ing)

文你甜文|大结局

🈲上升抄袭

本人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请文明观看

—————————————————

正文


晗悦醒了,她一睁眼,望了望四周,拍了拍脑袋回过神来想起了昨日发生的事。


“小姐你醒啦!”兰儿很是高兴


“刘耀文呢?他怎样了?”她顾不上管自己的身子,急着想见刘耀文。


“小姐,您身子还没养好,不可乱动。”


“你让开。”


晗悦冲到刘耀文房内,她身上的伤还没好,每跑一步,伤口就灼烈地疼。


她皱着眉头忍着。


刘耀文还躺在床上,病怏怏的样子,脸上毫无生气,嘴唇干了,眼睛就没睁开过。


“张大夫,他中了何毒?”...

🈲上升抄袭

本人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请文明观看

—————————————————

正文



晗悦醒了,她一睁眼,望了望四周,拍了拍脑袋回过神来想起了昨日发生的事。



“小姐你醒啦!”兰儿很是高兴



“刘耀文呢?他怎样了?”她顾不上管自己的身子,急着想见刘耀文。



“小姐,您身子还没养好,不可乱动。”



“你让开。”



晗悦冲到刘耀文房内,她身上的伤还没好,每跑一步,伤口就灼烈地疼。



她皱着眉头忍着。



刘耀文还躺在床上,病怏怏的样子,脸上毫无生气,嘴唇干了,眼睛就没睁开过。



“张大夫,他中了何毒?”



晗悦忍着泪问。



“西方某种植物制成的毒液,呈无色,很难发现。”张大夫一脸遗憾地低下头回复。



“可有解药?”晗悦急问。



她的双手抓住了张大夫的袖子。



张大夫无奈地摇头。



晗悦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兰儿急忙去扶。



晗悦眼中的泪水终是落下了,她似乎还有些不相信。



她双膝跪着,哭着问:“张大夫真的求您了,他真的无法可救了吗?”



张大夫吓着了,连忙扶晗悦说:“小姐快请起,老夫不敢收这跪,恐折寿。我再为您想想法子。”



“老夫想起还有一种法子可行。”



“快说。”晗悦眼里又有了希望。



“这宫中药房内有一株玲珑草可解这毒。”



“那好办,我现在就亲自去取。”



“小姐且慢,这玲珑草是当年的大皇所收藏之品,皇室视其为珍宝,整个城内仅此一株。”



“这…我去想法子,多谢张大夫。”



晗悦狂奔向父皇母后的府中。



这边晗悦前脚刚走,刘耀文就醒了。



“少爷醒了!!”逸云激动地喊着。



“不必招摇了,别让太多人知道了。”



刘耀文撑着虚弱的身子说着。



“晗悦可曾来过?”



逸云把事情都讲了。



刘耀文听了笑了,整个人憔悴无力,和平常的他很是不同。



“她呀,还是这么傻,我也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以后她再来你就替我请她回避吧,免得到时我不在了,她也会难过。”



晗悦一到父母面前,就扑通一声跪下说:“求求您了父皇母后,刘耀文垂死,女儿需要玲珑草救他!”



盈母将她扶起说:“悦悦呀,不是母亲不帮你,这玲珑草被百姓们视为镇城之宝,若被你取了去,你要被他们称为逆囯者的。”



“我不怕。”



“百姓庶民就算了,那你可是族长之女。”



“那母亲,我若削去少族长这个名分是不是就可以和取玲珑草抵消了?”



“悦悦,你当真要为了他削去名分?”



“嗯,只要能救他即可。”



盈母无奈地说:“来人,去取玲珑草,并下旨意削去晗悦少族长名分,发放出宫。”



她叫晗悦过来,在她耳边悄悄说:“母后为悦悦高兴,悦悦长大了,母后在城郊处为你备了一间房子还有一些银两,你自己做些生意,实在不济就回宫中母后府中,昂。”



晗悦忍着泪水拿着玲珑草告别。



她自知自己身份卑微,不敢再去见刘耀文,便让兰儿将玲珑草交给下人给刘耀文服下。



她对兰儿说:“你就不必跟着我了,我自己收拾收拾就去城郊了,你离开宫中,找个好人家嫁了吧,跟了我十几年了,苦了你了。”



兰儿说:“不苦不苦,小姐待我从未有主仆之分,倒像亲姐妹一般,我这辈子就跟着小姐,哪儿也不去,小姐要去城郊,兰儿也跟了去。”



“你当真要和我去吃苦?”



“嗯。”



“那好。”



府中下人天天煎药,刘耀文服下,他并不知道自己马上就可以痊愈了,他更不知道晗悦为他做了什么自己晗悦不在府中。



张大夫又来把脉了,他说:“刘公子,您这身子恢复得不错,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这玲珑草果然有效。”



“你说什么?玲珑草不是镇城之宝?仅此一株怎会给我解毒?”刘耀文问



“公子还不知道?晗悦为给您解毒宁愿被削去名分变成庶民,现在在城郊呢。”



刘耀文瞪大眼睛,命逸云准备马车赶往城郊。



耗费一天一夜的时间,刘耀文赶到了城郊,打听到了晗悦的住所。



晗悦在这几天开了家小糕点铺,做的都是宫廷糕点,百姓们很是喜欢,价格也不昂贵,足以维持生计。



刘耀文看到蒸笼的热气腾腾,一张张方桌挤满了人,他走进去敲了敲打开的门,问:“可有玫瑰花糕?”



晗悦正忙着制作,就回答:“有有有,客官先请坐。”



她一回头,愣住了。



四周蒸笼弥漫出来的热气让她感觉在做梦。



“悦悦。”刘耀文笑着唤着她的名字。




                                                 —— END


















可以重来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科考...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科考。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科考。

踩齐哥的猪儿🐺🌕(冲95粉ing)

文你甜文|攻打西方入侵少数民族

文x你小甜文(可能微虐,不过主调甜)

踩齐哥的猪儿🐺🌕原创作品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这是合集连续文,上下文有对接的,建议从合集第一篇开始观看喔~

有兴趣的看看我主页别的文章喔

请文明观看,不爱看的左上角自己出去奥

—————————————————

正文


“诸位,紧急情况,西方少数民族蛩族已经东徙,明日就抵达我国国门。吾在此下令,明日所有青年都上阵杀敌。”


“吾等听令。”


众人努力筹备第二天的军火、马匹以及装甲兵器。


快入夜了,刘耀文放心不下,就到晗悦房里。


“明日…尽力而为。有危险第一时间喊我。”


“知道了,我又不...

文x你小甜文(可能微虐,不过主调甜)

踩齐哥的猪儿🐺🌕原创作品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这是合集连续文,上下文有对接的,建议从合集第一篇开始观看喔~

有兴趣的看看我主页别的文章喔

请文明观看,不爱看的左上角自己出去奥

—————————————————

正文



“诸位,紧急情况,西方少数民族蛩族已经东徙,明日就抵达我国国门。吾在此下令,明日所有青年都上阵杀敌。”



“吾等听令。”



众人努力筹备第二天的军火、马匹以及装甲兵器。



快入夜了,刘耀文放心不下,就到晗悦房里。



“明日…尽力而为。有危险第一时间喊我。”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况且这次战争,我为国捐躯也算是一件光荣的事情了。”



“切莫胡说了,莫说这晦气话。”



“知道了知道了,反倒是你,大病初愈,倒要注意身子。”



“娘子这可是在关心我?”



刘耀文窃喜。



“你说是就是吧,早些歇息,可能这夜里就有可能准备作战了。”



“嗯,答应我,安全回来。”



刘耀文还是不放心晗悦。



“那你也答应我。”



“好,我们两都平安归来。”



第二天



将士站在城墙上,士兵在城门内,城门外是入侵少数民族。



“速开城门!速开城门!速开城门!…”



入侵的兵队举着长枪叫嚣着。



盈父冥父下令:“开城门,战蛩族!”



城门打开。



“开城门,战蛩族!开城门,战蛩族!…”



双方开战,打得不可开交,双方不相上下。



晗悦和刘耀文领军出战。



打到后来,敌方开始被攻陷。



再过一会儿敌方军队被收拾得片甲不留,而晗悦刘耀文的军队也所剩无几,两人也受了伤。



晗悦臂上遍布刀痕,刘耀文的脸上也有了划痕。



那敌方的首领难对付,两人联手都难以打败。



双方打了几回合也不分胜负。



詹俊看不下去想过去帮忙。



刚走没几步,那首领发现了他,便向他扔镖。



“詹俊!”



晗悦飞奔过去挡住,还好是镖这种小兵器,不然晗悦这条小命就不保了。



她身负重伤倒在地上,她挣扎想爬起来继续打,可力不从心,浑身炽痛。



刘耀文看到了立刻红了眼眶,他想赶紧冲过去扶起晗悦。可是现在这个情况还是以大局为重,他继续和那首领对打。



那首领知道刘耀文心里想的是什么。



他趁刘耀文不注意,用袖子里的暗箭向晗悦射去。



刘耀文飞扑过去。



他用身躯包裹住了晗悦。



“噗”一口鲜血吐出



晗悦瞪大了双目,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刘耀文回过身见那首领似乎很得意,趁这时候拔出剑狠狠地刺向他。



他回身看着晗悦,露出满意的笑。嘴边的血迹和杀敌时飞扬的尘土使清秀白皙的脸庞变脏,因战而乱的头发须在风中摇曳。



他看似狼狈的模样在晗悦眼里英勇无比。



他又吐一口鲜血,皱了皱眉,倒下了,倒在沙场上。



“刘耀文!”



晗悦哭着呐喊着拼尽全力爬起来抱起刘耀文,她瘫坐在地上,双手抚摸着刘耀文的脸。



“刘耀文你骗我,说好的一起平安回去的!”晗悦哭着说。



“刘耀文你醒来好不好?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你明明很厉害的,你不会死的对吧?”



“悦…悦悦,别哭了,哭…的样子…不好看。你要好好…好好地活下去…”刘耀文用最后的气力说,他笑着,用手抹去晗悦的泪水,他眼眶里也有着泪水,但他不希望晗悦看到。



“刘耀文你不会死的,有太医。太医呢?!快传太医!!”



来了好些人把刘耀文抬回他房中,他眼睛紧闭着,但还有着微弱的气息。



“张大夫,请问他怎么了?”



“无碍,只是失血过多导致的昏迷,需歇息几日。”



晗悦听到这开心极了,她笑着欢呼。



“可是…那暗箭带毒,恐怕…刘公子所剩时日不多了。”



晗悦听到这,心凉透了,竟也晕厥了过去。




未完待续!!!!!

(马上完结了喔)










毛毛yeah
若是断电,那便无尽黑夜 然而月...

若是断电,那便无尽黑夜

然而月亮永远都在天上,不曾离去,默默相伴,为路人照得一方明净

若是断电,那便无尽黑夜

然而月亮永远都在天上,不曾离去,默默相伴,为路人照得一方明净

文复

番外二

2018年,有一个叫刘耀文的孩子出道了。


“我是刘耀文,去告诉全世界,我们已经横空出世了。”


“小狼在用力奔向心中的广袤旷野时,也挂念着柔柔光晕一路随行的月亮。”


“仅此而已刘耀文的名字惊艳了满月们整个青春...”


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个夜晚,他的项链被枪打碎,射入他的身体,他陷入沉睡。


至此,巫师的毕生发明成功——狼彻底变成人。


月神守护组织里有一个女人看他可怜,把他带回了现实世界,悉心照顾,并培养为大明星。

[图片]

2022年,他的十七岁生日到了。


满月们的应援还是震撼,让人心暖。


生日会现场,一个带着狼牙项链的少女出现在其中。


台上...

2018年,有一个叫刘耀文的孩子出道了。


“我是刘耀文,去告诉全世界,我们已经横空出世了。”


“小狼在用力奔向心中的广袤旷野时,也挂念着柔柔光晕一路随行的月亮。”


“仅此而已刘耀文的名字惊艳了满月们整个青春...”


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个夜晚,他的项链被枪打碎,射入他的身体,他陷入沉睡。


至此,巫师的毕生发明成功——狼彻底变成人。


月神守护组织里有一个女人看他可怜,把他带回了现实世界,悉心照顾,并培养为大明星。



2022年,他的十七岁生日到了。


满月们的应援还是震撼,让人心暖。


生日会现场,一个带着狼牙项链的少女出现在其中。


台上,耀文表演了《燕尾蝶》,少女泣不成声。



她想起了什么。


所有人为他过生日,只有他知道今天是满月的生日。




“我成为所有人都耀文,却失去了唯一的满月。”


直播结束,他回到住处,他还是喜欢趴在窗边看着月光洒进窗户。


他抓着月光,放在心口处。


“老婆,生日快乐~”


酒店门口,他出来看月亮,却被人跟上。


他警惕地以为又遇上了私生,机智地绕路,可身后的人更为机敏。


他怎么都甩不开。


“你要做什么?”他停下看着这个戴帽子的人。


女孩笑出声来,“这么多年,躲猫猫还是玩不过我!”


“你什么意思?”他不知为何被吸引着向她走了两步。


“我是满月!”


他认认真真地反驳,“你是私生!”好像下一句就要开始教育。


那女孩点点头,“好家伙!”她摘掉帽子,“那你记不记得你有个老婆叫满月?”


他激动到失语,冲过来抱起满月。


“老婆!你终于回来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他难得的放声大哭。


“怎么会呢?那么难的事我还是做到了。我爱你,就不会丢下你,不管多难。”


“狼牙项链?”


“我不是说过么,人在它在!”


地库里,跨越苦难和前世的爱意化作拥吻。



诺言太重……太重……压了前世,再压今生。


满月们,要幸福啊!我想这也是耀文的想法。

文复

番外一

孤狼拜月,是因为眼中还残留着一个愿望……


我知道他属于黑夜,在茫茫夜色里,他可以遁身隐形。


然而,狼不去发问为什么不是一直黑夜,狼并不渴求,这与他无关。


在这漆黑的世界里,他可以肆无忌惮,可以桀骜不驯,可以藐视群雄。


黑夜会放纵狼的驰骋,黑夜会包容狼的歇斯底里,黑夜会尽忠尽责的爱护狼。


狼是幸福的,因为他有黑夜的掩护。


高原之上,每当夜晚,星布夜空,愣是把苍穹拽了下来,距地仅几尺之遥。


冷风习习,万籁具静。


远处的绵......

孤狼拜月,是因为眼中还残留着一个愿望……

      

我知道他属于黑夜,在茫茫夜色里,他可以遁身隐形。


然而,狼不去发问为什么不是一直黑夜,狼并不渴求,这与他无关。


在这漆黑的世界里,他可以肆无忌惮,可以桀骜不驯,可以藐视群雄。


黑夜会放纵狼的驰骋,黑夜会包容狼的歇斯底里,黑夜会尽忠尽责的爱护狼。


狼是幸福的,因为他有黑夜的掩护。

     

高原之上,每当夜晚,星布夜空,愣是把苍穹拽了下来,距地仅几尺之遥。


冷风习习,万籁具静。


远处的绵山在氤氲水气的偎绕中变得朦胧,变得“蠢蠢欲动”,然而狼不去欣赏,不是不屑,而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奔走,从不停息。

      

狼终其一生在为生存搏斗,在为裹腹拼命。


他习惯了颠沛流离,他不去埋怨天地神灵,他不臣服于任何一切。


狼犀利的眸子,总是一直散射出冷冷的幽幽的钢锥般淡绿的光芒,唯有在虔诚的对着月亮仰天长啸时,才会暴露出凄迷,哀伤,忧愁,那啸声又是如何的沉闷低昂,肝肠寸断。


狼是悲哀的,因为月神不会怜悯,即使狼的忠诚亘古不移。

      

孤狼拜月,是因为眼中还残留一个愿望。


愿望是什么?如童话中幻化人形,寻找心仪的王子?


似神话里天地间生灵的主宰,改变万物生长的规律?


像现实中人类一般更加贪婪,毁掉世间所有的美好?


还是别的什么,或许月神知道吧。

      

月神无情,狼意绵绵。


有情对无情,狼不在乎,没有结果也许本身就是一种结果,无须刻意。


在黑夜中穿梭,在月色下徘徊,在时光的缝隙里驻足顿首,狼是孤独的,狼的心不孤独,因为有个愿望,那个眼中残留的愿望……

      

孤狼拜月,长啸呼唤,始终如一。


一个古老的传说,在月圆的晚上对着月亮虔诚的祈祷,如果能唤醒月神,愿望便会实现,多年后人们把他叫做狼拜月神 。


现在雪原之上都会记得十五年前月圆之夜的最后一枪,他们失去了自己的狼王。



文复

满月之下 20

“你是谁?”


地牢来了一匹会说话的老狼,“王后你好,我是狼长老。”


“王后?我么?”


“当然。”他恭恭敬敬地向我行礼。


“狼王让人早早地挖了这个地牢,这里最暖和,外面在打仗,这里是狼族目前唯一的净土,这个请您看看。”


“这是药?”我闻了一下。


“大家说得对,您真的很聪明,他那天被人四殿下下了药,他没有做对不起您的事情,你可以去看他的手臂,他知道自己不对劲之后,就将狼牙咬入了骨头,清醒过来。”他微微咳嗽了一下,“他追你到寝殿,外面都是狼,他人生第一次杀死族人,来救你。”


“他让你来的?”


狼长老摇摇头,“我看着他长大,他是整个族群最好的孩子,这个王...

“你是谁?”


地牢来了一匹会说话的老狼,“王后你好,我是狼长老。”


“王后?我么?”


“当然。”他恭恭敬敬地向我行礼。


“狼王让人早早地挖了这个地牢,这里最暖和,外面在打仗,这里是狼族目前唯一的净土,这个请您看看。”


“这是药?”我闻了一下。


“大家说得对,您真的很聪明,他那天被人四殿下下了药,他没有做对不起您的事情,你可以去看他的手臂,他知道自己不对劲之后,就将狼牙咬入了骨头,清醒过来。”他微微咳嗽了一下,“他追你到寝殿,外面都是狼,他人生第一次杀死族人,来救你。”


“他让你来的?”


狼长老摇摇头,“我看着他长大,他是整个族群最好的孩子,这个王位本来就应该是他的。为了救杀父仇人,他跳下悬崖变成人,就剩五年时间,他不知道把你留在身边还是放走。我很心疼他,我想让你知道真相。我们是狼,贪婪暴怒是我们的代名词,可他不一样,他舍不得你,也不知道怎么办。昨天晚上他开心地告诉我,他要做父亲了,开心地笑没了嘴角,一下回到了小时候可爱开心的样子。”


我颤抖着攥紧双手,“他故意说的气我的话,我是月神,我可以救他!”

 

狼长老不敢相信地看向我:“你是月神?”

 

“是!”我真挚地点头。


狼长老后退了两步:“宿命劫就是你下的!下给我们整个狼族!”


“我?”我退坐在一边,我无法接受他的宿命劫是我亲手下的,“我下的!”这何尝不是我的宿命劫?“他在哪里?我要见他。”

 

“他在寝殿,不让任何人进入,我才来找您。”

 

“带我出去!”

 

“好。”

 

我推开寝殿大门。


“出去!”他醉倒在地上,泪水横流。

 

“耀文!”


他听见我的声音,起身擦去泪水,“谁放你出来的?想死么?”


“五年?你就这样浑浑噩噩下去,不见我?让我恨你?你真的很笨!”

 

他看着我的眼睛,慢慢靠近我,抱住我贴近我的肚子,他的泪水落在我的手臂上,“老婆,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知道你也没有。”


我看着他几乎断掉的手臂,“你傻不傻?干嘛这么咬自己。”

 

“我爱你,我好爱你,可是我要死了。我和先生说活得开心五年够用的,可是我现在想要五十年,我……”



“我相信没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五年足够了,我不会让你死,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


狼长老突然跑进来,“殿下,外面来人了!”


“人?”


“好多人,有枪!”


“我和你一起去!”


“老婆~“他摇摇头。


我紧紧抓住他,“我们一起面对!”


他不会再拒绝我,“好!”


月光洒下来,照在雪原上。


 “爸爸?”我看到人群之首。


“满月,你快过来!”


“爸,你把枪放下!”


“联系不上你,又联系不上巫师,我就知道你出事了。”


“你和巫师?”


“孩子,你是三代月神,我们这些人都是月神守护组织的一员,我和妈妈很幸运能养育你长大。“


满月突然想到巫师留下的文字的最后一页:


月神守护组织由各行各业优秀的奇才组成,他们信仰月神。自愿加入守护月神的组织。由于二代月神的陨落,组织决定守护三代月神做普通女孩幸福一辈子,传承四代下去。


“爸爸~”随着父亲的让开,我看了很多认识的人,“琳琳?“


原来我的身边,所有人都是保护她的人。


所有人都爱这个女孩子。


“是,琳琳看到了他。”爸爸指着耀文,“琳琳告诉我,那天视频,我看到了他口袋露出来的狼牙项链,那是巫师先生的毕生发明,巫师是科学家,项链上有二代月神的东西加上现代科技。先生人呢?”


耀文回答:“他死了。”


“你杀的?”爸爸看向耀文。


我站在耀文身前,“不是!”我害怕其他人手里的枪。


“月~他在囚禁你,爸爸知道的,那是他身上宿命劫的解法,禁锢月神,宿命劫就会自动消失。他在骗你,孩子,你不信爸爸么?”


我看向他,笑了出来,“我就说会有解法的!”


耀文握紧了我的手。


“爸爸我信你,但我也相信他!你们放下枪,我和你们回去,好不好?”


爸爸点头,耀文却没有松开我的手。


我看着他,“这次换我离开了。”


“老婆!”


“放心。”我放下他的手,走向人群,突然人群中


满月之下,我挡住了那颗子弹。


“老婆!”


“满月!”


我倒在耀文飞奔而来的怀里,“我的孩子……”


我看着他颤抖着手,狼图腾再现,我抓住他,“别!”


爸爸跑过来,我紧紧抓住他的手。


“别伤害他,爸爸,求你了,我求求你。”


爸爸一声低吼:“都放下枪!”爸爸推开耀文,“滚开!”


爸爸抱起我,“爸爸带你回家。”


“爸爸,妈妈还好么?”


“她很想你。”


“放我下来吧,我走不了了。”我指着月亮,“月圆之夜,月神圆寂,这是巫师先生唯一留给我的现代文字。”


爸爸摇头,“不会的。”


话音未落,变回狼形的耀文将我抢了回去。


“老婆,等我,等我最后一次,我能救你!”


我伸手摸着他的脸,“耀文,老公,我最爱的人,好好活下去。”


我用了三代月神唯一一次施法——让我的爱人睡去。


看着他睡在我怀里,我全身渐渐变成银白月色,我要回天上了,我变成一只只银白色的蝴蝶在耀文周围环绕,渐渐消失。


所有人跪拜,所有狼哀嚎。


我受到了月神该有的送别仪式。


“再见,我的爱人!”


耀文对我的爱是超越法术的,他强大的意志力居然可以挣脱法术,奔向月下,追逐我的身影。


“老婆!”


满月在满月之下消失了。


他哀嚎着奔向人群,他拿起地上的枪。


爸爸制止他:“你不能死,我女儿不能白死!”


“救她!”


“没有你,她不会死!”


耀文溃败在地上,琳琳亲眼看着自己的好友离开,守护的人物和多年信仰让她失智。


琳琳拿枪对准了耀文。



文复

前世今生 19

爸妈找不到我,家里聚集了一些我从没见过的陌生人。


耀文没有带我离开地狱,我心如死灰,狼王怕我逃跑,将我的脚踝与寝殿内的柱子锁在一起。


我现在唯一的精神寄托就是巫师留下的文字。


我是月神!那我要自己救自己!


我知道以自杀相要挟的方法保不了自己多久,所以我更要加快速度。


沃夫帝国就是指狼族。


萱月是二代月神。


阿文是真狼王。


那个消失仆人布里吉,布里吉在我的认知里是反叛者的意思,那我合理怀疑他杀害国王,并假扮国王。


巫师应该就是先生本人,至于他和二代月神的关系,我暂且定义为仰慕。


夜幕降临,我正跪在地上,缓解脚腕的疼痛,这时我听到了嚎叫声...

爸妈找不到我,家里聚集了一些我从没见过的陌生人。


耀文没有带我离开地狱,我心如死灰,狼王怕我逃跑,将我的脚踝与寝殿内的柱子锁在一起。


我现在唯一的精神寄托就是巫师留下的文字。


我是月神!那我要自己救自己!


我知道以自杀相要挟的方法保不了自己多久,所以我更要加快速度。


沃夫帝国就是指狼族。


萱月是二代月神。


阿文是真狼王。


那个消失仆人布里吉,布里吉在我的认知里是反叛者的意思,那我合理怀疑他杀害国王,并假扮国王。


巫师应该就是先生本人,至于他和二代月神的关系,我暂且定义为仰慕。


夜幕降临,我正跪在地上,缓解脚腕的疼痛,这时我听到了嚎叫声。


这是狼王毕才会有的集体哀鸣!


我站起身来,看着新晋狼王走进大殿。



这人化成灰我都认识。


“你杀了他?”我看着满嘴鲜血的耀文。


他盯着我。


“宿命劫只有狼族正统血脉知道解法,狼王一定是正统血脉,那么四殿下一定知道,你杀了他,我怎么救你?”


他蹲下身去,将我脚上的锁打开,我看着他转过身去,吩咐四周,“把她关进地牢!”


“耀文!”


“带走!”他始终没有看我。


地牢很温暖,他却一直没出现。


破译工作已完成大半,可我不知道他还想不想知道真相了。


我呕吐着来到水池边,算着日期。


摸着肚子,我不知开心还是难过。


新狼王继位那天,看守我的狼都离开了,宴饮结束,他醉醺醺地下了地牢。



他扑上来咬我。



“啊!”我第一反应是护住肚子退后。


他不说话,抓住我,撕我的衣服,啃咬着我。


我给了他一巴掌,“清醒了么?你可以杀了我,不可以羞辱我!”


他摸着下巴,退到床边,垂着头。


“你打算这样一直关着我么?”


他醉的不成样子。


“我怀孕了。”


“是我的么?”他看向我。


“你!你给我滚!”


“是我的么?”他掐住我的脖子。



我闭上眼睛,不敢相信这话是他对我说的。


“你还要真相么?”


“不然我为什么留着你?”


“你终于说实话了。”我看着他的背影,打着自己的肚子。


他一把拉住我,“你干嘛?别让我把你手也绑住!”


“我不想要这个孩子!”


“我……也不想。”他声音颤抖。


“我把真相告诉你,你会怎么处理我?”


“我不知道。”


“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会变成这样。”我告诉自己不许哭,“你是二代月神萱月和狼王阿文的孩子,你现在要报仇的父王是布里吉。巫师给你讲的故事就是他们前一世的恩怨。四殿下为夺王位毒杀了他自己的父亲布里吉。”


他站起身,过了一会儿低声说,“他们杀了我父母?”


我慢慢起身,“故事的结局只有你自己知道,对应完你就知道了,这是我知道的所有了,你可以杀了我了。”


他附身轻吻了我的唇,转身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我还是忍不住流下泪水。


他没走远,自从把我关在这里,他就一直守在门外。


此刻,他又倚在门口,想着先生给他讲的故事结局。


回到城堡的萱月才发现自己有了身孕。


这天国王和巫师聊到很晚,满月出现,巫师又动了魔法。 


国王看着巫师抖动的手,只有大拇指没有动,是僵的。


外面都被魔法包围,早已经乌云漫天。


国王没有很惊讶,而是笑着说:“别和他们玩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巫师停止魔法,感到很奇怪。


原来国王早就知道了一切,他笑着说:“你喜欢萱月吧。”

 

巫师吓的脸色苍白,这是没人知道的秘密,巫师不敢抬头,也不敢回答。

 

国王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别怕我们是同类。”

 

巫师抬起头看到国王伸出的手,大拇指也是僵着的。

 

万里无云的城堡却下起了雨,国王收回了手,雨停了。

 

巫师等待着国王继续说下去。

 

国王依旧在笑,“我们合作吧。”

 

“你想做什么?”

 

“我要整个帝国。”

 

“我的底线是不能伤害萱月,仅此而已。”

 

“可以,但我不会放你们走。”

 

生产那天,阿文出现在城堡外,国王从天而降,巫师跟在他身后。


“父王!”萱月呼喊着。


布里吉露出本来面目,“我的女儿,父王好爱你啊!”


“布里吉?”


巫师护住萱月。


布里吉阴笑着:“是啊,我的公主!”


“你杀了我父王?”


布里吉点点头:“准确来说还有你母亲,她不好玩,不配合,以后你跟了我,我会好好对你的。”


巫师示意让萱月离开。

 

布里吉突然施法将阿文拉入圈套。


萱月推开巫师,挡在阿文身前,可还是晚了,她看着阿文在自己怀里失去呼吸。


爱人逝去唤醒了二代月神的神力,她用尽全力刺向布里吉,奈何刚刚生产法力不够。


她最后施法,向整个狼族下了宿命劫,紧紧抱住阿文自尽。

 

“萱月!”巫师没有拦下她。


巫师想杀布里吉复仇,可此时布里吉却盯上那个孩子。那孩子居然在人与狼之间变幻着。

 

巫师将他挡在身后,“你别杀他!”

 

为护住萱月唯一血脉,巫师自残双眼,跌落井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