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滨州

5823浏览    7776参与
苏唯求富贵

[幻花]骨头

小学生文笔

请多包涵


晚上十二点

跟兄弟们散了之后,两人回到各自房间里。某幻嘴巴有点干,他到客厅里倒了点水喝,看到花少北门缝里透出点光,以为他还没睡,于是某幻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门口,敲了敲门

“北子哥还不睡啊,我给你拿点水喝吧。”​

花少北吃了点脆骨,塞牙塞到现在,用了一大堆卫生纸和牙签,就是弄不出来。听见某幻的敲门声,​他寻思着要不叫某幻来帮自己弄弄?也实在是妹法了,不然谁会愿意叫暗恋的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

“进来吧。”​

某幻推门而入,谁承想,一进门,就看到花少北含着泪珠的红红的眼。

某幻心头震了一下,平复心情后,问到​

“呀,咋了,北子哥,咋还哭了呢。”

“去你的...

小学生文笔

请多包涵


晚上十二点

跟兄弟们散了之后,两人回到各自房间里。某幻嘴巴有点干,他到客厅里倒了点水喝,看到花少北门缝里透出点光,以为他还没睡,于是某幻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门口,敲了敲门

“北子哥还不睡啊,我给你拿点水喝吧。”​

花少北吃了点脆骨,塞牙塞到现在,用了一大堆卫生纸和牙签,就是弄不出来。听见某幻的敲门声,​他寻思着要不叫某幻来帮自己弄弄?也实在是妹法了,不然谁会愿意叫暗恋的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

“进来吧。”​

某幻推门而入,谁承想,一进门,就看到花少北含着泪珠的红红的眼。

某幻心头震了一下,平复心情后,问到​

“呀,咋了,北子哥,咋还哭了呢。”

“去你的,某幻你个崽种!老子塞牙了。”

“害,没事吧?”

花少北看到一脸关心的某幻,小脸不争气的红了。他垂下眼眸,小声说。

“我自己弄不出来,你帮帮我。”

听到花少北糯糯的奶声,某幻心都化了。但他还是装作没事,上前去

“刷过牙了嘛?”

“嗯,不管用。”

“哎呀,这点小事,不早点来找兄弟。”

某幻拉过一张板凳坐下,看着花少北,说

“北子哥,张下嘴。”

花少北乖乖的张大了嘴。

“把牙露出来。”

花少北照做了,但不知为什么,看起来像个铁憨憨(?某幻看着眼前这个可可爱爱的人,不禁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你个崽种,某幻,不许笑!”

“好好好,北子哥,对不起对不起。”

花少北这才又重新张开嘴。

某幻一只手捧着花少北的脸,一只手拿起牙签,小心翼翼的往里面伸。

某幻温柔而又认真的目光打在花少北脸上,如同炽热的火焰,烤的花少北脸滚烫烫。

某幻轻轻柔柔的剔着花少北牙间夹住的骨头,一点劲儿不敢多使,怕弄疼了他。

谁能想到骨头不给力,怎么也弄不下来。某幻有点急了,抬头看见花少北通红的脸,忍不住了,手使劲一按花少北的后脑勺,直接就吻了上去。

花少北睁大了双眼,看着某幻灼热的眼神,又闭上了眼睛,一双手不知道该往哪放。

某幻倒是一手按着花少北后脑勺,一手揽过花少北的细腰,紧紧贴着对方。

某幻温热的舌头伸向花少北的奶牙,轻轻的舔着,直至那块骨头落入嘴中。

他却似乎还没吻够,直到花少北要喘不过气来,轻轻拽着某幻的衬衫,他才意犹未尽的放开。

花少北呸一下,把骨头吐了出来,接着用袖子捂着自己的嘴,从脸上红到了耳根

“某幻,你个崽种!你你你还偷袭!”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北子哥,这不是帮你剔牙嘛。”

“你,你还说!明明老子才是攻,怎么就叫你抢占了先机!”

某幻勾嘴一笑,把花少北抱到床上

“哦,是吗,北子哥?那就让你看看谁才是攻。”

说罢,又是一个缠绵的吻……




今夜注定  无人能眠

土拨鼠

高考暂退叭。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能在任由自己这么放肆了🙈

高考暂退叭。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能在任由自己这么放肆了🙈

马尔福家少夫人

上次去玩……有点开心

上次去玩……有点开心

空白格.

【秦霄贤 何九华】一别两宽 各生欢喜(虐文)

   不要上升真人!!!!

——————————分割线——————————

_“也许我们之间最好的结局,就是一别两宽 各生欢喜吧.”

酒吧内,各色的灯光闪耀着.

只见一身黑衣服的男人,趴在吧台上,桌上有五六瓶已喝的干干净净的酒瓶,旁边还有一个姑娘.那个男人,就是在三天前和何九华确认关系的秦霄贤,而那姑娘,路子可就野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姑娘想干什么.她推了推旁边的秦霄贤,又叫了两声,秦霄贤没动.她得意的笑了笑,扶起秦霄贤就走出了酒吧,上了一辆黑色的保时捷.

车来到了一家酒店.只见那姑娘在前台要了一间房的房卡就扶着秦霄贤上了电梯.

“哔哔...

   不要上升真人!!!!

——————————分割线——————————

_“也许我们之间最好的结局,就是一别两宽 各生欢喜吧.”

酒吧内,各色的灯光闪耀着.

只见一身黑衣服的男人,趴在吧台上,桌上有五六瓶已喝的干干净净的酒瓶,旁边还有一个姑娘.那个男人,就是在三天前和何九华确认关系的秦霄贤,而那姑娘,路子可就野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姑娘想干什么.她推了推旁边的秦霄贤,又叫了两声,秦霄贤没动.她得意的笑了笑,扶起秦霄贤就走出了酒吧,上了一辆黑色的保时捷.

车来到了一家酒店.只见那姑娘在前台要了一间房的房卡就扶着秦霄贤上了电梯.

“哔哔.”房门打开了,姑娘打开灯,一下把秦霄贤扔在了床上,心想:这爷们儿真瘦!就开始脱衣服.

直到身上只有内衣内裤时,她停下了.开始脱秦霄贤的上衣.

刚把外套脱下来,秦霄贤醒了.

他一把推开那姑娘,拿起外套就跑.

可是还是晚了.

何九华还是没有等到秦霄贤.

(让故事回到开始……)

跟何九华确认关系后,秦霄贤这两天就没有去酒吧.本想着今天晚上最后一回了,去和酒管们告个别,喝两杯就走,毕竟何九华还等着他回家呐.结果碰见了个发情的姑娘……

等秦霄贤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何九华睡了,还把门锁了.

秦霄贤想着既然他睡了,那就明儿一早再解释也来得及.

他就放心的睡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

秦霄贤在沙发上伴着头痛醒来,跑到卧室门前,却发现何九华早已不见踪影.

秦霄贤打开衣柜,属于何九华的东西都已经不在了.

他走了.

秦霄贤在餐桌上找到了一张写满字的纸.

上面写着:

老秦,我走了.

在你之前,我真的从未见过像你这样抽烟 喝酒 纹纹身却又如此温柔的人.遇见你 是我的荣幸.

但是,我和你就不一样了.我缺少的是安全感,在昨天晚上,我都想清楚了.

你很优秀,不能因为我和你在一起的事情毁了你.所以 我决定离开你了

我一定会忘记你,不要再想着我了,你值得更好的姑娘.

我期待在以后的某一天,在街道上我能和你偶遇,而你的手里,一定要有一个你爱的 爱你的姑娘.

也许我们之间最好的结局,就是一别两宽 各生欢喜吧.

再见.

                                                                华儿.

秦霄贤看完后,苦笑了一声,擦干眼中的泪水,低声呢喃道:

“愿你的余生 不再有伤心 也不在有我.”

(本篇完考虑可能会出个后续)

(文笔不好 不要喷啦)

(不要上升真人!!!切记!!)

暮歌

未来可期!!!

未来可期!!!

思思

《灰姑娘》之尚九熙篇

ooc/一个奇奇怪怪的pe梗/看完记得点赞+评论


    众所周知,当年灰姑娘在小仙女的帮助下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现在经过几代人生命的延续,当年的小仙女已经变成了老祖宗,每年寻找一个灰姑娘的任务落在了尚九熙头上。

    眼看着一年一度的舞会要开始了,尚九熙的灰姑娘也早就找到了,但是这位灰姑娘说什么也不穿水晶鞋,去参加舞会,理由竟然是太丑了。


    【我说你一个灰姑娘,你矫情什么样?】...


ooc/一个奇奇怪怪的pe梗/看完记得点赞+评论


    


    众所周知,当年灰姑娘在小仙女的帮助下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现在经过几代人生命的延续,当年的小仙女已经变成了老祖宗,每年寻找一个灰姑娘的任务落在了尚九熙头上。

    眼看着一年一度的舞会要开始了,尚九熙的灰姑娘也早就找到了,但是这位灰姑娘说什么也不穿水晶鞋,去参加舞会,理由竟然是太丑了。


    【我说你一个灰姑娘,你矫情什么样?】

    【灰姑娘也是个女孩子,也爱美的好吗!】


    没办法,现在也是网络时代,尚九熙打开某信,找到某个何姓王子的头像,发了一条语音。

    【哥,难搞哦。那姑娘不去,你舞会晚两天半呗】

    对方秒回:【不行,就明天办】


    工作这么长时间,第一次遇见这么难缠的两个客户,早知道不接这一单了。算了,认命吧。


    第二天全城人都去围观何九华的舞会,只有熙熙小仙女一个人在家里边叹气,边穿面前的公主裙,戴金黄色的波浪卷发,画好公主装,尚九熙提着蓬蓬裙摆,穿上水晶鞋,驾着南瓜车就去了舞会。路上还抽空给何姓王子发了条语音:

    【今儿个灰姑娘是没有了,我倒是有一个。凑合凑合,改天我找丘比特还你的公主。】


    一切都挺好,没人发现尚九熙是个假的,和王子跳了几支舞踩了王子N脚之后终于到了午夜12点,尚九熙按照以往的惯例往外跑,却有一股外力拉住他的胳膊,把他拽倒一边无人的角落。


    【你好啊,灰姑娘,我是王子何九华】

    【老娘是个男的!】

    【那我不管,今儿你来了,你就是我的灰姑娘】



END

思思

《尚九熙和七个小矮人》

ooc/一个pe梗/看完记得点赞+评论


    自打第一任白雪公主成功把她后妈气死,历代白雪公主的任务就是坐在小木屋里,面对着七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小矮人,等着自18岁生日的时候,赶紧来个王子收了自己。

    一代传一代,一直没意外。但是到了尚九熙父母那一辈,就只生了他这么一个儿子,没办法,只能从小就养成个小姑娘,冒充了个公主就撵到小木屋里去了。

    18岁生日那天,尚九熙和七个小矮人在门口蹲了半天,也没等来那个传说中风度翩翩的王子。...


ooc/一个pe梗/看完记得点赞+评论



    自打第一任白雪公主成功把她后妈气死,历代白雪公主的任务就是坐在小木屋里,面对着七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小矮人,等着自18岁生日的时候,赶紧来个王子收了自己。

    一代传一代,一直没意外。但是到了尚九熙父母那一辈,就只生了他这么一个儿子,没办法,只能从小就养成个小姑娘,冒充了个公主就撵到小木屋里去了。

    18岁生日那天,尚九熙和七个小矮人在门口蹲了半天,也没等来那个传说中风度翩翩的王子。

    【不会因为我是个男的,老天爷不给我安排王子了吧】

      尚九熙从那天开始就一直在木屋门口蹲着,一有点风吹草动,就觉得是他的王子来接他了。

    终于在生日一个月后风和日丽的早上,小木屋来了一个长得猴瘦,自称叫何九华的王子,把尚九熙带走了。


    【你个公主,怎么是个男的】

    【你个王子,怎么还迟到了】

    【本王子乐意迟到】

    【本公主也乐意是个男的】


    俩人这你说一句我对一句到了何九华的宫殿,门口还有一块大大的荧光牌子,上面写着何九华的宫殿的名字:刘老根。(尚九熙:这个名字有一股家的味道)

    见了家长,订了婚,尚九熙这个白雪公主的任务也算顺利结束了,和何九华的感情也逐渐升温。

    希望白雪公主尚九熙的爱情,从这个叫何九华的王子开始。



END

fain
山东滨州的可耐小姐姐,在线寻女...

山东滨州的可耐小姐姐,在线寻女主(男主勿扰)最好实践,主子严的话也可网调,管教类型,纯小⭕(大⭕勿扰)

山东滨州的可耐小姐姐,在线寻女主(男主勿扰)最好实践,主子严的话也可网调,管教类型,纯小⭕(大⭕勿扰)

山东潮流顶尖女王

可可可可恶,被人说不发文章没粉丝了(攥拳),我化雀斑了但是被滤镜磨没了55

这个滤镜把我磨的像drawplay我擦,原图p2

可可可可恶,被人说不发文章没粉丝了(攥拳),我化雀斑了但是被滤镜磨没了55

这个滤镜把我磨的像drawplay我擦,原图p2

庚辰与

「梦」全员沙雕

中午睡觉做的梦,记录一下。

不要上升真人!不要上升真人!不要上升真人!不要上升真人!!这是梦!是梦!梦!

妹逻辑。妹人设。

我的梦我做主哦耶。


↓↓↓↓↓↓↓↓↓↓↓↓

我们一帮很好的朋友出来聚会,晚上在大街上一起压马路瞎聊。

“诶诶诶——那不花少北吗——”

三个人从我们面前走过。

我一个箭步冲上前扒拉住一个穿着黑风衣的男子。他一脸错愕的看着我。使劲睁着那双小眼睛。

√没错√

因为戴着口罩只有一对小眼睛露着。

你别说还有丶帅

他没说话,只是任由我扯着他的袖子。

空气突然冷了下来。

淦!尬住了尬住了尬住了尬住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在心里默念...


中午睡觉做的梦,记录一下。

不要上升真人!不要上升真人!不要上升真人!不要上升真人!!这是梦!是梦!梦!

妹逻辑。妹人设。

我的梦我做主哦耶。




↓↓↓↓↓↓↓↓↓↓↓↓

我们一帮很好的朋友出来聚会,晚上在大街上一起压马路瞎聊。

“诶诶诶——那不花少北吗——”

三个人从我们面前走过。

我一个箭步冲上前扒拉住一个穿着黑风衣的男子。他一脸错愕的看着我。使劲睁着那双小眼睛。

√没错√

因为戴着口罩只有一对小眼睛露着。

你别说还有丶帅

他没说话,只是任由我扯着他的袖子。

空气突然冷了下来。

淦!尬住了尬住了尬住了尬住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在心里默念。

同行两个人也一同住了脚,回头看着我们。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看来真的认错了妈耶太尬了。

空气突然停滞。


........

.............


战术低头。


嗯?

闭眼,睁眼。闭眼,睁眼。

嗯?

他穿的鞋为啥这么熟悉?

我咋觉得这双鞋........


“来玩水呀~姐妹们~”

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声音。

!!!这不就是花少北的!!玩水战靴!!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抬起头,生硬的挤出一个笑容。

“嘿嘿,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吗,花少北?”

被我抓着衣袖的男子似乎愣了一下,歪歪头。



嘁嘁嘁嘁————

“还(hài)装呢!!你又他娘的搁这装!!!花老师!!”

我松开被我抓皱的衣袖,用食指一下一下狠狠的戳着他的胸口。

“妹、想、到、你还真土哈!穿黑风衣下面配卡其色破洞牛仔裤,你这是咋想的啊?啧啧啧土子哥名副其实。”我扫视了全身一遍,连连摇头咋舌。

他呆住了。好像在想用什么话来反驳我。

见他傻在人行道中央,真是忍不住想惹乎惹乎(山东话里是开玩笑闹玩的意思)他嘿嘿嘿嘿嘿嘿.....

神情逐渐疯狂



因为已经是秋天,街上有点清冷,风时不时刺激着皮肤,一层层鸡皮疙瘩刷刷的出现又消失。

朋友们现在显然明白了事情的情况,都凑了过来,有一茬没一茬的和花老师开玩笑。花少北只是机械的回复着。整个人还是傻乎乎的。


“你看看你看看——内个猫——好像——花——生——米——哦——”我故意拖长声调,指着面前一只窜过的黑色小野猫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我指的方向望去。和他同行的两个人也凑了过来,听了我的话,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嗤嗤的笑着。



害!搁这说反语对暗号呢!


反射弧终于弧完了。

“切!!我早就认出你了!我这是装不认识你!!”

「花大喇叭上线」



👌👌👌


大家都是很久没见的老朋友,大约三四年没见了。一开始还是很拘谨的问候语,尬聊尬笑起的鸡皮疙瘩都比冷风吹出来的多。啧。

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气氛活跃起来了。

于是大家开始喊着要玩经典游戏。

学说话。

游戏规则很简单,大家围成一个圈,随机从一个人开始,按顺时针的方向轮。说是学说话,其实叫学声音才比较确切。只要大家都发不出你发出的声音,你就赢了。各种怪声。


新一轮瞎玩瞎聊开始。


我是第一个。


“就当是一↘场梦嗯嗯嗯~

醒来很久还是很↗感动

淡↘黄的长↗裙→

蓬↗松→的头↘发↗

你牵着我的手看最新的油→画

无↑人的街呃呃呃道↘

空荡↗的.....”

我捏着嗓子,歌词细细的从嗓子眼钻出来。有多细呢,细到一个毛孔能爆出两个鸡皮疙瘩。啧。

“你他妈的!!”

“憋唱了!!你!!”

“你再唱我鲨了你信不信??”

很好。🐶朋友们已经进入状态了。


我丝毫不理🐶朋友们的抱怨,眉目温柔(一脸猥琐)的直接看向花少北——他正倚倒在路边的花坛上,风衣的一角被冷风卷了又卷,头发凌乱的贴着额头乱飞,露出一副吃了屎的表情。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来吧谁叫你一开始没认出我来呢呵呵呵呵你个崽种呵呵呵

我在心里笑得好大声(记仇脸

“花老师,就从你开始吧?”

我笑眯眯的看着他,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你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女声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爷!不!可能!伪声!!”花少北嗷嗷的反驳着我。

“谁都逃不过真香定律!…”孔彬笑着走过来一边摇头一边拍着花少北肩膀。

“说好了都玩的,可不能耍赖啊!”王苏怪声怪气的开始带节奏。

“哎对对堆堆堆!!花少北你赶紧的!”

“哟哟哟做了主播还有偶像包袱呢~”

“呀什么时候我们北北有偶像包袱啦?”



我 看热闹


嘿嘿嘿嘿叫你再认不出老朋友



“哎呀行吧行吧行吧…

我唱我唱…

昂…昂那个

淡黄的长↗裙

蓬松的长发↘”

花少北捏住鼻子,嘤嘤嘤的哼着调,依旧口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就是笑得这么大声



然、后、接、下、来、大、家、都、在、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旁边跳广场舞的大妈投来疑惑的眼光。

下象棋的大爷举着棋子好奇的看过来。

街上牵着手卿卿我我的小情侣驻足观望。

被遛的狗尾巴也被迫停止摇动。


太感人了。











第二轮。

北子哥开始。

少年嘴角微微上扬,露出邪魅一笑,其中带着一分薄情三分笑意四分冷漠。眼睛中闪烁着锐利的光芒,就算口罩挂在下巴上也挡不住他帅气的脸庞,青春的靓丽。黑色的风衣是他的盔甲,卡其色破洞牛仔裤是他的标志,脚上穿的是豪华版私人玩水战靴,河北首富的品味永远一流。

dbq我真的编不下去了,总裁文体好难。

“啊呵呵嘿嘿哈哈哈…”少年发出爽朗(憨厚)的笑声,双手插在口袋里。

没人说话。空气又冷了下来。

尬住了。尬子哥。

......

...........

.................


“啊哈哈哈嘿嘿哈哈哈…”

“啊呵呵嘿嘿哈哈哈哈…”

“哈哈哈嘿嘿呵呵呵哈哈哈哈…”

“啊吼吼吼哈哈哈哈呵呵……”


??????



.……

......……

…………………………



得。大家已经开始学了。

谁能想到花少北还没想好说啥呢。

一时间所有人都开始痴笑。张着嘴呵呵呵的互相对着痴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这叫全员北化

我微笑点头。



然后?


......


然后我也北化了。


那!可!真叫一个北!哟嘿!

“啊呵呵呵吼吼吼哈哈哈哈乎乎嘿嘿哈哈哈哈呵呵呵哈哈哈哈…”

我笑的像猪叫。不,准确的说,鸡鸣猪叫再加一个郭叫,我觉得我的肺泡承受了不该承受力量。再来一秒爷肺泡就笑炸了。

呵呵呵呵呵呵「微笑」

谁怕谁呢呵呵呵呵,大不了一起死。



空气像是被投放了炸药一样燥,笑声布满空气。每个人的脸上都粘满了快乐。


“你们还真行哈!?我这还妹说呢就给我学起来了啊!?是不是故意整我!是不是!啊!!”花大喇叭突然插话打断了憨笑。

大家顿了一下。

只见北子哥从花坛边腾一下里起身子,把黑风衣的衣角打平,用手扒拉开乱飞的头发,一脸不爽的冷哼一声。


“哎哟,这么多年没见还有小脾气了呢!”

“噫~”

“花老师别生气呀~气坏了自己粉丝会心痛痛~”

又是一顿乱昂。


北子哥生无可恋。就像是失去神经。





第三轮。

陆星材开始。

怎么形容这个人呢。


他引出的笑点通常不会有人笑,反而他浑身的油腻加尴尬加天生搞笑的眉毛为他这个山东大老爷们整出一股子独特的味道。对。出内味。


“嘿嘿我要开始了,保证没人做得到。”陆星材舔舔嘴唇,挑了挑铺着一层棕色眉粉的断眉。

大家没有接他话的,都用余光瞥着他,冷笑着看这位兄台能整啥花样。

“我开始了嘿嘿嘿嘿嘿。”一脸猥琐。

“你憋扯这么些废话!快点的!!”北子哥的音量失去控制,一只手揪住陆星材半边领子。“咱也不知道谁刚才笑那么开心哈!?你看看我能昂死你不!!你个崽种!!!”

大家都在憋笑,笑意忍不住顺着鼻息嗤嗤的发出声音。



“略啊略啊略啊噜啊噜噜啊略略啊路~”



一些奇怪的声音



不受控制的



进入了我的耳朵




???????

淦!


这怎么听起来有点ex?????


我耳朵自鲨了。妈的。

空气飘着一股子油腻的味道。

就好像

打完篮球的汗臭味混合了香奈儿香水加上一个月没扔的臭垃圾混合蚊香加上十天没拉屎放的臭屁混合豪华版六神花露水的奇妙味道。



太刺激了。





“愣着干啥啊啊啊啊啊啊!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陆星材一脸兴奋,星星眼投射在每个人身上。


看着大家一言难尽的表情,我明白不止我一个被腻到了。

北子哥揪着领子的手微微颤抖。脸上嚣张的表情瞬间崩盘。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

全员在冷风中凌乱。





“略略略略略略…”

微弱的声音从人群中间发出。

慢慢地,大家似乎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就是要发出大家学不到的声音,没说不能恶///心人。

花少北挤出一个礼貌的笑容。轻轻松开领子。


强颜欢笑.jpg.


这谁能顶得住???这谁还能昂起来???


“兄弟我错了!我不该质疑你的能力!真的!我真诚道歉!!我!的!过!!”一秒变怂花少北。


呵呵呵呵呵呵我在一旁看热闹。


“害!大家一起做不就恶////心不起来了吗!”孔彬微笑着(翻白眼)打着圆场。很明显他也被恶//心的不行。



太感动了。

这原来就叫友谊。

掩面而泣。




………………


…………


……



“来吧来吧来吧我们三二一一起!!”北子哥开始自暴自弃,招呼着大家凑的近一些。


“三!”

“二!”

“一!”




“略略啊啊略略啊略略噜噜噜啊驴驴驴”

“噜噜噜略略啊噜噜噜略略略”

…………………………


全员复制






空气好像又添了一丝温暖呢。哈哈哈哈嗝。



为我们深刻的友谊干杯。呵呵呵。







我看着大家的舌/头/在嘴唇上胡乱的甩着,抖动着,拍打着,伴随着略略略的声音。

你能想象到一帮人一起对着互相甩舌头场景诡异感吗????



陆星材格外有内味。

妈的。











口区——










甚至来不及再看一眼北子哥帅气的脸庞,爷直接被恶//心吐了。




对。

直接。被昂。吐了。



北子哥一脸错愕。原来声音和画面结合更能刺激人的神经。




“临送救护车之前,我还有一句话想和你说……”我脸色苍白的抬起头,虚弱对着北子哥摆摆手。



“好好好你说你说。”北子哥关切的说。













“你——以后的视频多露脸好吗?”


end.



————————————————————

哈哈哈哈这个梦挺没有逻辑的,难得醒来还记得的梦,就写下来了,里面的人是现实真实存在的,只是被我化名了和艺术加工了嘿嘿。我不是北子哥女友粉哈,只是很喜欢北子哥的沙雕气质and游戏技术,还有秒变花!大!喇!叭!

有一群玩的好的朋友真是人生一件幸运又幸福的事情啊!

emmmmm……不知道说啥了,写文真的好难嘤嘤嘤,真的佩服太太们能沉住气一点一点码字。



最后,愚人节快乐~


























































江甜甜吖~

我回来了艾瑞巴蒂

半次元把我心伤的鲜血琳漓,疼得慌。

天天刷到这种答案,这种文章。

我真的心疼。

虽然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但是你这么对他真的好玩吗?

不想说话。。。

墨香是说过江澄是一个有负能量的人。

但是他就算有负能量,我们必须要讨厌他吗?

上面这个人他只是因为江澄的一些毒唯而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反感,就开始怼江澄。

可你为什么不去怼那些毒唯呢?偏偏要怼这个人物???

唉,这种事不是我们能管的了的。


我回来了艾瑞巴蒂

半次元把我心伤的鲜血琳漓,疼得慌。

天天刷到这种答案,这种文章。

我真的心疼。

虽然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但是你这么对他真的好玩吗?

不想说话。。。

墨香是说过江澄是一个有负能量的人。

但是他就算有负能量,我们必须要讨厌他吗?

上面这个人他只是因为江澄的一些毒唯而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反感,就开始怼江澄。

可你为什么不去怼那些毒唯呢?偏偏要怼这个人物???

唉,这种事不是我们能管的了的。



乐枫夜白

《养一只可爱鬼》(21)完结篇

(21)

“喂,混蛋!”曾艾佳从大老远便看到朱怡欣被上官卿掐着脖子便跑了过来用尽全力将上官卿撞开。

“咳咳~”被松开的朱怡欣便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上官卿站起身来看着曾艾佳的身影躺在地上便狠狠地踹了一脚,可没想到曾艾佳抓住上官卿踢来的小腿将他绊倒后自己便顺势站了起来,看着上官卿艾佳也不想给他喘息地机会便狠狠地踹向上官卿的头部……但并没有踢中,上官卿瞬移到艾佳的身后将其锁住了脖子。

此时朱怡欣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看着曾艾佳深陷险境便冲了上去“放开!”本想撞开上官卿的朱朱却被上官卿反手一拳打飞了撞到墙上摔倒在地。

“哼哼~不找你,你却送上门来了!好的!”说着上官卿便开始吸食艾佳的灵魂准备注入...

(21)

“喂,混蛋!”曾艾佳从大老远便看到朱怡欣被上官卿掐着脖子便跑了过来用尽全力将上官卿撞开。

“咳咳~”被松开的朱怡欣便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上官卿站起身来看着曾艾佳的身影躺在地上便狠狠地踹了一脚,可没想到曾艾佳抓住上官卿踢来的小腿将他绊倒后自己便顺势站了起来,看着上官卿艾佳也不想给他喘息地机会便狠狠地踹向上官卿的头部……但并没有踢中,上官卿瞬移到艾佳的身后将其锁住了脖子。

此时朱怡欣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看着曾艾佳深陷险境便冲了上去“放开!”本想撞开上官卿的朱朱却被上官卿反手一拳打飞了撞到墙上摔倒在地。

“哼哼~不找你,你却送上门来了!好的!”说着上官卿便开始吸食艾佳的灵魂准备注入艾佳的身体。

“混蛋!”师傅说着便从包里抽出那把未开刃的大刀跑了过来砍向上官卿,因为刀面上用鸡血写的咒文的缘故发出的气息将他与曾艾佳分开。

上官卿擦去嘴角鲜血邪恶的笑容看着师傅“有意思!”说着便向师傅这边攻来。

“朱朱啊!快去找巫器!只有那个才能消灭这个混蛋!”师傅说完便用大刀对上了无比凶恶的戾气……

“哼~休想!”上官卿说道便想去抓朱怡欣而师傅牵制住了他脱不开身。

“小子~你的对手现在是老夫!啊!”师傅狂傲的笑眼盯着上官卿使他脱不开身,那眉宇之间不由得透露出当年的英姿……

而终究亦是当年,上官卿用尽全力破开师傅的防护,随而之充满黑暗的戾气穿过师傅的身体,那一瞬间口吐鲜血……

“师傅!”曾艾佳看着挡在自己面前人便嘶喊道。

“找到了!艾佳!”朱怡欣喊道。

“扔给我!”

师傅听着她们的对话,带着鲜血的脸庞便显出那最后的肆意笑容……

“接着!”说完朱怡欣便将巫器扔给曾艾佳,上官卿看到便想去抢但曾艾佳早已抢了过来呆在手上“啊!混蛋!”曾艾佳攥起拳来迎面打向上官卿,那透过巫器随之即来的力量瞬间遍布曾艾佳的全身,将上官卿击飞至灰飞湮灭……

看着成功后的艾佳便松了一口气,左腿一软一下子跪了下来朱朱看着艾佳便赶紧过来扶住艾佳说道“艾佳,你怎么样?”

曾艾佳瑶瑶头看着朱朱嘴角上的血迹便伸手抹去“我没事~对不起,让你害怕啦!”

朱怡欣温柔地一笑说道“我知道你回来救我啊!我不怕!”

“你真是~”艾佳看着朱朱宠溺的一笑,抚摸着朱朱婉玉般的俏脸,深情地看着朱朱的眼睛……

“你怎么啦?”朱朱看着曾艾佳的样子问道。

“没事,就是想亲你~”艾佳说道。

“哎呀,狗东西~”朱朱害羞地看着艾佳咬着嘴唇,两人不由得亲了上去……

而就在此时“咳~”师傅从昏迷中醒来一下子吐出来卡在喉咙里的鲜血看着她们说道“你们讨厌不讨厌?我还躺在这呢?”

听着师傅说道话两人看着他三个人相互注视不由得笑了起来

“哈哈哈~”

……

鲁仔

王鲁的看法(4)

[图片]王鲁:"东三很豪放的,而且很好客呢"

王鲁:"戒尺很少用了啦对那种很不听话的才用哦"王鲁:"茉莉花茶吧,很香呢"
[图片]王鲁:"一般吧,毕竟一个被殖民地有什么资格让别的国家待自己好啊"

王鲁:"接走我的人"

王鲁:"请西方国家不要那么阴阳怪气,中国并不欠你们,是你们没有珍惜中国拼来的时间"
[图片]王鲁:"山西多一点"

王鲁:"除天朝外是法国哦,法国的巴黎很浪漫呢"

王鲁:"小米粥和油条"...

王鲁的看法(4)

王鲁:"东三很豪放的,而且很好客呢"

王鲁:"戒尺很少用了啦对那种很不听话的才用哦"王鲁:"茉莉花茶吧,很香呢"
王鲁:"一般吧,毕竟一个被殖民地有什么资格让别的国家待自己好啊"

王鲁:"接走我的人"

王鲁:"请西方国家不要那么阴阳怪气,中国并不欠你们,是你们没有珍惜中国拼来的时间"
王鲁:"山西多一点"

王鲁:"除天朝外是法国哦,法国的巴黎很浪漫呢"

王鲁:"小米粥和油条"

王鲁:"不反对你们穿但一定要在外面保护好自己,不论男生女生"

王鲁:"只放了烟花哦"

耶波.

求文

我想看一些学霸gg校霸dd的文章,麻烦大家引荐。

我想看一些学霸gg校霸dd的文章,麻烦大家引荐。

思思

何尚《合租》②

🚄🚄🚄🚄🚄🚄🚄🚄🚄🚄🚄


霜杏预警/ooc预警/小玩具预警/she尿/

租客熙x偷窥华
[图片]

🚄🚄🚄🚄🚄🚄🚄🚄🚄🚄🚄


霜杏预警/ooc预警/小玩具预警/she尿/

租客熙x偷窥华

zmf19890709

让时光停留,我们一起努力。

让时光停留,我们一起努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