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满晶

1065浏览    11参与
小倉糬萊姆

【滿晶】吾之宿命,與王同在。

靈感來源:繪師圖片傳送門 


=======================


輪迴,象徵著重蹈覆轍亦或是象徵著生生不息?


在王位之章公演結束後又過兩個月,晶、滿兩人該卸下職責託付給下一代,劇場突如其來的召喚,五人捲入戰鬥。


『削劇Re:Live——Elysion輪迴之章。』


人數、劇情無一缺失,高貴之君的五人眾被剝奪的究竟是什麼?


「小滿……我們該怎麼做?」年幼的兩人立下誓言,不再以暱稱呼叫彼此,相輔相成踏向王之舞台,四人望向她們的王。


啊啊……她們失去的是王者的光芒。


柯羅斯打從四面八方湧入,晶不是拖油瓶,由鼻息至指尖依舊維持卓越的...


靈感來源:繪師圖片傳送門 


=======================


輪迴,象徵著重蹈覆轍亦或是象徵著生生不息?


在王位之章公演結束後又過兩個月,晶、滿兩人該卸下職責託付給下一代,劇場突如其來的召喚,五人捲入戰鬥。


『削劇Re:Live——Elysion輪迴之章。』


人數、劇情無一缺失,高貴之君的五人眾被剝奪的究竟是什麼?


「小滿……我們該怎麼做?」年幼的兩人立下誓言,不再以暱稱呼叫彼此,相輔相成踏向王之舞台,四人望向她們的王。


啊啊……她們失去的是王者的光芒。


柯羅斯打從四面八方湧入,晶不是拖油瓶,由鼻息至指尖依舊維持卓越的水準,只可惜凡事猶豫不決一點王者氣勢都沒有,西格菲特節節敗退,再這麼下去會全滅的。


「八千代掩護滿跟栞,晶、美帆你們先走!這裡我們會擋下的!」


「滿さん!這太魯莽了!」美帆第一聲否決,晶也不贊同滿的決定,光是五個人對付夠嗆辣,還想要縮減成三人。


「我倒覺得沒有比這辦法更好了呢……美帆。」不容一刻閒話家常,八千代清理著擾亂談話的雜兵。


「雪代前輩、美帆前輩,請將背後託付給我們。」栞柔和的翠綠眼眸帶著堅毅,定下安逸的基石。


「彼此加油吧!」晶說完與美帆奔向王座。


滿落寞一瞬,握緊劍柄為王開路,她想聽的並不是這句話,栞以刀尖的風壓開闢王道阻止柯羅斯混入,八千代的弩槍準確擊落空中的箭矢,擁護著幼王直至身影消失,踏向盡頭幼王想起忘卻的話語。


「八千代、栞、小滿!交給你們了!」聽見所期望的話語,滿沒多說只是背對著揮揮手,如幼年回家道別一樣,示意著再見,送行幼王。


『Elysion』與『Starlight 』的輪迴不同,一個象徵著生命的交替,另一個象徵著死循環的定律。


中斷輪迴,在『Starlight 』中代表新的開始,而在『Elysion』裡則導向死亡。


兩套劇本所指的輪迴皆為反義,正因為如此她們不能失去『輪迴之章』,不能遺忘過往放棄未來,成為騎士們在此的理由。


一小時的纏鬥三人體力透支,以二保一的方式輪流休息,柯羅斯迅速散開,感受到違和感滿抬頭,火炮朝著她們直直落下。


「兩位靠近趴好!」一人鼎立架著巨劍抵擋,滿的字典裡可沒有敗北兩字,將炮火推飛到遠處轟隆聲響已成獄火。


對付一隻炮手夠吃緊,見著遠處羅列二十三隻點火聲滋滋作響,三人行如死胡同,沒有退路無處可躲。


「八千代、栞不用出手,休息到能一口氣解決炮手再行動,在那之前我會擋下。」滿向前五步面對炮火轟炸,栞想幫忙卻被八千代阻止。


「我們的任務不是協助,而是排除,栞不要亂了陣腳,滿前輩不會食言,專心做自己能做的事。」


兩人沉住氣她們被賦予的職責只能成功不許失敗,衡量著一刀一箭的施力、角度及分配領域,偏差值0.1毫米也不行,這是屬於西格菲特的榮耀。


滿眼掃前方炮火的先後順序,計算最短路徑與刀數如何造就最大效益且不干擾到身後的同伴們恢復體力,爆炸聲響震破耳膜也行、雙眼遭烈焰奪取也無妨、血延著手心流下也罷,將劍握實站穩步伐絕不能倒下,僅僅遵守一個約定。


兩道風兒從滿身邊呼嘯而過,滿的披肩早已殘破不堪隨風落下,這回她放下心佇立著,將之後的一切交給她們,閉著眼靜待著『王』的歸來。


直到有人搖晃滿的雙臂,她睜開眼失去光彩、一點聲響也沒有,像是待在寂靜黑盒子裡,她伸出手摸索直到碰觸到『王』的臉頰,輕挑『王』的淚水開口。


「晶,歡迎回來。」


「怎麼哭了?滿這不是好端端的站在這裡嗎?」


「還記得我的唱詞嗎?」


「『耀眼奪目,故不知影。純白無暇,是不知苦。然則高舉湛藍燈火……以明王座白金、正是王者舞台。蒼玉之君——鳳滿,吾之宿命,與王同在。』」


「『吾之宿命,與王同在。』」滿再一次重複。


「我,鳳滿,絕不違背諾言,以前、現今、未來都不會違背,回去吧!可要抓牢滿呢!畢竟現在看不到挺困擾的——!」


一離開地下劇場回歸到西格菲特,全員的傷口像是不存在過,整個人完好如初,而滿隨即倒下,險在同伴們護住沒跌在地上,熟睡到暫時叫不醒,晶背著滿回宿舍。


「小晶……明天……再一起、玩哦……明天見。」


「嗯。」面對滿的夢話,晶僅是靠坐在床旁輕聲答應。


小倉糬萊姆

【滿晶】猜猜我是誰

*OOC注意

*沙雕注意

===========================


最近西格菲特流傳著『猜猜我是誰』的影片,就算是社交負成長的晶也有看過。


作為即興劇測試『高貴之君』的實力與信賴是最適合不過。


「我們的晶在看劇本……真不愧是王呢!偶爾放鬆一下也是必要的,來玩玩吧!」


「猜猜我是誰?」


「無聊,栞別學八千代玩這種遊戲。」


晶闔上劇本從學生會椅子上起立,身高、手長不夠的滿無法遮到晶的眼,晶一回頭見到滿的臉色暗了下來。


(欸、滿?我這是要死了嗎?是不是該按照套路跟滿玩才是最佳選擇?我頭頂上出現個『危』字這代表什麼?聞聽人在接近死亡時會出現跑...

*OOC注意

*沙雕注意

===========================


最近西格菲特流傳著『猜猜我是誰』的影片,就算是社交負成長的晶也有看過。


作為即興劇測試『高貴之君』的實力與信賴是最適合不過。


「我們的晶在看劇本……真不愧是王呢!偶爾放鬆一下也是必要的,來玩玩吧!」


「猜猜我是誰?」


「無聊,栞別學八千代玩這種遊戲。」


晶闔上劇本從學生會椅子上起立,身高、手長不夠的滿無法遮到晶的眼,晶一回頭見到滿的臉色暗了下來。


(欸、滿?我這是要死了嗎?是不是該按照套路跟滿玩才是最佳選擇?我頭頂上出現個『危』字這代表什麼?聞聽人在接近死亡時會出現跑馬燈,我現在能證實這是真的,我還有機會告訴眾人這件事實嗎?我還聽說過人在死前會化為極端值消極與積極,看來我是積極的一方,求生本能蠢蠢欲動,我現在該採取什麼行動好?怎麼樣才能、活下來!總之我很慌。)


晶默默坐回原本位子上,從後拉起滿的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當然是開玩笑的,哈、哈哈……」


「……」


「……」


「走、Revue。」


滿面帶微笑的架著晶拖到地下劇場處理後事——白金之君卒。

風泉ゆう

ミチあき—遊戲三流

「我們回來了!」

銀藍色與青草色兩身影出現在席格菲爾特學生會的其餘三人面前,身上還穿著Revue服,唯一不同的,是夢大路栞的服裝完好如初,但雪代晶的披風卻是拿在手上,眼利的鳳滿及鶴姬八千代當然發現了這點。

“歡迎回來,晶さん、栞!妳們辛苦了!”

中國女孩最先向歸來的兩人打招呼,似乎沒有感受到空氣中彌漫的違和感。

“我們回來了!那個,不好意思,我先回宿舍換衣服。”

“嗯!話說回來,今天學生會的事務也處理的差不多了,八千代跟美帆,妳們也回去休息一下吧!”

“好的!八千代,我們走吧!”

“好~”

副會長滿臉笑容地看著成員們離開,就在八千代剛踏出學生會室,她似乎看到了那份笑容逐漸變得詭異,當然,仍...

「我們回來了!」

銀藍色與青草色兩身影出現在席格菲爾特學生會的其餘三人面前,身上還穿著Revue服,唯一不同的,是夢大路栞的服裝完好如初,但雪代晶的披風卻是拿在手上,眼利的鳳滿及鶴姬八千代當然發現了這點。

“歡迎回來,晶さん、栞!妳們辛苦了!”

中國女孩最先向歸來的兩人打招呼,似乎沒有感受到空氣中彌漫的違和感。

“我們回來了!那個,不好意思,我先回宿舍換衣服。”

“嗯!話說回來,今天學生會的事務也處理的差不多了,八千代跟美帆,妳們也回去休息一下吧!”

“好的!八千代,我們走吧!”

“好~”

副會長滿臉笑容地看著成員們離開,就在八千代剛踏出學生會室,她似乎看到了那份笑容逐漸變得詭異,當然,仍然是滿面笑靨,只是笑得讓人內心發寒。

八千代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最後只好向站在一旁的會長投以一個‘請您加油!’的微笑,只是此時,晶還沒反應過來八千代是什麼意思。

“那麼,我也先回去了。”

“等一下,滿還沒說妳可以走吧?”

一如既往的開朗聲音,但晶聽得出來,滿現在非常火大,只要再有一點點刺激,可能隨時都會有火山爆發的危險,即使晶不明白幼馴染生氣的原因,也只能僵直身子,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

不知道哪裡來的傳聞,女友生氣時,只要下跪道歉就有用,晶也曾經試過這種方法,下場就是被用看垃圾的表情罵了句‘不知道君王為何物的三流。’從此之後,晶再也不敢這樣做。

既然前後都是懸崖峭壁,那麼只能演下去了,雖然失敗的話......可能會死。

“怎麼了?”

“滿記得沒錯的話,晶是帶著栞去聖翔踢館了吧?”

“嗯!所以呢?”

“嘖!既然如此,那為什麼栞的衣服穿得好好的,晶的披風掉了呢?”

“遊戲輸了。”

“遊戲?”

一位優秀的演員,即使只是朗誦菜單都能讓觀眾感動落淚,這是法國知名演員——莎拉•伯恩哈特的傳說,晶跟栞也一同接受了挑戰,然而,只有栞挑戰成功。

將整個事件過程告訴眼前的金髮女孩後,滿仍然是那份笑容,不過晶卻覺得辦公室的溫度似乎又降低了。

“原來如此...滿大概懂了。也就是說,妳帶人踢館,Revue沒打成,玩遊戲輸了,身為後輩的栞還贏了身為首席的晶,我沒說錯吧?”

“這個...我...”

由於全是事實,晶不敢反駁,但也不敢承認,她的雙腿逐漸發軟,最後甚至因為面前人散發出的龐大壓力而直接跪坐在地上。

“這個三流。”

聽到對方說出這句話,沒多久後,‘咚!’地一聲,嚇得首席趕緊抬頭,只見滿把Revue用的巨劍——蒼玉懲罰拿出來,直直地插在地上、立在自己面前。

‘不好,會死!’晶的腦袋發出了警訊,要是再走錯一步,今天、不!大概以後都回不了家。

“對不起,我錯了!”

“身為君王,低頭認錯的樣子有多丟臉,晶知道嗎?”

“我知道,但我也不想當無信之王,錯了就必須承認,百姓才會臣服。”

“......”

“這個王國處在眾國中央,身為王,我要做的,只有確保現在的和平,以防他國合作攻打,不是嗎,宰相?”

“...國王陛下...臣永遠追隨您。”

多虧晶腦子動得快,總算讓滿有些消氣了,接下來,只要好好安慰她,她就能回房間換衣服了。

“抱歉,滿,下次不會再輸了。”

“唉...是啊!要是妳再輸下去,滿也不好收拾,妳先回房吧!”

“我可以...回去了嗎?”

“嗯,回去之後,把我聖誕節送妳的接龍大全背起來,15分鐘後驗收。”

“誒?”

晶再次僵直身子,因為那本接龍大全有500多頁,15分鐘之內背完根本是天方夜譚。

“那個...滿...我說...”

“要是沒背好...下場是什麼,晶是知道的吧?”

可掬的笑容加上違和的巨劍,晶感覺全身冷汗直流,只好丟下一句‘我回去了。’就離開學生會室。

“這個遊戲三流,不好好教訓她不行。”

滿擦拭著蒼玉懲罰,臉上的笑容早已變成不爽的怒顏,看來首席暫時沒辦法休息了。

風泉ゆう

ミチあき—溫暖

半夜三更,只要是學生,這樣的時間應該大部分都休息了,更別提是注重身體狀況的舞台少女們。


然而,金黃色短髮的少女,仍坐在書桌前研究劇本。


Elysion,圍繞在神與王及其騎士之間,不斷輪迴、轉生、征戰並死去,美麗又壯烈的故事,舞台上的純白聚光燈打在永遠的王者身上,更為這齣神聖的戲曲增添幾分壯麗。


鳳滿也是其中一個被這樣的舞台所吸引之人,不單單只是想站上這樣的舞台,而是讓自己的幼馴染成為王,並非純粹是自己心裡的,而是引領著眾人的絕對王者。


“...滿...還不休息嗎?”

“嗯,我讀完就休息,晶先睡吧!”

“......”


說完,滿再次轉過頭去,睡眼惺忪的晶望著對方嬌小的身...

半夜三更,只要是學生,這樣的時間應該大部分都休息了,更別提是注重身體狀況的舞台少女們。


然而,金黃色短髮的少女,仍坐在書桌前研究劇本。


Elysion,圍繞在神與王及其騎士之間,不斷輪迴、轉生、征戰並死去,美麗又壯烈的故事,舞台上的純白聚光燈打在永遠的王者身上,更為這齣神聖的戲曲增添幾分壯麗。


鳳滿也是其中一個被這樣的舞台所吸引之人,不單單只是想站上這樣的舞台,而是讓自己的幼馴染成為王,並非純粹是自己心裡的,而是引領著眾人的絕對王者。


“...滿...還不休息嗎?”

“嗯,我讀完就休息,晶先睡吧!”

“......”


說完,滿再次轉過頭去,睡眼惺忪的晶望著對方嬌小的身影,即使雙眼被光線刺得難受,卻比不上心中那說不出的空虛。


她緩緩起身往書桌走去,滿也因讀得過分認真而沒注意到身後來者。


“哇啊!晶?”

“......”

“怎麼了?明天還有晨練喔!”

“睡不著...”


‘才怪!’


晶輕輕地從滿的背後抱著,將頭靠在對方的肩膀上,纖細的身體再次凸顯出對方的嬌小,晶都懷疑對方到底有沒有吸收吃下去的營養。


“要是其他人知道妳這個樣子...”

“現在是在我們倆的房間,沒有別人。”


晶已經許久沒有這樣撒嬌,滿心知肚明,真要說為什麼,全是自己一手造成也說不定,不過她一點也不後悔。


“唉...都怪妳,害我讀不下去了。”


滿才不會承認其實是因為洗髮水的香味分心。她關掉桌燈、拉著對方,然後把晶丟到床上。


晶詫異地看著把自己丟上床後,緩悠悠爬上來的幼馴染,別問這股怪力哪來,長頸鹿也不知道,滿的臉朝外故意不看晶,似乎有些生氣。


“那、那個,滿...妳生氣了?”

“......”

“滿...”

“沒有喔,倒是晶不趕快睡嗎?”


在被丟上床的那一刻開始,晶早已睡意全無,加大的雙人床對兩人而言本就有些大,滿的冷淡更讓少女感到寂寥。


“滿,抱歉...”

“晶是該道歉,影響我讀劇本可是大過。”

“抱歉...所以,別生氣了,好嗎?”

“...這要看晶的表現了。”


晶輕輕擁住滿,僅僅一瞬間就有無限的溫暖包裹晶的心,滿轉過身,回應這份擁抱,將臉埋在晶的肩窩,右手順著對方的銀色長髮。


“滿,能吻妳嗎?”

“...嗯。”


兩人唇瓣相接,一開始如蜻蜓點水,之後同時慢慢加深這個吻,兩人的默契無論在舞台上還是舞台下,在床上還是在床下都可論完美。


晶的舌頭在滿的腔中肆虐,彷彿發狂的野獸,直到另一條小舌來引導它才緩和下來,至於來不及吞下的唾液便從唇縫中流出,浸濕了睡衣。


持續這樣的深吻,直到雙方都沒氣後,晶才依依不捨地拉開距離。


“哈...哈...”

“哈...晶妳...有這麼寂寞嗎...哈...哈...”


兩人大口喘著粗氣,即使肺活量再好,一次吻了15分鐘也會受不了。


“因為妳不陪我,會冷。”

“Elysion的王可沒那麼懦弱。”

“那是在舞台上,我的本質還是 ‘雪代晶’。”

“不怕被我罵三流嗎?”

“我只當屬於妳的三流。”


說完,晶便擁著滿睡著了,滿仍然順著那銀色長髮,沒過多久便和對方一起睡去,當然她不忘在對方的臉頰上留下一吻。


即使是寒冷的夜晚,也能逐漸暖乎,對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