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漂移

17.1万浏览    2055参与
沉迷威补漂翼无法自拔
《来人堵上我的脑洞》 翼锁摸鱼...

《来人堵上我的脑洞》

翼锁摸鱼 宝钻AU,大概。。。是个虐梗联动?

精灵翼x人类锁,热情过头的小精灵无意中把堕落人类拉回正轨的故事

/本来只想安安静静搞个潜伏,结果天天被迫接受双圣树之光洗礼。有些精真的超晃眼超烦人的,乌鱼子😩/


——我不想奢求梵拉的原谅,也不再希想维林诺的安宁惬意。不过这些都与次生儿女无关,我的朋友。待到强敌去尽,光明重来,你想做些什么呢?

——回到东边看不见的故乡,埋葬刀剑,焚烧战甲,喂养骨瘦如柴的牲畜,耕种生满荒草的田野。

——非常感谢你们能选择站在我们身边共担战火。过了明日,你们便拥有无所桎梏的未来。

——或许吧,待到明日。。。

——嗯?...

《来人堵上我的脑洞》

翼锁摸鱼 宝钻AU,大概。。。是个虐梗联动?

精灵翼x人类锁,热情过头的小精灵无意中把堕落人类拉回正轨的故事

/本来只想安安静静搞个潜伏,结果天天被迫接受双圣树之光洗礼。有些精真的超晃眼超烦人的,乌鱼子😩/


——我不想奢求梵拉的原谅,也不再希想维林诺的安宁惬意。不过这些都与次生儿女无关,我的朋友。待到强敌去尽,光明重来,你想做些什么呢?

——回到东边看不见的故乡,埋葬刀剑,焚烧战甲,喂养骨瘦如柴的牲畜,耕种生满荒草的田野。

——非常感谢你们能选择站在我们身边共担战火。过了明日,你们便拥有无所桎梏的未来。

——或许吧,待到明日。。。

——嗯?怎么了?

——明日之战,答应我,你,或许还有你那些傲慢的王子们,都离乌多远些。

梅森系统与阿托奎宁

【漂翼漂】爱之欲其生(章节待定)

先把后面写了,想看他俩亲,但是没亲成,算了

三体/碳基/不对应任何《三体》中提到的角色


死锁是跳进全真模拟训练室的,然后在训练室门关上一会儿之后,他差点撞上天花板。


太空军有规定,越是下级负责的事情就越复杂,死锁的职位不高不低卡在半截,需要负责的东西还是很多的,三体舰队正在靠近,每日种类繁多强度巨大的技术型操作训练让他每次回到宿舍只想倒头便睡,这比曾经的常规训练累了许多,他明白这并不是危机感的体现,仅仅是三大舰队之间强烈的胜负欲罢了,他们是被拉出来的脸面,所以必须严格,只是偶尔刚睡下的他会被飞翼拉起来让他注意干净整洁,或者提醒他进食。


多亏了上头一众长官过强的自信心和世界各...

先把后面写了,想看他俩亲,但是没亲成,算了

三体/碳基/不对应任何《三体》中提到的角色


死锁是跳进全真模拟训练室的,然后在训练室门关上一会儿之后,他差点撞上天花板。


太空军有规定,越是下级负责的事情就越复杂,死锁的职位不高不低卡在半截,需要负责的东西还是很多的,三体舰队正在靠近,每日种类繁多强度巨大的技术型操作训练让他每次回到宿舍只想倒头便睡,这比曾经的常规训练累了许多,他明白这并不是危机感的体现,仅仅是三大舰队之间强烈的胜负欲罢了,他们是被拉出来的脸面,所以必须严格,只是偶尔刚睡下的他会被飞翼拉起来让他注意干净整洁,或者提醒他进食。


多亏了上头一众长官过强的自信心和世界各地献给他们不停歇的欢呼,他们总是不屑于危机的,必胜的气氛感染着所有人,主动权毫无疑问是人类的,三体人不堪一击,每个人眼睛里都写着这样的话,所以太空军几乎不会有应急训练,偶尔有那么几次他虽然很快就能清醒过来但是看到已经站在床边用眼神告诉他他又慢了一步的飞翼他还是深感挫败。

总的来说自从加强训练以来他就不像一开始搬进来和飞翼同寝室一样有那么多语言和肢体上的交流了,死锁不是没有发现偶尔他进门时飞翼已经回来时对方看着自己欲言又止,但是他身体上的疲惫已经让他无瑕再开口讽刺他嘴又不是被封上了有话直说。


“我在休假,飞翼。”趴在床上整张脸埋在枕头里的死锁并没有听清飞翼在说什么,只听到一个一起去就很不客气地叹了口气,对床边的人发出沉闷又疲惫的抗议,“你要是平常不够累可以自己去。”

“真的不想在正式去舰队上工作之前习惯一下吗?”飞翼的声音听上去非常有耐心,“我听说这次开放的是后期会使用的全真模拟训练室,我已经拿到了使用许可。”

床上的人用以闭门谢客而故意发出的断断续续呼噜声停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后死锁坐起来扭头打了个假得可以的哈欠让自己看上去很不耐烦。

“你这种人不做准备就不会做事了一样。”


站在通往训练室的长廊前,有工作人员在死锁和飞翼腰上系了腰带,并说明会在训练室开始使用的时候腰带将自动激活,死锁有点跃跃欲试着挽起军装袖子看向走廊尽头,并没有听身后喋喋不休的工作人员念注意事项,直到飞翼的一声我们走吧把他从原地解放出来,大步迈着往前。


两个人在门口站定等待识别,AI亲切的问候几乎同时响起,随后训练室大门为他们敞开。死锁站在门口朝里观察,内部是一个球形的舱室,现在里面没什么强光源,只有勉强维持照明的小灯,弧形的墙上嵌有巨大的显示屏,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这样怎么训练?”死锁才低头看着凹陷的地板好奇了一会儿,飞翼就已经跳了下去。

“快下来吧,漂移!你不觉得这样很有趣吗?战舰上都是这样的舱室,这样的球形舱不管你如何失重转圈都保证天花板是你头顶那部分。”


“哦,快速调整认知适应环境的小把戏。”死锁不屑地哼了一声,却也朝着飞翼在的地方跳下去,舱门在他下落过程中快速关上并且内部空间立刻亮起来,在他落地时应声亮起的是刚刚的显示屏,名为宇宙的巨大幕布瞬间展开笼罩了他们,不断略过的星体碎屑仿佛他们现在置身其中航行,这让死锁想起太空军的标志,他再次从拯救恐慌情绪中备受折磨的人类中体验到使命感。

远处还有星体在若隐若现,虽然已经不像地球上夜空中闪烁的那些明星了,他们黯淡了许多,但死锁第一次如此真实地直视宇宙时它们依然富有吸引力,睁大了眼睛忍不住靠近,然而一往前他就感到腰上一股力量把自己带离地面,他下意识挣扎用力,却让他直接朝着向上凹陷的顶部移过去,还好飞翼及时拉了他的腿一把,不过这让飞翼也浮到了半空。


“噢——英勇的太空军战士啊,你等不及试试新产品向上冲锋了?”飞翼身形轻巧又灵活地来到死锁身边,笑着看着正小心翼翼稳住身体的人,用那些偶尔被请来给大家鼓舞士气的心理军官的语气打趣,“还是说只是因为你刚刚没有认真听讲?”

死锁现在正因自己毫无防备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而恼着,他想着飞翼刚刚应该会觉得他那样子蠢得没救了吧,憋着一口气别扭着没说话,不露痕迹地回忆飞翼的动作寻找使用这个腰带的办法,飞翼见他这样也没说什么,只是继续在舱内半空移动着,故意放慢了动作,在墙上唤出操作界面试运行。


死锁学得很快,没多久他就能绕到飞翼身边自如地围着飞翼转圈,他颇为得意地双手抱胸倒挂着用自己把飞翼看向操作界面的视线强行隔断,满意地看着聚焦到自己脸上的眼睛带上笑意,这好像给了他可以放肆随性的信号——根本不是来训练的吧,或者飞翼没打算训练太多——他开始在半空中玩闹般尝试各种姿势,舒展四肢满足着太久没活动拳脚而有点僵硬的手臂和腿。

“飞翼,在这里加训怎么样,看看我们谁更适应新环境。”

“我知道你想活动活动,漂移,但是现在还有最后一件事需要让你提前体验。”

“什么,怎么吃太空餐?”


飞翼微笑着摇摇头,对着操作界面往下一按,AI的声音响起。

“即将进入:前进四。

全舰立刻进入深海状态。”

灯一瞬间熄灭,只留下最基本最微弱的照明,身旁的模拟宇宙画面进入深空后也一并变暗了,深海液正以极快的速度灌入这个舱室,死锁下意识往飞翼那边靠过去,他知道这是前进四之前必要的流程,也清楚深海液的功能,只是他还从来没有真的尝试过,人到底怎么在水里呼吸呢?死锁看着上升的水位想象着水中不管怎么挣扎却离水面越来越远的画面,他胸口一紧,抬头看去——这是个封闭空间,没有水面能给他浮上去,他眼中深海液的水平面似乎静止,好像是自己在坠入深海,焦虑带来的恐惧悄无声息随深海液上升。

直到深海液把二人完全包裹住飞翼才开始活动,他尝试着呼吸,既没有呛水也没有窒息感,清凉的液体携带足够的氧气流淌进肺里,似乎甚至比在空气中呼吸更舒适了些,几乎为零的不适感在克服原本对在水中呼吸的心理抗拒后没过几秒就彻底消失了,他向死锁看过去,发现死锁有些僵硬地在原处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口鼻,一直盯着下方眨眼,仿佛这团冰冷的液体像什么要吞噬他的怪物。


飞翼启动了磁力腰带朝着死锁游过去,到他身边时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轻轻握住死锁的手腕试着用最不会让他觉得危险的力度拉扯了下,死锁却还是把手捂得更紧了。

“漂移!”飞翼试着开口,尽管不会呛水,发出的声音却很模糊,还带着咕噜咕噜的水声,正想着怎么才能安抚到死锁才好,死锁那边却因为这边的状况发出闷闷的笑声,飞翼打量着眼睛弯弯的想笑却不松手的死锁——再不做点什么的话他会窒息的——猛地往前一扑,鼻尖都蹭到死锁仍然没放开的手上了,死锁因为他突然的动作下意识后退失去了平衡,手因此而松开了一些,飞翼趁机扣住他的手腕向外扯开彻底打乱他的动作,见他仍有功夫憋着气不肯呼吸,飞翼又凑得更近,刚刚的动作已经把死锁逼到弧形舱壁上,两个人现在已经是鼻尖蹭着鼻尖的距离而死锁无路可退,这下死锁彻底分了神,一边稳住平衡一边躲闪并且搞不清状况,大脑开始短路后身体最先响应的问题是缺氧,还没经过他大脑思考嘴和鼻子就自动开始了工作,液体涌入时死锁皱起眉头,飞翼及时退开一点在他面前深吸了口深海液以作鼓励,死锁试着再次呼吸几次,也逐渐习惯了体内灌进深海液的感觉。


呼吸顺畅后死锁终于有了力气,张嘴就要质问飞翼刚刚在干嘛,同样发出了很模糊的声音和咕噜咕噜的水声,他眼看着飞翼抿着嘴抖了两下,又放开他往后退些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死锁有些难为情,又想起是自己先笑的,好吧,那样子确实很像鱼在说话,羞耻感降下来不少的他扑过去伸手要拉飞翼过来继续问个明白,却看到飞翼扬着嘴角微微垂了些脑袋闭上眼。


对了……深海液的镇静作用,本来以飞翼的体质也许能再清醒一会儿,谁叫他为了让自己能接受人能在水里呼吸这个事实在水里做深呼吸做个不停?这样突然睡着应该是硬撑了很久吧,死锁也逐渐觉得意识模糊,趁现在还不至于睡过去,他端详了一会儿安静悬浮在他眼前的飞翼,在昏暗光线下的深海液中他原本就不具攻击性的脸部轮廓更加柔和了,死锁恍惚间又想起刚刚飞翼近距离凝视他时的脸,惊得他清醒不少,他下意识回避已经睡着的飞翼,扭头查看操作界面,显示他们“正在返航,准备减速”,笼罩他们的宇宙重新有了些星体反射的光芒,直到他们正略过太阳,光线充足起来。尽管如此遥远,暖光依然航行到他们眼前,甚至直视有些刺眼,带来热能,这常被人们仰视的存在遥遥滋养了地球文明,死锁想试着摇醒飞翼让他看看如此巨大的直观看去剧烈燃烧着的恒星,回头才看到如此直接的阳光打在飞翼的侧身,并覆盖于他身上缓慢随航行移动,死锁曾经从不会为艺术品停留,因为他认为他与艺术品两者不相配,嘲笑着为了颜色搭配而忧愁的画家是闲得慌,他逃避着一切表达美的事物,他常常认为如此就能心安理得让自己想起从前不再觉得如此灰暗,而他确实也麻木,失去了许多鲜活的感知力,但此时此刻意识朦胧如置身梦境时望着飞翼,他却莫名想起曾经栖身的小巷中一个冬眠醒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疯疯癫癫的公元人每天不停念叨的一首诗,即使在死锁忍无可忍把他揍了,按在地上叫他安静,他也一直念着。


太阳在自己的凝血之中下沉。

温柔的心,憎恶广而黑的死亡!

收纳着光辉往昔的一切遗痕!

太阳在自己的凝血之中下沉。

想起你就仿佛看见圣体发光!



飞翼现在到底是发光还是反光,死锁已经没有能力分清了,也分不清内心深处那陌生的安宁感是否全部因为深海液的镇静作用,他想伸手碰一碰飞翼,无奈四肢已经沉重,他只能下意识用逐渐闭合的眼睛捕捉了这幅画面,随后与飞翼一同在沉睡中被明天也会升起的太阳所照耀。


死锁回到宿舍之后似乎还因为深海液而迷迷糊糊,倒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已经清醒过来且毫无睡意的飞翼正回看训练录像,记录仪的画面上悬浮在深海液中静默的两人,在阳光的包裹中宛如一颗琥珀。琥珀,飞翼因为自己脑海里浮现的这个词闭上眼睛,仅仅将抽空生命的形体送往未来,不够,这是不够的,一定有什么办法能让尽量多的人类摆脱如此困境活着走向未来。

——以及也很重要的一点,他希望漂移成为其中之一。

碳黑的信痒神殿

进行一个死者苏生给lof除除草。。。

进行一个死者苏生给lof除除草。。。

功能主义行为艺术

[IDW][粮食向]欲盖弥彰

  午夜已过,酒吧里只剩下了旋刃、狂飙、漂移、福特和钢锁。钢锁和拾荒小队吵了一架后出来喝闷酒,坐在最角落的地方,一言不发。狂飙原本想把旋刃劝走,最后却自己也留下来小酌了几杯。旋刃、漂移和福特在大声聊天。所有人都多少有些醉了。

  “听说霸王在那三年里强制对接了你很多次,”旋刃突然说,“真的吗?”

  漂移把酒喷到了狂飙脸上。狂飙没理会漂移,而是紧张地观察着福特的反应,苍白的手指移到了旋刃的背上,似乎随时准备把旋刃拉走。

  福特打了一个响亮的嗝。他迷惑地看着旋刃,仿佛没有理解旋刃刚才说了什么。于是旋刃决定重复一遍。“我是说,听说霸王在那三年里——”

  “霸王一直都在黑狗队的名单上,我...

  午夜已过,酒吧里只剩下了旋刃、狂飙、漂移、福特和钢锁。钢锁和拾荒小队吵了一架后出来喝闷酒,坐在最角落的地方,一言不发。狂飙原本想把旋刃劝走,最后却自己也留下来小酌了几杯。旋刃、漂移和福特在大声聊天。所有人都多少有些醉了。

  “听说霸王在那三年里强制对接了你很多次,”旋刃突然说,“真的吗?”

  漂移把酒喷到了狂飙脸上。狂飙没理会漂移,而是紧张地观察着福特的反应,苍白的手指移到了旋刃的背上,似乎随时准备把旋刃拉走。

  福特打了一个响亮的嗝。他迷惑地看着旋刃,仿佛没有理解旋刃刚才说了什么。于是旋刃决定重复一遍。“我是说,听说霸王在那三年里——”

  “霸王一直都在黑狗队的名单上,我也是,”漂移插嘴说,“不如聊聊我们被黑狗队袭击的事,福特肯定还不知道详情吧——”

  “不。”福特说。

  “整件事非常凶险,”漂移说,“威震天一开始还不愿帮忙——”

  “不,”福特说,“我的意思是,霸王没有强制对接我。”

  深刻的失望感使旋刃一时间无言以对。角落里,钢锁嗤了一声。

  “连一次都没有?”旋刃说。

  “连一次都没有!”漂移用另一种语气说。

  “连一次都没有,”福特说,“我几乎要怀疑霸王有对接障碍。但严刑拷打是很多的,很痛苦。”

  “嘁!谁不痛苦!”旋刃说。他说完后就又给自己灌下了一整杯酒。

  “这不一样,”福特说,“这是很特别的那种……特别痛苦……”

  “据我了解,虽然其实没有传言说得那么玄乎,但好歹也得有个……五六次吧,一般在这之后他才会腻,”漂移若有所思地说,“不过我也和霸王疏远很久了——大约疏远了两三百万年。我确实不知道他后来怎么样。”

  “他后来特别变态。”福特说。

  “这我知道,”漂移摆了摆手,“我知道得比你清楚多了。卡隆出来的都很变态。”

  角落里,钢锁咳了一声。“我是铁堡人。”钢锁说。

  “我也是铁堡人。”漂移说。

  “嘁!谁不是铁堡人!”旋刃说。他又加了一杯。

  “我就不是铁堡人,”狂飙说,“我想,出生地与人的品德应该并无关联。”

  “那可不一定,”漂移说,“你不明白,你错过赛博坦历史里的太多东西了,你不知道卡隆优胜劣汰出来的角斗士是有多么的暴力成瘾……”

  角落里,钢锁站了起来。

  “……和嗜血成性,尤其是威震天!”漂移说,“就比如我们碰到黑狗队那次吧,威震天杀光了黑狗队还不够,竟然还调转炮口过来,差点要杀掉我和救护车!”

  角落里,钢锁坐了回去。

  “我想,威震天那时有些精神混乱。”狂飙说。

  “威震天精神混乱的时间可太久了。”漂移说。

  “我听说黑狗队的拷打流程是威震天亲自设计的?”福特说。

  “确实如此,”漂移说,“威震天的思想比霸王和塔恩加起来都更龌龊。就凭那两个可撒不了那么多谎,也原创不出那么残忍的折磨。”

  “嘁!谁不龌龊!”旋刃说。不知不觉间,旋刃面前已经累积了十三个空杯子。“要我说,喜欢整这些歪门邪道的绝对都有对接障碍,所以才要在这些没用的玩意里找补偿。我杀人从来都堂堂正正,直接用机枪……”

  旋刃停了下来。灯泡上似乎出现了另一个灯泡。

  “不。”狂飙说。

  “不。”漂移用另一种语气说。

  “不什么?”福特迷惑地看着旋刃。

  但在任何人有机会回答福特之前,旋刃就冲出了酒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舰桥飞奔而去,打算直接问问威震天本人有没有对接障碍。

  旋刃很快就到达了舰桥。两位联合船长都在舰桥上,其中补天士正躺在船长椅里睡大觉,而威震天则站在一旁,在和录音机说着些什么。录音机一瞧见旋刃,便立刻退到了舰桥的另一侧。

  “威震天!!!”旋刃说。

  “晚上好,旋刃,”威震天说,“有什么——”

  “你是不是有对接障碍?”旋刃说。

  角落里,录音机笑出了声。

  “我第一次知道你还这么关心我的健康。”威震天说。

  “我不关心,”旋刃说,“我只是刚听漂移说你有对接障碍,——很严重的障碍!所以你才创造了黑狗队的变态措施作为补偿……”

  “我第一次知道漂移这么关心我的健康。”威震天说。

  “别转移话题!”旋刃说。为了挑衅,旋刃愈发靠近了威震天。威震天能清晰地闻到灯泡里散发出的酒味。“到底有没有呢?嗯?”

  威震天居高临下看着旋刃唯一的光学镜,然后慢条斯理地笑了。“就算我说,我没有障碍,”威震天说,“你也不会相信吧?”

  “那当然了,没有人会承认这种事,”旋刃说,感到一股莫名的恼火,“何况你本来就是前科很多的骗子。哈哈!想想看明天的寻光号头条吧,威震天阳疒——”

  “既然如此,”威震天打断了旋刃,“那我如果想真诚回答你的问题……”

  说时迟那时快,乌黑的手指移到了旋刃的脖子上,似乎随时准备把旋刃的脖子捏碎。威震天弓下身子,红色的光学镜终于平视了旋刃的独眼。

  “空口无凭,事实胜于雄辩,”威震天说,“既然你想知道我到底有没有对接障碍,你为什么不自己试试呢?”

  旋刃做出了二十四小时以来最清醒的举动,也即狂飙从一开始就希望旋刃能采取的那项行动。他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变形,从舰桥里飞了出去。不过,旋刃飞得过于着急,所以有些跌跌撞撞。桨叶在天花板上留下了几道难看的痕迹。

  “你等会自己爬梯子上去修天花板。”补天士说。

  威震天并没有问补天士是何时醒来的。他只是转过身,开始向船长椅上的智能面板输入指令。

  沉默笼罩了舰桥。录音机回到了工位上。补天士在船长椅里换了个姿势,从而能更好地看清威震天在输入什么字。最后,补天士忍不住问:

  “所以黑狗队的创立和你的对接障碍到底有没有关系?”

  “当然有了,”威震天说,“设计出黑狗队的难道还能是什么功能健全的正常人不成。不然我何必欲盖弥彰吓旋刃跑呢。”

  “你可没有吓到我。”补天士说。

  “我知道。”威震天说。

  他笑了一下,笑容比上一次更温暖些。接着他便开始着手准备修天花板。

神奇小饼干

就当是这段时间的整活儿吧,好玩的一批啊

就当是这段时间的整活儿吧,好玩的一批啊

嘻笑堂
《十一月的萧邦》发布16周年!重温周杰伦《漂移》
《十一月的萧邦》发布16周年!重温周杰伦《漂移》
奇谭社
纪录片《流言终结者》:弯道里的加速超车,到底要不要使用漂移上
纪录片《流言终结者》:弯道里的加速超车,到底要不要使用漂移上
Pillar.凝

生日快乐[轮子组]

OOC算我的,柱子也算我的~

内含:救护车,大黄蜂,探长,十字线,漂移,擎天柱

三更半夜失眠过来扒拉文.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小学生文笔受不了屏蔽or拉黑.

有体型差(但你不会被压死|•'-'•)و✧)


——你的18岁生日


“早啊,小寿星”你照着镜子,拿起牙刷“生日快乐”你乔装打扮打算偷摸出去玩一天,反正也是你的成年生日估计那堆铁块也不会对你生什么气。


你走出汽车人的基地里那间属于你的房间,你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第一眼就见到了领袖擎天柱“早,Optimus”今日的你有些不同。


“早,My girl”擎天柱专心的工作只是回应你并未有过多动作,你也明...

OOC算我的,柱子也算我的~

内含:救护车,大黄蜂,探长,十字线,漂移,擎天柱

三更半夜失眠过来扒拉文.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小学生文笔受不了屏蔽or拉黑.

有体型差(但你不会被压死|•'-'•)و✧)




——你的18岁生日


“早啊,小寿星”你照着镜子,拿起牙刷“生日快乐”你乔装打扮打算偷摸出去玩一天,反正也是你的成年生日估计那堆铁块也不会对你生什么气。


你走出汽车人的基地里那间属于你的房间,你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第一眼就见到了领袖擎天柱“早,Optimus”今日的你有些不同。


“早,My girl”擎天柱专心的工作只是回应你并未有过多动作,你也明白,毕竟嘛他是领袖有很多工作和事情要处理。


你指望不了任何人,只能自己想办法出去一个人给自己庆祝生日。


“beeeee!”大黄蜂朝着你扑腾扑腾背后的‘小翅膀’头上的触角也竖了起来“谢了Bee”你摸了摸大黄蜂的脑袋“有工作么?没有的话能否带我出去?”大黄蜂朝你点了点头瞬间变成了科迈罗“好极了。”


科迈罗的车门为你敞开。


探长和漂移就这样看着你坐上大黄蜂离开了基地“Optimus Prime,你就很放心的让他带着她离开基地?”探长看着大黄蜂远去的影子,不禁皱着眉“不怕出什么问题?”


“放心,近期霸天虎们并没有什么的小动作。只是今日还是她的成年生日,不能只让她一人待在基地里,而我们也还有礼物要准备不是么?”擎天柱站了起来“也是,我为她准备点什么...”探长默默的走开回到实验室思考送你什么礼物才可以。


只剩漂移与擎天柱目光相对“啊对,我也有礼物要准备,先行告辞!”


此刻的你和大黄蜂来到了一家蛋糕店里“一份巧克力蛋糕,打包带走谢谢~”你坐在靠窗的桌子旁看着门外停着的科迈罗。


你提着蛋糕坐进科迈罗,坐在车里看起来像极了自言自语“大黄蜂 接下来去哪?要不然去超市买点吃的回基地吧?”大黄蜂调了调收音机的频道“确定不去再做点什么?”“不了,出来太久的话,Optimus会担心的。”这一点大黄蜂无话可说,毕竟一向温和的领袖只要生气了比谁都可怕。


买完零食你和大黄蜂就回到了基地,“欸?”你下了车,大黄蜂也变成了类似人的形态,基地里空荡荡的“不对啊,今天难道霸天虎又开始行动了?为什么基地里连个人影都没有?”你懵的看着一旁也在傻眼的大黄蜂。


“生日快乐,人类”瞬间出现的探长吓了你一大跳“探,探长...”你尴尬的看着探长,探长伸出手,手心里是一个小巧的手枪“拿着它,以后你就能用来自保,它的好处可不止表面看上去的那样”你的心头涌上一股热流,拿起手枪“谢谢探长,我很喜欢。”


“回来了?我也有礼物送你”十字线‘从天而降’的出现在你的视野里,他的手里是一件项链“十字线,你从哪里弄来的?”你看着他手心里闪闪发光的项链问“真好看啊,还是五颜六色的光芒。”你小心翼翼的拿起玫金色的项链“好看吧,喜欢就好从哪来的就不用知道了哈”你点点头“我很喜欢!”


救护车向你们走来,手里还拿着扳手“人类女孩,生日快乐”救护车拿出一个小小的扳手“这个送你,防身很有用”救护车还是一如既往的板着脸,但是今日的他多少还是有些温和的。你咽了一口口水慢悠悠的收下扳手“嗯嗯,谢谢救护车”


大黄蜂调了调频道“我也有礼物要送你”大黄蜂拿出一张照片,那是你和车型大黄蜂拍的“这张照片我爱死了,我会保存好的,大黄蜂最可爱了!”你拿起照片抱在怀里。


救护车先走了毕竟他要去实验室里带着处理各种事故,探长也走了他要去好好休息,十字线早就离开了,大黄蜂去找救护车聊聊他的发声器。你正打算走,但突然出现的漂移又把你吓了一大跳“我的天”你拍了拍胸口“你们汽车人都很喜欢突然出现么?”你喘口气“生日快乐,人类”漂移拿出一个银色的收纳盒“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就放着里面吧,它会替你自己保存好”“呀,”你看着手里的收纳盒“多谢漂移我还在思考放在哪里,嘿嘿。”“人类真是麻烦”漂移默默的说了一句离开了,你收好东西回到了房间里。


夜晚,你坐在停机坪上仰望星空,突然你感觉身后有人,等你转头你的身体被捧在手心里稳稳的拿起,不用猜都知道是擎天柱。


“晚好啊,Optimus”你看着擎天柱的光学镜,擎天柱比以往更加的温柔。


他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盒子“抱歉,这是你的礼物”你打开一看,是一条闪闪发光的手链,颜色是蓝红色交缠在一起的“这份礼物是最好的礼物!我特别特别的喜欢,谢谢你Optimus”你将盒子紧紧的抱在怀里,这对你来说意义很大每份礼物都是。


“喜欢就好,我还怕你不喜欢”擎天柱有些紧张,第一次送一个人类礼物也害怕这个人类不喜欢。




莫得灵感,整篇都是瞎扯淡🌚💨

看看就好哈,勿喷(*╹▽╹*)

is_my_SOUND(高考版)
一個狂草的摸魚 是我的小天使們

一個狂草的摸魚

是我的小天使們

一個狂草的摸魚

是我的小天使們

叶曳山火

【授权转载】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toricoriot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授权转载】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toricoriot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叶曳山火

【授权转载】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chocondola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授权转载】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chocondola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叶曳山火

【授权转载】没有耳朵的漂移Σ(っ °Д °;)っ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chocondola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授权转载】没有耳朵的漂移Σ(っ °Д °;)っ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chocondola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叶曳山火
【授权转载】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授权转载】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chocondola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授权转载】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chocondola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