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漕运

221浏览    8参与
小马酱追剧
断指残牙,直指骁将,牵引出漕运内幕
断指残牙,直指骁将,牵引出漕运内幕
万国仓库

🔄《明漕运那些事》

            引言:

我发现成祖皇帝很乐衷于给好地界起名字2333咱津子是他给起的名(至少广为认同的是这样)上海的宝山居然也是人给取得。。。还有一事挺有趣,我以前觉得奇怪,怎么海河平原多年隐身的地方,Marshal(judy)怎么选经此地南攻🤔

津子最早的两位大恩人,一是成祖皇帝,一是平江伯陈瑄。建卫筑城组hhh

津子儿时懂事后,他一定会很敬佩陈瑄,又给他筑城又提出兑运漕粮,说不定正统年后他还常到清河缅怀。...


            引言:

我发现成祖皇帝很乐衷于给好地界起名字2333咱津子是他给起的名(至少广为认同的是这样)上海的宝山居然也是人给取得。。。还有一事挺有趣,我以前觉得奇怪,怎么海河平原多年隐身的地方,Marshal(judy)怎么选经此地南攻🤔

津子最早的两位大恩人,一是成祖皇帝,一是平江伯陈瑄。建卫筑城组hhh

津子儿时懂事后,他一定会很敬佩陈瑄,又给他筑城又提出兑运漕粮,说不定正统年后他还常到清河缅怀。


                  漕运阶段

明代前中期的漕运制度大致经历了支运、兑运和长运三个阶段,即永乐十三年(1415)实行支运法,宣德五年(1430)推行兑运法,成化七年(1471)实行长运法,成化十年(1474)完全“改兑”,官军长运遂为定制。总趋势是:一是由军运代替民运;二是由长运代替分程接运。

▶️支运法:多→4→2

江南的老百姓,运粮到德州来回要将近一年(万国士的估算是10个月)时间,耽误农业生产。而湖广、江西、浙江以及苏、松、安庆的军士,每年带着空船前往淮安装载粮食。

▶️兑运法:多→淮→多。民付盘缠给军,军运漕粮。

长江以南的应天、苏州、松江三府大部分漕粮就近兑与卫所官军(还得加一笔过长江的船费2333),再运载至京;部分由民运瓜、淮两地交兑。

▶️长运法:扩大版的兑运法,多→多。

将仍行支运的部分漕粮改为兑运;并且将瓜、淮交兑改为州县水次军民交兑。相当于完全不用再到淮安去军民交兑了,沪宁苏的州县在自己家把粮食交卫所就OK了。

  

  

  

All in all, 征收漕粮和军民交兑由各州县的粮长负责,这就不可避免牵扯到行政区(府州县)和军区(卫所)的来往,后来衍生出“漕粮派兑”。一开始的派兑关系很随意,基本是州县自己挑卫所,最早漕帮(青帮)就是这么来的。到成化8(1472)年就官方固定哪几个州县只能用哪几个卫所。很难不相信后来卫所制度衰弱和派兑无关。但由于这中间总有不可告人的裙带,以及豪强不服官府管教,导致交兑混乱,很多水次仓废掉后卫所间还得削尖了脑袋抢好仓2333SO...定派后来又撑不住了……就江南而言,支运、兑运和长运法的施行,也是军民在附近州县水次仓(一般理解为卫所的仓库)交兑逐渐普及的过程。

本人已想象到江南老百姓对迁都的怨念了2333军运就得掏钱,我们自己运就种不了粮,干嘛非把都迁这么老远啊啊啊啊啊啊啊

  

  

  

  

  按我的设定,津子是完全没不知道支运是怎么回事的。毕竟那时候还太小了,没有办法跑这么远。于是终明一朝你津也没去过黄河以南😂最最最远去过淮安(几次另说~)

小马酱追剧
命悬水底神婆断魂 漕运帮众大战魔古道
命悬水底神婆断魂 漕运帮众大战魔古道
楚淮槿

【津淮】历史关系解析

p·s:鉴于不是正文就不打城拟tag了,知道这两座城的关系就行了


     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天津起步较晚。朱棣南下进兵的过程中,发现了天津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在夺取政权后的第二年(1404),即在此设卫(此时淮安境内已有四个卫),同时命陈瑄在此筑城。陈瑄是明清大运河实际开创者,“理漕河者三十年”,作为从建文帝手下投降过来的人,他为了朱棣的漕粮运京事情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怠慢,常年不辞劳苦奔波于运河沿线,其中永乐十三年(1415)开始,他坐镇淮安,直到宣德八年(1433)在淮安去世,在淮安整整工作了18年,其山阳旧居后被改为督察院。...

p·s:鉴于不是正文就不打城拟tag了,知道这两座城的关系就行了



     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天津起步较晚。朱棣南下进兵的过程中,发现了天津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在夺取政权后的第二年(1404),即在此设卫(此时淮安境内已有四个卫),同时命陈瑄在此筑城。陈瑄是明清大运河实际开创者,“理漕河者三十年”,作为从建文帝手下投降过来的人,他为了朱棣的漕粮运京事情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怠慢,常年不辞劳苦奔波于运河沿线,其中永乐十三年(1415)开始,他坐镇淮安,直到宣德八年(1433)在淮安去世,在淮安整整工作了18年,其山阳旧居后被改为督察院。


  陈瑄开了清江浦河,但并没有筑清江浦城,却按他熟悉的淮安城模样新建了一个天津城。筑城墙、建粮仓、修天妃宫,淮安城市风貌元素被一一带进天津,就连城池大小也和淮安城相仿佛,天津城周长“九里十三步”比淮安老城“周长十一里”略小。


  明弘治年间,天津首任兵备按察副使刘福将陈瑄筑的天津城包上了城砖,并在城中心位置兴建鼓楼,楼高三层,砖城木楼,楼基是砖砌的方形城墩台,完全仿照淮安谯楼(镇淮楼)的模样,只是规制上比淮安低。在刘福死后的墓志铭上,人用“商贾辐辏,几如淮安”八个字来赞扬他治理下的天津城已经几乎和淮安一样繁华了。天津城在城市定位上瞄上了漕运管理中心所在城市淮安,确实眼光不低,反映了这座运河新贵城市的锐气。嘉靖年间,吴承恩以岁贡生身份进京遴选,路过天津时留下了“津鼓开帆杨柳青”“故乡回首几长亭”诗句,可见来到与淮安风貌相似的天津城让吴承恩思起了故乡。


  康熙十四年(1675)的《天津卫志》载:“明永乐二年,文皇命工部尚书黄福、平江伯陈瑄、都指挥佥事凌云、指挥同知黄纲筑城浚池。民有‘赛淮安城’之说。”来往的客商们看到了天津在漕运繁忙、码头规模、城市繁荣等方面已经有了一线城市淮安的模样,就给了天津“赛淮安”的美誉,天津人也乐于把这种民间早已有之的说法写进自己城市历史。


  “赛淮安”称号的流行,反映了淮安对运河沿线众多城市的引领作用。当然,淮安也有资格引领大家,紧扼京杭大运河中心位置的淮安如同沙漏的中点,在它南北都呈扇形展开,“楚蜀之木、滇之铜、豫章之窑、吴越之织贝、闽粤之橘柚”皆在这里汇聚,“来往商船粮艘,回空载重,百货山列,随地成市,昼夜喧嚣,市不夜息”。和我们今天强调的“大运河文化带”不一样,在没有“长三角”“珠三角”的明清时期,大运河两岸就是国家最重要的经济带。


  进入清中期后,天津发展进入加速阶段,雍正三年(1725)升天津卫为天津州,雍正九年(1731年)升天津州为天津府,此时已经于淮安府地位持平了。天津对淮安的全面超越发生在1860年中国工业近代化开启之后,特别是清末直隶总督入驻天津城后。然而即便如此,晚清的诗人依然用“雉堞周遭九里宽,至今犹说赛淮安”这样诗句歌咏天津城。作为呼应,淮安人在同治《重修山阳县志》有对应的记载:“山阳与天津南北两大镇屹然相对,五百年来莫之有改矣。”说明到了同治年间,淮安人已经默认了这位曾经的小老弟有资格和自己平起平坐了。


  明时期的淮安城市风貌、生活方式等通过大运河的传输作用,一直都是天津模仿赶超的对象。甚至直至今天,天津方言都与近在咫尺北京话相差很大,而和淮安所在的江淮地区方言十分接近。


  





LCP

明初江南重赋

这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自江南发达以来,历朝江南无不重赋,谁叫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呢。

江南究竟是哪里,尝为苏、松、常、镇、嘉、湖、杭七府,其中苏松扛把子,肩挑半壁江山,据洪武二十六年记,以不到2%的田地上交全国近14%的税粮,占每年江南上交税粮的56%-57%。

江南重赋历来众说纷纭,综合理解有下:

顾炎武曾书《苏松二府田赋之重》和《官田始末考》二文,认为明初重赋来源于官田的不断扩大,据《明史食货志》:”明土田之制,凡二等:曰官田,曰民田。初,官田皆宋元时入官田地。厥后有还官田,没官田,断入官田,学田,皇庄,牧马草场,城壖苜蓿地,牲地,园陵坟地,公占隙地,诸王、公主...

这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自江南发达以来,历朝江南无不重赋,谁叫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呢。

江南究竟是哪里,尝为苏、松、常、镇、嘉、湖、杭七府,其中苏松扛把子,肩挑半壁江山,据洪武二十六年记,以不到2%的田地上交全国近14%的税粮,占每年江南上交税粮的56%-57%。

江南重赋历来众说纷纭,综合理解有下:

顾炎武曾书《苏松二府田赋之重》和《官田始末考》二文,认为明初重赋来源于官田的不断扩大,据《明史食货志》:”明土田之制,凡二等:曰官田,曰民田。初,官田皆宋元时入官田地。厥后有还官田,没官田,断入官田,学田,皇庄,牧马草场,城壖苜蓿地,牲地,园陵坟地,公占隙地,诸王、公主、勋戚、大臣、内监、寺观赐乞庄田,百官职田,边臣养廉田,军、民商屯田,通谓之官田。其余为民田。”

官田大行始于南宋末贾似道推行的公田法,本质是与官僚大小地主争利,挽救南宋中央财政问题,中国古代最困难的一件事情(可以之一)就是确定户口丈量土地,隐瞒户口田产是逃避赋税的基本手段,与土地兼并(兼并而不是买卖)相辅相成,成为历朝历代的丧钟。南宋未能达成经界,宋理宗也是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同意实为运用中央集权机器强行夺回土地所有权的公田法,该法暂时缓和了中央财政问题,但因触动各阶层利益而矛盾激化,直接促使贾似道垮台。

蒙古人接手江南后(忽必烈汉化功不可没),因为陆秀夫背着南宋皇帝赵昺跳了海当然乐得去海里炫耀(此句大不敬胡扯),放任汉人地主集团搞事,以汉治汉,由于元政权疆域广阔,南粮北调及漕运成为主要的政治经济工程,带来了元代辉煌的海运和灿烂的文化交流,但背后是江南重赋与沉重的海运劳役,元定船户,因吏治腐败(政府不管),出海死人风险极大,船户生存艰难“到此极矣”。由于元廷北方人口增长、官僚增加、军事开支庞大,南粮北运逐年递增,松、嘉、平靠近港口,累年重赋。江南虽然人杰地灵,也靠不了放卫星产粮,上述南宋官田成为元代官田的主要来源已不够,元政府即籍没海运大户田产,又不够,则强夺私产,造成权贵大肆掠夺江南田地,大都繁华,水利则不修,只顾对江南地区涸泽而渔,劳役无生、钱钞贬值,船户纷纷破产,社会矛盾空前尖锐,由此加剧私盐与走私贸易(如方国珍集团)。元末江南起义如火如荼,战斗力强劲,是综合底层民不聊生(卖身造反),地主集团民族矛盾与愤南北不均(出钱造反),综合而成“贫极江南、富夸塞北”的心态,我们南方人从没如此能打过啊!(这一句也是胡扯不要信)。

元朝的漕运危机也为明初政治留下深刻的警惕与阴影,罢海运成为共同的政治认识。民初继承元代官田,交“泰半之租”,同时籍没原大周张士诚极其部下田产。苏、松、嘉、湖乃张士诚大本营,坐拥巨富,流行的说法是朱元璋迁怒该些地区支持张士诚,故施以重赋,但事实情况未必完全。《明史》记“乃藉众豪族及富民田以为官田,按私租簿为税额”,即政权直接越过中间食利阶层向农民派田收租。但“众豪族及富民田”究竟为张士诚之直接Support还是扩大化,就很难查究了。

前文所述的苏松重赋,即来自于大量的官田,其中松江八成官田、苏州六成官田,自然成为江南赋税的扛把子。这是继承前朝官产、打击敌对势力、拆散土地兼并、掏空豪强和中间利益层的结果。结合洪武朝三十年孜孜不倦对户籍及土地丈量的坚持,中央对该地区实际控制和财政收入达到了顶峰。

另外再谈一笔明初对经济作物收税范围不大,对于盐铁等更不太限制专卖,这是治理思想上对宋大肆专营的反省。江南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想不富都不行,商品经济起来之后,商税根本收不上来,再加徭役破产白银流入,中央财政问题促成了一条鞭法的诞生,商帮白银帝国风行至清。

虽然我等不学无术者看史总不免有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之感,深感各种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造成的无法解决的各种矛盾、各种自上而下的痛苦和挣扎,但其实最恰当还应该是元老张的话“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深海玙鹿
嗯。。。作为一个旅游专业的本科...

嗯。。。作为一个旅游专业的本科生,又是天津本土人,不考个导游证感觉根本对不起自己大学四年的生活。。。于是,今年lo主也报名了

但是背导游词的时候,看亮点啊?!!

漕运在天津的历史上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今天也正好背完了天津概况(不仅天津概况,在市内游览,海河风光带和古文化街的导游词里都有提及漕运),这里面对当年漕运的描写也是相当详细的:

...一时间,南北漕船,商贾云集,有诗赞叹曰:“晓日三岔口,连樯集万艘,东吴转海输粳稻,一夕潮来集万船”...

可见漕运的规模以及辉煌的势力和漕运码头的空前盛况😘

然后,就满脑子的“漕运商会”。。。还能不能好好背书了啊喂!

所以最后看到古文化街导游词...

嗯。。。作为一个旅游专业的本科生,又是天津本土人,不考个导游证感觉根本对不起自己大学四年的生活。。。于是,今年lo主也报名了

但是背导游词的时候,看亮点啊?!!

漕运在天津的历史上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今天也正好背完了天津概况(不仅天津概况,在市内游览,海河风光带和古文化街的导游词里都有提及漕运),这里面对当年漕运的描写也是相当详细的:

...一时间,南北漕船,商贾云集,有诗赞叹曰:“晓日三岔口,连樯集万艘,东吴转海输粳稻,一夕潮来集万船”...

可见漕运的规模以及辉煌的势力和漕运码头的空前盛况😘

然后,就满脑子的“漕运商会”。。。还能不能好好背书了啊喂!

所以最后看到古文化街导游词里的博物馆(天后宫内)内有漕运的模型小人时,忍不住笑了。因为突然想到我们的丁大少了,如果有丁大少爷的小人模型那也一定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宝宝!(我知道那里的漕运模型小人是清代的,不过毕竟民国离着也不远,原谅lo主脑洞太大)

丁少爷and鱼四:???(WTF?)

最后,少爷小学霸,一定要保我口语考试过啊!咱俩老乡呢不是!!!(少爷虽然傻白甜,但毕竟也是留学的真学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