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潇洒哥

12.2万浏览    1856参与
守墓人

合集才看的爽

关于我画着画着他们就飙回原型的故事(?)


我很喜欢这两个兄弟,他们的故事很吸引人,每天都在上演兄友弟恭真的很好笑

黑大帅我设定成两个了(因为在我印象里他有时残暴有时特乖)

顺便拿来练练手,有bug不想改了


合集才看的爽

关于我画着画着他们就飙回原型的故事(?)



我很喜欢这两个兄弟,他们的故事很吸引人,每天都在上演兄友弟恭真的很好笑

黑大帅我设定成两个了(因为在我印象里他有时残暴有时特乖)

顺便拿来练练手,有bug不想改了



凌星梦忧

快过年了,我才画完圣诞节

最近期末+疫情真的好难啊aaa

快过年了,我才画完圣诞节

最近期末+疫情真的好难啊aaa

炼乳试紙
太久没画魔法少女pa 摸个【

太久没画魔法少女pa 

摸个【

太久没画魔法少女pa 

摸个【

明徒健身MTFit
跳舞使我快乐跟上节奏,跟阿三潇洒哥
跳舞使我快乐跟上节奏,跟阿三潇洒哥
以诺电影
潇洒哥恶灵缠身,只要接近女孩子,就会招来霉运!
潇洒哥恶灵缠身,只要接近女孩子,就会招来霉运!
炼乳试紙

是一些叉潇速写【爬爬

私心黑潇了

是一些叉潇速写【爬爬

私心黑潇了

炼乳试紙
冬天买完东西回家的路上 不能骑...

冬天买完东西回家的路上

不能骑自行车 会摔

冬天买完东西回家的路上

不能骑自行车 会摔

炼乳试紙

最近的速写【】全是叉潇 最后一张有女装注意避雷

最近的速写【】全是叉潇 最后一张有女装注意避雷

炼乳试紙
快过年了给我穿喜庆点【指强行把...

快过年了给我穿喜庆点【指强行把私设冬装改颜色

快过年了给我穿喜庆点【指强行把私设冬装改颜色

小影动漫、
蛋蛋是懒羊羊最初的宠物,被潇洒哥称为不完整的蛋,后来逐渐消失
蛋蛋是懒羊羊最初的宠物,被潇洒哥称为不完整的蛋,后来逐渐消失
炼乳试紙
猫猫兔兔! 兔兔貌似不喜欢摸下...

猫猫兔兔!

兔兔貌似不喜欢摸下巴的行为 画了【草

猫猫兔兔!

兔兔貌似不喜欢摸下巴的行为 画了【草

羽笙冥

蝴蝶.第五个病

【.很抱歉上一个忘记打第几个病了呜呜】

化蝶症:每个患者身上都会出现一个类似蝴蝶的图案,并且身边都会出现一只凤尾蝶。

  随着病情越来越严重,身边的蝴蝶也会越来越多,直到淹没患者,患者也会变成一只蝴蝶。

  化蝶症我也解除的方法是:让自己喜欢的人慢慢讨厌你、恨你。

  患者变成蝴蝶后,会飞往自己喜欢的人身边,越喜欢越多。

  并且不能随意触摸患者身边的凤尾蝶,否则也会患上化蝶症。

  患者身边的蝴蝶大多于蓝色。


  潇洒哥突然发现自己脸上出现了一个蝴蝶样式的...

【.很抱歉上一个忘记打第几个病了呜呜】

化蝶症:每个患者身上都会出现一个类似蝴蝶的图案,并且身边都会出现一只凤尾蝶。

  随着病情越来越严重,身边的蝴蝶也会越来越多,直到淹没患者,患者也会变成一只蝴蝶。

  化蝶症我也解除的方法是:让自己喜欢的人慢慢讨厌你、恨你。

  患者变成蝴蝶后,会飞往自己喜欢的人身边,越喜欢越多。

  并且不能随意触摸患者身边的凤尾蝶,否则也会患上化蝶症。

  患者身边的蝴蝶大多于蓝色。


  潇洒哥突然发现自己脸上出现了一个蝴蝶样式的图案,身边还多了一只深浅蓝渐变的凤尾蝶。

  那些凤尾蝶不怕他,反而亲近他。


  一段时间过去了,凤尾蝶越来越多。

  黑大帅看见潇洒哥脸上的图案和身边的凤尾蝶的时候,瞳孔一阵收缩、抖动。

  这次比上一次还要早!

  不,越来越早了,也越来越快了。


  黑大帅一直都心不在焉地吃着碗里的饭,根本没去注意一旁的潇洒哥已经把菜都吃完了。

  这一次,他会很痛苦,下一次,他会更痛苦。

  黑大帅夹起最后一粒米,放入嘴中反复舔舐着。

  他拿着碗起身打算放进厨房里,突然,他听见潇洒哥说。

  “弟弟!把我的碗也拿过去吧!”

  黑大帅转身,看着五次死在他面前的哥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接过碗,一同丢进了厨房。

  黑大帅和潇洒哥看电视,后者无聊地切换着节目,最后停在了一个动画片上。

  前者则张张嘴,依然按照规矩说出了真相。

  “潇洒哥……你……得病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诶呦,笑死了!这个主角怎么这么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你说我得病了?我得什么病?该不会是蛋癌吧?别吓我!”

  “?不是,你得了化蝶症,脸上的图案和突然出现的蝴蝶是最好的证据了。”

  “怎么解除嘞?”

  “得到心爱之人的恨。”

  “那得不到呢?”

  “会被蝴蝶淹没,并且自己也变成一只蝴蝶。”

  “啊……”

  潇洒哥垂下眼帘,不知道在想什么,黑大帅的心情有些复杂。


  又过了几天,黑大帅在一个山上的悬崖边找到潇洒哥,他的周围遍布深浅蓝渐变的蝴蝶,也有很多落在他的身上。

  “你来了啊?”

  “嗯……”

  “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你快死了?”

  “我知道啊。”

  “……”

  潇洒哥张开手臂,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眼泪则从勾起的嘴角旁落下。

  夕阳的余晖撒在他身上,让他看起来那么地闪烁。

  黑大帅咬咬下唇,啧了一声,转身打算离开。

  突然,他听见身后传来蝴蝶振翅的声音,一大群蝴蝶向着他飞来。

  他张张嘴,有些不知所措。

  蝴蝶们围着他翩翩起舞,黑大帅一时恍惚间,仿佛看见了潇洒哥,他在对着他笑,发自内心的笑,看起来又那么苍凉。

  他开张嘴,无声地说了三个字。

  “我爱你。”

  黑大帅感觉自己脸上划过什么,自嘲地笑了一声,轻轻地捏起一只蝴蝶放入盒子中。

  这已经是他死在他面前的第六次了。

  黑大帅描摹着下一个盒子上的字……

“水晶”。

羽笙冥

人鱼

人鱼失忆症是一种跨越种类的病症。

如果你足够爱一个人你的双腿将会变成鱼尾并极度缺水,解药是那一个吻。

如果没有得到,便会永远化为人鱼而且失去一切记忆。


  潇洒哥做了一个梦,一个诡异的梦。

  他梦见自己变成了小美人鱼,王子是黑大帅。

  他突然惊醒,发现自己渴得不成样子,极想喝水。

  这时……黑大帅推开门走了进来。

  “哥哥……”

  “我要水!”

  喝过水之后,好了一点儿,但是依然很渴。

  “靠!还要...

人鱼失忆症是一种跨越种类的病症。

如果你足够爱一个人你的双腿将会变成鱼尾并极度缺水,解药是那一个吻。

如果没有得到,便会永远化为人鱼而且失去一切记忆。


  潇洒哥做了一个梦,一个诡异的梦。

  他梦见自己变成了小美人鱼,王子是黑大帅。

  他突然惊醒,发现自己渴得不成样子,极想喝水。

  这时……黑大帅推开门走了进来。

  “哥哥……”

  “我要水!”

  喝过水之后,好了一点儿,但是依然很渴。

  “靠!还要还要!”

  黑大帅只好再去接一杯。

  潇洒哥在他出去后,动动身子想起来,但是发现自己的双腿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条很美丽的鱼尾。

  潇洒哥吓得大喊了起来,吓到了刚要进门的黑大帅,他立刻推开门,看见一只“人鱼”坐在床上。

  黑大帅倒吸一口凉气。

  啧,这次,怎么这么快?

  黑大帅一脸不满地把水倒在潇洒哥的头上。

  “喂喂!黑大帅你干嘛!我被褥都……诶诶!你做什么!放开我!”

  黑大帅把潇洒哥打横抱起,扔进浴缸里,给他放上水。

  “诶,还挺贴心嘛。”

  黑大帅紧锁着眉毛,也没回潇洒哥一句话,把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鸭子扔进了浴缸,潇洒哥一抓,“吱嘎——”

  “你……得了人鱼失忆症。”

  “哈?那是什么东西?”

  “解药是爱人的吻,如果得不到你就会变成真正的人鱼,并且忘记一切。”

黑大帅好像没听见潇洒哥的声音一样,自顾自地说道。

  “诶?!”

  黑大帅“啧”了一声,不管他,自己走了,反正他也知道这个家伙会怎么选。

  潇洒哥想不通,他躺在浴缸里思考壳生。

  为什么他会这样?

  为什么黑大帅要走?

  为什么臭弟弟看起来不开心?

  潇洒哥瘪瘪嘴,他不想忘记黑大帅,不想忘记鸡妈妈,也不想忘记他所有的朋友。

  他选择了死亡,因为他不想失去记忆成为一只真正的人鱼,所以他选择离开这个世界。


  黑大帅抚平跌宕的心情之后,回去看潇洒哥,但是只看见了他的鱼尾。

  黑大帅沉默了一会儿,蹲下身子,在鱼尾上拔出一片鳞片,轻轻地擦去上面的血迹,放入了盒子里。

  他呼出一口气,拿起下一个,看着上面的字,不禁有些悲凉。

  下一个是……

  “化蝶”

Ruby

【潇黑】于人间重逢(下)

OOC OOC OOC !!!

剧情毫无逻辑

黑帮paro



  

慢羊羊听到动静赶来时,看着打成一团的两人满脸无奈,只能找来喜羊羊和沸羊羊将他俩分开。而为取得黑大帅的信任,慢羊羊让其他人都离开房间,自己留下来单独与黑大帅对话。

“我一只手就可以杀了你。”黑大帅轻蔑地看着眼前的老头,因为不知道对方到底想做什么,便选择先威胁他试探一下。

慢羊羊仍旧不紧不慢地整理手中的文件:“我相信你不会。”

黑大帅并不是一个尊老爱幼的人,如果需要,他一定会痛下杀手,但他目前也确实不会那么做,毕竟身处对方组织内部,被群起而攻的话他也无法全身而退。

慢羊羊开门见山对黑大...

OOC OOC OOC !!!

剧情毫无逻辑

黑帮paro



  

慢羊羊听到动静赶来时,看着打成一团的两人满脸无奈,只能找来喜羊羊和沸羊羊将他俩分开。而为取得黑大帅的信任,慢羊羊让其他人都离开房间,自己留下来单独与黑大帅对话。

“我一只手就可以杀了你。”黑大帅轻蔑地看着眼前的老头,因为不知道对方到底想做什么,便选择先威胁他试探一下。

慢羊羊仍旧不紧不慢地整理手中的文件:“我相信你不会。”

黑大帅并不是一个尊老爱幼的人,如果需要,他一定会痛下杀手,但他目前也确实不会那么做,毕竟身处对方组织内部,被群起而攻的话他也无法全身而退。

慢羊羊开门见山对黑大帅说:“要不要跟我们合作?”

“你觉得可能吗?”黑大帅满脸写着拒绝,羊村这个组织无论是人还是建筑,都没有给他留下一丁点好印象。

“没什么是完全不可能的。”慢羊羊轻笑,将准备好的文件一一展开放在黑大帅面前。

这份文件里有黑大帅个人信息,和所有他被迫经受的实验记录。

长期被电击导致黑大帅脑部受损记忆混乱不堪,文件信息对他来说仿佛是一个陌生人的经历。但小时候的照片还是让他找回一丝丝熟悉感,嗯,完全是那个讨厌鬼的翻版啊。

“兔帮通过洗脑培养出绝对服从命令,且执行任务过程中不会产生多余情感的人形兵器。据我所知,控制人形兵器需要指令,兔帮其他受控者的指令我已经从研究员们那了解了,唯有你的尚不得而知。”

慢羊羊这些话让黑大帅想起一些奇怪的经历。进入兔帮后,黑大帅头痛越发频繁,时常在头痛发作后失去意识。等他回过神,四周总是一片狼藉血肉横飞,而自己身上沾满鲜血却基本毫发无伤。他一直以为这记忆缺失是长期受到电击所导致的后遗症,原来自己是被操控了?

知道真相后,黑大帅愈发想杀了兔王那个混蛋,但他清楚单凭自己是绝无法反抗兔王的。毕竟他的命还捏在兔王手里。

“消灭兔帮,于你于我都有益。怎么样?加入我们吧。”

“……那个人从未向我透露过任何机密。”我甚至连家族秘密会议都没资格参与。当然,后半句话黑大帅可说不出口。

“我们不需要你提供信息,只要让兔帮知道你已经加入羊村就好。之后就等他们来自投罗网。”察觉对方态度转变,慢羊羊进一步补充计划。

“你想多了,兔帮可不会管我死活。”

“不,他们一定会来。你是兔帮最强的人形兵器,而且是唯一一个只有兔王本人才知道指令的,工厂被我们捣毁后,兔帮想东山再起必定需要你的力量。”

“所以我只是当个饵?”

“可以这么说,但是放心,我们会保证你的安全,这可是你哥哥的要求。”

黑大帅的脸瞬间垮了起来,他还没接受自己有家人这件事。

“……看样子你并不喜欢这个兄弟?”虽然有点多管闲事,但慢羊羊果然还是无法袖手旁观,“潇洒哥那家伙看起来是挺不靠谱的,整天偷懒不好好工作,但在找弟弟这件事上他从不马虎,他进入羊村前就一直在调查各地的儿童失踪案。那时候他误以为失踪案的主谋是蜂党,单枪匹马闯进去,如果不是羊村刚好在清剿蜂党及时将他救下,他恐怕在劫难逃。

你心里或许在责怪他,为什么不早点去救你,或者当年被抓走的为什么是你而不是他……会这么想都是人之常情,你是这件事的受害者,但你的家人何尝不是呢?失去挚爱的痛苦也让他们饱受折磨。

你的仇恨应该放在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兔帮上,而不是你的家人。无论你是什么样子,他们依旧爱你。

你们刚刚打架了吧?看看潇洒哥鼻青脸肿的狼狈模样,可是你身上除了来羊村前的旧伤,基本上没有新伤吧?”慢羊羊罗里吧嗦讲了一通话,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在听。

黑大帅出人意料地全听进去了,他仔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确实如慢羊羊所说的,之前他火气上涌逮着潇洒哥使劲揍,但是潇洒哥却只是一边防御一边拦着自己离开,并没有攻击自己。

“当然,这些是你们的家事我没有资格指手画脚,不管你最后愿不愿意回家,都希望你能尝尝你妈妈做的菜,她的料理很好吃。”

 

与黑大帅的对话结束后,慢羊羊向羊村成员们宣布黑大帅的加入,话音刚落人群就发出阵阵喝彩:“欢迎黑大帅!”

挤在人堆里的潇洒哥一眼就看出来,弟弟脸上绯红一片,忍不住上前靠近他,见黑大帅没有拒绝自己靠近,便更加得寸进尺地伸手想搂住弟弟的肩膀,当然并没有搂到,刚伸出去手就被一把拍开了。

 

迎着晨曦,潇洒哥终于回到家中,虽然弟弟并未同行。

妈妈正在准备早饭,看儿子一脸灿烂,便笑着问发生了什么好事。

潇洒哥拉着妈妈坐下,一五一十告诉她这些天发生的种种。

听到中途母亲就已泣不成声,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她心心念念的小儿子真的找到了!

“但是,他现在还不太愿意回家,可能是太害羞啦。妈妈,我想在羊村住一阵子,相信我,下次回家的时候一定会带上小黑!”潇洒哥信誓旦旦地向妈妈保证。

“我们潇洒真是个可靠的孩子,这么多年来幸苦你了。我会在家做很多好吃的等你们回来!”妈妈擦干眼泪,将潇洒轻轻拥入怀中。

 

黑大帅在羊村的事已经传出去了,潇洒哥也顺理成章地住进羊村,现在剩下的就是确保瓮中捉鳖的计划万无一失。

为了让黑大帅更自然地融入羊村,最近或多或少都给他分配了一些外勤任务。这样兔帮也能确认黑大帅是自愿加入羊村,而不是被迫当饵来诱敌深入。

虽然作为搭档的潇洒哥依旧还是惨遭嫌弃,不过比起一开始见面就打,现在他们已经能和谐地聊天了,即使话里时常充斥着火药味。

 

由于黑大帅根本没有任何被操控的记忆,控制他的指令依旧没有被找到。为此慢羊羊也很是头疼,只能一遍遍叮嘱潇洒哥留意。

“操控黑大帅的指令可能是话语、符号、动作、手势等等,你在他身边一定要留意有没有什么奇怪的状况。根据其他人的指令推断,控制黑大帅的指令很大可能是词语,最好不要让他跟羊村以外的人交流,可以的话让他随身携带耳塞,遇到情况就把耳朵堵起来吧。虽然我已经安排了很多人在暗中保护他,但是他只愿意让你呆在他身边,记得多注意一点。”

“我一直都不赞同这个计划,实在是太危险了,不过为了尽快让兔王现身,也只能这样了。我一定会保护好他!”

 

“这次的任务是调查地下赌场啊,这种小活平常我一个人就能搞定。”潇洒哥匆匆看完手上的任务安排,转身正要递给黑大帅,然而坐在一旁的黑大帅正背对他低头吃着东西。

“你小子在吃什么?”潇洒哥一副我也想吃的样子跑到黑大帅跟前,“这不是懒羊羊的青草蛋糕吗?果然是让你拿走了啊!你知不知道我被懒羊羊逮着骂了半个钟头?我帮你背黑锅你竟然背着我吃独食?你还有没有良心?”他一把抓住黑大帅的肩膀使劲晃。

“给我放手!骂你几句而已又不会掉块肉!”

“我不管,我也要吃!”

黑大帅拗不过他,只好叉起一小块蛋糕给他。

“就这?你好小气啊啊啊!”

“不吃算了。”说罢黑大帅将叉子送回自己嘴边,想把蛋糕吃掉,结果潇洒哥探过头一口咬走叉子上的蛋糕。

“真好吃,谢谢弟弟!”

黑大帅刚要发怒,抬头对上潇洒哥笑得灿烂的傻脸,火气顿时消了大半。

算了,不跟傻子计较。他在心里默默骂着潇洒哥,嘴角却浮现一抹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浅笑。

 

潜入地下赌场后,黑大帅原本已平复很久的脑袋突然没由来地又抽疼起来。

注意到弟弟神色不对劲,潇洒哥提出放弃任务先回羊村,毕竟区区地下赌场并不能掀起什么风浪。

而在他们撤离时,却被赌场的守卫发现了踪影。守卫们悄悄移动过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这小子不是兔帮的人吗?”人群中有人认出黑大帅的脸。

不好,黑大帅条件反射地抬起手臂准备开打,但是被潇洒哥一把拦下。

潇洒哥抬手将他护在身后:“你们认错人了。快滚开,别逼我动手!”

也许是被他的气势镇住了,也许是因为赌场本身与兔帮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交易,人群匆匆作鸟兽散。

“我们快走!”潇洒哥下意识就牵起弟弟的手将他带离此处,黑大帅也没有抽回自己的手,就这么任凭他牵着。

 

黑大帅冰封已久的心仿佛被对方手心传来的温度一点点化开。这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被人保护着。

 

突然,黑大帅挣脱开潇洒哥的手,一把将对方拉回自己背后:“他来了!你先走。”

“什么?”潇洒哥还没反应过来,猛地抬头才发现人群散开后,前方站着一个带着独眼眼罩的人。

看清来人后潇洒哥心里顿时警铃大作。

竟然是他本人直接过来吗?羊村的人赶过来了吗?

“哼,背叛帮派有什么后果你知道吧。”潇洒哥已经把慢羊羊说的话牢牢记在心里,意识到对方是兔王后,在他说话前便立刻上前捂住弟弟的耳朵。

“哦?你们太天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慢羊羊那个老家伙让你这么做的吗?”只是捂起耳朵果然没有半点用处,黑大帅此时头疼欲裂本就听不见任何话语,那指令到底是……

“看样子你在这待得挺好嘛,都有人来保护你了,真稀奇。过家家就玩到这儿吧,跟我走!”几乎是容不得半点反抗的强迫命令,“杀了他!”说罢,兔王一把扯下脸上的眼罩,眼周狰狞的疤痕瞬间激发黑大帅内心最深层的痛苦。

疼痛如同滔天巨浪瞬间席卷黑大帅的脑海,他意识逐渐模糊,在彻底失去身体主导权前,只能徒劳地将潇洒哥从自己身旁推开。

 

好痛……

我还活着吗?

过去多久了?

后来怎么样了?

他……潇洒哥呢?

 

身上的痛苦将黑大帅的意识唤醒,他拼命挣脱令人窒息梦魇,浑身早已被冷汗打湿。黑大帅支撑着自己坐起来,眼前是羊村熟悉的房间,鼻腔充斥着浓重的消毒水味,四周静悄悄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声。

强烈的恐惧将黑大帅包围,他张口:“潇……?”然而却喉咙嘶哑发不出声音。

“潇洒……”他不断尝试发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潇洒哥!”终于,他爆发出心里最深切的思念,即使喉咙已渗出丝丝铁锈味。

四周又陷入寂静。

黑大帅步履蹒跚走出房间,继续呼唤那个名字。

 

“哥还没死呐!”终于,从走廊尽头的房间传来令人安心的嗓音,“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顾不上疼痛,黑大帅扶着墙快步冲进那个房间,一个浑身缠满绷带的人艰难地朝他抬起手臂挥了挥。

黑大帅明显松了口气,同时身上的疼痛也一并涌来,他只能一瘸一拐地走向潇洒哥病床,轻轻趴在潇洒哥的枕头旁,将头与潇洒哥紧靠在一起。

潇洒哥转过脸蹭蹭那颗深紫色的脑袋:“都过去了,别怕啦,哥哥会保护你的。”

 

之后黑大帅才从慢羊羊那知道,自己被控制后发生的所有事。

黑大帅被指令控制时没有痛觉干扰,身体潜能也被大幅度激发,确实能以一当十,也正因此兔王才敢独自去回收黑大帅。只是兔王不知,那家地下赌场虽曾与兔帮有过往来,但其实早已被羊村清剿,现在是羊村的地盘,只是明面上毫不相干。

里面的守卫都是羊村的人,黑大帅再强也双拳难敌四手。只要车轮战消耗尽黑大帅的体力,兔王就基本逃不掉了。

“我推测的方向完全错了啊,真是没想到,竟然拿伤痕的形状来当指令……”兔王已成功被捕,慢羊羊再见到他时,他的脸已经完全被毁坏,看不出一丁点原来的痕迹了。至于是谁做的,慢羊羊也不打算追究,毕竟这是兔王应得的。

 

黑大帅站在家门口徘徊很久迟迟没有进去。

“放轻松啦,这里可是你家哦?妈妈在里面等你好久了。”潇洒哥满脸无奈,便搂过弟弟的肩膀用力将他推进房里。

他们的母亲早已等候多时,她正犹豫该不该主动上前,就看到她的小儿子一个踉跄跌入门中。几乎是下意识地,她张开双手将他接入怀里,并在惯性作用下后退了两步。

也许是怕过于热情吓到对方,站稳后她立刻松开双手,站在一旁手足无措。黑大帅满脸通红,这一出让他把提前在心里打好的腹稿忘得一干二净。他低着头,半天终于憋出一句:“妈……妈,我……”他话还没说完,她眼中就噙满泪水,刚想开口说话,泪水就决了堤。

我该怎么办?黑大帅使劲给潇洒哥递眼色,他着实是慌乱了。

抱抱她吧。旁边的潇洒哥用夸张的口型加上动作告诉他。

黑大帅硬着头皮走上前,将低头掩面哭泣的母亲拥入怀中,轻拍她的后背。母亲也伸出手回抱他,本想止住自己的泪水,结果反而在儿子的怀里哭得更凶。看着抱成一团的两人,潇洒哥眼眶突然酸酸的,于是上前将两人一把搂进怀里。

 

这个家终于团圆了。

 

窗外清脆的鸟鸣声将黑大帅唤醒,一夜无梦。这是他多年来屈指可数的平静安宁的睡眠。

厨房飘来早餐的香味,枕侧的潇洒哥还在呼呼大睡,这是人间普通的一天,也是黑大帅往后人生的每一天。


羽笙冥

天使的翅膀.第三个病

天使症:患者会因相思而出天使的洁白翅膀。

  若是一星期内向所爱之人表白并成功,翅膀会自动脱落消失。

  反之,若是超时或表白失败,翅膀会变为堕天使的黑色翅膀。

  在堕天的第一天,患者有一个自杀的机会。

  如果堕天前自杀被阻止那么从第二天开始,翅膀会驱使身体杀掉所爱之人。

  杀死他后,翅膀会自动消失。


  潇洒哥身后长出了洁白的翅膀,他觉得很漂亮但是很麻烦,因为穿衣服、洗澡和睡觉的时候翅膀就像个累赘,而且也不会飞。

  他和鸡妈妈聊...

天使症:患者会因相思而出天使的洁白翅膀。

  若是一星期内向所爱之人表白并成功,翅膀会自动脱落消失。

  反之,若是超时或表白失败,翅膀会变为堕天使的黑色翅膀。

  在堕天的第一天,患者有一个自杀的机会。

  如果堕天前自杀被阻止那么从第二天开始,翅膀会驱使身体杀掉所爱之人。

  杀死他后,翅膀会自动消失。


  潇洒哥身后长出了洁白的翅膀,他觉得很漂亮但是很麻烦,因为穿衣服、洗澡和睡觉的时候翅膀就像个累赘,而且也不会飞。

  他和鸡妈妈聊了一下,鸡妈妈给他做了一件可以让翅膀伸出去的衣服。

  黑大帅在第一天的时候,看见自家哥哥身后的翅膀,大大地吃了一口鲸。

  几天内他都在观察着他,眼睛几乎没离开过他。


  五天后。

  黑大帅看着他,还是张口把真相说了出来。

  “潇洒哥儿……你得了天使症。”

  “天使症?那个……快乐木偶综合症?我不这么觉得啊。”

  “不是那个,是另一个。”

  “?”

  “总之,你在一个星期内要向喜欢的人表白并成功,如果失败或者过时,翅膀就会变黑,变黑之后,你有一天时间自杀。”

  “……黑大帅,我喜欢你。”

  “哈?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可不喜欢你。”

  “……果然吗?”


  潇洒哥翅膀上洁白的羽毛瞬间变黑,他的眼角流下一滴清泪。

  “你果然……不喜欢我……”

  黑大帅一哽,他……


  次日,他在浴缸里找到了潇洒哥的碎片。

  他低头不语。

  虽然这只是一片生命碎片,但是他心底还是有忍不住的心疼流出。

  他捡起两只黑色的翅膀,小心翼翼地折叠好,放进了盒子里。

  他没有去看下一个,但是他知道,下一个也不会让潇洒哥好受,因为他早就看过,是……

  “人鱼失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