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潍坊

13.5万浏览    32562参与
溶月

恋与制作人 当他是女帝后宫的NPC 许李白周

  许墨(近妖太傅)

  世人都说,皇帝虽然已经登基,但是仍然不忘念书,上书房去得比上朝都勤,一待就是好几个时辰。

  然而事实上……

  你被太傅堵在书架前耳鬓厮磨,又被他狠狠地咬了几口。

  他抬手之际,你瞥见他手腕上的绷带,便抚上去,问:“怎么弄得?”

  他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只是转移了话题:“陛下,不专心可不行啊”

  “是谁?”见你一再追问,他也不再隐瞒,笑着说道:“陛下想想,武力同我相当的,还能有谁?”......



  许墨(近妖太傅)

  世人都说,皇帝虽然已经登基,但是仍然不忘念书,上书房去得比上朝都勤,一待就是好几个时辰。

  然而事实上……

  你被太傅堵在书架前耳鬓厮磨,又被他狠狠地咬了几口。

  他抬手之际,你瞥见他手腕上的绷带,便抚上去,问:“怎么弄得?”

  他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只是转移了话题:“陛下,不专心可不行啊”

  “是谁?”见你一再追问,他也不再隐瞒,笑着说道:“陛下想想,武力同我相当的,还能有谁?”

  你细想着,白起?他在边地还没回来,不可能是他,周棋洛?他心思纯净,给他一把刀都不能想到杀人,又怎么可能会是他呢?想到了这里,你似乎有了头绪,正要开口,却被他打横抱起抱到一旁的榻上。

  “陛下来到上书房,无心学术,臣下作为太傅,自当好,好,教,导。”一边说着,一遍将自己的腰带缠在你的手上。

  红绡帐底春意浓,戛戛之音总含情。

  鸳鸯痴缠交颈卧,巫山相逢戏雨云。

  莺莺细语低声啜,凝脂若雪植红梅。

  拭去香露含桃瓣,玉臂枕梦揽星河。

  (编了半天凑合看吧)

  看着榻上沉睡的你,他稍稍理了理衣袍,隔门对宫女说:“剪秋姑姑,让御膳房的人把晚上送来吧,陛下今晚留宿上书房。”

  剪秋福身回到“是。”

  陛下可真勤奋。


  李泽言  (冷漠血滴子)

  李泽言正百无聊赖的玩着桌上的饰物,就听见了宫女传话,说你要来。

  你来到粘杆处,他见你行礼之后,就看到你对他皱着眉。

  “陛下,出了什么事么?”

  他明知故问。

  见你垂眸不语,他也不再伪装。

  “如陛下所料,是我干的”他平静地说完,面色却有些不快,又追加一句“但我没错”

  你闻言不解:“是他先挑衅你的?就算这样,你也不能伤他。”

  李泽言闻言错愕:“我何时伤过他,我只是给他一点教训。”又说“为人师表,却把心思放在不该放的人身上,勾引陛下无心朝政,为祸朝堂,又行苦肉计加害于我,臣没有错。”

  他和许墨同样的心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许墨在想什么。

  你本想为许墨辩解,看到他脸上难得的笑容,你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陛下,随臣下过来吧”他的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让你不由自主的跟着他

  他带你来到了一间屋子,屋子里的陈设与粘杆处的阴暗严肃完全不一样,极类女子闺房。

  你转过身,见李泽言早已半身外露,肌肉上的伤疤是他早年为进入粘杆处留下的。

  他走过来,递给你一支黑色细长皮鞭,俯身轻吻你的耳垂。

  “陛下,看在臣下一片忠心的份上。”

  “宠宠臣。”


  白起(纯情将军)

  白起打了胜仗回来,宫里张灯结彩,不仅是庆功宴,也是为了给白起接风洗尘。

  宴席上,邀请的人除了文武百官,还有你的太傅许墨,粘杆处骨干领导李泽言以及你的侍君周棋洛。

  宴会开始客套话完了以后,你又问在下面的白起:“白将军劳苦功高,想要什么赏赐?”

  白起听后,眼中逐渐明亮,回道:“陛下,什么赏赐都行吗?”

  你点了点头。

  这算是给白起吃了定心丸,他鼓起勇气说道:“臣不要金银财宝,也不要爵位封赏,只求陛下垂怜一晚,一晚就好”

  此话一出,群臣哗然。百年难得一见啊。

  你正不知道如何应答,东侧席位的太傅开了口:“白将军,大庭广众之下求取这样的赏赐,不仅让人贻笑大方,而且也让陛下难堪啊,”

  白起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正色说道:“这是陛下的赏赐,常人求之不得,于我而言万分荣幸,并且我与陛下两情相悦,合情合理,并无不妥。”

  许墨听后,抚了抚扇柄,微笑道:“若是侍奉陛下,可不能马虎,像那些只会打打杀杀不通诗书的莽夫,怎能伺候好陛下,更有的只会撒泼打滚,陛下为了国事,披肝沥胆,这种只会惹得陛下心烦。”

  李泽言面色布满霜色,同白起看着许墨,许墨蔑笑地看着两个人,整个宴席充满了火药味。

  白起对着你,又请求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陛下既然说了什么赏赐都行,便不能出尔反尔,而且,哪怕只是一晚,臣也心甘情愿。”

  群臣面面相觑,活了大半辈子看见这样的场景,感觉这宴席吃的还挺划算。

  不过他们都盯着你,等着你做决定

  (你们是怎么想的呢?)


  周棋洛(撒泼打滚的侍君)

  亥时,周棋洛的殿里烛火通明。

  “陛下呢?”

  一旁的小厮上前回道:“回公子,听剪秋姑姑说,陛下今晚宿在上书房。”

  周棋洛一把把剪烛火的剪刀往桌子上一拍,给旁边的小厮吓个够呛

  “呵,感情太傅也就这点本事,仗着自己有点姿色,以论学的名义哄得陛下连上书房都出不来了”

  一想起前些日子在宴席上指桑骂槐就非常不爽。

  只要你喜欢,别说是撒泼打滚,你想要他成什么样,他就成什么样,只要你心里有他

  还有那个李泽言,明明是个血滴子,还真把自己当暗卫了,为了跟着你,什么瞎话都能编出来。

  白起那个木头,连句情话都不会说,又怎能让你开心。

  想到这些,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寒意,死 死地盯着剪刀,想着,如果这是一把刀的话……

  

  

月梦馨熙

松树归零(一)

避雷:松田性转,幼时进入组织。

微萩松,cp降松

-------------------------


   黄昏的夕阳带着云朵正在离开,天空中逐渐出现星星的身影,渐渐暗下的天空少见的万里无云,今日是星空爱好者的日子,少见的七星连珠将在今晚见证。


   昏暗的屋子里传出女人痛苦的喘息声,不知何处传来的水滴声逐渐变大,仔细辨认,似乎是屋子中的浴室传出的。


   “哈…………哈……真狠啊,”松田阵平强忍着腹部的炸伤将医疗箱中的绷带和消毒水拿了出来,“早知道就不和gin...

避雷:松田性转,幼时进入组织。

微萩松,cp降松

-------------------------


   黄昏的夕阳带着云朵正在离开,天空中逐渐出现星星的身影,渐渐暗下的天空少见的万里无云,今日是星空爱好者的日子,少见的七星连珠将在今晚见证。

 

   昏暗的屋子里传出女人痛苦的喘息声,不知何处传来的水滴声逐渐变大,仔细辨认,似乎是屋子中的浴室传出的。

 

   “哈…………哈……真狠啊,”松田阵平强忍着腹部的炸伤将医疗箱中的绷带和消毒水拿了出来,“早知道就不和gin那家伙去处决叛徒了。”

 

   松田将消毒水对着太阳看了看还剩下多少,见还有半瓶就直接倒在了伤口上。

 

   “嘶……”拿起放在身边的毛巾清理腹部残留的血,松田看着腹部看起来就很疼实际上也很疼的伤口,有些自虐似的摁了摁伤口。

 

   像是突然回过神一般,松田阵平自嘲一般的笑了。

 

   “我这是在做什么啊……哈哈。”机械式的牵动着嘴角笑了两声,利落的将腹部缠上绷带,收拾好血迹后便躺到了床上。

 

   “真累啊……”因为最近组织内发现的叛徒以及卧底非常多,组织的高层便对每一位代号成员都进行了考察,松田阵平靠着她加入组织的时候年纪小才逃过一劫。

 

   松田阵平在迷迷糊糊之中将手机设定成了静音,感觉还是会影响自己的休息,便在昏睡之前直接将手机关了机。

 

   深夜的天空静悄悄的,大地上的事物似乎都陷入了沉睡,今夜是天文爱好者的狂欢,在人们的惊呼声中,无数的流星划破天空,一些人似乎还看到了一颗散发浅浅金光的流星。

 

   刹那间,那些天文爱好者的声音突然消失,不是因为原因什么,只是时间停止了而已,毕竟没有人发现不是吗?

 

   浅金色的流星似乎与一颗暗色的流星发生了相撞,无论是哪个世界的人,大家的脑海中的记忆都发生了变化,就像那正在沉睡的松田小姐一般。

 

   ‘松田!’

 

   ‘小阵平’

 

   ‘卷毛混蛋!’

 

   ‘好久不见,松田’

 

   沉重的记忆压的她喘不动气,她有些好奇的想,他们……是在叫我吗?突然,记忆中闪过的画面刺的她大脑发疼,记忆中带有的悲痛让本无法共情的松田呼吸困难。

 

   那是谁?谁死了?谁……hagi……他又是谁?为什么……我会想哭呢……

 

   “不!等等!”松田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她有些恍惚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眶,湿的,她哭了,就在刚刚。

 

   这时,手机的屏幕闪烁,提醒着她有新的邮件,起身拿起放在枕边的手机,看到了今天的任务。

 

   “啧,组织是没人了吗?”当然这也只是松田阵平随口一说,毕竟组织内部如今可用的人并不多,不过……

 

   波本威士忌?是新人吗?不,如果是新人的话就不会和我一起任务,那么他是谁?松田微微眯起双眼,她忽然想起今早那突然出现的记忆。

 

   警校生活——毕业——成为警察——死亡

 

   那个与她同名同姓的人所经历的事情,那个‘松田阵平’所经历的……普通人的一生。

 

   松田觉得有些可笑,明明是另一个他,却因为性别不同,使得他们二人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穿好衣服带上墨镜后将屋子里的指纹抹除,锁上门后驾车前往集合地点。

 

   那是一间藏在巷子里的酒吧,店里充满着酒精的香气,朴实的布置还有那有明显痕迹的桌子,无不在透露着这家店的危险。

 

   “一杯波本威士忌。”随意的找个了位置坐在吧台那,从口袋中掏出烟点燃叼在嘴里,抬眼打量着眼前的调酒师。

 

   黑皮金发?我记得今早记忆里……

 

   “威士忌的话,是手工还是机器呢?”降谷零看着眼前的女人,那人和自己的同期的样貌十分相似,简直就像是松田去变性了一般,可这人说出的话说明她是组织的人,她到底是谁?

 

   “手工吧,你这酒会不会掺水?”松田阵平看了他一眼,她已经想起这人是谁了,记忆里那个警校第一居然会混黑,这谁会信呢?反正她不信。

 

   抿了一口威士忌,带有兴趣的看着他。“那么……合作愉快。”从口袋中掏出一张一千日元的纸币放在吧台上,起身走出酒吧,在门口停住脚步回头带有趣味的看他一眼。

 

   请多关照啊……波本。

momo

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他

我是孟鹤堂,我发现我好像对一个人动了心,但他是个男生,同性恋怎么会成功?我接下来来讲一下我们的故事。

我是个大一新生,我们班主任把我和他分在了一个班,我们两个是同桌,起初我们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但熟悉起来了双方就熟了,他叫周九良他的眼睛有点小;但手却生的好看,我们两个虽是新同学,但有一种感觉我们两个并不陌生,他很沉稳,但我很活泼两个性格完全不一样的人在一起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相信我们关系会很好

我是孟鹤堂,我发现我好像对一个人动了心,但他是个男生,同性恋怎么会成功?我接下来来讲一下我们的故事。

我是个大一新生,我们班主任把我和他分在了一个班,我们两个是同桌,起初我们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但熟悉起来了双方就熟了,他叫周九良他的眼睛有点小;但手却生的好看,我们两个虽是新同学,但有一种感觉我们两个并不陌生,他很沉稳,但我很活泼两个性格完全不一样的人在一起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相信我们关系会很好

快乐摄影人云海
东风西街改造施工中

东风西街改造施工中

东风西街改造施工中

快乐摄影人云海
义务献血,红心向党

义务献血,红心向党

义务献血,红心向党

清竹霄霄

清竹霄霄:半城烟雨半城繁华,半城山水半城情

原创/清竹霄霄 2022.6.27  

此文为清竹霄霄码长篇小说之思绪番外篇,不作为小说正文。

半城烟雨半城繁华,半城山水半城情。亦是羞涩亦火热,浮生闲的俏佳人,哪得心乘万马奔腾。月华无华笑倾城,娇羞美人捻披风。

[图片]

她没有那么多华丽的烦恼和奢侈的忧伤,这样恰到好处的感性和理性,对于女人,是难能可贵的两全。她留不住所有的岁月,岁月却留住她,不曾为她停留的芬芳,却是她的春天。她努力的往前飞,再累也无所谓,黑夜过后的光芒有多美,温柔的力量,就能把漆黑的路照亮。

她深知生命只有一次,好好利用,她无法完全对世界坦露自己,但那些没说出口的部分,才使她完整;那...

原创/清竹霄霄 2022.6.27  

此文为清竹霄霄码长篇小说之思绪番外篇,不作为小说正文。

半城烟雨半城繁华,半城山水半城情。亦是羞涩亦火热,浮生闲的俏佳人,哪得心乘万马奔腾。月华无华笑倾城,娇羞美人捻披风。

她没有那么多华丽的烦恼和奢侈的忧伤,这样恰到好处的感性和理性,对于女人,是难能可贵的两全。她留不住所有的岁月,岁月却留住她,不曾为她停留的芬芳,却是她的春天。她努力的往前飞,再累也无所谓,黑夜过后的光芒有多美,温柔的力量,就能把漆黑的路照亮。

她深知生命只有一次,好好利用,她无法完全对世界坦露自己,但那些没说出口的部分,才使她完整;那些看似没有目的却柔美有力的出发,才是她最好的行程。做自己,并成为自己所能成为的人,是生活道场赐予她的情感。独自走过艰难险阻,一定会感激当初努力的自己!

温柔、有趣、不必太激烈。

三餐、四季、不必太匆忙。

一切美好都将如约而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