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潜雪

740浏览    12参与
芭蕉叶

【末世界】狼人时代 2

[本章看点] 性感潜雪在线发糖www

肖朗:夹在两个人精中间我太南了


商场玩具店。

汽车人炮手战戟、汽车人三变金刚弹簧、隐者战士焦痕、霸天虎机器昆虫、霸天虎空军大将挽歌……

肖朗浏览着货架上一排排形态各异的变形金刚手办,落在他眼里全都成了一个模样。林枫还缺哪些,一时间他实在想不起来。

再过三天就是林枫的生日了。去年送了副蓝牙耳机,今年送什么呢?他又不喜欢手表领带那类斯文东西,墨镜家里好几副了,篮球和滑冰鞋也是崭新的……想来想去,肖朗灵光一现,突然想到了林枫房间里书架第三层上的一排玩具手办。

可直到此时此刻,肖朗才发现,自己给自己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肖...

[本章看点] 性感潜雪在线发糖www

肖朗:夹在两个人精中间我太南了


商场玩具店。

汽车人炮手战戟、汽车人三变金刚弹簧、隐者战士焦痕、霸天虎机器昆虫、霸天虎空军大将挽歌……

肖朗浏览着货架上一排排形态各异的变形金刚手办,落在他眼里全都成了一个模样。林枫还缺哪些,一时间他实在想不起来。

再过三天就是林枫的生日了。去年送了副蓝牙耳机,今年送什么呢?他又不喜欢手表领带那类斯文东西,墨镜家里好几副了,篮球和滑冰鞋也是崭新的……想来想去,肖朗灵光一现,突然想到了林枫房间里书架第三层上的一排玩具手办。

可直到此时此刻,肖朗才发现,自己给自己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肖朗?”

陌生人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肖朗转过头去,一双笑眼映入他的眼帘。

“郭……郭学长?”

情急之下,肖朗沉吟数秒,差点没想起眼前人的名字。毕业这么多年了,玩具店偶遇老同学的戏码毕竟不是会在每个人的生命中上演的。

“还真是你,”郭文潜推了推眼镜, “好多年没听过有人叫我学长了呢。”

“啊,是吗……”

肖朗努力做出一个微笑。他并不善于言辞。

“肖朗学弟……哦不,现在应该叫肖博士了吧?”郭文潜的嘴角挂着一副永恒的微笑。

“不用不用,郭学长叫我名字就好,”肖朗急忙摆手,随即感到有些不对劲,“郭学长知道我的……?”

“今天上午你不是在做采访吗?”

“啊?”肖朗睁大眼睛,“不是晚上才播出吗?郭学长怎么知道?”

“我在电视台工作啊,当时我也在现场,”郭文潜轻笑一声,“肖朗学弟还记得我是学新闻的吗?”

“啊……记得记得……想起来了!”

三秒内,肖朗的表情变化在郭文潜眼中一览无余。后者看到他这起伏的神色,忍不住又笑了笑。

“晚饭时间快到了,”郭文潜看了一眼手机,又优雅地放回衣兜里,“我知道这一层有家好吃的烤肉。”

他摆摆头示意肖朗,“今天难得一见,学弟有时间的话,一起吃个饭?”

“emmm……”肖朗犹豫了一下,不知该不该答应。说实话,他这个人很不喜欢凑热闹,但他更不懂得如何拒绝别人。

“没关系的,如果你忙的话,那就日后再议,”郭文潜及时替肖朗和自己打了圆场,“只不过……”

他沉吟片刻,“你也知道,如今已不是太平社会,靖安市的繁华也只剩下一层外壳了。老同学之间的走动,以后恐怕也没那么容易了。”

肖朗双眉一挑:“郭学长也认为,靖安市的太平日子快结束了吗?”

听着郭文潜话里话外的意思,肖朗心里一阵郁闷。怎么大家一个个的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依他来看,靖安市目前来讲还算是一座各项功能正常运转的城市,比起全国大部分半死不活的省城简直好太多了。难道全靖安只有他一个人的反射弧绕地球三周吗?

“怎么,还有谁也这么说过吗?”郭文潜笑意盈盈。肖朗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这样,我看我们还是边吃边说吧,”郭文潜打量了一下两手空空的肖朗,“学弟还要买什么东西吗?”

郭文潜这么一问,肖朗顿时感觉有些尴尬。他也确实觉得自己该换家礼品店看看了。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跟郭文潜去吃顿饭,一个响亮的女声突然在不远处响起。

“哟,这不是我们的肖大科学家吗?”韩晴雪甩了甩自己的一头秀发,“怎么,不在实验室好好搞科研,有空出来买玩具了?”

一阵由远及近的笃笃声,韩晴雪敲着休闲粗跟、手里提着两大袋衣物和化妆品,优雅地走进玩具店,并引来门口结账的几位男性顾客的注目。肖朗注意到,潜藏在郭文潜金丝眼镜背后的眼瞳深处,似乎有了一些光亮。

但他没空去揣摩郭文潜的心思。随着韩晴雪的靠近,肖朗感觉自己周围的气压都变低了。

“韩……韩警官?”

肖朗咽了口唾沫。韩晴雪是林枫的同事兼上司,也是猎狼队的副队长,肖朗在警局门口跟她打过几次照面。褪去制服后的美女警察在外形上多了几分妩媚,却依旧藏不住眼神中的那股子英气。在韩晴雪强大的气场下,肖朗总是不由得生出一种莫名的畏惧感。

“哟,韩大小姐这是准备一个冬天都不出门了吗?”郭文潜的眼神在韩晴雪的两个手提袋上停留片刻,又肆无忌惮地从头到脚把她的穿着打扮打量了一遍。韩晴雪似笑非笑地扫了他一眼,扭头继续跟肖朗说话:

“天快黑了,肖大科学家还不回家吃饭吗?夜间逗留在外可不太安全哦。”

“可是……”肖朗为难地看了郭文潜一眼。

“月圆之夜快到了,林枫没告诉你吗?”韩晴雪眯起双眼,完全没有理会肖朗身旁的郭文潜,“越接近月圆夜,狼人的攻击性就越强。”

冷不丁听到林枫的名字被提起,肖朗的心里咯噔一声,双颊突然间便火辣辣的。但韩晴雪仍然没有放过他,而是继续用她那穿透力极强的眼神审视着无处遁形的肖朗。

“韩大美女说的,也有几分道理,”郭文潜又一次及时出来打圆场,“肖朗,不如我们日后有空再聚吧,你觉得呢?”

“啊,可以呀,我也觉得目前最重要的是安全。”肖朗总算松了一口气。

面对两个“人精”一刚一柔的轮番审视,肖朗只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他又跟两人草草寒暄了几句,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商场。

 

落日西沉。就算是最繁华的市中心街道,也几乎没有车和人了。韩晴雪望着山顶上只露出一角的橙红色鸭蛋黄,快步向警察局走去。

一小时后,他们要去后山上的小树林里搜捕情报人员最新获悉的“狼人秘密基地”。从前,猎狼队夜间出动的原因都是实时发现某一只或某几只狼人在城市里活动,便突击追捕并绞杀他们,目前为止面临过的最大规模的围捕也不过只有五只。

而今晚,如果情报准确的话,他们要去捣毁的是近百只狼人常驻的老巢。或许,并不是靖安市所有的狼人都在那里静静等待人类的挑衅,但猎狼队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一小时后,靖安市公安局猎狼总队将史无前例地进行全员战备出动,集结上所在区县下放各处的猎狼中队,全员加起来大约有三百多号人。

情报是三天前接到的,但围剿狼人的命令是在很长时间以前便秘密下达的。猎狼队一边加紧训练、增强战斗力,一边在等待合适的时机。可以说,这次围剿行动在数月前便开始准备了。

猎狼队今晚的任务,前所未有的危险。

越是接近关键时刻,韩晴雪反而愈加镇静。常年游走于死亡边缘的生活早已锻炼出她超高的警觉性与超强的心理素质。

她把手缓缓伸向米色风衣内侧,行走的频率却一点没变。刷的一声,一把短刀从风衣内飞起,一秒内便钉在了身后的树干上。

“出来。”

话音未落,韩晴雪便一把掏出手枪,反身朝后对准了身中刀伤的国槐。路灯就在这时突然亮起,照出了槐树后的另一个影子。

一个修长的身影不紧不慢地从树影的庇护中走到了光亮下,顺手摸了摸插在树上的金色刀柄。在看清了来人的样貌后,韩晴雪竟从心底松了口气。

但她没能将放松的情绪表现出来。相反,她把手里的枪握得更紧了,眉头也拧到了一起。

“你在这里干什么?”韩晴雪的声音比刚才更冷上几分。

“这大晚上的,妹妹也不回家,做哥哥的自然担心啊。”

郭文潜来回抚摸了一会儿刀柄,突然间便猛得一下拔了出来。昏黄的路灯下,沾着木屑的银色刀尖依然反射着刺眼的光芒。

“别恶心我了,谁是你妹妹?”

“我只有一个妹妹,不是你还能是谁?”

“你跟踪我?”

“别说得这么难听嘛,我只是想保护你。”

“呵……”韩晴雪嗤笑一声,“就凭你一个电台记者?保护特种警察?”

郭文潜把玩着韩晴雪的短刀,溜溜达达走向她。韩晴雪双手握枪,枪口对准郭文潜,本能地后退了半步。

“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开枪。”

此时两人相距半米远。郭文潜双眉一挑,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停住脚步。他拿着刀的右手往上一抬,刀锋一转,把刀口对向自己。

“呐,还给你。”

韩晴雪不动声色地向下一瞅,目光落在了熟悉的金色刀柄上。她一手接过短刀,放回特制的风衣内兜,一手继续握着枪支。后者看到她这浑身戒备的模样,再次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我又不是狼人,你这么防备我干嘛?” 郭文潜双手一摊,“不是你说的吗?电台记者能对特种警察有什么威胁?”

韩晴雪神色复杂地盯着他温和从容的笑眼,意外地没有回嘴。良久,她渐渐放下手枪。

郭文潜曾经是猎狼队的长期跟踪对象,警方曾多次发现后来确认为狼人的一些人在他的家中反复进出过。情报组跟踪了他一段时间后,在某天入夜时突然发现他紧急跑回家中的身影。自那以后,警方就撤销了对郭文潜的监控。

入夜后还没有变身,那就不是狼人。然而,在其他警员把这件事渐渐遗忘之后,韩晴雪却无法释怀。那些进入过郭文潜的家中,后来又被猎狼队斩杀掉的狼人,真的只是巧合吗?在这个草木皆兵的时代,谁愿意动不动就请别人到自己家做客去?

韩晴雪反复告诫自己,公事公办,不要牵扯个人恩怨。就算她再不信任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也没有证据将他抓捕归案。

“你家在相反的方向。”

“……”

“你这是要去上班?”

“……”

“猎狼队今晚要捕猎?”

“与你有关吗?”韩晴雪扭头一瞪,“大晚上的,你一个普通老百姓为什么还在外面闲逛?需要我提醒你月圆之夜快到了吗?”

“这不是天黑之前没来得及回家,过来寻求人民警察的庇护嘛,”郭文潜微微低头,做出谦卑的姿态,“要么……韩大警官行行好,先送我一个黎民百姓平安到家?”

“你还要点脸吗?”韩晴雪横眉倒竖。

“哎~韩大警官要是再出言不逊,明天的头条可就是靖安市民求助猎狼队警员遭拒并遭辱骂殴——停停停,打人别打脸!”

两人又僵持了一会儿,韩晴雪才一把放开郭文潜的衣领,扭头先行走去。后者看起来一点也不生气,只是一边整理着凌乱不堪的高领毛衣,一边默默跟在后面。

“你家在相反的方向。”韩晴雪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

“我知道。”

“那还不赶紧向后转然后滚回家睡觉?”

“我自己不敢回家。”

“…………”

“好好好,我这就回家,”郭文潜放眼望了望漆黑的天空,“天也黑了,你也到单位了。”

郭文潜说的没错,再往前不到一百米就是市公安局所在地。这不到十分钟的路程,韩晴雪今天却走得异常艰难。

“那我回家了。”

“喂。”韩晴雪叫住了转身的郭文潜。

“怎么?”郭文潜露出浅笑,“韩警官良心发现,要送我回家了?”

“你今天下午找肖朗干什么?”韩晴雪抱住手臂,没有理会他的调侃。

“原来现在的人民警察连百姓们家常便饭的私事也管啊。”

“我警告你郭文潜,肖朗身份特殊,他是猎狼队的重点保护对象,你不要打什么歪主意。”

“我说大小姐,你警匪片看多了?”郭文潜冷笑一声,“你们警察之前无故怀疑我就算了,到现在你还因为个人成见抓着我不放?”

“……你果然都知道。我们不是无故怀疑你,我这样讲也不是因为个人成见。”

“那是因为什么?”

“……”韩晴雪竟一时语塞。

“就算我告诉你我是狼人,你敢现在就用你手里的枪崩了我的脑袋吗?”郭文潜把目光落在韩晴雪始终放在腰间的手,眼底竟流露出一分失望的神色,“我早就注意到了,从我出现开始你就一直枪不离手。”

韩晴雪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自己别在腰间的手枪。她还真不是在防备郭文潜,这样做只是她走夜路的习惯而已。

但她一看到郭文潜那副假惺惺的嘴脸就不想解释了。韩晴雪撇了撇嘴,转身遁入茫茫夜色,临走前在风里留下一句话:

“收起你那一肚子坏水,别自找麻烦,猎狼队只保护安分守己的人。”

芭蕉叶

【末世界】狼人时代 序

致命游戏春节小中篇正式开坑\(^o^)/~

感谢灵魂画手 @切希尔开小差吃鱼摆摆中—— 提供灵感(づ ̄3 ̄)づ╭❤~


0.

男人修长的手指从后面伸过来,按下了-1层的按钮。肖朗逐渐感觉到了脚下轻微的震动,酥酥麻麻的感觉如同一股0.1毫安的电流在持续穿过他的身体。电梯缓缓下行。

不得不说首都地下实验室的基础设施装备过硬,就连电梯的上上下下也几乎让人感觉不到短暂的失重和超重。要不是看到红色箭头在持续不断地向下指,肖朗还以为自己始终停留在地面上。

哦,不只是自己……肖朗攥紧右手的拳头,试探性地缓缓转过头去。

男人毒蛇般冰冷又锐利的眼神一瞬间便对上了肖朗...

致命游戏春节小中篇正式开坑\(^o^)/~

感谢灵魂画手 @切希尔开小差吃鱼摆摆中—— 提供灵感(づ ̄3 ̄)づ╭❤~


0.

男人修长的手指从后面伸过来,按下了-1层的按钮。肖朗逐渐感觉到了脚下轻微的震动,酥酥麻麻的感觉如同一股0.1毫安的电流在持续穿过他的身体。电梯缓缓下行。

不得不说首都地下实验室的基础设施装备过硬,就连电梯的上上下下也几乎让人感觉不到短暂的失重和超重。要不是看到红色箭头在持续不断地向下指,肖朗还以为自己始终停留在地面上。

哦,不只是自己……肖朗攥紧右手的拳头,试探性地缓缓转过头去。

男人毒蛇般冰冷又锐利的眼神一瞬间便对上了肖朗紧张拘束的目光。肖朗倒吸一口凉气,急忙把头转了回来。

等待的时间异常煎熬。虽然这个电梯间里只有1层和-1层两个按键,但两层之间的距离少说有800米,想要从地面到达实验室不是一个能够快速完成的动作。

叮咚。

电梯门终于应声而开,肖朗的心情却没能放松,反而更加紧张了。一路上,那个男人始终不远不近地跟在他的后面,没有任何试图伤害他的举动,但也足够让肖朗感受到明显的低气压。幽暗的实验室走廊里只有一条通道,肖朗不必靠身后人的提醒就找到了隐匿在基地深处那个最危险的基地。

活体狼人实验室。

一个和往常一样贴在门上的、平淡无奇的牌子映入了肖朗的眼帘,但牌子上五个字的份量却足以让任何普通人望而却步,甚至也包括在科学前线身经百战的化学博士肖朗。

他本来是没理由害怕的,但不知为什么,被首都来的人从家里接出来之后,肖朗的心一路上都在隐隐不安着,就仿佛有什么大难临头的事情即将发生。

呵,在这个提着脑袋走路的时代,每一天的晚餐都有可能成为你最后的晚餐。连一条说没就没的命都不会被周围的人放在眼里,还有什么事情值得被称之为大难临头呢?

滴——

男人拿出一张卡,在房间门口的机器上刷了一下。厚重的金属门应声开了条小缝。

“您可以进去了。”

突然出现头顶斜上方的冷冰冰的声音让肖朗不禁吓了一跳。毕竟男人一路上都没开过口。

“请相信首都实验室的安全指数,实验体伤害到人类的可能性为零。”

似乎是看出肖朗在推门时的犹豫,男人便多做了一句解释。一瞬间,肖朗的脑海中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字,这个人一天之内都不需要再说话了。

肖朗点点头算是作了回应,然后便在男人的注视下进了实验室。咔哒一声,直到门被彻底关死,遍布肖朗全身的那种可怕的被监视感才逐渐消失了。

这间实验室不比肖朗自己的那间大多少,却显得空旷很多。大概是由于依人类目前的水平很难活捉一个狼人,这间实验室因此很少被启用,大部分常用的化学试剂都处于空缺状态。

当然,更隐秘的原因是,首都科学院并不想把自己的老底暴露给一个地方上请来帮忙的科学家。况且,肖朗此次首都之行的目的仅仅是试用自制的新型毒药,不出意外的话,他也不需要科学院任何工作上的协助。

肖朗默默地把工具箱放在实验台上,转身绕到了房间后方关押实验体的地方。作为普通人的紧张感和作为科学家的兴奋感同时冲击着他的大脑。

他还从来没有近距离接触过任何一个活体狼人。刚才在地面的时候,首都基地的实验员告知他实验体已被打了麻醉剂,只有夜晚降临变成狼人后才能醒来——人类的普通麻醉剂对于变身后的狼人是完全无效的。现在还是上午,肖朗只是提前过来观察记录一下实验体的特征,以便入夜后更好地开展工作——换句话说,也就是向实验体体内注射毒药,如果奏效,实验体会在三秒内当场毙命。

但肖朗更愿使用“开展工作”这个词。这些狼人之前也是人,没有人会自愿变成狼人,他们都是被狼人咬伤感染所致。一想到有人要死在他的手上,肖朗总归是心里有些不舒服。

但为了人类更加安定和平的未来,他必须这样做。当前科学界的全部研究成果表明,抑制狼人继续感染人类最快捷最有效也是唯一的途径——杀死他们,以防止更多的人被感染。人类在各个领域的水平还远远没有达到拯救狼人、团结狼人的程度,更别提什么最近网络上炒作的“重组基因说”使他们重新变成人这种天方夜谭了。在这种迫在眉睫的时刻,整个科学界的研究重点仍然在于“如何快准狠地杀死狼人,从而把人类的牺牲降到最低”。

肖朗的双腿是在看到那人的背影一秒后开始发软的。

起初,他坚信自己是没戴眼镜看错了。他在心中不断地告诫自己,这是不可能的。

这里是首都,离靖安市400公里远的首都,他没道理出个差都碰到他。

他是失踪好几天了……但他那么厉害,那么优秀,肯定是被委派什么秘密任务了,所以才没法给他报平安!对,就是这样!他不可能被狼人抓到的!

肖朗颤抖着不断接近那个巨大的玻璃囚笼。距离越近,他的大脑越是空白。有一瞬间,他想撒腿逃离这个恐怖的实验室,再也不搞什么毒药研制的勾当了。

什么狼人时代,什么致命毒药,见他的鬼吧!这一切的后果,他为什么要负半毛钱的责任?!

直到那人转过身来。

肖朗看清了他的脸。

肖朗张了张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长久的静谧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这种感觉几乎要让肖朗窒息了。

“好久不见啊。”

还是对方首先打破了沉默。林枫的嘴角带着一丝苦笑。他潇洒地抬了抬手,想像往日一样揉揉肖朗的头发,却突然发现他们中间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

“很抱歉以这样的方式相见。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有没有按时吃饭……小朗,小朗你怎么了?!小朗!小朗!!!”

林枫狂躁地砸着连他变成狼形都打不碎的玻璃,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肖朗直挺挺地晕倒在他面前。

在陷入黑暗的前一秒,肖朗听到了林枫声嘶力竭地叫着他的名字。

随后,便是一片冰冷的梦。


白茶

结局微改?

算是个糖?就是满足一下我的脑洞,我总觉得结局怪怪的,就改写一下,结果改的更ooc QAQ

------倔强的分割线------

“白狼王郭文潜自爆,带走2号玩家韩晴
雪”他说得轻柔而又决绝:“费尽心思,还是输了,只可惜你认错了白狼王”

   炸弹的倒计时再一次响起

   韩晴雪摇摇头,浅浅的笑着,走到郭文潜面前:“我知道是你” 她说话很轻,不像质问肖朗那样强势:“阵营不同,不能一起出去,倒不如一起走,只是”她抬起眸子看向他,笑容渐敛:“你会恨我吧”

    郭文潜依旧是温柔的神情:“我费尽心思想要活下去,到最后却又...

算是个糖?就是满足一下我的脑洞,我总觉得结局怪怪的,就改写一下,结果改的更ooc QAQ

------倔强的分割线------

“白狼王郭文潜自爆,带走2号玩家韩晴
雪”他说得轻柔而又决绝:“费尽心思,还是输了,只可惜你认错了白狼王”

   炸弹的倒计时再一次响起

   韩晴雪摇摇头,浅浅的笑着,走到郭文潜面前:“我知道是你” 她说话很轻,不像质问肖朗那样强势:“阵营不同,不能一起出去,倒不如一起走,只是”她抬起眸子看向他,笑容渐敛:“你会恨我吧”

    郭文潜依旧是温柔的神情:“我费尽心思想要活下去,到最后却又觉得死也挺好,我也累了,这场梦也该醒了,至于恨,这是个秘密”

   

    倒计时的声音愈发急促

    韩晴雪上前一步,离他很近:“我有个问题,当初你没有回答我,不知道今天能否作答”她又偏了偏头,拉开距离,勾起唇角,笑若朗月入怀:

   “我叫韩晴雪,一枝晴雪初乾,几回惆怅东阑,韩晴雪,你呢”

    一如当年

    风轻云淡

    繁星璀璨

    郭文潜先是一愣,继而也笑,他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意思,眉眼弯成好看的弧度,如春风拂面:

   “我叫郭文潜,咖啡小哥,郭文潜”

    韩晴雪笑得满足而又释然,她伸手理了理郭文潜的白西装,郭文潜凑近她的耳边,笑着出口:“你刚刚问我恨不恨你,我恨你,但很到深处是爱意”

   

    “好巧,我也是”

     倒计时的声音终于停止

    “砰”
       
         梦该醒了

    

     PS:因为当年在酒店的时候,郭文潜听到韩晴雪的名字就走了,所以韩晴雪想让郭文潜回答她,如果回答就代表着他已经放下芥蒂,接受韩晴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