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潮汕

10712浏览    2646参与
Today.

故人(下)

加紧赶出来了

这是第二篇

不喜匆喷!


五日后 城北江边

潮州府的人们都到达了此地,站在祭坛下议论纷纷

“你说,这新来的刺史想干啥啊?” 


“就是啊,如果出了什么事,这潮州府邸就丢脸面啦!”

“说的也是,不过上面的肉食看着就好吃!”

“这话怎么这么说啊,就知道吃!”


我穿上了那件压箱底的官服站在祭坛的一旁,等着韩刺史的到来,我听着台下人的诉议论,心里有些许不安,祭鳄鱼?真不可思议!但总觉得他会成功,我抬起头,又低下去,抬眼看着那臭名昭著的恶溪,心里百感交集

过没多久,韩刺史才缓缓到来,手中提着一幅卷轴,他的身上充满了自信...

加紧赶出来了

这是第二篇

不喜匆喷!





五日后 城北江边

潮州府的人们都到达了此地,站在祭坛下议论纷纷

“你说,这新来的刺史想干啥啊?” 



“就是啊,如果出了什么事,这潮州府邸就丢脸面啦!”

“说的也是,不过上面的肉食看着就好吃!”

“这话怎么这么说啊,就知道吃!”



我穿上了那件压箱底的官服站在祭坛的一旁,等着韩刺史的到来,我听着台下人的诉议论,心里有些许不安,祭鳄鱼?真不可思议!但总觉得他会成功,我抬起头,又低下去,抬眼看着那臭名昭著的恶溪,心里百感交集

过没多久,韩刺史才缓缓到来,手中提着一幅卷轴,他的身上充满了自信

他示意我仪式可以开始,我应下,宣布仪式开始

我先与阿汕,阿揭等人祭拜,他们俩并不太清楚那位大人要做些什么,但他们知道,这似乎能让所有人摆脱恶溪的烦恼,我也静下心来祈祷,望来年风调雨顺,望这的子民好好的生活……


四周静静的……不在有嘈杂,更多的是人们对生活的美好向往与期待……


祭拜完毕,我起身向一旁走去,我感受到了人们对于韩刺史的“估且一试”,但而抱着相信的态度,祈祷着来年的风调雨顺

我看向那位大人,他的鬓角上的白发发着光亮,神色庄严,他站在高台上,打开卷轴,亮出里面的字,那字,苍劲有力,一如他的身姿,他大声的在高台上朗读着:

鳄鱼有知,

其听刺史言:

潮之州,大海在其南。

鲸、鹏之大,虾、蟹之细,无不容归,以生以食,鳄鱼朝发而夕至也……

夫傲天子之命吏,不听其言,不徙以避之,与冥顽不灵而为民物害者,皆可杀!

刺史则选材技吏民,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其无悔!

而后,他命令人将祭坛上的肥猪肥羊扔下溪中,以表敬意

而就在这祭品丢下后的一刻,溪面狂风骤升,那些个鳄鱼竟悉数离开!

我与阿汕几个都惊呆了,忙问他是如何办到的

可他却笑笑说

“我只是读了篇文章而已,没做什么”

阿揭仍喋喋不休“您一定是神仙下凡,不然怎么会呼风唤雨(叭啦吧啦、、、)”旁边的阿汕扶着额头,连拖带拉都拉不走,我看局面越来越尴尬,上去就是一个手刀然后笑笑缓解局面,韩刺史倒没说什么,只是让我代回了阿揭的话

“我真的不是神,我只是尽了我的本分”

听到这,我有些许沉默,后点头应下,因为我知道

他在我们心目中,已然是神




夜晚

明月高照,我开了一壶好酒,与韩剌史痛饮了一场

他的酒量并不好,可能比我还差,但我认为他是清醒的

本来还好好的,直到他自述他的人生

“我曾以自己的满腹经纶而骄傲,不惜三次上奏要求在朝廷任职,不惜把自己比作千里马借此发泄,阿潮啊,你说,我是不是很傻啊,明明可以不理睬这些人间的俗事,可我偏要管,差点没了命,甚至对不起因我而死去的小女儿,她才12岁……她才12岁……才12岁…”他突然哭泣起来,把自己埋在衣袖里抽泣起来,说实在的,我还是等一次一个八尺男儿哭成这样

突然,他抬起头,看着我,然后凑过身来,对我来了个吐槽十连发,什么地域潮湿啊,乱七八糟的事一大堆啊,我听不下去了,直接一手刀打晕,可没想到这人晕了还能吐,可怜我的官服啊,在这白受罪……

我扶了扶额头,拿桌上的酒壶,一饮而尽,看着眼前的那位,心里隐隐作痛

“南粤荒芜之地,你以为我想这样啊!”我似乎发起了牢骚,“要不是粤兄消极摆烂加上中原兵力强大,要不是秦汉当年对这的进攻,我就不会这样了啦!我而然在游山玩水,不会为这些操心”

可他说的话着实让我生气

我举起拳头想打他,可下不去手

算了,不管他了。。。


月色正好,换完衣服后去喝茶吧……


我招呼阿汕来处理这个醉酒之人,自己去换洗衣物,再叫阿揭帮我冲杯茶

一茶入肚,整个人清醒不少,眺望远边的月,心情舒畅,我已经不记较他说的话了,只希望未来越来越好

做个小官,也没什么不好的




后几个月,他的治理深受人心,潮州府已然是大变天了

到后来,他又重回朝廷,我去送他时,心中颇有不舍,于是与他说定互通书信

再后来,他去世了……

那天的雨,下的很大很大……

我接受了事实,为他修建了庙宇,称其为百代文宗,世世祭拜




“阿姐,醒醒!”

我睁开沉重的双眼,看见了阿揭

“姐,到家了!你这的路可真堵,堵了三个小时才到,可真是吊车尾好工程”

“好了,别说了,快下车,后面的车再摧了”传来的是阿汕的声音

我迷迷糊糊的下了车,又上了电梯

揭:“阿姐,你刚刚是不是做梦了,我看你在那睡的老香了”

汕:“人家做什么梦都想知道,可真有你的”

阿汕抬了抬眼镜,眼睛不离手机,在为他在四个特区中的存在感与GDP操心

我己经清醒了不少,回了阿揭的话

“梦见故人往事了而已……”

“故人,不会是韩大神仙吧!说起来好久没去过韩文公祠了,明天要不要跟粤哥请假,去走一圈?”

“好啊”我说着,心中想着近年往事,阿汕正发着语音,另一只手比出了ok手势

电梯到了,我与他们两人走出了电梯,心里在想着明天的旅程,微微一笑




不虚南谛八千里,赢得江山都信韩!







好了,完结了

1914个字献给大家

草草结局,不喜勿喷


Today.
上课的摸鱼 汕头 画出了一副厌...

上课的摸鱼

汕头

画出了一副厌世脸

🌚

上课的摸鱼

汕头

画出了一副厌世脸

🌚

小厨余小渔
潮汕姿娘吃了三十几年的番茄焖鱼腩,竟然有人说是黑暗料理
潮汕姿娘吃了三十几年的番茄焖鱼腩,竟然有人说是黑暗料理
周姥姥的食光鸡
【咸甜双拼粽】粽子不必争咸甜,双拼就好了!
【咸甜双拼粽】粽子不必争咸甜,双拼就好了!
小厨余小渔
潮汕风味的甘草水果自己在家就能做,用料简单,味道YYDS
潮汕风味的甘草水果自己在家就能做,用料简单,味道YYDS
Today.

故人(上)

海边的清风……

吹来那位故人,

在贫瘠的土地上,

相识,相知,告别

相见七月,却在我心中待了一辈子……


不虚南谪八千里,赢得江山都信韩!


潮州主场,文中以其为第一人称,即“我”为潮州府,本文主讲韩愈贬潮,请不要介意潮州话转普通话,小学生文学,不喜勿喷!

本文极ooc !有不对请指正!


正文

“大人,大人!”

正值潮州地区的雨季,门外正大雨倾盆,我正为处理公务而心烦,阿汕便跑来了。

“发生何事,怎么毛毛躁躁的。”我仍看着案牍上有关于恶溪与洪涝治理的公文,紧皱着眉头。

“是一封加急的通告。”“哦?我看看。”朝廷素来不管我这偏远的蛮荒之地,怎...

海边的清风……

吹来那位故人,

在贫瘠的土地上,

相识,相知,告别

相见七月,却在我心中待了一辈子……



不虚南谪八千里,赢得江山都信韩!




潮州主场,文中以其为第一人称,即“我”为潮州府,本文主讲韩愈贬潮,请不要介意潮州话转普通话,小学生文学,不喜勿喷!

本文极ooc !有不对请指正!


正文

“大人,大人!”

正值潮州地区的雨季,门外正大雨倾盆,我正为处理公务而心烦,阿汕便跑来了。

“发生何事,怎么毛毛躁躁的。”我仍看着案牍上有关于恶溪与洪涝治理的公文,紧皱着眉头。

“是一封加急的通告。”“哦?我看看。”朝廷素来不管我这偏远的蛮荒之地,怎么今日……

“是。”阿汕理了理衣裳,将怀中的信纸递给了我

我接过了他手上的信,打开一看,是关于一名下放来我这的官员,来我这任刺史一职,他的名字,叫……韩愈

“大人,上头……说什么啊?”旁边的阿汕正眨巴着眼睛,似乎对此事很好奇

“哦,是上级往我们这安排了一刺史,欢迎他的事宜你去安排,最近开支等较大,就不要去请街坊出资了,一切从简。”

“是!”

阿汕退下了,我看着门外的大雨滂沱,继续看着案牍上的公文

夜深了……







一个月后



阳光久违的照耀在荒芜的大地上,每家每户都将被子拿出来晾晒,更为重要的是新任刺史的到来

我早早地起了床,在城门外静候

过了一个时辰,一辆破旧的马车缓缓走来

老弱无力的马,破旧的车窗,他的处境可想而知……

不过片刻,一位男子便下了车,我立即上前迎接

他的衣衫十分单薄,头上已有些许白发,脸上尽显沧桑与疲惫

他一见到我,便问我,“你是潮州府的官员?”“是。”我低头回道,我察觉到他在看着我,心里有些许发慌,便稍稍抬起头,继续答到“在下潮州,大人叫我潮便可……”

他微微一笑,答道“大人不必拘谨,在下韩愈,字退之,河南河阳人,来此任潮州府刺史一职,有劳大人在此恭候”

“不必感谢,大人一路来到我们荒芜之地,想必也有些劳累,小人己为大人准备好居所供大整顿,大人请随我走吧”

“好,有劳大人了”



官府处


“大人,潮州这实在简陋,愿大人不要嫌弃”

到了官府,又下起了小雨,我送这位新刺史到达住处时,这里的环境实在是……过于“简约”……

但那位大人并没有嫌弃,似乎在他来时便以做好了思想准备,答了声“没事”

可这声没事让我的心有点不舒服,我出去后,就拉着身旁的阿汕,“我叫你一切从简,也没有叫你简成这样啊!”“大人,我本来也不想这样,可这是我们剩下居所中最好的了,您也不是不知道我们这的环境……”

听到这话,我也答不上什么,叹了口气,“算了,你下去吧,去备些饭食”


晚饭时,雨下的更大了,连厅堂都开始滴水,饭食在今天多备上了些许青菜与些酒,我本以为这对于那位新任的刺史以然足够,可向一见到这些饭菜,便说“为何没有肉食?”“这……”“你尽管说!”他的声音大了起来。“大人,这已是我们这最好的饭食了,我们这处洪涝期,收成少,恶溪最近也不安分,家禽等都丢入恶溪驱邪,因此就……”

“荒唐!收成少却不去加紧劳作,反而做这些无用功!荒唐!”

他的话语严厉,紧紧盯着我,我察觉到我的额头处流下几滴冷汗便低下头去,“小人……知错……”

他叹了口气,问我“你口中说的恶溪……是什么?”

“嗯?”我有些惊异,他没事问这个干嘛,他不知道吗?没人跟他说吗?岭南的人都知道,他的向导没说吗?

“怎么了?”

“回大人的话,恶溪是我们这的一条江,因为河中有鳄鱼作恶而得名”

“鳄鱼?”

“正是”

“我明白了,我会帮助你们治理它的,”他说,我看到了他紧皱的眉头,似乎在思考,稍过一会,他又说“潮,你去准备肥猪,肥羊各一头,在城北江边设坛,这些东西我自有用处,嗯……你再去召集百姓在五日之后到设坛之处,我会想办法驱走这些鳄鱼的。”

“是,小人会吩咐手下去办的。”我恭维的说着,心里也在暗暗地想,他究竟想怎么做?

“好了,天色也晚了,你先下去吧。”

“是,大人”

走出门外,阿汕以等候多时,我隐隐约约地听到房屋深处韩刺史说了一句话


“恶山恶水恶环境,韩退之,退之!”


这明显便是一幅对联 ,我虽答不上,但也承认了他的表述,


是啊,一个鲜为人知的蛮荒之地,谁愿意来呢?




1675个字献给大家,本文还有后续

有不对请指正

谢谢大家

所有资料都来自百度百科








無  吭聲

水仙老爷🌊


对于我这种没有学过画画的渣渣,大场景真的太难了,不过画完暴露出的问题也是接下去努力的方向,希望色彩和光影可以继续加油💪

水仙老爷🌊


对于我这种没有学过画画的渣渣,大场景真的太难了,不过画完暴露出的问题也是接下去努力的方向,希望色彩和光影可以继续加油💪

法兰西贴贴🇫🇷

是给朋友做的饭p1是潮汕单人p2是他的设子和潮汕的互动🤔

是给朋友做的饭p1是潮汕单人p2是他的设子和潮汕的互动🤔

阿锐与摄影师
潮汕大哥做油炸兰花根,为火候手放入滚烫糖油,感叹做餐饮不容易
潮汕大哥做油炸兰花根,为火候手放入滚烫糖油,感叹做餐饮不容易
探行情
由生炸到熟的炸鸡翅,外酥里嫩还富含汁水
由生炸到熟的炸鸡翅,外酥里嫩还富含汁水
Today.

阿潮的现代生活

脑洞产物

有不对的尽管指出

不喜勿喷哈


正文


我是阿潮,全称潮州,是的,就是那个粤东五大怨种城市之一,现在过着老年人生活成为创卫而努力的生活。

做为一个不太起眼的城市,我已经习惯于慢节奏,闲暇时喝喝茶,种种地,听听潮剧,这种生活对于我来说再合适不过了,当然也会为“努力”挣钱,给自己那些下南洋的子孙们做点心灵鸡汤,接受一下他们的援助,然后再为本地子孙们做点鸡汤,鼓励创卫,视察一下种植业,手工业与非遗传承,晚上就去潮州古城走走或者去找粤东其它四个怨种城市食茶。

就这样,忙碌的一天过去了。


对于我那除粤东外其它几个同事来说,我们五个着实不和群,主要原因就...

脑洞产物

有不对的尽管指出

不喜勿喷哈





正文




我是阿潮,全称潮州,是的,就是那个粤东五大怨种城市之一,现在过着老年人生活成为创卫而努力的生活。

做为一个不太起眼的城市,我已经习惯于慢节奏,闲暇时喝喝茶,种种地,听听潮剧,这种生活对于我来说再合适不过了,当然也会为“努力”挣钱,给自己那些下南洋的子孙们做点心灵鸡汤,接受一下他们的援助,然后再为本地子孙们做点鸡汤,鼓励创卫,视察一下种植业,手工业与非遗传承,晚上就去潮州古城走走或者去找粤东其它四个怨种城市食茶。

就这样,忙碌的一天过去了。


对于我那除粤东外其它几个同事来说,我们五个着实不和群,主要原因就是排外加语言难度,我跟其它四个存在感特低,但这并不重要,正是因为他们的耀眼,我得以保存我那些老年人文化以及风土人情,让我专心种地,创下粤东农业单产第一的“壮举”。倒是上司本人会来我这取经然后可以跟闽姐姐好好交往,当然,除了他俩吵架的时候。


但这种生活似乎没有啥新鲜感,于是我开始加大对自己城市的宣传,做为一个从古到今中原与南粤经常打架和闽姐姐移迁居民的地方,我文化啥有的是,再加上前一阵子CN来这的免费宣传视察以及常住人口200万新冠确诊病例少,我登榜了过年全国最堵城市,净赚了9亿,GDP进了广东前20,本人非常骄傲,就是可怜我的子孙们出个门堵了3个小时的车。

唉,我还是继续过老年人生活吧(摆烂)


不过说真的,我这里的菜真的很好吃!好玩的也超多!快点来这我这消费让我富起来!快点来我这玩吧!



614个字献给大家

Today.
阿潮 似乎不太好看

阿潮

似乎不太好看

阿潮

似乎不太好看

阿锐与摄影师
潮汕兄妹用葱做小吃,1天50斤葱日卖300条,当地人当夜宵吃
潮汕兄妹用葱做小吃,1天50斤葱日卖300条,当地人当夜宵吃
阿锐与摄影师
潮汕惠来小吃“猪杂粿角”1份25元好多料,老板说节假日排满队
潮汕惠来小吃“猪杂粿角”1份25元好多料,老板说节假日排满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