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澎恰恰

83287浏览    295参与
冥鸿

不会拍照,不会画画

不会拍照,不会画画

析顶影视
鬼也感男只得母陪和怀陪母陪
鬼也感男只得母陪和怀陪母陪
无以为言~

与悲剧的诗歌

原本是打算做歌曲的,然后发现自己不会作曲

改成短篇啦,其实不算诗歌

意识流,综羊狼反派,一个文案集合

——

雨一滴一滴落,脑内的轰鸣阵痛了耳膜

眼,空洞着

雨水冲刷的河畔是否缺失了什么?


乌云写下绝望,在必经路上

雷声作响

未伸出的手勾去谁纯白过往


尘土沾染了双子消瘦脸庞

暗自宣誓

登上王座只为彼此理想

谁将过往铭刻被丢弃的玩具

谁的野心遍布四方

谁站在时代的舞台上,不肯将帷幕拉上


他在月下将双眼睁大,无法相信挚友枪支指向

他百口莫辩,只因那人沉默不语双唇微张

在,最扭曲的疯狂

击破了时间的冰霜,卸下了全部伪装,匿于全部时光


无法自救的受...

原本是打算做歌曲的,然后发现自己不会作曲

改成短篇啦,其实不算诗歌

意识流,综羊狼反派,一个文案集合

——

雨一滴一滴落,脑内的轰鸣阵痛了耳膜

眼,空洞着

雨水冲刷的河畔是否缺失了什么?


乌云写下绝望,在必经路上

雷声作响

未伸出的手勾去谁纯白过往


尘土沾染了双子消瘦脸庞

暗自宣誓

登上王座只为彼此理想

谁将过往铭刻被丢弃的玩具

谁的野心遍布四方

谁站在时代的舞台上,不肯将帷幕拉上


他在月下将双眼睁大,无法相信挚友枪支指向

他百口莫辩,只因那人沉默不语双唇微张

在,最扭曲的疯狂

击破了时间的冰霜,卸下了全部伪装,匿于全部时光


无法自救的受害者,只得将力量崇尚

举棋不定,感知失灵,不可控的强大与壮心不已

谁将谁带入如光明......


英雄站在制高点凝望,那灰暗的退场

是否会成为前路模样

戏剧般的走向一切的结点,才发觉

一切都是假象

是被信任编织成的痴心妄想

不可回收有害垃圾
可爱的弟弟们以及他们的恐怖哥哥...

可爱的弟弟们以及他们的恐怖哥哥以及围观人员

可爱的弟弟们以及他们的恐怖哥哥以及围观人员

不错影视剪
他没有想要吓唬任何人,他只是想要找到自己的妈妈,他想妈妈了
他没有想要吓唬任何人,他只是想要找到自己的妈妈,他想妈妈了
安颖混剪
男孩等妈妈篇,他不是想吓你,只是需要陪伴的温暖
男孩等妈妈篇,他不是想吓你,只是需要陪伴的温暖
猴哥讲故事
男子拥有阴阳眼,靠此破了各种疑难案件
男子拥有阴阳眼,靠此破了各种疑难案件
离歌影视
小男孩从没想过吓任何人他只是在找妈妈他想和其他小孩一样躺在妈
小男孩从没想过吓任何人他只是在找妈妈他想和其他小孩一样躺在妈
无以为言~

坏坏学院设,设定翻合集吧

前2P学生会与校霸组,后面是摸鱼

略带CP向(杆细,澎恰,明皓

明日:“校服的裙摆增加5cm,其他你们决定”

澎恰恰:“男生校服短裤……算了,没必要了…”

明日:“我还以为你会有私心呢…”

澎恰恰:“你没有?”

明日:“本来也没打算隐瞒”

变形杆菌:“……我没意见…”

(反正大王没穿过校服)

淘淘:“有空?一起去吃个饭?”

黑大帅:“家里做了,糖醋鱼,来吗?”

淘淘:“不了,突然想起来最近胃不好,家里煮了皮蛋瘦肉粥~”

(互相伤害?)

黑大帅:“那真遗憾”

(彼此彼此)

细菌大王:(小紫今天有活动,那晚上出去吃吧…小绿被叫去...

坏坏学院设,设定翻合集吧

前2P学生会与校霸组,后面是摸鱼

略带CP向(杆细,澎恰,明皓

明日:“校服的裙摆增加5cm,其他你们决定”

澎恰恰:“男生校服短裤……算了,没必要了…”

明日:“我还以为你会有私心呢…”

澎恰恰:“你没有?”

明日:“本来也没打算隐瞒”

变形杆菌:“……我没意见…”

(反正大王没穿过校服)

淘淘:“有空?一起去吃个饭?”

黑大帅:“家里做了,糖醋鱼,来吗?”

淘淘:“不了,突然想起来最近胃不好,家里煮了皮蛋瘦肉粥~”

(互相伤害?)

黑大帅:“那真遗憾”

(彼此彼此)

细菌大王:(小紫今天有活动,那晚上出去吃吧…小绿被叫去当苦力了,小红还要1个小时下班…小黄那边结束了没有,先去找他好了……)

灰太狼:(晚上做什么好呢?唔,多做点?叫上小羊们一起吃吧……等等,前面是……)


【灰叔陷入了沉思,前面那帮逃课的家伙,不叫住他们不守师德,叫住他们…自己好像也没什么资格……】

无以为言~

崩溃瞬间吧

【小黑龙】

看着地上的被人丢弃的玩具,会小心翼翼地将其捡起,放在靠近心口的位置上,一遍遍的问着

“为什么?”


【黑大帅】

关于一个能成为别人心理阴影的人,对于黑暗的地方其实也能一秒露出胆怯的感觉

当然如果被邀请去工厂主题的密室,甚至可以直接慌乱到蹲在地上开始发抖,同时喃喃些什么

“我不要,再经历一遍了…”


【澎恰恰】

或许是在看到有人被团团围住欺负时吧?

你能想象平时冷静的王,丝毫不犹豫地的下手时的力度吗?

“我最讨厌的就是欺负弱者了…”


【狼将军】

如果月光下没经历过那些,少年大概永远意气风发,与朋友一同生活在理想的世界中

可惜那段插曲刻骨铭心,只一...


【小黑龙】

看着地上的被人丢弃的玩具,会小心翼翼地将其捡起,放在靠近心口的位置上,一遍遍的问着

“为什么?”


【黑大帅】

关于一个能成为别人心理阴影的人,对于黑暗的地方其实也能一秒露出胆怯的感觉

当然如果被邀请去工厂主题的密室,甚至可以直接慌乱到蹲在地上开始发抖,同时喃喃些什么

“我不要,再经历一遍了…”


【澎恰恰】

或许是在看到有人被团团围住欺负时吧?

你能想象平时冷静的王,丝毫不犹豫地的下手时的力度吗?

“我最讨厌的就是欺负弱者了…”


【狼将军】

如果月光下没经历过那些,少年大概永远意气风发,与朋友一同生活在理想的世界中

可惜那段插曲刻骨铭心,只一霎,便击碎了少年时天真的幻想,成为了长久以来的梦魇,扭曲的最初向往的方向

“当时,只希望找到他,得到一个说法…”


【孤心狼】

什么是痛苦呢?

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人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看着自己最终被所有人抛弃

世界最终没给他一丝温柔,冷漠的将再无平静生活的人一点点推向陌路,总之,也无所谓了

他也无时无刻不在厌恶时间

“还是,没等到道歉……”


【淘淘】

他游走于每一个平行时空,最终都没能更改结局的时候

经历过多少次他大概已经忘却了,以至于最后对什么都麻木了,可是偶然间看到有孩童在自己面前踢足球玩乐时,也会突然错愕

怎么可能没哭过,只不过鱼在海中流泪,与海水融在一起,无人知晓罢了

“我会……救你们回来的……”


【剔博士】

他是父亲最忠实的信徒,他可以只为父亲与自己而活着

于是,他活在操纵者编织的幻梦中,甚至世界观都早就被拟定好了

所以,在一切水落石出的时候,他输了,毫不犹豫又彻彻底底

“原来,我被骗了这么久?”


【细菌大王】

不洁恐惧症患者,会在被接触过之后,疯狂的搓洗衣服,希望洗掉那些不存在的污渍吗?

或许会吧,毕竟,他想清理掉的,想遗忘的,想逃避的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从来都是存在于心里的

可惜,病入膏肓的人似乎做不到自己洗掉那些污渍

“好脏啊………洗不干净了…”


【灰太狼】

有些人啊,曾经野心勃勃,企图征服想要的一切,却从未成功过

后来啊,成熟的人希望过上平静的生活,可是仍未成功过

离别有多痛苦?看着最重要的人在自己面前离开而无能为力这种事,经历几次才会彻底崩溃呢?

“我知道!可是他们离开了,可能就回不来了!!”






皮医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整完活了。

图很生草所以截过来。

但是因为配bgm生草效果加倍。所以欢迎大家去B站观看。

我放个链接在这。

【【喜羊羊与灰太狼||反派向】红色是毁灭-哔哩哔哩】 

选角色完全是因为符合颜色。

其它角色厨如果看到没有自己推还请谅解🙏🏻

我不是角色黑,角色厨看到自己推在里面也请谅解🙏🏻

整完活了。

图很生草所以截过来。

但是因为配bgm生草效果加倍。所以欢迎大家去B站观看。

我放个链接在这。

【【喜羊羊与灰太狼||反派向】红色是毁灭-哔哩哔哩】 

选角色完全是因为符合颜色。

其它角色厨如果看到没有自己推还请谅解🙏🏻

我不是角色黑,角色厨看到自己推在里面也请谅解🙏🏻

无以为言~

一群疯批


攒点最近的服设练习

本来还有一张灰叔,但最后我实在没有手感了

一群疯批


攒点最近的服设练习

本来还有一张灰叔,但最后我实在没有手感了

纵马狂奔

嘭中心

  以嘭恰恰为视角。


   那天,我听见巨石滚下的声音,我害怕地缩在墙角,无法拉住跑出去的弟弟――咚咚锵。

   我透过窗户,看见自已的弟弟挣扎着被带走,不敢出声,直到那些身影渐行渐远后,才从房间跑出。

     空气中弥漫着战火的硝烟,巨石底下父母的手裸露在外面,泪水将眼前模糊,我冲上前拉住他们的手,余温在我的手中散去,哭声萦绕着赤红色的天空,仇恨就此种下。

     在漩涡森林里我迷路了,饥饿与干渴包...

  以嘭恰恰为视角。


   那天,我听见巨石滚下的声音,我害怕地缩在墙角,无法拉住跑出去的弟弟――咚咚锵。

   我透过窗户,看见自已的弟弟挣扎着被带走,不敢出声,直到那些身影渐行渐远后,才从房间跑出。

     空气中弥漫着战火的硝烟,巨石底下父母的手裸露在外面,泪水将眼前模糊,我冲上前拉住他们的手,余温在我的手中散去,哭声萦绕着赤红色的天空,仇恨就此种下。

     在漩涡森林里我迷路了,饥饿与干渴包裹着疲倦将我重重地击倒,恍惚中我看见了父母的手,弟弟挣扎着以及幼时欺负过我们的人。

  ‘我好恨啊!我好想让欺负过我们的人付出代价。’昏迷前,我不甘地想。

     “孩子,醒醒。”

      我睁开眼,看见一个白色的东西,我警惕地问:“你是谁?”

      白色的东西温和地说:“我是软绵绵,孩子你怎么在这里?”

      也许是觉得他很温和不像坏人,也许是我太需要一个可以诉苦的人了,我竟然将家里的遭遇告诉了他。

       软绵绵听完我的遭遇,沉默了,接着摸了摸我的头,他收留了我。

     第二天,我跟着软绵绵将食物和一种不知名的药丸分给黄牛菌。这些黄牛菌傻乎乎地说:“谢谢。”他们乐呵呵地玩游戏,吃东西,软绵绵在边上高声说着团结友爱。温柔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温馨。有几个黄牛菌叫我一起过去玩,不一会儿我便和黄牛菌打成一片,我很久没有玩得这么开心了。就这样过了好几天。

    直到一天夜晚,我梦见了被抓走的弟弟质问我:“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心安理得地玩?”巨石堆中满身是血的父母嘶吼着:“为什么你不给我们报仇?恨啊!我们好恨啊!”我醒了过来,仇恨也伴随着我的醒来开始生根发芽,我开始思考怎么复仇。

    之后的一天,我在与一个黄牛菌发生争执时,那个黄牛菌突然暴走,一拳打碎了石头,我呆呆地站在原地,软绵绵冲了过来,将我与他认识的第二天的不知名的药丸扔进那个黄牛菌嘴中,那个黄牛菌竟然奇迹般平静下来。事后我问软绵绵:“那个药丸是什么东西?”

  软绵绵说:“那是乖乖丸,可以帮助黄牛菌控制他们自己。”我知道后,一个计划涌上心头。私欲助长着仇恨的生长。

   之后,我不断地和黄牛菌打好关系,并不断地劝阻他们吃下乖乖丸,不少黄牛菌都愿意听我的,或者被我用尾巴攻击着听我的。

   但是大家都知道,总会有一些不听我,也打不服的人,我向他们说:“你们还想过着被黑牛和白牛驱赶,殴打的日子吗?”也许是这句话让他们感到不甘了,我不断地说服。他们不停地在软绵绵的团结友爱与我的话中摇摆不定。

   我有些气,只好先放弃,我气愤地吞下午饭,自言自语地说:“真想将他们像午饭一样吞下,吞,吞!我有办法了。”

    我当着那些不听我的黄牛菌的面,将一只白牛士兵吞下肚子,那些黄牛菌被吓呆了,赶忙向我表明自己的忠心。我看着他们淡淡地想:一只黄牛菌应该可以抵几十只白牛或黑牛,可不能随便吞了。

   当软绵绵发现时,所有的黄牛菌都听我的了,他已无力回天了,他不断地劝说:“嘭恰恰,放下仇恨。”晚了,我心中的仇恨已经长成参天大树,叫嚣着,嘶吼着。

   软绵绵被我关于起来。

 后话请看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牛气冲天。

   我才是那个无力回天的人。我败了,我败得彻彻底底,我败在了一群外来者身上,我更是败在了自已的亲弟弟身上。

   

   

   ――――――――――――――――――

    不要问我为什么咚咚锵明明没出场我却打了咚澎,我只是过来单纯过来水一下的,交个党费,也许会再写点他俩的日常。

  欢迎加入咚嘭群聊: 1106181519

     

玲羽

丢几张好久以前就说要画的漫画的图

稍微还是画了一点。但真的有点肝不动了(›´ω`‹)。看一下有没有人想看?如果没有的话,我画完最后一张哥哥的图就直接发出来,剩下的就不画了。

 大概就是讲的澎哥误入了时空,遇见逗逗。然后再穿越回去,改变之前的事情的故事吧!背景是在淘哥变成指针之后。后期明明是会有屑宝石出现的,然后淘哥不会真真正正的出现,大部分时间是以回忆的形式,时不时回去看望一下变成指针的他。然后剧情编的也乱七八糟的,自己也没有理通顺

还把大王画的很温柔,的样子。明明那一张恶人演,我改了,足足有50多分钟,可看起来却一脸温柔???

顺便说一下 大王手上那些...

丢几张好久以前就说要画的漫画的图

稍微还是画了一点。但真的有点肝不动了(›´ω`‹)。看一下有没有人想看?如果没有的话,我画完最后一张哥哥的图就直接发出来,剩下的就不画了。

 大概就是讲的澎哥误入了时空,遇见逗逗。然后再穿越回去,改变之前的事情的故事吧!背景是在淘哥变成指针之后。后期明明是会有屑宝石出现的,然后淘哥不会真真正正的出现,大部分时间是以回忆的形式,时不时回去看望一下变成指针的他。然后剧情编的也乱七八糟的,自己也没有理通顺

还把大王画的很温柔,的样子。明明那一张恶人演,我改了,足足有50多分钟,可看起来却一脸温柔???

顺便说一下 大王手上那些黑乎乎的线私设是练傀儡线的时候勒出来的旧伤。留疤了,消不掉的

以上全是废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