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666浏览    21参与
野树

【中篇】菠萝(下)。微虐/律澪友情向/轻音十周年

                                   ——致所有渐行渐远的友情。


【澪篇】

我第几十次摁亮手机,锁定屏幕上的信息栏还是空白的——大概收到律的回复要等明天了。

最后一条聊天记录停留在我一小时前刚发的“生日快乐[爱心]希望23岁的你天天开心”;上一条记录日期显示在差不多九个月前。

今天是律的生日,准确地说是“昨天”:因为日本比英国快八个小时。我这边现在的晚上六点已经是日本的次日...

                                   ——致所有渐行渐远的友情。

【澪篇】

我第几十次摁亮手机,锁定屏幕上的信息栏还是空白的——大概收到律的回复要等明天了。

最后一条聊天记录停留在我一小时前刚发的“生日快乐[爱心]希望23岁的你天天开心”;上一条记录日期显示在差不多九个月前。

今天是律的生日,准确地说是“昨天”:因为日本比英国快八个小时。我这边现在的晚上六点已经是日本的次日凌晨两点,律应该已经睡着了。

我自然没有忘记她的生日,如果说有什么人的生日比她的让我记忆更深刻,那便只有我爸爸妈妈和我自己了。实际上,第一个我有意去记住生日日期的人就是律。

从小学开始,我每年都有按时祝她生日快乐,无论距离多远从没中断过,是我们两人间无需多言的默契。

今年发送完祝福我才意识到时差的问题,律收到的时候生日已经过了,想到她有可能生日当天自始至终没等来我的惯例祝福,我感到一丝愧疚。

我闷闷地最后刷新了一下手机信息栏,果然还是没有动静。

“澪,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小和问道。

“啊?没有,没什么事。”我有点不好意思,收起手机放进衣袋。只有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在对面刷手机太不礼貌了。

我和真锅和在伦敦的一家西餐厅里吃饭,窗外是泰晤士河两岸朦胧的街景和远方闪烁着灯火的塔桥,和平又静谧。来英国读书已一年有余,我却依然看不够这里的景色,不想离去。

“不用太在意我,我只是看你好像有点焦虑,”小和笑了笑。“还有几个月我们就毕业了啊。澪之后想做什么呢?”

“我有点想继续在英国读博士,不过还没有最终确定......”我说。

“啊?我都不知道你原来是这样打算的,澪好厉害啊!”小和表现得很惊讶,没有出我意料之外。

“因为我之后想去大学文学院做老师,英国的博士读起来比较短一些啦。不过之后我肯定还是会回东京的,那边大学比较多,机会也多一些。”

“这样啊。其实我也基本上确定了去东京,已经联系好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太好了,我们在日本还可以经常见面呢。”

“真的吗!”

我像高三时和轻音部、小和她们分到了一个班时那样感到欣慰。

 

我自知大概是个内向型的人,不太从外部获取能量,没有太强的社交欲望,更没有主动认识新朋友的意识。所以,身边的朋友从来都只有那几个,而且我基本上都是被比我外向主动的朋友们“认领”走的。

虽然觉得一个人待着很自在,觉得大多数社交不是必要的,我偶尔也有孤独寂寞的时刻,想向朋友们寻求温暖。因此,虽然在友情关系里我基本很少主动过,实际上心里对老朋友们格外珍惜。

包括小和也包括律。

小和是个稳重可靠的人,经常给我职业和生活方面中肯的建议,是个称职的朋友。与小和非常不同的律是个有着男生般爽朗性格和幽默天赋的人,虽然有时做事异想天开让人无奈,又热衷开玩笑逗我生气,却意外地在关键时刻非常靠得住,是给我的生活带来精神支持和热闹气息的,独一无二的朋友。

在留学的日子里,与小和在一起我总有种极度平静的舒适感。但即使这样,我却还不时会想到和律她们三个在一起时经常闯祸、恣意欢笑的往事,哈哈,可能人就是永远不知足的。

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个现实又理性的人,每当看到律、唯她们做事无厘头的时候都忍不住感到头疼,就像高中时去京都休学旅行那次,甚至有点后悔和她们在一组里一样。

但是我渐渐发现,我潜意识里明明很享受这种随心所欲的、感性的快乐:即使律总吓唬胆小的我,没有她的玩笑我却会感觉寂寞;即使律总喜欢拉我尝试有风险的事情,我却跟着她体验了很多从未接触过的新奇的世界。

可能相比现实稳健,我向往的还是自己不具备的那种洒脱恣意吧——这是我珍惜与律在一起的日子的原因,尽管我很少提起。

我望向窗外,夜晚已经将空气编织成雾,笼罩着黑色的泰晤士河。

和律很久没有联系了,因为留学生活逐渐变得充实忙碌,我不知不觉就忘记了与她保持联系;与此同时,平时一向比我积极的律也没怎么找我,就失联到现在。

突然有些想念呐。

即使我一直在人际交往中保持随遇而安的心态,比起与朋友保持联系认为有过曾经的回忆就足够幸福,但此时此刻身在异乡的我的想念却是真实的。

快一年没有联系了,不知道她近况如何,心情是否愉快多过忧愁?

 

====

四年后。

我从英国博士毕业,目前在早稻田文学学术院下属文学研究科担任讲师。平时我是业余撰稿人,给杂志和周刊不定期投稿小说和杂文。我在新宿自己租了一间房子,每天生活充实而忙碌。

曾经的梦想,也算终于实现啦。


四年前决定继续读书之后,我回了一次日本。因为知道之后几年见的机会可能更少,我罕见地主动约了律吃饭。

约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本想把在东京的律和小和一起约上,律听说小和要来之后表现出一丝犹豫,虽然没有明说,可我很熟悉她的语气里隐含的意思。

记得高中时,律曾就因为我和小和走得比较近而“吃醋”,她比起我来似乎在我们的友情中有更强的占有欲。虽然只是我的猜测,但她大概是觉得我们俩这段时间走得更近一些。

我不动声色地解释说小和有事不能来,其实私下单独约了她们两个,这个插曲算是结束了。

律和大学时的她变化很大,留起了过肩长发,穿着偏OL风,以前咋咋呼呼的性格竟然也收敛了许多,可能是由于在职场打拼的原因。

不变的,是她依然纯粹狡黠的笑容,和那改不了的捉弄我的习惯(在约定地点等待时突然从后面跳出来吓我)。

大概许久不见,我们一见面就忙着交换彼此的现状和信息。因为生活轨迹不同,共同话题变少,对话内容基本都是一个说、一个听的单向对话。

听她讲述了公司里的人情世故,我心里也暗暗羡慕她,羡慕她已经可以经济独立安定下来,律在这方面已经走得比我远了很多。律又给我讲了她在东京新认识的公司里关系比较好的同事,偶尔和她们去KTV、看电影消磨时间。我心里很为她高兴,希望热衷交友的她可以一直不会寂寞,天天开心。

在那之后,我很快又离开了日本,而这也是我和律最后几次见面。

 

读博士的三年很辛苦,而之后在早稻田的工作也比较多,我大多数时间潜心学术,没有怎么和老朋友们联系。自己喜欢的事业对我的人生而言很重要,因此一旦沉浸在事业中,我会不自觉忘掉很多事。

除了每年生日和节日的惯例祝福,我和律并不经常聊天,也很少见面。虽然在同一个城市里,我们却各自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忙碌应酬,为各自理想的生活努力着。

随着年龄增长,生活的个中滋味我们逐渐学会了独自吞咽;那些所见所闻都要及时与他人分享吐槽、遇到困难必须寻求朋友的安慰的青涩时光,似乎早已过去了。

自己的生活轨迹是独特的、私人的。那些对自己万分重要的喜怒哀乐于别人而言很难理解,更无法达到共情。与其从他人处寻求温暖排解寂寞,不如自己与自己和平相处,我总是这样想。

虽然我一向就是个不讨厌独处的人,最近却更深刻地发现:人人都是孤独的,但不必与孤独对抗,爱上孤独也并非难事。我想律一定也是这么感觉的。


其实对于友情也是同理。

理性如我总学不会主动维系友谊,与友谊的分离抗争。因为比起强行拉近人与人完全不同的轨迹,我更愿意随遇而安,聚散随缘,好好珍惜过去人与人一段段美好的回忆就够了。

就像我其实最珍惜和律在一起的时光,但现在却不会勉强和她保持联系,去试图努力重现那段快乐时光一样。

因为每个时期都有每个时期的风景啊!大学毕业与律分开后我遇见了性格相近的小和,而研究生毕业与小和分开后我又遇见了其他志同道合的友人。随着生活轨迹的变化,每个时期遇到的人都是独特而美丽的。

只要放下对每一段友谊“地久天长”的执念,“曾经拥有”就已经足够幸福了吧。

怎么说呢,虽然现在我们之间的距离变远,但我们过去共同的经历和时光早已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塑造了现在的我,并将化作回忆伴我一直走下去。

如果是律的话,会不会说我太理性,甚至冷漠呢?那家伙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心思很细腻,她会不会对我的被动态度感到失望呢。

但我觉得我不是冷漠,只是与渐行渐远的现实和解……就像与生命中的孤独和解一样。


====

没想到我可以获得社会上一个著名的新人文学奖,主办方邀请我去做一个半小时的演讲,我惊喜地同意了。

准备演讲时,闭上眼就能看到台下坐着几百人的大厅,其中有不少同行前辈,让我忍不住紧张起来。突然之间,仿佛像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却看到了似曾相识风景的错觉一样,我不知为何竟想起了小学时候一个扎着冲天揪的女孩子,一本正经教我把台下的观众都想象成菠萝的场景,忍不住笑出声来。

没想到这么久远的记忆片段一直存放在我的脑海里,竟成为了如今的我的力量。

那个女孩子叫田井中律,是我的发小,我的互补,我曾经独一无二的朋友。

那些和律和轻音部在一起时难忘的回忆纷至沓来,是啊,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我轻轻哼唱起《No,Thank you!》副歌部分,温暖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思い出なんていらないよ

我们并不需要什么回忆

だって“今”强く、深く爱してるから

只因深深的爱着「现在」的人生

思い出浸る 大人のような甘美な赘沢

像大人一样 沉浸在过去甜美的回忆中

まだちょっと…远虑したいの

现在我们这样做….还是为时过早

【完】

 

写在后面:

  1. 终于写完了《菠萝》!把澪的性格和心境写好可太难了,大概是以两三个我身边朋友为原型的。不知道大家心里澪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能不能理解她,会不会喜欢她?

  2. 澪最后被我安排去了早稻田文学部,一是觉得文艺学术氛围很适合她,二是想到了堺雅人的经历不知不觉就(X在此给大家安利一下宝藏老男孩我叔。

  3. 轻音少女里面我最喜欢《No,Thank you!》这首歌,一是ed的MV风格和歌曲搭配很棒,二是日笠阳子的声音成熟好听,三是歌词是稍微有点东西的,不像其他HTT的歌那么傻白甜(中性词)。

    另:图片截自K-ON剧场版ed。


野树

【中篇】菠萝(上)。微虐/律澪友情向/轻音十周年

                                 ——致所有渐行渐远的友情。


【律篇】 

“出国留学?”

我重复了一遍秋山澪刚对我说的话,缓慢地眨眨眼。

“对…怎么说呢,想试试看自己的能力极限吧?”澪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我一直想去华兹华斯的故乡读欧洲古典文学研究。这算是上大学之后最大的梦想吧。”

一时间接收了来自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巨大的信息量,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即使对人际交往一贯...

                                 ——致所有渐行渐远的友情。

【律篇】 

“出国留学?”

我重复了一遍秋山澪刚对我说的话,缓慢地眨眨眼。

“对…怎么说呢,想试试看自己的能力极限吧?”澪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我一直想去华兹华斯的故乡读欧洲古典文学研究。这算是上大学之后最大的梦想吧。”

一时间接收了来自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巨大的信息量,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即使对人际交往一贯游刃有余的我,也突然不知该作何反应,才能恰到好处地收敛起自己不合时宜的震惊情绪。

大脑自动分出了两个“我”:第一个维持原样,负责继续恍惚发呆;第二个试图找回理性,不露马脚地扮演一个好朋友应该有的样子。

“那不是很棒吗!果然是澪,厉害啊!”第二个我露出惊喜的表情,大大咧咧地拍拍澪的肩。

“没有啦,其实明年这时候能不能申请到学校我也没底。但是不试试的话,我大概会后悔的。”澪说。果然是一如既往稳健谨慎。

我揽住澪的肩,假装皱着眉用抱怨的口气说:“你怎么之前从来没和我说过要留学的事?还有什么文学梦想?这么大的决定我都不知道。”

“律……我们是不同学院的,你也知道最近几个月我们一直没机会见面啊。”

“哈哈,哈,也是。”

我笑着,笑声却渐渐小了下去,声音里掩不住的失落像是精致的衣服里露出来的棉絮。

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毕业,我们比邻相居,形影不离,澪大大小小的事我都是第一个知道的。我甚至曾经奇怪地相信着,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的我们也会一直打打闹闹下去,永不分开。

但那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读完研究生就回日本呀!到时候我去东京找你。你以前不是一直说想去东京武道馆吗?”不知道是不是看穿了我复杂的心情,澪补充了一句。

“啊。必须的!”

我点点头,爽朗地、机械地笑着。

 

三年前,我和澪,唯还有䌷一起考进了同一所女子大学。我们都是高中时轻音部的乐队成员,是个非常要好的小圈子。

一直没有找到方向的我选了市场营销专业,主要还是因为它简单,不必花心思钻研吧。

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澪选了比较文学专业,对此我不大意外。澪从小语文就好,作文比赛总是得奖,轻音部几乎所有原创歌词都是她写的。尽管澪唱歌和贝斯也很优秀,但她只是将音乐作为读书和写作以外的业余爱好罢了。我一直觉得,澪和文学的相适性就像面包和黄油,米饭和鱼子酱。

刚入学的第一年,我们四个重组了乐队,在学校做了几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出。但到了大二大家忙起来,而且没有高中时放课后严格规定的社团活动时间,约排练变得很难。有时一周聚不了一次,我作为队长很为难。

另外,我也有了“新欢”:打篮球。在大学认识的同系朋友的推荐下,我加入了篮球部,迅速沉浸在球场上的快乐不能自拔。我承认我不像澪,不是那种特别执着于某几样东西的人,总需要新鲜感的刺激。

虽然我打篮球,却从没想过放弃架子鼓,只是偶尔对同时在两个部活动感到力不从心。发现另外三个人也总是忙到排练缺席,我便提议轻音部停止活动几个月,等大家有空后随时重新开始,大家都同意了。

没想到,轻音部一停就是两年……


刚停止活动的时候,细心的澪偶尔提醒我:“是不是要快点重新组织轻音部活动了?”

我总连连称是,却很快忘记了她的嘱咐。大概我心里觉得即使没有乐队的牵绊我们几个也不可能会分开吧,就像以前在高中没有社团活动也会去海边、去合宿一样,一直快乐下去。

澪虽然认真负责,却是个怕做焦点的被动型的人,她也并没有主动张罗轻音部活动。而且,即使没有一大群朋友,天性喜静的她还是可以听喜欢的乐队的歌消遣时间,乐在其中。

可是我错了,没有了“轻音部”这个形式,大家似乎少了理所当然见面的理由,也少了维系关系的责任感。经常是䌷有空但唯不在,唯有空了澪又不行,约了好几次都没成功。

约不到的前几周确实很空虚,但一旦原来的乐队排练被其他有趣的活动占据,一旦习惯了没有另外三人在身边的日常生活,大家都懒于改变现状了。我在篮球部认识了一群兴趣相投的新朋友,每天插科打诨异常地快乐,而她们三人也像我一样有各自充实的生活。人在这方面的适应力真的很强。

在那之后,轻音部很少再聚,只有我和澪还在默契地努力维持着偶尔聊天的关系。

再后来,上了大三,文学院总排前几名的澪总有写不完的论文和看不完的参考书,我们的宿舍和教室又离得太远,无形之中澪和我也见得越来越少。

澪告诉我她要出国读研究生的那个大三末尾,我们竟然已经半年没见了。

 

澪那古典文学的梦想和立志走向更广阔的地方的决心都让我惊讶,是我之前从没想到的发展。

一向胆小的她已经对自己的未来做出了这么多考虑,而我对她的了解却还停留在高中时候,习惯性自居“从小到大最了解澪的人”的我感到自惭形秽。

无论是小学帮澪克服恐惧当众演讲,还是初中带澪喜欢上夸张的摇滚音乐,抑或是高中拉澪一起加入轻音部,我一直扮演着给她鼓励、带领她前进的角色。而澪在上大学前也一直依赖着我,苦恼的事情总喜欢和我讲,胆怯时也不由自主地率先躲在我的身后。

然而,在没有我陪伴的日子里,原来她早已经可以自己勇敢向前走了,把我留在了身后她拉长的背影里。

这一次,我真正感到我们的距离在变远……


====

大学毕业前夕,拖延的我才开始找工作,最后机缘巧合去了东京一家游戏制作公司做策划。虽然薪酬不高,但提供创意的游戏产业非常适合我的性格和专业。

我也总算从随心所欲和孩子脾气毕业,慢慢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生方向了……虽然比澪晚了太多。

选择东京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但隐隐约约觉得是因为澪走的时候那句话,说要去东京找我。

我这个人一贯懒懒散散,目标感不强,但她的话像是对我的某种期望,让我意识到自己应该还有未被开发的潜力。我就是这种类型的人吧,比起被自发的动力推动,被别人抱有期待才会更有干劲。

只是没想到,一开始引领澪的我现在反倒是被她无心插柳的话鼓励着前进了,哈哈。

 

澪这边如愿以偿,去了英国名校读欧洲古典文学研究。

她因为轻度社交恐惧几乎从来不发社交网站动态,却喜欢时不时私信给我发发生活照片,有我们毕业旅行时伦敦的旧地重游,也有约克、昆布兰、利物浦、爱丁堡等等许多我没见过的风景,配上她赞叹又快乐的话语:“律你看这个!好厉害啊!”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我只隐约觉得自己错过了很多重要的东西,甚至在没看清它们是什么之前就错过了。

“太幸运了,律你猜我今天在大学里遇到了谁!”某天下班回家,我看到了澪这样一条私信,后面加了好几个表示开心的颜文字。

“谁?”

“小和!”

澪兴奋地告诉我,她发现我们都熟悉的高中同学真锅和也在英国同一所学校读书。

和是一个可靠、认真、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和澪性格的某些方面很像,她们高中在一个班的时候就非常聊得来。于是这两人自然地联络起来,在异国抱团取暖。后来,我开始经常在真锅和的动态看到澪的身影,有她们俩也有其他很多我不认识的同龄人,在镜头前露出自然纯真的笑脸。

与此同时,澪和我联络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就好像复刻大学时交集逐渐变少的历史一样……我感到不安又无力。

现在她多变的想法、丰富的经历和与之相关的一切,我又再一次不得而知了。

取而代之,一定会有新的人比我更了解她吧。

我猜澪最开始总喜欢给我看她的生活,是因为一个人刚去陌生的国度太寂寞,快乐不知该与谁分享。现在她已经有了其他现实中的朋友,比如真锅和,没时间和远距离的我保持频繁的往来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我这样安慰自己道。

只是,我依旧很落寞罢了。

对于留学生活中的她来说,身边总有流动的朋友和认识新圈子的机会,未来一切变幻又可期;

对于已经成为社会人的我来说,一成不变的工作和只减不增的朋友圈子里,她有着独一无二的重要位置。

我发现,“最好的朋友”真是一个棘手又危险的词语!尤其是当随着时间推移,你自己都开始怀疑你在对方心里的地位,对方在你心里的地位,以致怀疑这个称呼的真实性的时候。

记得从来就是这样啊,无论是小学的作文演讲,还是高中的轻音部演唱会:澪是优秀的,即使从来不故意高调,从来不主动社交,却总能因为出众的实力和外形站在舞台中央,被许许多多人关注,被许许多多人喜欢。

作文演讲那时候,为了逗不敢当众演讲的她开心,我教她把台下的人都想象成菠萝,这样子就不会再害怕了。

或许,我就是那台下一模一样的菠萝中的一颗而已吧:我最后也没法和她一起站在舞台上,拥有更远的视野和更别致的高度。无论我多么想和她接近,那台上到台下不长不短的物理距离却足矣拉长我们的心理距离,随着时间的发酵渐行渐远,最后分道扬镳。

菠萝人群挤了上来,把我淹没了,澪可能已经看不到我了。

在澪的眼里,我是不是也和其他菠萝无二呢?

比较特别的那颗菠萝曾经存在吗?

那颗又会是我吗?


【上篇完】

 

写在后面:

1.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感觉出来,这篇文是建立在我个人经历上的,所有细节是从同人文的角度编的,但感情内核是非常真实的。不晓得会不会写得有点伤感,偏离轻音那种轻松呆萌的感觉太多?希望大家能从这两个虚拟人物的孤独和温柔中得到共鸣吧。

2. 没有在标题最前面的【】里写“律澪”,是因为这篇文延续轻音原作设定(无OOC),在我的理解里律澪不是GL cp,只是曾经彼此最好的朋友,所以不想给大家一种cp文的感觉。没有在【】里写“轻音”,是因为我觉得这篇文不仅局限在K-ON的框架里,“渐行渐远的友情”具有普适性,把律和澪的名字换成别人的也差不多。所以,最后写了【中篇】。

3. 轻音少女居然都十周年啦,非常感谢它在中学时期给我的快乐,和之后弹吉他加入乐队的勇气。强烈推荐给喜欢轻松日常向动漫的人:-)

4. 过几天更【澪篇】

阿迟菌_Ulrica
【是表情包】 我把我闺女玩坏了...

【是表情包】

我把我闺女玩坏了............

昨天才说回归漫画行列今天又开始沙雕了

明天拿小男孩开刀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总之,取拿随意,我就画着玩

【是表情包】

我把我闺女玩坏了............

昨天才说回归漫画行列今天又开始沙雕了

明天拿小男孩开刀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总之,取拿随意,我就画着玩

阿迟菌_Ulrica
【舞会的澪】 我214不画这套...

【舞会的澪】

我214不画这套简直对不起我为它氪的300块!!!

和咔酱那套西装是情侣装预定了

ヽ(゜▽゜ )-C<(/;◇;)/~

【舞会的澪】

我214不画这套简直对不起我为它氪的300块!!!

和咔酱那套西装是情侣装预定了

ヽ(゜▽゜ )-C<(/;◇;)/~

扇☆魂 ぶろぐ

扇ゆずは先生演示上色技巧part4
source:https://youtu.be/mtKHcC13sq0

扇ゆずは先生演示上色技巧part4
source:https://youtu.be/mtKHcC13sq0

扇☆魂 ぶろぐ

扇ゆずは先生演示上色技巧part2
source:https://youtu.be/mtKHcC13sq0

扇ゆずは先生演示上色技巧part2
source:https://youtu.be/mtKHcC13sq0

扇☆魂 ぶろぐ

扇ゆずは老师演示如何上色 part1
source:https://youtu.be/mtKHcC13sq0

扇ゆずは老师演示如何上色 part1
source:https://youtu.be/mtKHcC13sq0

名为澪的咸鱼
还是原创。是自设!就叫澪哟。

还是原创。是自设!就叫澪哟。

还是原创。是自设!就叫澪哟。

一勺小苏打
我萝拉靠实力单身!(没记错的话...

我萝拉靠实力单身!
(没记错的话这个梗是在lofter上看到的x)

我萝拉靠实力单身!
(没记错的话这个梗是在lofter上看到的x)

Decibel

她就在世上千年,为了赎罪,也为了寻你。
宋家少爷才是澪心头的白月光。看完魔女的骑士后真的对澪好心疼!一路看她被错待,只有宋家少爷对她真心😭。大概等她单人本出来会哭成狗,这本就已经把我虐的不行。最后《烟花易冷》这首歌真的好适合澪。台言只服黑大!魔影魅灵这个系列应该就剩下3到4本了,一晃好几年。

她就在世上千年,为了赎罪,也为了寻你。
宋家少爷才是澪心头的白月光。看完魔女的骑士后真的对澪好心疼!一路看她被错待,只有宋家少爷对她真心😭。大概等她单人本出来会哭成狗,这本就已经把我虐的不行。最后《烟花易冷》这首歌真的好适合澪。台言只服黑大!魔影魅灵这个系列应该就剩下3到4本了,一晃好几年。

子不喵
秋山澪。一个有参考的练习

 秋山澪。一个有参考的练习

 秋山澪。一个有参考的练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