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濑名泉

40万浏览    9312参与
濑名炸虾卷
干啥啥不行ghs第一名

干啥啥不行ghs第一名

干啥啥不行ghs第一名

花卷真的是泉p!

是一组改图


p1~p2迫害宗老师的日常


p3毛毛为栗子操心


p4千秋对茄子的恐惧


p5敬人因3-A胃疼


p6泉p睡前在想什么


p7狮心组,避雷注意

是一组改图


p1~p2迫害宗老师的日常


p3毛毛为栗子操心


p4千秋对茄子的恐惧


p5敬人因3-A胃疼


p6泉p睡前在想什么


p7狮心组,避雷注意

莫之文

【狮心】孤独

▼全程捏造,追忆后


 “セナ你知道吗,大海是神明给予地球这个「地基」的最后的音符哦!”


 “我喜欢大海,喜欢他的声音,喜欢他的宁静,当然,我也很喜欢セナ的啦!只是大海没有像セナ一样的骑士守护在他身边,或许有些寂寞呢……下次来我们就和他一起玩耍吧!我相信,那一定是宛如烈日燃烧心脏那般美妙!”


脑海中浮现的是月永レオ与他在「游戏」起步前最后的对话,濑名泉在思考着


为什么天才都是这个样子?随便的自说自话将别人的世界搞得一团糟,又随便的自说自话抖开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留下一句“拜拜啦,后会有期也说不定是后会无期哦!虽然有点不舍但是这是既定的就没办法啦!”就离...

▼全程捏造,追忆后



 “セナ你知道吗,大海是神明给予地球这个「地基」的最后的音符哦!”


 “我喜欢大海,喜欢他的声音,喜欢他的宁静,当然,我也很喜欢セナ的啦!只是大海没有像セナ一样的骑士守护在他身边,或许有些寂寞呢……下次来我们就和他一起玩耍吧!我相信,那一定是宛如烈日燃烧心脏那般美妙!”


脑海中浮现的是月永レオ与他在「游戏」起步前最后的对话,濑名泉在思考着


为什么天才都是这个样子?随便的自说自话将别人的世界搞得一团糟,又随便的自说自话抖开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留下一句“拜拜啦,后会有期也说不定是后会无期哦!虽然有点不舍但是这是既定的就没办法啦!”就离开了,他是笨蛋吗?!我一定要揪出他让给他感受一下我的艰辛,然后再带他出来看海直到日出,毕竟这是他的愿望吧~?等着我,我会过去的


濑名泉摘下耳机看了一眼即将吞噬夕日的大海,便携着凝结的残骸去寻找他发誓效忠的对象。只是没看见在他走后站在沙滩上的橘橙色少年。


月永レオ在看海,这还是他第一次自己一个人看海,新鲜的体验被孤独的寂寞掩盖、便将月永レオ吞入深海。那里的风景似乎与陆地上的风景不太一样,放眼望去全是漂浮的海洋生物,大海本应是带来希望的礼物,月永レオ却感觉到了他在哭泣


他很孤独对吧,被流放到这个狭小的「盒子」里很不舒服对吧,不用担心啦,我也和你是一样的哦,自由什么的谁都会向往的,我也希望能抛下一切定居在天空之城里,可是我不行呢,我背负的罪孽太多太多啦,我还要先去赎罪才能和你奔向我们的终点呀,可能我没有要求你再等我的资格,因为我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的资格了,还余留的只是空有肉体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无意义罢了,不过就算你同意了等待也是很厌烦的吧,我也讨厌等待,只是被动的接受才不是我的风格,可主动又会惹来非议,人类还真是难懂呢,所以我会把你变成玩偶装进我的口袋里,这样我们就能在一起玩耍了!我可是「天才」,这点小事对我来说简直小事一桩!对了,刚才好像是看见了セナ…?应该是セナ吧?对于セナ的事我还是记得很牢的,嗯嗯、我觉得那就是セナ,也只有セナ会让我的inspiration产生越狱的想法了,感觉我真是糟糕透了,让曾经为自己效忠的骑士跋山涉水,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不再是你的君主了,就在那里停下你的脚步吧、セナ


我会带着记忆沙漏和大海前往我的「乌托邦」,孤独什么的已经习惯了,因为我是「天才」啊

红宝石的Ruby

一起来玩排球吧!!!(二)

#排球paro 脑坑产物第二弹

#今天份的kn属于大家,ooc属于我

#没玩过排球,如果有原则性的错误欢迎指出

#WS主攻手 MB副攻手 S二传 L自由人

以上


#月永雷欧

MB,原【Chess】俱乐部成员,【Chess】解散后加入了kn。天赋异禀,明明按照身高来看不是很显眼却意外的很会钻空子的打法。认为打球也需要灵感,某种意味上是自我中心型选手,却依然可以同队友配合战斗。

“天才才不会输呢♪——!!”


#濑名泉

S,原【Chess】俱乐部成员,【Chess】解散后同月永一起加入了kn。是月永重要的同伴。明明看上去超级凶嘴巴又坏,却意外是个认真参加训练的孩子。...

#排球paro 脑坑产物第二弹

#今天份的kn属于大家,ooc属于我

#没玩过排球,如果有原则性的错误欢迎指出

#WS主攻手 MB副攻手 S二传 L自由人

以上



#月永雷欧

MB,原【Chess】俱乐部成员,【Chess】解散后加入了kn。天赋异禀,明明按照身高来看不是很显眼却意外的很会钻空子的打法。认为打球也需要灵感,某种意味上是自我中心型选手,却依然可以同队友配合战斗。

“天才才不会输呢♪——!!”



#濑名泉

S,原【Chess】俱乐部成员,【Chess】解散后同月永一起加入了kn。是月永重要的同伴。明明看上去超级凶嘴巴又坏,却意外是个认真参加训练的孩子。是kn不可或缺的一份子。非常在意ts俱乐部的游木,曾一度想要挖墙脚。

“——超~烦人的。”



#朔间凛月

S,头脑很好,kn著名的军师,节能型选手。战略超强。某种意味上也是个自我中心的人。讨厌哥哥来看比赛。虽然很会挖苦人但对后辈却意外的温柔。有在比赛的前一天晚上喝红茶的习惯。

“呵~好困……比赛什么的还是快点结束吧…?反正不管怎样我们都会赢的。”



#鸣上岚

球队经理,因为讨厌增肌而拒绝触摸排球的存在。以大姐姐自居,可以妥善处理kn成员的摩擦,非常愿意为大家排忧解难。喜欢看到在球场上努力的男孩子。不希望濑名乱挖墙脚。

“真是的……挖墙脚可不是什么好行为哟,泉酱?”



#朱樱司

L,新加入的小朋友,拥有优秀的个人素质,可以胜任不同的位置。在鸣上的劝说下成为了稀缺的L。性格认真,每天都会是第一个到达训练场地的孩子。入部时曾因为某些原因同月永打了一场三对三。

“knights的荣耀,就由我朱樱司来捍卫!”







砚@好困bot

【狮心】ココロ(上)

※泉レオ&レオ泉无差。

※架空设定。

※BE注意。


一片纯净的黑暗。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月光透过窗玻璃照射进来,散落在窗台上。夜空中孤零零地挂着一轮圆月,连一颗星星都不愿意探出头来点缀这黑夜,沉默着藏在云层之中。甚至黑压压的乌云时而还会或短或长地吞噬那月亮,夺走这个闭塞空间里仅有的一缕光。


——那么,这个房间里有人吗?当然有。


顺着从窗边蜿蜒流下的月光往中央看去,双眼无神地坐在地上翻看相册的人就是这里的主人。相册里贴着的全是两个人的照片,有合照、也有单人照。其中的一位主人公是他,另一位是……谁?


他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又好像什么都记得。压抑...

※泉レオ&レオ泉无差。

※架空设定。

※BE注意。





一片纯净的黑暗。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月光透过窗玻璃照射进来,散落在窗台上。夜空中孤零零地挂着一轮圆月,连一颗星星都不愿意探出头来点缀这黑夜,沉默着藏在云层之中。甚至黑压压的乌云时而还会或短或长地吞噬那月亮,夺走这个闭塞空间里仅有的一缕光。


——那么,这个房间里有人吗?当然有。


顺着从窗边蜿蜒流下的月光往中央看去,双眼无神地坐在地上翻看相册的人就是这里的主人。相册里贴着的全是两个人的照片,有合照、也有单人照。其中的一位主人公是他,另一位是……谁?


他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又好像什么都记得。压抑的氛围笼罩着整个房间,让人头痛欲裂。突如其来的痛苦感让他无助地蜷缩起了身子,双手紧抓着头发,他很久没有发声过的干涩喉咙里传出了无声的呐喊——支离破碎的气音在空中断断续续地拼出了一个单词,「れおくん」。


月永雷欧,这是合照中另一个主角的名字。这个房间的主人是他曾经的恋人,濑名泉。


他们分开的原因并不是性格不合或是其他的什么,理由其实很简单,简单到濑名泉能够轻易地理解。而他却又不想去理解,便用蹩脚的谎言欺骗自己,给自己编织出虚假的、只属于他的梦境。濑名泉日复一日地闷在房间里,偶尔会有友人带着大量食材来填充他的冰箱防止他有一日饿死在家,当然费用他有在好好地支付。他不用担心每天宅在家钱不够花,因为月永雷欧是名作曲家。他只需要随便在家中任何地方睡着、醒来,并且清醒的时候保持五分钟一次的频率告诉自己:月永雷欧还活着。


这样的生活是三个月前开始的。


起先事情只不过是他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出差而已。他不知道月永雷欧在那期间具体经历了什么——出差途中他接到月永雷欧的电话,对方含糊不清地带着哭腔说着语序混乱的话。濑名泉甚至搞不清楚他想表达什么——用月永雷欧的话来说,就是语言的巴别塔轰然倒塌。濑名泉唯一能感受到的是凌乱的话语之中掺杂的绝望和悲伤,像无形的手扼住了他的脖颈让他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了,セナ?为什么不说话?拜托,不管你说什么都可以,现在我唯一想听见的就只有你的声音!”月永雷欧颤抖着的声音从听筒之中传来。


濑名泉张了张嘴,即便清晰地意识到此时此刻应该说点什么来安抚他的情绪,最终却只能苍白地说:“就算你这么要求了,我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啊~?”


“我是怎么了?”濑名泉握着手机慌张地想,“平时不是相当伶牙俐齿的吗,为什么现在说不出话来?れおくん的状况很不对劲,明明只有这个时候我必须要说点什么才对啊!”


“这样就够了。”月永雷欧突然停止了他充满恐慌与痛苦的念叨,声音上毫无预兆地恢复了冷静,“这样就够了,セナ。”


——随即听筒里只剩下了忙音。


“嘟……嘟……”地、有节奏地敲打着濑名泉的心脏。有钝痛从胸腔开始蔓延,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惶恐逐渐爬上他的心头,化为丝线紧紧束缚住他的心脏,勒得生疼。未知的恐惧让他迅速想订下机票往回赶,然而像是有什么在冥冥之中阻挠他赶往月永雷欧身边一样,回程的机票只有三天后的航班还留有余票。于是接下来的三天他每日如坐针毡,几乎是数着一分一秒的流逝来等待出发时间的临近。期间他试图打电话给月永雷欧,却罕见地没有打通——明明在他屡次说教之后月永雷欧已经多多少少会记住手机保管这件事情,而且只要是濑名泉的电话就会接听。


“绝对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濑名泉想。


等到飞机落地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同居的住所,打开门后竟意外地看见了相当整洁的室内,干净到不像是月永雷欧能凭一己之力打扫整理出来的家。悬在心头的巨石直到现在也没能放下,濑名泉四下张望一番,渴求见到那抹熟悉的暖橙色。


“れおくん?”他出声试探。


结果却是无人应答。


好安静啊,怎么会这么安静?一直吵闹地嚷嚷着各种有的没的的那个人、时不时大喊着inspiration的那个人,为什么没有像以前那样高兴地跑来抱住自己,大叫着:“セナ,是セナ!”


强忍着这种莫名不适应的感觉,濑名泉关上门走进家中。没有任何地方留有人住过的痕迹,明明他们只是半个月不见而已。就好像月永雷欧凭空蒸发了一样,或者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一切都是濑名泉自己的幻觉——可能吗?


濑名泉坚信月永雷欧是鲜活而真实存在着的人,毕竟现在响起的手机铃声就是他为自己谱写的曲子。濑名泉愣愣地听了一会儿,直到乐曲在过半时戛然而止才想起没有接听,从口袋里取出手机定睛一看是鸣上岚的电话,只是已经被对方挂断了。但濑名泉并没有去理会那“未接来电(1)”的提示,因为他发现摆在餐桌上的花瓶下面压着一封信。花瓶里原本插着的矢车菊已经凋谢了,落下的花瓣零零碎碎地掉在桌面上,枯萎泛黄。


濑名泉轻轻拂开那些花瓣,一手扶着花瓶,另一只手去拿底下的信。信上的笔记有一点点凌乱,但尚且在他能够辩识的范围之内。


亲爱的セナ:

展信佳。

       首先不要问我做了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其次不要问我在哪里,因为在写这张纸的时候我还没想好啊~?总之就是我逃跑了,憎恶与谩骂像潮水一样向我涌来,我变成了丢盔弃甲逃走的赤裸的国王!你确实是我的铠甲、我的剑、我的盾,但是我也会有属于自己的考量,我不想总是麻烦你啊!可结果却是我把所有事情都弄得一团糟,连自己的心理防线也失守了!

       セナ,是谁杀了知更鸟,我的阿蒂克斯在哪里?


读完整篇信之后濑名泉依旧一头雾水,能获得的信息就只有月永雷欧被他觉得很糟糕的事情困扰到精神崩溃所以此时此刻在不知道什么地方自我逃避。


“搞什么啊,超~烦人的,好歹也等到我回来吧?!”濑名泉一把将信收入掌心攥成纸团,心里浮现的情感不知道是烦躁还是难过不安。


他无心去管刚才那个未接电话的事情了,光是月永雷欧失踪这点就够让他头疼。涌入脑海的信息量好像多到让他无法处理,一时之间手足无措;又好像少到只有零星一点,关于月永雷欧在哪根本毫无线索。


紧握成拳的手掌因为用力过头隐隐作痛,手背上青筋若隐若现,修剪整齐的指甲浅浅没入手心压出月牙坑。濑名泉保持着这个动作站了很久,在天色渐暗时才像梦中惊醒似的回过神来,一言不发地开始收拾桌上的花瓣。最后他将一捧落花连同手里的纸团拢在手中打算尽数扔进垃圾桶,然而在看见垃圾袋里似乎已经躺了很久的碎纸片时濑名泉动作一顿——里面扔满了被撕碎的乐谱。


平时月永雷欧也会四处乱扔乐谱,但濑名泉只见过整张整张散在各种地方或者揉成团掉在地上的情况。说到底月永雷欧不是会这样对待他写出的谱子的人,也就是说这次的事态真的很严重。这时他才像大梦初醒一样,拿起被自己冷落已久的手机,解开锁屏连上网络,再点开浏览器搜索月永雷欧的名字。


#月永雷欧 抄袭


轻飘飘的六个字,打碎了濑名泉所有的心理准备。防线崩塌只不过一瞬间的事情,即便他百分百相信这是谣言,却依然失去了点开话题的勇气。月永雷欧当然不可能抄袭,他如何才华横溢这点濑名泉最为清楚,无数个夜里月永雷欧精神极佳地熬着夜书写脑内诞生的优美旋律时濑名泉都坐在旁边忙自己的事情,顺带见证那些杰作问世。


说到底那种连手机都用不好的家伙要怎么去抄袭别人的曲子啊~?而且对他来说根本没有那个必要,在作曲方面他可是被世人认可的、并且他自己也认同这点的无可替代的天才。他好歹也有自己作为天才的骄傲,所以绝对不可能去抄别人的曲子啊?!


濑名泉如是想着,心中再三挣扎。他并不是害怕看见什么实际证据,只是……无论如何他都不觉得月永雷欧能够完全不受流言蜚语的影响,毕竟现在的状况就是最好的说明。而且谁都知道网络暴力有多惊人的威力,他不确定月永雷欧是否承受的了那种排山倒海似的谴责与谩骂。


——不对,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月永雷欧完整地接下了这份伤害,以至于最终到了压力过度逃跑的状态。


在他终于下定决心要一探究竟的时候,屏幕突然变换成了来电界面——是朔间凛月打来了电话。


“你终于接电话了啊,セッちゃん。因为ナッちゃん说你的电话打不通,所以拜托我试试看。说起来你应该隐隐约约有所预感吧,关于我要说的不是什么轻松的话题。”


“月ぴ~他啊、被人故意泼了脏水,现在正处于下落不明的状态。唔、冷静一点,听我把话说完哦…?总之呢,我们都在全力帮你找月ぴ~此时此刻的落脚点,所以你先不要着急。”


“至于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首先是有人装成钟点工进来打扫屋子偷走了月ぴ~的乐谱并且稍作修改后提前发布,毫不知情的月ぴ~按照预期上传了自己的新曲,结果就被爆出抄袭。之后有人人肉了他,甚至扒出了你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尽管在佛罗伦萨这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但月ぴ~的名气不仅仅只是在这个地方,因此难免有人说难听的话或是侮辱他的曲子。一开始月ぴ~出面说既然如此他就再创作更加让人惊艳的杰作来堵住他们的嘴巴,但在受了大量恶意影响之后他作出的曲子压抑而阴暗,据说全是炫弄技巧的旋律。我能感觉到那和原来的他的作风完全不一样,其他人也毫不买账,继续攻击他和他的曲子,正因为这样月ぴ~才会受不了逃跑。”


再后来朔间凛月说了什么,濑名泉已经听不见了。他只知道自己很后悔,痛恨着为什么那天晚上没有说点什么有用的,哪怕只是一句“我一直在你身边”也好,说不定这样一来月永雷欧就不至于崩溃至此。


他几乎快要发狂了,连很久不曾有过的眼泪都夺眶而出,原本他已经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这会儿却又像疯了一样跑回垃圾桶旁伸手拨开花瓣和月永雷欧的乐谱(梦想)碎片,去翻找他留下的那最后一封信。濑名泉跪在垃圾桶边上,眼泪直直掉在五线谱上,把上面的墨迹弄得模糊起来。他找到那个纸团,被揉起后小得可怜,却像有原本千倍万倍的重量,压得濑名泉连手臂都在颤抖。


可以说那基本上是濑名泉最后的心理慰籍了。


窗外天色已全然暗下,佛罗伦萨街道上橘黄色的灯光晕染了一半的窗,上方深蓝色的夜空里只有几颗星星孤零零地挂着。濑名泉望着那景象默默地想:我们现在仍然看着同一片天空吗,れおくん?


——那之后濑名泉逐渐变得有些浑浑噩噩起来,最后像这样蜷缩在地毯上,不言不语。


让他变成这样的是负罪感、还是悔意?濑名泉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今天的夜晚除了窗下少了一抹暖橙色的光芒以外与那天如出一辙,除此之外不一样的地方就只有……


“等等、窗外是什么东西?”濑名泉惊恐地想,“有什么奇怪的不明物体在朝这里来?!”


随即响起了玻璃碎裂的声音,有什么破窗而来,跳进了这个房间。濑名泉错愕不已,定睛一看发现这东西竟和月永雷欧有点相似——不,甚至变得越来越像!他不由得揉了揉眼,开始怀疑自己是否产生了错觉。


“难道我最终还是走到了这种地步吗?”濑名泉有点自嘲地想。


然而那似乎并不是幻觉。说来奇怪,这样撞破了玻璃的他竟然毫发无伤。只见那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月永雷欧抖了抖身上的玻璃碎片向他走来,在他身旁屈膝单腿跪地,行了个莫名标准的礼。


“很抱歉像这样闯了进来,但我不是坏人。我是最新一代AI机器人,代号05051102。请不要问我来这里的原因,我并不会害您。”


“我通过扫描您的外貌获得并读取了您的个人信息,变化出了您最有可能希望我变成的样子。如果您觉得不满意,我可以再次更换样貌。”


“接下来的日子请您多多指教,主人。”


鬼使神差地,濑名泉将这个来路不明的AI留了下来——或许是因为这个机器人也同样喜欢自说自话吧。




注:

①矢车菊的花语:忠诚与热情

②阿蒂克斯:出自《杀死一只知更鸟》,为被污蔑的“知更鸟”进行辩护的正义律师。

わがまま
猜猜我是谁沙雕手书AV9000...

猜猜我是谁沙雕手书AV90000529 是糖!

猜猜我是谁沙雕手书AV90000529 是糖!

圆子
泉总———————— 是二本命...

泉总————————

是二本命嗷

泉总————————

是二本命嗷

樞闔

长夜

之前说的魔圆pa,很可能写不完了大纲拿出来放一放。打tag了。整理自和朋友的口嗨记录。


零的愿望可能是和圆类似的以大局为重,或者是和凛月有关


零许愿是年前的时候大概就许愿了,但是世界在这里产生一个奇点,取决于朔间零这个人有没有许愿


然后分裂成大致的两条线,一种是零许愿的世界一种是零没许愿的世界


先说许愿的世界,零许愿大致的是一种为了大局和未来一种是私心为了凛月,这两种可能性比较大,其他的就算有我觉得不至于零会贡献灵魂


说是贡献其实也没什么错,因为QB主要目的就是通过转换的一瞬间吸收能量抑制宇宙的消亡


然后这两种可能性就是另...

之前说的魔圆pa,很可能写不完了大纲拿出来放一放。打tag了。整理自和朋友的口嗨记录。






零的愿望可能是和圆类似的以大局为重,或者是和凛月有关



零许愿是年前的时候大概就许愿了,但是世界在这里产生一个奇点,取决于朔间零这个人有没有许愿



然后分裂成大致的两条线,一种是零许愿的世界一种是零没许愿的世界



先说许愿的世界,零许愿大致的是一种为了大局和未来一种是私心为了凛月,这两种可能性比较大,其他的就算有我觉得不至于零会贡献灵魂



说是贡献其实也没什么错,因为QB主要目的就是通过转换的一瞬间吸收能量抑制宇宙的消亡



然后这两种可能性就是另一个拐点,零许愿是在俺零阶段,应该是他第一次读二年级的时候



根据追忆和小说的描写,年前的零的状态我记得凛月有评价说是毫无希望地活着,没什么可以引起他的兴趣,只是靠着转瞬即逝的热烈的光而维持生命……如同行尸走肉(大概可以这么说



但是零又不可控自己爱着人类(非广泛定义),他是很温柔的一个人,无论是什么就算俺零那个时期他嘴毒一点也会说:交给我吧这样的话



所以零许愿的契机是很大的,这个概率比他不许愿的概率要大得多



但是很可能并没有人知道他许愿了,以他的性格估计也不希望人知道这件事,所以代表灵魂宝石的戒指和印记都被他隐藏了起来



但是戒指(宝石)会好好带在身旁因为魔圆设定是超过100M范围就变成真正的没有灵魂的躯壳(应该是100


如果我们无视魔圆原作中的漫长历史,而把朔间零视为坐标原点也就是ES世界观魔法"少女"的第一个许愿者——那么整个故事的走向大概比虚渊玄还虚渊玄,因为第一个魔法少女是没有魔女可杀的。



也就是说零在俺零时期承受的绝望仍旧存在着,但是由于零本身应该是非常强大的存在,抑或是他很早就明白了这个死轮回的一切,所以零控制的很好没有转换成魔女…但是这里又是一个拐点,也就是零是否成为魔女(无论未来还是过去)



还有一种可能性:零在许愿的时候,是否成神。



所以在魔圆PA的es世界观下,很可能是世界线被轮回而不是人。



到这里为止,整个世界线都和魔圆是不一样的。因为当主人公,以旁观者目睹一切的杏来到的时候,没有魔女,没有死亡,但是并不知道谁去许愿了。



那么这里也会出现一个奇点,也就是说为什么没有人变成魔女,为什么大家许愿了世界仍旧正常运行。



在魔圆第一版也就是TV版的大概是杏子出场后或者沙耶加死去后,我忘记具体的了,反正是圆和QB交谈,这段也可能是在魔女之夜之前.QB说,无论是什么愿望,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怎么样的,是什么都会实现,而相对的会以另一种扭曲的黑暗产生



所以这里光看表面根本解释不通,只能进行深挖。也就是说,进行革命的TS,到底是为了什么进行革命的



英智在这个设定下是QB的替代者这个概率非常小,因为他自己本身也有强烈的愿望。所以QB 还是QB,无法取代



TS革命的最明显也非常容易想到的可能性是"为了改变这个死循环所以要改变要战斗要抵达真实",也就是说他们的理由很可能和零许愿后的两条线是一样的存在,是类似原作里的圆环之理



那么再说回零本身,他许愿后直接成神的概率也不是很大,如果就这么成神了世界线又分裂了一切都乱套了,当然我是说他变成了圆环之理那种存在,也不排除他本人本体仍旧存在的可能性——当然我在这里讲的是他本人还存在的世界线。



不同的是,零的愿望很可能直达圆环之理,而TS是慢慢寻找聚拢后来革命想改变,而并非一开始就许愿定理……所以世界线在这里又分裂了(以上以下都是在说零许愿以后的世界线,零没许愿的等会儿再说)



也就是TS的愿望到底是什么,是因为什么,谁先许愿,许的什么愿——但是在此之前的世界仍旧有无数可能性,也就是...零以后,第二第三陆续许愿的人,都是谁?


我个人认为不是敬人,敬人在这个世界观下好像(注意我是说好像)并没有非许不可的愿望所以我在这里暂时不说副会.



很可能是英智——英智的愿望很可能和麻美是一样的,是活下去.但是我觉得不会这么简单,英智应该和零一样,许愿之前就洞悉了这个loop的漏洞之类……那么在这里又有不同的发展,英智许愿还是没许愿的世界,英智许愿了那么许愿活下去恢复健康还是和零一样许愿大局?



因为我现在讲的零许愿了的这条世界线是有所谓的圆环之理存在的,但是这时候就要考虑一下其他的问题。



零,在我看来很可能就是那种如果他察觉到谁想许愿肯定会自己去直接接近对方并且一点点疏导,最后抉择他不会过多干扰但是他会把一切给你讲明白



零就是拿了剧本。哪怕涉在他旁边。涉也是这个世界观下最主要的线,也无法撼动零一分一毫,



是因为零是“零”啊,是一切的起源,是他第一个许愿,是他第一个背负,是他第一个拯救,……是他第一个死去。



毕业日的魔女之夜通过其他世界线渗透过来,零肯定最早发现去阻止。



……而正因为零是“零”,是初始是本源,所以这一切都无可避免地走向没人想看没人舍得的结局,也就是说,所有的人,无论是谁,许愿与否都无所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朔间零死



而他心甘情愿因为他正是起源本身,这时候的最里面的剧情线就可以扯出来说了,也就是零实际上是原作焰和圆部分设定的结合。他就是这个世界观下的不完整的爱着大家的,却想要打破这个定律的——圆环之理。所以没有成神一说。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说的是这条零许愿的世界线,“正因如此,我才有存在的意义。”这句话是我要写给零的台词。这句话是我要写给零的台词。



而说回主线,杏来到梦之咲后,基本可以确定的已经许愿的人是:零,英智,斑,美伽,雷欧,北斗,



零是起点但是问题是没人知道他什么愿望,英智是为了大局,斑是为了妹妹,美伽为了宗和vk,雷欧为了泉和kn,北斗为了涉和奶奶。



最bug的一点在于,魔圆原作tv,这里面提到过,而且很多次,也是不同的角色亲口说的,杏子说的最明显,在和沙耶加交谈那一集的时候,她说如果不是为了自己许愿的话那么魔法和能力包括这个愿望都没任何意义。——所以这注定了许愿的人很可能都没啥好结局



然后现在可以确定是零绝对会死,雷歐也有一定概率直接命喪魔女之夜。美伽死的概率<雷歐,北斗存活概率比較大


唯一的拐点是凛月。看凛月在最后和QB许愿是什么,但是还是因果律,希望越大绝望越大哦。



凛月面临俩抉择,哥哥不要死留下来/我去代替那个愿望实现它——又是不同的世界线了。这就间接导致另一次轮回。


好在這裡獅心的戲份非常重,因為開始的時間是二年級夏天。也就是說在原ch時期的獅心也會面對一個許願與否的問題。零英智雷欧这三个人几乎是同期,然后才是夏目美伽北斗。


泉根本不知道这事儿,国王藏着掖着爪子不给人看,唯一知道的也就是朔间零。


英智其实还好说,雷欧和零就是你打死他估计也会“我没有啊”然后用魔法把印记都藏起来的那种人。



其实我看舞台剧有个部分是雷欧和零告别然后俩人很熟络地挥手,零称呼雷欧是“我过去重要的友人”



其实在初代许愿者里这俩人是最难的因为不仅的藏着掖着还不能不面对朋友的质问还要避免自己心态崩了变成魔女。但是我之前也有提过魔兽魔女都是存在的只不过魔女的出现是在零这个原点之后。我在这个合集内之前写的设定里也有说魔女不止出现于梦之咲地带。



而且是特殊时期许愿——其实你要是放在现在这个状态看这俩人根本不可能许愿但是吧那个时候许愿基本就是有点活不下去没希望我就许个愿试试看的感觉。泉是能感觉到不对劲,但是他就死活说不出哪儿不对劲,总觉得雷欧怪怪的但是没证据。然后雷欧和英智在医院当病友这段时期我改了一下,零跑到医院去见他俩三王会谈


从此朔间零月永雷欧深更半夜爬墙翻窗户把魔法少女小英救出来去杀魔兽

偷渡不归路

(eiei:好好玩)


后来毕业日那天,按我现在讲的这个世界线本来是没有魔女之夜的,但是因为某些因果律导致别的世界线的魔女之夜太过庞大直接扭曲时空干扰到这个世界线了)







这个世界的设定:零是第一个许愿的=零是某种代表性的存在=既然没有魔女就代表圆环之理存在=有人成为了不完整的神来暂行圆环之理=零就是这个人。


按ES原作零那时候比较消极的态度来说唯一的希望就是许个愿成功,那么假设他是许愿大局有关的一切都会越来越好,这样的愿望,也就是说他不必再为了许愿有关凛月的愿望,因为凛月已经被包含在这个庞大的愿望里了



再然后让我们回到我之前讲的那个节点那里,零的态度大概就是许完愿去死也无所谓,但是他很快就因为宝石的反噬和魔兽不得不开始战斗开始振作起来。



但是这里有一个关键点,英智的愿望和零的愿望大体是相似的,但是会有微妙的冲突矛盾,所以英智许的愿多少会干扰到零一开始定的规则(愿望)



然后当时的二年级们(也就是零那一代)有不少人都许愿了。一年级里也有很多,(其实也不算太多,没许愿:许愿大概算是2:1



然后TS内部最早是北斗许愿了那时候还是奇人还在的时期,紧接着夏目许愿了,夏目许愿大概是在奇人散伙的时候(结束),然后英智许愿是在原FN时期后,美伽许愿是在夏目后,我是说如果夏目许愿了的话,因为作为引导者也是奇人之一的零不可能不干涉



但是说到这里,奏汰和涉其实也有许愿的理由,奇人基本都有,但是除了零和夏目其他三个人许愿的可能性还不是很大。夏目是不想按着剧本走向落败,零则是早就洞察一切了。



零其实是个很信宿命论的人,仔细看是看得出来的,所以这也是加速零的绝望的一个要素。但是零没有彻底绝望,他随着时间的流逝和身边事物和人的变化慢慢走了出来成为了引导者的存在,但是还是很少有人知道他许愿了,知道的人都守口如瓶。然后就这样你零变成了圆性质的焰这样的属性,也就是说无论谁都违背不了因果律的情况下,零可能超过了生死的界限,还是避免不了的BE呢(笑



说回世界线的故事,杏遇到了TS,TS对于北斗非常担心,于是去问零,零再三抉择再三讲解和疏导之后,告诉了他们自己许愿的事。但是没有告诉他们愿望是什么,这个时候薰是在门外听了全程,然后双看板的哲学探讨有关零的生死和对薰的魔法知识普及



零很严肃说你不许告诉任何人否则我的观测的未来会有变数薰就答应了。薰其实在离开之前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说,你会就这样死去吗,不被我们知道我们也无能为力地,就这样孤独地死去吗朔间桑?零沉默了很久说,吾辈也不知道,但是因果律是必然的,薰君,我们谁也逃不掉



所以其实这时候零并没有千里眼,他也没有这个技能,他只是因为QB的定理和一些事包括他洞悉的一切和他本身推论得出了结局。——也就是零一直在等待自己的死亡



而凛月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强烈地感觉到哥哥的不对劲,后期直接感觉他哥要死,这就是一个契机了。这里不会产生分歧是因为血浓于水.,无法割舍放下的东西。



他一遍一遍,从试探到询问,旁敲侧击到开门见山,朔间凛月沉默着站在梦境里的迷宫,他知道再往前一步推开那扇门就能知道结局,但是那个答案是他根本不愿意看的。——他无法面对,他也在此时拥有了无比期待实现的事,他想许愿,殊不知零早就温柔而残忍地斩断了他和魔法的联系



于是朔间凛月在梦境里一遍遍奔跑,为了找到QB他每天都沉在梦里,只有几个小时清醒,岚决定帮他一把,但是就是这个决定导致岚死去了



岚说我和你一起去,然后这件事本来KN 内部要讨论计划结果泉没来得及回来,岚自己去了,雷欧当时去找零。岚在凛月的梦里被重创,出来以后基本岌岌可危。等岚醒了以后当天魔女之夜,凛月在许愿之前的时候被岚按住说想好了再说愿望,然后姐姐头也不回走了,因为灵核太脆弱,因果律和凛月梦境轮回太多次导致不堪重负,岚开大硬刚魔女之夜,自爆了



这时候凛月许愿了,直接开挂击杀魔女之夜,但是晚了,朔间零人都没了,所以凛月开始轮回。《长夜》的开头就是凛月第一次轮回的时间轴。



……先想到这里。



无名酱
瞎搞 濑名泉大量发生

瞎搞

濑名泉大量发生

瞎搞

濑名泉大量发生

浅野

[凛泉]枕头俱乐部(一)

是神秘枕头大亨和上班族的故事

有些慢热,可能有错字()


走AO3   神秘领域


是神秘枕头大亨和上班族的故事

有些慢热,可能有错字()


走AO3   神秘领域


lplummm
好了我这个渣渣来祸害狮心了,不...

好了我这个渣渣来祸害狮心了,不知道下一个受迫害的是谁

好了我这个渣渣来祸害狮心了,不知道下一个受迫害的是谁

🌦zzZZ…
狂草注意☆如果sena被(我)...

狂草注意☆如果sena被(我)叫去出c(????)是DDLC的natsuki位 私心有凛泉

狂草注意☆如果sena被(我)叫去出c(????)是DDLC的natsuki位 私心有凛泉

☕️E.L.

【ES|全员向】不经常上线就会错亿的梦之咲校友群

-红豆对话体

-新章时间线 轻松愉快梦之咲

-含有cp(头像瞩目):零凛 leo司 千奏

-不是全角色登场 有各种亲友向 

-有月刊生放和舞台剧要素注意


点这里看小偶像们歌曲接龙(搞事不断)⬇️

梦之咲校友群 


-红豆对话体

-新章时间线 轻松愉快梦之咲

-含有cp(头像瞩目):零凛 leo司 千奏

-不是全角色登场 有各种亲友向 

-有月刊生放和舞台剧要素注意


点这里看小偶像们歌曲接龙(搞事不断)⬇️

梦之咲校友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