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濑户幸助

4245浏览    266参与
鹿野氏修修也

Kano生日快樂!!!

第一次沒遲到wwww

今年沒有生日祭壇( •̥́ ˍ •̀ू )

生賀圖盡力了😤我覺得很帥(自己說

循例放個私心的cp祝福生日賀圖👍👍

有夢文,待會放


以下放個人的小小祝福和碎碎念( • ̀ω•́ )✧

修哉生日快樂哦//

入坑到現在修哉還是一樣禿呢、咳咳咳咳

其實入坑第一個看上就是他,真的覺得他是很帥;;

不想承認他真的是寶……

好愛他……(夠了


該說什麼其實自己也不知道

他的所有都很戳我,才發現我們兩個其實很像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

也許我們的出生都是災難...

Kano生日快樂!!!

第一次沒遲到wwww

今年沒有生日祭壇( •̥́ ˍ •̀ू )

生賀圖盡力了😤我覺得很帥(自己說

循例放個私心的cp祝福生日賀圖👍👍

有夢文,待會放


以下放個人的小小祝福和碎碎念( • ̀ω•́ )✧

修哉生日快樂哦//

入坑到現在修哉還是一樣禿呢、咳咳咳咳

其實入坑第一個看上就是他,真的覺得他是很帥;;

不想承認他真的是寶……

好愛他……(夠了


該說什麼其實自己也不知道

他的所有都很戳我,才發現我們兩個其實很像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

也許我們的出生都是災難,可我們還是活下來了

修哉很厲害,我只是什麼都做不到的垃圾

我知道修哉是想要改變,但一直都是原地踏步,可是最後都是成功改變一切,而我卻依然在原地打轉,甚至放棄

其實我很羨慕修哉,想要和他一樣,至少他告訴了我,是要自己行動的


發現之時自己已經愛上了他

一個沒有結果的愛💔

無論是原作還是現實,都已經失敗了

但是自己還是用力愛他

如果可以的話,可以一起走下去嗎?


曾經失去依靠的你,

現在身邊都站著支持你的夥伴了。

噬脑之洞
啊啊啊啊啊才想起来3.28是s...

啊啊啊啊啊才想起来3.28是seto生日,只好画个迟到的生贺了(飞快的爬)

目隐世界第一的暖男生日快乐!!!

啊啊啊啊啊才想起来3.28是seto生日,只好画个迟到的生贺了(飞快的爬)

目隐世界第一的暖男生日快乐!!!

懺悔録
あなたがまた迷ったときは ここ...

あなたがまた迷ったときは 

ここで待っているから.

あなたがまた迷ったときは 

ここで待っているから.

MENTHA GU

以后与以后

有关未来的故事

kanokido

孤儿院组平和日常

文乃姐姐绝赞客串

>>>

起因很简单也不是很容易说明的原因,简单而言就是原本在公司任职的木户突然说要辞职,辞职的原因是想要自己经营一家孤儿院。研次郎和彩花没有多反对,不如说在公司里漂亮的女儿搞不好会被不认识的男人搭讪这件事令研次郎不大高兴,所以木户提出辞职的时候全家最担心的是姐姐文乃。

“真的要这样吗?可是蕾才刚工作两年真的没问题吗?”

担心着妹妹的姐姐无论什么时候都非常温柔,对着同事的询问日渐一日不耐烦的木户在姐姐这里得到了应有的安慰。

“没关系的,姐姐。正好会有一段时间的空闲,我想趁这段时间学习一下相关的...

有关未来的故事

kanokido

孤儿院组平和日常

文乃姐姐绝赞客串

>>>

起因很简单也不是很容易说明的原因,简单而言就是原本在公司任职的木户突然说要辞职,辞职的原因是想要自己经营一家孤儿院。研次郎和彩花没有多反对,不如说在公司里漂亮的女儿搞不好会被不认识的男人搭讪这件事令研次郎不大高兴,所以木户提出辞职的时候全家最担心的是姐姐文乃。

“真的要这样吗?可是蕾才刚工作两年真的没问题吗?”

担心着妹妹的姐姐无论什么时候都非常温柔,对着同事的询问日渐一日不耐烦的木户在姐姐这里得到了应有的安慰。

“没关系的,姐姐。正好会有一段时间的空闲,我想趁这段时间学习一下相关的事情,这样就没问题了。”

“真的吗?不许骗姐姐,就算做不下去姐姐也会养你的!”

会脱口而出这样的话不愧是姐姐会有的风格呢,话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姐姐你不思考一下现在家里的关系吗?木户默默在心里面吐槽,看了一眼自己左手上的戒指。

那是订婚戒指。

鹿野前不久为她亲手戴上的。

天知道他什么时候瞒着自己准备了那么多,整个目隐团的成员都知道他的求婚计划,除了她自己。但总归是非常幸福的事情,木户有时候回想起来都会忍不住微笑。

“姐姐说这样的话是把我放在哪里啊?”

果不其然,原本在看电视的鹿野关了电视走了过来调侃姐妹俩,文乃一脸气呼呼地回他。

“干嘛,我也是关心蕾嘛,就算修哉和蕾结婚了蕾也是我最可爱的妹妹嘛。”

“是是是,姐姐的弟弟妹妹都是姐姐最喜欢的孩子——话说,姐姐能把你抱着的蕾还给我了吗……”

有这样的对话的原因就是先前的起因——木户打算去原先他们生活的孤儿院进行学习和交流,并不是一时兴起而决定,而是在自己的那家孤儿院选好址、得到了相关批复开始对原有建筑进行新装修后决定在这段空闲期学习能学到的一切。

所以今天就是去拜访的日子,因为事先打电话约好了,迟到可不是件好事情。

 

“原本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们非要跟来……”

“那可不行,没有哪位未婚夫会放心地让自己可爱的未婚妻自己一个人去哪里的。”

“什么可爱啊、别给我乱说!”

“鹿野和木户还真是有活力啊!”

负责开车的濑户连忙中停了两人的斗嘴,听见木户说要去孤儿院的时候他也跟着鹿野提出陪同,说到底他也想去看看之前生活的地方现在如何。

“你今天不陪着茉莉没问题吗?”

“茉莉她呀,她今天去和如月玩了,说是两个人要一起在如月家看新的连续剧。”

“那孩子也有了不少新的爱好啊,花店今天不营业吗?”

“休息啦,休息。虽然很快就到了情人节,但是偶尔休息一下是没问题的!”

说话间,车子已经停在了孤儿院的停车场。

木户率先下车,从远处看了看,然后伸手比划了一下。

“嗯……我感觉他是不是扩建了?”

“多了个别馆的样子,估计是接收的孩子太多了房间不够吧。我们走吧。”

到了孤儿院里面,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本以为他们是来领养孩子的,待到木户说明来意之后,那位似乎是刚上任没多久的小姐一脸不好意思地将三人带到了会客室,准备好了清茶并说院长一会就会过来。做完这一切,年轻的女性急匆匆地离开去叫院长了。

“感觉不认识我们啊,毕竟当时我们三个可是整个孤儿院都知道的呢。”

鹿野毫不客气地在沙发上坐下来,虽然他对孤儿院没什么感情,但是毕竟也是在这里生活过,长大之后回看小时候这段经历觉得也不算得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不过是一群不懂事的小孩释放出了孩童的恶意而已,除了背地里说坏话的手段也没有其他太过头的行为——不如说他只记得和木户还有濑户在107房间度过的一小段日子而已了,其他不好的为什么要记住。

“这么多年过去会补充新人也不奇怪吧,倒是我那家以后的招聘该怎么解决呢……”

木户在看会客室展出的相片和一些孤儿院获得的荣誉,脑子里却已经是在想以后如何经营的问题了。反正会客室都是用来招待外来人员的,四处转悠也不会被人说什么。

“久等了——”

伴随着两声敲门声,一位大约五十岁的女性走进了会客室,大概就是院长吧——和以前那个头发花白了的老奶奶院长是不一样的人,果然差不多二十年过去,孤儿院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啊。

院长很好说话,一听说即将有新的孤儿院投入使用的时候她非常高兴地拍了拍手掌,像是在说“太好了”的样子,这个样子让三人都想起住在隔壁的邻居奶奶,小时候她经常会送做好的烤薄饼给楯山家,听见孩子们说好吃的时候那个开心的表情跟眼前的孤儿院院长如出一辙。

“冒昧问一下,是三位一起办的新的孤儿院吗?”

院长给了满满一箱子的学习资料,濑户正准备先搬到车子里去的时候,她突然这样问。

“不,不是。”

“是未婚妻萌生了这个想法,也是她提出今天要来拜访的。”

鹿野抢先一步回答了,并且握住了木户的手。木户原先躲了一下,但是还是任他握在手里。

“是吗,真好啊,要加油哦。”

院长很开心地笑了。

——不记得他们啊,说不准是从别的地方调过来的。鹿野撇撇嘴,毕竟当时木户独一无二的发色和他们引起争议的红色眼睛可是整个孤儿院都知道。

“离开之前,我们能在这里随意看看吗?”

木户突然说。

院长有些吃惊,但是还是微笑着点点头。

“当然可以啊,这会孩子们应该是在房间里看书什么的,有人来看他们他们应该也会很高兴的。”

“麻烦了,不过感觉本院是不是扩建过了,感觉和小时候看到的不一样了。”

“那确实是个令人烦恼的地方啊,就算是扩建了房间想做到男孩女孩完全分配妥当也不行呢,现在这里还有几个房间是男孩女孩合住呢。”

 

“蕾,你还真是心血来潮耶,为什么突然提出想在孤儿院里逛逛。”

走在洒满阳光的走廊里,鹿野实在是按耐不住好奇心,忍不住问了木户刚刚为什么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应该就是你说的心血来潮吧。”

“但是这也太突然了,会不会有些孩子会以为我们是来领养他们的……”

濑户跟在后面有些担忧,但是说完又感觉自己似乎多嘴了。

因为看木户的行进方向,似乎已经有了特定的目标,这条路线也是曾经他们非常熟悉的路线。濑户和鹿野对视一眼,已经明白了木户要去的地方。

“但是为什么非要去那里啊,明明那时候蕾可不喜欢了呢。”

鹿野在一边小小声地嘀咕,但到底是木户想去,他还是走在了她前面——小时候木户可是经常分不清房间的,走错也不奇怪。不知道长大之后还记不记得107号房怎么走呢,还是他来带路吧。

107房不算太难找,主要是它算是比较在角落的房间。不过现在多了一个别馆,也不会显得太过寒酸。说到底十几年过去,孤儿院的设施还是有及时更新换代的。三人到107房间的时候,阳光不偏不倚地洒满了整个走廊。

“那……我敲门了?”

木户回头征求两位男士的意见,两人都点了点头。

不如说她现在也是很紧张的啊,当初离开这里的时候还跟鹿野吵着架呢,还想着以后再也不要理鹿野了,谁能想到竟然会和鹿野以未婚夫妻的身份再回到这里呢。还有濑户,以前濑户老躲起来不见人比她还害羞,也不知道鹿野那会怎么撑过来的,还真是难为他了。

她深吸一口气,敲了门,带着些许期待的三声。

“是老师吗?”

门里面传来脆生生的声音,估计把门外的人当成孤儿院的义工或者是别的谁了。

然后是脚步声,啪嗒啪嗒的,应该是原本在玩游戏急匆匆跑过来开门了吧。

接着门打开了,门里面露出了一只毛茸茸的小脑袋,是一个头发乱乱的小男孩,头发应该是快要剪了。

木户很快反应过来蹲下身子,跟男孩平视。男孩又问了一次。

“你们是来干什么的呀?”

“我们……是来参观的,请问我们能进去吗?”

“唔,可以,请进吧。”

孤儿院的孩子大多有些怕生,这个男孩倒是个例外,至少刚刚说话就没有怯场。三人故意迟了一些等到里面的孩子也做好准备后才推门进去。

107房……107房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两张上下床,中间一张大桌子,旁边是衣柜和书柜,不一样的是家具似乎都翻新过了。桌上摊开的是一些童话书还有一些杂志,看样子孩子们之前应该是在看书。

除了刚刚开门的男孩,三人有些吃惊的是里面没有出来的剩余的孩子是一个男孩还有一个女孩,简直就是和当年的他们如出一辙的格局。

见三人有些吃惊,开门的男孩还以为是惊奇于男女混住,连忙开口向他们解释。

“小穗比我们来的要迟一点,她过来的时候只有我们的房间有空位了,后来院长也没有调过房间。”

小穗……说的是那个头发自然卷的女孩吗?木户看向那个坐在窗边躲在窗帘里面小心翼翼地打量他们的女孩子。也许是天气干燥,她的脸红扑扑的。

“啊,你们好你们好,都很有活力呢!你们关系是不是很好啊?”

这时候鹿野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他蹲下来,非常自然地跟孩子们搭话,很快三人就得知三个孩子的称呼。他们称呼女孩为小穗,开门的男孩自我介绍说自己的名字叫恭也,另一个有些胆小的男孩叫弘。

好像啊。

当时也是这样,一个比较大胆的孩子,两个不知道怎么跟人打交道的孩子,简直就是他们小时候的另一种体现。

“那……哥哥姐姐你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小穗终于不再那么怕了,她从窗帘那里走过来,扯了扯木户的衣角,眼睛里全是期待。

估计刚刚恭也说有人来参观的时候孩子们都以为是领养人来参观,三个孩子眼睛闪闪亮地看着三位哥哥姐姐。

话说,这些哥哥姐姐,长得好好看哦!

“抱歉,我们还不具备领养你们的资格哦,所以可能不是你们理解的领养人来参观,我们只是过来学习和交流的。”

木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揉了揉小穗卷卷的头发。

“学习?学习什么?大人也需要学习吗?”

“当然要的,至于内容嘛——以后你们或许会知道的。”

弘看上去有些不大高兴,估计真的以为是领养人吧,要知道,如果自己未来的爸爸妈妈长得这么帅气好看的话!整个孤儿院的孩子都愿意的!濑户看出了他藏的小心思,蹲下来给这个有些腼腆的男孩子理了理刘海,尽可能地安慰他。

“虽然我们不是你们的领养人这件事非常遗憾,但是也不可以露出伤心的表情哦,因为像你们这样的好孩子一定会有领养人愿意把你们带回家的。”

“但是如果被领养了,是不是就要和小穗或者弘分开了呀?”

“嗯?”

“不会有人想和自己的朋友分开吧?就算小穗是女孩子,我和弘要是和她分开了我们也不情愿的。”

——

————

“不会分开的。”

“以后,一定会有人愿意让你们一起成为他们的家人的。”

“真的?”

“真的,因为真的会有这么温柔的人会把三个不愿意分开的小鬼一起领养的故事哦。”

木户瞥了一眼鹿野,这种话也就只有他能说的出来,当时谁和谁冷战得多厉害这家伙是给忘了吧!

不过不愿意分开是真的,老实说第二天自己就后悔了,只可惜那时候根本不懂表达自己想说的话,所以那句本该有的对不起也迟迟没有说出口。

“那,哥哥姐姐你们要走了吗?”

三人临走前,小穗抓住了木户的手,显然是不愿意他们回去。

“嗯,要说再见了哦,就算是住在这里也要听话知道吗?”

木户蹲下身和她告别。恭也和弘追了过来,看样子是要把随意离开房间的小穗带回房间的。

“嗯!”

鹿野也半蹲下来,看着小穗身后的两个男孩。

“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保护好小穗哦?毕竟她是需要你们保护的女孩子,以后也不可以忘哦?”

就算是半开玩笑一样叮嘱,恭也和弘还是很坚定地点头点头再点头。

“那就再见,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会再见面的。”

“嗯,拜拜!”

 

离开的时候,院长送他们到门外。

“这样啊,你们去了107房啊,里面的孩子——我记得是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来着,感情很要好的样子呢。女孩还是不久之前来到这里的,档案上说是父母车祸了,真是可怜。”

“但是她有很好的朋友了啊,所以院长也不用太担心。我们就先告辞了,今天非常感谢你。”

车子开走的时候,车窗没有摇上去,风吹起了木户的一缕头发,罕见的黛绿色头发映在了院长的眼中。她有一瞬间的错愕。

是吗。是那三个孩子啊,真好啊。

她不是像三人推测一样从别处调过来的院长,她从二十年前就在这里工作了,只不过她一直都是负责处理文书,鲜少出现在孩子们眼前,但是当年的三个孩子她还是记得很清楚的——被说坏话的三个非常可怜,但是紧紧相依的孩子。如今看来也有好好长大,真是太好了。

回去的路上,木户靠着车窗,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街景,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叹了一口气。

“蕾?怎么了?不开心吗?”

“不,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哎,要说以前,蕾和濑户都是爱哭鬼呢!有一次蕾不知怎么哭了,接着濑户也跟着一起哭,害得我一个头两个大,好在你们哭累了就睡着了,但全在我床上睡着了!”

“那也是你不会说话的错。”

“诶——你这样我好伤心啊,蕾。”

“你们要打情骂俏不如回家再说?还是我现在就把你们赶下车?”

“濑户你也好狠……”

孤儿院在后面慢慢看不见了,以前那三个抱在一起哭的孩子也在记忆中要看不见了。

曾经被说成是怪物房间的107房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新的107房,里面也有三个相依为命的孩子,和他们当时一样,不同的是再也不会有怪物了,也不会再有偷偷躲起来哭,偷偷用志愿者分到的一块小蛋糕给彼此过生日的孩子们了。

因为他们都长大了。

 


鹿野氏修修也
聖誕快樂uu今年也希望sk結婚...

聖誕快樂uu
今年也希望sk結婚
感謝官方出聖誕.ver
2019的最後依然愛陽炎。

聖誕快樂uu
今年也希望sk結婚
感謝官方出聖誕.ver
2019的最後依然愛陽炎。

鹿野氏修修也

我不知道配色成功不wwww
覺得不ok的告訴我一下,我再改改
總之這是胸襟的範圖

我不知道配色成功不wwww
覺得不ok的告訴我一下,我再改改
總之這是胸襟的範圖

鹿野氏修修也
畫風不對是因為好久之前畫一半就...

畫風不對是因為好久之前畫一半就沒畫wwwwww
終於畫好新畫本的封面了///
當初最喜和會產的cp合集//
私心Kano我的

畫風不對是因為好久之前畫一半就沒畫wwwwww
終於畫好新畫本的封面了///
當初最喜和會產的cp合集//
私心Kano我的

鹿野氏修修也
彩色版等新年賀卡出了再放要交換...

彩色版等新年賀卡出了再放
要交換的出來,不換的買也可以
港幣10塊,rg周邊其一

彩色版等新年賀卡出了再放
要交換的出來,不換的買也可以
港幣10塊,rg周邊其一

所存在
哈哈哈文乃姐姐生日的最后,再来...

哈哈哈文乃姐姐生日的最后,再来一张小条漫做结束233

哈哈哈文乃姐姐生日的最后,再来一张小条漫做结束233

鹿野氏修修也
祈禱有杯墊和是setokano...

祈禱有杯墊和是setokano(拍手兩下
結婚啦吼;;
真是讓人心急的兩人;;

祈禱有杯墊和是setokano(拍手兩下
結婚啦吼;;
真是讓人心急的兩人;;

鹿野氏修修也
結婚的前奏好啦,快去睡一起睡、...

結婚的前奏
好啦,快去睡
一起睡、、、

結婚的前奏
好啦,快去睡
一起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