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瀬田薫

393浏览    18参与
🍱
我来了,我永远喜欢薰哥哥hsh...

我来了,我永远喜欢薰哥哥hshshshshshshshs

我来了,我永远喜欢薰哥哥hshshshshshshshs

あまね
ああ,儚いのRevue,開演で...

ああ,儚いのRevue,開演ですー

陰影毫無進步的感覺(´;ω;`)


ああ,儚いのRevue,開演ですー

陰影毫無進步的感覺(´;ω;`)


Asa

【蘭ゆき】Cirsium(五)【HP paro】

※HP paro,正劇向,一萬字發一章(每月兩更,5、20號左右更新)

※主CP為蘭友希,副CP紗夜莉莎,重要角色日菜,其餘是混亂的單箭頭,詳情請看【人物、背景設定】

※每章的tag為該章節有好好出場的人物。

※這章原作二年級全員都有出來分院,有跟分院帽說話但沒有寫出來的劇情,以後會在描述個人故事時提到

※下一章開始終於要快速播放了(X

※這篇發了,我今年寫的文字數(含未發表原創)就破120萬了...不過總結什麼的年末再說吧,肯定還會發其他文的


28


  來到霍格華茲日本分校的校門前,所有的新生就和舊生們被迫分成了兩路,雖然和友希那她們分開了,因為青...

※HP paro,正劇向,一萬字發一章(每月兩更,5、20號左右更新)

※主CP為蘭友希,副CP紗夜莉莎,重要角色日菜,其餘是混亂的單箭頭,詳情請看【人物、背景設定】

※每章的tag為該章節有好好出場的人物。

※這章原作二年級全員都有出來分院,有跟分院帽說話但沒有寫出來的劇情,以後會在描述個人故事時提到

※下一章開始終於要快速播放了(X

※這篇發了,我今年寫的文字數(含未發表原創)就破120萬了...不過總結什麼的年末再說吧,肯定還會發其他文的




28

 

  來到霍格華茲日本分校的校門前,所有的新生就和舊生們被迫分成了兩路,雖然和友希那她們分開了,因為青梅竹馬們都還待在一起,蘭並沒有太慌張。

  在進到集會大廳之前,新生被聚在一起聽了一些注意事項後,就被帶進了大廳,不管哪一列的人都在看著他們,不習慣被注視的部分新生便因此走得戰戰兢兢。

  不過蘭倒是沒有太注意來自他人的視線,她非常努力地在尋找友希那,只是二年級的友希那坐在最前面,其他高年級的身體擋住了二年級們,一直沒看見友希那的蘭越來越緊張,最後看見她的時候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校長非常簡單的致詞結束了之後,立刻又是一年一度,霍格華茲裡最興奮的時間了。

 

  「現在開始進行分院儀式,請被叫到的人走到最前面坐下來戴上帽子。」

 

  到目前為止都還和友希那分享給蘭的內容一樣,所以她並沒有什麼特別驚奇的感覺,只怕待會沒有被分到葛萊芬多,她握著衣襬的手都不禁流出了手汗。

 

  「青葉摩卡!」

  「欸?嘿……」

  「……!?」

 

  不過蘭沒想到的是第一個被叫到的居然是自己的好朋友,而且摩卡還一副非常無所謂的樣子走到了前面。

  看著摩卡毫無變化的表情,蘭也跟著冷靜下來後,就發現了分院儀式叫名字的順序應該是按照姓氏順序,意識到自己好像很後面之後,她就更緊張了──害怕葛萊芬多的位置會在自己被叫到前就分完了。

  分院帽在摩卡的頭上沉默了十秒左右,正當摩卡覺得跟蘭分享給自己的上一屆分院情況不太一樣,都想呼叫面前的教授時,分院帽很快就說話了。

 

  「史萊哲林!」

  「哦……」

  「……欸?」

 

  隨著摩卡的驚奇,台下掌聲跟著響起,蘭卻是發出了非常不安的聲音。

  她也和旁邊的巴跟緋瑪麗交換了視線,卻沒有人跟自己一樣不安,甚至就連摩卡本人都是保持著若無其事的態度走到了史萊哲林的餐桌。

  蘭是想要去葛萊芬多的,只是沒想到第一個摯友就這樣分到了別院,她更是不安了起來。

 

  「下一位,市谷有咲!」

 

  時間跟程序的進行當然不會管蘭的心情,負責把帽子戴到每位學生頭上的教授又呼喚了下一個新生的名字。

  不過看到被叫到的有咲僵硬地像個機器人走上台,蘭反而就好多了,她又繼續盯著相當端正地坐上椅子的有咲。

 

  「雷文克勞!」

 

  立刻就聽到了另一個院的名字,台下傳來了高興的歡呼聲,但是對新生來說則是非常新奇。

  他們不禁開始想像是不是絕對不會連續出現同院的新生,可惜新生們不是只認識一、兩人就是完全不認識對方,他們完全不知道下一個順序是誰,否則就能數自己的名字了。

 

  「下一位,上原緋瑪麗!」

 

  緋瑪麗對於自己這麼早被叫到並沒有感到訝異,只是立刻就和巴跟蘭分開,她也有點不捨,不過還是很有精神地走到了前方。

 

  「赫夫帕夫!」

  「欸、」

 

  大廳又換成了另一列響起了歡呼聲,不過第二個青梅竹馬又被分到了完全不同的院,蘭簡直是下意識抓住了旁邊巴的手腕。

  這下所有新生的預想幾乎都朝同一個方向去了。

 

  「不不不、怎麼想我都不會是雷文克勞的啊,我們該不會四個人都不同院吧?」

 

  就連巴都緊張了起來,可是她這句話讓蘭更是臉都綠了起來。

 

  「巴去雷文克勞啦!我要跟友希那一起在葛萊芬多……!」

 

  聽到自己有可能被分到其他院,蘭簡直都要哭了出來,另一隻手也抓住了巴的衣袖。

 

  「啊?怎麼看妳也都不是雷文克勞的料啊!我們一起葛萊芬多或是赫夫帕夫不是都好嘛!」

  「請保持安靜!」

  「唔……!」

 

  完全沒注意到自己製造了噪音,被教授注意之後,蘭和巴立刻就閉上了嘴巴,不過蘭還是繼續抓著她的衣服。

 

  「下一位,牛込里美!」

 

  接著被叫到的里美,緊張的心情跟蘭她們也差不多,雙手擺在胸前一直摩擦著,就這麼坐到了椅子上。

 

  「赫夫帕夫!」

  「……!」

 

  然而這次的結果倒是推翻了所有新生的猜測,剩下的人有的很驚訝、有的很害怕,每個都在緊張自己的名字被叫到。

 

  「下一位,宇田川巴!」

 

  沒想到巴這就被叫到了,蘭不得不放開她的衣服,而巴更是頭也不回地就這麼走到了台前,坐下來的時候也沒有看向自己,蘭都害怕地閉上了眼睛。

 

  「葛萊芬多!」

  「欸……!」

 

  完全沒料到巴還真的被分到的葛萊芬多,所幸蘭平常本來就不習慣大聲講話,她的驚呼大概只有左右兩邊的人聽見。

  只是沒有跟摩卡或緋瑪麗分到同院,也怕蘭待會真的被分到雷文克勞,巴從椅子上起身的時候不禁伸手抓了抓後腦勺並皺起眉頭,走向了熱烈歡迎她的葛萊芬多。

 

  「下一位,奧澤美咲!」

  「哈……!」

 

  下一個被叫到的美咲,像是沒想到自己會被叫到一樣,先是驚訝了一下,才趕緊往前方走去,繃著一張臉坐到了椅子上。

  雖然帽緣蓋過了她的視線,台下的人幾乎看不見她的眼睛,她的嘴巴表情倒是有點豐富,一下咬住嘴唇、一下稍微張開,最後閉上的時候,分院帽便發出聲音了。

 

  「史萊哲林!」

 

  或許不是美咲的理想結果,她就跟剛剛走下台的巴一樣無奈地搔了搔自己的臉頰,隨著歡呼聲走到了史萊哲林的餐桌。

 

  「下一位,北澤育美!」

 

  這次被叫到的育美是所有新生裡,走到前面時最活潑的一個人了,從她的身上感受到了無數的雀躍與歡喜,就連坐上椅子時也是帶著笑容的。

  幾乎是半數以上的人都預想到了分院帽待會要說什麼。

 

  「葛萊芬多!」

 

  被告知了分院結果後,隨著歡呼聲,育美的手也跟著高舉了起來,就這麼跑向了葛萊芬多的餐桌。

  本來所有人都以為這是最活潑的新生了。

 

  「下一位,弦卷心!」

 

  一被叫到名字,心就從原地來了一個前翻,用相當花式的走法跳到了椅子上,教授都還來不及唸她,她就快速地坐了下來,然而分院結果也還沒出來,台下就有了一片歡呼。

  和剛才的育美一樣,這次是九成的人都猜到了她的去處,能夠在新生分院儀式做出如此表現的人,若不是有十足的勇氣──

 

  「葛萊芬多!」

 

  比心前翻上台的掌聲還要熱烈,就連其他院的人也都發出了歡呼聲,或許是因為她們終於猜中了新生會分到哪個院。

  不過走下台的心倒是沒有做出誇張的表演,只是像在跳舞一樣轉圈圈跑到了葛萊芬多的座位。

 

  「下一位,戶山香澄!」

  「有!」

 

  整個分院儀式都沒有人發出的聲音,香澄就這麼喊了出來,惹得台下一陣覺得她很可愛的笑聲。

  她坐上椅子,分院帽的帽緣才剛碰到她的頭,分院帽便大喊了出來。

 

  「葛萊芬多!」

  「……!」

 

  直到這裡,蘭才發現葛萊芬多不斷有新生被分進去,她越來越害怕葛萊芬多要沒位置了,不禁回頭看了一下友希那,友希那倒是一臉很安心地看了回來。

 

  「下一位,花園多惠!」

 

  接著被叫到的多惠本來很正常地走到了台前,帽子被放到她頭上的時候,她下意識去按住了帽緣,就這樣直接把整顆頭都塞進了帽子裡。

  這次教授也來不及把帽子調整好,分院帽就又大喊了出來。

 

  「史萊哲林!」

 

  沒有又是葛萊芬多,蘭鬆了一口氣,才剛伸手按住自己的胸口打算撫平情緒,拿著帽子的教授就喊了下一個人的名字。

 

  「下一位,美竹蘭!」

  「……!」

 

  完全沒料到自己就是下一位,蘭瞬間打直了背脊,但是踏出步伐的時後又不自覺駝背了起來,非常緊張地坐到了椅子上。

 

  『葛萊芬多……葛萊芬多……我要跟友希那同一個院,不然她就不理我了……!』

 

  帽子都還沒戴上,蘭就不斷在內心重複著葛萊芬多的名字,分院帽被放到她頭上的瞬間,她甚至聽見了分院帽的笑聲。

 

  「用這個理由選擇學院啊……那好吧。」

 

  笑了一聲之後的分院帽,用著有點無奈的聲音回應了蘭,好像妥協了什麼。

 

  「葛萊芬多!」

  「唔……!」

 

  沒想到還真的被分到了葛萊芬多,蘭簡直都開心地要哭出來,但是她立刻就看見了隨著歡呼聲從位置上站起來的友希那,彷彿指引她的路標一樣,開心的情緒侵占了她的全身,和走到台前的時候不一樣,她幾乎是小跑步來到了友希那旁邊的空位,那是友希那特地為她留的。

  被友希那摸了摸頭後,蘭又跟著所有人一起看向了前方。

 

  「下一位,山吹沙綾!」

 

  所有新生裡面,既不是輕飄飄、也不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大概是氣場讓人覺得最穩重的沙綾有氣質地走到了椅子前,先對教授笑了一下才坐下來。

  和第一個被叫到名字的摩卡一樣,分院帽在沙綾頭上沉默了一下,甚至沒有動靜,原本還很穩重的她漸漸被逼得差點要轉頭看向旁邊──

 

  「史萊哲林!」

 

  就在那個瞬間,分院帽說話了,沙綾的內心不禁鬆了一大口氣,又變回了原本的她,笑容滿面地走向了史萊哲林的餐桌。

 

  「下一位,若宮伊芙!」

  「在下是也!」

 

  排在最後一位的姓氏,理所當然場上還沒被分到院的新生也只剩下她,伊芙卻還是特地喊了出來,吸走了每個人的注意力。

  然而聽到她說什麼「在下是也」之後,半數以上的人還以為是身上看得出日本傳統的女性,所以當所有人發現事實並不是那麼一回事之後,都嚇了一跳。

  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外國人的伊芙,就連坐在椅子上都是最端正的,她一臉正氣凜然的模樣,然而卻沒有人猜到她會被分到哪個學院。

 

  「赫夫帕夫!」

 

  所以在分院帽大喊出來的時候,大概也是因為漫長的分院儀式終於結束了,除了赫夫帕夫以外,整個大廳裡歡呼聲四起。

  今年入學的新生共計三十六名,即使生育率一年比一年低,但是霍格華茲在日本也逐漸有了聲望,大部分的巫師不再選擇魔法所來做為小孩的學校。

  而每一屆的學生,都即將帶給霍格華茲日本分校,各種不同的奇蹟。

 

29

 

  第一次被帶到大廳的時候,新生是跟其他年級分開的,所以離開大廳的時候也依然是跟其他年級分開的,他們得在其他年級都先離開了之後,才會被級長領隊帶到各自的宿舍去。

  雖然和摩卡、緋瑪麗分開了,蘭還算是慶幸有巴跟自己同學院,在分配室友的時候,被級長問到有沒有人選好了室友,兩人立刻就舉手了。

  和巴同一間寢室,稍微緩和了蘭跟另外兩位青梅竹馬分開的心情,就連巴進到房間後都興奮了起來。

 

  「哈哈,太好啦,蘭!這樣以後緋瑪麗跟摩卡都可以來我們房間玩了!」

 

  想到房間是完全屬於她們兩個人的,就算讓緋瑪麗跟摩卡過來也不會打擾到其他人,巴的大嗓音簡直都可以傳到隔壁寢室了。

 

  「欸?其他學院的學生也可以來這裡嗎?」

  「欸!?不能嗎!?明天再問問學長姊吧!?」

  「嗯……再問問友希那。」

 

  抱著興奮的心情,兩人開始整理了行李,完全把東西從行李箱拉出來並擺放好之後,兩人才注意到了時間。

 

  「蘭!快點,我們去洗澡吧!快要到停水時間了!」

  「欸!?」

 

  也不管蘭拿好衣服了沒,巴就這樣拉著她的手臂離開了寢室,往一到四年級共用的大澡堂跑了起來。

  即使是在日本,由於霍格華茲來自英國,除了有四個年級共用的澡堂以外,也還是有單間的淋浴室。

  每個年級有分澡堂的單獨使用時間,由於有七個年級所以分了兩邊,一邊是五到七年級,另一邊是一到四年級,使用時間分別是高年級最早,低年級最晚,不過最後的年級單獨使用時間結束後,就會有全年級可以共用的兩倍時間,每間學院的共用澡堂是分開的,五到七年級的澡堂還有溫泉可以使用。

  她們大概花了二十分鐘泡完澡後,就又回到了寢室,該做的事情也都做完了,她們便決定要睡覺了。

  然而直到熄燈、兩人都躺上床之後,她們才發現自己今晚是在陌生的房間、陌生的床上,莫名地就開始想家了。

 

  「蘭……睡了嗎?」

  「……還沒。」

 

  確認彼此沒有人先睡著,她們都各自鬆了一口氣,只是房間很快又沉默了。

  明明想要快點睡著,卻又因為不安而睡不著,而且兩人的床鋪靠得很近,正常來說應該不會有寂寞的感覺,但是房間對她們就是很陌生。

  蘭現在才確切意識到自己真的離開家裡了,不再有父母幫自己打理好生活,還有兩個好朋友被分到了不同院,在學校又是新生,害怕明天開始就會得罪到別人,友希那也才二年級,肯定贏不過高年級,想著想著,蘭的眼眶就紅了起來。

 

  「嗚……」

  「欸!?蘭!?」

 

  沒想到蘭就這麼哭了出來,巴很驚訝地從自己的床鋪跳了起來,可是她也沒有去點燈,兩人就在黑暗中對視。

 

  「嗚嗚……」

  「蘭,妳哭什麼啦!嗚……」

 

  巴立刻就被蘭帶走了情緒,從離開家裡後一直醞釀在心中的不安終於爆發了出來,一個人用棉被摀著臉在啜泣,另一個人則是坐在床鋪上哇哇哇地就哭了起來。

  只是她們的哭泣很快就被打斷了。

 

  『叩叩』

  「……!?」

 

  完全沒想到這個時間會有人來敲門,比起難過,兩人幾乎是嚇得抱在了一起。

 

  「蘭?在裡面嗎?」

  「……是友希那!」

 

  聽見門外的聲音,蘭幾乎是瞬間放開了巴,也不管房間裡很黑,就這樣衝到門前去打開了房門。

 

  「……怎麼了?在哭嗎?」

 

  也沒有先說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看到蘭還流到一半的淚水,友希那有點錯愕,也伸手替她擦掉了眼淚。

 

  「才、才沒有哭!?」

 

  明明都流眼淚了,蘭還想要睜眼說瞎話,趕緊抬起手自己擦去了眼淚。

 

  「蘭明明就哭了!」

  「巴也哭了吧!?」

  「……」

 

  完全沒想到來找蘭會目睹兩個人哭泣又爭吵的模樣,友希那有點無奈地站在門前,然後伸手捏了一下蘭的臉皮。

 

  「唔、」

  「來跟我睡嗎?」

  「欸?那巴呢?」

 

  友希那的提議讓蘭很高興,可是她也很重視朋友,沒辦法就這樣把同樣不安的巴丟著。

 

  「也一起過去吧。」

  「巴,要、要來嗎?」

 

  聽到友希那的提議,蘭不禁轉回頭去問了巴,因為巴若是不想去,她也只能狠心婉拒友希那了──不如說會任性地要友希那留下來。

 

  「那、那就一起去吧!」

 

  喜歡熱鬧的巴當然不會拒絕,只是她跟友希那有點不熟而已,所以也害羞了起來。

  友希那牽著蘭的手,蘭的另一手則牽著巴,她們就跟著友希那朝著完全不熟悉的方向走了過去,途中經過了不少人的寢室,她們一路閉著嘴來到了友希那和薰的房門前。

 

  「薰雖然有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不過也是個好人。」

 

  在進到房間裡面之前,友希那特意轉頭交代了蘭跟巴,蘭至少還有從友希那的信件或是口頭知道一些室友的事情,巴倒是完全沒聽說過,所以她只是稍微歪著頭疑惑地盯著友希那。

 

  「薰,我回來了。」

 

  開門之後,友希那就立刻和薰打了招呼,進到房間後,蘭就看見了正對著門口張開雙手的薰。

 

  「哦呀,友希那,居然還真的帶過來了呀……看著就連我都感到幸福了呢。」

  「……」

  「幸福……?」

 

  友希那並不是很想裡會薰的這段發言,她只覺得自己好像被調戲了,不過被帶來的巴,因為剛剛跟蘭都在哭,完全不知道「幸福」是哪來的。

 

  「這個,宇田川巴,妳幫我照顧吧……」

 

  對薰說這句話的時候,友希那的語氣都流露出了一點心虛,她是看了一眼巴,巴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只是疑惑地看了回來。

 

  「啊啊,這樣啊,宇田川巴,多麼美妙的名字,可愛的小貓咪,來到陌生地方的第一晚肯定很不安吧?妳就來跟我睡吧!」

  「……!?」

  「唉……」

 

  薰理所當然地嚇到了蘭跟巴,友希那只能在一旁搖頭嘆氣,也發現了薰誇獎別人名字的方法好像就只有一個模式。

  巴先不管薰說的一串話裡面好像有自己沒聽懂的意思,總之薰也說出了重點,讓巴明白她們都只是出自好意要安慰因為害怕而睡不著的自己跟蘭而已,所以她擺出了尷尬的笑容,靠近了薰。

 

  「不要擔心。」

 

  友希那是對自己牽著的蘭說的,雖然她心裡的罪惡感一點也少不了就是了。

  帶著蘭跪坐到自己的床上後,看見隔壁的薰和巴已經躺了下來,所幸這組床具從一開始就是標準尺寸,並非孩童用的,兩人正好能躺平,發現薰也只是很普通地躺著以後,友希那就鬆了一口氣。

 

  「我們也睡覺吧。」

  「嗯。」

 

  跟著友希那一起鑽進了棉被裡,蘭立刻就側躺面對著友希那,盯著伸長手臂的她熄滅了剩下的燈,變黑的瞬間,感受到的是繞過身體抱住自己的溫暖。

  明明只是一個擁抱,剛剛的不安就這樣在蘭的心裡完全消失了,甚至突然覺得非常睏,伸手抱了回去之後就失去了意識。

 

  「晚安。」

 

  沒想到蘭就這麼睡了過去,偷偷親吻她的額頭,友希那只是做出了嘴型,再次抱緊了蘭之後,她也漸漸失去了意識。

 

30

 

  畢竟是來到霍格華茲的第一堂課,一大早的,友希那就把蘭跟巴都搖醒,怕她們不記得路所以又親自把她們帶回了她們的寢室。

 

  「中午見。」

  「嗯……中午見。」

 

  友希那離開的時候,蘭跟巴都還繼續揉著眼皮,她們壓根沒有記住從自己的臥室到友希那的臥室的路徑,迷迷糊糊地回到房間就開始換衣服。

  今年新生的第一堂課仍舊是飛行課,蘭姑且看了一下學校地圖,不過城堡裡的樓梯她才沒有記得那麼快,她也覺得巴在這方面應該不太可靠,想跟著其他葛萊芬多的新生一起去上課地點,於是就和巴一起在葛萊芬多的大廳等著昨天見到的其他新生。

 

  「吶吶!妳們知道要去哪裡上課嗎?」

 

  還沒在大廳看見人,蘭就聽見了轉角處走廊上她看不見的人不知道在問誰,因為自己也很在意就豎起了耳朵。

 

  「嗯!不知道哇!反正學校這麼大,總會走到的吧!」

  「學校跑一圈就會知道的吧!」

  「欸欸──聽起來很有趣,那我也跟著跑吧!」

 

  只是走廊上的對話才沒幾秒就讓蘭的臉都烏青了,她有點無助地看向巴,巴卻一臉也想跟著過去跑的模樣。

 

  「吶!蘭!聽到了吧!」

  「不……我……」

 

  ──學校跑一圈?別開玩笑了……

  完全不曉得巴為什麼會覺得那三個新生的討論內容很有道理,蘭簡直想跟巴撇清關係。

 

  「……在做什麼?」

 

  正好這時候也要出發去上課的友希那路過了大廳,看見蘭和巴好像沒有要去上課的感覺,她不禁走了過來。

 

  「……友希那!」

  「哇啊!太好了,友希那學姊,我們不知道廣場怎麼走啊!」

  「……」

 

  雖然面前是自己最珍惜的那個人,但是友希那一聽見原因便稍微歪頭,眼神向上飄了過去,回想起了自己一年級的時候,她好像一點迷惘都沒有就直接跟著薰一起到了飛行課上課的廣場。

 

  「唉……我帶妳們去吧。」

 

  蘭好不容易來到了自己身邊,天天都能見到她,友希那也捨不得她們在校園迷路後就嚎啕大哭,只好向蘭伸出了手。

 

  「那麼另一個小貓咪就由我帶去吧!」

 

  完全沒人注意到薰也在旁邊,除了友希那,兩人都愣了一下,接著巴就紅著臉躲到了蘭的背後。

 

  「欸?啊?蘭跟友希那學姊牽手就好了,我跟在後面,完全不需要跟人牽手啊!?」

  「嗚呼,是這樣嗎?那麼就跟隨我的步伐吧!」

 

  都還沒等友希那開口,薰就拿著課本離開了大廳,巴雖然不想被牽手還是趕緊跟在了後面。

  友希那和蘭互看了一眼後,對彼此露出了忍不住的笑容,接著就跟著快步離開了宿舍大廳。

  把蘭和巴帶到廣場後,因為她們也要趕課,友希那跟薰就用跑的離開了。

  她們立刻就在上課地點見到了摩卡和緋瑪麗,正要和她們打招呼的時候,有三個人用跑的衝了過來,接著發出了很大的歡呼聲。

 

  「真的到了耶!心心!小育美!真是好主意!」

  「就說吧?學校跑一圈總會抵達目的地喔!」

  「嗯嗯,不愧是心心!以後要去哪裡,都用跑的就對了!」

 

  那是葛萊芬多的香澄、心和育美,沒想到她們真的隨便跑就跑到了目的地,剛剛有聽見對話的蘭和巴不禁朝對方看了一眼,兩人的臉上都寫著驚訝。

 

  「總覺得到處都是奇怪的人呢──」

 

  完全不需要蘭跟巴的說明,看著葛萊芬多的另外三人組,摩卡就讀懂了她們的表情,露出了頗有興趣的笑容。

 

  「哈哈,摩卡,妳還說別人啊?」

  「嘛……摩卡也沒有到很奇怪吧……」

 

  至少蘭還不覺得摩卡會奇怪到不知道教室在哪就跑學校一圈。

 

  「就是說嘛……史萊哲林的新生有比摩卡更奇怪的人呢。」

 

  摩卡刻意擺出了有點生氣的表情,但是說出來的話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妳看!摩卡這不是在承認自己也很奇怪嗎!」

  「所以我說也沒有到很奇怪啊……不過奇怪的人,是怎麼樣的奇怪啊?」

 

  看過那三個人之後,蘭還暫時想像不到就一個晚上,還能發現怎麼樣奇怪的人。

 

  「嗯──講的話題完全跟其他人對不上?」

  「嗯?小摩卡不是也常常這樣嗎?」

  「小緋又來了──好會講笑話呢。」

 

  她們四個人看著彼此,也沒有人在吐槽,就只是忍不住笑出來,先是嘴角抽了一下,接著一起笑了出來。

  雖然被分到了不同院、甚至還有人沒辦法就讀,她們之間也沒有因此改變的事,聚在一起就可以笑到流淚。

 

  「好了,同學們都到了,我們來上課了。」

 

  今年負責飛行課的教師依舊是鳥羽安里,她隨便算了一下人頭,確認大家都到了以後終於拿著掃帚出現在了廣場。

  每年的新生資質都不一樣,發現天賦好的人是一種樂趣,看著不會飛的人漸漸會飛也是很有成就感,不過果然今年不會再出現像是冰川日菜、冰川紗夜那樣的新生了。

 

31

 

  令大部分的新生都感到挫折的飛行課結束後,蘭她們接下來上的課是藥草學,特地又回到了宿舍拿課本,所以這次倒是記得了路徑。

  說到藥草學,蘭是有點期待的,畢竟要說為什麼──她可是美竹家的孩子。

  只是這堂課好像也並非她所期待的那樣。

 

  「美竹蘭同學。」

  「欸?啊……是。」

 

  一開始上課,在藥草學教授──伊見航士──看見了名冊後,就立刻點了蘭的名字,讓她錯愕地站了起來。

 

  「沒事,請坐下,坐著說話就可以了。」

  「欸……是。」

 

  聽到沒事的時候還以為真的沒事,但是發現坐下之後教授似乎要跟自己說話,其他同學也都盯著自己,蘭整個人就畏縮了起來。

 

  「我們今天要教的是最普遍也是一種最好用的藥草,出門在外時最好都備有一瓶,雖然說它很普遍,只是製成的藥劑普遍而已,很少會有人見到該植物,比起在魔藥課上製作,也都是購買現成的居多,美竹同學,妳知道我在說什麼植物嗎?」

  「……」

 

  沒想到教授要跟自己說的話居然是要自己回答這種問題,蘭頓時愣了一下,而其他人依舊都還看著她,有部分的人是疑惑為什麼伊見教授會針對蘭。

  新生們的年紀尚小,還不太有自己出外購物的經驗,除了青梅竹馬以外,幾乎沒什麼人知道美竹家是做什麼的,畢竟也不是會隨便出現在報章雜誌的名字。

  大家都覺得蘭回答不出來,就連她的青梅竹馬們都覺得這個問題太模糊,根本沒什麼關鍵字,都在替蘭捏一把冷汗的時候,她倒是開口了。

 

  「……白鮮?」(※註11,具有恢復療效的植物,白鮮香精可以即時療傷)

  「嗯哼……回答正確。」

  「哦哦!」

 

  就連發問的老師看起來都很驚訝一般,說到底其實只是想跟藥草專家的孩子較勁而已。

 

  「大家記好了,美竹同學的家裡是日本第一的魔藥開發商,想必見過各種藥草,課外時間跟她學習也是不錯的選擇。」

  「欸?欸……」

 

  沒想到教授就這樣把自己的身世報了出來,讓蘭整個不知道該往哪裡躲起來,不過坐在一旁的巴和摩卡倒是稍微坐過去,想要幫蘭擋住身子。

 

  「好了,那我們開始上課了,請各位翻到課本第十二頁──」

 

  挑高的伊見教授在講台上稍微低頭也具有十足的氣勢,大家沒有繼續盯著蘭,立刻翻開了課本開始聽課。

 

  「哈……」

 

  這堂課沒有蘭想像中的有趣,即使被植物包圍,也沒有家裡的那種感覺,更何況要教的東西,自己好像都學過了。

  以後感覺還要被別人問東問西,她不曉得在盆栽跟課本的背後偷偷嘆了幾口氣。

  但是想到要是以後就連友希那都來找自己發問藥草相關知識,她就又提起了精神──就像以前那樣跟對方交換神奇動物和藥草的知識,那是她就學前最快樂的回憶之一。

  只是沒過太久,蘭就因為心不在焉又被教授點名了。

 

32

 

  新學期開始上課的第一天,午餐時間,不分年級,各個學院的人又都聚在了一起。

  蘭跟巴就像理所當然一樣坐在友希那的旁邊,一邊吃飯一邊假裝沒聽見旁邊薰的演說,只是因為薰的關係,倒是吸引來了其他學院的學生坐在葛萊芬多的餐桌。

 

  「薰!薰!呀──!」

 

  友希那也不知道只不過一年的時間,薰是怎麼聚集到各個年級的粉絲,明明說的不過就是一些奇怪的話──她都沒有聽進去,不過有感覺到應該是在朗讀故事,瀨田父母的著作──卻能夠在午餐時間聚集越來越多人坐在或站在她對面激動地聆聽。

 

  「呀──薰學姊!」

  「緋、緋瑪麗!?」

 

  因為友希那沒在意,蘭本來也不在意,但是聽到粉絲群裡有自己熟悉的聲音,她不禁驚訝地差點把飯吐了出來。

 

  「嘛……薰學姊說的故事也不錯啊,聲音也很好聽。」

 

  同樣看見緋瑪麗矮小的身軀在一群高年級中跳躍,巴反倒也沒有太震驚,還誇獎了薰。

 

  「什──」

  「確實是,所以我說她人很好的。」

 

  蘭正想反駁的時候,旁邊的友希那就附和了巴,即使她真的沒有在聽薰說話。

  只是蘭錯愕的時候,注意到了友希那有點震驚地放下了刀叉,並且視線朝著某個方向,所以她就跟著看了過去。

  然而蘭隨著視線看見的是坐在史萊著林的餐桌守規矩吃著飯的摩卡,這讓她有點不明白。

 

  「友希那?」

  「蘭,那是青葉摩卡,對吧?」

  「欸?真的在看摩卡?對啊。」

 

  沒想到友希那真的是在看摩卡,這又讓蘭更不明所以了,於是她就繼續盯著摩卡。

  這才發現摩卡正在和自己不認識的人說話,而且應該是史萊哲林的學姊,兩人還侃侃而談,那個學姊旁邊坐了個用鄙視的表情凝視著薰的另一位學姊,讓蘭有點不知道友希那到底是看著誰。

 

  「在跟摩卡說話的人,友希那認識嗎?」

 

  因為很少看見友希那那樣驚訝,蘭還是忍不住問出口了。

 

  「同年級是不可能不知道名字的……但……還真的沒有說過話,她居然可以跟冰川日菜聊得那麼開心。」

 

  蘭甚至開始不明白友希那的表情是羨慕還是什麼了,只是她看見這樣的友希那,忽然覺得有點不甘心。

  ──居然有人可以讓友希那露出這種表情。

 

  「冰川日……啊,冰川日菜學姊……友希那好像在信上說過……」

 

  隨後,蘭就立刻想到了友希那之前分享的校園生活,努力翻找著腦裡的記憶,最後還是沒有回想到任何細節。

  因為友希那就只是提到了名字而已,她沒有把自己想做卻一直沒做到的事情告訴蘭──想認識冰川紗夜跟冰川日菜卻一直沒機會靠近。

  友希那沒提過,蘭也不敢問,可是又覺得友希那這樣看人的表情讓自己不太高興,蘭只好想辦法轉移注意力。

 

  「那個……在冰川學姊旁邊的人,一直用可怕的眼神盯著薰學姊,友希那也認識嗎?」

 

  雖然薰有點特別,但是是友希那承認的好人,所以蘭也開始在意了起來。

 

  「啊……那個啊。」

 

  不過友希那的第一反應讓人覺得好像有什麼隱情一樣,蘭不禁稍微歪了頭。

 

  「蘭,妳知道薰是瀨田家的吧?妳應該也沒有少看書,那個瞪著薰的人是白鷺家的。」

  「瀨田……白鷺……啊!啊咧?她們在市場上是競爭對手嗎?」

  「這個嗎……」

 

  因為蘭幾乎只在意友希那,她還想了一下才意識到自己之前在家讀過的書都是這兩戶人家寫的居多,只是身為魔藥製造商的女兒,她以為只有販售商品的人才會互相競爭。

  畢竟作家要出書還要經過出版社,再怎麼想競爭都是出版社在競爭,更何況瀨田跟白鷺家,隸屬的可是同一個出版社。

 

  「她們的父母感情應該很好吧。」

 

  都談及婚約了,友希那也不覺得兩家關係不好,沒有被蘭問還真的沒有想到。

 

  「感覺好可怕啊。」

  「……可以一直跟在冰川日菜身邊的人,可能真的有點可怕吧。」

  「所以冰川學姊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啊?」

  「妳可以問問摩卡。」

  「……」

 

  沒想到友希那會不想回答自己的問題,而且她記下了友希那看著日菜的視線是怎麼樣的,她一整個很不服氣,甚至偷偷做了決定。

  ──那我就去透過摩卡認識冰川學姊!到時候看看友希那又是什麼表情!

  初來乍到霍格華茲,蘭心裡的叛逆因子就開始發芽了。



To Be Contuined.


人物設定僅供前中期參考,後期會有各種大轉變,包含未定的CP

總之是不會真的出現三角戀的

那些既定事項,就是真的決定了,基本上不會變更(例如誰跟誰的婚約...)

以上。

Asa

【蘭ゆき】Cirsium(三)【HP paro】

※HP paro,正劇向,約一萬字左右發一章(以後約每月更兩次)

※半數成員登場預定

※主CP為蘭友希,副CP紗夜莉莎,重要角色日菜,詳情請看【人物、背景設定】(本次有更新燐子跟薰)

※每章的tag為該章節出場人物。

※比較特別的專有名詞有加上註解。

※目前還在過去篇。


14


  新生歡迎會結束了以後,四個學院也分成了四路,帶著各自的新生回到了交誼廳和宿舍。

  日本分校的宿舍和本校稍有不同,是重視了日本人的個性、文化,做成了相當注重隱私又便利的樣式,不過也因此空間小了一點。

  宿舍是兩人一間的和式房間──榻榻米地板──每一個人都有附一套書桌,睡覺時需要鋪床,...

※HP paro,正劇向,約一萬字左右發一章(以後約每月更兩次)

※半數成員登場預定

※主CP為蘭友希,副CP紗夜莉莎,重要角色日菜,詳情請看【人物、背景設定】(本次有更新燐子跟薰)

※每章的tag為該章節出場人物。

※比較特別的專有名詞有加上註解。

※目前還在過去篇。



14


  新生歡迎會結束了以後,四個學院也分成了四路,帶著各自的新生回到了交誼廳和宿舍。

  日本分校的宿舍和本校稍有不同,是重視了日本人的個性、文化,做成了相當注重隱私又便利的樣式,不過也因此空間小了一點。

  宿舍是兩人一間的和式房間──榻榻米地板──每一個人都有附一套書桌,睡覺時需要鋪床,可以選擇每天都把床鋪收到壁櫥裡或是就這麼一直擺在地上,只是壁櫥裡的空間並非視覺上看起來的大小,裡面的容量大概是看起來的四倍左右,對於巫師來說這並沒有什麼稀奇的。

  所以必要的時候,她們甚至能夠把房間裡的所有東西都丟進壁櫥裡,清出一個寬敞的房間來做其他的事情。

  分好宿舍的友希那,其實一開始對自己的室友有一點意見。

  因為她有點吵。


  「呀,友希那,真是多麼美妙的名字,從今天起我們就要在這完美的空間裡一起生活七年了呢。」

  「……」


  在分院的時候友希那就對這個人稍微感到了一點抗拒,但是又想起了瀨田家的名聲所以抵銷了對她的負面評價,只是誰知道會和她同一間宿舍,想帶有禮貌打招呼回去的友希那,卻只能稍微抽搐著嘴角。

  因為她還真不知道為什麼對方要誇自己的名字,加上這空間並不完美。


  「喔呀?是個害羞的小貓咪嗎?沒關──」

  「貓咪?哪裡有貓咪?妳帶來的寵物是貓咪嗎!?本來我也想選貓咪的,但是還是貓頭鷹比較實用……嗯?兩隻貓頭鷹……」


  薰還以為友希那只是怕生所以不敢說話,誰知道一提到貓咪,她整個人忽然精神百倍,開始原地轉圈尋找貓咪,甚至去打開窗戶說明她為什麼選貓頭鷹,結果看見除了自己的灰色貓頭鷹的另一隻之後,友希那有點尷尬地轉了回來。


  「啊、啊咧?」

  「……我們好好相處吧。」


  後知後覺地發現薰所說的「小貓咪」是在稱呼自己,就算不是很喜歡這個稱呼但她更不想跟薰說太多話,她便擺出一臉冷酷的表情回到了薰的面前向她伸出了手。


  「是、是呢,接下來的七年請多多指教了,友希那。」


  大概是發現友希那比想像中的還要難駕馭,薰也不自覺弱了下來,和她表示友好地握了手。

  不過比起培養感情,友希那覺得先整理房間比較重要,雖然說是室友,房間是可以分成兩邊的,因為左右各有一個壁櫥,她選擇了左邊的位置,接著開始布置自己的空間。

  她把行李箱裡的東西一個一個好好安置在了該放的地方,把跟家人、跟蘭的合照都放到了書桌上,擺好了自己的課本,最後鋪了床鋪看看平常如果不把床收起來還會剩下多少空位。

  至於薰,友希那也不知道她的室友跑哪裡去了,她整理到一半的時候,薰就不見了。

  趁著一個人安靜的時候,她拿了張羊皮紙坐了下來,原本都面無表情的她,拿起羽毛筆就露出了微笑,或許是因為第一行寫著──

  親愛的蘭。


15


  冰川紗夜對於自己的妹妹被分到史萊哲林相當不安,即使這裡是十幾年前才建立起來的日本分校,在有特使來通知她們兩個雙胞胎是巫師之後,她就和妹妹一起大量收集了關於巫師世界和魔法學校的情報,而她印象裡的史萊哲林,絕對說不上是「好」,就算史萊哲林確實能培育出優秀的魔法人才。

  她明白時至今日,史萊哲林依舊秉持著原本的理念,只會選擇純血巫師或是歷史悠久的巫師家族來成為他們的院生,然而她和日菜別說是純血巫師了,就連父母和往上回溯去尋找的祖先,幾乎都沒有查到跟巫師有關的人。

  十歲左右才被通知自己是巫師,小時候發生過那麼多的奇異現象,紗夜和日菜立刻就相信了,所以為了彌補和別人的差距,她們才會在入學前去瘋狂補充了相關知識。

  所以她也明白──日本是比其他國家都還擁有更多純血巫師的地方,那麼對於純血的信仰恐怕也比曾經發生過巫師戰爭的英國來得厚重。

  年僅十一歲的紗夜,就已經理解什麼叫做霸凌了。

  她真的很害怕日菜被分到史萊哲林後,被那些純血信仰者排擠,就這麼度過七年校園生活,所以被帶回了雷文克勞的宿舍之後,她就又開始調查了校規。

  ──能不能夠讓兩個不同院的人住在同一間宿舍。

  結果當然是不可能的。


  「那個……冰川同學……妳還好嗎?」


  看著自己的室友從回到宿舍後,就比不擅長說話的自己都還要來得緊張甚至在焦慮著什麼,燐子便難得鼓起勇氣向旁邊抱頭苦惱的紗夜搭話了。


  「啊……白金同學是嗎?只是一點小問題,謝謝妳的關心。」


  直到燐子說話,紗夜才想起房間裡還有其他人,不過她說著「小問題」的時候,表情看起來比較像是大問題。


  「冰川同學……不介意的話……我也可以幫忙的……當作是……未來要一起住在這裡七年的……第一步。」


  面對正在煩惱的紗夜,燐子也沒辦法就這麼放下,然而她卻是越說越小聲,至少因為房間小,紗夜還是有聽見她說了什麼。

  發現自己從分好院的時候就一心一意都想著日菜,完全忽略了還有其他同學、要跟室友打好關係這件事,所以一被燐子提出來,她便卸下了心防。


  「……說的也是呢,我們要相處七年。白金同學不介意的話,就聽聽我的煩惱吧。」

  「嗯,不介意的……」


  於是兩個人就抱膝靠著牆坐在榻榻米上,聽著紗夜娓娓道來。

  紗夜把雙胞胎、小時候發生的那些魔法奇蹟、以及分院的煩惱告訴了燐子後,燐子像是接收了太多資訊一樣,一時之間還無法給紗夜什麼建議。


  「所以……冰川同學……父母都是麻瓜……嗎?」

  「……嗯。」


  紗夜早在入學前就有預料到自己跟日菜或許會被這麼問,也做好了十足的心理準備,就算在回答之後被對方排擠,她原本認為只要可以和日菜一起讀到畢業就好了,不過在兩人不同院後被提問,她果然還是有點害怕。


  「這樣啊……那還可以對巫師世界瞭若指掌……真的很厲害呢……」

  「欸?」


  不過紗夜萬萬沒想到的是燐子一臉欣慰地誇獎她,而且據她所知,她記得「白金」家也是純血巫師。


  「冰川同學和妹妹……很辛苦的吧?花一年的時間……就和我們並駕齊驅了……真的很適合……雷文克勞……關於妹妹的事情……我也幫不上忙,抱歉了……」

  「謝、謝謝……沒關係的,白金同學願意聽我說,我就好一點了。」


  明明是紗夜在煩惱,沒想到燐子還對自己道歉,她緊張地和燐子揮揮手,也如同她自己說的,告訴了燐子以後,她的心情好很多了。

  除了日菜以外,紗夜原本的朋友都是麻瓜,這是進到了霍格華茲之後,第一次和同年齡的巫師交談,並且談到了家世也沒有被用異樣眼光看待,已經夠她開心兩天左右了。


  「明天開始……正式上課,就可以知道冰川同學的妹妹……有沒有遇到問題了……」

  「嗯,謝謝,白金同學,明天我會找時間問問日菜的。」


  紗夜也是被燐子說了之後才好好冷靜下來,明白在這裡慌張也不是辦法,一切都得看以後的校園生活了。


16


  冰川日菜的室友是白鷺千聖,不過比起千聖先去問日菜問題,反而是因為看了很多書而聽過「白鷺」的日菜一直圍著千聖不放。


  「吶吶吶,小千聖姓白鷺……是那個出了很多魔法書籍的兩位白鷺老師的小孩對吧!?」

  「嘛……」


  千聖在入學前也料到了自己家族的名字會給自己帶來名氣和一些小糾纏,但她沒想到第一天來到宿舍就會被室友一連串詢問。


  「真的是嘛!?好厲害!小千聖一定也懂很多吧!?是不是常常有人去採訪呀?」

  「嘛……還是有不懂的地方,不過父母會口頭解釋……採訪,也就那樣吧……」


  想著未來要跟這個人一起度過七年,千聖藏起了厭煩的表情,非常努力想要跟日菜打好關係。


  「小千聖以後也要成為作家嗎!?可以現在就跟妳要簽名嗎!嘿嘿,這樣我就變成第一個得到小千聖簽名的人了!」


  也不管千聖正在整理自己的行李,日菜就抓住了她的手,閃閃發光的雙眼令千聖實在是沒辦法狠心責備她。


  「不是……我並不是要成為作家,雖然也不是沒有想過……小日菜先去把行李整理好不會弄丟我的簽名的話再說吧……」


  然而千聖還是感到很為難,所以心虛地看向了別處,多麼希望日菜整理好行李之後就忘了這件事。


  「太好了!我就去整理行李,到時候小千聖的簽名我要裱框起來──!」

  「哈……」


  只是聽起來日菜大概完全不會忘記要跟千聖要簽名的事,她就看著日菜相當開心地轉身去打開行李箱,但她不能嘆氣就只好發出了無奈的聲音。

  不過千聖既然決定了要跟日菜打好關係,當然也不會讓她單方面靠過來而已,剛剛被問了那麼多,讓她在整理行李的途中也開始對日菜感到了興趣。

  再加上──覺得自己見多識廣的千聖,覺得「冰川」這個姓氏,不管在腦裡怎麼樣翻找,好像都找不到,所以她也感到了好奇。


  「說起來,小日菜的家族……以前是住在日本的嗎?」


  然而剛剛被問了那麼多,千聖卻也不敢向她提問「日菜的父母是巫師嗎?」,只敢這樣拐彎抹角。


  「欸?一直都住在日本唷,怎麼了嗎?」


  毫無心機的日菜倒是很自然而然地回答了千聖,這讓千聖下意識停下了手邊的動作,有點錯愕地轉過頭看了日菜一眼。


  「那小日菜的父母是巫師嗎?」


  裝出了笑臉,千聖心裡想的卻是──再怎麼說都是被分到了史萊哲林的人,應該不會吧……

  在入學以前,日菜曾經被紗夜吩咐不要一臉很得意的說「父母不是巫師卻生下了巫師」這種話,日菜也不是不懂其中的道理,但她或許在某方面誤會了。


  「不是呀,只有我跟姊姊是巫師喔!」


  所以她依然是很自然而然地回答了千聖。


  「欸……」


  明白日菜的否定究竟是否定了什麼,千聖不禁瞪大了雙眼,然而背對著千聖整理行李的日菜完全沒有察覺到千聖的反應。

  不過日菜若是知道了,她應該慶幸的是千聖並沒有什麼純血信仰,就僅僅只是單純因為麻瓜出身者的日菜被分到了史萊哲林、而且還是自己的室友而感到震驚而已。


  「小日菜會了多少魔法呢?」


  不如說千聖最在意的恐怕是這個問題。

  如果輸給了麻瓜出身者的人,就只代表了自己還不夠努力而已。


  「唔……看過的都記下來了,只是沒有實際用過,所以不知道我會了多少耶!」


  就算被告知自己和姊姊是巫師,日菜也沒有在開始接觸魔法知識後隨便使用魔法,所以她只是實話實說。


  「這樣啊,真期待明天開始上課呢。」

  「嗯嗯!」


  姑且還沒有得到完整的答案,而且也無法得到,千聖就這麼做罷了,她覺得要評定一個人,果然要從實力要判斷,所以只能等到課程開始以後,才可以去判斷冰川日菜這個人。


  「行李整理好啦!小千聖!簽名!」

  「……」


  不過就某方面來說,千聖對日菜的第一印象大概不是很好。


17


  所有一年級新生最期待的一堂課就是飛行課了,魔杖他們都有、處處都長著植物所以藥草反而沒那麼新奇、咒語也是多少學過幾個,但是飛行課,所有一年級新生都不被允許擁有掃帚,能夠在這堂課使用掃帚練習飛行對他們來說是非常新鮮又激動的。

  校方或許也是明白一年級新生的心情,把飛行課排在了正式上課的第一天的第一堂課。

  約莫三十五人左右的新生齊聚一堂,通常都會按照學院站在一起,不過友希那和莉莎,以及紗夜和日菜倒是莫名就站到了一起。

  至於千聖則是利用比她高的人當擋箭牌,似乎不管怎麼樣都不想跟薰站在一起一樣。

  負責指導飛行課的教師是有著一頭亞麻色頭髮,還綁成麻花辮向前跨在肩上的鳥羽安里,跟一群十一歲的小孩子比起來她當然不算矮,但若是教師都站在一起,她或許還滿矮的。


  「那麼各位同學請站在各自的掃帚左邊。」


  面對這位看起來就很慈善的老師,新生們每一個都躍躍欲試,站好定位之後就迫不及待地繼續盯著鳥羽老師。


  「伸出你們的右手,向這樣,對著掃帚說『起來』!」


  鳥羽老師將右手手掌對著地面的掃帚,向所有新生示範了如何讓地面的掃帚來到自己手中的方法,所有新生看了皆迫不及待地等著她的下一個指令。


  「好了,開始吧!」

  「起來!」

  「起來!」


  於是各位新生的呼喊聲便佔據了學校的廣場,有人一試就成功,有人叫了好多次,掃帚仍然躺在原地。


  「喔喔!」


  而那個一試就成功的人,當然包含了冰川紗夜以及冰川日菜,沒想到這樣一喊還真的能夠讓掃帚來到自己手中,日菜不禁發出了感到驚奇的聲音。


  「嗯哼……」


  沒有站在日菜的旁邊,躲到角落去的千聖盯著日菜,她發現日菜不僅一次就成功,掃帚在她手中還不會晃動,不像自己有點難駕馭突然從草地上飛上來撞到手心的掃帚。


  「起來!」


  當然也有其他優秀的學生,不過就是讓掃帚來到自己手中而已,友希那也只喊了一次,雖然比不上日菜那樣像是完全靜止,飛起來的掃帚也很安穩地在她手心之下。

  直到所有人都可以讓掃帚從地面起來以後,鳥羽老師才接著說下一個步驟。


  「所有人跨過掃帚,雙腳踏地,等我說飛之前不要亂動。」


  鳥羽老師一邊照做自己說的動作,看著每個新生也全部都做好了預備動作後,她便雙腳離地,比學生們快一步飛了起來,這是為了待會在空中好好看著每一個人。


  「飛!」

  「唔哇哇哇!」

  「哇喔!」

  「嗚喔喔喔──!」


  但是一嘗試飛翔,廣場上就傳來了此起彼落的哀號聲,有新生坐到掃帚上就立刻倒掛直接跌在地上,有新生飛了起來但因為掃帚不穩又立刻向下墜,還有的新生只是害怕飛起來的感覺所以驚呼了出來。


  「友、友希那……等、等等!」


  也有新生──莉莎,因為飛起來很不穩但卻不是雙手好好抓著自己掃帚的前方,而是伸了一隻手去抓住穩穩飛在旁邊的友人的衣袖。


  「莉莎,這樣我也會跟著不穩的!」

  「嗚哇哇……小莉莎,救救我……!」

  「哇啊啊!彩,不要拉我!」

  「莉莎才是不要拉我!」


  本來可以假裝成優等生的友希那,因為旁邊的莉莎和莉莎的室友丸山彩,一整個無法放心飛高,就這麼被捲入了赫夫帕夫的混亂裡。

  不過看起來都有順利從地面上離開,鳥羽老師並沒有關注她們,她的視線全部放在了在這之中最突出的那個人身上。


  「耶!姊姊!快看快看!」

  「日菜,注意音量!不要大吼大叫!」


  日菜相當熟練地操控著掃帚在天空中亂竄,紗夜就像是要制約她一樣緊緊追在後面,但若不是也有相當優秀的才能,紗夜是根本沒辦法緊緊貼在日菜後面追著她的。


  「哇──視野真好!」


  停止了亂竄以後,日菜就從廣場中心垂直上升來到了她可以接受的高度,一手舉起來遮著光線眺望著整個學院。


  「日菜!不要擅自跑到那麼上面!妳看看大家都在底下!」


  紗夜就是害怕自己的妹妹一天到晚鬧事,才會因為被分到不同院而焦慮不已,只是她為了制止日菜,沒發現自己倒也是做了同一種事。


  「欸──真的耶,不過她們為什麼都在底下呀?」

  「啊……」


  因為太專心在掃帚上,日菜直到被紗夜提醒才注意到下面的人,但她卻是很單純地好奇為什麼沒有人跟她們一樣上來,而紗夜也是跟著往下看了之後,才意識到──沒有上來的人不過就是操控不好掃帚而已。


  「日菜,回去吧。」


  雖然早就知道自己的妹妹是天才了,但是紗夜也有點得意自己能夠追上日菜,即使如此,她還是明白不要太宣揚的道理,於是便開始緩緩下降。


  「欸──好吧。」


  還想飛去其他地方一探究竟的日菜最後都還是會聽紗夜的話,然而她們終究也沒有下降太多,就一直待在空中看著那些飛不上來的同學。

  當然這時候的她們也還沒發現,有人正在悄悄注意著她們。


18


  符咒學的教室在所有新生都掌握了魔杖的基本揮動方式後,便開始了他們的第一個咒語──飄浮咒。


  「溫咖癲啦唯啊薩!」(※註10,飄符咒的咒語)


  整間教室傳來了三十五個人同時對著桌上的羽毛大喊咒語的聲音,當然絕對不止一次。


  「溫咖癲啦唯啊薩!」


  就和學習用掃帚飛行一樣,仍然有人不管怎麼樣都使不出正確的魔法,教室裡喊著符咒的聲音開始參差不齊。

  不過仍然有人──也是一次就成功的。


  「太棒了,太棒了!」


  符咒學的老師看著喊了一次就宛如早上騎的掃帚一樣在教室裡輕易操控著羽毛亂飛的日菜,其它還沒成功的學生好像都不重要似地,他只盯著日菜的傑作。

  不過就坐在日菜旁邊的紗夜,明明也是一次就成功了,她只是不想和日菜一樣搗亂,就只是讓羽毛上上下下而已。

  至於坐在日菜另外一邊的千聖,至少還試了三次左右才成功,等到日菜稍微冷靜了一點後,她才向日菜搭話。


  「小日菜……真的是麻瓜出身者?」

  「……!」


  聽到千聖的問題,吃驚的不是別人,而是和她隔著一個日菜的紗夜,本來還在飄浮咒的興頭上,卻因為這個問題冒了一身冷汗。

  然而日菜對這個問題一點心機都沒有,一邊操控著羽毛繼續飛翔,轉頭就笑瞇瞇地回答了千聖。


  「對呀!而且還是雙胞胎呢!」


  沒想到日菜會這樣爽朗地回答自己,千聖愣了一下。


  「日、日菜……」


  只告訴自己的室友和日菜的室友的話,紗夜還不至於緊張,但是日菜和千聖幾乎是把兩人的身世直接在班上大聲說了出來,讓她整個焦慮地不敢往其它人的方向看。


  『……麻瓜出身者?』


  事實上確實也有其它人聽到後就在意了起來,友希那便是其中一人。

  不過身為混血巫師的她並沒有太在意其它巫師的出身,只是因為現在被告知有那樣的能力的日菜,父母居然都是麻瓜,她感到很震驚而已。


  「怎麼了嗎?」


  見紗夜跟千聖的反應好像都不太對勁,然而紗夜也沒多說什麼,日菜便相當天真地歪頭盯著千聖。


  「嗯……沒、沒什麼呢,只是覺得日菜很有天賦,還有妳姊姊……紗夜同學?也是呢。」


  千聖也是覺得自己無心的提問而讓兩位冰川直接被所有新生聽見她們的出身感到抱歉,想要盡可能地表示友好。


  「是嗎?我們認識的巫師朋友沒有太多,所以不知道怎麼樣是有天賦說!」


  然而日菜一直沒有察覺到千聖和紗夜的心思,在半數人還繼續試著飄浮咒的同時自己也又大聲說了出來。


  「日菜,好了,別說了!」

  「有天賦並且不招搖的人是不會被討厭的,不要擔心,紗夜同學。」


  看見紗夜緊張地制止日菜,千聖就明白紗夜大概很害怕,所以只有說這句話的時候特意放大了音量並向其他地方快速瞥了一眼,用著她「白鷺」的身分先勸告了其它可能為因為麻瓜出身而去欺負冰川姊妹的人。


  「與其說是討厭……比較令人害怕吧……吶?友希那。」


  和冰川姊妹以及千聖相隔有點遠的莉莎也聽見了千聖的發言,小聲地發表了她的感想並用手肘偷偷打了一下友希那。

  正在操控羽毛的友希那被莉莎這一觸碰就擾亂了心神,她的羽毛又掉回了桌上,有點不情願地開了口。


  「才沒有什麼感覺……溫咖癲啦唯啊薩!」


  比起誰是麻瓜出身者、誰是純血巫師、混血巫師,友希那只想好好掌握每一個咒語。

  再加上,雖然初次見面時確實從冰川日菜身上感受到了懾人的氣場,友希那並不覺得那是抱有惡意的,純粹只是──覺得她們很強大而已。

  所以自己也要再加把勁。


19


  不管是在飛行課、符咒學、變形學、黑魔法防禦術、魔藥學、天文學、魔法史以及藥草學,一個星期過後,所有新生都體會到了所謂的天才和自己的差距。

  冰川日菜是天才,但是冰川紗夜也不遜色,然而大家也都能理解到後者的才能來自於她的努力,對於她的敬佩或許多過於日菜,但或許也沒有太過敬佩她。

  即使大多數的人是和善的,確實還是殘留著一些不喜歡麻瓜出身者的巫師。

  不過他們也只能在心裡默默討厭了,要是對冰川姊妹其中一個人惡作劇,他們不用想像都能夠預料到對方的反擊會遠超乎自己能承受的威力。

  畢竟使用魔法的技巧比不過別人,就別想著要去惡作劇了。


  「吶吶,友希那不是說要跟那對雙胞胎姊妹當朋友的嗎?」


  一星期過後,仍然沒跟冰川姊妹說上話的莉莎,像是把原因都推在友希那身上一樣,用著無辜的語氣詢問她。


  「……現在去認識她們不就有種巴結的感覺而已嗎?」


  友希那同樣也是用一個星期就明白了冰川姊妹的才能,相比之下自己在課堂上的表現不過就是「原本就該做好」而已,並不像她們是「超乎了所有人的預期」,她可不想像那些為了拍馬屁或是尋找靠山才去黏在冰川姊妹身邊的人。


  「嘛……說是這麼說……」

  「而且也很難靠近吧?」

  「那倒……也是。」


  就算友希那真的想去認識日菜或是紗夜,錯過一個星期她們就已經錯過了全部,就是友希那不想成為的那種人──都纏在兩人身邊。

  不只是其他連名字都沒記住的一年級,還有其他學長姊們也會在下課時間跑來搭訕這兩人。


  「以後還會有機會的吧?」


  在遠處眺望著被不少人跟著或是包圍的紗夜露出來的並不是太開心的表情,友希那只是淡淡下了個結論。


  「也是啦,就算想跟大家都當朋友,嘛……要在這裡七年呢!慢慢來就好了!」

  「我不是那個志向就是了……」

  「嗯?友希那說了什麼嗎?」

  「沒什麼。」


  相較於莉莎想跟所有人友好相處的個性,友希那倒是懶得去認識所有人,例如那些在紗夜和日菜背後當蒼蠅的,她大概就不想認識了。

  不過友希那也不會隨便去認識那兩人的,她覺得自己沒有足夠匹敵的實力的話,不管什麼時候去搭訕她們,都跟那些蒼蠅沒兩樣,恐怕紗夜也會感到厭煩。

  所以她必須要繼續精進自己。


  「……莉莎,我們去學習吧。」

  「嗯!好啊,彩應該也在念書呢!」

  「這樣啊。」


  沒有和其他葛萊芬多的人太熟,反而都跟赫夫帕夫的莉莎以及彩一起念書,友希那也不覺得怎麼樣。

  要是回到了宿舍,那個不曉得能力究竟是好還是不好的室友就像是要參加舞台劇一樣不斷找著書裡的台詞唸出來,所以她也沒有打算跟薰走太近。

  只是丸山彩──就像用一個星期評定了冰川姊妹一樣,用一個星期也足夠讓人明白她的實力了,彩是個沒什麼天賦,卻會努力達成目標的人。

  跟這種無時無刻都在彌補自己不足的人待在一起,友希那至少還比較安心。


20


  即使平時能夠和不同學院的莉莎和彩一起上課、下課時間也玩在一起,甚至一起念書,唯獨吃飯時間要按照學院的位置,所以友希那旁邊坐的是她的室友。


  「喔呀,友希那,是妳的貓頭鷹呢。」

  「……!」


  雖然貓頭鷹在校園中飛來飛去、或是帶東西給主人並不稀奇,在看見自己的貓頭鷹飛過來時,友希那還是稍微感到了驚喜。

  推開手邊的餐具,友希那立刻抬高手去接住了貓頭鷹從上面丟給她的信封。


  「我猜猜,又是友希那每晚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寫信的對象?」

  「……哪有擺出那種表情……」


  因為薰的音量一直都不小,被她說出來就好像是被校園廣播了一樣,友希那不禁紅著臉稍微低下頭去看著信封。


  「真好呀,我每次書寫思念的言語,總是被退件呢。」


  不過薰接下來說到關於自己的事情時,友希那就會稍微覺得剛剛被她廣播沒那麼羞恥了。


  「妳有在寫信?還是我該問妳……妳寫給誰?」


  至少也住在一起兩個星期了,友希那寫信的時候薰確實有幾次在房間,但她可沒有看見薰寫信,那一瞬間都差點以為薰只是為了不讓自己太羞恥才做的好心舉動而已。


  「咳、嗯……告訴友希那的話,可以幫我保守這個秘密嗎?」


  沒想到反問過後,薰突然紅起臉來,友希那雖然更感興趣卻覺得好像有一點可疑。


  「嗯……只要不是寫給聖誕老人……」

  「聖誕老人即使收不到我的信,也能明白我是乖孩子的。」


  就算在魔法世界裡無法說聖誕老人不存在,但是友希那倒是覺得如果是寫給聖誕老人,被退件理所當然,然而薰否定了。

  在打開來自美竹蘭的信件時,友希那先撩起了自己的頭髮塞到耳後,示意薰她願意聽這個秘密,所以薰就緩緩靠了過來,用著和以往相差甚遠的小音量,把自己的秘密告訴了友希那。


  「欸?」

  「越是令人感到困難的愛情,越有挑戰價值呢。」

  「……」


  得知了薰的秘密以後,友希那倒是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就好像也不值得她開口一樣,她真是徹底無言了。

  然而友希那還是默默地往史萊哲林的方向看了過去,就看了那麼一眼後又轉回來盯著薰。

  ──與其說是困難不如說是完全不可能吧。

  只是她並沒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訴薰,默默當作沒聽見,把視線放回了自己手中的信封上。

  拆開前,友希那雙手拿著信封靠近了自己的鼻子。


  「玫瑰……嗎?」


  蘭給她的回信總是帶著一點花香,友希那也是到了第二次左右才發現,所以每次不只信件內容,就連氣味都讓她感到期待了。

  聞過了香味以後,友希那小心翼翼地拆開了信封,從裡面拿出了一張字跡相當工整的信件。

  一邊進食的薰就在旁邊看著友希那的表情變化,一直到確定友希那看完內容後才又向她搭話。


  「友希那真的完全變成了戀愛中的少女呢,看著就連我都感到了幸福。」

  「……不要吵。」


  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表情被薰從頭看到尾,友希那這次徹底紅了臉,伸手去拍開了薰的臉。

  只是這時候,原本在另一列桌子用餐的莉莎正好吃完了飯,靠過來看見友希那在讀信,立刻就鑽到了友希那旁邊。


  「什麼什麼?蘭又寄信來了嗎?」

  「喔呀?原來對方叫做蘭嗎?真是和友希那相配的名字呢。」

  「真的,不要吵……」


  很想也往莉莎臉上拍過去,只是友希那為了保護蘭的信件以及另一隻手也用來拍開薰就已經沒有剩下的手了,最後她只能把臉埋在桌上不被其他人看見自己的表情。

  明明還沒來霍格華茲的時候,在美竹家或是湊家的聚會上,兩人抱來抱去也不在乎旁人的目光,但是只要蘭不在身邊,友希那就會像這樣缺乏一起面對的勇氣而害羞。

  把信件抱在懷裡,友希那最後還是默默抬起頭,假裝面無表情地又要伸手拿起自己的餐具,卻因為莉莎在一旁笑瞇瞇的模樣,她才一臉很不滿地看向了莉莎。


  「為什麼友希那和蘭不交往呀?」

  「哦?原來不是戀人關係嗎?」

  「薰,沒有妳的事情……」


  被兩個多事的人夾在中間,友希那簡直沒辦法讓自己好好冷靜,甚至都想呼喚自己的貓頭鷹來擋在薰和自己中間了。


  「友希那和蘭有婚約關係的哦,家長承認的。」

  「這種事情就不要隨便幫我說出來了!」


  然而莉莎只是因為友希那的反應很好玩所以就這樣大聲告訴了薰,不過這也是因為莉莎覺得友希那每晚寫信,薰都有看到、也明白是怎麼回事才說的。


  「嘛嘛嘛,是很開心的事情不是嗎?」

  「就是說呀,友希那,這是大家都會祝福的婚約關係呢。」

  「……」


  被薰這麼一說,友希那就想到了她剛剛告訴自己的秘密,瞬間喪失了反駁的力氣,只能默默嘆了一口氣。


  「就是因為有婚約關係了,為什麼還需要交往……」


  友希那也沒忘記剛剛的問題,不想要每次都被問,就只好主動回答了,而聽到這句話的薰,就像是靈光一閃一樣變成了興奮的表情。


  「哦……這麼說也很有道理呢,友希那,沒想到能從妳這裡獲得啟發──」

  「薰,我絕對不是在給妳什麼啟發,妳最好就保持現在這樣不要亂來。」


  薰都還沒把話說完,友希那就激動地轉過去制止了她。


  「……友希那?」


  莉莎還不曾見到友希那這樣激動又搶著說話的模樣,不禁感到了一點訝異。


  「……沒事。」


  想著那是薰的秘密,就算是最好的朋友,友希那也不會不尊重薰偷偷告訴她的,所以又讓自己恢復了正常的表情。


  「嘛……看來友希那也交到了可以這樣坦率表現情緒的朋友呢!我就放心啦!」

  「姑且是要一起生活七年的室友吧……」


  稍微瞥了一眼莉莎拍著自己肩的手,友希那只是露出了無奈的表情。


  「哎呀,朋友這個詞真是多麼美妙,友希那,除了室友,妳也願意成為我的朋友嗎?」

  「……莉莎,我想我還是很難應付這個人……」


  只有最後一句,薰大概是沒聽到的。



To Be Contuined.



劇情都還沒跑完就來跟我說XX不該是OOO的人是有什麼急躁症嗎?

孟德斯鸠与虎斗

我们俩真像一对王子与公主呢。

我们俩真像一对王子与公主呢。

眼镜美男

深刻反省红色的字太辣眼睛是否应该改一下颜色

深刻反省红色的字太辣眼睛是否应该改一下颜色

眼镜美男

我来了
忘记上次传了哪些嘞
先把手机里面有的图上传了!(没人理你)

我来了
忘记上次传了哪些嘞
先把手机里面有的图上传了!(没人理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