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火之国大名感到很慌

44浏览    3参与
荒牧流

火之国大名感到很慌(18)

火影战国,乱世风云,政治家柱斑扉泉,走历史逻辑

————

飓风微弱之时必起于瀚海,名川涓细之时必起于高山。

川之国疆域不广,人口较少,却对火、风、雨三国影响极大,境内阿多、大隅、多祢三道山脉阻隔了风之国沙漠,季风入境促进山前降雨,于是才有水量丰沛的雨之国盆地;山脉使恶邻虽然觊觎火之国沃野,却始终难以大规模越山劫掠。

其中最靠近火之国的多祢山脉又与甑山、桔梗山交横,两山之间的谷地上,坐落着著名的桔梗古城。它是上代火之国守细川氏本家的居城,自武藤彰雄下令移民毁城后,十二年过去了,然而灰尘风沙没能将它的华美外表完全侵蚀,碧瓦青砖、廊檐飞角仍在向过客们证明着一个家族已经没落的辉煌。

不过此...

火影战国,乱世风云,政治家柱斑扉泉,走历史逻辑

————

飓风微弱之时必起于瀚海,名川涓细之时必起于高山。

川之国疆域不广,人口较少,却对火、风、雨三国影响极大,境内阿多、大隅、多祢三道山脉阻隔了风之国沙漠,季风入境促进山前降雨,于是才有水量丰沛的雨之国盆地;山脉使恶邻虽然觊觎火之国沃野,却始终难以大规模越山劫掠。

其中最靠近火之国的多祢山脉又与甑山、桔梗山交横,两山之间的谷地上,坐落着著名的桔梗古城。它是上代火之国守细川氏本家的居城,自武藤彰雄下令移民毁城后,十二年过去了,然而灰尘风沙没能将它的华美外表完全侵蚀,碧瓦青砖、廊檐飞角仍在向过客们证明着一个家族已经没落的辉煌。

不过此时根本无人感时伤逝,从东北方向赶来的甲兵足轻源源不断流向新建的甑小砦,旌旗招展,衣甲鲜艳,行军速度很快,显然粮秣充足。

沃野的富裕,由此可见一斑。

甑山脚下,山中一族与隼人提前离开,柱间和扉间便带领族人向军寨集合。他们一面行路,一面望着一支队伍热热闹闹地出了甑小砦,开进破败的城池。

“柱间少爷!扉间少爷!你们可算回来了!”有人喊道。

“广志哥?”柱间感知着来者的查克拉,率领队伍迎向他,“你怎么一个人?你负责的三十人呢?”

千手广志喘着粗气,汗水顺脸颊滴落,使劲咽下口水润了润喉咙。柱间注意到这些细节,心道必然是出了什么变故。

“本阵发布了新的任务内容,所有会土遁的人不用进城,休整一下直接向多祢山进军,我们三十人并入松间叔一队已提前出发,我留下来负责接应你们。”千手广志直接挟着柱间跟上队伍。

扉间放缓脚步来到两人身边:“我第一次听说只要土遁忍者这种要求。”

“确实是第一次,而且这是族内第一次领到非战斗任务——我们要协助建城。”

“在哪里建城?”不是要打仗了吗?怎么还有这种闲工夫?

千手广志没有说话,指向山顶。

远处的多祢山并不高大,相比直刺苍穹的大隅群峰,它起起伏伏的山脊线柔和如水波,让人想起鸟儿飞翔时翅膀与躯干形成的三道弧。山抹微云,天连衰草,既无黄兰点缀,亦无雪梅渡香,山中了无生机,远不如山下忙碌的军营热闹。

四极之月,天寒地冻,南疆冷气侵入骨。柱间注意到了一丝异常,停下来眯起眼睛仔细观察“鸟儿的躯干”。

“轰——”随着一声震响,一汪棕黄色的流体开始缓慢向山下流动。

扉间立刻警觉起来:“土遁?”

“为什么将泥土推向我们这边?”柱间比弟弟想得更多,他无端回忆起军略课上大名若有所思的脸。

千手广志喘匀了气,一手一个带动少年们加快速度:“我们先过去再说。”

经过桔梗古城时,柱间听到了挖凿石块的噪音,看到了乱糟糟摆放在残垣边的独轮车;经过甑小砦时,扉间看到了整齐如林的竹枪,听到了五花八门的命令声。但这些都没能解除他们的疑惑,相反,在登上人为制造出的鞍部时,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更加让两个少年无所适从。

“千手一族的增援,是吗?”一个戴着引立乌帽子的人按刀站在木料堆旁,居高临下道。

“在下千手柱间。”柱间上前低头行礼。

武士闻言瞪圆了眼,狐疑地打量起小忍者:“你就是他们说会木遁的那个人?”

“正是。”

“哼,”这个大胡子武士从鼻子里喷出粗气,“毛都没长齐的家伙,你能懂什么?跟你家大人做事去吧。”

“是。”

和作为外行的武士不同,听到“木遁”一词后,忍者们都或多或少投来了探寻的目光。扉间屏住了呼吸一一回视,柱间迅速拉上他混到灰头土脸的施工人群中。

千手广志赞同地看着他,趁着土遁制造出的声响低声说:“那个人名叫奥羽胜一,足轻大将,是上面派来监工的。”

“我应该在这些人面前用秘术吗?”相比被轻视的不爽,柱间觉得这件事才更重要。

扉间用余光环视四周:“匠人、农兵、志村家忍者、奈良家忍者——”

“——还有秋道家。”

“用一成的威力足矣。”

“这件事我没法替你做判断,柱间少爷,”千手广志神情严肃,“只是风之国的忍者随时有可能到,浜坂军团也已经抵达大隅山下的沼崎,我们必须在他们攻上来之前建好城。这是军令,时间不多了。”

“让我再想想。”柱间对扉间点点头,两人扎紧发带,走向崖边。忍者们在那里按家族分成小队,合力使出更大威势的土遁。

“注意控制,不要和其他家族同时施放忍术,不要让过多的土流完全冲垮山体。”千手的领头者是此次族中出动的最高一级、和族长千手佛间同辈的长老千手松间。他沉下眉头,殷殷叮嘱兄弟二人。

“土遁—土流河!”

青涩嗓音混杂在撼天动地的响声里,千仞之壁化为黄龙奔涌下山坡,分流在平缓的谷中。远方城砦纹丝不动,吞吐着排成长蛇状行军的兵员。

采石,伐木,备长·枪,在山脉上制造凹形……如果在一年前,柱间不会觉得以上安排之间有什么联系,但当他跟在大名身边短暂地接受过军事训练后,这些无序之事都变成了帮助他掌握全局的线索。他现在只需要一幅地图来确认,确认火之国此战的布局。

我们能赢吗?我们要怎么赢?


火之国西陲的纷争暂时还未影响到北地。当凛风钻过密林,两道模糊不清的身影乘风而行,敏捷似灵鹿,矫健如猿猱。

听到微弱的树枝断裂声,领先之人并不回头张望,手腕一转不知摸出了什么东西,将一把苦无钉在树上,飞速在枝间狭窄空隙中穿梭起来。

跟在后面的少年没有冒进,两眼中红光一闪,双腿发力跃向高空。

领先者落了下风,立刻改变策略,亦向树顶跃去,拔出忍刀直刺少年。

少年好像用后背感知到危险,像猫一样在半空中折腰,右手拔刀,左手指间寒光乍现。

“铎铎铎——”三支手里剑凿进树干,两个身影疾速下坠。

皓月当空,树影摇曳,林间再无声息。

两人攀附于枝头,同时将刀尖抵在对方喉间。

然后他们相视一笑。

“多谢你陪我练习,烛太哥。”少年先移开刀剑,借着树枝的摇晃俯首致谢。

“您客气了,斑少爷,”烛太望向头顶上方,“您完全没中我的陷阱,让我好没成就感啊。”

“我看见了,”斑指指自己的眼睛,“你在树间布下线网,那线上流动着查克拉,我可不想试试它们有多锋利。”

烛太狡黠一笑:“您只看见了那个。”

“什么?”斑没明白他的意思。

无人回答,身材高挑的宇智波烛太就这样在斑面前消失不见。

“替身术。”斑恍然大悟,无奈地看向烛太钉在树上的苦无。青年果然在那里笑吟吟地回望他:“怎么样?下回你可要仔细观察啊。”

斑没有应承,歪头笑了一下,默默抬手结印。刹那间,他也从原地消失了。

宇智波烛太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替身术。”凿进树干的第一支手里剑变成了黑短炸少年,张口平淡说道。

“被反套路回来了……好丢脸……亏我还那么得意……”烛太尴尬地揪头发。

我以前被另一个人套路过,自然不会再马虎大意,斑心想。他在心里鄙视了一遍某个心脏的千手妹妹头,不忘安慰烛太:“你如果开写轮眼与我对战的话,我就骗不过你了,要多谢你照顾我。”

“您开眼之后实力确实大幅提升,我得再努力些才行啊,不然很快就会被您落下吧。”烛太仰望着斑。

“大哥!烛太哥!有新任务!”泉奈的声音远远传来,打断了对话。

树上的两人神色骤变,立即停止说笑,飞速遁走。

森林寂静,零落的碎枝落进腐叶,武器刻痕藏进阴影,一切如常。


夤夜,我醒转后无法入睡,索性躺在被褥里阖目回想召开军议那天与伊东的推演。

仿效墨子与公输般模拟攻宋一事,伊东负责攻,我负责守,另有奈良家忍者不断补充近期从风之国获取的情报。按照原来守山谷两城砦的计划,伊东两胜一负一平,按照新建关城的计划,我在分出兵力驰援赭石的情况下仍然四战全胜。

当时石田以为我和伊东在串通演戏,摩拳擦掌过来一试,结果依然如上。

自那时起,家臣们对我的态度明显变化了,石田和山县归城准备作战前甚至愿意与我详谈计划。我开始从他们的眼睛中看到我的存在。

这些人大概认可了我的战略部署能力,大战将至,领导者不乱指挥就是好事,我居然能提出点建设性意见,简直是世间难遇的好事。

只有我自己清楚,我并没有多高的军事天赋,这招“筑剑阁”师从自武侯——那才是真正的天才。

蜀道之难,剑阁之险,天下皆知。杜工部有诗云,“惟天有设险,剑门天下壮。连山抱西南,石角皆北向。两崖崇墉倚,刻画城郭状。一夫怒临关,百万未可傍”。多祢山壁较薄,两峰间的鞍部正对甑、桔梗所夹的峡谷,加上土遁冲下的泥石,刚好可以形成一个同剑门关一模一样的直角梯形,陡坡面对川之国,缓坡面对火之国,再用桔梗古城的坚硬石料堵住原本的出川道,“易守难攻”的目的便达成了。

一阵清风拂过面颊,山中家忍者瞬身到床前:“殿下!前线急报!”

我顿时将问题抛到脑后,手脚麻利地掀被起身:“讲!”

“赤砂家忍者偷袭多祢山,风之国第一批流民已到达雨之国山口!”油灯被次第点亮,坂原风尘仆仆走了进来。

“多祢山关城情况如何?是否受损?人员伤亡多少?”

“生擒三人,击毙三十人以上,千手、秋道各折损两人,农兵折损十数人,关城已修补完毕。”坂原看到我和衣而睡的备战姿态,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从侍女手中夺过扇子,示意虎丸捧起太刀:“怎么会有这么多伤亡?沸水、火油、箭支、滚木等防城物事都备齐了吗?”

“守备不够尽职。”坂原迟疑了一瞬间。

我侧目紧盯笔头家老的眼睛,等待他表态:“领命守关的奥羽胜一是你推荐的吧?他在建筑工程一业上确实卓有天赋,在约定工期前便建好了关城,但玩忽职守——”

坂原冷冷回视:“论罪当罚。”

“战后一并赏功罚罪。”有了他的保证,我增加了一点严明军纪的信心,转头对迦南大喝:“去城头吹响法螺!召集所有人准备出阵!”

“是!”

我们大步走出寝居,众家臣已经聚集在廊中,看到我和坂原后顿时轰然叫嚷出声:“殿下!”

地板吱嘎作响,坂原又后退了两步。现在我独自一人站在前方,俯视着这群比我多经历过数十年沧桑的股肱之臣。

我深深呼吸,而后提气朗声道:“诸君!风之国兵临城下!谁愿随我出战!”

“臣下愿往!”应答声压过了法螺的呜咽,响彻重重云霄。

“好!”我并指为剑,直指向南,“各位且回去安寝吃饱喝足,明日卯时,出兵迎击浜坂元亲!”


荒牧流

火之国大名和作者都感到很慌(3)

(以下为补充设定,不用点心/点推荐,看文的旁友有需要的话可以看一眼辅助理解,近几章的剧情和川之国地形大有关系)

*二设内容!

[图片](下五垣是坂原家,打错了orz)

风之国东部沿海为高原,限制了渔业发展;

川之国是数条重要河流的发源地,影响风、火、雨几国农业;

雷之国山脉延伸至火之国北部,南贺川发源自雷之国;

铁之国当前领地面积小于原著。

*二设:山中、奈良、油女等(忍族智商担当)和领主们关系更密切,政治素养+50(作者给加的)。

*隼人:(はやと)是古代日本南九州地区的原住民,大和王权时期被和人当作异族人看待。

大隅隼人、阿多隼人(萨摩隼人)、多褹隼人、甑隼人

(本文隼...

(以下为补充设定,不用点心/点推荐,看文的旁友有需要的话可以看一眼辅助理解,近几章的剧情和川之国地形大有关系)

*二设内容!

(下五垣是坂原家,打错了orz)

风之国东部沿海为高原,限制了渔业发展;

川之国是数条重要河流的发源地,影响风、火、雨几国农业;

雷之国山脉延伸至火之国北部,南贺川发源自雷之国;

铁之国当前领地面积小于原著。

*二设:山中、奈良、油女等(忍族智商担当)和领主们关系更密切,政治素养+50(作者给加的)。

*隼人:(はやと)是古代日本南九州地区的原住民,大和王权时期被和人当作异族人看待。

大隅隼人、阿多隼人(萨摩隼人)、多褹隼人、甑隼人

(本文隼人指西南山地部族)

*岛呗:指的是奄美群岛以及鹿儿岛的传统民谣。岛呗的演唱需要类似于女性的假声,这是因为鹿儿岛的蛇神一般是以女性形象出现,而琉球群岛地区又有妹神(おなり神)的缘故。岛呗起源于鹿儿岛地区的传统民谣,后来传至鹿儿岛南部的奄美和冲绳,渐渐成为日本南九州民谣和冲绳民谣的统称。

(本文岛民指涡之国、汤之国等地的移民)

*丰富原著有关桔梗山、桔梗城的内容


荒牧流

第十六章歌词出处,《混沌武士》的插曲。

歌者朝崎郁惠(Asazaki Ikue),1935年出生于奄美大岛加计吕间岛,被称为奄美诸岛古民谣继承之第一人。

第十六章歌词出处,《混沌武士》的插曲。

歌者朝崎郁惠(Asazaki Ikue),1935年出生于奄美大岛加计吕间岛,被称为奄美诸岛古民谣继承之第一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