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火影忍者

2462.9万浏览    14.9万参与
倾听音乐啦
火影忍者 千手柱間十大忍術 宇智波都服氣
火影忍者 千手柱間十大忍術 宇智波都服氣
厝十二

【恋与忍者】游戏内测开始了!


内测进行中,你所攻略的角色有三个,分别是——


p1杀伐果断的封印忍者(开启办公室恋情或相爱相杀线)

p2玩世不恭的指导上忍(禁忌师生恋或同事间逐渐暧昧进行时)

p3蓦然回首的和服女孩(你的炼铜计划与一夜■!/情的曼妙结合)


……

以上都是假的!

p2是性转欸,说实话我一开始对花奈的设定就是给自设送的老婆,后来感觉按她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啊。

她应该是渴望和像野原琳,波风水门,自来也之类的好相处的家伙共处(只是共处),所以爱情线直接pass。


【恋与忍者】游戏内测开始了!


内测进行中,你所攻略的角色有三个,分别是——


p1杀伐果断的封印忍者(开启办公室恋情或相爱相杀线)

p2玩世不恭的指导上忍(禁忌师生恋或同事间逐渐暧昧进行时)

p3蓦然回首的和服女孩(你的炼铜计划与一夜■!/情的曼妙结合)









……

以上都是假的!

p2是性转欸,说实话我一开始对花奈的设定就是给自设送的老婆,后来感觉按她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啊。

她应该是渴望和像野原琳,波风水门,自来也之类的好相处的家伙共处(只是共处),所以爱情线直接pass。


👻随雨

火影推文与求文

火影《斑带》-心控

作者:莎丽清风


请问有没有大大愿意写这个的观影?🙏🙏🙏🙏🙏

(⌐■_■) ( •_•)>⌐■-■ (•_•)


火影忍者强强


cp:宇智波斑x宇智波带土

如果第一次的选择是意外,那么之后的所有便是刻意的疯狂。

误会可以解开,但现实,拿什么掩盖。


内容标签: 火影 强强 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主角:宇智波斑;宇智波带土 


配角:宇智波火核;千手柱间;千手扉间;

宇智波云;鬼灯幻月;宇智波雅子;旗木卡卡西 


其...

火影《斑带》-心控

作者:莎丽清风


请问有没有大大愿意写这个的观影?🙏🙏🙏🙏🙏

(⌐■_■) ( •_•)>⌐■-■ (•_•)


火影忍者强强


cp:宇智波斑x宇智波带土

如果第一次的选择是意外,那么之后的所有便是刻意的疯狂。

误会可以解开,但现实,拿什么掩盖。


内容标签: 火影 强强 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主角:宇智波斑;宇智波带土 


配角:宇智波火核;千手柱间;千手扉间;

宇智波云;鬼灯幻月;宇智波雅子;旗木卡卡西 


其它:斑带;正剧向;穿越;战国时代 

一句话简介:宇智波斑x宇智波带土 

立意:火影纯爱同人 相爱相杀



阿布

救命  这个男人已经快50岁了……

逆天了!

救命  这个男人已经快50岁了……

逆天了!

全球变冷

满船清梦压星河(三十一)

  夜晚,宾客都散去了,佐助已经醉的不知道天南地北,握着手里写轮眼发怔。

  “佐助?”我爱罗摸摸手下的黑短炸,“在想什么?”

  “我想哥哥。爸爸的眼睛可以给哥哥,我的眼睛给止水哥。我不喜欢止水哥,哥哥喜欢…”说着说着,声音愈来愈小,呼吸渐渐平稳。我爱罗接住从佐助手里掉出来的容器,让小祭拿来毯子给佐助盖上,找到了还在角落里和大蛇丸拼酒的纲手。

“纲手前辈,大蛇丸前辈,我有件事想拜托你们。”

  “啊啦,毕竟是我们小佐助的人,有事就说,我听听看。”大蛇丸笑的阴森森,像个被抢了女儿的老父亲,恨不得照着我爱罗的...

  夜晚,宾客都散去了,佐助已经醉的不知道天南地北,握着手里写轮眼发怔。

  “佐助?”我爱罗摸摸手下的黑短炸,“在想什么?”

  “我想哥哥。爸爸的眼睛可以给哥哥,我的眼睛给止水哥。我不喜欢止水哥,哥哥喜欢…”说着说着,声音愈来愈小,呼吸渐渐平稳。我爱罗接住从佐助手里掉出来的容器,让小祭拿来毯子给佐助盖上,找到了还在角落里和大蛇丸拼酒的纲手。

“纲手前辈,大蛇丸前辈,我有件事想拜托你们。”

  “啊啦,毕竟是我们小佐助的人,有事就说,我听听看。”大蛇丸笑的阴森森,像个被抢了女儿的老父亲,恨不得照着我爱罗的脑袋给他两锤。

  “是这样的,我刚才让勘九郎去提了四个马上就要处死的叛忍,应该快到砂隐村外了,想让您秽土转生宇智波鼬和宇智波止水。己生转生之术的卷轴给您看,希望您可以控制另外两个叛忍用这个术把两人复活。”

  大蛇丸的笑容难得真心实意了些,“佐助的想法?”

  “他喝醉了。佐助清醒时不会向我提起他想要什么,我只能尽力揣摩他的意思。”

  “行,我知道了。那你找纲手干什么?”

  “给宇智波鼬和宇智波止水进行换眼手术。佐助的意思是,宇智波富岳的万花筒换给宇智波鼬,他的那双万花筒换给宇智波止水。”

  大蛇丸掏出自制的醒酒药,一人一粒吃了下去,纲手被酒精占满的脑袋清醒了不少。

  “清醒了就走吧,纲手,咱家小佐助想哥哥呢。”

  “换眼啊,行,秽土转生之后换眼,最后再用己生转生吧,不然会有一段时间的恢复期。”

  “这种医疗上的事就你安排就好了嘛,己生转生之术我要再研究一下。那就先秽土转生吧。”大蛇丸把我爱罗递过来的卷轴收好,两个活人祭品被秽土包裹,逐渐变成另一个人的样子。

  “秽土转生之术!”因为宇智波止水连个棺材都没有,大蛇丸直接将那颗别天神作了召唤止水的媒介。在两人睁开眼睛之前,当机立断把控制他们的符咒抽了出来,只剩了两个没有自主意识的空壳子。

  纲手接过我爱罗手里的写轮眼,仔细分别了来源后,换眼换的相当顺利,慢悠悠地用掌仙术连接眼部神经。

  怪不得听说宇智波的眼部神经就像USB插口,眼珠子说抠就抠(゚Д゚)ノ

  大蛇丸在这个时间里扫了几眼卷轴,了解了操作步骤就将卷轴扔回了我爱罗怀里。嘛,虽然他觊觎忍界禁术,但他是个有原则的人,小佐助的人他是不会坑的。不过也是第一次操作,多少有些没把握。

  把从止水他们身上抽出来的起控制作用的符咒贴在另外两个叛忍身上,当代表己生转生之术的蔚蓝色查克拉在胸口燃起的时候,他知道他成功了。

  “嘛嘛,我爱罗君,你放心啦,小佐助在你这,我不会对砂隐做什么的,己生转生我只看了结印方式,不要介意哈。”

  “难不成你想对木叶做什么?”修补完眼部神经的纲手给了不靠谱的队友一个眼刀。

  “嘛,我现在是正经的木叶科研人员…”

  我爱罗没心思听他们斗嘴,他只是想快点把这两尊大佛带回去,佐助在宴厅里睡觉,不知道手鞠和小祭能不能照顾好,冷不冷热不热,醒没醒…啪,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拍没了。

  五代风影叹了口气。我爱罗你没救了。

  随着查克拉的输入,因秽土而形成的纹路一点点消去,取而代之的是富有活力的新生的皮肤,逐渐恢复的心脏有力地跳动。

  鼬和止水几乎是同时睁开眼睛的,面面相觑了几秒钟,决定有时间再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面前的几人鼬还算熟悉,大蛇丸,五代火影,还有一位…穿着婚服的红发青年?铺天盖地的黄沙,一看就是风之国砂隐村。感受到呼吸的热度和胸口的跳动,甚至还有眼部涌上来的力量,鼬怔然了。

  “五代目大人,这是…”

  “现在木叶是六代目火影卡卡西。不必叫我五代目。鼬,你和止水复活了。”纲手拉过不知道神游到哪去的我爱罗,“这是五代风影,你弟夫。”

  刚陷入思考他的永恒万花筒来源的鼬似乎听到了什么奇怪的词汇。

  “啊,五代风影大人,是小鼬的什么?我家和砂隐没有亲戚吧。”止水两下把鼬扒拉到身后,开着鲜红的六芒星一脸戒备。

  我爱罗看看天色,有点心累。

  “详细情况一会儿在路上说好吗,砂隐昼夜温差大,佐助再睡下去要感冒了。”

  对鼬这个骨灰级弟控和止水这个隐性弟控来说,没有什么比“佐助”这两个字更有杀伤力。两人果断起身拍掉身上的沙子,坐着我爱罗倾情提供的小沙垫往回飞。

  “事情就是这样。”我爱罗感受着两位兔子眼兄长毫不掩饰的打量,表面稳如老狗,心里慌的一匹。

   啊啊啊我是不是不够沉稳可靠不够温柔细心哥哥君会不会不让佐助跟我在一起了orz

  “鼬先生,我想跟你说一下佐助的事。”

  “哦,你讲。”

  “佐助的心理状态不太对。四战结束之后,他回了木叶。鸣人想让他回木叶,他就回木叶;他觉醒了木遁,纲手大人想让他继承千手,他就继承千手;和我联姻对鸣人好,他就嫁给了我;我喜欢他,追求他,他就答应了和我在一起…他从来没有主动提出过他想要什么,无欲无求的不像个青年人。就连想要见哥哥,也是他今天喝醉了之后说的,清醒状态下,他不会告诉我这些。”提起这件事,我爱罗有些黯然。他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佐助对他敞开心扉,不断的打击下佐助已经不是那时候棱角分明的样子。

  他很心疼。

  “小佐助失去的东西太多了,”止水在净土也没少听鼬跟他絮絮叨叨,对佐助的情况了解的很是详细,“小佐助幼年没了家庭,十六岁失去鼬,十八岁失去鸣人,他在乎的东西都失去了之后,他只希望他在乎的人好,而一味付出不求回报。”止水向我爱罗笑笑,漂亮的猫儿眼弯起来,带着丝丝欣慰,“你很好了,佐助有你,我很放心。他愿意跟你提出想要见鼬,已经是个进步了。”

  我爱罗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鼬向止水笑的黑气四溢,万花筒都爆出来了还在笑。

  “小…小鼬…”

  “止水哥,不要被一个人的表面迷惑。”

  我爱罗:…有被内涵到。

  宴会厅里灯火通明,靠在门口的手岛祭看到飞来的几人眼前一亮,匆匆迎上为首的风影,那副松了口气的表情好像见到了救世主。

  “风影大人你可回来了,手鞠姐被鹿丸君接走了,夫人刚才醒了有点起床气,我不敢进去…”

  “辛苦了小祭,回去休息吧。”

  几句话的功夫,鼬和止水已经没影了。

  佐助的回笼觉睡的迷迷糊糊,半张小脸埋在被子下面,因为没来得及换衣服,出嫁的服装一层一层,睡的有些难受。鼬从没见过这样的佐助,漂亮的像个小天使的十八岁的佐助。佐助本就睡的不安稳,感觉到有人靠近,直接睁开了一对九勾玉轮回眼,冰冷机制的双眸直直望向来人。

  然后他愣住了。

  “哥哥…”

  是幻术吗?九勾玉轮回眼下没有幻术可以生效,那他怎么会见到活生生的哥哥?哥哥旁边还跟着讨厌的止水哥。扫视一圈,没看到熟悉的红毛。

  那应该是梦。对,是梦。

  佐助把自己重新摔在沙发上,被子往头上一蒙,鼬明白自家弟弟的心理历程后哭笑不得。像小时候一样拿下佐助头顶的被子,戳戳弟弟的额头,温柔道:“佐助,醒醒了,不然要吃纳豆…”

  果然是鼬那个混蛋,只有他会威胁自己吃纳豆。

  ???那止水也是真的,死了一圈回来了还黏着鼬?

  佐助扒在鼬脖子上,带着点迷茫的眼睛悠悠发出紫光,鼓起腮帮子气鼓鼓的像个雪团子:“止水,鼬是我的。”

  被哥哥戳了。“佐助,要叫哥哥,不许对止水那么说话。”

  “哥哥——”

  “你乖。”迷迷糊糊的弟弟最听话,彻底清醒过来之后就变成小傲娇了。

晚山sssss
期待半年终于!!

期待半年终于!!

期待半年终于!!

Здравствуйте!
是火影忍者oc群,欢迎大家入群...

是火影忍者oc群,欢迎大家入群!

是火影忍者oc群,欢迎大家入群!

藏海

画了一直很想画的小佐w

很喜欢p2草稿的感觉,然而给我画变了(

画了一直很想画的小佐w

很喜欢p2草稿的感觉,然而给我画变了(

分家十图
有雏田这样的女孩子做老婆感觉一...

有雏田这样的女孩子做老婆感觉一定很好,焯!好嫉妒鸣人…

有雏田这样的女孩子做老婆感觉一定很好,焯!好嫉妒鸣人…

碳磷

流逝.2【重修】

佐鸣  ABO

流逝2

 空白区域


佐助的升学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同班的男生庆幸送走了头上的一座大山,而女生们更多是在悼念自己有始无终的初恋,某种程度上佐助的离开真的达到了男默女泪的效果。


不过这样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特别是在老师通知体检日临近之后。每三个月一次的集体体检是基础部的传统,而且紧随其后的还有一年一度的开学季,每个人不同的担忧和烦恼很快就将冲淡了佐助的升学传奇。而四年来对体检日已经麻木的鸣人,少见的对那个日子又有了期待。落人之后这种事,果然还是不甘心!


抖腿蹬着前排的空椅子,实在无聊的鸣人翘了课跑进高年级...

佐鸣  ABO

流逝2

 空白区域

 

佐助的升学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同班的男生庆幸送走了头上的一座大山,而女生们更多是在悼念自己有始无终的初恋,某种程度上佐助的离开真的达到了男默女泪的效果。

 

不过这样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特别是在老师通知体检日临近之后。每三个月一次的集体体检是基础部的传统,而且紧随其后的还有一年一度的开学季,每个人不同的担忧和烦恼很快就将冲淡了佐助的升学传奇。而四年来对体检日已经麻木的鸣人,少见的对那个日子又有了期待。落人之后这种事,果然还是不甘心!

 

抖腿蹬着前排的空椅子,实在无聊的鸣人翘了课跑进高年级的搏击教室。搏击课老师对于蹭课的鸣人并不意外,以基础部五年的标准教学年限来看,他确实到了选修这门课的年龄。其实在适龄之前鸣人就来过,只是以他当时的年岁没老师敢让他实战,只允许在一旁观摩和打沙包,鸣人虽然抗议过但还是每节课都来。不过随着年岁的增长鸣人反而来的少了,特别是近两年老师连他的影子都没见过。

 

“护具带好,开始上课。”

 

简单的热身后老师宣布了分组对练,就站到一边监督巡视去了,对于临时来蹭课的鸣人自然没有固定的队友。就在鸣人准备去和沙包作伴的时候,一个高年级生主动拆队来到了他的面前说可以做他的对手。可鸣人还没乐几秒,一直靠在墙边的看书的老师突然走过来把学生给挡了回去。

 

眼看到手的沙包被截胡的鸣人急了,“喂!你干嘛?”

 

“维护课堂秩序。”老师讲手上的书一合,有气无力的回答。

 

“那是我的陪练!”

 

“现在,我是。”说着这位老师把粉色封页的书名暧昧的本子放到一边,活动着手腕站到了鸣人对面。

 

“你?”鸣人从上到下打量着对方。身材十分高挑鸣人不算矮的身高都只到人的腰间,但拉拢着肩膀一副没骨头的模样让人实在怀疑他的专业性。高领底衫遮住了半边脸,没好好打理的银色的头发盖住了左眼,只余下一只眼睛死气沉沉的盯着他。

 

不知是不是两人身高差过于明显的原因,站在对面的鸣人没由来的有些紧张。鸣人知道对方是搏击课老师的助教,但在他的映像里这位助教不是在摸鱼就是在准备摸鱼的路上,今天突然敬业起来鸣人反倒是心虚了。

 

“如果不敢打沙包在那边。”许是看穿了鸣人的心思,银发老师十分体贴的指了堆放沙包的方向。

 

“谁说的!”鸣人不服气的怼了回去,“我在等你戴护具。你一个老师怎么比我还不专业!”

“噗!”像是听到什么有趣的笑话,老师没忍住笑出声来,“对付你,还不需要。”

 

“哈?!”被刺激的鸣人脑子一热,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

 

…………

 

十分钟后,脸上带着淤青,手上留着牙印的两人整齐的来到医务室报到。

 

“你们两谁给我解释解释?”伊鲁卡处理伤口的动作不停,神色‘和善’的看着医务室里一脸不对付的两人。

 

鸣人揉着发胀的额角立即委屈巴巴的站到伊鲁卡身边,“这家伙不讲武德,为老不尊,以大欺小……”

 

不带重复的四字词滔滔不绝的往外蹦,两个成年人的脸上都变得有些复杂,伊鲁卡复杂的神色中还有那么一丝的欣慰。

 

“行了……下午的课别上了,回宿舍好好养着。”伊鲁卡利落的批了假条上传系统,把得理不饶人的家伙送出医务室。关上门后整个人严肃起来,转身看向坐在一边快睡着的人,“说吧,卡卡西。怎么大白天把人拎来我这儿?”

 

“教室人多眼杂的,还是拎来你这儿方便。”

 

伊鲁卡一听脸色沉了下来,“敢在学院动手,胆子不小。”

 

“没办法,谁让漩涡鸣人是他的儿子呢。除非他和那位没缘分,否则那些老狐狸是不会舍得放手的。一直缩在学院也不是长久之计,如果他真那么倒霉那这个国家第一个不放过他。”卡卡西凝视着窗外的天空,死寂的眼中全是戒备。

 

“我知道……”伊鲁卡认命的回道,“只是作为幸存者,我倒真希望他是个没用的废物。”

 

“得了,少操心。今天给你挡了灾,不表示表示?”卡卡西勾上对方肩膀,一副赖定你的架势。

 

“我在老街订了位置。”伊鲁卡换下白大褂,拖着挂在身上的人往校外走,在走到学院门口时碰到了意料之外的两人。

 

“伊鲁卡老师,旗木老师。”抱着购物袋的佐助率先同两位打了招呼,而站在他身后的鼬就像按了暂停键一样毫无动静。佐助疑惑地望过去,只见自家老哥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旗木老师,眼神专注的让人瘆得慌。

 

伊鲁卡的视线在两人间来回一转,抬手就把身上没骨头的人扒下来推了出去,“看来今天的晚饭你有约了。我送学生回家,宇智波先生不介意吧?”

 

“当然,麻烦前辈了。”鼬视线不移,朝伊鲁卡的方向点头致意。

 

就这样佐助稀里糊涂的被伊鲁卡带到了老街,被留下的两人大眼瞪小眼了许久,总算有人在败下阵来。鼬走到卡卡西身边敬重的行了一个军礼,“队长,好久不见。”

 

“啧!”肚子已经开始抗议的卡卡西烦躁的摆摆手,“休假期不谈工作。倒是你,把我的饭票弄跑了,打算怎么补偿?”

 

听到卡卡西的回答,鼬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这还不简单,队长你想去哪儿?我奉陪。”

 

卡卡西将身边的鼬上下打量了一遍,虽然弄不清对方的目的但大号的饭票送上门来,哪有不收的道理。“行啊,断浪酒肆,我带路。”

 

………………

 

火之星商业区——老街

 

灯火通明的餐厅内,古老的乐器击打着空灵的曲调,庭院临窗的位置坐着一大一小两人。伊鲁卡温着桌上的清酒,目光不时看向对面身板坐的笔直的学生,脑海中回想起卡卡西的话,不由得多想了些。宇智波家的小儿子,天赋超然的alpha以及对方同鸣人的关系很不错……伊鲁卡知道佐助在入学后和鸣人走的近其中有他家族的原因,但他不知道其中的辛秘眼前这个孩子又知道多少?

 

“伊鲁卡老师,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alpha的感官很敏锐,所以从两人坐下吃饭开始佐助就发现对方在观察他。佐助感受不到恶意只觉得面前的人很凝重,结合了自己的一些猜想这种继续问,“因为鸣人?”

 

伊鲁卡摆弄酒杯的手一顿有些诧异,他和鸣人的关系可从来没有摆在明面上过,就算在学院里他也一直以药理科老师和校医的身份活动。不过既然被提出来,伊鲁卡也没骗人的打算,他是鸣人监护人这件事在一些人眼中也不是秘密,“知道的不少啊,那小子告诉你的?”

 

“不是,猜的。”佐助一直板着的小脸上闪过了一丝得意解释道,“之前送鸣人去过几次医务室,他在你面前的时候可乖多了。”

 

“这么看来你很在乎他……”在感叹着对方早慧的同时伊鲁卡突然板起了脸,甚至连精神力也释放了出来,“告诉我,为什么!”

 

突如其来的冲击差点把佐助给掀下桌去,几乎是下意识的佐助调动起身上类似的力量反击,但因为不得要领感知中庞大的力量完全用不出来,只能稍微减轻一些迎面而来的压迫感。咬着牙抬起头,佐助语速极慢的开口,“老师,关心朋友什么时候还需要理由了?”

 

听着佐助龟速的语调伊鲁卡有些惊讶的挑眉,他知道宇智波佐助的天赋很好,但没想到会这么好。他对精神力的掌控是战场上厮杀磨炼出来的,可对方只是一个刚觉醒不久的小鬼不止抗住了还能说话,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不过对天才的感叹只是一时,伊鲁卡缓而慢的增加着力量,并死死盯着眼前人的神色。精神力这东西单拎出来用可能鸡肋,可在某些方面却有奇效比如——刑讯逼供。直接作用于精神层面的压力,很容易能让人露出破绽。

 

坐在桌对面的佐助自然不知道伊鲁卡在想什么,他只觉得好像有无数的压力灌入耳中,整个脑袋嗡嗡作响感觉就像要炸开一样。就在佐助快撑不住趴下的时候,身边的压力突然消失的一干二净,强压下放松下来的他很没形象的瘫在了椅子上。

 

“抱歉,如果有火可以朝我发。”佐助回过神来就看到伊鲁卡坐到自己身边,拉着他的手按摩一些穴位,原先混沌的神志也逐渐清明起来。

 

“我能知道原因吗?”佐助艰难的抬手蹭掉鼻尖的冷汗,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刚刚的做法无疑是风险极高的,先不说自己身后的家族,就他们就读的学院对其中学生的保护,已经达到到令人不适的程度。公然伤害学员,轻则失职重则是要判罚的。

 

“你以后会知道的,现在还不是时候。”

 

伊鲁卡回答的坦荡,佐助也没再问。他猜得到是因为鸣人,可具体原因就不得而知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佐助心里十分排斥那个未知的答案。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自己好奇的很可那股不情愿的情绪同样真切的无法忽略……

 

缓过来的佐助在伊鲁卡饱含歉意的目光下点了一桌的番茄拼盘以及一扎番特制茄汁,体贴的给对面的人满上番茄汁后,拉着对方硬是把一桌的拼盘都吃了个干净,当然桌上多数的东西还是落到了伊鲁卡的肚子里。所以在把宇智波佐助送回家后,嘴里不断泛酸的伊鲁卡默默决定——以后一定离宇智波家的人远点!

 

……………………

 

回到宿舍无所事事的鸣人盯着对面空了的床铺发呆,虽然平日里佐助那个闷葫芦在不在宿舍其实也没太大区别,可当房间里真少了一个人的时候,原先待在家中那股挥之不去的孤独感再次缠上了鸣人。无聊的在房间中踱步,鸣人发现对方的书桌上放了很多纸张,走进一看发现上面画满了东西……

 

一周后,深夜。暗红色的光线扫过空旷的走廊,负责守卫的机器人正在尽职尽责的巡逻着学院的宿舍。当机器人例行走过后,拐角的阴影处一个幼小的身影走了出来。鸣人蹑手蹑脚的穿过无人的教学区,往植被最茂盛的绿化区域走去。经过几天的踩点鸣人有惊无险的的躲开了扫地机器人,走到了学院的公园最边缘。

 

清冷的月光为参天的古木镀上了不一样的色彩,零散分布的桌椅是学生休息放松的好地方,而面前由金属和能量组成的蓝白色能量壁垒,将整个学院划分成了三大区域。火之星的学院主要有三大部分组成,招收未分化性别学员的基础部、只收alpha的A学院和只收Omega的O学院。三大学院由能量壁划分开,处于正中央的公园也划分成了三大区域供不同学院的人使用。

 

鸣人沿着能量墙壁走走停停,东瞧西摸的像在寻找东西,不时低头点开自己的终端调出其中的图片和周围的环境作对比。光线暗淡的屏幕上显示的图像由几张纸片拼接而成,上面描绘的的内容同鸣人身边的环境有那么几分相似。这是鸣人在摆弄佐助桌上的纸张时无意间发现的,混乱的纸片组合起来居然能当地图用,虽然他不知道佐助为什么会留下这东西,但实在无聊的鸣人还是决定体验一把寻宝之旅。

 

终于,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一面爬满了藤蔓和苔藓的墙壁引起了鸣人的注意。小心走近轻轻敲击墙面,沉闷的回音让鸣人判断出这是一面砖墙。在科技如此发达的火之星砖墙可以算是古董级的东西了,而且这部分老古董还镶嵌在能量壁上,这不摆明了是在粮仓上开洞等着让老鼠进吗?果不其然在一阵摸索后,鸣人发现了一个隐蔽的入口。

 

看着幽黑的入口鸣人的心跳有些加速,本来只是抱着打发时间的心态没想到真的有收获,这让鸣人在心里给佐助点了一个大大的赞。虽然他人跑了,可留下的东西可是够刺激的。平复了下心情,鸣人撩开厚重的藤蔓猫腰钻了进去。

 

借着终端的照明功能鸣人探索起来,里面的环境虽破败但空间比他想象的大很多,甚至可以说是四通八达。一路上路过几个房间,有的房门紧闭有的入口大开,鸣人驻足看了看里面散落着很多破败老旧的实验仪器,不难看出这里之前是一个实验室。就在么准备进去一探究竟的时候,拐角处突然传来的明显的轻微的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明显。

 

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的鸣人立即关闭终端躲进了身后的实验室,猫在门口准备看看来者何人,可就在他聚精会神准备偷窥的时候,一道岣嵝的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鸣人身后……

 

 

 

 


Muson

畫了一些小李忍傳的neji和hinata🥰🥰🥰

畫了一些小李忍傳的neji和hinata🥰🥰🥰

氿山重

敢和鼬玩幻术的女人——夕日红

敢和鼬玩幻术的女人——夕日红

猫小楠

hhhhc才发现的梦幻联动。

鸣人你的样子潦草啊hhhh

佐助为什么你变成猫为什么毫无违和感2333

卡卡西无语了都。

话说这不会是鸣人追佐助说“你是我朋友”的剧情吧2333

hhhhc才发现的梦幻联动。

鸣人你的样子潦草啊hhhh

佐助为什么你变成猫为什么毫无违和感2333

卡卡西无语了都。

话说这不会是鸣人追佐助说“你是我朋友”的剧情吧2333

By my side 🔥

漫画第三话标题是“宇智波佐助”

tv动画第三话标题是“宿敌? 佐助和小樱” 呵呵了,我就说看动画的时候这标题怎么文不对题呢,原来动画你魔改了呀 

漫画第三话标题是“宇智波佐助”

tv动画第三话标题是“宿敌? 佐助和小樱” 呵呵了,我就说看动画的时候这标题怎么文不对题呢,原来动画你魔改了呀 

YouTube媒体
火影忍者:我最好的朋友鸣人
火影忍者:我最好的朋友鸣人
仙某人🎶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面罩组+仙某人(正是在下)~

-冬兵×卡卡西 梦幻联动

-有参考 上色方法尝试参考了下coco太太 coco太太yyds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面罩组+仙某人(正是在下)~

-冬兵×卡卡西 梦幻联动

-有参考 上色方法尝试参考了下coco太太 coco太太yyds


音为小楠
【火影忍者》混剪/超燃】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
【火影忍者》混剪/超燃】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