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火拳艾斯

6427浏览    340参与
small🐠

【艾斯.单】调酒师小姐的自我修养是不随意酗酒

艾斯单打短篇乙女,私设巨多


女主是红发船上的调酒师


私设因为妹的出现香克斯没有失去手臂,避雷警告


ooc致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叫加西娅,加西娅•布罗斯南,红发船上的调酒师,没有果实能力,我只是个普通的调酒师,有“点”拳脚功夫


我的父亲三年前得了重病,卧床不起,但这并不妨碍他是个很乐观的人,不过,他的乐观也给他带来不少麻烦,比如明明得了要命的肝硬化,却不听医嘱背着我偷偷喝酒,终于病得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几乎每个月都会吐血


我上船之前的生活全部都是父亲,我和他两个人...


艾斯单打短篇乙女,私设巨多


女主是红发船上的调酒师


私设因为妹的出现香克斯没有失去手臂,避雷警告


ooc致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叫加西娅,加西娅•布罗斯南,红发船上的调酒师,没有果实能力,我只是个普通的调酒师,有“点”拳脚功夫


我的父亲三年前得了重病,卧床不起,但这并不妨碍他是个很乐观的人,不过,他的乐观也给他带来不少麻烦,比如明明得了要命的肝硬化,却不听医嘱背着我偷偷喝酒,终于病得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几乎每个月都会吐血


我上船之前的生活全部都是父亲,我和他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我没有过叛逆期,因为不希望父亲那个怕生气的病人被我气死


他生命结束的前一个月,有个海贼团来到镇子上买酒,我在吧台里擦着杯子,却看到一个什么西格把一个小鬼踩在地上,还把酒瓶子砸在那个红毛头上,虽然我不想多管闲事,不过他实在糟蹋我的酒了


我冲他笑了笑,拎起地上的草帽小鬼放在吧台前的椅子上,随即回过头,无视他吵闹的脏话和狂喷的口臭,我一拳把他砸进地板,那个红毛看着我的眼睛闪了闪,我回避了,他的神态实在太过“睿智”


“要上我的船吗!”距离打趴山贼王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三天来那个红毛,啊不,他叫香克斯。香克斯无数次和我说这样的话


“上我的船吗?加西娅!”


又来了,我推开他充满酒气的脸,“不行,香克斯”我那样对他说,因为我不能丢下父亲。但当他知道我不肯上船的真正原因后,他放话说他船上的医生可以医好父亲的病


父亲是我生活中唯一的温暖,他是我的朋友,也是亲人和依靠,他把酿酒的好技术传授给了我,在他生前我总会和他一起喝酒聊天,以此疏解彼此的郁闷


天不遂人愿,我相信医生的药是有效的,但无奈父亲病的实在很严重,他吐血的频率越来越高,终于还是在一个月后离开了我


当我知道父亲临终时把我托付给香克斯的时候我是十分无奈的,香克斯说他欣赏我的格斗能力,但就我对他的了解,他完全是冲着我的酿酒技术邀请我上船


“上我的船吧!加西娅”


“好”


我跟着香克斯航海到今天也有三年了


父亲的去世带走我生命中一大部分光彩,那个时候我发誓再也不和别人一起喝酒了,直到后来遇到他,我突然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轮回


我那闲不住的船长香克斯开腻了宴会,突发奇想要去找四皇之一的白胡子,作为船员我们只好跟随,一路上的风景很美,贝克曼的脸很臭


到了白胡子的船上,寒暄过后,这两个酒蒙子就想要借机开宴会喝酒了,我无奈地贡献出新酿的酒之后就拿了杯牛奶,躲在船的角落,热闹是他们的,我喜欢一个人


父亲离开后我不喜欢和别人说话,因为话不投机,大部分人听不懂我的话,我也不想费唾沫解释


看着夜晚的海上景色,咸咸的海风吹过来,又给我带来不少忧愁,没人能理解我,孤独。就算身边有香克斯那个活宝,我还是孤独


“怎么不去和他们一起玩呢,小姐”


被打扰了,我闻声转过头去,却彻底愣在原地,看着眼前赤裸着上身,脸上带着雀斑的黑发少年,拿着一杯酒站在我的旁边


像上天夺走我的珍宝后又悄咪咪地拿手护着露出一角,偷偷地又给我看了一眼


我没说出口,那样不太礼貌,但是他的样子和父亲年轻时真的有七八分相似,只是比起父亲那张什么痕迹都没有的脸,他这个带雀斑的版本却莫名的更好看一些


身边的人像个大火炉一样,异于常人的温度让我实在无法忽略,我不和生人交谈已经很久了,我很想和他说说话,却担心自己的言行冒犯了他


“你不喝酒吗?”他端着两杯酒,朝我递过来一杯,看着已经很多年没碰过的酒杯,我却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就破个戒吧!


“谢谢”我接过他的酒杯,杯壁还是温热的,他实在很奇怪,就像小太阳一样吸引着我


“我叫艾斯”他看着我伸出他的手,我愣了两秒才突然反应过来,这时我应该介绍我自己才对


“加西娅!加西娅•布罗斯南,请多指教!”不知怎么的,我居然猛地弯下腰冲他鞠了一躬!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恨不得找个地缝把自己藏起来,我在干什么啊……


正当我以为我搞砸了和这位先生的第一次相遇,他却突然笑出声来


“噗——哈哈哈哈,你真有趣,加西娅”他扶起我弯着的身体,握上我的手,那小太阳的热量传递到我的掌心,很快地我就出了一层细汗


“请多指教”他学着我的语气,把我们两个都逗笑了


出于私心,我从房间里拿出一瓶酒来和他分享,那是父亲生前酿出的酒,就剩下最后一瓶了,我费尽力气总算没让香克斯那个酒鬼把它喝了


我一脸神秘地拍了拍酒瓶告诉他“这可是好东西”


艾斯给我的印象是很温柔的男孩子,和他说话难得的不费力,这让我有了久违的舒心。两杯酒下肚,我们敞开了心扉,聊到我上船的那段经历的时候,我提起了那个戴草帽的小鬼,他温和的声音突然激动起来,紧紧抓着我的肩膀


“你是说路飞吗!哈哈,没想到你们认识啊”


我的脸有些发烫,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的体温烫得,这个男孩根本没意识到我们的距离有多么近,不过我还是没忘了回应他的话


“你和那个孩子认识吗”我问他


他的神色突然骄傲起来,像是谈到了他最得意的部分,眼中充满了浓浓的宠溺“他是我的弟弟哦”


当他知道那年是我救下了路飞时,激动地紧紧抱住我来回晃“真的太感谢你了加西娅!”


他好高,也有可能是我太矮了,被他抱着我的脚根本碰不到地板,随着他的动作摇来摇去,我感觉自己有点发烧了,晕乎乎的,心跳加快到我无法控制的速度,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赶忙松开了我放到地上,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啊抱歉!抱歉抱歉……”像是心虚一样,他转过头喝干了杯子里的酒,我看到他红起来的耳尖


难道真的是太久不喝酒了吗?千杯不倒的我居然有点醉了


宴会还在继续着,那边时不时传来香克斯和白胡子豪迈的笑声,还有马尔科劝他们的老爹少喝酒的声音。我和艾斯一人一杯酒,看着夜晚的海景,时不时会有几只海鸥和跃出水面的鱼儿,除此之外再没有打扰我们的东西


我看着他和父亲过分相似的容貌,觉得世界上能有一个人让我重新找回从前的温暖真是太幸运了,哪怕只有这一晚,也足够安慰我旅途的疲累。我看向艾斯,不自觉地吐出一句


“艾斯,你能来到这个世界上真是太棒了”


说完我就后悔了,懊恼地扶着额头,不知道怎么的,今晚我总是说出些很大胆的话来,好像大脑混乱了一样。看着艾斯震惊的样子,我本以为要冷场,谁知道他的眉眼突然软下来,眼中隐约蓄起泪水


“谢谢你……加西娅”



宴会一直开到深夜,我可能真的喝大了,以至于第二天为什么会在别人的房间醒来我都不记得,我揉了揉发胀的头,估摸着香克斯应该也醒了,我收拾好自己推开了房门,却正巧撞上了艾斯,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


“你还好吧?昨晚我还在说话,你突然睡在甲板上了”又是挠头,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戴着帽子挠头,但是这个傻傻的动作在我眼里却有点可爱


想到我昨晚可能出现的丑相,我不好意思地笑笑,说着麻烦他了这一类的话,正当我还打算再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听到那个白痴船长喊我的声音


“喂——加西娅!该走了”真是有眼力见的好船长,从那天起,船上想卖了船长换钱的人除了贝克曼,又多了一个调酒师


我冲艾斯抱歉地笑了笑,就朝香克斯跑了过去,余光却看到了艾斯走进了我刚睡醒的屋子,我昨晚睡的……是他的房间!?


走到香克斯身边,他看到我红起来的脸调侃着“加西娅的酒还没醒吗哈哈,我还以为调酒师小姐已经戒酒了呢”


我狠狠地剜了他一眼,香克斯识相地闭上了嘴,地位这么高的船长也就是他了,他们都逐个上了船,我们打算回去了,在我一条腿踏上船板的时候,一个声音喊住了我


“加西娅——”


我回过头去,是艾斯!


他急匆匆地跑过来,递给我一张小纸片“这是我的生命纸,加西娅要好好保存”


接过那张有些沉重的小纸片,我冲他笑着点了点头,回头上了香克斯的船,起航了,艾斯和白胡子他们的身影越来越小,但我能清楚地看到他站在船边向我挥手,我小心地收起那张生命纸,回头看着空了的酒窖,抬手给了香克斯一个爆栗


“啊!干什么嘛加西娅……”


“真是老酒鬼!!”



莫比迪克号上,白胡子拍了拍艾斯的肩膀,爽朗地笑着


“库啦啦啦啦啦,刚刚那个小姑娘是怎么回事啊,艾斯”


看着周围兄弟们都一脸八卦地看着他,艾斯笑着摇了摇头,难得没有害羞地说


“那是你未来的儿媳妇,老爹”


在海上的生活还是很无趣,除了和艾斯打电话虫的时候。我们隔三差五会通一次电话虫,此时红发船上的船员就一脸嫌弃地看着我


“调酒师小姐恋爱了,船长”耶稣布扶着下巴,若有其事地和香克斯分析着,而香克斯完全get不到重点,他激动的抬起头来,双眼放光“那么说可以开宴会了!”


贝克曼的拳头硬了,看着船上每月红色的负收入,他现在非常想把这个不会赚钱只会开宴会、喝酒、开宴会、喝酒的赔钱货船长送去海军总部换赏金


“那么,晚安咯艾斯”


“哎等等!先别挂……”


我看着电话虫突然放大的眼睛,差点笑出声来,我没说话,等待着艾斯的下文


“我有一件大事要去做,加西娅,等我办完这件事,有句话我想和你说很久了,希望到时候你可以答应”


我大约能猜到艾斯说的那句话是什么了,“好~”,我们结束了这通甜蜜的电话,我几乎是飘着步子回到了房间里


“恋爱中的女人……真可怕”船上的人看着调酒师小姐难得露出的少女表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我每天都在等待艾斯的那件大事结束,等着他来和我说那句话,我猜他一定是要告白的吧!为此我特意买了一条裙子,在那之前我从不穿君子来着


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艾斯没了消息,电话虫也很久没再响起过,我有点担心他的那件大事,直到那一天红发告诉我,艾斯被海军抓起来了


船长难得正经起来,我们启程前往海军总部,或许在那里会再见到路飞吧,不过那些现在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我只想把艾斯救出来


香克斯看出了我的想法,他知道我身手了得,但海军总部太危险了,他那个挨千刀的居然让船员把我关在船上,我挣脱船员的束缚从船上跑下来的时候,手中还紧紧攥着艾斯的生命纸


赤犬出手了!直直冲着路飞打去,我用了这辈子最快的速度甩开身后的船员,我想救艾斯的弟弟,在我的记忆里他很在意弟弟……


我和艾斯想法一致,但太一致了……


那张小纸片突然燃烧起来,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路飞抱住了艾斯被鲜血染红的身体……


生命纸燃尽了


像一记闷棍狠狠敲在我的头上,我很久都没能找回声音


我的小太阳,落下了



那场壮烈的战争,被世人称作顶上战争,后来我跟着香克斯继续航海,我依旧为他酿酒


但我再也没和别人喝过酒


我收到了来自革命军的包裹,是一颗恶魔果实,盒子里附赠一封信,写信人是革命军的萨博,我了解到这颗是烧烧果实,是艾斯高体温的原因所在,他说这颗果实送给我最为合适


我吃下了那颗烧烧果实,说实话,味道有点苦涩,我能感觉到我的体温在升高,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艾斯那种小太阳的感觉


海贼万博会,我本来没兴趣的,但香克斯说路飞会在那里出现,他拿住了我的死穴,只要提到和艾斯有关的事情我就会动心


“八尺琼勾玉”


看到黄猿高高跳起,我突然想试试艾斯的那个招数……


“火拳——!”


我成功了!黄猿跳会船上,我还没回过神来,那股力量我还不能很熟练地掌握它。我看到路飞冲我傻兮兮地笑,我决定了,我要尽我所有来保护这个男孩,我要继承艾斯的意志,替他看到路飞称王的那一天


“加西娅!!”他咧着嘴冲我挥手,结束后我有幸得到船长批准,登上万里阳光号和路飞坐了一会儿


“艾斯他常常和我提起你,加西娅”


娜美过来给了他一拳,看起来有点痛的样子,“要叫姐姐才对吧,路飞!”


“没关系的”我汗颜着摆摆手,实在是不忍心看弟弟挨揍啊……路飞却固执地摇了摇头,我纳闷了,不想叫我姐姐的话也不用这么直白吧,很受伤的。但看着他纯粹的眼睛,我又实在不能把他和那些恶劣的想法联系起来


可下一秒,他拿出一顶帽子和一个小盒子递给我,我的眼眶一下子红了,因为……那是艾斯的帽子


“马尔科要我把这些交给你,嫂子”


我惊讶于他突兀的称呼,却在打开盒子的一瞬间明白了他的用意


是一枚戒指,内圈刻着字


“Garcia Brosnan, marry me”


加西娅•布罗斯南,嫁给我














超级鲨鲨脆

啊哈哈哈,艾斯来咯!!!🔥🔥🔥


后面三张都是动图,不知道动的得起来吗,想要表情包的可以私我!!!!🥰

啊哈哈哈,艾斯来咯!!!🔥🔥🔥



后面三张都是动图,不知道动的得起来吗,想要表情包的可以私我!!!!🥰

南菀
意难平 你看啊,他像太阳一样呢...

意难平

你看啊,他像太阳一样呢!

金灿灿,汹涌澎湃的火🔥

意难平

你看啊,他像太阳一样呢!

金灿灿,汹涌澎湃的火🔥

桥桦

第四十章、为了姐妹,杨月重剑出击!


一片空地上,杨月用力的,潇洒地挥着湘,招招式式中,尽然发泄着她的烦闷。舞毕,气喘吁吁躺下,木然地仰望星空:月华皎洁,繁星点点。她睁着眼睛,呆呆地数着天上的繁星,数着数着,总觉得那繁星,是老爹,艾斯还有死去的伙伴们—-顶上战争后!想来自己还背负着白胡子海贼团的未来,想到日夜思念的艾斯......艾斯,他现如今在哪里呢?也一样在思念她吗....她不由得悲从中来,喉里悠悠飘出歌声:


“我要,你在我身旁。我要,你为我梳妆—”她轻声唱着,低回婉转,然刚唱出两声,便哽咽了,唱不下去,眼泪止不住顺着面颊落下。


“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我的情郎,我在他乡,望着月亮—”另一个婉转的女声传来,熟悉...


一片空地上,杨月用力的,潇洒地挥着湘,招招式式中,尽然发泄着她的烦闷。舞毕,气喘吁吁躺下,木然地仰望星空:月华皎洁,繁星点点。她睁着眼睛,呆呆地数着天上的繁星,数着数着,总觉得那繁星,是老爹,艾斯还有死去的伙伴们—-顶上战争后!想来自己还背负着白胡子海贼团的未来,想到日夜思念的艾斯......艾斯,他现如今在哪里呢?也一样在思念她吗....她不由得悲从中来,喉里悠悠飘出歌声:


“我要,你在我身旁。我要,你为我梳妆—”她轻声唱着,低回婉转,然刚唱出两声,便哽咽了,唱不下去,眼泪止不住顺着面颊落下。


“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我的情郎,我在他乡,望着月亮—”另一个婉转的女声传来,熟悉又悦耳。杨月一惊,猛地坐起:“琴儿!”


“呵,一个人在这,思念谁呀?”舒琴望着她,内涵一笑。


“你说是谁就是谁吧!”杨月正郁闷着,有气无力地应付,半晌回过神,责怪道:“我说琴儿,你怎么不在房间里休息!跑到这荒山野岭干嘛!”


“我哪里睡的着...你不在我身边,我..我实在害怕,就出来找你了...”舒琴有些委屈吞吞吐吐:“不过也没白来啊,这不,你一定心有千千结。月儿,别老自己扛了,告诉我。”无比温柔的声音划过鼓膜,杨月心更痛了:“罗喜欢她杨月”这事要怎么给舒琴说?她怎么忍心伤害这个一直对她温柔的女孩啊!


无奈她说不出话,却抽泣起来,先是低声抽泣,最后变成嚎啕大哭。


舒琴怔怔看着她,半晌,柔和地试探道:“我想,你思念的人,一定不在我们身边,否则,你不会一个人在这闷闷不乐...是不是,在想,艾斯?你见到他了,对不对?”


杨月流着泪惨淡一笑,微微点头:这也算是她的部分心事吧——


“你也知道,我现在是白胡子海贼团的女战士,在艾斯的二队,在船上,我住的也是艾斯房,”她娓娓道来,“我之所以会和他分开,是因为黑胡子!他杀害了萨奇!萨奇,他是我师父啊!艾斯为追黑胡子,单独出海——你知道顶上战争就是这样爆发的,所以我就紧随其后,去追他,阻止他.....本来临行前,马尔科大哥让我多带几个伙伴,但我知道,我是在改变历史,不知道我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所以我不敢再让其他人跟着一起......你可知,萨奇死的好惨!.......“一说到萨奇,杨月止不住又掩面痛哭。舒琴吓了一跳,从小到大,杨月都是打碎牙肚里吞,几乎从不哭泣,更不用说如此痛哭流涕,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机械拍着她的背:


“先别哭,月儿,”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你刚才说,你住艾斯房间?!告诉我...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呢?”舒琴故意八卦地调节氛围。


舒琴成功让她止住了哭泣,因为杨月对她的关注点十分懊恼,无奈叹口气摆摆手道:


“随你怎么想,就你想的那样!”不耐烦地转过身:她深知自家姐妹的尿性,把感情放在一切之上,对男女之事的八卦大于全部。她说了这么多,她就只关注在她住艾斯房间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上!


“你们,发生过肉体关系没?“舒琴把脸凑近,八卦又小心翼翼地问。杨月呛了一下,面色绯红鲨鱼嘴咆哮:


“滚呐!我住他房间,他去跟萨奇一起,这样说你信了吧!”


舒琴讪讪点头,一脸失望的表情。



忽然,杨月倒是意识到什么,脸部表情瞬间僵住,伴随着内心的不安加剧:


“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他,是不是特拉法尔加.罗?”她只想要得到确切的答案。


“是特拉法尔加.D.瓦铁尔.罗,”舒琴羞涩地纠正:“D.瓦铁尔是隐名,罗也是D一族的哦!海贼王,你没往后面看,我可看了...月儿,罗他,真的很帅很男人....我好喜欢...我现在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舒琴自顾自地沉浸其中,双眼闪闪发亮,脸蛋红扑扑的。


杨月虽预料到了,但听她亲口说出,依旧眉头紧锁,瞪大双眼,心被愧疚,不安,抱歉,鞭笞地一阵抽痛,不禁一手攥拳,一手紧紧抓住舒琴手腕,齿缝里咬牙切齿:


“别,千万别!”


舒琴误会了她的心意,更加小心翼翼道:“月儿,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你觉得他冷漠,腹黑.....以往每次在电视上看到他,你都举着拳头,恨不得,把电视砸烂……但我给你保证,罗不是这样的人,而且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就像,就像你喜欢艾斯!月儿,你能帮我吗?”最后的话几乎是带着哭腔的垦求。


“他到底有什么好,让你这样痴迷?”杨月故作不解,歪着脑袋表明疑惑。


舒琴颓然地叹口气,悠悠的说:“月儿,我们先回去吧。”矮小的舒琴扶起高挑的杨月,要说在身高上,二人堪称最萌身高差。二人同框的画面一度显的有些滑稽。


要走到木屋了,舒琴突然一把拉住杨月:“月儿,我想...我想...能不能,住的,离他近一点?”


“可以,你们睡一张床都可以。”

“月儿!”


“你还是一点没变,”杨月吐吐舌头:“一有喜欢的人就时时刻刻挂在嘴边....你之前可在老娘耳边念叨了七天七夜,那个胆小鬼boy!现在又换个对象念叨....真是三句话不离特拉男!”


舒琴赔着笑,十分惭愧,却直视杨月,用极其温柔的声音请求道:“我保证我保证,这是最后一回了。只要这事成了,我再也不念叨了。”


杨月心一紧:只怕是,很难成啊!却勉强挤出一丝笑:“放心,有我呢。”

舒琴看出来杨月笑的勉强,却曲解了:“看你这么勉强...哎,你还是那么讨厌他。”语气中掩饰不住的失望。这时,克比扭扭捏捏地靠近,杨月随着视线挪了过去。


“杨月小姐...琴...琴儿...舒...琴姑娘...我...”克比红着脸,吞吞吐吐不知想表达什么,迎上舒琴的目光后,慌忙移开。舒琴茫然地看着他,又寻求解惑地转向杨月。


“克比,你找我还是不找我?”杨月故意双关,绷着笑。克比回过神,很自然地回看杨月,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和一个电话虫:“杨月小姐,这是给你的,上面写着火拳艾斯随身携带的电话...”杨月只感到心跳仿佛停止了:艾斯!艾斯的电话!她颤抖着双手接过那张纸条,甚至不多问,一把抓过电话虫,一溜烟跑没了影。留下克比和舒琴懵逼在原地。


“呐,”温柔的声音响起,克比脑袋轰隆一下,脸爆红,猛地转向舒琴,又十分害羞地转过身去。舒琴直接忽略了他这番举动,皱眉沉思状:“你们海军怎么会有艾斯的电话?”


“啊...啊...这是...因为...他...之前...让他..加入...七武海...所以留...”这算是二人第一次交谈了,克比已经激动得语无伦次。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舒琴温柔地打断他,嫣然一笑,轻柔抚了抚他胳膊,“嗯,伤口好些了没?”


“嗯....嗯!好了!完全好了!.....舒琴小姐,这纱布....我收藏着.....”能得到舒琴的关心,克比感到好温暖,却因为羞涩而依旧语无伦次。舒琴淡淡一笑,面对克比这样害羞的小男生,她微微勾起嘴角似乎有些蔑视的意味。然克比只看到她在笑,想来她并不讨厌他,他感到开心极了。


杨月从未感到如此的亢奋,她疯狂地奔走,却始终找不到合适之处可以让她放心给他去个电话。最后还是返回小木屋,克比和舒琴已经不在门前,可能进去了,或者散步去了也不一定...老约翰早上说要出海,现如今应该走了。普利西应该是被罗抓去潜水艇交代了...可是这一切现在都不重要了。她蹑手蹑脚地进去,客厅一片漆黑,静悄悄的。她也不去开灯,甚至大气都不敢出,摸索着在墙角蹲下。


短时间内她已经将艾斯的电话号码倒背如流,却始终不敢拨过去,双手不住摩挲着电话虫粗糙的皮肤。


“我想什么呢,我得先告诉他,停止追捕蒂奇....我这是紧张什么劲儿...”她使劲搓着脸,又拿脑袋撞击墙壁,嘴里不住叨叨着:该死!该死!为什么就是拨不出去!虽然从普利西那得知,艾斯也是喜欢她杨月的,但有些话必须亲口听他说出来方能安心...更何况分开有些日子了,他会不会有了别人?会不会不再记得她?


原来,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变成胆小鬼。她从没像现在这样害怕过....看来此前的几次恋爱,她并未动真情吧。


“救命!救命啊!月儿!罗!月..”舒琴撕心裂肺的呼救声从不远处传来,把她从小女生的心思中拖拽而出。她手忙脚乱地将电话虫放在胸前口袋里,猛地拔出湘剑,冲出门去,不料脑袋一晕,撞到了头,哎哟一声跌倒在地。


“啊—-月儿!月儿!救我!”


“琴儿!琴儿你在哪里!”杨月忙不迭爬起身四处张望,听到嗖嗖嗖的声音从上空传来—-


“哈哈哈!这小妞原来藏在这里!还有另一个美妞!收获满满!”尖细的声音传来,杨月猛地朝着那声的方向一剑挥去,剑气却砍了个空。周围此起彼伏地响着“哈—-哈—-哈—”


“有种滚出来!”杨月咆哮起来,挥舞着湘。


“杨月小姐,不要朝他砍!”克比惊恐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杨月猛地回头,见到他紧张到青筋暴起的脸。克比急匆匆上前抓住她手腕,似乎是哀求地低喊:“琴儿....还在他手里!”


杨月一颤,意识到方才的举动是多么危险:琴儿作为人质还在他手上!不由得双腿打颤,紧了紧腿部肌肉方才站稳脚跟。


“本来散步,我们并排,走着走着,琴儿突然消失不见了...没想到....”克比痛心疾首,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目光。


“哈-哈-哈——这妞虽说长得欠点,但能歌善舞,是个好苗,镇长还点名要她做妾来着—-哈,你们这帮低等海贼可别葬送人前途!”

尖细刺耳的声音持续空灵地传来,伴随着舒琴绝望的哭喊:“月儿!救我!啊—-我不要被抓走!我不要当那个镇长的小老婆!他已经有无数个女人了!啊—-唔—”舒琴大哭着诉苦却被无情打断,听的出很明显嘴被人硬生生塞住,堵住了她愤怒的发泄渠道!



“哈-哈-哈—”尖细笑声络绎不绝,杨月和克比却丝毫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听到嗖嗖移动的声音,和琴儿惨痛的哭声,却看不到她的影子。杨月急的五脏六腑都翻转着,拼命克制住才没尖叫起来。


“告—辞—!”尖细的声音渐行渐远。千钧一发之际—-“ROOM—-屠宰场!”硕长的身影不远处出现,伴随着低沉的吼声,舒琴已然出现在他怀里。


她呆住了:直到罗将塞在她嘴里的抹布抽出,她都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不敢想此刻竟然会在他的怀里!对上他黑色的眼眸,虽然很冷漠,却足以让她心神微漾....她红了脸,胸口剧烈抖动着,默默注视着他。他却抬起头,并不多看她一眼,注意力依旧在那场还未结束的战斗上,对战场上另一位女孩递了个眼神。


尖锐笑声的主人已败露在罗的能力下,杨月定睛一看,此人的外表竟如小丑般滑稽,打扮上分不清男女。她已决心要战斗,下意识脱口而出:“克比,看好琴儿!”


克比一愣,恍惚中立刻跑向舒琴,罗轻哼一声便运用能力将舒琴转给克比,自己则目不转睛地盯着战斗中的杨月,右手按在野太大刀上,随时准备着上前支援她——眼前的这个敌人,是仅在金木勒之下的剑客“丑阿法”。


然杨月气势汹汹地冲将着,剑气在身后划出紫色的光影。她大声娇喝,用尽全力朝丑阿法砍去。杨月高速飞过的剑气紧紧相逼,丑阿法也不是泛泛之辈,躲闪不及便浑身缠绕住黑色的武装色霸气。然而杨月的愤怒,源自于为最好的姐妹报仇血耻,此刻竟不是任何霸气可以抵挡———一瞬间,敌人的身体被拦腰截断。杨月又刷刷刷几剑,将他砍层无数块。但因为是在罗的蓝色空间里,没见一滴血。那人丑陋的脸分散在泥泞地上,邪恶的目光直直盯着舒琴,彻底惹怒了杨月——


“老娘明天就去取金木勒的脑袋!接着就是你那镇长!有种报信去啊!”杨月怒极,刷刷刷继续挥剑,丑阿法的眼睛也被砍成几块,再也发不出那种猥琐的目光了。杨月方才泄了气,将湘插回剑鞘,飞快的冲向被转移到克比怀里的琴儿。罗也收起能力,看了看地上丑阿法被砍的七零八碎的身体,嘴角一勾,再看向杨月的目光中有了赞许的意味。


“琴儿!琴儿!你没受伤吧!怎么样?”杨月急急地问。


“月儿!”舒琴抱着她大哭,最后一道防线被突破,她死死抓着杨月的衣裙,顾及到身边的俩男人,在她耳边低声却是狠狠地:“他们...糟蹋我!”


什么!糟蹋!


琴儿的痛苦勾起杨月一万分的恨意,她咬牙切齿:


“好!明天就去把他们杀光!”说罢,一把将她从克比怀里扯出,扛起便踏着重重的脚步,往前走去。雨点纷纷打落,她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刻下了愤怒的脚印——-金木勒!侮辱琴儿的混蛋!好好享受你们最后一个夜晚吧!


老娘再不管什么计划不计划!什么贝加拿!先杀你个片甲不留!金木勒,给老娘等着!!



















艾吹_

艾斯宝贝一月一日生日快乐!!第一次为你庆祝生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但是你永远永远在我这里是top.1!!(不知道为什么审核失败辽,现在才看到呜呜呜

艾斯宝贝一月一日生日快乐!!第一次为你庆祝生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但是你永远永远在我这里是top.1!!(不知道为什么审核失败辽,现在才看到呜呜呜

阿宇
哥哥到家啦,拍一下拍一下 拍照...

哥哥到家啦,拍一下拍一下

拍照困难户了qaq……

哥哥到家啦,拍一下拍一下

拍照困难户了qaq……

Mygiorni
晚了一点但是艾斯生日快乐!

晚了一点但是艾斯生日快乐!

晚了一点但是艾斯生日快乐!

口水蘸酱.

艾斯生日快乐

1.1,艾斯尼桑生日快乐,你能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真是太好啦。

愿聚吾等萤火之光,重燃炎帝不灭之魂


在那边还好吧?老爹和萨奇都会陪着你的吧。

路飞现在很强啦,别为弟弟担心,他值得你骄傲。

萨博没死,很惊讶吧?他和路飞相认了哦,还吃了你曾经拥有的果实呢。

艾斯,真的很想你。

我爱的少年一去不归,永远留在了意气风发的二十岁。

你会以另一种方式,活在每个爱你的人心里。

再一遍。

你能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真的真的,太好啦。


1.1,艾斯尼桑生日快乐,你能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真是太好啦。

愿聚吾等萤火之光,重燃炎帝不灭之魂


在那边还好吧?老爹和萨奇都会陪着你的吧。

路飞现在很强啦,别为弟弟担心,他值得你骄傲。

萨博没死,很惊讶吧?他和路飞相认了哦,还吃了你曾经拥有的果实呢。

艾斯,真的很想你。

我爱的少年一去不归,永远留在了意气风发的二十岁。

你会以另一种方式,活在每个爱你的人心里。

再一遍。

你能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真的真的,太好啦。



KANA

喂,你这家伙怎么没有影子?

……哈哈哈别管那么多啦,来许个愿吧小鬼!


*

小艾斯是百度图片的临摹


喂,你这家伙怎么没有影子?

……哈哈哈别管那么多啦,来许个愿吧小鬼!




*

小艾斯是百度图片的临摹



东东哩个武武
尝试一些新东西!【如果明天发现...

尝试一些新东西!【如果明天发现哪没画对我再改好了.....

最近画画无聊又在看海贼了 ​​,艾斯生日快乐!!! ​​​

尝试一些新东西!【如果明天发现哪没画对我再改好了.....

最近画画无聊又在看海贼了 ​​,艾斯生日快乐!!! ​​​

想成为波特卡斯家的女人
今日临摹 艾斯生日快乐ヽ(*&...

今日临摹

艾斯生日快乐ヽ(*´з`*)ノ

and大家新年快乐👀

没赶上零点那就赶个美国时间

新的一年继续爱你呀~艾斯❤️


今日临摹

艾斯生日快乐ヽ(*´з`*)ノ

and大家新年快乐👀

没赶上零点那就赶个美国时间

新的一年继续爱你呀~艾斯❤️


阿颜

艾斯大宝贝生日快乐!

各位新年快乐元旦快乐呀!

艾斯大宝贝生日快乐!

各位新年快乐元旦快乐呀!

鲸

名为艾斯的海贼

背上白胡子海贼团的标志是你的骄傲,是你的勋章,更是你的家。

你像个小孩子一样,想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时代是白胡子”,光着上身,到处炫耀。

船上的大家都是你的家人,你啊,是他们最小的弟弟,还是老爹最小的小儿子。

我还知道你还有两个兄弟:弟弟路飞;兄弟,萨博......

多想看看你,多想抱抱你,多想亲亲你,我亲爱的艾斯。多想告诉你,你是罗杰和露玖爱的结晶,你是罗杰和露玖最大的宝藏,你是我的ONE PIECE,我亲爱的艾斯。

艾斯啊,你是在父爱的期望中诞生的,你是在母爱的保护下诞生,你是在亲情的爱护下新生的。你知道吗,我爱你。

1月1日,新年的开端,旧年的尾端。艾斯,你解开了恶意...

背上白胡子海贼团的标志是你的骄傲,是你的勋章,更是你的家。

你像个小孩子一样,想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时代是白胡子”,光着上身,到处炫耀。

船上的大家都是你的家人,你啊,是他们最小的弟弟,还是老爹最小的小儿子。

我还知道你还有两个兄弟:弟弟路飞;兄弟,萨博......

多想看看你,多想抱抱你,多想亲亲你,我亲爱的艾斯。多想告诉你,你是罗杰和露玖爱的结晶,你是罗杰和露玖最大的宝藏,你是我的ONE PIECE,我亲爱的艾斯。

艾斯啊,你是在父爱的期望中诞生的,你是在母爱的保护下诞生,你是在亲情的爱护下新生的。你知道吗,我爱你。

1月1日,新年的开端,旧年的尾端。艾斯,你解开了恶意的诅咒,重生在炽热的光明中。











写得时候,都快哭了,这个男人骗了我好多好多眼泪。今天是他生日,开心点!

艾斯,生日快乐!!!

想成为波特卡斯家的女人
今日临摹 继续摸鱼 这套真的太...

今日临摹

继续摸鱼

这套真的太好看了呜呜呜🤤


今日临摹

继续摸鱼

这套真的太好看了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