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火星

7664浏览    10437参与
琉璃のxin

#猫武士

#黑条视角


    火辣辣的疼痛从喉咙一直蔓延到尾尖,眼前突然一片黑暗,他只能听到鲜血从喉咙中呼哧呼哧喷涌而出的声音。

     眼前仿佛一片红色的迷雾,只感到脑袋昏昏沉沉,极想找个地方躺倒下去一觉不醒。

      能听见有一个低语在大脑中回响,他听不清在说什么。眼前好像有无数飘忽不清的身影掠过,他竭力想要捕捉,但那些斑斓的皮毛让他眼花缭乱。

     ”黑条...

#猫武士

#黑条视角

 

    火辣辣的疼痛从喉咙一直蔓延到尾尖,眼前突然一片黑暗,他只能听到鲜血从喉咙中呼哧呼哧喷涌而出的声音。

     眼前仿佛一片红色的迷雾,只感到脑袋昏昏沉沉,极想找个地方躺倒下去一觉不醒。

      能听见有一个低语在大脑中回响,他听不清在说什么。眼前好像有无数飘忽不清的身影掠过,他竭力想要捕捉,但那些斑斓的皮毛让他眼花缭乱。

     ”黑条。“一声低语在黑暗中回荡。

     不会错的,是虎星的声音。他睁大双眼向黑暗深处看去,只看见一个模糊的深棕色虎斑身影在远处闪了一下。他惊喜地大叫:”虎星!你在哪里?“

     虎星的气息包裹着他,他甚至能感到虎星结实有力的肌肉触碰着自己。”老兄弟,欢迎你来到这里。“虎星低沉的声音充满了魄力,他情不自禁沉陷,”黑森林。永远的黑暗之地。“

     充满野性的气息包裹着他。他深深吸了口气,把这气息烙印在大脑里。”你在哪里?“他渴望地凝视着黑暗深处。

      ”不了。先歇着吧,老兄弟。“虎星的声音听起来很冰冷,”黑森林是无尽的,这里的猫多得你难以想象,但是在这里,从来没有谁是朋友。我们只能独行。“

      最后两个字直直地戳进他的心窝。

      独行?

     不,我不接受。我从未真正在乎过别的猫,包括我自己,可是只有你,虎星,你是我最大的例外。我背负着叛徒和懦夫的罪名,一直跟随着虎星,因为除了他,我什么也不想要。

     ”虎星,“他几乎是求饶般地轻声道,”请让我看见你吧。我发誓,就算在这里,我也会一直追随你。“

     一双闪闪发亮的琥珀色眼眸突然闪现,黑条在黑暗中被什么绊倒在地。他听见虎星冷冷地啐了一口。

      ”记住,你已经失败了。“虎星近乎咆哮般得说出这句话,气息突然淡了,留下来的,是无边无际蔓延着的寒冷和黑暗。

        我已经失败了。

       黑条无力地瘫软在地上,心里好痛。

 

       黑条从来就瞧不起回忆。猫是靠爪牙生存的,沉迷于回忆中只是徒增悲伤罢了,填饱不了饥肠辘辘的肚子。毕竟,回忆,谁回得去呢。

        可是在黑森林里,他好寂寞。在这里,他不会饥饿,也没有痛苦。他能感觉到无数的猫影在树林间穿梭,可是大家都在隐藏。黑森林的空气中弥漫着沼泽的臭气以及不知是谁的恨意。

       多希望虎星能陪我一起走。

       脑海中浮现出虎星在战场上奋勇厮杀的身影,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犹记得他看到长鞭一爪杀死虎星时,惊愕和悲痛几乎将他击倒......不可一世的虎星,九命族长啊......

       鲜血从虎星的脖子中汩汩直流,把森林的遍地都染红了......

      

       无数细碎的光影从脑海中掠过。

       他想起自己带着两名学徒从营地中溜去影族见虎星,带着小猫一路跌跌撞撞地走,一面要躲过雷族猫的寻找,一面又要好好掩饰不让小猫看出什么来,真心挺烦的。

       为了虎星。如果这样做能让他开心,我当然愿意。

       他在他们约定的地点见到了虎星。虎星匆匆瞥了他一眼,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关切地凑上前询问他的孩子们。

       他怎么可能看到你?黑条默默地对自己说。

       你只是他用来达成自己目的的工具而已。

       可是......我觉得值得。

 

         回忆带他回到那个燥热的下午。

         看到火星(当时他刚来营地)的第一眼,黑条就不屑地扬了扬鼻子。一只小小的宠物猫,还带着项圈,很快就会被森林淘汰的。

        他从空地的另一端冷冷地盯着蓝星和狮心。他们是吃了鸦食吗?根本就不该带宠物猫来,宠物猫只属于两脚兽地盘。

        他满心快意地看着长尾上前撕裂了那只宠物猫的项圈。他走过去时,听见宠物猫和灰爪凑在一起对着自己嘀咕。他斜眼横了他们一下。他性格里就是不能接受宠物猫。从那天起,心里就对火星充满了排斥和敌意。

          当他看到虎星拖着红尾的尸体跌跌撞撞的走进营地时,心里溢满了欢喜。他注视着那个魁梧的虎斑身影,可虎星僵硬地抬起头,目光根本没瞟他,而是直直地看向了高岩上——火星。

        虎星的目光十分专注,他的琥珀色眼眸闪闪发亮,那份光亮,十分特别,黑条读出一份很复杂的情感。虎星就那样站在那里凝视着火星,微微仰头,即使刚刚战斗归来浑身挂彩也透着一份雄武的魄力。

       那一刻的时光,真的凝固了。

        一直到死,黑条都铭记着那天的情形。

        虽然直到临死黑条才知道,从那一刻起,虎星心里再也没有他。

        其实从未有过。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不过也就是在训练和探讨作战方案中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黑条真心喜欢黑森林,这里阴暗的气息让他随时随地都可以将自己隐藏得很好。

       这里是个绝妙的训练场所。他知道自己在告别过去,一天天变得更强壮。在最终的决战时,他要杀了火星。消灭那只宠物猫。是他嫉妒虎星那天看他的眼神。

        作战前夕。散会后,虎星让所有的黑森林猫都回去好好休息了。黑条伸了伸扭伤的后腿,准备离场。

         “黑条。”虎星轻轻地唤。

        黑条应声回头,对上了虎星炯炯有神的眼眸。

         “没事吧?”虎星瞥了一眼他的后腿。“我还希望你明天冲在前头呢,带伤上阵可不太行吧。”

         “其实没事。”黑条说,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虎星。

          虎星抬头凝视着前方,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明天,你和断星带领第一批猫。我想,你现在非常不错了。”

          黑条心里乐开了花。“去雷族?”他迫不及待地伸出爪子,“我会帮你杀了那只宠物猫的,我觉得我对付火星那是绰绰有余。”

        “不。”虎星的声音干脆利落,突然强硬起来,“你去影族。你的任务重点是杀了黑星,然后就好办多了。至于火星,”虎星的躲闪了他的目光,“你别碰他。让我来。”

         长时间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黑条才吃力地从牙缝间挤出一个字。“好。”

         他低头盯着自己的爪子。“就这样。明天,祝你好运。”虎星说完,匆匆起身,离开会场了。

         黑条那一夜都没有合眼,泪水像决口的河堤泛滥。

 

         久违的痛苦。也许是在黑森林中待久的缘故,他甚至忘了死去时喉咙上刺骨的痛。

          直到火辣辣的感觉再次向他袭来,血水溅在眼睑上让他看不清前方,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影像。

          黑条竭力抬起头,深深吸了口气,想要把那份气息永远铭记。他高昂着头,朝向虎星所在的方向,睁大刺痛的双眼久久凝视着那个身影。

          只是有些话,再也说不出口了。目之所及,心之所向。虎星,你从未察觉吗。

          黑条哽咽着,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喊出“虎星”两个字,然后陷入长时间的无知觉中。就这样,到尽头了。

          你就像太阳,却不是我一个人的光。

          这是我一生的秘密。

银星

搞了一个小时终于搞好了╰(*´︶`*)╯毛是一簇簇画的,如果模糊的话我下次弄大些画布,p2是稿子

搞了一个小时终于搞好了╰(*´︶`*)╯毛是一簇簇画的,如果模糊的话我下次弄大些画布,p2是稿子

做鳄梦
画画成功人士以缓考试失利之痛

画画成功人士以缓考试失利之痛

画画成功人士以缓考试失利之痛

墨十一

1

周沐穿越后一直处于昏迷模式,可是他并不

是真正的昏迷

【你好】

周沐:…你好

昏迷的周沐一点也不孤独,在他的脑子里,

有一个脑洞,有一个声音从脑洞里传出。

周沐:…大哥贵姓?

【免贵姓周】

周沐:呀,咱俩同姓啊,你看看咱俩是不是

五百年前是一家

【数据所显示:宿主有100%的可能是在和

我打好关系。】

周沐:…我穿越到哪了?

【你看的小说之一。】

周沐:…我看的小说多了去了我哪知道是哪

个?

【宿主穿越到了天官赐福小说了】

周沐:那你是什么啊?

【我是你的贴身行李箱周舟】

周沐:哦,那我能什么时候醒呢?

【现在就可以了】


“我操了!”如雷贯耳的...

周沐穿越后一直处于昏迷模式,可是他并不

是真正的昏迷

【你好】

周沐:…你好

昏迷的周沐一点也不孤独,在他的脑子里,

有一个脑洞,有一个声音从脑洞里传出。

周沐:…大哥贵姓?

【免贵姓周】

周沐:呀,咱俩同姓啊,你看看咱俩是不是

五百年前是一家

【数据所显示:宿主有100%的可能是在和

我打好关系。】

周沐:…我穿越到哪了?

【你看的小说之一。】

周沐:…我看的小说多了去了我哪知道是哪

个?

【宿主穿越到了天官赐福小说了】

周沐:那你是什么啊?

【我是你的贴身行李箱周舟】

周沐:哦,那我能什么时候醒呢?

【现在就可以了】



“我操了!”如雷贯耳的一声从周沐耳朵劈进了

脑子里,脑洞里的系统都差点没镇坏了,可

偏偏说话的人没有控制分贝继续以雷鸣般的

声音继续说“我真的操了!幕情你TM把话说清

楚!什么叫做:殿下发错了善心?!之前你不

救人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想把人丢出去!你

有没有心啊?!”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想本来咱们几个人

已经不是很好过了,再来一个人……”

“再来一个人怎么了?!又不抢你饭吃!大不

了以后我少吃点!不能亏待你啊!”

“好了,风信别说了,慕情也没别的意思……”

“殿下!都这时候了你怎么还向着这小子……”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再装睡就要震聋了!’

怀着这样的心情周沐假装昏迷刚醒的样子,

轻轻哼了一声,引起旁边人的注意,这招很

好用旁边的人果然上钩了“风信慕情,你们别

吵了,他好像要醒了”

周沐听到这话终于缓缓的睁开眼睛,‘迷茫’的

看了看四方,确认了天官赐福的现在时间段

然后确认一下人物,在他面前的这个应该就

是主角谢怜啦,那个个子很高黑不溜秋的就

应该是风信,至于那个离自己甚远,个子小

小的,长的白白的还蔫儿了吧唧的就是慕情

嗯⊙∀⊙!确认完毕。

在周沐确认人物的时候,谢怜就帮周沐检查

一下身体情况,检查完了以后皱眉‘虽然身体

没什么大碍,但是为什么一直呆愣愣的呢?

难道被淹傻了?’“小朋友,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啊?”因为打量人物太过于认真,所以根本

没有发现谢怜已经快和他脸贴脸了,反应过

来的时候虽然没有贴在一起但是马上就了,

为了拯救《现在谢怜和我脸贴脸未来花城我

我脸割下去》的惨案发生周沐赶紧将自己往

后拽过去。

这在谢怜眼中就成了《刚刚救回来的小孩貌

似把我当成人贩子了怎么办?》连忙对周沐

说“别担心,我们不是坏人。”

说完他又怕周沐多想又说“我们真的不是坏

人”

周沐看着谢怜,突然有了一个主要“大哥哥,

你可以收留我吗?”

谢怜见周沐没有把他当坏人松了一口气,但

听他要自己收留他的时候又是阵阵沉默,虽

然他和风信一样觉得慕情说的不对,但是他

也知道自己根本不能再养活一个孩子了。

看见谢怜的沉默周沐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真的不想走,一会儿回家一会帮谢怜太麻烦了,住一起多方便啊,这么想着周沐说到“哥哥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还可以做饭,我还会挣钱……”

谢怜听着笑了一下“你一个小孩子怎么赚钱啊?”

“我真会!我可以挣好多好多钱,你就让我留下吧”

“嗯,好吧”


蒲荷湫莉爱莱塔

【猫武士同人】第二镜头 火尾传奇 第四章《炎火噩梦》

*咕咕咕蒲荷不咕咕咕了


*别打我


*我重写了w


————————————


火尾自豪的看着小白昼——这个小家伙马上就要当上学徒了。他拿尾尖碰了碰小白昼的肩膀,轻声鼓励道:“去吧”


小白昼紧张的看了一眼火尾,迈开步子走到了兄妹旁边,眼里闪着激动的光


“我站在星光下宣誓,确保星族可以听到我的声音。这三位幼崽已经足够六个月大,可以成为学徒了”黑莓星的声音回荡在空地上,三只幼崽里都急不可耐地眨着眼


“我,雷族族长,黑莓星,在此宣布,从今天开始,在他们还没获得武士名号之前,小荆棘,你将叫做荆棘爪”黑莓星的目光焦灼的好似可以燃起他们的皮毛,他大声说:“荆棘爪,你会保...

*咕咕咕蒲荷不咕咕咕了


*别打我


*我重写了w


————————————


火尾自豪的看着小白昼——这个小家伙马上就要当上学徒了。他拿尾尖碰了碰小白昼的肩膀,轻声鼓励道:“去吧”


小白昼紧张的看了一眼火尾,迈开步子走到了兄妹旁边,眼里闪着激动的光


“我站在星光下宣誓,确保星族可以听到我的声音。这三位幼崽已经足够六个月大,可以成为学徒了”黑莓星的声音回荡在空地上,三只幼崽里都急不可耐地眨着眼


“我,雷族族长,黑莓星,在此宣布,从今天开始,在他们还没获得武士名号之前,小荆棘,你将叫做荆棘爪”黑莓星的目光焦灼的好似可以燃起他们的皮毛,他大声说:“荆棘爪,你会保证不折不扣的进行武士守则,直至你生命的最后一刻吗?”


荆棘爪的声音铿锵有力:“我保证!”


黑莓星点点头:“很好,雪丛,荆棘爪会是你的学徒”


雪丛大吃一惊,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他还是低头致谢:“谢谢,黑莓星”他走向荆棘爪


黑莓星接着说:“雪丛,你是一位狩猎技巧高明的武士,我希望你将所有的技巧传授给荆棘爪”


“我会的,黑莓星”雪丛和荆棘爪碰了碰鼻子


黑莓星打量了一番小月亮,他宣布道:“小月亮,你从此刻开始,在你获得武士名号之前,你将叫做月亮爪,你能够保证不折不扣地进行武士守则,直至付出生命吗?”


月亮爪深呼吸一口气,他答到:“我保证!”


“那么,你将会是鼹鼠须的学徒”黑莓星转向鼹鼠须说到:“鼹鼠须,你是一位高尚的武士,我希望你将你所有的技巧都传授给月亮爪”


“当然,黑莓星”鼹鼠须眼中神采飞扬


“最后,小白昼”黑莓星富有威严地望着她:“你将叫做白昼爪,你能保证不折不扣的进行武士守则,直至付出生命吗?”


白昼爪保证到:“我保证”


“火尾,你将会是这位学徒的老师”黑莓星高兴的说到:“你是一位优秀,忠诚,高尚的武士,我相信你可以将你所有的技巧都传授给白昼爪”


“是的,黑莓星”火尾开心的说


他走上前与白昼爪碰了碰鼻子,白昼爪悄悄说道:“我就知道你是我的老师!火尾”


“白昼爪!”


“荆棘爪!”


“月亮爪!”


群猫的声音彼此起伏,响彻云霄,其中沙风和灰条喊的最起劲


“恭喜你,火尾,这是你的学徒”族会结束,沙风第一个跑向火尾,向他祝贺


“谢谢,沙风”火尾谦虚的笑了笑


“白昼爪,火尾可是族群里最伟大的武士!我希望你能好好听他的话”沙风转头向白昼爪说到


“当然!我敢打赌,火尾会让我成为雷族最棒的武士!雷族会因为有我而感到自豪”白昼爪兴奋的跳跃着


“那最好了”火尾看着自己的小学徒,心生出一股自豪


呐,我也有学徒了——以火尾的名字来说


“我们先去干什么?捕猎?还是战斗技巧?我的爪子已经饥渴难耐了!就差影族入侵”说着,白昼爪将她的小爪子伸开,火尾实在不忍心告诉她,这么小的猫没有战斗经验,她的爪子甚至不能抓住敌人的尾巴


“先去看看领地,别以后误入别族领地了”火尾莞尔一笑,对着沙风说道:“沙风,我们先走了”


沙风回答他的是一句过会见


——————————


“白昼爪,这是影族领地,记住这些气味”火尾一个接一个的给自家小学徒科普到


“噫,为什么影族气味这么难闻!果然都是一些冷血动物”白昼爪皱了皱鼻子,接着做出干呕状


“不能这么说别的族群!”火尾一下子炸毛了,训斥道


“对不起!”看着火尾一下子生气,白昼爪只得道歉,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火尾对这个话题这么敏感


好吧,她也这么说出来了


“你为什么对这个话题这么敏感?”


这无疑是在往敌人的爪子上撞


“白昼爪!”火尾大声呵斥,他已经生气到极点了


雾星,石毛,一星,高星,鸦羽,鹅翅,褐皮……哪一个不是别族,又帮过自己许多忙的呢?就算是他们也会发动进攻,但是他们的友情一直在


白昼爪实在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好吧!


“如果你不想去给长老们换苔藓,并捉跳蚤的话,就不要再说别族哪哪都不好了!”火尾对白昼爪怒目而视,他就差没扑到白昼爪身上同她拼个你死我活了


嘿,真的,火尾对歧视很厌恶,他对待别族或者宠物猫,独行者都是很友善的


自己的小徒弟为什么会这么出言不逊?


“我……”白昼爪很慌乱,没几个学徒有那么大能耐能把眼前的这位火红色武士搞生气过,就算是族长,副族长,武士也没几个


她很清楚的认识到火尾绝对和别族的猫曾有过不少交集,而且看起来还有很深厚的友谊


这是她第一次跟老师出去啊!给火尾留下了这样一个印象,她以后的训练怎么办?


“很抱歉,我不知道你会这样想”她说道


这样想?火尾突然一顿


“怎么叫做这样想?”火尾抬眉


“嗯……”白昼爪不确定的看着自己的老师,斟酌着发言:“以你刚刚的表情和动作看来,你是肯定不喜欢歧视的,我听别的猫说过你是宠物猫出身……我并没有嘲笑的意思,应该能肯定你绝对不喜欢别的猫对你说三道四,对其他的猫肯定也不希望,再来,你的语言也表明了你对别族猫的好感,他们也许曾经和你有很深厚的友谊或者帮助,你看起来是觉得我在歧视他们……我很抱歉”


火尾愣住了,他真真正正的愣住了


自己的想法被白昼爪猜的一干二净


“……”他只能保持沉默了不是吗


“算你说的对吧,白昼爪”火尾认命的说到:“我们必须去看其他边界了,我不希望再把这个话题进行下去”


“好”白昼爪甩甩尾巴,火尾猜她也不想说下去


影族气味渐渐被河族气味掩盖的时候,火尾身形一顿,似是想到了什么,瞳孔骤然缩小



我记得黑莓星说过



“影族这几天不安分,他们想移动边界”


一只不太大的鲸

哭不出来

我好难过

哭不出来

我好难过


一只不太大的鲸

下世

下一世

我愿化为黑夜

舍弃所有光明


去守护

守护每一位漂泊的旅者

守护每一个梦魇的孩子

守护每一颗黯淡的星星

守护每一支无依的灵魂


默默地

默默地


被人怨恨

被人迷恋


承载这世上全部的孤独

禁锢这世上全部的自由


在黎明时点亮太阳

在黄昏时收割生命。

下一世

我愿化为黑夜

舍弃所有光明


去守护

守护每一位漂泊的旅者

守护每一个梦魇的孩子

守护每一颗黯淡的星星

守护每一支无依的灵魂


默默地

默默地


被人怨恨

被人迷恋


承载这世上全部的孤独

禁锢这世上全部的自由


在黎明时点亮太阳

在黄昏时收割生命。


綄.凌

花花的水仙文(???)绒绒被我写的太受了,后来索性就改了,昨天拍的所以没改,希望广大家人不要打我鸭~

花花的水仙文(???)绒绒被我写的太受了,后来索性就改了,昨天拍的所以没改,希望广大家人不要打我鸭~

yunqing
yunqing
HARRY·Z🕊️
我也不知道我画的是啥,嘿嘿嘿画...

我也不知道我画的是啥,嘿嘿嘿
画就对了♥

我也不知道我画的是啥,嘿嘿嘿
画就对了♥

HARRY·Z🕊️
独角宇宙少女?中二到爆!画渣本...

独角宇宙少女?
中二到爆!
画渣本渣在线渣画

独角宇宙少女?
中二到爆!
画渣本渣在线渣画

林一言

与火星的孩子对话

        已经到下午了,可还是一到“你就是你 最好的你 是我的唯一”眼泪就出来了。

        之前看先导片的时候就很好哭,不仅仅因为他,也在因为自己。因为突然明白过来自己的害怕,退缩,不安,沮丧都不是一种错误。

        ET对他唱别在意,没关系,有意义。我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对自己说别在意,没关系,有意义。

      ...

        已经到下午了,可还是一到“你就是你 最好的你 是我的唯一”眼泪就出来了。

        之前看先导片的时候就很好哭,不仅仅因为他,也在因为自己。因为突然明白过来自己的害怕,退缩,不安,沮丧都不是一种错误。

        ET对他唱别在意,没关系,有意义。我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对自己说别在意,没关系,有意义。

        你就是你 最好的你 没人能代替

        或许我心中的阴影可以让人生更加完整厚重。

        一开始喜欢他是因为他的歌里我感受到了我想要的自由,宁静,梦想,大爱,而他又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梦想中我想要成为的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

        希望有一天我就是我,最好的我,没人能代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