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火焰

7500浏览    4434参与
@   故酒寄离人

《自焚为劫》

  “你所谓的信仰,才是焚尽你皮骨血肉的烈焰。”

  夜晚,月光被厚重的云层掩得严严实实,一丝也透不出来。平野广阔,冲天的火光映红了黑如浓墨的夜空,似同暮色云霞。一路前行的火苗吞噬着各种生物,发出“滋滋”的满足声响。丛生的灌木交错着生长,在火光中,张牙舞爪,面目狰狞。

  “呼哧呼哧……”一道人影奋力奔跑着,汗珠顺着肌体滑落,渗进衣物,却转眼就被高温蒸发。火光灼灼,不断跳动着的火焰显露出十足的张狂。草木尽数成灰,顺着热流在空气中飘散,如同坟前黄纸飞灰。

  男人鼻翼不断翕动,急促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他两腿大步迈...

  “你所谓的信仰,才是焚尽你皮骨血肉的烈焰。”

  夜晚,月光被厚重的云层掩得严严实实,一丝也透不出来。平野广阔,冲天的火光映红了黑如浓墨的夜空,似同暮色云霞。一路前行的火苗吞噬着各种生物,发出“滋滋”的满足声响。丛生的灌木交错着生长,在火光中,张牙舞爪,面目狰狞。

  “呼哧呼哧……”一道人影奋力奔跑着,汗珠顺着肌体滑落,渗进衣物,却转眼就被高温蒸发。火光灼灼,不断跳动着的火焰显露出十足的张狂。草木尽数成灰,顺着热流在空气中飘散,如同坟前黄纸飞灰。

  男人鼻翼不断翕动,急促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他两腿大步迈开不住地奔跑,身后的火焰却穷追不舍,去势汹汹地朝他涌去。

  火焰距离男人越来越近。

  跳动着的火舌舔舐着他的衣物,男人脑后的发丝也散发出一股蛋白质被燃烧后的香气。一声闷哼自男人喉中溢出,不知勾着了什么,他一个趔趄,面朝下摔了个结结实实。他就那样趴着,吃吃地笑了起来。火焰自他的小腿盘窜着爬行,将他一点点吞入腹中。男人的额头死死抵住地面,额前的草地被蓐得叶片碎烂,化为一滩烂泥。他置于脑旁的双手紧紧扣住地面,手背上的青筋凸起,青紫色的血管分明可见。火焰爬到了他的颈项,将他紧紧缠绕,男人猛地扬起头,望着漆黑的夜空发出毫无声响的呐喊。火焰深处,似乎有一个影影绰绰的女子,淡笑着看着这一切。

  “呼!”唐岐猛地从床上坐起,丝绒被顺着他紧致的肌体滑落,露出他精壮的身躯。他惊出了一身汗,眸中犹带着几分恐惧。急急端起床头柜上的水杯,他仰头一饮而尽。喝得太急,水珠从嘴角滑落,在他的胸膛上留下水痕,他却似乎一僵。随手一抹唇边水渍,他放下杯子,看着床头柜上的相框,眉目渐渐舒展。

  他掀开被子站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看着明朗月色下山间影影幢幢的林木暗影,他又拧起眉头:这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却是第一次在梦里死亡。不知想到了什么,唐岐倏尔缓和了表情,勾了下唇角,回到床上继续入眠。

 

  “宠物还好吗?你的写作进度如何?下月我诗集签售会记得来捧场啊。”唐岐握着手机靠在落地窗旁和人说着电话,阳光透过窗洒在他的身上为他镀上一层金辉。不知听到了什么,他眸中带起几分笑意,回头对着正在偷拍的粉丝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啊啊啊,男神对我笑了!好帅!”“男神好暖!啊啊啊!”听着身后压抑着激动的言语,唐岐舔了舔唇角,眸中是几点兴味盎然。

  “欢迎各位媒体朋友前来参加这次发布会,唐岐先生的新诗集《信仰》将在下月四号隆重推出,届时将于山海大厦举办签售会……”台上主持人正在做着详细的介绍,台下的唐岐百无聊赖地摆弄着自己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独成一般风景。“……下面请诸位移步宴会厅,唐岐先生为诸位准备了自助式晚餐,还望各位玩的愉快。”主持人话音刚落,人群中便传出几声欢呼。临下班跑来跟进发布会,记者们个个都饿着肚子。领上一顿免费晚餐,倒还真赚了。

  众人簇拥着前往宴会厅,低低的交谈声不绝于耳却并不显得喧闹。“唐岐这本新诗集一出来大概又是个里程碑了吧?”“那可不,年少成名,谦逊有礼,高产高质量,奖项拿到手软,人还长的帅,果然这人和人不能比啊。”“嗐,别扯犊子了,我都饿死了,这菜真不错……”“你个货,给我留点!”

  唐岐立在角落,左手托着一杯红酒缓缓摇晃着。透明澄澈的红色酒液衬着他垂下的眉目,漂亮的杯型搭着白皙修长的指节,更显得他眉目如画人如玉。他将杯檐凑近唇边,晶莹的酒液沾湿了他的薄唇,平白添上了几分旖旎之气。

  “先生。”侍者恭敬地递上一个深蓝色的盒子,“这是那边那位女士给您的。”唐岐接过盒子,掀开一角,瞧见盒中是一张房卡。他朝着侍者所指的方向飘去一眼,啧,他舔舔自己的唇,冲着那边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宴会散场,唐岐站在客房部某一层的窗边,把玩着手中的房卡,眸中是十足的饶有趣味。窗外是皓月明丽,他抬腕看了一眼时间,将卡收进裤兜,朝着卡上的门牌走去。走到门前,他轻叩了三下房门,便径直开门走了进去。

  浴室里有着清晰的水声,磨砂玻璃模模糊糊地印出女人曼妙的身躯。唐岐靠在沙发中,指尖轻轻摩挲着下巴,目光毫不掩饰地盯着浴室中的女人。水声停了,女人裹着松松垮垮的浴袍走了出来,门在她身后“咔哒”一声又被关上。

  这是一个极为妖艳的女人。大波浪的卷发落在锁骨处,将人的视线往下吸引。女人卸了妆,眉梢眼角那几分勾人的魅意却丝毫未减,眼波一横便是个不需言语的风情万种。

  “虞姐倒真是不减当年啊。”唐岐沙哑着嗓子,眸中含笑道。女人抛来个娇嗔的眼神,掩了唇轻笑,“你这小子,嘴还是那么甜。”她婷婷袅袅地走近,侧身坐进唐岐怀里。唐岐搂着女人纤细的腰肢,蹭着耳侧轻声道,“这不是虞姐的魅力,无人能挡嘛。”女人顺从地搂住了唐岐的脖颈,未曾系紧的浴袍在活动之时便四下散开,露出她细腻白皙的肌肤。一时间,欢愉之声在灯光昏黄的室内此起彼伏。

  夜色愈发浓重,窗外的皓月不知何时将自己藏进了云层。床上的男人睡得正熟,女人披着浴袍曲腿坐在飘窗上,指尖夹着一根细长的香烟。淡淡的烟雾自她的口中喷出,模糊了她精致的面容,却盖不住眼神中的嘲讽。

  那日之后,唐岐与虞妄便一发不可收拾。唐岐坐落在山间的别墅成为了二人胡天胡地的最佳场所。人性本源的欲望操纵着二人心中最原始的野性与渴求,其余的一切尽数被抛之脑后。对于唐岐来说,虞妄,好像就是避免那个噩梦的解药,于是,食髓知味,无比自然。

  “唐岐?你在吗?”小姑娘捧着一个大大的盒子被菲佣引入别墅。步入客厅,她将手中的盒子小心翼翼地放上茶几,细细看过后发现这里与她离开时一般无二,面上绽出了自信的笑容。

  小姑娘走上螺旋楼梯,一步一步踩在铺着厚厚地毯的阶梯上,未有一丝声响。她站在了楼梯口,咬着指节思考究竟是去书房还是卧室。却在此时,奇怪的声响传入了她的耳中。小姑娘摸索着朝声源处走去,自未曾关紧的门缝中听见了女人的娇吟。她呆滞地眨了眨眼,随后轻轻推开了门,映入她眼帘的,是两具肉体的交缠。

  小姑娘张了张嘴,未有一字出口。她的眼眶渐渐泛起红意,只轻轻唤了一句“唐岐”,就那样静静地立着,直勾勾地盯着床上的两人。陷于情欲中的唐岐听见这声轻唤,身子猛的一僵。他干脆利落地起身下床,小心翼翼道,“楚馨,你听我解释……”他越过地上杂乱的衣物,想要抱住小姑娘,

  小姑娘似是反射性地后退了一步,忍了半晌的泪水终于自眼眶中滑落,而这后退的一步也让唐岐举起的双手一僵。满室交欢的气息,地板上皱巴巴的衣物甩的七零八落,还有床头柜上正面朝下的相框,无一不刺激着她的神经。她猛地抬头,看着对面那个面目似曾相识的人,却觉得他的灵魂早已无比陌生。

  小姑娘转身便抹着眼泪冲出了门。顺着楼梯,她重重的脚步踩在地毯上依旧声响巨大。来到茶几前,她举起那个大大的盒子,毫不迟疑地向地面砸去。四散开的玻璃在灯光下反射着晶莹的色彩,每一张带着甜甜笑容的照片似乎都成了哭泣的面庞。她深呼吸一口气,冲出了大门,只余下身后破损的礼物。

  唐岐站在房中,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掌心,目光有几分呆滞。而楼下传来的巨大声响,让他心下猛然一跳。“怎么?小情人?”虞妄靠在床头,拢了拢凌乱的长发,点起了一支烟,略带讽刺地问道,“不追吗?”唐岐抿了抿唇,转身进了浴室,只听见水声哗哗,良久未有人影。

  “呼!”唐岐又一次从梦中惊醒,双目圆睁,藏着的是无尽的恐惧。意识到那是一个梦,他松了口气,斜斜倚在床头。细碎的发丝被冷汗打湿,紧紧粘着脸侧的皮肤。他粗粗地喘着气,疲惫的神情毫不掩饰地出现在面上。

  他抬手点了一支烟,指腹上是各种细细的血痕,烟雾缭绕间他闭上了双眼。楚馨是唐岐的青梅竹马,常年在国外求学,二人早已心意相通。虞妄则是有名的诗词世家家主的独女。那天楚馨走后,虞妄第二天也消失不见,似乎是回到了她的家族。在虞妄离开之后,他的噩梦越来越严重,每一次都能把他吓到惊醒之后心悸不断。将近一个月的噩梦连连,让他的精神再也无力支撑。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日历,忽然发觉第二日便是“自己”新诗集发布的日子。

  唐岐将烟灭在烟灰缸中,钻进被子,继续他不安稳的睡眠。恍惚之间,烈焰似乎又缠绕在他身侧,一股股焦味溢入鼻腔。唐岐恍惚着睁眼,却发现自己好似真的身陷火海!他的思绪一秒惊醒,提着被子冲进卫生间,淋湿了自己,便一路向外冲去。

  唐岐活了下来,好赖房子够大,而起火的源头恰在他的房中,才让他来得及醒来并逃出生天。但是某些东西的被揭露,让他恨不得自己死于大火。

  “前几日原知名现代诗人唐岐先生的山间别墅起火,火焰蔓延范围极广。唐岐先生个人在这场大火中死里逃生,生命安全并未受到威胁。但就是这样一场大火,让我们知道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街边小店的电视中播放这则新闻报道的声音几乎可以重合,人们的议论声也是随处可闻。“真是没想到啊,他居然是这样的人。”“是啊,谁能知道呢?看着那么面善的一个年轻人,居然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抓到他。”“希望早些抓住吧,必须还受害者一个公道,这种人真是死有余辜!”

  “据受害者陈述,唐岐先生长期囚禁他们,施以暴行,目的便是为了从他们这里获取作品。也有诗人不堪受辱,坚决不愿让自己的心血付诸东流,当然,这样的诗人最后基本都没有被留下……”唐岐恶狠狠地着盯着电视屏幕,他抓起手边的茶杯,向着电视机屏幕砸去。这间小小的临时租房一片狼藉,没有灯光的空间更显压抑。

  “混蛋!混蛋!都是一群混蛋!”骂着骂着,他渐渐地笑了起来,“我只不过是不愿让自己的才名流失,我只不过是热爱写诗,我有什么错?我有什么错!”他吃吃地笑着,“我用我的名气让他们的作品扬名,我让他们的作品流芳,我有什么错!哈哈哈,哈哈哈哈……”唐岐笑着哭着泪水纵横满面,他躺在沙发上无意识地嘶吼着,似是疯了,似是没有。

  病床上,唐岐抓着笔和纸在乱写乱画,口中还胡乱念叨着些什么。

  “医生,确定么?”一身严肃正气的警官询问道。

  “警官放心,我们做出了最严谨的诊断,唐岐确实是疯了。”医生也板着脸严肃答道。

  “好,多谢医生了。”警察的脸上是复杂的神情,怎么就疯了呢?这要怎么对受害者交代?他叹了口气,掏出手机,“局长,医生说唐岐……”,听见对面的回话,他沉默了一会儿,“好,我知道了。”

  唐岐被转到了精神病院。

  比起其余精神病人的症状来说,唐岐实在是太乖巧。每天最爱干的事情就是拿着一张纸和一支笔在乱写乱画着什么。他既不吵也不闹,说要干什么也都会乖乖听话,这让一干医护都松了一口气。实在没想到,一个那么丧心病狂的人疯了之后,居然这么好管理。

  “喂,您好,这里消防中心。”年轻的消防员接起电话。“什么?精神病院?好,我们这就出警!”

  “据目击者称,精神病院似乎是一刹那就起了火,目前暂未查清起火原因。至于人员伤亡,我们十分很遗憾,院中医护病人共有五十人被不同程度烧伤,三人死亡,死亡人员中便有唐岐先生……”

  江边长风撩起她们的长发,纠缠在一起。

  “你果真好手段。”虞妄靠着护栏,笑意晏晏地望向白裙出尘的楚馨。

  “是他自己害了自己,与我何干。”楚馨抬手勾起长发置于耳后,面无表情。

  “不是我说,你还留着这张纸干什么?”虞妄转过身凑到楚馨身旁,烈焰一般的大红裙摆在风中摇晃,如同一朵盛开的焰火。

  “疯了之后反而凝练了初心,这是我的养料。”楚馨抬手将纸抛入半空,不一会儿便化作流光没入了她的掌心。她偏过头望向虞妄,莹白的面庞上没有一丝表情,“倒是你,下坡路那么好走吗?一个实力不济,差点就被反噬。就你这样,还能司管欲望?”

  虞妄沉默了半晌,“我们都被欲望所掌控,又如何跳出去司管欲望?你掌管初心自然站着说话不腰疼。”

  楚馨笑了起来,“初心与欲望,本就是相连的。如若不然,你我姐妹二人如何会被分派司管这二物?”

  虞妄也笑了,“初心的力量却是大于欲望。最严厉的惩戒,难道不是来自初心的反噬吗?不然最后,这所有的灵魂献祭,也不能都归了你了。”

  江边依旧长风猎猎,二人望着远方归航的海船,再无言语。


“灼烧灵魂的烈焰,是你不配拥有的信念。所谓喜爱的诡辩,是无比拙劣的谎言。”

视觉居

绿幕视频素材火焰

[图片]
绿幕 绿屏 绿布 抠像 影视 后期 特效 视频素材 火焰 火苗 火光

下载地址:http://www.shijueju.com/post/2378.html


绿幕 绿屏 绿布 抠像 影视 后期 特效 视频素材 火焰 火苗 火光

下载地址:http://www.shijueju.com/post/2378.html

昼夜交界

火焰

有时觉得自己过于炽热的情感就像一团火

没有什么东西能好好地承载住一团火焰

而不被烧焦腐蚀炭化成为散落的灰烬

水?水也会被汽化

铁?铁也会被熔化

石头?那会裂开的

除了冰冷的钻石

钻石不会被火焰伤害

但火焰也无法在钻石上长久燃烧

当一团火焰拥抱一颗钻石

仿佛钻石的胸膛中也有星星火光在跳动、在绽放

但那里面其实空无一物

钻石只能反射出虚幻而没有温度的光

所以火焰不久就会在钻石上熄灭

就像自舔刀口的人流尽了最后一滴鲜血

最后它只能离开

然后去寻找下一颗钻石


火焰无法拥抱纸超过五秒

不管纸上的画有多么绚丽奇妙

当遇到真正炽热的火苗

那些平庸做作的谎言都将哭嚎...

有时觉得自己过于炽热的情感就像一团火

没有什么东西能好好地承载住一团火焰

而不被烧焦腐蚀炭化成为散落的灰烬

水?水也会被汽化

铁?铁也会被熔化

石头?那会裂开的

除了冰冷的钻石

钻石不会被火焰伤害

但火焰也无法在钻石上长久燃烧

当一团火焰拥抱一颗钻石

仿佛钻石的胸膛中也有星星火光在跳动、在绽放

但那里面其实空无一物

钻石只能反射出虚幻而没有温度的光

所以火焰不久就会在钻石上熄灭

就像自舔刀口的人流尽了最后一滴鲜血

最后它只能离开

然后去寻找下一颗钻石


火焰无法拥抱纸超过五秒

不管纸上的画有多么绚丽奇妙

当遇到真正炽热的火苗

那些平庸做作的谎言都将哭嚎着燃烧

带着不上不下的半吊子似的虚伪

坍缩成一团死灰、发出哀鸣求饶的尖叫

那被烧穿焦化的姿态简直使人作呕

于是火焰不打算在这里再待哪怕一秒


如果火焰能遇到一块永不燃尽的炭

亦或是另一团生生不息的火焰

恰好能以彼此的烟与光作为养料?


或许明天、或许永远没有那一天

但至少火焰至今仍未熄灭

它小心地避开柔软的纸、毛毯、眼泪和云杉

它在钻石间流连辗转、反射自我的热情取暖以暂得偷生

它开始不在乎自己为这世界能带来怎样微不足道的光和热

它等待着

等待着每一团火焰命中注定的熄灭

抑或是永远燃烧的那一天!


Rico Lee

灼眼的夏娜

CN: Kei Li

A7m3 
SEL85F18, SMC Takumar 28

灼眼的夏娜

CN: Kei Li

A7m3 
SEL85F18, SMC Takumar 28

MetJane
2020.01.03 《火焰》...

2020.01.03


《火焰》


这个剧120分钟,缩到45分钟以内改成一个微电影应该勉强能看,可惜现在是一部超级久的音乐剧。


节奏真的太拖,一件事能讲快十分钟,看得人着急。剧情也有点扯,粗略一看就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地方,更别提仔细研究了。一部悬疑类音乐剧,当观众频繁笑场时,就应当考虑一下本身的问题了。


演员还不错吧。余笛老师在高音部分有点不太稳定,呼吸声也很明显,但唱得好,声音的质感也很好。小郭姐姐也挺努力的,感觉她是句与句之间的换气声比较明显,在讲台词的时候逐渐脱离人设了,稍微有点奇怪。黄冠菘老师也挺好,无功无过吧。


歌词的译配可怕,基本上所有歌都没办法脱离音乐剧...

2020.01.03


《火焰》


这个剧120分钟,缩到45分钟以内改成一个微电影应该勉强能看,可惜现在是一部超级久的音乐剧。


节奏真的太拖,一件事能讲快十分钟,看得人着急。剧情也有点扯,粗略一看就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地方,更别提仔细研究了。一部悬疑类音乐剧,当观众频繁笑场时,就应当考虑一下本身的问题了。


演员还不错吧。余笛老师在高音部分有点不太稳定,呼吸声也很明显,但唱得好,声音的质感也很好。小郭姐姐也挺努力的,感觉她是句与句之间的换气声比较明显,在讲台词的时候逐渐脱离人设了,稍微有点奇怪。黄冠菘老师也挺好,无功无过吧。


歌词的译配可怕,基本上所有歌都没办法脱离音乐剧来听,感受不到歌曲本身的艺术性,我坐在办公室加班居然可以成为一句歌词,也让人冒出问号。


剧本真的太可怕了,虽然很喜欢余笛老师但还是奉劝不要去看,去看也只需要买最便宜的票就可以了。


我的cp必须幸福
给音乐剧flames火焰画的海...

给音乐剧flames火焰画的海报,也算是掉湖里以后给崽崽们的微弱产出吧🌟🌟🌟


也给自己拉拉票,点击🔗投3️⃣号!!!!!选它!


https://mp.weixin.qq.com/s/3aHBM0U4zIOBxWqdTevCVw



详情🔎见缪时客公众号


占tag 抱歉🙏

给音乐剧flames火焰画的海报,也算是掉湖里以后给崽崽们的微弱产出吧🌟🌟🌟


也给自己拉拉票,点击🔗投3️⃣号!!!!!选它!


https://mp.weixin.qq.com/s/3aHBM0U4zIOBxWqdTevCVw




详情🔎见缪时客公众号


占tag 抱歉🙏

放肆的流星LXYun

第一次画火,感觉把火去掉更好看(惊恐)

第一次画火,感觉把火去掉更好看(惊恐)

PARADISE

愿你心里有一团火,温暖你的整个冬天

愿你心里有一团火,温暖你的整个冬天

一只奶油泡芙
是自设新装炎之女巫祝大家万圣节...

是自设新装炎之女巫
祝大家万圣节快乐!!!!

是自设新装炎之女巫
祝大家万圣节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