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火神

48522浏览    3862参与
鹿骨墓园elysium
某莱娜的临门一脚。 论不会米诺...

某莱娜的临门一脚。


论不会米诺斯方言的重要性(?)

*有谷歌娘机翻

某莱娜的临门一脚。


论不会米诺斯方言的重要性(?)

*有谷歌娘机翻

𝖙𝖍𝖊𝖔𝖘𝖎𝖑𝖑𝖚𝖘𝖎𝖔𝖓
#Creatuanary202...

#Creatuanary2020创造物1月

Day 14【Mystery creature 02】: Hephaestus


#Creatuanary2020创造物1月

Day 14【Mystery creature 02】: Hephaestus



今年也依旧喜欢你

嗯嗯,之前小可爱私信说的,补上来!

因为发的挺多的了,所以有时候会忘记谁发了谁没发,没有的可以提醒我一下。

画质这个问题我尝试了一下,现在还没有办法,等我在看看,回来全部换源。

嗯嗯,之前小可爱私信说的,补上来!

因为发的挺多的了,所以有时候会忘记谁发了谁没发,没有的可以提醒我一下。

画质这个问题我尝试了一下,现在还没有办法,等我在看看,回来全部换源。

一绾秋水

【水仙】看不见的恋人番外之紊乱

水仙(天帝旭凤×魔尊)一发完pwp che  赠予阿雪 @冷月寒江 

 

前篇(看不见的恋人)


Ps:私设反噬会导致五感减弱,强zhi  car ,生子  不喜勿入……

 

暮色静谧,魔界的天向来是死气沉沉,即便是夜晚也与白昼无甚不同。


禺疆殿的后院有一方热气腾腾的温泉,正是魔尊素来最爱的所在。


也不知复生出了什么岔子,每每隔一段时日,他总会饱受反噬之苦。


除了手臂身躯会因寒凉覆上白霜,就连五感也会由此减弱,造成诸多不便。...


水仙(天帝旭凤×魔尊)一发完pwp che  赠予阿雪 @冷月寒江 

 

前篇(看不见的恋人)


Ps:私设反噬会导致五感减弱,强zhi  car ,生子  不喜勿入……

 

暮色静谧,魔界的天向来是死气沉沉,即便是夜晚也与白昼无甚不同。

 

禺疆殿的后院有一方热气腾腾的温泉,正是魔尊素来最爱的所在。

 

也不知复生出了什么岔子,每每隔一段时日,他总会饱受反噬之苦。

 

除了手臂身躯会因寒凉覆上白霜,就连五感也会由此减弱,造成诸多不便。

 

好在还有焚尽邪祟的琉璃净火傍身,也由此在他以温泉驱寒时,众人皆不敢扰,唯恐化作飞灰逝去。

 

这一晚,魔尊依然按照旧例在那温泉中沐浴,黑色织有金丝的锦缎徐徐褪去,显出雪白没有一丝赘肉的身躯,原先身为战神时身躯还有无数伤痕,然而复生之后却早已消弭无踪。

 

白皙如玉的身体缓缓浸入温热的水面,魔尊靠在光滑的汉白玉池壁上,却是闭目假寐,无数斑驳的白霜自眉间鬓角簌簌覆上,而后又被热气蒸腾而化作淋漓的水珠滴落。

 

魔尊觉得冷,那样冷冽的感觉,仿若堕入冰窟,那是让曾经身为火神的自己再难以想象的感受,就像一只小鸟没入了冰天雪地之中,就连翅膀都冻的僵直不堪,抬都抬不起来。

 

五感渐渐离他而去,眼前变得朦胧一片,而耳朵里也像被水灌入,只能听见轻微的声响,四肢麻木,重若千钧,无法动弹,以至于当禺疆殿后院上空骤然出现一个急剧转动的漩涡时,魔尊一时半刻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虚空之中的漩涡嗖嗖,逐渐增大,从里面探出一只靴子,一只精美无比缀有珠玉灵石的靴子,而后慢慢的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一个负手而立身着天帝冠冕的人,一个十分俊美拥有上位者气势的男人。

 

他看起来有些疑惑,毕竟任谁在出巡途中遇见时空乱流,而后又被抛到这样一个莫名的所在,都会感觉到惊讶,但对于就任帝位数万年的旭凤来说,这样的际遇根本算不了什么。

 

毕竟在成为天帝的这段时光之中,他在先生的教导下早已成长了很多,也有些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动声色的沉稳气度,就算在这陌生环境中,他也能安之若素。

 

只是一想起失踪已久的先生,天帝便是一叹,也不知先生究竟去了哪里,他寻寻觅觅了几万年,终究一无所获,脚下坚实的触感终于让他回过神,敛眉四顾,定睛一瞧,却是魔界境地。

 

“怎么?这时空乱流将我抛到了魔界么?也不知鎏英看见我会不会吃惊,又会纠缠过来,还是尽快离去罢……”天帝摸了摸有些散乱的发,想起那位不依不饶想要成为自己天后的鎏英便是哭笑不得。

 

正想转身施法离开此地,他的目光却被山石掩过的一处小池所吸引,那里云雾缭绕,一个人影在石缝间若隐若现,莹白的一抹仿佛在发光。

 

一时好奇,他便踏足而行,然而才将将接近,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叫他仲然变色,原来不同于模模糊糊传来的声响,那声音近在咫尺,竟是先生的!

 

原来先生在这里么?真是天随人愿,叫我寻到先生!!天帝自是激动万分,也顾不得对方发出的斥责,忙不迭的奔了过去,而眼前的美景更是叫人目眩神迷。

 

虽然自幼时便开始在脑海中描摹先生的模样,可真正看见才知何谓倾国之姿,散落的乌发间簇拥着一张画师难以绘出的脸,高挺的鼻,狭长阖紧的双目,微蹙的眉,以及一张一翕间饱满的唇,天帝只觉脑中轰的一下,长久的相思之意悉数化作火焰,往下/身涌去。

 

魔尊此刻正在受那反噬之苦,凝眉肃目的他咬紧了自己毫无血色的唇,整个身躯都忍不住在颤抖,虽然有温泉的暖意能够抵御自骨髓中渗出的寒气,可依旧不够,冷,真的好冷,似乎连血肉都要化作冰雪似得,搁在池沿上的手臂渐渐僵冷泛白,结出一层厚厚的冰霜。

 

然而恍恍惚惚之间,闭着双目的他终究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劲,空气中出现了不同寻常的波动,那是虚空被破开的迹象,顾不上思索是谁敢违背自己的命令在此出现,魔尊忙不迭的呵斥出声:“大胆狂徒,赶快滚出禺疆殿……嗯?”

 

……


后续在ping论找

红茶人

【明日方舟同人】刀客塔斑—时代规律(ooc慎入)

          “通灵术!”

          一阵烟雾过后,空旷的地面上依旧是空无一物,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

          “54号通灵焰团扇以失败告终,下面进行55号通灵…………”斑向一旁的记录人员吩咐道。...


          “通灵术!”

          一阵烟雾过后,空旷的地面上依旧是空无一物,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

          “54号通灵焰团扇以失败告终,下面进行55号通灵…………”斑向一旁的记录人员吩咐道。

          斑在世时曾将自己的随身物品都标记在通灵术上面,并不只有九尾罢了,这是他自幼养成的习惯,以备不时之需。在其年迈后腿脚不便,这种做法更是使其方便不少。

          通灵的对象自然也包括与柱间在终结谷之战中使用的忍具。

          “真的有必要进行这种实验吗?”坐在角落里观察的凯尔希发话,在她看来斑做的是无用功。

          “如果你真的是从别的世界来的话,那么所谓的时空忍术应该会完全失效才对,毕竟联系已经断了。”

         凯尔希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原先她也对斑那个世界的事物有些兴趣,但在漫长的等待中也逐渐丧失了耐性。

        斑没有回答,只有他清楚这么做的真正含义,若是通灵成功的话也许可以通过施展逆向通灵回到原来的世界。

       依旧机械性地啄破手指,将血液涂抹在另一只手的手掌上,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结印。

        他很纳闷,秽土转生的状态下为何会有新鲜的血液,看来扉间那小子的术有不少值得琢磨的地方,可能和施术时需要的活祭品有关。

       在地上猛地一拍,浮现出复杂的术式,大喊:

        “通灵术!”

         “这感觉莫非是…………”

         斑的嘴角咧起,瞳孔略微收缩,他察觉到某样东西此时与自己是连接着的,那正是自己所需要的。

         “这是?”

         凯尔希听斑的语气,以为召唤出什么不得了的玩意出来了,但眼前的东西实在与幻想中的神兵利器相差甚远,令她有些失望。但她还是起身凑上前去。

         烟雾散去,只留下插在地面的漆黑色铁棒,或许是由某种特殊的材质制成,表面反射着诡异的光泽。但就造型上实在是不怎么出众,就算扔在废墟中,恐怕也没人能将其与一般垃圾区分。

        斑伸手将其拔出,仔细端详着,在确认万无一失后,开始阐述它的来历 。

        “查克拉黑棒,由阴阳遁术而生,寄宿着轮回眼的力量,是我借由神树外壳孕育出来的………”

        “阴阳遁术?”凯尔希头一次听到这个名词,学者的求知欲驱使着她提问。

        “阴遁主意志也就是精神力,阳遁主肉体也就是生命力,这黑棒则是阴遁查克拉的产物,阴阳象征六道的两个儿子,因陀罗和阿修罗,而我正是……………”

        “所以说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用?”

        经过这些年的相处,凯尔希很清楚一但进入这种状态斑就会唠唠叨叨地念个不停,全是些莫名其妙的内容,她索性单刀直入。

       “哼!~”斑不屑地笑了,一脸蔑视,仿佛在他手中已经掌握能颠覆世界之物。

       “看这里。”他将黑棒倒过来,另一端的末尾表面上附着着某种残渣一样的物质。

       “我当时利用柱间的细胞培育白绝作为免费劳动力,所以在外道魔像的表面也是有着柱间的查克拉和细胞存在的,虽然含量微乎其微就是了~”

      “嗯……”

      虽然早就从斑的口中得知千手柱间的种种神话,但没想到那位的细胞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即使凯尔希曾一度认为那是斑想通过将自己的宿敌神化,以此来抬高自己的地位。

      “不过要是借助罗德岛的医疗设备应该很容易将其提取并培育的吧?”


      

       “刀客塔大人有什么吩咐吗?”

       今日的丰蹄族铁匠小姐依旧是那么冷淡,和另一位企鹅物流的员工相差甚大。不过斑也清楚即便同为千手但也很少有人能到达柱间的高度,所以就种族论人是很没意思的。

        一般的罗德岛干员迫于他散发的杀气,而毕恭毕敬反倒让他有些不自在 ,倒是这名铁匠对谁都一视同仁。

       “匠人的傲慢………”斑呢喃,“你也是战士吗?”

       斑注意到她右腿细长而又冰冷的假肢,再结合身上血与硝烟的气息不难得出。

       “你的眼神可不像是普通工匠那么简单呢~我以前见过很多次。”

        “只是在人手不够的时候偶尔出动罢了。您如果要是想找人闲聊的话请别在这边。”

        火神依旧没停下铁锤的敲打,鼓风机也正常地运作,完全没有和斑交流的意思。

        只听得清脆而沉闷的金属掷地声。

        “可以帮我维修一下吗?”斑特有的沉闷声线,比起请求更像是命令。

       火神停止了敲打,走上前开始观察斑丢弃在地上的东西。

        “相当老式的兵器呢?没有任何机械化的地方。”火神依旧是那么平静,但态度比刚才好些不少。

        摆在她面前的是一把硕大的镰刀,末尾连着破损的铁链,但刀刃处却没有任何生锈的迹象,有可能是它的主人在漫长岁月中护理的结果。

        “刀刃处的磨损相当严重,有几处比较明显的裂痕,到底是经历了怎样惨烈的战斗呢?使用者一定是个拼命的家伙吧?”火神在推理。

        “这么破的东西修起来相当费事吧?不过,刀客塔我是个念旧的人。”斑双手抱胸。

        “只有从未使用过的武器才不会受损,完好如初对于这些孩子来说反倒是种侮辱。”

        火神将锻造出来的兵器称之为“孩子”。许多工匠都有这种难以理解的地方。 但这却和斑产生深深的共鸣,或许在他人看来自己也是不可理喻的吧……

       斑没有回答,任火神接着说下去。

       “刀客塔您是幸运的。”火神蹲在地上,望向这个裹得严严实实的男人。

       “从何说起?”

        “现代化的装备生产方式让很多传统工匠都失业了,恐怕整个泰拉已经没有多少人像我这样作业的了。”

       说起这话时火神眼中闪过一丝忧虑,这是被时代所背叛的眼神,斑很理解。

       “不过跟不上时代的人终究要被淘汰……”

        “这是规律。”

         斑叹了口气,看来低落的心情是会传染的。

        “规律吗………”

         

晞鹤
终于有了火神

终于有了火神

终于有了火神

鲶更选手

很杂,都是摸鱼技术流,画的时候没看设定有画错😵

很杂,都是摸鱼技术流,画的时候没看设定有画错😵

策谋深远☆

今天好欧🌟

公招两个五星,三发单抽一六星一五星,而且距离上一个六星还没几发来着🌟

许愿一下银老板和能天使

今天好欧🌟

公招两个五星,三发单抽一六星一五星,而且距离上一个六星还没几发来着🌟

许愿一下银老板和能天使

陈清明

占tag致歉。
好友巨少。
支援位常年放火神赫拉格和角峰。
角峰☞抗寒体质专精三(可换体能强化,专精三)。
赫拉格☞弦月专精一(即将专精二,可换满月,专精一)。
火神☞武力模式Rank7。
真的不看看吗。

吃角峰x火神!

加我,你的会客室里将出现🉑🉑火神。

占tag致歉。
好友巨少。
支援位常年放火神赫拉格和角峰。
角峰☞抗寒体质专精三(可换体能强化,专精三)。
赫拉格☞弦月专精一(即将专精二,可换满月,专精一)。
火神☞武力模式Rank7。
真的不看看吗。

吃角峰x火神!

加我,你的会客室里将出现🉑🉑火神。

十九贽.
#潦草预警 今日份想peach

#潦草预警  今日份想peach

#潦草预警  今日份想peach

外啊
我好菜 但是我好爱她

我好菜

但是我好爱她

我好菜

但是我好爱她

一绾秋水
【水仙】火神×魔尊...

【水仙】火神×魔尊


《看不见的恋人》后续……


当一次时空乱流将成为天帝的火神带到了禺疆殿,在那里他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声音听起来异常熟悉的人,而那个人面容苍白,哈气成冰,像是正在经受病痛的折磨……


“先生!!竟然是你!!”


“你是?……”


阴差阳错,颠鸾倒凤,满腹相思,尽在《紊乱》……


quan、tu 见ping/论

【水仙】火神×魔尊


《看不见的恋人》后续……


当一次时空乱流将成为天帝的火神带到了禺疆殿,在那里他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声音听起来异常熟悉的人,而那个人面容苍白,哈气成冰,像是正在经受病痛的折磨……


“先生!!竟然是你!!”


“你是?……”


阴差阳错,颠鸾倒凤,满腹相思,尽在《紊乱》……


quan、tu 见ping/论

哇哈哈

我终于画完这张陈年老画了!!

请忽略我的垃圾背景色😂

我终于画完这张陈年老画了!!

请忽略我的垃圾背景色😂

Pieces Of Love

给 @MistMorpheus 的一小小小段角峰+火神😂新年快乐!

xx


罗德岛新来了一位年轻的信使。火神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收到来自谢拉格的包裹的那天。不过,那并不是一次愉快的会面。

在上一次的战斗中敌人的电磁陷阱影响了许多武器,火神的工房突然面临大量加班。为了尽快完成修理任务她和她的火炉已经连续工作了三天三夜。所以在第四天的早晨,听到有人在工房外按门铃时,火神直接顶着一张充满烦躁感的脸气势汹汹地冲出去了。

门外的人显然被一手铁锤一手钢钉头上还戴着防护眼镜的疯牛吓了一跳,立刻小小地退了一步。

“啊……哎,您,您是,火神小姐吗?”

“啊。”

火神上下扫了他一...

给 @MistMorpheus 的一小小小段角峰+火神😂新年快乐!

xx


罗德岛新来了一位年轻的信使。火神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收到来自谢拉格的包裹的那天。不过,那并不是一次愉快的会面。

在上一次的战斗中敌人的电磁陷阱影响了许多武器,火神的工房突然面临大量加班。为了尽快完成修理任务她和她的火炉已经连续工作了三天三夜。所以在第四天的早晨,听到有人在工房外按门铃时,火神直接顶着一张充满烦躁感的脸气势汹汹地冲出去了。

门外的人显然被一手铁锤一手钢钉头上还戴着防护眼镜的疯牛吓了一跳,立刻小小地退了一步。

“啊……哎,您,您是,火神小姐吗?”

“啊。”

火神上下扫了他一眼,在判断出对方是信使之后,就把手里的工具随手插在短裤的后腰,根本没等年轻男孩再开口,有些粗鲁地抢过他手里的邮包,看了眼收件人信息,签了字,然后把回执单塞到男孩手里,转身就迅速地消失在门后了。


“……这么说起来,他好像的确有一对角。”

火神再次回想起这件事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跟着银灰老板回谢拉格处理事务的角峰也早就回到罗德岛。

“嗯,应该就是他。”角峰说着,眉毛稍稍垂下来。在放松警惕时,这个男人脸上的每一个细节都会变得柔软。

火神从角峰嘴里得知新来的信使叫拜松,也是丰蹄族的人,不过故乡在龙门。

“那孩子提起你时还有点紧张,你那时太凶了!”角峰还在笑,也许他觉得这件事有点滑稽。

可在火神心里这件事几乎要被忘光了……火神不擅长对陌生人友善,也不在乎别人对自己如何评价。所以她没有接话,她在悄悄欣赏角峰耳朵上跟着他的动作晃起来的耳环。罗德岛的新人旧人来来往往,她没有心思一一在意。她只想关注喜欢的人。

不过角峰一向是热爱传统并且深情厚谊的男人。无论是碰到谢拉哥的老乡,还是丰蹄族的同胞,总是能引起他的兴趣。火神用手指摩挲着白瓷茶杯的边缘,放低声音说:“你就不问问我喜不喜欢你寄来的东西吗?”

角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我猜你很喜欢——所以今天请我来喝下午茶。”

火神忍住嘴角的笑意,用鼻子“哼”了一声。

因为火神曾经说过谢拉格的调味料很难买,所以角峰在回到谢拉格之后就包了许多种当地才有的特产香辛料寄给她。

“我还没有打开……我觉得,应该等你回来,教我怎么用。”火神说。

“嗯?那些包装上都有说明……”

“……”

“……”角峰清了下嗓子,耳朵快速地抖了两下,脸颊上像被火映着一样变红了,“嗯,你有时间的时候我可以教你怎么做。”


为了掩饰自己在偷笑,火神立刻垂下眼睛喝了口茶。


一绾秋水
【水仙】看不见的恋人 火神✖️...

【水仙】看不见的恋人

火神✖️魔尊


——先生,就一眼,就一眼好不好?我想知道你的模样……


——痴儿,见与不见,又有甚要紧,你生平安康喜乐,我便如愿……


——先生,那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魔尊,吾名魔尊,珍重……


——先生?先生!你去哪儿?先生!!!……


【水仙】看不见的恋人

火神✖️魔尊


——先生,就一眼,就一眼好不好?我想知道你的模样……


——痴儿,见与不见,又有甚要紧,你生平安康喜乐,我便如愿……


——先生,那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魔尊,吾名魔尊,珍重……


——先生?先生!你去哪儿?先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