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灯会

5488浏览    594参与
Закрой рот_硫氰

【化学/乙女/奇幻向】灯如昼

*520特供 全员高甜预警(可是最后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一晚暴肝4k字 文笔炸产物结尾么众位合理想象

*磷中心向,灯会在旧是旧人篇里面有伏笔,是大战结束后十年发生的事情

*cp:氟氧 氯磷 磷铝 氮锂

*铝哥归来(见旧是旧人一篇)

*渣磷 恐怖氯 不喜勿喷

bgm:等什么君-同舟


16:01

“还有2小时13分15秒呢……你急啥呢,锂。”铷懒懒地倚靠在椅子上闭着眼,“就等不及要去找你那位了吗?”

“瞎说什么,铷!”对面趴在办公桌上半死不活的锂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想去挠某铷的痒痒,却动作还在半空......

*520特供 全员高甜预警(可是最后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一晚暴肝4k字 文笔炸产物结尾么众位合理想象

*磷中心向,灯会在旧是旧人篇里面有伏笔,是大战结束后十年发生的事情

*cp:氟氧 氯磷 磷铝 氮锂

*铝哥归来(见旧是旧人一篇)

*渣磷 恐怖氯 不喜勿喷

bgm:等什么君-同舟

 

16:01

“还有2小时13分15秒呢……你急啥呢,锂。”铷懒懒地倚靠在椅子上闭着眼,“就等不及要去找你那位了吗?”

“瞎说什么,铷!”对面趴在办公桌上半死不活的锂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想去挠某铷的痒痒,却动作还在半空便红了脸。半晌才轻声道:“你就不期待氮晚上跳舞吗?”

“唔……”银发的少女支着下巴认真地想了想,回答道:“我还是比较期待磷晚上请我们的丸子烧。”

“梆!”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女子倒在地上咬牙切齿:“别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520啊姐妹!”

铷又打个哈欠:“所以你要和氮私奔和我有什么关系?”

……

锂教训完铷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糟糕!花灯!”

传下去,文职部内讧,晚上灯会来不了了。

 

17:30

“所以现在就要去站位了?”我哥皱着眉看着手里拿着晚上灯会计划一脸跃跃欲试的氟——按照他本人的要求,灯会的几个志愿者都要穿nmd唐装!

氟穿个明黄站门口人比花娇,我哥坐柜子上拿套书生装脸比锅黑。“这真的好吗,氟?强迫大家都不开心的……”一旁氧姐拿了套水蓝色舞姬装——显然是预留给氢的——欲言又止,却被氟挥手打断。

“不用担心,”氟一脸自信地说道,“让你妹给你配个大小姐就可以了,要不让锂上去和你跳……”

刚进有机部大门的我:?

我:“氟哥,这使不得,我晚上有一起玩的客人。所以,今晚我的志愿者工作让氯顶了吧。”“那就算了,”氟貌似很头疼地摇摇头,我哥的眼睛却亮了,“氧,等锂待会布置完花灯,让她换那套洋红色的舞姬吧,好看一点。”

氟又转向我补充道,“不过氯负责今晚的巡逻工作,毕竟……这也是我们院第一次对访客开放,安保工作得做好。当然,今天给你放假,等会志愿者有碳和硅。”他忍笑又加了一句:“毕竟,磷小姐你可是我们的首席第五人呢。”

我兴奋地鞠个躬便跑出了门外,却不提防被门口一道白条睡衣的身影拦住。

“你有什么客人?”氯这厮也不知道站在外边听了多久,再次以身高优势盯住我。

“之前辞职的前辈,今天我晚上带他好好玩玩。”直线奔跑氯根本拦不下我,我没理会身后威胁的哼声,一路疾奔下楼,忽略经过文职部的打闹声,还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和上楼吃饭的碳撞个满怀。

铝在大门口已经早早等着了。

 

17:38

“长高了啊小磷,给你带了丸子烧,你也试试我在外面学的手艺。”铝没什么大变化,还是清瘦的方框眼镜男人,从前眉眼间飞扬的不羁换了行走江湖的沉稳和阅历。不过,在他把装了丸子烧的打包盒塞到我手里的时候依然隐不住眼里的期待。午饭没好好吃饿了一下午的我看到立刻欢呼起来。

“谢谢前辈!话说,前辈怎么会想起来回来研究院呢?”我一边往嘴里狼吞虎咽丸子烧一边问道。铝淡笑:“之前你不是给我写信提到有灯会什么的吗?还说是氟搞的520特供,当场找对象什么的……捧捧场看个热闹而已。诶,吃东西的时候别说话。”

好不容易咽下嘴里大个的丸子——我敢肯定铝的手艺比我高明不少——我艰难地挤出一个笑脸:“那么我带前辈逛逛去!今天晚上有灯展,八点还有放河灯烟花秀……前辈想吃什么?我带路!”

“就知道吃,这点没变。”我没理会背后铝的笑骂,拉着他急匆匆便往夜市区。那里开场之前肯定有小食卖。再说,我还要请碱金属和碱土的妹子们吃丸子烧,算是今晚帮忙安排花灯的犒劳。

这个时候不该出现八四的味道。果然实验室呆久了嗅觉就容易出问题。

 

18:15

       “灯会开始了!”我站在铺子里边吃芝士烤年糕边望着门外。

       铷掐算的时间刚刚好。晚霞灿然落幕之刻,退场让给第一盏花灯。外面进来做生意的小贩显然把我们当成了游客,欣欣然和我们介绍:“两位客人还不知道吧?研究院这次的灯用的都不是什么蜡烛,听说是他们内部的人搞的彩灯管,装在灯壳子里许愿用的,说什么用这种灯许愿特别灵……”

       我无语地丢给铝一个眼神:就知道是氟那家伙搞出来的噱头,这种事情0族部的人不是一直干的吗。铝不置可否,笑:“吃得下再来一份?”

       “拿着走!我要去看灯!”我抓起年糕串就跑,他手忙脚乱地在后面付账。准确地说,我看到了碱金属的妹子们已经分头跑开拿着遥控器依次点亮了花灯。花灯夹道烧出一条火路,果然是火树银花不夜天。慢下脚步来看灯时铝也追到,喘着粗气扳住我右肩。“跑那么快后面有谁抓你呢?”

       “前辈不是抓着我吗?”着实想再像以前一样捉弄铝一下,我故意装出痛苦的表情,“前辈手劲可重了呢,呜哇……好疼。”

       铝果然吓住了:“啊……对不起小磷,我不是故意的。”说着便要抽回手。

       “下不为例哦!”我打算再捉弄他一下,假装老气横秋道,“不过,前辈如果愿意的话,手不用忙着拿下来。”试试看这个木头游历以后长进了多少。

       “恭敬不如从命。”铝居然面不改色地笑笑,搭在我右肩上的手也没放下来,顺理成章地走到我左边。我刚要说什么“别看我,看灯!”时,身后便被人重重拍了一下,伴随着一声高昂的怪叫。

       “哟,磷你这是约了谁?”果不其然,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笑嘻嘻站在我背后。

“什么约了谁?这是之前辞职回来的前辈,我带他逛逛来着……嘿你小子怎么突然冒出来?没约到女孩子?”我取笑他。溴做个鬼脸:“呸,谁耐烦找女孩子逛!”说着似乎有意无意向铝瞟了一眼,突然板起脸。“磷,我有件事情和你说,你过来。”

我一头雾水地跟着溴来到花灯照不亮的一隅。

“你完了,磷。”溴伏在我耳边低声道,“我劝你快逃,不想死就别让氯抓到你。”

 

18:49

       “溴想拉你去逛?”我回来的时候铝的表情是怀疑的。我没好气地瞪着他:“不是。不想被抓住就跟着我跑。”我没心情和他解释,拉着他就冲进最密集的人群。

       “谁要抓你?”“还能是谁!氯这厮!”我忍不住骂道,“整天摆着一副臭脸给谁看呢!我下来接你的时候脸就像咸菜一样!谁有空理他!不过,今晚他负责安保,也管不了我……”

       “你居然瞒着氯出来玩?得,我上了你这条贼船啦。”铝恨铁不成钢地弹我脑门,被我闪身躲开,“少废话,假装看灯!”

       花灯心不在焉地晃过眼前,我不免放慢脚步,不知不觉便随着人潮涌到了中心舞台。“很好,氟他们都在这里,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拉着铝直奔舞台前小食摊。等到我们一人手里拿着一根糖画费力地挤到座位上时,吵闹的人群也渐渐安静下来。一抹明黄费力地挤上台,是戴着狐狸面具的氟:

       “尊敬的钕铈钔,酰砷钔,晚上好!我院十周年胜利纪念日正逢520佳节(呸,什么破台词,我咬着糖画吐槽。)下面由我院成员用精彩的表演为大家献上520赠礼,希望每个人都在520可以和自己爱的人一起度过!”

       灯光亮处,好像炸开一场绚丽的洋红色焰火。即使戴着猫面具,一个亮相便足以倾倒众生。从扮相妆容到一颦一笑都完美的无可挑剔,纤手轻挥之间便有天魔之态。静是一朵红莲,动则是红莲瓣上的花火。

       锂。看铝的表情就是简直不能想象这还是那个有点胆怯还爱哭的小毛丫头。我嘴里咬着兔子糖画的耳朵,视线在寻找我哥。果不其然,那个靠在后台黑影里看着台上的书生不是氮是谁?我不由得暗自偷笑,偷偷指着我哥对铝说了一通。

       铝假装生气地凑过来作势弹我脑门:“怎么想这种事情!”我笑嘻嘻躲开叫声“前辈欺负我啦”,目光四下乱飘之际却和一道冷峭的目光相撞。

       笑容凝固在脸上,我四处寻找那道目光的来源。锂的舞蹈已经结束,访客们纷纷站起来向台上的红衣美女鼓掌。

       看不见了。也许是心理作用吧。

       我啃着糖画逐渐心不在焉。糖兔子很好吃,可是快吃完了。

 

20:00

       “钕铈钔,酰砷钔,今天我们的表演先到这里!下面,终于到了我们激动人心的放河灯时刻!请各位移步我们舞台侧面的池塘,池塘边由我们的工作人员发放给各位观众河灯,两人可以拿一盏!”氟高亢的声音终于把我拉回现实,“拿到河灯后,各位可以在河灯上写下自己和那个ta的愿望,点燃后放入池塘!我们的池塘连着小河,各位就在看着河灯慢慢前行的过程中为你和那个ta许下最诚挚的愿望吧!”

       “前辈你听到了没,走吧!”看着人潮轰然响应向河流涌去,我拉起铝就要起身,铝却没动,相反手伸过来扣住我手腕。“你要和我去许愿?”声音听不出喜怒。

       “当然啦!”我一脸无辜,难道不是吗?

       铝定定地看了几秒我的脸,突然叹口气:“我也希望。”

……

       “前辈说,写什么好呢?”给我河灯的小哥好像形貌有点熟悉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大概被四面灯火熏得醉了。我微微想了想:“前辈之前在研究院最喜欢哼什么歌?是不是这个:

将那兴衰看淡逍遥倾尽余欢 

共赴天涯一世悠然’?”

       “这首叫《同舟》,”铝认真地看着我,“风雨同舟的同舟。”

       “怪不得……”以前铝在研究院一直反复吟唱这个,我甚至有一天吐槽他是不是被洗脑了。不过那旋律倒是颇对我胃口,便记了下来。铝走了以后更是常常不知为何莫名想哼,却是一个字也没忘。眼见写歌词倒是不错。

       我提笔想写却被铝拦住。“我倒想后面一句写上去好得很。”铝的声音很慢很轻。

       “踏上轻舟

路遥遥 任他风雨骤

惟愿长醉无忧千年风流

铝的声音在夜风里像是轻叹。

“这是前辈心中所想吗?”我眯眼笑,又开始想怎么捉弄铝一番。

“错了,”镜片后的眼睛突然睁大。“是后一句。”

后一句……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我跟了上去:

痴心相守

贪恋你 倾世的温柔

万水同舟

我同君遨游

唱出前半句已经不好收回,我愣愣地看着铝炽热的眼神。“原来这才是前辈心中所想……”

“你害羞了,小磷,是不是?”铝笑起来眼角都甜的溺死人,“我写,你唱完怎么样?”说着便拿过河灯刷刷刷几笔,放进河里。河里和岸上一样挤。

“我点灯,你唱,不许耍赖哦。”越来越多的目光向我们投来——“据说研究院的首席被人逼着唱歌反向表白呢!”起哄声由近而远扩散,看不到氟他们,急得和热锅上的蚂蚁相似。

“怎么不唱了,磷,我也想听。”

背后冷漠带着怒意的声音霍然响起。

说话间河灯不知何时已经全部被点燃了。远远望去就像燃烧的火路。

火树银花不夜天。无数燃烧的河灯烧红了半边天,连带花灯一起把研究院映的亮如白昼。

游客齐声惊呼之际,给我们河灯的小哥走上前来一把抓下自己脸上的面具,露出缠着绷带的半张脸。

听声音就知道氯已经在暴走的边缘。

“我帮你们点了,为什么不唱呢,磷?“

 


宋烟岚

好多年前和朋友去看灯会拍的

地点是江苏

好多年前和朋友去看灯会拍的

地点是江苏

萝卜报告
这台中大型“超跑SUV”的大灯会打招呼高合HiPHiX
这台中大型“超跑SUV”的大灯会打招呼高合HiPHiX
無限碳水

“接汉疑星落 依楼似月悬”

“接汉疑星落 依楼似月悬”

傅远Ada_
客单,昨天捏完的。是苍爹和琴娘...

客单,昨天捏完的。是苍爹和琴娘。

客单,昨天捏完的。是苍爹和琴娘。

梁苑雪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梁苑雪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梁苑雪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梁苑雪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梁苑雪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梁苑雪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梁苑雪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梁苑雪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大唐芙蓉园盛世美颜

七四七四七_
副本任务:请四小姐攻略瘸腿王爷,并一起去逛灯会~
副本任务:请四小姐攻略瘸腿王爷,并一起去逛灯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