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灯塔

21872浏览    2736参与
浮生罗门
★“老登西...”每次看到这幕...

★“老登西...”每次看到这幕就会被真情实感的气到(对老戏骨的折服)

★   为啥这颗萝卜头看起来尤其的鲜嫩~

★“老登西...”每次看到这幕就会被真情实感的气到(对老戏骨的折服)

★   为啥这颗萝卜头看起来尤其的鲜嫩~

琦

Sinking

The Batman (2022) & The Lighthouse (2019)

Bruce Wayne & Thomas Howard

crossover 灵感来源于一次采访帕丁森说托马斯和布鲁斯会很聊得来

设定为布鲁斯还在读大学,托马斯还没当上灯塔看守员,时空交错
*感觉有趣所以写了,应该有后续(帕丁森生日快乐


1

布鲁斯不怎么信仰上帝。

温斯洛说他也不信。“因为我害怕他,如果这就是你想问的。”然后他看向别处,掏出发潮的火柴,点了根烟。

布鲁斯并不......

The Batman (2022) & The Lighthouse (2019)

Bruce Wayne & Thomas Howard

crossover 灵感来源于一次采访帕丁森说托马斯和布鲁斯会很聊得来

设定为布鲁斯还在读大学,托马斯还没当上灯塔看守员,时空交错
*感觉有趣所以写了,应该有后续(帕丁森生日快乐


1

布鲁斯不怎么信仰上帝。

温斯洛说他也不信。“因为我害怕他,如果这就是你想问的。”然后他看向别处,掏出发潮的火柴,点了根烟。

布鲁斯并不怕上帝,只是当他望向棺材里的两具尸体时,仅能想象到父母被蛆虫侵蚀逐渐腐烂,最后只剩骨头的样子。“你的爸爸妈妈都是很好的人,他们会上天堂的,上帝保佑着他们。”

“不,”布鲁斯说,“如果上帝保佑他们的话,他该让他们活着。”

而不是在某个不知名的小巷子里被某个不知名的小混混杀死,而不是躺在地下发臭,抛下他一个人回家跪在地板上哭着睡着……他们该再笑一次。

信仰上帝不过是人类寻求精神支柱的一种宗教途径。“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将自己的过去归咎于原罪,将自己的未来托付于天命,的确便可飘飘然于世间,减去不少负担。不过布鲁斯不是这样的人,他不会理所当然地将那大笔遗产当作福气,“这些老古董该丢了,它们不应存在于如今人人平等的时代。”他在寄给阿尔弗雷德的明信片上写到。

所以布鲁斯不怎么寄希望于上帝,相比宗教,科学更能支撑他的精神。

可近来总发生些怪事,令他不得不质疑以往的论断,重新审视那些被他斥为荒谬的非自然力量。

认识温斯洛便是其中最怪异的一件事。


2

自从温斯洛死后,托马斯每夜都做着同样的梦。

他的身体带着灵魂穿越过整个加拿大,飘到了从未去过的海边。那里无人居住,只有一座小木屋,门上了锁,每当他把门踹开,便会醒来回到现实。

托马斯觉得这是个兆头,预示着他将开启一段新的人生。

以以法莲•温斯洛的身份。

对,他现在不是托马斯了,不再是汤米,托马斯•霍华德已经顺着河流与那个死人一起被冲入大海,被遗忘…这里只有个叫做以法莲•温斯洛的人。

他决定向南走,他要摆脱无数的树,无尽的山,他要去能看见海的地方。人们说浪潮将卷走过去的一切,带来未来的所有。“每天都是崭新的,你也不再是你自己,你什么都不是了。在未知的海上,事物每时每刻都在改变。”父亲曾告诉他。小时的他感到害怕,无情的浪涛,诡魅的人鱼,幽深的暗礁,有触手的海怪。似乎任何事物都变得野蛮而扭曲。

“而人也是些嗜血的兽,要将我活活撕碎,嚼烂了咽进肚子里。”温斯洛这么想,对,他现在是温斯洛了。他要奔赴大海,新生儿要接受圣水的洗礼。

于是像寻求母乳的孩子,温斯洛溜上一列火车,挤入一群鸭舌帽,一双双眼睛中,成为其中又一个迷失的灵魂。车窗外的树木与山川阻挠不了他的逃窜,最终在第五天放弃了追逐,任由他向南远去。温斯洛人生第一次看见如此宽阔的天地。上帝啊,这些房屋似乎能绵延到太阳都去不了的地方,其间穿插的几头钢铁怪物也颇为新奇,正伏在地上,慢吞吞地吐出浓烟。

温斯洛太兴奋了,他甚至朝着空中的烟柱行礼。

到海边的那晚他终于碰到了床,一头栽进枕头里直接坠入梦乡。仍然是那片海,仍然是那座小木屋,他走到门前,发现门是开的。

他推门而入。一个黑影把他打倒在地。

死去的人开始攻击他。“汤米,你这条狗。”那人给他来了两记耳光,又站起来朝小腹狠狠踹了一脚。“你觉得你逃得了吗?你觉得你偷了我的名字,跑到没人认识你的地方,你就逃得了吗?你个狗崽种,就算披上层人皮,也没有谁会不清楚你不过是条屁用没有,只会躲在爸比身后嗷嗷叫的小畜生。而你爹,也是条老狗。”

汤米咆哮着扑向对方,二人纠缠一起,在地板上滚了几圈。被偷走名字的那人双手捏住汤米的脸,说他长了个好脸蛋。汤米猛地咬住手,叫那人痛呼起来。他趁机将那人甩开,捂住肚子踉跄着跑出木屋。

他们追逐到沙滩上,双脚浸着海水。那人又把汤米推进海里要把他淹死。汤米咕哝着气泡,手无助地动。他的右手好像摸到根长棍,于是抓住使劲一挥劈在对方头上。那人倒了下去栽进水里。

汤米起身,那人的眼还死盯着他。“你还记得这幅场景,汤米,你绝对记得。你不就是这样把我杀了的吗?用你手上的船桨,把我捅进水里,看着我死去。”汤米看向手上的船桨,慌着把它丢在一旁。那人泡在水里本该说不出话的嘴巴继续动着,死者的言语不断传进汤米的耳朵里,汤米摇了摇头,捂起耳朵,向别处跑去。

不,我没有杀温斯洛,不,不是我杀的,汤米跑回小木屋,冲进屋内。

然后他大叫着从床上惊醒,一身冷汗。什么东西爬上他的脊背,或许是罪恶。

他穿好衣服到码头上找工作,别人问他名字,他说他叫以法莲•温斯洛。


3

托马斯,或者应该说温斯洛,每天都做着同样的梦。

他和死去的那人扭打在一起,有时是他用船桨把那人捅进海里淹死,可有时却是那人自己被海浪卷走,而他看着那人沉进海里。他做梦做得太多,都分不清哪个是过去的重演,哪个却是梦境的捏造了。那个人真的死了吗?说不定也只是个梦。然后工头走过来,说:“温斯洛,是这个名字吧?你会做什么?”

哦,他确实是死了,我用了他的名字,温斯洛这样想,内心舒坦了些。“是的,我叫温斯洛。”

“我什么都能做,先生,我愿意做任何事。”

晚上温斯洛在沙滩上散步,他脱掉鞋,卷起裤腿,往海里走。

凉的,他捧起滩海水,喝了一口。

咸的,他咳嗽了半天,拿衣角擦了擦舌头。

梦里的海水不是咸的。他想。

他在沙滩上又转了好几圈,然后才回到租住的房间,躺在床上,不想入睡。他拿出父亲给的那本圣经再看一遍,结果越看越害怕,最后干脆对着天花板发呆。他还是睡着了。

他用手指蘸了蘸海水,舔了舔。不是咸的。

他朝小木屋的反方向,沿着海走去,走了半天,除了沙和海什么都没有。

妈的,温斯洛想,就一定要去那个小木屋挨揍么?

这时,什么声音从海的那头传来,温斯洛看过去,发现有个人溺水了。

他游了过去,把那人带到沙滩上。

那个人和他有着一样的相貌。

“谢谢你…”那个人又呛了口海水,“咳,我叫布鲁斯,布鲁斯•韦恩。”

温斯洛看着布鲁斯,没有说话。布鲁斯好像意识到什么,他看向温斯洛的脸,顿住,然后迟疑地问道:“……你是谁…”

“呃,我叫以法莲•温斯洛…我们认识吗?”“不?”“我们长得很像。”“是。这里是哪里?”“…我的梦里?你看,海水不是咸的。”

布鲁斯舔了舔,确实不是咸的。

他在内心里骂了句脏话,这是在捣什么鬼啊?

“之后跟阿尔弗雷德说下周转去修一下西方神秘学,”他想,“有时间再看一遍《梦的解析》。”


TBC 

团团爱长肉
模型制作:为什么海龟的龟壳上有一座灯塔?3
模型制作:为什么海龟的龟壳上有一座灯塔?3
团团爱长肉
模型制作:为什么海龟的龟壳上有一座灯塔?2
模型制作:为什么海龟的龟壳上有一座灯塔?2
团团爱长肉
模型制作:为什么海龟的龟壳上有一座灯塔?1
模型制作:为什么海龟的龟壳上有一座灯塔?1
韦恩家的好哥哥当上了艾尔登之王
灯塔新结局 为什么小狗会张大嘴...

灯塔新结局

为什么小狗会张大嘴 ?


灯塔新结局

为什么小狗会张大嘴 ?



朗子花
灯塔 - 葛东琪

等她。

听过这首,葛哥在我心中正式封神💙。

等她。

听过这首,葛哥在我心中正式封神💙。

7 pound.

生如夏花

好好雕琢有趣的灵魂吧

认认真真地活个通透

洒洒脱脱地面对一切哈


努力成为最想成为的我吧!

好好雕琢有趣的灵魂吧

认认真真地活个通透

洒洒脱脱地面对一切哈


努力成为最想成为的我吧!

乐兔鱼

带上同款水杯去渔山岛拍灯塔 

🏝️这个位于宁波象山的海岛,也是江浙沪周边为数不多的可以看到蓝色大海的商业通航岛。

❓岛上可以玩什么:

1.看蓝色大海🌊、发呆😳、吃海鲜🦀这种,其他地方也有,况且海水不一定会很蓝,别被滤镜图误导了🤭

2.🎣海钓不错,我这种不会钓鱼的都能上钩一串几条,建议自己带上渔具去玩玩。

3.🌵赏春季野花和仙人掌。蛇床花很多,不算漂亮,有大片常见的仙人掌,蛮有意思。

4.🏕️露营,岛上有很棒的营地,带上装备搭起帐篷,可以感受到露营的真谛!

5.🌌远海岛数星星拍星空条件很棒,春夏季节可能还有荧光海蓝眼泪。

6.🏞️特色景点:红白大灯塔...

带上同款水杯去渔山岛拍灯塔 

🏝️这个位于宁波象山的海岛,也是江浙沪周边为数不多的可以看到蓝色大海的商业通航岛。

❓岛上可以玩什么:

1.看蓝色大海🌊、发呆😳、吃海鲜🦀这种,其他地方也有,况且海水不一定会很蓝,别被滤镜图误导了🤭

2.🎣海钓不错,我这种不会钓鱼的都能上钩一串几条,建议自己带上渔具去玩玩。

3.🌵赏春季野花和仙人掌。蛇床花很多,不算漂亮,有大片常见的仙人掌,蛮有意思。

4.🏕️露营,岛上有很棒的营地,带上装备搭起帐篷,可以感受到露营的真谛!

5.🌌远海岛数星星拍星空条件很棒,春夏季节可能还有荧光海蓝眼泪。

6.🏞️特色景点:红白大灯塔、天生桥。五虎礁就一般了,可能航拍比较好看。

📒出行建议:天气要选好☀️,提前订票🎫,考虑坐快船🚢,有条件可以露营⛺,可以带上渔具🎣,注意晕船😵和防蚊🦟防晒👒。

📷P1.天生桥与灯塔经典机位,P2.特地买的SIGG限量版灯塔水杯与地标合影,P3.P4.P7.拍摄花丛礁石大海和渔船,P5.渔船夕阳半剪影,P6.五虎礁朝霞。

今天我一夜暴富了吗
剧场规则怪谈(韭厦版) 全是造...

剧场规则怪谈(韭厦版)


全是造谣,不要当真,除了不要把票扔到马桶里其他都是假的。


maybe tbc

剧场规则怪谈(韭厦版)


全是造谣,不要当真,除了不要把票扔到马桶里其他都是假的。


maybe tbc

潘瑾

短期停更通知

由于本人高中学业较繁忙,最近又有会考和很多因为疫情欠下的美术课程,所以没有太多时间用来写文,很多人都在催更,所以我觉得发一个通知比较好,虽然确实一般更新也比较慢,不过这一阵过去后会更得比较勤快的


是在抱歉各位在看灯塔的朋友们,这个文确实写了挺久的了,但是也差不多快要完结了,一些刚开始看到朋友们也放心,一定是he的,放心看



由于本人高中学业较繁忙,最近又有会考和很多因为疫情欠下的美术课程,所以没有太多时间用来写文,很多人都在催更,所以我觉得发一个通知比较好,虽然确实一般更新也比较慢,不过这一阵过去后会更得比较勤快的



是在抱歉各位在看灯塔的朋友们,这个文确实写了挺久的了,但是也差不多快要完结了,一些刚开始看到朋友们也放心,一定是he的,放心看

木易雷
要像灯塔一样,为一切夜里不能航...

要像灯塔一样,为一切夜里不能航行的人,用火光把道路照明。

要像灯塔一样,为一切夜里不能航行的人,用火光把道路照明。

破风movie
《梦魇绝镇》大结局!警长发现神秘灯塔,而且还被传送到了枯井里
《梦魇绝镇》大结局!警长发现神秘灯塔,而且还被传送到了枯井里
鸹叽!

【LH】骨头花是不是也会凋谢呢

*人物归西南ooc归我。

*题文大概是没有关系的,大概吧。

*世界观脱离原著。就是这样。

*逻辑混乱不存在文笔。大烂人。


骨头花会不会凋谢?一天之内第四次,将岚记着数,哄小孩子一般向着洛佩斯微笑,说出的是第四次一模一样的答案。

我想,它不会凋谢。

骨头花会不会凋谢?第四个月,已经第四个月没有小狗一样的那孩子摇着尾巴扑过来,重复着一遍又一遍的幼稚可笑的问题。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位先生。搖著看不见的狐狸尾巴,在他的周围缓慢的踱着步子。真是有意思,每一次都遗憾结尾的较量被他坚持不懈的进行这么久,从何而来的执念呢。名为费尔格的狐狸先生对此只是报以微笑。是的,从何而来的执念呢。费尔格想了想。...

*人物归西南ooc归我。

*题文大概是没有关系的,大概吧。

*世界观脱离原著。就是这样。

*逻辑混乱不存在文笔。大烂人。


骨头花会不会凋谢?一天之内第四次,将岚记着数,哄小孩子一般向着洛佩斯微笑,说出的是第四次一模一样的答案。

我想,它不会凋谢。

骨头花会不会凋谢?第四个月,已经第四个月没有小狗一样的那孩子摇着尾巴扑过来,重复着一遍又一遍的幼稚可笑的问题。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位先生。搖著看不见的狐狸尾巴,在他的周围缓慢的踱着步子。真是有意思,每一次都遗憾结尾的较量被他坚持不懈的进行这么久,从何而来的执念呢。名为费尔格的狐狸先生对此只是报以微笑。是的,从何而来的执念呢。费尔格想了想。

我想,是骨头花送给我的,锲而不舍的精神吧。

再一次见到洛佩斯,他正坐在树上,正午的太阳热烈又毫不吝啬,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影,连脚踝都白的透明。打着哈欠准备歇午觉的小朋友嗅到自己熟悉的味道,天使从天而降那样,张开的双臂是洁白的羽翼,向着将岚扑个满怀。小先生!他欢呼着,脸颊紧紧贴着将岚的脖颈。我在这里等了好久好久!费尔格说我一定能等到——真的等到小先生了!小狗喋喋不休的思念绕着将岚生成一片一片的葱兰,一片铺的漫无边际的期待。将岚一句一句的回复着洛佩斯水泡一样咕嘟嘟冒出的问题。骨头花会不会凋谢?平静的海面映上金色的朝阳,轻轻掀起柔软的浪花去讨好为自己赋上光彩的太阳。我想,是不会的。太阳一如既往的微笑着,回答着几月前相同的答案。

是阳光太过明亮,还是出现幻觉。将岚看着身旁欢呼雀跃的洛佩斯,第一次发现他的手指正在趋向透明。不只是手指,脚踝、小腿,裸露的胳臂。连同脸颊都在慢慢虚化。或许只是看错了呢。他别过脑袋,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小朋友幼稚的疑问。在问题戛然而止,身边开始诡异的安静,将岚转过头,瞧见的是那只该死的狐狸,弯着眉眼向他打招呼。真是抱歉,小孩打扰了这么久。费尔格拎着洛佩斯的衣领,用礼帽向将岚示意。我想,他再不回去好好休息,恐怕先生您再也见不到他。是么。将岚仍是微笑着。是的。狐狸先生伸出仍带着皮质手套的手。来,握个手。他浅笑。我并没有恶意,只是,你看——快要来不及了,需不需要告个别?他马上,马上就要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

骨头花会不会凋谢?将岚看着费尔格拎着闹腾的洛佩斯拖延时间,小腿已经变成薄薄一层雾的小朋友晃荡着手臂要求费尔格放下自己,最后的时间要和小先生在一起,费尔格是大笨蛋!难得生气的洛佩斯瞪着圆溜溜湿漉漉的,小鹿似的,蓝宝石那样的翻起波涛的眼睛,狠狠把费尔格的手拍掉,一头扎进将岚的怀里。像是轻捷的风,几乎没有重量的小孩重复着不断诉说的思念。似乎想要把这辈子、下辈子所有的爱意都倾注在他的身上。骨头花会不会凋谢?洛佩斯咯咯的笑着,圆乎乎的呆毛轻轻地晃荡着。小先生知道的吧?一次又一次,这是第多少次了呢,将岚怎么也记不起来。是啊。他笑,我知道。骨头花不会凋谢。

指尖,接下来是小臂。将岚看着面前喋喋不休的小孩,注意着不断延伸的透明色彩。只剩下模糊轮廓的手掌有着彩色的光晕,边缘裹着柔和的灿金。洛佩斯珍惜的抚着无法触碰的那一束光,眼里溢满的不舍和爱恋顺着脸颊砸在地上,开出灿色的小花。小先生,小先生。他不断地念着。我爱你啊,小先生。他的眼睛终于是呈出自己的太阳,呼啸的海风包裹惊恐的海燕。小先生,不要忘记我,请一定一定,不要忘记我啊。洛佩斯抽噎着,肩膀,接下来是锁骨。将岚默数着,用一如既往的笑回应他。就好像——

就好像,只是暂时的告别。我们还会再见。

洛佩斯的下巴,发尾,一切的一切,都融合在光里,麻雀一样活跃的小孩安静的微笑,眼里盛满对所爱的渴望。我给小先生留下了礼物。连同声音都变的像风一样漂浮,将岚定定的望着即将消失的,会搖著尾巴扑向他的蓝色小狗。小先生要看看它,看看洛佩斯。

不要忘记我啊。这是他的最后一句话。

不知何处飘来蒲公英,一棵,两棵,在洛佩斯的身边聚成柔软的毛团,在他在挚爱的光明中消失时炸成漫天的雪花。顺着风向着自己爱的远方前进。留下的是骨头所雕成的花束。白日菊,六月菊,簇拥着一朵精致的夜来香。将岚看见角落的一朵小小的白日菊,颤着花瓣,轻轻地,轻轻地,向他展现凋谢的全部过程。

骨头花会不会凋谢?他想起洛佩斯不断重复的那个小小的问题。骨头花当然会凋谢。他更正了自己的答案。但是,凋谢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完美的绽放过一次了,不需要留有遗憾了,对么?

风行
【灵笼】灯塔上那些再难回去的爱情
【灵笼】灯塔上那些再难回去的爱情
泷霏LONGFEI
浪花、灯塔、椰树 by 泷霏L...

浪花、灯塔、椰树


by 泷霏LONGFEI

浪花、灯塔、椰树


by 泷霏LONGFEI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