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灯影牛肉

83157浏览    770参与
上官曦雨
?!感情你还吃醋了?

?!感情你还吃醋了?

?!感情你还吃醋了?

上官曦雨
你行!你行!说不过你!(要被气...

你行!你行!说不过你!(要被气死了)

你行!你行!说不过你!(要被气死了)

昆仑不渡

【食物语】年夜饭后跟少主撒娇会得到什么

* 给大家🔥拜个晚年!

* ooc属于我,我属于有趣的类型

* 第二人称

* 碳水赛高

*收到评论会超开心(。>ㅿ<。)


【金玉满堂&香蕉奶】


     香蕉奶,很简单的甜品。


     比起简装的儿...

* 给大家🔥拜个晚年!

* ooc属于我,我属于有趣的类型

* 第二人称

* 碳水赛高

*收到评论会超开心(。>ㅿ<。)

 

 

 

 

 

 

 

 

 

【金玉满堂&香蕉奶】

 

     香蕉奶,很简单的甜品。

     

     比起简装的儿童牛奶,糖分的来源更健康,还带着香蕉特有的浓香。年夜饭吃撑的小孩儿打着小小的饱嗝儿,拽着你的裙角撒娇。

     

    你取下雪白的绒毛披肩围在他的肩膀上,洗净双手。择了两根足够成熟的香蕉,一边把奶锅架上开火,一边香蕉剥皮、切成小块儿。待牛奶微微滚沸,将牛奶与香蕉块儿混合倒入搅拌机,加入一勺炼乳一勺白糖,高速搅拌打两分钟。

   

      拿着热乎乎香蕉奶的小孩儿难得露出不加掩饰的笑脸:“比……比汪汪小牛奶还好喝!”

 

 

 

 

 

 

 



【佛跳墙&芒果露】

 

      平日里的福公总是落落大方又温柔得体,连你也是难得见到他这样几分醉态的样子。

     “美人……”他倚着门框轻轻唤了一声,惊得你赶紧上前将他扶到椅子上坐好,转身准备为他做盅甜品醒醒酒。

     

     待锅里的热水煮沸,倒进西米煮到白点变小,你又弯腰取出一个筛子,将西米捞起在流动的自来水下冲洗至彻底透明;又从你的私人小冰柜里拿出水果和椰汁。芒果切出半边,用小刀划出网格状,再把向外翻出的果肉小心切下;青葱般的纤指又开始干净利落地剥出几块儿西柚果肉——

     佛跳墙见你很久不理他,自顾自地开口:“我刚刚看到你的披肩——”


     “嗯?什么?”旁边烧水的“咕噜”声干扰了你的听觉。



     “没什么,只是……小孩子撒起娇来还真是简单……”

      

      呀,福公哥哥吃醋了。


      你莞尔一笑,正好将芒果和西柚都装进青瓷碗中,又浇上足量的西米和椰汁。转身将芒果露放在他面前,对上他一双惊喜又深情的眼睛。


      “尝一下”


     他拿起勺子浅浅舀了一下,送进口中,整个过程目光都没有从你身上转移开,你被他看的有些脸红。转移话题:“怎么样,好吃吧,快表扬我!”


      “美人,表扬是长辈们做的事情,” 他嘴角的笑意逐渐荡开,“今天我不想做你的长辈。”

 

 

 

 

 

 

 

 


【松鼠鳜鱼&凉拌薄荷】

 


      菠萝切块,用盐水浸泡一刻钟,薄荷洗净切碎,用白糖混合搅拌,滤出绿色的汁水。将香料、碎冰糖与菠萝混合均匀。想着他平日的喜好,你又加了些松果碎。

      松鼠鳜鱼发现拎着食盒站在面前的你时,惊讶的甚至有点口吃:“少……少主,有何,有何吩咐。”

      星空下你的眼睛明亮的不可思议,晃了晃手中的食盒回应他:“不是吩咐,我来给你送宵夜啦!”


     “这是……”

      “凉拌薄荷,我猜你会喜欢。”

      你看着他坐在你旁边将最后一块儿菠萝吃完,心中的满足感一下子充盈起来。将碗收好,准备离开时,却被松鼠伸手拽住的袖口——“能多陪我一会儿……吗?”

       

      当然。


      你突然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抬手摸了摸他头顶松软的头发,轻声说:“新年快乐,松鼠。”

       在你没看到的黑暗里,松鼠的眼睛里绽开了最绚烂的颜色。

 

 

 

 

 



【一品锅&草莓奶酪杯】

 

 

     —— 首先淡奶油加少许白糖,用电动打蛋器完全打发,直至纹路清晰。准备好的软奶酪加一勺椰汁搅拌均匀,混入奶油。将洗净去蒂的草莓切成两半,与碾碎的奥利奥一起铺在碗底。铺上一层奶油奶酪,顺次一层一层铺好水果和奶油,最后用草莓点缀。


       一向早起的一品今夜竟然也晚睡了。他用你新送的徽墨洋洋洒洒地写写画画,竟然就这样忘记了时间流动——直到你轻轻叩响他房间的门。

       

       很惊喜。


       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绪。


       “这是……?”闲云野鹤如他,大约是没见过这样的现代零食。

       

       “吃到一个好吃的甜品,想跟你分享。”你俏皮地眨了眨眼。


      “好吃吧!我吃了一次就学会了呢!”你期待夸奖的样子,在他的眼里生动又活泼。


      “谢谢,下次不必再送了。”


        啧。


        然而你不知道的是,那天晚上,只画山水的一品锅,精心勾勒了一副细致入微的人像。


         提笔朱砂,落笔是你。

 

 

 

 

 

 

【灯影牛肉&玉米汁】

 


      你一粒一粒剥着玉米时,灯影悄悄的出现在你身后。即使早有预料你还是被他吓了一跳:“你比我想象中……更害羞呀。”


       “灯影?”你闻到了醇厚的酒香,便知他一定醉着。

 

       “听说今日有宵夜?嗯?”他捻起你耳边的一缕青丝,放在指尖轻轻把玩,目光停留在你忙碌的双手上。


       清清爽爽的玉米汁——添入两杯水将剥好的玉米粒煮至金黄色,放入搅拌机加炼乳打碎,用滤网小心翼翼地滤出玉米渣。两块冰糖放进杯中,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有道是——”一开口你便用食指虚虚堵住他的嘴。

 


     “尝一下,甜的,可以解酒。”你把玉米汁塞进他的手里。

 

      他调笑着喝了一口:“你要知道,醉我的,从来不是酒。”

 

 

 

 

 

 

 

 

Valla

选不出也没关系

夜还很长

​我们可以一样一样试


(选什么你说清楚😏)

选不出也没关系

夜还很长

​我们可以一样一样试


(选什么你说清楚😏)

花家者,箜篌也

女装灯影可还行?

迫害灯影和管家会不会死?

啊,我的双重心愿完美了!下次要再发就以cp(如:德符)的形式发了吧!

女装灯影可还行?

迫害灯影和管家会不会死?

啊,我的双重心愿完美了!下次要再发就以cp(如:德符)的形式发了吧!

木砸鸭

我有了喜欢的人/孩子/新宠

ooc我的,菜男人你的

我就是丧心病狂的连陆吾也不放过

龙井虾仁/品如灯影牛肉/陆吾


龙井虾仁

“居士!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龙井看着小女孩蹦蹦跳跳地冲进自己的院子。

“何事?”看了你一眼之后,他继续和茶并示意你一同坐下品茶。

“我有了喜欢的人!”

“咔!”男人手上的茶杯出现了细细的裂纹。

“他超级帅,虽然表面嫌弃我,但他肯定很喜欢我,他还教我品茶,我最喜欢他身上淡淡的茶香味了!”你看着居士的脸越来越黑。“你知道他是谁吗?”

“与我何干!?”

“这个人就是你啊!龙井居士!”女人的第六感告诉你,在作死就真会死。

“无事献殷勤。”

(据当事人所见那天龙井...

ooc我的,菜男人你的

我就是丧心病狂的连陆吾也不放过

龙井虾仁/品如灯影牛肉/陆吾





龙井虾仁

“居士!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龙井看着小女孩蹦蹦跳跳地冲进自己的院子。

“何事?”看了你一眼之后,他继续和茶并示意你一同坐下品茶。

“我有了喜欢的人!”

“咔!”男人手上的茶杯出现了细细的裂纹。

“他超级帅,虽然表面嫌弃我,但他肯定很喜欢我,他还教我品茶,我最喜欢他身上淡淡的茶香味了!”你看着居士的脸越来越黑。“你知道他是谁吗?”

“与我何干!?”

“这个人就是你啊!龙井居士!”女人的第六感告诉你,在作死就真会死。

“无事献殷勤。”

(据当事人所见那天龙井居士的脸浮现出了红晕)居士这不符合你的人设!


灯影牛肉

“哎呀,刚想找你你就来了。”

你看着前面这个身材一级棒的男人说出了那句“我有了孩子!”

那个男人先是愣了愣然后道“哎呀,小少主真是的~我们的私密事怎么能说出来呢~”

说着又向你靠近。

等等!我不是来撩他的吗?What!?这是啥情况!?

“那个...”

“怎么了?我的小少主?”他把你逼在一个小角落里。你甚至可以听到他的心跳。

“骗你的,我没怀孕。”

“哎呀呀,我好伤心呢,你该拿什么补偿我呢?”

(邓阁主,请您自重!)


陆吾

“我有新宠了,一只鸭子。”你看着窝在沙发旁的胖猫道。

“小孩子就是喜欢这种小东西啊,你看看我就不一样了,可是守着昆仑山的神兽啊!小娃娃就是不懂。”沙发上的陆吾一脸不屑的看着你。

你撅了撅嘴道:“那是曾经的事了,香瑶都讲你变化很大了!”

沙发上的团子怼不过你,继续开始了“冬眠”的一天。

晚上

你躺在床上看着眼前的橘发男子发呆。我天!天降美人?采花大盗?上门男友?

“你谁?”

“呵,我觉得你可以过了今晚再问问玉香遥我的变化大不大。”男人在你耳边低语,与你十指紧扣。

(陆吾我错了,十天份的小鱼干!!!)


然后知了

“你带口罩了没?”

“你带口罩了没?”

九一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圆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宜召唤池子光圈还正好到湘,还出了我正在协会乞讨的灯影牛肉,我又相信玄学了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圆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宜召唤池子光圈还正好到湘,还出了我正在协会乞讨的灯影牛肉,我又相信玄学了哈哈哈哈哈哈

枫冥离

【食物语×女主向】

不想搞正文,来个番外直播间(三)

刷完活动全部剧情啦~苏青不用把我变妖怪我也是你的家人鸭❤️大家在一起才有过年的气氛!莲华和屠苏酒喝醉了吵起来真的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将军还抱着少主的衣服睡觉我怎么不知道?话说佛跳墙出场的时候脸红了大家看到了吗〃∀〃)

龙井的池子。。。单抽第二抽就歪了川锅🙃我。。。已经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了。

另外昨天看到了鱼鱼老师的吐槽,关于“日lof”其实我本身没太多反感,因为我菜😂所以你们日我lof随意我么得问题哒~

我的提问箱也一直是开着的,坐等你们大家来提问(乖巧.jpg)

还有就是谁能教教我写个人主页的置顶QAQ不太会写

祝大家新年快乐!脱非入欧...

不想搞正文,来个番外直播间(三)

刷完活动全部剧情啦~苏青不用把我变妖怪我也是你的家人鸭❤️大家在一起才有过年的气氛!莲华和屠苏酒喝醉了吵起来真的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将军还抱着少主的衣服睡觉我怎么不知道?话说佛跳墙出场的时候脸红了大家看到了吗〃∀〃)

龙井的池子。。。单抽第二抽就歪了川锅🙃我。。。已经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了。

另外昨天看到了鱼鱼老师的吐槽,关于“日lof”其实我本身没太多反感,因为我菜😂所以你们日我lof随意我么得问题哒~

我的提问箱也一直是开着的,坐等你们大家来提问(乖巧.jpg)

还有就是谁能教教我写个人主页的置顶QAQ不太会写

祝大家新年快乐!脱非入欧不再秃头!

唐朝,洛阳,辰影阁。

莲花血鸭、一品锅、太极芋泥已经坐了好一会儿了,侍女们换盏更茶都好几轮了,这辰影阁的主人始终不露面。

“他灯影牛肉若是敢戏弄我,再不出来,我就把这辰影阁给拆了。莲花血鸭握紧了手中的长枪。

“冷静些。”一品锅放下茶盏,正襟危坐。

“少主也在他那边,我们就再等等好了。”太极芋泥轻抚扇面,从容不迫道。

“各位~久等了。”

说话这么骚的可不就是那个身着黑衣青薄纱还围了一圈松石的妖艳辰影阁阁主灯影牛肉么?不过他手上却牵着一只细腻的纤纤玉手,空桑少主一改平日的装扮,换上了如红玉般的齐胸襦裙,将墨发盘成整齐的云鬓,还插着一支黑木白瓣红蕊花的发簪。(之前看过我的文的小可爱应该知道这支发簪是灯影送给少主十岁的生辰礼物,没看过的自己去翻)

“来迟了~为了让空桑少主的出席更加完美,可费了我不少心思呢~”灯影牛肉挠了挠他茜色的长发,边眨眼边对我说道:“今夜,就烦请少主,补偿我一个甜美的夜晚吧~”

(一)

莲花血鸭(不耐烦):为何要做“直播间”?

少主:过年了给大家拜个年。阿冥在家不敢出门,我就把她的直播间借来玩玩了,感谢灯影牛肉提供场地,今天来直播间的是我们“宴仙坛F4”,让我们欢迎他们!

一品锅:。。。离我远些!

太极芋泥(轻笑):提醒一下少主,我们已经回到空桑了。若是以“宴仙坛”为噱头被空桑警务部知晓的话。。。

少主:。。。对不起我错了!(求饶)我们马上开始今天的直播!

(二)

太极芋泥:少主的这条直播,真是。。。(无语ing)真希望不要被警务部看到了。

灯影牛肉(笑):是呢,叫这么多人来我辰影阁,却不是花天酒地寻欢作乐,而是。。。搓麻将!哎呀,假如真被发现了少主是不是要进少管所呀?

少主(辩驳):。。。我会让阿冥后期剪辑做成视频的好吧?你们几个别管我,做自己的事!

莲花血鸭(嘲讽):呵,死鸭子嘴硬。

少主:你才是鸭子!!!

(三)

一品锅:三筒,碰!

灯影牛肉:给个机会,我重新出牌呗~

少主(旁观太极芋泥):你手里攒这么多七筒七万干嘛?太极你快输了!

太极芋泥:我卜了一卦,七对我有利,都是我的。

少主(无语):输死你得了。。。

莲花血鸭:。。。拍好了没?

(四)

“收工!谢谢大家。祝大家新年快乐!”我满意极了。

除了灯影牛肉,其他人陆陆续续都走了。灯影牛肉抓着我的一只手道:“华灯初上,今夜,你属于我。”

不枉他大费周章尽一番心思打扮我,只是。。。凑得太近了吧。

“你在期待些什么?”他轻轻抚上我的唇,瞥见我的发簪,恍然一震。

这发簪。。。好生眼熟!这么说,在那些漫长的却已失散的记忆长河中,自己真的跟眼前这位少女有过或多或少的交集咯?

呵,有意思。

“你送了我那么多丝绸睡衣,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他抬手,取下我的发簪,散落一头如墨的秀发。

“那么紧张做什么?你睡觉之前不散头发?”他调笑道。

(五)

“我。。。换好了。”

眼前的少女换上象牙白的丝质睡意出来了。一双茶瞳闪闪,丝质睡衣将她没有束缚的身形衬得很好。她本就皮肤白皙,如今更是玉雪可爱。

她本就是美的化身。那一刻,他真想把她就那样留下。

“谢谢你呀灯影~这睡衣很合身呢。”

“是吗?你喜欢就好。”灯影牛肉笑眯了眼,把玩着手里的发簪:“这支发簪我瞧着。。。挺好的,你可以把它送给我吗?”

“这发簪。。。”

“本就是你所赠的”被我硬生生吞进肚里,连忙接上一句:“你拿去便是。”

他曾与我敌对过,我不希望这支发簪真正的来源换来的是他深深的自责。

大过年的。

他现在已经回到我身边了。

这样就足够了。



美食化魂,一味倾心。

Valla

那么

不如你细细​地跟我说说

​在你眼中

​我到底是怎样一个好人

那么

不如你细细​地跟我说说

​在你眼中

​我到底是怎样一个好人

炎炎炎炎炎子酱

关于称呼【灯/佛/鳜/八】【少主all】

我来了,又是我在搞ooc

第二人称预警】

ooc属于我

挑了几个比较心动的食魂自称和他们对少主的称呼来迫害。x

是男少主】

1.​【灯影牛肉的场合】

​“还能叫什么,就是叫灯影牛肉啊”

被问的你如是回答着。

​其实不然,当你确实是恼了又抑或是想揶揄他时,便也会喊声“邓阁主”​。

可灯影牛肉这样的食魂总是有各种花样,变换之娴熟甚至让你这堂堂空桑少主也霎时间有点措手不及。

但也只是霎时间。

欢愉间,淡粉色的发丝垂落在你的肩头,他揽着你的脖颈,像是要承受不住般地喘息。你的指尖边抚上他的腰侧,​边思考刚才是否做得太过了。

“哈啊……学……学长?别,别停啊……~”​他眼角已氤氲了...

我来了,又是我在搞ooc

第二人称预警】

ooc属于我

挑了几个比较心动的食魂自称和他们对少主的称呼来迫害。x

是男少主】

1.​【灯影牛肉的场合】

​“还能叫什么,就是叫灯影牛肉啊”

被问的你如是回答着。

​其实不然,当你确实是恼了又抑或是想揶揄他时,便也会喊声“邓阁主”​。

可灯影牛肉这样的食魂总是有各种花样,变换之娴熟甚至让你这堂堂空桑少主也霎时间有点措手不及。

但也只是霎时间。

欢愉间,淡粉色的发丝垂落在你的肩头,他揽着你的脖颈,像是要承受不住般地喘息。你的指尖边抚上他的腰侧,​边思考刚才是否做得太过了。

“哈啊……学……学长?别,别停啊……~”​他眼角已氤氲了些许水汽却毫不掩饰,没有丝毫讨饶的意思。看似极其令人害臊的词句经他口中也只能更加危险和诱惑。

​看来是多虑了,邓阁主显然是还没玩尽兴。

不是吗?


(少主:角色扮演真好,我还可以)(德州扒鸡:每次扫黄都有你,不,都有你们!)(逮捕!)





​2.【佛跳墙的场合】

他总喜欢“美人,美人”​地唤你。

对这称呼,你开始也并不反感​,这不同于大多数食魂给予你的,“独一份”的称呼,似乎,彰显出了什么不同来。

直到你听见他也这么唤旁人,你才意识到这称呼,并不能被你独占。但素来心大的你也没当一回事。

直到现在。

栗发的食魂被你桎梏在​软榻上,已几乎克制不住喉间的呜咽,泛着泪光的双眸紧盯着你。但即便如此,他还能笑着开口,即使语调都随着你的动作而颤抖。

“美人…轻些…唔……福某怕是,啊…受不住。”​

你将他搂紧了些。

“那就叫我的名字。”

不是“美人”,“少主”,而是那独一无二的名字。只唤他一人。


(男朋友太受欢迎的108种烦恼)




3.【松鼠鳜鱼的场合】

​你不是很喜欢他这么叫自己。

你将掌心附在他头顶狠揉了两把,果不其然,他有些慌张地抬眼看着你,在一声略显无奈且一贯短促的“少主”​过后,接着的是……

“在下……”​

​又来了。

难道,已经亲密到此般地步的人,还要用谦称吗。

“小松鼠…别这样叫自己。”​你俯下身,与他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嗯?……少,少主…在下……”

刺客漂亮的眼眸此刻有些不敢看你,他极力忍耐着战栗和喘息,有些急于回答你,却一不留神间又将那自称带了出来。一时间,像做错了什么般,他的眼神有意的避开你,下意识地想向后缩。随后被你一把扯了回来。

“别急,我有时间让你慢慢改过来。”

(男朋友积极认错,坚持不改怎么办?当然是……)(德州扒鸡:好了好了,进局里说。)



4.【八仙过海闹罗汉的场合】​

“师弟…今天诗老师布置的课业…”​

他漂亮的手攥着书简​,关切地问道。

“?!!”​回答他的只有你“如梦初醒”​的表情。

“唉……”​他叹了口气。

……

“此处的意思是……!”​他专心地盯着桌上摊开的书籍,葱白的手指抵住下巴,本要在你刚刚读不下去的地方接话,话到一半,却像触电般地噤了声。

“师兄怎么不讲了?”​你迎着他的目光,光明正大地对他上下其手,见他不反抗则更是得寸进尺般地将手探向更深处,直探进衣内,由腹部往上……

任你欺负了好一会,他却只能从唇间剥离出几个字。

“……师弟。”​

“唉,我在。”​你朝他一笑,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停。



(为了听师兄这堂课,交白卷都值啊)​(别,诗老师我错了,下次还敢。)




————

欢迎和我鸡情讨论,我超会鸡叫。

云升

【食物语】当菜男人们性格互换/1

佛跳墙⇆灯影牛肉


第二人称


男少主


“少主,该起床了~”


你在梦里迷迷糊糊听到了一声熟悉但又陌生的低吟,好似理所应当,又像是违和感十足,这声音……略带婉转又有些柔,与平日里佛跳墙的声音完全对不上。深思熟虑之后,你半眯着眼去看喊你起床的人——


只见对方红发披肩,炽眸似火,衣服上的黑纱若隐若现的透出内里的皮肤,此时此刻,他正支着手臂趴在你的床上,整个身子都压在了你的身上,透过被子,隐隐约约还能感觉到对方腹间的肌肉……这声音,这打扮……


“灯灯灯……灯影??!”你被对方如此危险的距离吓了一大跳,拽紧被子仰眸盯着对方:“怎么是你??福公呢?”


灯影牛肉略略挪了...

佛跳墙⇆灯影牛肉


第二人称


男少主


“少主,该起床了~”


你在梦里迷迷糊糊听到了一声熟悉但又陌生的低吟,好似理所应当,又像是违和感十足,这声音……略带婉转又有些柔,与平日里佛跳墙的声音完全对不上。深思熟虑之后,你半眯着眼去看喊你起床的人——


只见对方红发披肩,炽眸似火,衣服上的黑纱若隐若现的透出内里的皮肤,此时此刻,他正支着手臂趴在你的床上,整个身子都压在了你的身上,透过被子,隐隐约约还能感觉到对方腹间的肌肉……这声音,这打扮……


“灯灯灯……灯影??!”你被对方如此危险的距离吓了一大跳,拽紧被子仰眸盯着对方:“怎么是你??福公呢?”


灯影牛肉略略挪了些身子,离你稍远了一点,那双赤色桃花眼中闪烁着亮光:“当然是为了,喊美人起床了~”这熟悉的语气,不熟悉的人物,你着实有些接受无能。


“灯影,这是怎么回事?你和福公之间……发生了什么?”你思索了一番灵魂互换的可能性,摇摇头看着对方热情如火的眸子,又不像,会不会是因为昨天万象阵故障,导致他们性格互换了吧……


你不禁扶了扶额头:这下事情有点糟。眼下最重要的是,看看自己的猜测是否准确。你打定主意,看了一眼趴在自己床上不下去的灯影牛肉,叹了口气:“灯影,我们去看看福公吧。”


灯影牛肉翻身下了床,随着他的动作幅度,一身黑色飘纱上下浮动着,透出一种朦胧之感,恰到好处的遮盖着身上,却又隐隐有种马叉虫的意味。你默默扶上了额头,太阳穴突突的:幸好幸好福公的性格不会随便逾规。/喂你认真的?


你拉着灯影急匆匆跑到佛跳墙的房间,只见里面金灿灿的食魂此刻轻撩衣衫,正拿着剪刀一脸惆怅的看着镜子裁自己的衣服,那件华服被他裁裁剪剪,你一晃神似乎瞧见了白老师的身影,那小露香肩的模样,活脱脱的就是灯影+白老师啊!


你此刻很想捂住眼睛并默念非礼勿视,然而灯影牛肉拂开了你捂眼睛的手,兴致盎然的看着佛跳墙的背影,轻声说:“让他来我辰影阁当头牌吧……”


佛跳墙转过身,那双异瞳中柔媚多情,看到你来了,一阵风似的靠过来,声音里没了往日里的那般镇定自若,反而学起了灯影那般尾音上挑。


你眯了眸,目光在二人之间跳跃了一下,最终决定,还是去找饺子吧!


———————————————————

在b站发过,在老福特也发一遍。


要此篇后续可以扣1

要点菜可以评论区留言


明天更德州⇆阿符。



烟雨

这次是珍的战损集~

也放不下

没有限定珍是因为限定珍的战损太敷衍了……

(杨州的时装战损是我截图时才发现改了,非常美貌√

(剁椒鱼头的tag打不下了)

这次是珍的战损集~

也放不下

没有限定珍是因为限定珍的战损太敷衍了……

(杨州的时装战损是我截图时才发现改了,非常美貌√

(剁椒鱼头的tag打不下了)

墨喵莫无喵

【食物语】(灯影牛肉×少主)翻覆(3)

本章出场:锅包肉/伊玄


“宴仙坛最近的确有所动作,”伊玄趴在桌上,莫名地感到有些疲惫,“而且还是针对我的。”


“您打算怎么应对?”


“让德州加强安保,这几天我尽量不外出……如果灯影带了消息过来,第一时间通知我。”伊玄揉揉眉心。


“是,顺便说一下,您最近总是很疲惫,需要向饺子要点汤药调养吗?”锅包肉欠身问道。


伊玄有气无力地说了个“好”。


“您现在成熟了很多,”锅包肉的语气罕见地带上了一丝温柔,“您也不要累着自己……我去让饺子准备汤药。”


锅包肉离开后,房间里只剩伊玄一个人,伊玄努力强打起精神,找了份食谱翻开,又百无聊赖地放下...


本章出场:锅包肉/伊玄


“宴仙坛最近的确有所动作,”伊玄趴在桌上,莫名地感到有些疲惫,“而且还是针对我的。”



“您打算怎么应对?”



“让德州加强安保,这几天我尽量不外出……如果灯影带了消息过来,第一时间通知我。”伊玄揉揉眉心。



“是,顺便说一下,您最近总是很疲惫,需要向饺子要点汤药调养吗?”锅包肉欠身问道。



伊玄有气无力地说了个“好”。



“您现在成熟了很多,”锅包肉的语气罕见地带上了一丝温柔,“您也不要累着自己……我去让饺子准备汤药。”



锅包肉离开后,房间里只剩伊玄一个人,伊玄努力强打起精神,找了份食谱翻开,又百无聊赖地放下。



成熟吗……伊玄托腮。



自那次失散到现在的重逢也有些时日了,寻找时很辛苦很忙碌却仍有希望,总有个方向让自己去追寻。而如今大家重聚,理应安安稳稳生活了,可每天仍有这样那样的麻烦,而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呢?



长大了,成熟了,稳重了,可肩上的担子也越发沉重,时常有一种窒息感——全都是因为自己是空桑少主啊,但自己的确也不想和大家分开,只是……只是想偶尔休息休息。



袖中一阵骚动,小皮影人探头探脑地钻了出来。摇摇晃晃地立在桌子上,一双小眼睛盯着伊玄,迟疑片刻,它伸出一只手,做了个摸头的姿态。



“你是在安慰我吗?”伊玄重又趴下。



小人用力地点点头。



伊玄这才发现这个小人比平日里在灯影出所见更精致,甚至比莺莺还要精美一些,显然制作者极其用心。



“怎么这么像呢……”伊玄喃喃道,手指轻柔地抚了抚小人的头。



真像灯影啊。



性子倒是不像,伊玄看着似乎很享受的小人作出了评价。



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张脸,上挑的眼角,永远张扬肆意的笑仿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翻覆凭两手’。”伊玄不自觉地说出灯影的招式,“很有他的风格。”



小人骄傲地点点头,双手叉腰昂首代替主人接受赞美。



“可我看不透他的心思。”伊玄叹道,用手把小人托起,“你能知道他在想什么吗?”



出乎伊玄意料地,小人轻轻点了点头。



伊玄不敢相信,又问了一遍:“真的?”



“他是怎么看我的?”伊玄认真地问道。



小人正欲举起一支笔作答,锅包肉却已叩响了门:“少主,汤药已煎好,我为您送来了。”说完便走了进来。



伊玄不着痕迹地掩卷把小人盖住,把笔放回了笔筒。



“您刚刚在跟谁说话?”锅包肉把汤药摆到桌上。



伊玄拿起汤勺,说:“被食谱罢了。”又忽而抬头看着一旁侍立的锅包肉,“自重建以来,你也很辛苦吧——照顾我这种人,帮我打理空桑。”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锅包肉欠身,“我向您保证。”



伊玄抿了一口汤药,忽然畅快了许多。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未完待续】


Valla

我都使尽浑身解数来诱惑你了

你也不回敬我一下


(这个男人太香了😂)

我都使尽浑身解数来诱惑你了

你也不回敬我一下


(这个男人太香了😂)

你的小甜心妖颜酱

【瑞雪闹人间/0H】他醉了

是活动文鸭www→_→有私设个别食魂不会喝酒,内含龙井虾仁/锅包肉/东坡肉/樱桃毕罗/灯影牛肉/子推燕/少主

俺是第一个ww,等下一棒的太太默默投喂啦w@何处听雨声

求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

过年的时候,整个空桑都热热闹闹的,而东方历来注重酒桌文化,年夜饭上,怎么能没有酒呢?可有些食魂他——喝醉啦!

龙井虾仁

空桑人人都知道龙井居士向来喜茶不喜酒,对这杯中之物可谓滴酒不沾。

可现下这大过年的,哪能没酒呢?尤其是——劝酒之人还是空桑的少主,那个他放在心里的人。龙井虾仁到底只是面上推拒了三两回后,心里就喜滋滋的喝下了你给的酒。

俗话说得好,没吃过猪肉,可能会对猪过...

是活动文鸭www→_→有私设个别食魂不会喝酒,内含龙井虾仁/锅包肉/东坡肉/樱桃毕罗/灯影牛肉/子推燕/少主

俺是第一个ww,等下一棒的太太默默投喂啦w@何处听雨声

求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

过年的时候,整个空桑都热热闹闹的,而东方历来注重酒桌文化,年夜饭上,怎么能没有酒呢?可有些食魂他——喝醉啦!

龙井虾仁

空桑人人都知道龙井居士向来喜茶不喜酒,对这杯中之物可谓滴酒不沾。

可现下这大过年的,哪能没酒呢?尤其是——劝酒之人还是空桑的少主,那个他放在心里的人。龙井虾仁到底只是面上推拒了三两回后,心里就喜滋滋的喝下了你给的酒。

俗话说得好,没吃过猪肉,可能会对猪过敏【x】

仅仅是一小杯酒,他白皙俊秀的脸上就立刻漫上了红霞,他看着你,眉头皱起,似是有些认不出来,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才开口

“……少主?”

药丸,居士这样,有点可爱!

你在他面前仓鼠式疯狂点头,对对对,是我是我,就是我,龙井的英雄——小少主

他就这样顶着泛红的俊脸,面无表情的一下子就捉住了你的手,把周围吃吃喝喝的食魂们都惊住了,大家呆愣愣的看着你们

“少主……我……我没有不喜欢你……”

“书……书上说……高……高冷能让人……一次又一次……收获礼物……”

“……你送……送……我礼物……我高兴……很高兴……所以我一套茶具都没……没用……我藏起来了……”

“藏哪里?……”他除了脸上有些红,丝毫看不出是个喝了一杯就醉了的人,只是微微歪了歪头“能……能藏你心里吗……嗝……”

“居士……你是不是,喝醉了?”

“瞎说!”他拿扇子敲了一下你的头“我喝的是茶!”他又看着自己的扇子,发现他展扇展了半天,这扇子纹丝不动

“怎么……怎么打不开呢?嗝……”他又盯着扇子看了许久,对自己的扇子严肃说道“我劝你休要…休要…得……得寸进尺。”

你看着使劲掰扇子柄的龙井虾仁,忍不住捂住自己的鼻子。

妈的,居士,可爱。


锅包肉

锅包肉虽然文质彬彬,但人人都知道,这个空桑出品的魔鬼,酒量好的很。

现在是过年,他喝的比平日里都多,你看着锅包肉已经面不改色的喝掉五坛烧刀子了,正在向第六坛进发。

能喝也不是这么个喝法呀!

许是你的视线太灼热了,锅包肉放下了手里的酒坛,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两块艳红的手绢花

“嘿嘿!”

?!!!这是醉了吧!这绝对是醉了!锅包肉啊!那个锅包肉啊!那个可怕的锅包肉啊!他居然在对你嘿嘿!

“少主……一起跳二人转吗?……”

“诶……这个……这个我也不会啊……我就不……”

“哦?您不想跳吗?”

出现了!吓哭无数少主的那个笑容

“跳!跳他妈的!谁不让我跳谁是狗!”


东坡肉

东坡肉也是个能喝的,只不过——男人嘛,对着自己喜欢的人总要想办法引起她的注意和青睐,难得酒席,他准备做些什么来取得你欢心。

酒后吐真言这句话可是很有道理的

他小小的喝了一杯,在少主和食魂看不到的角落,伸手掐红了自己蜜色的肌肤,试图让自己的脸泛出醉酒的红晕

“少主!嗝!”东坡肉假装喝醉了,趁机抓住你的手,女孩子柔软的手让他心神荡漾。别的食魂也注意到了你们的动静,停下了筷子看着你们

“东坡肉?……你怎么了?”

“嗝……我可喜欢你了少主……我……我和你说……这不新年了吗……你愿不愿意……做……做我的……”

那边东坡肉在趁醉表白,太白鸭和绍兴醉鸡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是酒友,谁还不知道谁了?

“他喝了多少?”

“一杯”

“哟嚯!一坛都没问题的这一杯就醉了……这酒下了降头?”

……

“扁他!”

“扁他!”

一时间俄而百千人大呼,百千儿哭,百千犬吠。中间力拉崩倒之声,火爆声,呼呼风声,百千齐作;又夹百千求救声,曳屋许许声,抢夺声,泼水声。凡所应有,无所不有

“嗷嗷!你们别打了!二打一过分了啊!”

“哟?清醒了?自己净化了吗?”


樱桃毕罗

虽然樱桃毕罗是最近才来空桑的,可是他嘴甜,所以非常得少主的喜欢。

食魂们眼红他能坐在你身边被你劝酒,纷纷拿着酒上去灌醉他,企图让这楼兰小王子在你面前发酒疯来败坏他的形象。

小王子是个和和气气的人,哪怕他并不喜欢喝酒,但看大家都是好意,最终也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谢谢东坡兄……我……我真的不行了”

“是不是男人了!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干了干了!再来一杯!”

“不不不……嗝……太白兄我喝不下了……”

“你行的你行的!少主看着你呢!”

“嗝……锅包肉大管家……嗝……我真的……不……不能再喝了……”

“这话说的,我等都是在欢迎你们的到来啊!”

在酒友团一杯接着一杯的灌酒下,樱桃毕罗他——终于醉了

他还有些稚气的脸上瞬间满是红晕,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委屈起来

“我说我!真的!不能喝了!嗝……!”

喝醉了的樱桃毕罗不清醒的大脑一边感到委屈巴巴,决定对你告状,一边一拳一个劝酒队,让他们毫无反抗之力地以倒栽葱的姿势被打进了泥土里

“少……少主……嗝……我给你种花……种……种小雏菊……你看我种了……一……二三四……好多朵……”他的手指着那几个倒栽葱,这样对你说着


灯影牛肉

他喝醉了,那个空桑最骚的男人,他喝醉了。

虽然表面上,你什么都看不出来,他一步一步走到你面前,脸上甚至没有一丝红晕,神色更没有平日里的妖娆,反而有一丝严肃

严肃的让你以为他要说什么沉重的话题

“少主……我……”他就连声音也低沉了不少

只见灯影牛肉一把扯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里头骚气的丝绸睡衣

“我给你说!我一直!穿着你送我的睡衣!……你想不想知道我睡衣里面是什么!我脱给你看!”

!!!

“德州扒鸡!东璧龙珠!啊啊啊啊啊你不要再脱了!!”


子推燕

他向来在寻求消亡,这年味浓郁的空桑也没让他欢愉几分,唯独少主——只要一看到少主的笑容,他就心中泛起暖意

他盯着你看,看的有些痴了,不知不觉手上的酒一杯接着一杯,不肖片刻,他就醉了,只是自己没有意识到

待面前出现一片阴影时,你还在努力和手上的螃蟹奋斗。你抬起头——看到了面泛红晕的子推燕

“燕燕?”你叫着他的名字

却一下被他抱进了怀里

“我……我带你去看星星……”

话音刚落就是一飞冲天

别人还没反应过来,直到青团指着漏风的天花板大喊起来

“别!别吃啦!子推燕哥哥带着少主撞破了天花板飞出去了!!!”


少主

在别人都看不到的角落,你偷偷的喝了不少酒

“诶嘿嘿嘿嘿嘿!我现在要翻一个牌子跟哀家去睡觉!那么是哪个幸运食魂和我睡觉呢!”

“哦呼”“哦呼”“哦呼”……

“我我我!少主选我啊!我去偷(——)套”

“选朕!朕威武雄壮!”

“当然是我!我买的起八百平的床!少主你想干啥都行!”

你醉的神志不清,睡觉……睡觉是不是要先脱衣服的来着?……

“我给……给你们表演个大变活人!”

瞬间,你身上白色的皮草就落了地

“哦呼!!!!”“哦呼!!!!”“哦呼!!!!”……

鹄羹看的几乎要冒火,他一把把你塞进了子推燕怀里

“去!再带少主看一次星星!现在立刻马上!!”

他转过头看着几个说着虎狼之词的食魂

“你们……呵呵”

他们好像听到了空桑第一好脾气对他们呵呵

是错觉吧?

一定是酒喝多了,对,是错觉!

墨喵莫无喵

【食物语】(灯影牛肉×少主)翻覆(2)

本章出场:鹄羹/松鼠鳜鱼/灯影牛肉/伊玄


“厨房、探索,一切照旧。”伊玄一边喝粥一边看鹄羹递来的安排表,“今天我要外出,鹄羹你和锅包肉代替我打理一下空桑。”


“好的,少主。不知少主今天去哪里,是否需要随从?”鹄羹接过伊玄递回的安排表。


伊玄放下勺子起身:“去灯影那里而已,随从什么的没有必要。”


鹄羹眼神微冷:“少主是怎么看灯影这个人的?”


伊玄愣怔了一下,轻声道:“我不知道……但他不会害我。”


“鹄羹建议少主带上松鼠鳜鱼。”


“反正我说不带你也会让他跟上来的,”伊玄笑笑,“那就这样吧,松鼠鳜鱼。”立在门边的松鼠鳜鱼闻言一动,...


本章出场:鹄羹/松鼠鳜鱼/灯影牛肉/伊玄


“厨房、探索,一切照旧。”伊玄一边喝粥一边看鹄羹递来的安排表,“今天我要外出,鹄羹你和锅包肉代替我打理一下空桑。”



“好的,少主。不知少主今天去哪里,是否需要随从?”鹄羹接过伊玄递回的安排表。



伊玄放下勺子起身:“去灯影那里而已,随从什么的没有必要。”



鹄羹眼神微冷:“少主是怎么看灯影这个人的?”



伊玄愣怔了一下,轻声道:“我不知道……但他不会害我。”



“鹄羹建议少主带上松鼠鳜鱼。”



“反正我说不带你也会让他跟上来的,”伊玄笑笑,“那就这样吧,松鼠鳜鱼。”立在门边的松鼠鳜鱼闻言一动,“我们走。”



白天的辰影阁虽不及晚上热闹,但也是人来人往。伊玄一踏进辰影阁,便有许多盛装丽服的侍女迎上。伊玄挤在一堆脂粉间不得动弹,松鼠鳜鱼正欲上前阻拦,一个慵懒而轻佻的声音从楼上响起:“少主光临我辰影阁,有失远迎。”



披着红色纱绸的妖艳男子被几个侍女簇拥着款款走下楼梯,唇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大厅中来往的客人都暗自啧舌——世人皆说辰影阁阁主轻浮孟浪,天生一副媚相,如今看来果真不差。



前一刻还围着伊玄叽叽喳喳调笑的侍女们,这一刻便都敛了神色,默默退到两边为阁主让出一条道来。



灯影也不顾旁人异样的眼神,径直走到伊玄面前:“少主对我辰影阁的招待,可还满意?”



“‘颠倒淋漓而倜傥放荡’,真有你的风格,灯影。”伊玄轻声道,“我此番来辰影阁是为正事,不宜玩乐。”



灯影将一绺碎发别到耳后,说:“既是如此,还请少主随我到赤影间议事。”



赤影间是灯影自己的雅间,层层红幔交错相映,举目之处皆是红、黑两色。灯影的吃、住,乃至排练皮影戏都在这里,烛光摇曳,让整个房间无端增添了几分暧昧的色彩。



伊玄随灯影进了房间,松鼠鳜鱼立在门外守着。



“不妨说说是什么样的‘正事’?”灯影为伊玄拉过一张椅子,又吩咐道,“莺莺,给少主斟酒。”



“锅包肉不让我喝酒,你是知道的。”伊玄饶有兴致地把玩着青花酒杯。



灯影举杯道:“那就说是我逼你喝的。”



伊玄会心一笑,与灯影碰杯,一饮而尽:“我听闻宴仙坛今日有所动静,所以过来向你打听,另外……”伊玄从袖中取出挣扎着的小皮影人,“这个你解释一下。”



“宴仙坛近日是有所动静,至于这个……”灯影浅酌一口,“自然是怕你遭遇不测。”



伊玄捏着张牙舞爪的小皮影人:“就这么个小东西……”小皮影人愤愤地挥着拳头,似乎对伊玄的话非常不满。



“如果你遭遇不测,它会让我来救你。”



伊玄挑眉:“你这是……担心我?”



灯影轻笑一声:“谁知道呢,兴许只是有趣罢了。”



伊玄支着头看着小人给自己续酒。



有趣啊。


【未完待续】


Valla

嗳呀

​有很多值得玩赏的可爱东西嘛

鲜花,美景,水中明月……

​还有

嗳呀

​有很多值得玩赏的可爱东西嘛

鲜花,美景,水中明月……

​还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